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 > 第29章 六王爷?瓮中鳖?

第29章 六王爷?瓮中鳖?

    当夜,我让小姨娘带上小弟弟沈在回娘家探亲,小姨娘睡得迷迷澄澄,被护院簇拥着走到将近院门时才猛地清醒,回头就问我:“娘家?这黑灯瞎火的回什么娘家啊?妙儿,你这是折腾什么?”

    我心里又急又乱,没有头绪,一时也不知如何对姨娘解释清楚,只晓得趁人不备将家里人一拨一拨分批运走方是正事。

    “现下说不清楚,等你回来我再与你细细道明。”我敷衍应她,一边拉上沈在的手,一边给护院使了个眼色,那为首护院二话不说便簇拥着不明所以的小姨娘出门去。

    老管家得了我的嘱咐,爬起来悉悉嗦嗦摸了钥匙将铜锁打开,拉开后门门闩,紧实的红木门板“吱呀”一声应声大开,沉重喑哑的木声回荡在寂寥的夜色中,莫名地叫人心口一抓。

    门外,一片通红刺目,我本能地抬起手背遮了一下眼,指间缝隙里,是一长列全副武装披坚执锐之兵士,每人手上擎了一柄灼灼燃烧的火把,不言不语,悄无声息地将沈家从山墙外围了个严严实实,为首一人正是裴衍祯那功夫了得的万能随从――展越。

    我慢慢放下手,分开不明所以的众人走到门槛前,“展捕头这是来拿谁?”

    展越一抱拳,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谁也不拿,六王爷举事得成,特命属下护卫沈小姐一家。”

    “六王爷?”如若我没记错,皇帝陛下的兄弟个顶个儿地命薄福浅,有襁褓之中便染病登天的,有孩提之年贪玩从树上掉下来直接摔到阎王殿里去的,更有还未出世便随亲娘一起去西天极乐修行的,零零总总,最后唯有当今圣上一根独苗苗金灿灿地活了下来。六王?却是哪里戳出来的?

    “是,六王爷。”展越面色不变,稍稍一停,无甚表情道:“我家裴公子。”

    四周寂寂无声,唯有火把燃烧偶或爆出一两声微弱的“哔啵”之音,熊熊炬火映红了半边夜空,我的心底却如初春的溪水,掺了一片一片的碎冰渣子,流动地极缓极缓,近乎凝滞不前。

    裴衍祯……果然是皇室血统!

    突然,身旁小姨娘倒吸了口气,“你是说裴公子是六王爷?!他……他举事了?!我的个天哪!举事……那不就是……不就是……”

    展越看了眼小姨娘,再看了看护院拥着的沈在,蹙着眉尖转向我,“夜深人静,不知沈小姐要和沈姨娘小公子去哪里?”

    “小姨娘娘家有事,要带小在回去,烦请展捕头放行。”我看了看展越身后木雕泥塑的重重铠甲之兵。

    “属下得六王爷嘱咐,如今朝野变动,沈小姐乃王爷至亲至厚之人,此非常时期四处皆有逆党余孽流窜心存不甘垂死挣扎,恐对沈家之人不利,特派属下带人守卫沈宅,此期间,还是莫要外出的好。”一派说辞冠冕堂皇,但听得这展越口中说得客气,身姿却如铁塔般岿然不动,带着不容违抗的戒严,手中下意识地握了握剑柄。

    “如此,倒多谢六王爷。只是,今日若我非要出这个门呢?”我伸手摸了摸门框,抬脚便要踏出门槛。

    眼角寒光一闪,但见一只背翅油光发亮的蟑螂被一柄冷剑直直钉在门槛正中央,剑身犹在嗡嗡震动,那蟑螂却连挣扎都未来得及便一命呜呼,离我脚边不过寸许。再看展越腰侧仅余剑鞘,手中长剑已不见,显然这门槛上的凶器便是他眨眼掷出的。其后兵士皆随之握了握剑柄。

    我身后的护院往前走了两步,将我掩在身后。

    “沈小姐莫要一意孤行。六王爷皆是为了沈家人好。”展越上前两步,轻松收回长剑,剑身入鞘,铁器瞬间摩擦声锐利地刺耳。

    这便是杀鸡儆猴?我的心直直落入阿鼻地狱之中,或抄或诛,或抄或诛,或抄或诛,或抄或诛……四个字咒语一般来回逡巡在脑中,崆崆作响万劫不复。

    我笑了笑,“百步穿杨,展护卫好身手!只是不知这‘非常时期’究竟有多长?”

    “不长,待到王爷亲自归来迎娶沈小姐前往京城之日便可。”展越说得轻巧。

    “哦?王爷可有说何日?”我望着天际无边沉黑问他。

    “王爷说了,不日便归。”

    好一个“不日便归”!

    “既然王爷这般苦心,我也不便违逆,只是我不出府,可请得宾客入府中来?”

    “沈小姐欲请何人?”

    “天一阁宋席远宋三公子。”

    展越本低眉垂目,此刻却审慎一抬头,“宋公子不在扬州城中。怕是不能上沈府作客。”

    “如此,便算了。”我回身挥了挥手,“老杨,闭门。大家都回去歇息吧。”

    宋席远一个经商之人不在扬州城……展越一个逼宫王爷的贴心护卫怎地如此清楚?实情再明晰不过……裴衍祯,宋席远,我这过河的桥你二人踏得可稳当?

    我一直以为皇帝对裴衍祯的忌惮不过是因为裴家奸臣辈出,恐裴衍祯不甚也作了奸臣贼子,如今看来,全然不是,想来皇帝早便对他的身份起了疑心,故而三番四次试探于他。而这双面埋伏之人,怕不就是宋席远了……

    明夺妻儿,暗通谋逆;名为保护,实为软禁;明娶王妃,暗诛沈家。这戏唱得真真叫好!细一想倒也不对,真正在台上蹦q的皮影人偶仅我一人而已,或许还要加上个被算计了的皇上,他二人不过是屏风后操控的手罢了,从头至尾,从未入戏。

    不日当归?裴衍祯画了一个又一个的饼,遥遥挂着,是我自己痴傻,方才将那饼看成了月。此时回想,我沈妙无才无德,唯有的便是那金雕玉塑的沈家大小姐做招牌幌子。当年宋席远莫名娶我,怕不就是裴衍祯指使,唯恐沈家钱财旁落了。

    不知为何,心中悲极倒生出一种别样的轻,只想笑,却再也弯不上嘴角。

    如今逼宫已成,只看六王爷不日黄袍加身下旨抄沈家来个瓮中捉鳖。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 > 第29章 六王爷?瓮中鳖?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2治愈者作者:柠檬羽嫣 3我们的婚姻啊作者:陈果 4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5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