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 > 第7章 好功夫?十八式?

第7章 好功夫?十八式?

    此番相亲好巧不巧给小舅舅和三公子一搅合,算是彻底黄了,不但如此,本来只是扬州城里的公子哥儿对我避之惟恐不及,这回连冰人馆里的媒婆都对我畏如蛇蝎,再无一人敢给我说亲。

    从此,我便失了相亲此项乐趣,漫漫长日如何打发才好呢?只有白天看戏,晚上给小弟弟说说聊斋权且打发。

    今日天气不错,九州戏苑里刚排了出打戏,里面武生的功夫据说顶顶拔尖,听闻早先还在少林寺练过拳脚,近日里才还的俗为了养家进了戏班子。我一时兴致勃勃带了随身丫鬟绿莺去看戏。

    家里常年在这戏苑里包了个小楼台,一来为的是爹爹有时领些往来生意打交道的老爷们听戏方便,二来姨娘们有时若闲得慌也可结伴出来听戏,不必与楼下场子里鱼龙混杂之人坐于一处。这小阁楼近些日子都是我在用。

    今日这戏我以为不错,这武生一身工夫也俊得很,一抬腿一落拳一劈刀都极是干净利落铿锵有力,唯一 一处缺憾便是这角儿长得忒白细了些,看着不甚阳刚,全然没有武生粗犷豪迈的味道,一个细皮嫩肉的人耍大刀看着总叫人于心不忍,总觉着不晓得是谁在耍谁,还不如让那刀子耍他来得干脆些。

    是以,看到后半场我便有些跑神,放眼望去,楼下场子里一干大老爷们倒是看得两眼赤炼精光,听得一个长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对一旁面色蜡黄的男子道:“怎么样?李爷觉得这新出的角儿如何?粉面桃腮,看这两下子想来那韧性也是极好的……”跟着嘿嘿笑了两声,小胡子在风中得瑟出那么几分不正经的味道来。

    一旁蜡黄男子似乎联想到什么跟着心照不宣笑了起来,又道:“陈爷如今觉得这武生不错是因着一旁没个比照,如若这武生被放在秦楚馆里,恐怕便不够比了。”

    “哈哈,李爷这么说恐怕是没见过这武生卸下妆的模样吧?”那小胡子陈爷满面泛油光,得意道:“我和这戏班子李老板熟识,昨日里在后台叙旧,恰巧瞅见这武生还未上妆,那眼睛叫水汪汪肤色叫水当当啊,我敢说和那秦楚馆里的麝怜小相公不相上下。”

    那蜡黄男子登时来了劲头,两眼放光,“真的?竟能和麝怜比?那麝怜可算得是秦楚馆如今的头牌啊!”忽地又猥琐一笑,“就算样貌比得,这‘功夫’……嘿嘿,又怎么比得上?”

    我托腮看这二人讨论得热烈,不由得起了好奇,转头问绿莺,“秦楚馆是哪里?” 以我这十来年看戏的经验瞧来,这台上武生的功夫已是上乘,竟然还有人功夫比他要好,那自然要去拜会拜会。

    绿莺面上一红,眼神旋即躲躲闪闪,一会儿看脚面一会儿看屋顶,支支吾吾了半晌,方才在我专注的眼光下含糊答道:“秦楚……就是……就是那个……都是男子的地方……”

    都是男人的地方?武术教馆?酒肆?我疑惑看她。

    绿莺一跺脚一扭头道:“就是只有小倌的勾栏院!”

    “嗳?小倌?”我怔了,勾栏院我晓得,不就是花楼嘛,只是小倌是什么东西?

    绿莺干脆眼一闭心一横对我如此如此那般那般详尽解说了一番,听罢我仍无真实感,男子和男子,可如何在一起厮混呢?

    遂,当下一拍桌,“走,我们去秦楚馆瞧瞧。”眼见为实,况,我如今闲闷得慌,好容易发现个有趣新鲜的物事,不去瞧瞧实在对不住我自己。

    绿莺一听却惊得不行,伸手便来拦我,“使不得啊,大小姐使不得!要叫老爷知晓非得打断奴婢的腿不可!”

    我怜悯摸了摸她的头,“那就不要让爹爹晓得呗。”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转不过弯来?

    我素来行事干脆利落,当下便找了间绸布庄换了身公子哥儿的行头,再将绿莺打扮成小厮的模样,一摇一摆便奔着那秦楚馆去了。虽然我以为女扮男装泰半是自欺欺人之举,糊弄不了多少人,但是,有钱便是大爷不是?

    我正待踏入这花红柳绿的秦楚馆,门口迎来送往的老鸨便伸手拦住我,客气道:“这位姑……小店只招呼男客。”

    我折扇一开掩面一笑,身后绿莺递上一锭金锞子,那老鸨立刻笑成了朵黄灿灿的波斯大丽菊,“公子这边请这边请!”

    我点了点头,“要上等雅间。”

    老鸨连连称是,“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公子揽月阁请。”

    我以扇掩面一路行来,放眼望去果然满路满堂皆是男子和男子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眉目传情,遂由衷生出一种欢欣感慨――原来我嫁不出去的缘由不在我自己身上,想来扬州城中不愿娶我的公子老爷太半都在这秦楚馆里。现如今原来男子都喜欢男子了,难怪,难怪……

    绿莺一路紧紧拽着我的衣摆跟到雅间里,那表情竟像浑身被跳蚤啃着一般作孽。

    “不知这位公子要点哪位相公?”老鸨陪笑将一摞牌子放在我面前。

    我瞥了眼,闲闲坐下翘起脚,道:“就要你们那个功夫最好的麝怜。”

    绿莺一时连连咳嗽,那老鸨一顿,为难道:“可是不巧,刚刚右面天香阁里方才来了位公子亦说要唤麝怜。”

    我放下一张银票,豪迈道:“我出双倍。”

    那老鸨眼珠子一下便粘在那银票上,撕都撕不下来,忙道:“好好好,老身这就把麝怜叫来。”

    看着她颠颠儿掩门出去,我左右看了圈这屋子,除了纱幔多了些,颜色艳俗了些,香粉味浓了些,其它倒还好,靠墙居然还有一个书架,上面还摆满了书。

    我随手便抽出一本来,翻开绢皮封面,几个大字赫然撞入眼帘――“龙阳十八式”。再往下翻,便都是些春宫画儿了,一式一式画得倒还颇详尽,细微之处亦勾勒了出来,我顿时有种幡然大悟之感,原来龙阳之癖便是这般。

    一旁绿莺一脸要哭不哭耐人寻味的表情,“小姐,你如今还怀着身孕,若有闪失,叫小莺可怎么交待?”

    我忙安慰她道:“不妨事,我叫那麝怜来就是想看一看,和他说说话,不会对他行这十八式的。”

    话音刚落,绿莺脸色更作孽了,喃喃道:“小姐便是想行也没这条件。”

    此时,老鸨敲门进来,满面尴尬道:“这位公子,怕是要对不住了,天香阁那位公子说要出三倍价钱点麝怜。秦楚馆里别的没有,俊俏的相公有的是,要不您看看点个其他的相公?”

    我心道,沈家别的没有,银子倒是真不缺,遂道:“我出四倍。”

    老鸨眼睛直了,唯恐我下一刻便后悔一般立马奔出门去和隔壁的客人周旋。

    不想,隔壁这位倒也是位志在必得又不缺钱的爷,不消片刻那老鸨回来竟说他愿意出五倍价钱。足见这麝怜小倌功夫了得,不想现如今连勾栏院里竟也卧虎藏龙,连个小倌都要习武,真真行行出状元,当个有特色的小倌也不容易。

    只是,这般比银两,我虽料定自己必定能最后胜出,也不能仗着沈家有钱便这般随意铺张挥霍,我和隔壁这位公子一味攀比下去,只是河蚌相争叫这老鸨渔翁得利,反正我只是图个新鲜想看看这传闻中的小倌是圆是扁,顺便见识见识他的拳脚功夫,用不了多少时间,倒不如亲自去和隔壁的公子商量商量叫他先让我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我再将人给他送过去。故而,我想了想便没在老鸨饱含期许的眼光下继续喊价。

    我领了绿莺出门寻到右面的“天香阁”叩了叩门,开门的是个随从打扮之人,满目警觉的样子看了看我们,“何事?”

    我登时觉得此人十分面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遂作罢,对他道:“烦请通报你家公子,我是隔壁揽月阁的客人,有事与他打个商量。”

    “展越,是何人?”一个公子从屏风后转出,带了一抹窗口洒入的月色,毓秀温雅。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 > 第7章 好功夫?十八式?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作者:匪我思存 2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3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4如果蜗牛有爱情 5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