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落凝成糖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星落凝成糖 > 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七章

所属书籍: 星落凝成糖

    光明前程就在眼前,夜昙正偷乐,玄商君走过来。清衡君、紫芜都没太当回事,毕竟兄长身上有盘古斧碎片,危险并不太大。而且,那是自己的兄长啊,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是无所不能的。

    区区一个归墟封印,怎么能难倒他?

    玄商君拜别神帝、神后,神帝面无表情,神后则强敛悲色。玄商君不想引她落泪,走到清衡君面前。清衡君说:“昨天的功课我已经做好了,等兄长回来验看。”

    玄商君双手握住他的肩,许久才说:“远岫,记住,你长大了。从此以后,你的功课吾都不再查阅了。”

    “啊?”清衡君一脸狐疑,“真的?”

    玄商君拍拍他的肩,嗯了一声。旁边紫芜说:“兄长,那我的功课,你也不要检查了好不好?”

    玄商君垂眸,许久说:“好。”

    短短一个字,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的诀别与悲伤。傻紫芜一脸兴奋,玄商君看向旁边的夜昙。夜昙跟这俩傻子不一样,毕竟领了大笔遗产,也不好太高兴。她低下头,免得自己偷笑出声。

    玄商君对她倒也无话可说——毕竟说什么都是对牛弹琴。她就算答应,也是阳奉阴违,哪一个字肯听?

    他转而向魔族嘲风示意:“开始吧。”

    嘲风回身,同样拜别魔尊:“父尊,诸位叔伯,嘲风此去,别无惦念。唯独放心不下的,只是落微洞久病的母妃。父尊,若儿臣此去不回,母妃就……”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魔尊炎方嘴角抽动,双手慢慢握紧。

    嘲风也不等他回应,他目光在青葵身上略一停留。他与青葵,更是无话可说,哪怕是多说一个字,也会被认为是垂涎储位。

    他随继向玄商君示意——开始。青葵前行几步,不及开口,二人已同跃归墟。

    归墟之中,原本平静的混沌之炁突然如沸水般翻涌。夜昙只觉额间剧痛,她抬手一摸,果然额上虹光宝睛烫得吓人。她捂住额头,一抬手拉住乾坤法祖:“天尊,这法宝的禁制,到底要怎么才会解除?!”

    乾坤法祖早就知道她这虹光宝睛,闻言说:“本命法宝,君上自己才能摘除。”

    夜昙瞪大眼睛:“那他要是死掉了呢?”

    乾坤法祖说:“就没人能摘了。”

    我!!夜昙身如利箭,向归墟暴冲:“少典有琴!!”你忘了摘除你这该死的虹光宝睛了啦!!

    她冲得实在太快,神族反应不及,竟未阻拦。夜昙整个人扑入混沌之炁中。

    归墟之中,玄商君只觉光线渐暗,混沌之炁腐蚀着他的至清之体,如万蚁钻心。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渺渺茫茫地唤他的名。他回过头,看见夜昙一身浓紫,衣袂翻卷、长发飘飘,美不可言。

    曾经她问他,有没有觉得她很美。当时,他从未觉得。

    曾经的两千七百年里,美与丑不过是万物表象,肤浅得毫无意义。

    直到这一刻,玄商君蓦然回首,在混沌蒙鸿之中,才倏然发觉。有的女子,无论她多么可恶,美却是真美,惊鸿坠入心中,像神识初凝时,萦绕他的那一丛星光。

    她向他伸出手,额间虹光宝睛光芒闪动,更衬得冰肌玉骨、姿容姣姣。玄商君右手微抬,又缓缓收回。他嘴角微勾,竟然露了个笑。

    虹光宝睛自然是不可能摘除的,你自己立下的誓言,就每一条都必须遵守。

    好生修行吧,莫负天资。另……真的别再闯祸了,离开你本君真是如释重负,又似脱离苦海。

    他笑意未消,少典宵衣已经一把抓住夜昙,将她提了上去!

    夜昙额间的虹光宝睛感应到主人的痛苦,发作得更厉害了。夜昙哭得撕心裂肺:“少典有琴,你回来——”你这是什么破记性!能不能把这该死的法宝摘了再死……

    她哭声之凄厉,天地动容。神、魔两族静默围观,紫芜和清衡君去扶她,清衡君轻声安慰:“你别哭了。兄长身上有盘古斧的碎片,他一定能平安回来的。”

    你懂什么!夜昙推开他,对他的安慰听若未闻。半晌,神后来到她身边,轻轻抱住了她。夜昙从她眼里,看到深不可测的哀恸。

    她轻声说:“此时此地,只有我们的悲伤相同。”

    夜昙一边痛哭一边摇头。

    才不同,一点都不同!!

    归墟之中,嘲风开始寻找蟠龙古印破损的地方。但这条裂隙不知通向哪里,浩瀚到令人迷失。因为有盘古斧的碎片护身,混沌之炁对他的影响并不大。

    但是哪怕只是这微弱的侵袭,也让他全身如针刺。他转头看过去,少典有琴的白衣已经开始沁血。

    看来,必须加快速度啊。否则要是少典有琴坚持不住死在归墟,凭自己要想修补封印恐怕不可能。

    玄商君并没有看嘲风,他拼命前游,混沌之炁中紫色的魔息沁入他的身体。他鲜血滴落,很快被混沌之炁吞蚀融化。

    嘲风跟他游了一阵,玄商君头也没回,却说:“别跟着我!”

    “我也不是愿意跟着你。”嘲风倒还悠然从容,说,“你若实在是毫无头绪,也可以向我请教。”

    话虽是这么说,但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在蟠龙古印的哪个位置,果然,实践跟法阵演练图是两回事啊。他回头扫了一眼少典有琴,不能想象他现在的状况。

    少典有琴对他的挑衅一向无动于衷,他问:“盘古斧碎片,是不是在你身上?”

    他的声音隔着混沌而来,飘渺如天音。嘲风心底轻叹,可惜了这个人,但只怕,这是最后一次相见了。他问:“在如何?不在又如何?”

    少典有琴显然不想在这里跟他闲聊,他说:“如果在,你便有足够的时间,按照法阵演练图,依次检查封印破口,以免遗漏。你现在在龙腹的位置,与我反向而行,去往龙头所在,从头查找。”

    嘲风莫名其妙:“我们不一起行动?”

    少典有琴径自前游,丢下一句:“我时间不多,无暇相候。”这话他说得已经足够委婉,但嘲风还是很想问候神后霓虹上神。

    少典有琴果然没再多说,径直前游。

    嘲风跟了几步,但见周围雾气猩红——丝丝缕缕都是少典有琴的血。而他很快就消失在混沌之中。

    嘲风骂骂咧咧地伸手触摸身边的法阵,虽然少典有琴已经说明他的位置,但三殿下不想听。我自己不能辨别位置吗?为什么要相信你?

    嘲风认真辨识法阵,好在平时所学这时候都派上了用场,他触摸壁上法咒。摸了半天,三殿下更想骂人了——他还真是在龙腹的位置。这里的法阵是完好的。他顺着法阵向前,一路向龙头的方向行进。

    神魔两族原先设想的办法确实行不通。至少没有盘古斧碎片的少典有琴,是不可能慢慢确认整个封印是否完好的。他根本坚持不了那么久。

    嘲风越行进越心惊,这蟠龙古印实在是太复杂了,他确实需要大量的时间检查摸索。这不是区区一张法阵演练图可以完整展示的。

    若不是母妃暗暗留藏盘古斧碎片,这归墟……必然将是自己的葬身之地。

    但好在自己时间充裕。嘲风以最笨的办法,检查整个蟠龙古印。一路上,他再没看见少典有琴的踪影。

    这个家伙葬身归墟,真是又解恨,又可惜啊。

    二人在归墟下寻找法阵的破损之处,归墟之外,神魔两族仍在等候。

    没有人说话,除了夜昙的哭声以外,便只余风声。

    于是神、魔两族都看向夜昙——哭成这样,真是情深意重啊。

    就连青葵都愣住,这才没多少日子,夜昙对玄商君已经如此牵挂了吗?

    等待的时间越来越久,两族都开始躁动不安。

    终于相柳轻声说:“蟠龙古印的龙目还在渗漏,他们会不会……”

    “失败”两个字,他还是没有轻易说出口。炎方紧盯着归墟,里面的混沌之炁依然翻滚如沸。他沉声说:“再等等。”

    神族更为严肃,其他人不知道,但乾坤法祖和少典宵衣等人却心如明镜。失去了盘古斧的碎片,玄商君面临的情况,可比嘲风严峻得多。

    以至于……他只要能修补归墟,哪怕不能活着回来,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神后抱着夜昙,只有在她身边,自己才能假装是陪着她落泪。她轻拍夜昙的肩,开始喜欢这个女孩儿。至少她对自己儿子的感情是如此热烈真挚。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星落凝成糖 > 第八十七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2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3寻找爱情的邹小姐作者:匪我思存 4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5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