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落凝成糖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星落凝成糖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第二百七十七章

所属书籍: 星落凝成糖

    藏识海。

    离光旸喘着粗气,夜昙还抱着他嚎呢:“父王呀,都是女儿不孝,竟然让您被奸人害成这样……女儿真是……心如刀割啊!”

    她哭得情真意切,连霓虹上神都忍不住来劝:“好孩子,别哭了,这也不能怪你。是恶贼太过歹毒。”

    离光旸哪还不知道这个家伙的德性?

    ——指不定现在她心里乐成什么样呢!

    他再也忍不住,一脚踹过去。不料腿一动,立刻痛得冒汗。他冷哼一声,眉毛都皱到了一起。夜昙见状,忙说:“父王想要责打孩儿,必定是孩儿不对。孩儿帮帮父王!”话落,她抓起离光旸的脚,往自己身上踢了两下。

    她是没什么事,可离光旸的腿是断的啊!

    一时之间,离光旸再顾不得君主仪态,惨叫出声。

    夜昙赶紧放开他的脚,说:“父王,女儿是不是弄疼你了?都是女儿的错,父王您要打要骂,女儿绝不还手。可别闷在心里,气坏了身子……”

    ……离光旸确实是想打她的,真的,还是往死里揍的那种。

    他扬起手,霓虹上神忙护住夜昙,心里难免有些不平。她蹙眉,说:“暾帝陛下,按理您教训子女,本宫不应干涉。但是这孩子一片孝心,你实在不应责罚她。”

    “她……她……”离光旸指着夜昙,气得一句话说不出来。眼看他又要昏死过去,夜昙还在讨未来婆婆欢心,说:“神后娘娘,孝顺父母,乃是做儿女的本分。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何况我的父王只是想要责罚于我。是打是骂,我确实都该受着。他老人家伤得重,心情烦躁也是有的。您不要同他计较。”

    霓虹上神心中震动,对她更是喜爱,说:“你这孩子,如此懂事,真是难得。”

    旁边,雪倾心看得目瞪口呆——这丫头,是个高手啊。

    夜昙为表孝心,主动背起离光旸。离光旸在她背上,这下子可算是找到机会了。他恶狠狠地拍夜昙的头,夜昙能惯着他吗?她当即狠狠地捏了捏离光旸的断腿。

    离光旸身为君主,一向顾忌形象,但此时也是疼得发抖。夜昙一脸关切,背着他向前飞奔,边跑边说:“父王很痛吗?且等一等,很快就回家了。”

    离光旸又气又痛,被她颠得只恨自己没能晕死过去——孽畜,等孤王缓过气来,定要揍死你解恨!

    一行人刚从后山出来,还没行至书舍,就见少典宵衣和炎方带人匆忙赶来。

    ——得知黑衣人是东丘枢,他们当然会第一时间搜查藏识海。

    看到这二人,霓虹上神和雪倾心都忍不住放慢了脚步。少典宵衣一眼就看见雪倾心,她是覆盖在他年少时光的雪,耀眼圣洁。

    就是这一眼凝睇,霓虹上神心灰意冷。

    少典宵衣快步上前,与雪倾心擦肩而过。此时此地,不应有话。他走向霓虹上神。可他伸出的手落了空,霓虹上神没有看他,只是和他肩并肩走出藏识海。

    少典宵衣问:“可有受伤?”

    霓虹上神说:“陛下是在问我吗?还是关心与我同被关押的前雪神,借故一问?”

    少典宵衣愣住,心头怒火立刻上升:“你说话一定要带刺吗?如此尖酸刻薄,哪有母仪神族的样子?”

    霓虹上神双目直视前方,面无表情地道:“若不是顾忌神后的样子,我已经识趣地自己离开了。免得陛下当着众人,不好同心上人叙旧。”

    说着话,他二人已经出了藏识海。

    身后小辈们离得远了,霓虹上神果如她所言,当先而行,很快消失在瀑布的氤氲水汽之中。

    少典宵衣独自站在羊肠小径上,火冒三丈。

    夜昙是想送离光旸回宫的,但是她刚背着离光旸下山,就遇上玄商君。玄商君站在她面前,二话不说,接过离光旸,背在自己背上。

    离光旸愣住,其实不止是他,周围所有人都愣住。

    ——神族玄商君,多么冷傲清高的人。谁能想到他竟能亲自背着血淋淋的离光旸下山?

    离光旸自己都惊呆了,半晌反应过来,忙说:“君上,使不得使不得!”

    玄商君十指之间,仍是血肉模糊。他来不及治伤,就匆匆赶来了。此时闻言,他只是淡淡道:“无妨。”

    话落,他背起离光旸,返回离光氏皇宫。离光旸在他背上,可比在夜昙背上好受得多——没人故意抓握他的断腿啊!他不好意思地道:“朕一身血迹,恐污了君上衣衫。”玄商君好洁,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

    玄商君却脚步不停,仍是说了句:“无妨。”

    他并不是个热情的人,当然声音也就一如往常地冷淡。离光旸难免不安。

    倒是夜昙心安理得,她跟在玄商君身后,有点作贼心虚,解释道:“是紫芜和帝岚绝查到藏识海,我才来的。”

    玄商君嗯了一声,夜昙这才问:“东丘枢抓住了吧?杀了吗?”

    “嗯?”玄商君微微一顿,说,“他跑了。”

    “跑了?!”夜昙一脸震惊,“神魔两族围杀,都让他跑了?!少典宵衣和炎方干什么吃的?!”

    玄商君背上,离光旸简直是要被她气死,不由怒骂:“这二位的名讳是你能直呼的?!你给我闭嘴!”

    “嗯。”玄商君先是对自己未来“岳父大人”的言论表示认同,然后才说,“两族还在搜寻,但他确实是不见了。等送回暾帝陛下,吾会再查。”

    夜昙也不能再说什么,只是心中惴惴不安——这个家伙跑了,可真是后患无穷。

    她叹了口气,玄商君已经走到了她前面。她这才一眼看见玄商君十指,方才一场恶战,时间并不长。然而他的十指已然血肉模糊。

    “你受伤了?”那样干净修长的手伤成这样,夜昙心疼了。她说:“我来背吧。”

    玄商君轻声说:“不用。”

    夜昙说:“那回去我给你上药。”

    玄商君心中一暖,低低地答:“嗯。”

    短短一个字,低沉中说不出的温柔意味。

    离光旸听了半天,发觉有点不对了。

    ——不对吧这,老天爷,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藏识海。

    魔尊炎方其实是满心不悦的。

    少典宵衣看向雪倾心的那一眼,可不是只有霓虹上神看见了。他眉峰紧皱,怒瞪了少典宵衣一眼。雪倾心却恍若未觉,款款而来。

    “尊上。”她将额头轻抵在炎方的肩头,许久才说:“我以为这一生,再也见不到你了。”

    炎方见到情敌的满心不悦,顿时都化为怜惜之情。他轻拍着雪倾心的肩,说:“是本尊不好,没有好好保护你们母子俩。”

    雪倾心双手轻搂他的腰,说:“魔尊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嫔妃,当然是魔尊的不是。魔尊做任何事,都是他的份内之职。可是炎方一定已经为了救我想尽办法。我被关在洞府里,囚困于冰柱之中,日日夜夜尽是悔恨。只怕我一时大意,连累了我的夫君。”

    炎方那一刻的感动,溢于言表。

    这么多年,在这个女子眼里,炎方是他的夫君。而魔尊不是。他轻轻回抱雪倾心,方才的不快如一阵云烟,散于无形。他轻声说:“倾心,这一生我为你做的任何事,都是心甘情愿的。我只恨不能给你最好的一切。”

    雪倾心在他肩头静默流泪,而在眼角的余光中,少典宵衣与神后霓虹渐行渐远。

    那些初见时的惊艳,刻骨的恨与思念,多少年后只剩这若无其事的一瞥。

    只能剩下这余光里沉默无言的一眼。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星落凝成糖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2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4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5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