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造作时光 > 第101章 病美人

第101章 病美人

所属书籍: 造作时光

    玳瑁国的使臣心里十分尴尬, 他们带过来的使臣, 嘲讽晋国女子做将军, 结果今天来了练兵场, 晋国皇帝直接让女将军做了兵阵演示的统将, 他们几个大老爷们站在这里, 面上火辣辣似的疼。

    他们偷偷看了眼背脊挺直, 不卑不亢地三皇子,尴尬的情绪缓解了些许,还是皇子殿下沉得住气。

    让女子统领千军万马已经令人意外, 没想到这么严肃的场合,晋国竟允许女子来参观,那些衣衫华丽的女子, 应该都是晋国的贵族。

    隐隐约约听到有女子说什么福寿郡主很美, 玳瑁使臣好奇地看了几眼,问晋国的侍从:“不知, 那位穿着蓝色宫裙的姑娘, 是贵国哪家小姐?”

    “那是鄙国姚驸马的侄女, 姚侯爷的孙女。”侍从笑着回了一句。

    贺远亭听到使臣与晋国侍从的交谈, 偏头看向姚文茵所在的方向,一眼就认出这是姚家老侯爷的孙女, 与福寿郡主是闺中密友。

    想到那位令人心动的福寿郡主, 贺远亭忍不住在人群中寻找了一遍, 最后在晋国太子身边找到了她的身影。

    嗖!

    利箭破空声响起,贺远亭凝神望去, 骑在马背上的女将军手持重弓,竟是一箭射穿了靶子。

    “好!”

    “陛下万岁!卫将军威武!”

    卫明月把弓单手递给卫兵,卫兵接住以后,双手用力才把弓拿了下去,只是脸跟脖子涨得通红,看起来有些吃力。

    “身为女子,有这一身蛮力,哪个男人敢……”玳瑁使臣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话说到一半,想起这里是晋国,不是玳瑁,赶紧把话咽了回去,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微笑。

    “本将听闻,诸位使臣中,也有骁勇善战的儿郎,不知哪位勇士愿与本将切磋一番。”卫明月调转马头,把目光投向众使臣。

    金珀使臣与玳瑁使臣齐齐把脑袋缩了回去,恨不得以袖遮面,希望这位女将军不要看到自己。

    但是卫明月并没有放过他们,她最后把目光投向了贺远亭:“玳瑁国的三皇子殿下,听闻贵国这次也带了一位将军过来,请这位将军不吝赐教。”

    负责护送皇子与诸位文臣的玳瑁武将:“……”

    这么多国家派了使臣来,为什么就挑他了?

    他一个大老爷们就算打赢了,叫欺负女人,传出去也不算好听。

    如果输了,那更丢人了,他一个年轻力壮的年轻将军,打不过一个生了四个孩子的女人,传回国内他也不用做人了。

    “我的娘亲就是这么厉害!”花琉璃一拍手掌,很是解气,“这个玳瑁国的人瞧不起女将军,就让他们看看,得罪女人的下场。”

    太子与她挤在一块,隔着扶手围栏往练兵场上看:“那个玳瑁将军下盘虚浮,外强中干,一看就知道不是卫将军的对手。”

    “殿下眼光真好。”花琉璃被太子的马屁拍得通体舒畅,抓着太子的袖子道:“我娘亲特别厉害,曾经带着三百精兵,冲破敌军三千兵马防线,打得他们丢盔弃甲,连夜逃窜。”

    连擅长战斗的金珀士兵,在她娘亲手下都讨不着好,更别提不重视武将的玳瑁。

    “我最好的眼光,就是遇上你,喜欢上了你。”随时随地都不忘说甜言蜜语的太子道,“所以我也觉得自己眼光好。”

    可惜他的这番甜言蜜语,并没有打动花琉璃,她正激动地看着练兵场,等着娘亲给玳瑁武将灵魂致命一击。

    端坐在龙纹椅上的昌隆帝心情十分平和,甚至还有一点幸灾乐祸。当年卫明月的一巴掌,让他对女人的审美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他现在乐于见到卫明月成为其他男人心中的噩梦。

    世界如此美好,跟他一起倒霉的人越多越好。

    “来者是客。”卫明月看了眼穿着锦衣上来的玳瑁使臣,脱下身上的盔甲,把一只手背在身后,“本将先让你三招。”

    什么叫侮辱,这才是无声无息,不带脏字的侮辱。

    在场所有使臣都知道,玳瑁国一来京城,就因为胡说八道得罪了卫明月,后来还闹出了人命,虽然最后查明事情跟花家无关,但也引起了不少人好奇。

    这些日子以来,花家从未对玳瑁国使臣有过刻意刁难的举动,他们还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等着。

    如果被一个女人让三招,最后还输了,玳瑁国武将是半点脸面都不剩了。

    “卫将军客气了,我身为男子,怎能由一个女娇娥相让。”玳瑁国将军话音刚落,就见卫明月单手向他面门袭来,他连忙伸手格挡。

    几招之后,他应对着便有些吃力,也不再维持男人风度,全身心投入进这场比试中。

    哪知道卫明月竟然把双手都背在了身后,只躲不攻,连让他三招以后,才笑着道:“说好了让将军三招,本将绝不失言。”

    侮辱,这是滔天的侮辱。

    玳瑁将军气得面色赤红,只想打败卫明月,一雪刚才受到的侮辱。但是卫明月偏偏只用一只手与他对战,仿佛他只配她五成力道。

    “卫将军,为将者在战场上,也是如此敷衍了事吗?!”玳瑁将军怒道,“还请将军你尊敬对手。”

    “既然如此,那边得罪了。”卫明月把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不到五招,玳瑁将军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人已经被揍趴在了地上。

    “承让了。”卫明月似笑非笑地看着躺在地上,还有些回不过神的玳瑁将军,扭头看向玳瑁使臣们,“贵国对本将做将领颇有微词,不知今天过后,诸位会不会有所改观?”

    “啊啊啊啊啊!”嘉敏扑到围栏上,激动地大喊:“卫将军女中豪杰,天下无双,所向披靡,战神下凡!”

    卫明月听到嘉敏的声音,朝她温柔一笑。

    嘉敏捂着噗通直跳的胸口,抓住姚文茵的袖子兴奋道:“卫将军为什么这么帅,为什么这么好看,为什么?!”

    坐在旁边的顺安长公主面无表情地喝茶,冷哼了一声。

    见识到玳瑁武将被卫明月压倒性毒打后,其他国家的武将,默默往后退了一步,大家都吃武将这碗饭,面子很重要的。

    可怜的玳瑁武将躺在硬邦邦的地上,望着蔚蓝的天空怀疑人生。

    他是谁,他在哪儿,他真的是个武将?

    想到回到玳瑁国以后,会面临的那些嘲讽眼神,他差点没忍不住掉出几滴男儿泪。

    世界上为什么有这么可怕的女人,更可怕的是,这样一个凶悍的女人,怎么生养出娇滴滴的女儿的?

    他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笑得比哭还难看道:“卫将军果然神武非凡。”

    “将军……也不错。”卫明月安慰他道,“很多人在我手中过不了三招,将军能与我打这么久,已经很厉害了。”

    是啊,能打这么久,全靠你单手作战,还让了我三招。

    玳瑁将军走回去的背影,充满了无助与悲伤,还有内心自信被摧毁的绝望,也许望,也许从此以后,“女将军”三个字会成为他后半生的噩梦,到死都无法解脱。

    瞪了眼这几个垂着脑袋不敢说话的文臣,如果不是他们乱说话,得罪了卫明月,卫明月又怎么会特意把他拎出来,然后再冷酷无情地摧残她?

    看完这场单方面碾压式对打,太子手有些发抖,小声问花琉璃:“琉璃,卫将军平日在家中,可会动手打人?”

    “那倒不会,娘亲对我很好的。”花琉璃一张脸颊红扑扑的,她高兴地牵着太子的手,“娘亲对百姓也好,很少发脾气,更不会打自家人。”

    太子微微放下心来,等他与琉璃成亲,女婿也算是自家人了。

    看到玳瑁将军一副受到严重刺激的模样,昌隆帝只觉得浑身上下舒服极了,连他看不喜欢的几个朝臣,都看着顺眼起来。

    “比赛第一……第二,友谊第一,诸位使臣不要把此事放在心上。”昌隆帝温和安慰道,“尔等放心,这些只是小事,不会传至百姓耳中。”

    说完,他抬了抬左手,示意站在旁边的史官记上几笔。

    他不把此事传到百姓耳中,只是记在大晋史书中而已。

    史官是个对卫将军十分崇拜的年轻文人,见昌隆帝抬手,连忙唰唰几笔记录了下来。

    卫侯曰:尔乃贵客,吾让三招。

    玳瑁将军遂怒:吾为七尺儿郎,何惧娇娥。

    相交,玳瑁将不敌,见卫侯单手应敌,甚怒。卫侯无奈,唯有全力以赴,未至三招,玳瑁将大败,掩面弃泪溃走。

    玳瑁将军有没有哭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输了,还输得格外惨。史官自觉记录的内容没有半点偏颇,满意地停了笔。

    就在玳瑁国使臣以为,卫明月还会继续跟人比斗时,她竟然转身下了场,让其他将领上场。

    玳瑁国使臣不得不承认,他们是被卫明月恶意针对了。

    其他国家的使臣倒是偷偷松了口气,看到玳瑁将军输得那么惨,谁还敢跟卫明月打?

    “琉璃啊,”太子看着那些在卫将军面前,没有半点气势的武将们,小声问花琉璃:“你一身武艺,可是卫将军所教?”

    “我小时候体弱,学的路子与娘亲有些许不同,爹爹与娘亲的本领,虽学了一些,但不如爹爹与娘亲在战场上积累下来的本领。”花琉璃娇羞一笑,随后补充了一句,“不过像娘亲那样,把玳瑁将军打翻在地,是没什么问题的。”

    太子:“……”

    “怎么了?”花琉璃笑看着太子。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琉璃好生厉害,小小年纪已经学了两位将军的本领。”太子赶紧道,“以后有你在我身边,我能安心许多了。”

    “殿下,你又忘了。”花琉璃用手帕掩着嘴角轻咳两声,“人家体弱多病,风一吹就倒呢。”

    太子立刻改口:“别怕,我来保护你。”

    “殿下真好。”花琉璃对太子娇俏一笑。

    “殿下,陛下请您过去一下。”赵三财走过来,对花琉璃友好一笑,对太子道,“等下各国要比赛骑射,请殿下到陛下身边观赏。”

    “那殿下你快去吧,我去找嘉敏她们玩。”花琉璃丢下太子,提起裙摆柔柔弱弱地离开,只是步伐并不慢。

    看着她欢快的背影,太子忍不住有些怀疑,也许琉璃早就想扔下他,去找小姐妹玩了,他真的是琉璃最爱的人吗?

    跟着赵三财刚走到父皇身边坐下,太子就见父皇神情凝重地看着他:“元溯,看到了没有?”

    “什么?”太子心中一紧,难道刚才有什么重要的事,被他忽略了?

    “以后对琉璃好些,不要对她发脾气,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把人气回娘家。”昌隆帝伸手拍了拍他的肩,“不过好在你的太子妃是个温柔性子,体弱力气小,只要她不在娘家人面前说你对她不好,你还是安全的。”

    太子:“……”

    卫将军究竟对父皇做过什么,竟然让父皇害怕至此?

    “请父皇放心,我一定好好对待琉璃的。”为了父皇的心情,太子决定把琉璃同样擅武的秘密死死埋在心底。

    “花琉璃,你怎么过来了?”嘉敏见花琉璃过来,好奇道:“你不是跟太子在一起?”

    “陛下找太子有事,我就来找你们了。”花琉璃挤在嘉敏身边坐下,“等下有箭术比赛,有几个使臣团带了女弓手过来,你可以下去跟她们比试比试。”

    话音刚落,她就听到一个爽朗的女声道:“听说卫将军膝下有一女,年已十五,有您这样的母亲,有花将军那样的父亲,想必她也是一位叱咤疆场的女英雄吧?”

    打扮得花枝招展,画着精致妆容的花琉璃:“哈?”

    谁说将军的女儿,就必须是女英雄了?

    嘉敏幸灾乐祸地扭头看她:“女英雄?”

    花琉璃淡定地掏出袖子里的绣花手帕,鸢尾与玉蓉快速走到花琉璃身后,两人弯腰扶起花琉璃。

    “让您见笑了。”花琉璃捂着嘴角低咳几声,在婢女的搀扶下,慢慢走到说话的这个女将士身边,对她温柔一笑,“姐姐可是在说我?”

    女将士没想到会是一个瘦瘦弱弱,白白净净的小姑娘出来,再看她细细的腰肢,带着盈盈水光的美目,女将士甚至怀疑,自己嗓门大一点,会不会把这个小姑娘吓倒。

    “小女子虽以双亲自豪,但是遗憾的是,小女子并不擅武。”花琉璃虚弱一笑,然后用抒情的语调,讲了一个怀孕女武将,如何一边抗敌,如何一边艰难养活早产女儿的故事。

    在寒风呼啸的雪夜里,女将军为了女儿找来救命的药材,在雪山中摔倒又爬起来,即使浑身都被冻僵也不放弃。弱小的女儿,在死亡的边缘听到父母在泣血的呼喊声中,忍着全身的剧痛睁开了眼睛。

    她靠着各种药物艰难地长大成人,却成了一个无法习武的病秧子。世人嘲笑她,说她堕了双亲的名声。

    讲到这,花琉璃用手帕擦拭了几下眼角,娇弱的脸上满是坚定:“无论世人如何评价,但我知道,爹爹与娘亲都是爱着我的。”

    女将士早在故事讲到一半的时候,就红了眼眶,等花琉璃讲完,已经泣不成声:“多么感人的亲情,我为自己的肤浅向您道歉。”

    “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女将军敬佩地抹着眼泪道,“你战胜了死亡,是英雄。”

    目睹这一切的嘉敏,不由得沉默了。

    论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本事,她就佩服花琉璃。

    扭头看了眼四周低声哭泣,被花琉璃故事感动的女眷们,她内心升起一股淡淡的悲伤。

    “琉璃这孩子真不容易。”顺安长公主用手帕擦着眼泪,哽咽道,“嘉敏,上次为娘给你的暖玉,可还在?”

    嘉敏:“怎么?”

    “听说暖玉养身,琉璃身体不好,把玉给她吧。”

    嘉敏:“……”

    完了,又完了一个,这次还是她亲娘。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造作时光 > 第101章 病美人
回目录:《造作时光》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梦狂诗曲I作者:君子以泽 2智斗(心安是归处)作者:缪娟 3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4很纯很暧昧作者:鱼人二代 5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