无忧书城
返回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 > 第33章 银子劫?银钗劫?

第33章 银子劫?银钗劫?

    “妙儿。”他伸手捧住我的双颊,双眼错也不错地凝视着我,满目清辉近在咫尺,真真是个‘手可摘星辰’。

    如若是两月之前,我定会自恋又欢欣地想:他竟这样喜欢我!得夫如此,妇复何求,为了他,我便是坎坷一些又何妨?而现下,我只觉得自己像是个炖熟了被放在砧板上的猪头肉,六王爷此刻心里拿捏着的怕不是在琢磨是切开来炒肉片好呢还是一整个儿拿去祭祀好?

    记得小时候,家里竟日宾客来来往往,若见着我总会露出满面亲切惊喜的模样道:“这便是沈家小小姐吗?真是冰雪可爱,一看便是个美人坯子,将来长到二八年华可不知这求亲公子的车马要排出长街多少里呢!”

    我那时左右不过五、六岁,‘求亲公子’是个什么玩意儿虽然弄不大清楚,但大体还是晓得他们夸我长得漂亮,哪个小姑娘不爱漂亮,听了自然美滋滋。当年我爷爷还在世,总是喊我‘毛妞妞’,只因我那时头发稀薄偏黄,想要编根小辫子都不成,只能勉强扎成个毛绒绒的小揪揪,是以,我拣了夸自然要上爷爷那里显摆显摆,叫他莫要小瞧我。岂知爷爷听了却只是抱着我笑道:“哪里是我们毛妞妞美,是我们沈家的银子美!”

    我那时不服气,只想这银子我见过的,白光光银溜溜,秃子脑门一般锃光发亮,怎么会比我好看,遂回嘴道:“我比银子美。”

    爷爷却弹了弹我的额际直摇头,“妙儿记住咯,生作沈家之人一日,便一日莫要想比得过那银子。世人眼中皆是先有银子,后有沈家。”

    当时年幼,爷爷这话叫我听得一窍不通丈二摸不着头脑,却又莫名其妙地记得甚牢靠,一年牢似一年,之后我也不晓得自己算是难看还是好看,如若问别人,定是问十个,恨不得有十一个人愿意跳出来说沈家大小姐美若天仙,若是自己拿了镜子瞧,却又瞧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便放弃惦记自己是美是丑,总归不管美丑我都能嫁出去。

    爷爷的话我一直记到一十九岁,却不想嫁了两回之后给裴宋二人给闹腾得竟慢慢有些淡忘了,两月之前被裴衍祯当堂拒婚指天誓日一通说更是彻底地抛诸脑后,一时竟聊发少女纯情信了那镜花水月之事,将自己看得比银子还美引狼入室。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忘了爷爷的祖训。现下没跑成被六王爷逮了个现成,这便是报应。

    我正反省着,六王爷却捧了我的脸深情款款地在我额头印下一吻,之后长长一喟叹埋首在我的肩头,两臂紧绷抱着我竟开始浑身微微发颤。

    “妙儿,你答应过永远不离开我。你答应过的。”

    我本来想说,没想到王爷这么单纯,民女随便说说你就信了,转念一想,如今一家老小尚且在逃难路上,万一六王爷一下怒了派人追杀,那可就不好了。遂含糊敷衍地“嗯”了一声。

    我“嗯”过之后,忽觉肩头一沉,之后便是长久的静默,兵法有言:敌不动,我不动。只是这敌不动的时间未免长了些,只觉得这静默的过程中我的肩头越来越沉越来越沉,到最后我实在扛不住稍稍动了一下,不想那肩上重量竟随着我的动作沿着肩头慢慢向下滑,我扭头一看,但见六王爷双目紧阖,竟是不知何时晕厥过去了。

    我舒了口气,预备抽手扶住他放平在榻上,却未料一只手被他牢牢攥在手心,怎么抽都抽不出来,无奈只得腾出另一只手,费了好大劲才让他躺下。

    斜阳灿烂地镀了窗棂照入屋内,落在他的脸上,晚风徐徐渐起,我倚着雕花床柱细细看他,修长的眉峰,绵密的睫毛,紧闭的双眼,虽肿胀带着几分疲惫之色,却犹让人觉着若这双眼一打开,必是远山黛水静日玉生烟的温柔款款,而那微弯而薄的唇瓣,配着白玉一样的面孔,更是让人觉得好似随时要微笑一般多情雅致。然而,谁又能想到就是这样一副温柔儒雅又多情的面孔下掩盖的是怎样的城府怎样的算计……

    我伸了手想一根一根掰开他紧握我的左手手指,不想却根本掰不开,二人交握的手竟被他握着紧到发白丁点血色全无,我正预备放弃时却突兀地发现他的左手虎口处有一层薄薄的茧,过去从未发现,现下在夕阳的映衬下一览无余竟有些触目惊心。

    是啊,这样一个日夜计算谋权篡位的人又岂会是个文弱之人!右手提笔,左手舞剑。再好不过的文武全才。如今细细回想,难怪他过去从不用左手与我相执,我只当他右手顺手,却原来是这个因由。

    怨不得别人,是我自己太傻。

    我晓得他为何这么怕我死,沈家的家财虽大,却比不得我娘陆家所遗家产一半,我娘临终将陆家的秘密交到了我的身上,若我死了,这笔惊天财富便石沉入海再无人知晓何处寻觅。本朝皇帝昏聩败家,估计那国库里存不了多少银两,如今六王爷改朝换代,正是银两紧缺之时,又岂会放过这笔钱财。

    或抄或诛!或抄或诛!

    裴衍祯,你好狠的心!

    我吃力探出半边身子,单手够到梳妆镜台上,轻轻拉开小屉,一排从未戴过的发簪钗饰整齐摆列着,金银玉石玳瑁,各色材质。我挑了一根细长的银钗,在自己的小臂上试了一下,当下,一滴鲜红的血珠在尖锐的簪子尖上破茧而出,果然足够锋利!

    我拿了银钗慢慢坐回床头,单手解开裴衍祯的前襟,分明很容易的事情,我却解出了一头汗,终于,他的胸膛毫无遮拦地呈在了我面前,那些我从未见过的伤痕交错横亘在原本细瓷样的肌肤上,左胸口处倒是肤白如故,带着微微的起伏,我晓得,那下面有个物什正沉稳而有节奏地律动着,带着血色的邀约,那是,六王爷的――心。

    我们是这样地奇怪,一手牢不可破地相互紧握,一手却又逼得我不得不举起银钗一寸一寸逼近。我看着那银钗在夕阳的余晖下镀成一柄灿烂的金钗,带着濒死的辉煌将那尖头上的一点光缓慢从容地投射在他的心口上……杀了他,方能让一家人逃脱噩运,杀了他,方能解我心头的伤患,杀了他,方能带回我的宵儿。一念之间三千业障……但是……没有但是!

    我闭了闭眼利落地用尽全力一挥钗,要做那最后一刺,却在靠近准心时蓦然瞧见钗尾之上所刻之物―― 一朵妖娆怒放的牡丹。太刺目了,扎得我两眼一晃,一阵大悲大恸莫名袭上心口,似乎此刻银钗已入我心一般绞痛,手下一抖,偏错了方向。

    紧接着,来不及反应,那握钗之手被一个大力握住,听得一声骨头微响,便被反剪到了身后,想是腕骨已被卸脱臼。

    一念绝则生,一念仁则死。须臾一线之间,我已是功败垂成。

    睁开眼,赫然撞入眼帘的,是裴衍祯墨如点漆的双目,沉如最深最暗的夜,不带波澜地吞噬万物,一旦卷入便是尸骨无存万劫不复。

    “你要杀我?你竟然要杀我!”裴衍祯举着银钗冰冷地望着我,面上悲怒交替,“三日三夜,你醒来第一件事竟是用我赠你之物来取我性命!为什么,妙儿?”

    “王爷难道不晓得为什么?”我抬头直视他,轻声低喃:“或抄或诛……”

    裴衍祯面色一晃,刹那凉薄。

    我心中一片冰凉,最后一点希冀没入深渊。

    忽地,他一下逼上来贴近我,鼻尖对着鼻尖,“难道……这三日你竟是有所准备地服药诈死?!”转头一呼:“展越!”

    一个黑影应声入内,“王爷有何吩咐?”

    “速去沈家陵园,起坟开棺!给我一具尸身一具尸身搬回来,我倒要看看是不是个个皆能死而复生!”最后四字冷若冰霜,敲得我心头一颤。

    “六王爷!”我欲抬手相阻,却忘了自己双手被缚,身上一虚软,跌在他的臂间,一时头晕目眩,神志迷离尽失。

    待我再度醒来,已是躺于床上,裴衍祯坐于床侧,淡淡看了我一眼,便从床头小几上端起一碗稀粥俯下身,竟是要喂我。

    我一恻,错开脸。

    他也不坚持,只就着那勺子将米汤送入自己口中,忽地,却俯低面孔压上我的双唇,尚且来不及反应,一口温良的米香便已灌入我口中。

    不待我双齿扣下狠狠咬他,眼前一花,他已再度坐正身子。

    门外传来一声轻叩,“王爷。”

    “进来。”

    展越影子一般刮入屋内,跪在裴衍祯跟前,“回禀王爷。属下失职。沈家陵园之中,棺木被撬,姨娘并沈在五具尸身已不见,陪葬之物中也遗失不少贵重物件。”

    我脑中所绷之弦一时松开。

    “很好。”裴衍祯伸出手,不紧不慢用左手拇指擦去唇角遗留的一点点米汤,之后收回手将勺子在碗中一惯,“哒”地一声重又将碗放回几上,徐徐开口:“妙儿,这是何人之计?莫非……是你的?”

    我笑了笑,“王爷多想了。这普天下并非人人都似王爷一般满腹计策。而这普天之下却又人人都肖想沈家之财,比如……”我一顿,继续道:“挖坟盗墓比比皆是,咳……咳……所以料想,定是盗墓之贼人所为,与我又有何干系?”

    “哦?听过盗墓,倒不曾听过连尸首也一并盗的。”裴衍祯盯着我,眼中沉沉。

    “这又有何稀奇,王爷不是也扣了我的尸身三日三夜。”我脱口便回。

    裴衍祯一下面沉如水,波澜不兴,却又风暴在底。

    “沈妙!”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 > 第33章 银子劫?银钗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厘米的阳光作者:墨宝非宝 2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3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4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5月歌行(奔月)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