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 > 第6章 两个月?四个月?

第6章 两个月?四个月?

    这般和宋席远鸡飞狗跳惊心动魄地过了两个月,我却胃口益发地不好,自己亦不晓得是怎么了,直至一日早上,我食欲全无,不过将将喝了口茶便觉腹内泛酸,难过地还未找到茶盂便吐了。

    宋席远伸手扶着我火急火燎便唤下人去找大夫。

    大夫赶来一诊脉,立刻起身抱拳对宋席远道:“恭喜三公子!贺喜三公子!尊夫人有喜了!”

    “真的?!”宋席远一下抓住大夫的袖口,两眼那个晶晶亮啊,天上的星星见了都要惭愧。

    那大夫捋着胡子任由宋席远扯着袖管,笑眯眯道:“老夫行医多年,这喜脉还是不会诊错的。尊夫人已怀喜足有四月。”

    呷?!

    如果说这老儿前面一句话已叫我反应不能,后一句话便更叫我转不过脑子来。

    四月……四月?四月!

    宋席远一下凉了面孔一甩袖子,道:“来人,送大夫!”

    那大夫一脸莫名便被两个宋家家丁架着请出了宋宅。

    宋席远坐到我身旁搂着我的肩,抚着我尚未隆起的肚子,和缓道:“娘子莫怕莫怕,这大夫定是裴衍祯请来混进宋家的奸细。待相公我再去请个正经大夫来。”

    不消一会儿,又来了个战战兢兢的大夫,哆哆嗦嗦把了脉后,颤颤巍巍道:“恭……恭喜三公子,尊夫人有喜……有喜了……两月……两月身孕。”

    宋席远满意一笑,得意地揽着我的肩膀,对那大夫道:“哈哈!姜大夫妙手神医!有劳有劳。”既而,豪迈一挥手对下人吩咐:“去银库取一百两诊金酬谢姜大夫。对了,现下便去刻块牌匾送到姜大夫医馆中,就写‘妙手神医’四字吧!”

    诸人退散之后,宋席远小心翼翼地乖巧坐在床边,一整日端茶倒水好不殷勤,抱着我的模样就像猫儿抱着尾鱼一般,惊得我不行。

    傍晚时分,一个下人急急来报:“三公子,裴大人来访。”

    宋席远眯了眯眼,“哦~那可要好生会会。”叮嘱我好生歇息便出了厢房。

    后来,我才知晓,裴衍祯竟是当日便知晓了我怀孕之事……之后,裴、宋两家就我究竟是有孕四月还是两月开始针锋相对,裴衍祯坚持要请大夫给我重新诊脉,宋席远坚决不同意。

    连我爹爹都看不下去,让沈家的私医上门给我把脉,结果,一个郎中说是四月,一个郎中说是两月,于是,连爹爹都莫衷一是。而我又素来不将月事放在心上,自己亦闹不清是何时停的月事,遂,此事成谜。

    宋席远一说起裴衍祯便咬牙切齿,“他定是嫉妒我娶了美娇娘,如今竟想抢我宋家还未出世的闺女!”

    我默了默,此话不对,一来,裴衍祯无需嫉妒,听说自从圣旨下来一爪子将我拍出裴家大门后,第二日便有人托媒婆上门给裴衍祯说亲,扬州城多少姑娘都等着盼着嫁给惊才绝艳的裴大人;二来,宋席远如何断定我腹中便是个闺女?万一是个儿子呢?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想此事竟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于是,京里连夜派出一名号称德高望重的权威太医。

    皇上不掺合还好,一掺合……大家皆惊了……

    此太医大笔一挥,“怀胎三月。”

    虽然我以为凡事讲求中庸乃为上道,折中才好,只是这个折中折得委实狠了些。如若我怀胎四月,则腹中胎儿是官宦之家书香门第裴家之后,如若我怀胎两月,便是富甲一方宋家的第七十八代传人,不管怎么说都还过意得去。如今诊出这怀胎三月……三月前,我已离裴家未嫁宋家……

    真真是个欲哭无泪。

    且,翻身无门。太医是什么,太医背后站着的可是皇帝陛下,太医既做如此诊断,天下哪个不要命的郎中大夫敢有异词?

    事实证明,皇帝这个行当不但是个没有安全感的行当,还是个闲得发慌的行当,连别人家生个小娃娃也要管。

    这下好,这一龙爪子掺合下来,我这不守妇德的名声算是彻底盖棺定论了,而宋席远这顶绿油油的帽子也被扣得严严实实。

    我觉得,宋席远虽然早熟了些,思路诡异……呃,独特了些,大体还是个不错的公子哥儿,如今这桩事实在叫他有些冤屈,宋家又是金灿灿的名门望族受不得如此污点,遂主动与他讨要休书。不想却被他想也不想便严词拒绝了,直骂那太医是庸医,杀人不见血杀人不眨眼杀人不偿命的庸医。

    而扬州城内那些过去仰慕宋席远现在复又重燃战火的姑娘们私下里不知义愤填膺咒了我多少回,我如今都不大敢出门了。

    一日趁得宋席远去码头验货之际,我仔仔细细找了一遍宋家的书房,终于从一个犄角旮旯里搜出本言妇德论七出之罪的书。我照着里面休书的格式誊抄了一遍,又将宋席远的私印给翻了出来,在“立书人”下盖了个红戳。

    我揣好这张薄纸又打点了些衣物,当日便带了陪嫁丫鬟返回沈家大宅。爹爹什么大风大浪没经过,只当无事一般照例招呼我和弟弟们一块儿吃晚饭。夜里,姨娘们照旧淡定地搓牌,大弟弟照旧对着一堆账本入定,小弟弟照旧缠着我说鬼故事……叫我不由感慨还是娘家好呀!

    之后,宋席远上沈家折腾过好几番,我皆闭门不见,回回不是爹爹应对的,便是大姨娘招待的。

    只是,那休书上红艳艳的印戳也不是假的不是?便是折腾到衙门里找知府裴老爷断下来,这休妻之结局也是变不了的。

    至此,我这段从待嫁闺女变成裴沈氏,从裴沈氏变作裴家外甥女,又从裴家外甥女变作宋沈氏,最后又变回沈妙的曲折闹剧到此可算是尘埃落定。

    一时间,上至名门世家,下至走卒贩夫,扬州城中人尽皆知。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 > 第6章 两个月?四个月?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2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3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4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5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