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落凝成糖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星落凝成糖 > 第一百三十章

第一百三十章

所属书籍: 星落凝成糖

    妖族,少君府。

    夜昙和梅有琴回来得有些晚了,帝岚绝和紫芜已经换了干净的衣裳。这几天在兽狱中折腾,两个人都已经很累了。但见到夜昙,帝岚绝却是高兴的。

    他说:“你去了哪里?我一直在等你。”

    夜昙一脸心虚,说:“我……我去干了点伸张正义的事儿。你等我干什么?呀,看看你这一身伤。”

    帝岚绝身上可不一身是伤嘛?

    他挥挥手,自有侍从奉上伤药。帝岚绝理所当然地说:“替我上药。”

    夜昙不接,说:“你这满院侍从,凭什么让我上药啊。”

    帝岚绝不高兴了:“小爷就要你上药,听见没有!”

    紫芜看看他,又看看夜昙,说:“你别麻烦姐姐了,我来替你擦药。”

    帝岚绝推开她,说:“关你什么事?走开!”

    紫芜也生气了,她虽然性子好,但是堂堂天界小公主,哪里受过这等气?她怒吼:“现在不关我的事啦?当初你在天界的时候,我给你擦屁……唔唔……”

    帝岚绝一把捂住她的嘴,脸都绿了。夜昙忍着笑,带着梅有琴出了少君府。

    行不多时,帝岚绝追出来,拦在她面前。夜昙问:“你干什么?”

    帝岚绝说:“我只是要告诉你,我跟她根本什么事也没有。”

    夜昙耸耸肩:“那关我什么事?”

    帝岚绝说:“你但凡有一点良心,也应该知道,我对你……”

    “帝岚绝。”夜昙打断他的话,说,“这不可能,你知道的,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帝岚绝握住她的手腕,说,“父皇和母后不允许我娶人族,我就不做这少君。我带着你逍遥山水,去过与世无争的生活。”

    夜昙目光如水,软软含笑,说:“真是让我感动。可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从小落魄怕了,什么山川湖泊我见多了,也从未喜欢。帝岚绝,我就爱锦衣玉食、位高权重、一呼百应。”

    帝岚绝眼中的温度渐渐冷却,他轻声说:“你骗我。”

    夜昙说:“你愿意这样想也行。不过你正是大好年华,还是别想着空谷垂钓的清闲了。好好修炼,承继妖族才是正途。”

    说完,她携着梅有琴,一路离开少君府。

    走了没多久,蛮蛮就从一根枝桠上跳下来,落在夜昙的肩头。它说:“你不应该这么说,少君会很伤心。”

    夜昙说:“不然呢?我该怎么说?”

    蛮蛮扇了扇翅膀,说:“他是真心的。”

    夜昙长叹一口气,说:“蛮蛮,我相信他的真心。但是他携我离开,会成为整个妖族的耻辱。他父皇年老,体力渐渐衰退。帝爻虎视耽耽,只等着侍机夺位。我和他逍遥山水的时候,他父皇定会独木难支,死在宫廷政变之中。到了那个时候,今日纵情山水的承诺,是不是依然能令他快乐?”

    蛮蛮惊呆,夜昙摸摸它头顶的呆毛,说:“蛮蛮,人在能力弱小的时候,谁也爱不起谁。”

    蛮蛮鸟头低垂,一脸沮丧。旁边梅有琴没耐性了,说:“给钱!”

    夜昙气得:“梅有琴,你难道连欠债的是大爷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竟然还敢催你大爷。等看完这场戏,我就带你去赚钱!”

    第二天,第一缕晨曦抖落人间。

    妖族皇宫蓦地发出一声怒吼——妖皇帝锥被人剃了个光头!!帝锥看见铜镜里自己光秃秃地虎头,差点没昏死过去!

    旁边,妖后同样一脸惊恐。妖族兽类,视皮毛重逾性命。那是它们的颜面和尊严!可如今,是何人如此胆大,竟然将妖皇的虎头剃成这样?!

    “来人!”妖后刚喊了一声,帝锥就阻止了她。他化为人身,说:“不能让人知道。”妖后愣住,帝锥回头看她,说:“不能让任何族人知道,孤王已经年老至此。”

    妖后满眼泪水。确实不能让人知道,威风凛凛的妖皇,连被人剃了虎头都不知道。这在以强为尊的妖族,意味着行将就木。

    妖族皇宫大殿,臣子齐聚。帝锥戴了帽子,有益掩盖自己的头发。众妖倒也没发现异常。

    帝爻站在中间,说:“陛下,臣弟听闻,昨日你已经将帝岚绝和那个妖女释放了?”

    “是又如何?”帝锥神色更为森冷。

    帝爻怒道:“帝岚绝如此荒唐浪荡,妖皇竟这般便轻纵了他。我等身为臣子,实在心中不平!”

    帝锥冷眼注视他,问:“什么时候孤王的旨意,还需要你来指手划脚了?”

    帝爻心中衔恨,仰首怒吼!他比帝锥年轻,此时虎威逼迫,其他臣工纷纷下跪。帝锥心知此时绝不能退却,他亦长啸一声,威压直逼帝爻。

    帝爻咬紧牙关,拼命强撑。

    这是虎群中挑衅首领时常有的事,谁若失败,也没脸再领导虎群了。

    帝锥再提一口气,威压全面爆发。帝爻嗷地一声,化作一头白虎。它还要强撑,然而突然之间,殿中所有臣子都忍俊不禁,指着它哈哈大笑。

    帝爻一脸莫名其妙,还是殿中,他的拥趸指了指它身上。帝爻用爪子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顿时嗡地一声,虎血上头——有人在它额前的“王”字下面,又添了两笔。

    是个八字。

    不止如此,它背上,还被人剃出了个“奸”字。

    它本就是头白虎,这毛一剃,显眼无比。堂堂白虎亲王,顿时像被人扒去衣裤、公开处刑!他化成人身,嗷地一声,逃蹿而去。

    帝锥紧握的右手,到现在才缓缓松开。

    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自己今日就要惨败于此。

    他忍着喉间的一口血,缓缓离开正殿。

    大殿的屋脊上,夜昙眉开眼笑,问旁边的梅有琴:“好不好玩?”

    梅有琴冷冰冰地说:“还钱!”

    夜昙叹了口气:“梅有琴,我真怀疑,你这一生,到底有没有做过哪怕一件有趣的事。”

    妖族宫外,顶云带着亲卫,埋伏了一夜。

    眼见夜昙和梅有琴溜出妖族皇宫,他眉头紧皱:“少典有琴明明中了我一箭,如今却安然无恙。神族到底搞什么鬼?”

    旁边,烛九阴说:“不管怎么样,先擒下他和这个人族公主再作打算。”

    顶云点头,说:“你小心抵御那丫头手上的五雷珠,我去应战。”

    烛九阴穿戴好护体的法衣,说:“二殿下放心,只要我们有了防备,五雷珠也不足为惧。”

    二人准备万全,蓄势待发。

    但他们却忽略了夜昙的无耻程度。

    妖族皇宫的宫墙上,夜昙小声说:“有个魔族的仇家追上来了,很厉害。我们打不过他,你要配合我说几句话。”

    梅有琴问:“你的仇家?”

    夜昙气得:“你的仇家!”

    梅有琴说:“不说。”

    夜昙再度深呼吸,说:“梅公子,梅大爷,他的箭很厉害,你的一个前辈已经吃过亏了。你就不要再倔了好不好……算了,一句话一百两银子。你就说‘本君封印修为,佯装诱敌,量他不能察觉’就行了。”

    梅有琴说:“一个字十两!”

    夜昙想了想:“行吧,反正也没几个字。”

    她拉着梅有琴出来,压低声音问:“你说,顶云真的会上当吗?我觉得法祖这个办法挺悬的。”

    隐在不远处,正准备动手的顶云猛地愣住,他示意烛九阴暂停动手,侧耳细听。夜昙说:“他埋下如此重兵,难道顶云不会发现吗?”

    烛九阴自然也听清了,他与顶云互看一眼,眼里都是震惊。

    梅有琴一边思考一边说:“我觉得乾坤法祖的办法会有效果,顶云一定会以身犯险。他擒杀本君心切,必不会放过这样的良机。本君假装受伤,连修为也有意封印,就是为了看起来更逼真。再说,这次法祖派来的人都是神族上神,以他的修为,如何察觉?他虽是魔族皇子,然而头脑简单、目光短浅……”

    好家伙,他这嘴一开,顿时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夜昙听得差点吐血,原来你平时惜字如金,不是不擅言辞!胡乱灌水凑字数罪该万死啊!

    梅有琴哪里把她的悲愤看在眼里——一字十两呢!他绞尽脑汁,把话说得那叫一个啰嗦。暗地里,顶云和烛九阴越听越是一脸阴云。

    想不到天界神族依然这么阴险卑鄙。

    ——还有,玄君商为什么嘴碎了这么多?!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星落凝成糖 > 第一百三十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1 2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3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4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5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