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落凝成糖目录

第七十章

所属书籍: 星落凝成糖

    一直到他离开,夜昙终于悄悄吐出那粒丹药。

    神族的丹药,大多都是用至清之气炼就,尤其这种上乘丹药,吃上一粒真的会要她的命。但是不一会儿,她仍觉得五内如焚。

    文昌帝君还在讲学,夜昙只能将喉间的血强咽下去。

    ——乾坤法祖的丹药,自己明明没有咽下去。为什么仍然会被清气所伤?夜昙低头,看见桌上一盏空空的茶盏——是文昌帝君的灵茶!

    她心知不好,但是却不能在这时候表现出分毫。

    众目睽睽之下,一旦她吐血,所有人就都会知道,至纯的清气对她而言是剧毒。她的身份一定瞒不住。若她的身份曝露,魔族知道神族天妃是假的,那青葵恐怕也凶多吉少了。

    她强打起精神坐直身体,让自己看起来一切如常。只是右手五指紧扣着桌角,指节发白。

    上书囊的课,上午两个时辰,下午优等生实战结业考核。副执教魁星会重新讲课,功课不好的下午可以重听补习。

    文昌帝君这回倒是没犹豫,直接让夜昙第一个考试。

    木偶衣冠是个小儿科,夜昙仍然是轻而易举地得了个甲等的成绩。

    然后她拄着柺往外走,文昌帝君终于还是不放心,问了句:“你没事吧?”

    夜昙一个字没说,只是摇了摇头——她若是开口,恐怕是要喷血。

    但她本就伤着,痛很正常,大家也不奇怪,就这么放她离开。

    天葩院。

    夜昙刚一回去,蛮蛮立刻就迎了上来:“喂喂,你猜我昨晚发现了什么?!”

    它兴高采烈,夜昙冲它摇摇头,它立刻意识到不对。多年默契,它马上就说:“小胡荽,快去做午饭了!”

    胡荽扶着夜昙,只觉得她不说话,却并未察觉异样。闻言她立刻就说:“哦哦,好。那你小心点,别碰到公主的伤口。”

    她去了厨房,夜昙撑着拐杖慢慢挪回后殿。直到蛮蛮关上门,她才一口血喷出来。

    蛮蛮吓得声音都变了:“昙昙!你这是怎么啦?我去叫药王。”

    “回来!”夜昙喘着粗气,指指墙角的箱子:“里面有我姐姐送来的魔丹,替我拿过来。”

    蛮蛮赶紧翻开箱子,果然找到一个包裹。它把包裹叼过来,说:“是不是有人给你下毒了?我就知道这些神族不安好心!”

    夜昙来不及跟它多说,飞快地打开包裹。青葵细心,每瓶丹药上都注明了药效和药量。夜昙飞快地倒了几粒,一股脑塞进嘴里。

    可灵茶的清气和陨铁的灼伤一并发作,她硬生生忍到现在,肺腑都开始溃烂。魔丹的魔气,简直是杯水车薪。

    夜昙趴在榻上,喉头一阵呕,又喷出一口血来。

    蛮蛮手足无措:“这、这可如何是好!我昨晚发现我们家少君了,他在弄晴阁。我去找他!”

    “站住!”夜昙叫住它,说,“他现在能做什么?你去找他,只会让他和我一起被神族抓住。”

    蛮蛮说:“可是你看上去像是快要死掉的样子!”

    正在这时候,外面有人敲门,是紫芜。她说:“青葵姐姐!你没事吧?我给你带了些仙丹,你给我开开门。”

    夜昙呸干净嘴里的血,努力平复气息,说:“是紫芜啊,我没事,我想睡一会儿。晚点去看你。”

    紫芜倒也知道不打扰她休息,说:“哦。那我把药放外面,你记得吃。对你的伤势有好处的。”

    夜昙嗯了一声,听她脚步声远去,才对蛮蛮说:“守在外面,不准任何人进来。”

    蛮蛮没办法,只得去外面守着。果然不一会儿,霞族也派人过来,说是送些丹药补品,却到底还是打探夜昙的病情。蛮蛮直接挡在了门外。

    外面渐渐安静下来,云层焦黄,天近黄昏。蛮蛮就在外面,背抵着房门,里面一直没有动静,它终于心焦了:“昙昙,你睡着了吗?”

    夜昙五内如焚,半天才说:“我马上就睡着了,你别说话。”

    蛮蛮在把鸟头塞进翅膀底下,闷闷地说:“我怕我不说话,你就悄悄地死了。”

    夜昙嘴里全是血,她咳嗽几声,又把一粒魔丹塞进嘴里,说:“不会的。我等到天亮就会好了。”

    可更漏滴得很慢很慢,慢得时间好像停止了行走。

    夜昙缩成一团,用带血的手指紧紧压住胸口。时间是不会停止的,这样的时刻太多,多到她不再畏惧痛苦加诸的恐吓。

    南天门外。

    玄商君巡视各处,经过天葩院时,他停止脚步——那个家伙的伤势,也不知怎么样了。但看她今天上课的模样,应该是没问题。

    他推开门,本是打算看一眼就走,但立刻就发现了不对——血腥气太重!

    ——玄商君的鼻子可是很灵的。

    他身化微光,直接进到房里。

    榻上,夜昙脸色通红,呼吸急促,铁锈般的血腥气更是浓烈无比。

    玄商君握了她的手腕,为她诊脉,顿时整个人都愣住——她身上伤势全部爆发,五脏衰竭,脉象已绝。这……怎么会这样?!

    他以指尖沾了夜昙的血,轻轻一揉捻,顿时明白过来——是清气。

    神族的至清之气,腐蚀了她的整个身体。

    他也终于想起来,上次夜昙生病,他开的药也同样加重了她的病情。

    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她不是至清之体。当然,也就不可能是当年神族定下的天妃离光青葵。

    既然她身份确实存疑,那么就应该把她交到神霄玉府,由普化天君查实后再行处置。

    玄商君抱起她,一路去往神霄玉府。趴在门口的蛮蛮当然发现不了他,他无阻无碍,一路来到天界神族的刑罚之地。

    神霄玉府的大门是黑色。门前一对金色的獬豸双目怒睁,獠牙带血,令人望而生畏。

    玄商君正要叩门,突然,怀里夜昙双唇微张,轻声喊了句什么。玄商君侧耳去听,她说:“姐姐。”仿佛不由自主地,他重新进入她的梦境。

    “嬷嬷,我肚子疼。”女童的声音传进耳中,玄商君没多费力气就找到了她。她躺在榻上,双手捂着肚子,眼泪汪汪。

    床边,一个年过三十的宫女像是她的乳母,这时候手里端着碗,喂她喝药:“肚子痛就要喝药,喝了药才会好哦。公主乖,再喝一口。”

    女童张开嘴,又喝了两口,她捂着肚子,痛得脸色都变了:“嬷嬷,我不喝了,我太疼了。”她别过脸去,宫女淡淡说:“不行,不喝怎么会好!一定要喝完。”

    女童一脸委屈,却仍然乖乖喝药。

    玄商君皱眉,他只看一眼便知道,那碗里的药定有古怪。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只能看着女童慢慢将一碗药全部喝光,她的乳母收起碗,说:“好了,公主睡吧。睡醒就没事了。”

    女童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黑血。她慢慢抬头,看向自己的乳母。她的乳母只是迅速退出去,关上房门,然后上了锁。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2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3谁都知道我爱你作者:月下箫声 4夏梦狂诗曲I作者:君子以泽 5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