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造作时光 > 第119章 龙袍

第119章 龙袍

所属书籍: 造作时光

    老妇人被送走了, 热闹也看完了, 众人不敢冒犯太子殿下, 只能依依不舍地散去。

    “殿下。”花琉璃掀起马车窗帘, 见人群已经渐渐散去, 才道:“我觉得此事有异。”

    “此话从何说起?”太子笑看着花琉璃。

    “那老妇人哭得虽然伤心, 但她的伤心, 更像是给别人看的。讲到儿子落水不见时,她的每一句话,都恰到好处地引起其他人同情。”花琉璃想了想:“她表现得太完美了, 反而有些不真实。”

    太子轻笑一声,伸出食指在她鼻尖轻轻一点:“我家琉璃果然冰雪聪明,一眼就能看出很多别人不能发现的东西。”

    见太子笑得这么平静, 花琉璃心中渐渐有了一个猜测:“殿下, 难道此人是你……”

    “嘘。”太子把食指放到好看的唇角边:“你懂的。”

    花琉璃确实懂了,她盯着太子半天没有说话。

    “为何这么看着我?”太子温柔地回望:“嫌弃我不择手段?”

    花琉璃轻轻摇头, 笑了:“我是在看殿下, 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 为何如此机智。”

    谢家所图众多, 以谢家在南方的地位,如果不尽快处理, 肯定会引起非常可怕的后果。

    “可能因为近朱者赤?”太子笑, “有一位聪慧的未婚妻, 我如果不多动脑,岂不是显得太无能?”

    花琉璃大笑出声:“殿下这么会说话, 一定是嘴巴甜。”

    话音刚落,她的唇角似乎被什么温软的东西碰了一下,她摸着嘴角,看着缓缓坐直身体的太子,瞪大了眼睛。

    “不是说我的嘴甜?”太子指了指自己的唇:“所以让你尝尝。”

    花琉璃脸颊微微发红,虽然她曾经是个准备养面首的美少女,可从来只是心动没有行动。

    所以她……害羞了。

    马车刚停到花家门口,花琉璃就跳下车往家里跑。

    “琉璃,慢些走,你身体不好。”太子掀起车帘,对跑远的花琉璃露出温柔的笑容。

    花琉璃脚下一个踉跄,回头看了眼太子,朝他做了一个鬼脸,溜进花家大门。

    太子轻笑出声,斜靠着车壁,忍不住叹息一声。

    离八月十二还有三个多月,真是度日如年啊,也不知道礼部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东宫的摆件要换上一些琉璃喜欢的。

    “殿下。”随侍太监小心翼翼提醒:“郡主已经回府了,您要现在回宫吗?”

    太子收回神,看了眼小心翼翼的随侍太监:“回吧。”

    等下回去,就去父皇的私库看看,有没有什么女孩子喜欢的物件儿。

    谢家杀害无辜书生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京城。一些认识王启、杨文等南方学子的文人,特意跑来跟他们打听,是不是真有这种事发生。

    王启等人忌惮谢家威势,可是想到在他们落难时,福寿郡主救助了他们,还说希望他们以后能够成为为民做主的好官。

    如果他们连谢家作恶这种事,都不敢说出来,以后入了朝,又怎么好意思说自己能做好官?

    几人犹豫了片刻后,最终还是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都怪我,若是我会水,也许当日就能把那位兄台救上来,而不是眼看着他被河水吞噬,做了水中亡魂。”王启愧疚不已,这件事几乎成了他无法挥去的阴影。

    “王兄,你虽然无力帮他,却说出了这些真相,我相信那位学子也会感谢你的。”一位北方文人见王启满脸愧疚,劝慰道:“该感到愧疚的应该是谢家,而不是你。”

    “都说谢家是书香世家,没想到竟然做出这种没有人性的事。”

    南方来的读书人听到这句话,面上都有些发热。南方读书人以谢家为首,谢家出了这么多事,让他们脸上也感到不光彩。

    “以前就听说,南方的文人光风霁月,不惧权贵,今日见了诸位兄台,才知南方文人果然有好风骨。”一位北方文人朝南方学子们拱手作揖道:“谢家势大,诸位却敢说出真相,我辈佩服。”

    被北方文人这么一夸,南方学子又是脸红又是愧疚,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夸的这么好,可是面对其他学子敬佩的眼神,他们心里对谢家的惧怕,也渐渐散去了。

    有胆子大的,还把谢家收罗书籍、故意拖延朝廷加恩公告、仗势欺人、与太守府勾结等事迹都说了出来。

    “身为读书人,当心怀天下,为国为民,怎能做出这等丧尽天良之事?”平时温和好说话,关键时刻出口成章的京城读书人怒了,有心直口快者,已经拍着桌子表示,一定要写文章骂死谢家。

    “今日谢家可以杀这个读书人,明日就有可能来杀我们。”有读书人道,“我们必须要为那位学子声讨,让朝廷早日把杀人凶手抓捕归案。”

    文人的笔杆子,是无形的刀,谢家想要大晋学玳瑁礼仪,就是因为他们拥有南方学子的支持。可是当这些笔杆子指向他们以后,他们便会觉得这些读书人实在可恶。

    说什么“为民请命”,分明就是嫉妒他们谢家的地位。

    谢幺爷听说这个消息后,大惊失色,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南方学子向来以谢家为尊,怎么可能与京城学子一起辱骂谢家?”

    小厮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糊涂!”谢幺爷气得差点呕血:“我临走前不是已经吩咐过,要他们严管家中后辈?为何还会闹出人命来?”

&nbsp    闹出人命便罢了,偏偏死的还是一个读书人,而且被好些人看到是他们谢家动的手。

    被人看到了,他们可以说这个书生欠债不还,或是欺骗了谢家女眷感情,他们一时气愤才动手都行,可他们倒好,竟然与太守一起,说书生的母亲污蔑。

    众目睽睽之下,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们竟然还敢说死者母亲在污蔑,这些人办事的时候,究竟有没有长脑子?

    问清惹出事情的是哪几个后辈,谢幺爷内心有些绝望,家里最没脑子的几个后辈,都凑在一块儿去了。

    即使谢家是书香世家,也会有那么两个干啥啥不行,惹祸他最行的废物。

    “事到如今,只要交出这几个废物,保住整个谢家。”谢幺爷狠了狠心:“我修书一封,你们快马加鞭送到昌尧州,让家里把那几个废物交出去,以平民愤。”

    经此一事,谢家在南方读书人心中的地位,就要大幅度下降了。

    想到这,谢幺爷心口就疼。谢家几辈人苦心竖立的形象,就这么毁于一旦,他死了以后,如何去面对谢家列祖列宗?

    可惜谢幺爷不知道,他连夜让人送去昌尧州的书信,刚出京城就被人截了下来。送信的小厮,也被关进了京兆府大牢。

    谢幺爷的信,很快就出现在了御案上。

    昌隆帝看完这封信,叹息道:“弃车保帅,谢家人做事,真是干净利落,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的毛病。”

    “父皇,关于谢家的案子,民间呼声很大。”太子道,“为了安抚民心,儿臣以为,我们应该张贴告示,派出钦差大臣,彻查谢家。”

    “钦差可有人选?”昌隆帝问。

    “父皇觉得,大理寺裴济怀与翰林院花长空如何?”太子道:“花长空是新科状元,又是两位大将军的儿子,读书人跟百姓都会信任他。裴济怀擅长断案破案,身家清白,为人正直,定不会受谢家影响。”

    “看来你早就想好了。”昌隆帝笑:“还没跟花家姑娘成亲,就先帮着小舅子谋职位了。”

    “举贤不避亲。”太子理直气壮道,“难道儿臣挑选的这两个人不合适?”

    “好。”昌隆帝道:“就依你的意思办。”

    太子说得没错,花长空的身份,确实很适合去办理此案。若不是花长空刚入朝为官,他甚至想点他为主钦差。

    朝廷的公告贴出来以后,果然获得了一片赞扬。老百姓觉得,这位花翰林是花将军与卫将军的孩子,听说入京前,还随父母上过战场,这样的人一定会不惧强权,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文人们也很满意,被谢家害死的是书生,陛下特别让新科状元当副钦差,说明陛下认真考虑了文人的感受,对他们很看重。

    于是夸颂昌隆帝的文章,又多了起来。多好的陛下啊,为了老百姓安危,宁可得罪妹婿,也要一查到底。

    有这样的陛下,是万民之福!

    茶馆里、天桥下,无数个夸耀昌隆帝的故事诞生了。

    花琉璃与嘉敏等几个小姐妹,特意跑去茶馆里听。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在这些故事里,陛下已经变成了龙子下凡。

    什么出生的时候,天际有金龙出现啦。

    登基的时候,天上出现五彩祥云啦。

    甚至还有微服私访时,背着老太太过河的版本。

    花琉璃默默扭头看嘉敏,很想知道,这些故事里,有多少是真的。

    “你别看我啊。”嘉敏连连摇头:“我从没听母亲说过这些事,你是皇舅未来儿媳妇都没听说过,我能知道吗?”

    “陛下就算要送老奶奶过河,也是让护卫送,怎么可能亲自背过去?”田珊小声道:“一听就不像是真的。”

    在他们聊天的这一会儿里,关于昌隆帝的故事,已经进展到某座宅子家里闹鬼,有一天昌隆帝坐马车经过以后,这栋宅子的鬼全部消失了。

    “青徽真人过来一看,口念道号,对这位贵人道:老太爷,你家这座宅子原本是有鬼魂的,但今日有真龙天子经过,便驱散了鬼气。这位天子功德深厚,龙气缭绕,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就能百邪不侵。”

    茶客们听得津津有味,打赏的钱,如雨水般砸落在台上。

    嘉敏等人也扔了一些碎银子上去,再怎么说也是夸陛下的,管他是真还是假,态度很重要。

    “若不是他说的是我舅舅,我都快要当真了。”嘉敏感慨:“这些说书先生实在是厉害。”

    “说不定陛下真的是真龙转世。”花琉璃笑眯眯道:“你想啊,自从陛下登基后,天下百姓是不是越过越好了?”

    小姐妹们点头。

    “就连总是来挑衅我们的金珀,都拜服在陛下的龙袍之下。”花琉璃重重点了一下头:“除了真龙天子,谁能做到?”

    “郡主说得对!”

    这是二重奏。

    嘉敏看了眼小堂姐跟田珊,在她们三人脸上似乎看到了“马屁精”三个字:“我也这么觉得。”

    好姐妹有难同当,有马屁也要一起拍嘛。

    “郡主,出事了。”向来稳重的玉蓉,步伐匆匆地走到茶桌边:“有人在您的别苑里,发现了龙袍。”

    “什么?!”嘉敏吓得手里的茶杯都打翻了,面色惨白地看着花琉璃:“是谁在陷害你们家?快,你现在马上进宫,去求太子帮忙!”

    私藏龙袍是诛九族的大罪,可太子对花琉璃是有真感情的,他应该会帮她……吧?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造作时光 > 第119章 龙袍
回目录:《造作时光》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2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3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4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5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