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落凝成糖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星落凝成糖 > 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一章

所属书籍: 星落凝成糖

    她此话一出,便有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也突然想起来。

    ——离光夜昙为什么会被魔族定为魔妃?因为斥候营发回的消息里,对离光氏两位公主的资质大书特书。而斥候营是谁的势力,众魔自然是心知肚明。

    现在,这位离光氏的公主是奸细,那她是谁的奸细?

    魔后话音刚落,魔族就有人低声议论:“传闻当年三殿下的母妃,与天帝少典宵衣就是恋人。三殿下更是天帝与她的私生子!难道是三殿下……”

    眼见魔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魔后终于说了句:“住嘴!皇子的身世,也是你们能够质疑的?!”

    魔尊炎方再次盯向少典宵衣,这次,目光沁血。

    少典宵衣浑身僵硬,他目光甚至不敢落到嘲风身上,然而双手却仍忍不住,微微颤抖。魔族这些人,哪里在乎一个凡间女子的生死?他们真正想要杀的,是面前这个孩子啊。

    魔后斥责了说话的魔族,嘴角却微微扬起——就算是魔尊这次不处置嘲风,但埋在心里的这根刺却永远不能拔除。从此只要他在一天,所有魔族都会对他充满戒备,猜忌永远不会消散。

    嘲风站在顶云身边,面对身边横来的目光依旧保持微笑,无动于衷。

    不见血的刀当然可怕,但若是见得多了,也就不畏不痛了。

    而旁边,少典宵衣目光掠过嘲风。他就站在众魔之间,龙章凤姿、卓而不凡,却无端地令人心疼。那个人堕入魔界,已经两千八百年。这个孩子,也被魔界猜忌了两千八百年。

    这次的事,也算相助了。

    少典宵衣一抬手,将一物掷到魔尊炎方手里。炎方伸手接住,低头一看,却是一张傀儡符。这符已经失去效用,显然被使用过。他问:“什么意思?”

    少典宵衣将目光移向魔后英招,不管怎么说,是有意栽赃了。他说:“有人在青葵身上种下傀儡符,使她写下了这封书信。青葵只是凡间女子,她总有睡眠之时,此人在此时催动傀儡符,她当然一无所知。至于这个心思毒辣的人是谁、有什么目的,你大可自己猜测!”

    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

    丹霞上神更是吃惊——什么傀儡符?!

    玄商君也皱眉——那傀儡符,怎么看着眼熟?他立刻想到自己先前替夜昙跳舞时,种在她身上的那张傀儡符。

    夜昙在少典宵衣拿出傀儡符的瞬间,立刻戒备地跑到神后身后,抱住神后就不撒手。神后怜她被霞族“算计欺凌”,当下将她揽在身边,只是叹气。

    果然她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她依偎着神后探出头来,立刻被玄商君剜了一眼。玄商君是真的气得不轻。到了现在,他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夜昙拿着这傀儡符,去陷害丹霞上神了!!

    ——这哪里是个公主,简直是惹祸精!给她根牙签,她就能把天都捅破!

    夜昙这会儿得了靠山,狗仗人势,得意地回了玄商君一个白眼。玄商君:“……”

    他不能在此时戳穿此事,否则神、魔两族真要开战,归墟封印怎么办?混沌之气外泄,只会遗祸四界生灵。

    他保持沉默,而魔尊炎方也沉吟不语。

    今天的事确实蹊跷,谁会大费周章,在神族天妃身上种下一张傀儡符,让她写这封书信?这封信,又怎么会辗转到了魔族,从未来魔妃身上搜出来?

    这样的计策,总不会是为了对付区区一个人间公主吧?

    而方才,魔后英招也顺利把火引向了另一个人——嘲风。

    魔后一凛,说:“尊上,这封书信,乃是从浊心岛搜出,万霞听音也是从她身上搜得,与臣妾何干?!再者,这一切都只是神族片面之词,谁知道这傀儡符从何而来?!”

    她刚刚辩白了两句,旁边谷海潮说:“公主若真得了这书信,不仅不焚毁,反而留在浊心岛让人查证?还有这万霞听音,以魔后修为,若要设计陷害,她一个凡女,岂能察觉……”

    他话刚刚说完,嘲风回身就是一掌。他这一掌毫无保留,谷海潮猝不及防,生受了这一掌,顿时后退几步,喷出一口血来。

    嘲风这才冷冷道:“我的母后,岂是你能非议的?”

    谷海潮擦了擦嘴角的血,跪在地上。魔后被这主仆的一场双簧气得是咬牙切齿。

    ——不能非议,你等他说完了才打?!

    然而少典宵衣紧接着就补刀了,他道:“万霞听音之所以成为霞族的本命法宝,是因为它会永久留存每一次传讯的内容,只有霞族能够重复听取。如果你仍然质疑,何不让霞族打开它,一听究竟?若这两个孩子是被人陷害,这法宝的留音,自然是什么也没有。”

    魔尊目光阴冷地看了一眼魔后,捡起那只万霞听音,掷到少典宵衣面前。

    少典宵衣看向丹霞上神,丹霞忙捡起这只万霞听音,凝聚修为输入其中。然而,里面传来的,只有其原主人的声音,再没有别的内容。

    这只万霞听音,青葵和夜昙根本就没有使用过。

    丹霞猛地转头,目光如利箭射向夜昙。夜昙一脸惊悸地靠在神后身边,享受着神后的安慰和保护,无辜得像朵纯洁的小白花。

    魔族,魔后的脸色同样不好看。

    ——到底是何人陷害本宫?!

    她跪下,说:“尊上,这书信确实与臣妾无关。分明是少典宵衣有意维护谁,污蔑臣妾!”

    炎方没有理会她,只是一抬手,一道暗紫色的魔气如刀锋般斩落。青葵以为自己死定了,然而劲风却掠过她,一刀将旁边素水的人头斩落。血喷了一地,青葵侧脸再次被溅上温热腥红。

    魔尊根本没去看素水倒落的尸体,只是对她说:“起来,别跪着了。”

    魔后忙伸手来扶青葵,她满脸笑意,仿佛刚才的狠辣并不存在。青葵好半天不敢搭手上去,还是乌玳一伸手将她架起来,说:“儿臣先前就说,此事定有蹊跷。若让我查到是谁用这么卑劣的手段陷害公主,我乌玳非将他砍成肉泥不可!”

    青葵哪里受过这种惊吓——方才魔族的刀,离她颈项不过寸余!她不惧死,可离死亡太近时,由不得人不恐惧。她依靠着乌玳坚实的臂膀方才站稳身形。

    谷海潮小声说:“啧啧,又被人抢先一步了。”

    嘲风目光在青葵身上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她的手上——她仍紧紧抓握着乌玳的手臂。

    哈,不过就是自请修补归墟罢了,真值得你崇拜成这样吗?

    这个莽夫做了什么就让你觉得可以依靠了?

    哼,真是愚蠢又浅薄的女人。

    对面,少典宵衣没有急着处置丹霞,而是问:“这蟠龙古印的法阵,你想必已经参详过了。”

    说话间,他一挥袖,一卷法阵图缓缓铺陈开来。炎方抬手按住飞来的画轴,说:“自然已经看过。”

    少典宵衣说:“就算看过,你也依旧认为,乌玳是最适合的人选吗?”

    炎方冷哼:“怎么,你是天帝当久了,连我魔族的内政也想干涉吗?”

    少典宵衣说:“朕只是提醒你,如果这次修补归墟失败,乌玳回不来,你仍然需要再度派人前往。”

    他的话掷地有声,也正中炎方的软肋。他沉默良久——可是,没有盘古斧的碎片,他无论派哪个儿子前往,都没有把握。他沉声说:“够了,吾意已决。此事不容再议。”

    青葵握着乌玳的手臂,闻言不由抬头看他。乌玳察觉到她的目光,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温柔的眼神,如秋天的湖,一片清澈得令人心碎的湛蓝。

    如果为了这种眼神而死,又怎么会是死亡呢?

    他瞬间豪气干云,说:“父尊放心,大丈夫总有一死,就算回不来,我乌玳也会不辱使命!”

    青葵檀口微张,却什么也没说。

    他是为了四界而去。明知有去无回,也只能默然相送。二人无言的凝视都落入另一个人眼里,于是这个人说话了。

    ——嘲风讥诮之意溢于言表:“不辱使命?我倒是想知道,兄长对法阵那么可怜的一丁点儿了解,如何不辱使命?”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望向声音的来处。只有谷海潮拍了拍额头。

    ——果然美人面前,什么英雄好汉都是蠢货。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星落凝成糖 > 第八十一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2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3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4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5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