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落凝成糖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星落凝成糖 > 第二百八十二章

第二百八十二章

所属书籍: 星落凝成糖

    神后离开蓬莱,原本应该是四界哗然的消息,然而现在,四界都没空。

    离光氏忙着为自己的君主治伤,离光旸已经昏迷了多日。好在药王亲自照顾,也告知了愿不闻等人,现在昏迷对离光旸而言反而是好事。

    妖皇和白虎亲王的争斗从未停止,现在他和妖后正极力想要留下紫芜,当自己儿媳妇。

    而魔族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一个人身上——离光青葵。

    时间一日一日,如忘川的水,流逝而去。

    那个女子,所有的魔都以为她不可能支撑下去,可是她日夜不停,一点一点,向晨昏道而去。

    这一天,魔族,晨昏道。

    魔后称病未出。魔尊、白骨夫人和魔妃雪倾心等人一脸严肃,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前方。在半明半暗的光影里,上神之血染就的旗帜仍猎猎飞扬。

    青葵就这么三拜九叩,向此而来。她一身是血,衣衫多处破损,膝盖更是可以看见骨头。她的额头早已磕破,泥污混杂,简直狼狈不堪。

    可是这一次,没有一个魔族敢出言嘲笑,甚至连一个讥讽的眼神都不再有。

    嘲风跟在她身后,没有人说话,周围一片寂静,只有风声不绝。

    青葵双膝已经没有皮肉,每一步都如行走在刀尖之上的痛楚。可是她做到了。白骨夫人拄着拐杖,眼看着她由远而近,她嘴角微动,想要说什么,却又无言。

    多年以前的神魔大战中,为了争夺盘古斧碎片,她失去了父母、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兄长。只剩下一个年幼的侄子与她相依为命。

    那时候她也还年轻,可来不及悲伤。魔族不是一个小孩可以执掌的。她从一个受尽宠爱的大小姐,变成孤儿、寡妇,变成狼群中美味可口的猎物。

    于是她柱着这支柺杖,只能冷硬、坚强,扶持着幼年的炎方,一步一步铲除异己,稳固河山。

    杀的人太多,鲜血将心都熬成了铁。忘川河畔的彼岸花,每一朵都是尸山血海,枯骨残肢。

    多少年没有这样的感动了?

    她居高临下,看着那个女孩衣衫褴褛,美貌不在,只剩下嘴角的坚毅。她浑浊的眼睛里映照着这一抹带着血色污垢的身影,像看见当年的自己。

    “姑姑。”炎方回头,低喊了一句。

    白骨夫人回过头来,说:“青葵公主应邀前来魔族,是我魔族的贵客。此举不是待客之道。来人,还不快将公主扶起来,送回浊心岛养伤?”

    她说了这话,大家当然也明白是什么意思,立刻有侍女上前。嘲风哪用他人帮忙?他弯腰抱起青葵,来不及向白骨夫人谢恩,已然匆匆返回浊心岛。

    白骨夫人当然也不会介意,她回头看向魔尊,说:“公主在魔族作客已久,我们魔族,也该给暾帝一个交待。”

    炎方会意,说:“本尊会在近日向暾帝修书。魔族多年没有喜事,也是该好好操办一场了。”

    白骨夫人点点头,回头看一眼雪倾心,说:“这孩子伤得不轻,你要多加照顾。但,嘲风胆大妄为,当众斩断刑天驭魔令之事,罪不可恕。待擒住东丘枢之后,就罚他重铸刑天驭魔令,以赎前罪。”

    雪倾心起身,恭敬施礼。

    眼看这事儿就将要告一段落,突然,有魔兵匆匆赶来。。

    “禀魔尊,离光氏暾帝送来一封书信,要求面呈魔尊。”兵士双手奉上书信,炎方眉头微皱,展开一看,顿时半晌无语。

    “什么事?”白骨夫人也是意外。

    炎方长叹一声,说:“暾帝要求我们立刻送回公主,言辞之间,十分不满。”

    白骨夫人接过书信,一目十行,看完之后,不由也叹了一口气——现在把人家公主送回去是不难。但是青葵伤成这样,若是暾帝得见,哪里还会愿意嫁女?!

    若论战力,魔族自然是不把离光氏放在眼里。但是人族体质特殊,人心向善,则生清气,神道昌隆。人心向恶,则生浊气,魔道横行。

    若是真把离光旸逼急了,完全投靠神族,可也不是件好事。

    白骨夫人和炎方瞬间一脸沉郁。好半天,白骨夫人说:“把书信转交三殿下,让他自己前去离光氏解释!”

    而与此同时,同样愁苦的还有神族!

    少典宵衣握着这封书信,脸上简直立刻就要下雨。如今神后离开蓬莱,东丘枢在逃,他好不容易同意自己儿子迎娶离光夜昙。现在可好,离光旸不同意这门亲事。

    而且信中,离光旸少有的措辞激烈、态度强硬。显然对神族居然接错了公主而且秘而不宣之事十分不满。

    离光氏一向亲近神族,这次的事,看来真是触怒了这位人间帝王。若是他倒戈魔族,那可不妙。

    少典宵衣想了半天,索性将事情踢给玄商君——自己惹的事,自己解决去吧!

    于是,离光氏,皇宫。

    玄商君一身白衣,上面绣以星辰暗纹。嘲风一身黑袍,衣上刑天战纹清晰可见。二人四目相对,各自无言。

    宫里,离光旸喝着一盏参茶,问:“神、魔两族送回公主了吗?”

    离光赤谣不敢答话。只有药王小心翼翼地道:“陛下息怒,盛怒伤身啊!”

    其实离光旸这伤势,有了神族的精心调理,不应该昏迷一个月——如果不是他的“两位贤婿”的话。

    离光旸将茶盏重重一搁,问:“你没有听见朕的话吗?”

    离光赤谣暗自叹气,说:“神、魔两族已经派人前来,要当面向陛下解释。如今……人就在门外。”

    “这有什么好解释?!”离光旸怒道,“难道要朕亲自去神魔两族接人吗?他们派了谁来解释,让人进来回话!”

    房门打开,离光赤谣看看门外二人——若在从前,这二人可是贵客啊。

    唉。真是时移事易,今非昔比。

    岳父有请。

    嘲风向玄商君伸伸手,示意:“请。”

    难得的,玄商君也向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有什么办法?二人互相“谦让”着并肩进到房里,仿佛是怕离光旸气不死,二人双双施礼,齐齐道:“岳父大人。”

    离光旸白眼一翻,一口气没上来,又昏死过去。

    天葩院。

    步微月刚行至殿门前,就被人拦住去路。

    “微月上仙,请留步。”炛兲将军身着金甲,手握金戟,面色严肃。

    步微月微怔,不用想,是玄商君安排他留守在此。她微笑,说:“听说夜昙公主回来了,我去看看她。怎么,连我也不能入内吗?”

    炛兲说:“上仙见谅,君上走时曾有言,公主外出多日,功课落下不少。近几日需要闭门谢客、静心读书。上仙请回。”

    “他……可真是周到。”可惜这样的细致,却是对另一个女人。步微月脸上的笑容都要维持不住,顿了一顿,才说,“那正好。我来这里,也是向公主送一套典籍。既然君上有话,我就不进去了。这套书,就请将军转交公主吧。”

    她右手微抬,果然,一卷古书出现在手中。炛兲接过来,翻了翻,见没有问题,这才说:“上仙好意,末将替公主先行谢过。”

    步微月微怔,她讨厌炛兲这样熟稔的语气。炛兲从小跟玄商君一起长大,二人一起学法,感情颇深。谁都知道他是玄商君的心腹。如今他说这话,俨然已经把夜昙当作自己的女主人。

    步微月咬咬牙,说:“那就有劳将军了。”

    天葩院内,夜昙走来走去。

    读书是不可能读书的,这辈子也是不可能读书的。

    她揉着手腕,最近手腕和膝盖都痛,“烤红薯”又被玄商君收走,她一时之间联络不到青葵。只能在院中独自散步。

    炛兲进来,把这卷古书交给她,夜昙刚在院里就听见步微月的声音了。

    但这个人来这里,会安什么好心?

    夜昙压根也没打算见她。

    这时候见到这卷书,夜昙还很警惕:“这个……火化将军,步微月不会在书里下毒吧?”

    炛兲嘴角抽动,好半天才说:“公主,可否不要这般称呼末将。”

    夜昙可是很懂礼貌的,她认真地说:“可是我要是叫你王八将军,好像对你不太尊重。”

    我谢谢你啊!炛兲摸了摸鼻子,把书递将过来,道:“末将仔细查验过,公主尽可放心。”

    夜昙这才把书接过来,炛兲仍是去到殿外,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生僻字害死人啊,自己是不是应该改个名字?

    院里,夜昙随手翻了翻那书,是一本图鉴。里面记载着四界奇花异草、天灵地宝。

    步微月不会无缘无故送本书来,夜昙等待着她给的惊喜,待翻到最后一页,她微微一顿。最后一页羊皮卷上,绘着一株花,黑白双生,花朵硕大。

    旁边还有四个大字——地脉紫芝。

    果然啊。夜昙接着看下去,花朵下方的小字,记载着这花的由来——地脉紫芝,生于混沌之中的上古之花。此花盛开之后,诞生花灵一双,一清一浊,性情各异。待九星联珠之时,花灵融合,此花便能吐纳混沌之炁,使之重新在天地之间循环。

    花灵?融合?吐纳混沌之炁?

    这典籍记录十分潦草,夜昙却看得呆住。

    一个不祥的猜想在她心中缓缓成形,她却不敢深想。

    “东丘枢这个老狐狸。”夜昙喃喃地骂了一句,然而,虽然明知道是诡计,她却只能前往水仙花殿。她收了那书,从天葩院出来。

    炛兲还守着门外,看见她,忙说:“公主,君上有交待……”

    夜昙还没听完,就说:“我知道。我不乱走。刚刚微月上仙不是送了我一本书吗,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过去跟她一起读。”

    炛兲仍然犹豫,夜昙说:“你不放心,跟来就是了。”

    说完,她径直行往水仙花殿。炛兲只能跟上。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星落凝成糖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2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3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4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5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