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落凝成糖目录

第一百章

所属书籍: 星落凝成糖

    这个贱种,他早有准备。跟雪倾心那个贱人一样,虚伪做作,最擅长沽名钓誉!

    白骨夫人和魔尊却连连点头。

    “斥候营的工作向来细碎繁重,难得这孩子上心。看来,他要求涨经费,是有理有据呀。”白骨夫人微笑。

    魔尊的话语中也带了几分为人父的骄傲与温情:“这么些年,总算有了点做事的样子。”

    魔后像头踩中了夹子的野兽,满腹苦水,却一个字说不出来。

    浊心岛。

    嘲风刚才还谈笑风生,魔尊等人一走,他就开始哼哼了。

    青葵为他敷上止血的药粉:“三殿下先睡一觉吧。”

    嘲风说:“本座剧痛难当,睡不着。”

    青葵心里有些诧异——不是说习惯了嘛?而且方才你剔肉如风,现在才开始剧痛难当?她说:“可是殿下的伤势,需要好好休息。”

    嘲风挨过去,靠着她:“这么重的伤,本座如何能休息?你不能为本座止痛吗?那你这医术也高明不到哪去啊。”

    青葵无奈,耐心地解释:“魔族体质非凡人可比,殿下修为又深厚,我若为殿下止痛,药物份量过重,难免伤及殿下根本。何况殿下已经剔除腐肉,如今只要静养即可。不必服药止痛。”

    嘲风哪管那么多?他往青葵肩头一蹭:“药都配不出来,还学什么医?既然你不能为本座止痛,那你唱个小曲儿,哄本座睡觉。”

    三殿下想得不错,此时美人在侧,轻吟浅唱些柔情蜜意的小曲儿,也算有几分情趣了。

    “我……”青葵无奈,想要推开他,但看他满身是伤,只得说:“唉,好吧。”

    嘲风依靠在她肩头,听她唱:“月儿明,风儿静,树影儿遮窗棂啊。蛐蛐, 叫声声,好像那琴弦声,琴声轻。声调动听,摇蓝轻摆动啊。娘的宝宝,闭上眼睛。”

    三殿下:“……”

    斥候营。

    魔尊一行人刚出来,乌玳就回来。魔尊问:“神族那边,情况如何?”

    乌玳跪地道:“回父尊,并未打探到少典有琴的消息。他可能是回垂虹殿养伤了。”

    魔尊挑眉:“可能?!本尊让你打探消息,你就带回这么一句话?”

    乌玳拱手:“父尊,儿臣请命,带一支精兵杀进南天门,闯进垂虹殿。自然能将少典有琴的情况打探个一清二楚!”

    “你……”魔尊气得,手指头在他脑门上戳了半天,到底没办法,“混账,滚!”

    乌玳退到一边,魔尊自言自语:“不应该啊。按道理,风儿活着回来了,少典有琴拥有盘古斧碎片,应该伤得更轻才是。他当众承认遗失盘古斧碎片,这时候更应该站出来稳定人心。可竟然一直没有消息,真是令人生疑。”

    旁边,大祭司相柳说:“少典有琴行事极为谨慎,为什么会遗失盘古斧碎片,着实令人不解。”

    魔后见机会来了,赶紧向顶云使眼色。

    顶云忙出列:“父尊,儿臣愿再次前往天界,打探少典有琴行踪。”

    他这次退缩,实在难看,魔尊对他也不冷不热,只是说:“去吧。如能探得盘古斧碎片的下落,也算你大功一件。”

    顶云以额触地:“儿臣遵命。”

    饮月湖里,少典辣目死活不肯穿衣服,不管夜昙怎么劝,他就只有一句话:“如果这是你第二个条件的话,可以。”

    夜昙是这么容易屈服的?她怒道:“没门!”

    少典辣目想了想,说:“或者,你把你姐姐介绍给我!”

    夜昙扑上去就掐他脖子,少典辣目被她一扑,往后一倒,夜昙整个扑到他身上,与他没入水中。他附近的水烫得吓人,夜昙如被水煮,几乎昏厥。

    少典辣目感觉到了,他一把将夜昙推到岸上。夜昙趴在岸上,一动不动。

    “你没事吧?”少典辣目等了半天,见她没反应,只得穿衣上岸。“喂,”他伸手拨她,“不会死了吧?”

    然而手刚伸过去,夜昙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右手比了个二:“哈哈哈哈,我还可以提两个条件!!”

    少典辣目提起酒坛子,喃喃道:“果然女人都会骗人。”

    夜昙得意洋洋:“先回去。我要仔细想想剩下两个条件。”

    说完,她带着他,准备翻墙出去的时候,又看了一眼这鳞次栉比的宫殿。少典辣目问:“你不进去看一眼你的亲人?就算是从小不受宠,父母亲总还是可以见一面。”

    父王?夜昙皱眉,仰头看了一眼明月,说:“他见到我,只会生气。我才不要去看他。”

    而此时,御书房。

    另一个人也在仰望明月。

    离光旸站在窗前,看月光如水,润泽万物。

    “又过了一天,不知道你们身在异界,可还安好。”他轻声说话,双手还小心翼翼地抱着一盆花,仿佛这是什么稀世珍宝。这花倒确实怪异——它半株黑、半株白。黑白双花相依而生,顶端黑与白两朵花都十分硕大。此时黑白双花花瓣微拢,都垂着头,不是很有精神的样子。

    离光旸用小水壶给黑花浇水。白花微微偏了偏头,离光旸说:“好了,知道你不喜欢水。”他用布帛将白花蒙上,一直等黑花喝饱了水,才轻轻摘掉白布。

    “明天再抱你出去晒太阳。”他摸摸白花,满是爱怜。而就在此时,外面突然风铃惊动。

    他案上,一把黑色的玉壶猛地射出一道绿光。绿光落处,有黑影一闪,随即离开。

    离光旸立刻护住怀中的双色花,靠近玉壶。这玉壹正是上次神族送给离光青葵的生辰贺礼,名叫计都圣壶。传闻是玄商君和乾坤法祖共同冶炼,威力可想而知。

    他这一躲,黑影便没了动静。外面脚步声渐渐密集。

    “陛下!方才有人闯入宫中,陛下无恙否?”屋外的人语气十分焦急。

    离光旸沉声问:“知道来的是谁吗?”

    门外守将说:“国师已经去追了,我等……并未看清来人。”

    离光旸嗯了一声,再看看这株奇异的双色花,顿时神情凝重。

    如今青葵和夜昙已经被接往神、魔两族,还有谁会夜探宫闱?

    是……为着自己的那株双生花而来的吗?离光旸缓缓握紧双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3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4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5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