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落凝成糖目录

第六章

所属书籍: 星落凝成糖

    报仇这种事,当然是宜早不宜迟。

    夜昙一双眸子里宝光流转,她说:“那我这便去找姬氏家主,神君也早点回去吧。”

    不知道为什么,玄商君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说:“比斗过后,立刻返回离光氏,一路不得再招惹是非。”

    老男人,真是罗嗦……夜昙蹦蹦跳跳地跑走,远远一挥手:“知道啦!”

    仇,当然是要报滴。但是怎么报,是个问题。如果报仇只是让对方得到应有的惩罚,那毫无意义嘛。

    夜昙轻转手上的星辰碎片,姬琅啊姬琅,遇到本公主,将是你这辈子最刻骨铭心的记忆啊……

    雷夏泽姬家虽然在玄商君看来,乃是仙门末流,但是在人、妖两族之间,却颇有威望,算得上名门望族。夜昙找到这里也很容易。

    次日,巳时过半。夜昙站在姬氏门楼前,鎏金铜门双狮衔环。

    这门实在是太高了,仿佛是故意要令站在门口的人不由自主心生忐忑敬畏。

    门楼气派威严,左右两边有人守卫,夜昙直接递上玄商君的信物,然后从怀里掏出丝帕,开始擦眼睛:“劳烦先生将此物呈给姬氏家主。”

    她楚楚可怜,说话也温柔懂理,守卫倒也没为难,直接将信物呈了进去。

    不一会儿,姬氏大门分左右而开,一个白须垂胸的老者疾行出来,身后随从几乎跟不上他的脚步。

    “哪位神使送来的信物?”他急急走到夜昙面前,仔细端详。

    夜昙哭得梨花带雨,抽泣着说:“姬爷爷,上次在魍魉城,小女子与姬家二公子姬琅发生争执打斗。回去之后,家父狠狠训斥了我,并令我执他老人家信物登门致歉。还望姬爷爷原谅小女子鲁莽无礼。”

    她边哭边跪下去,委屈无比。一看就是并不服气,只是迫于尊长严令,勉强道歉认错。

    姬氏家主姬鹤停脸色瞬间煞白,足下不稳,连退了三步。

    家……父?

    那星辰碎片,乃玄商君的私人信物!她口口声声称家父,而玄商君又并未婚娶,那她究竟是何人?!

    姬鹤停不敢问。

    ——这他妈要是问出来,是玄商君的私生女。姬氏满门会不会被神族灭族封口啊?!

    可,这是很有可能的。两千七百年来,玄商神君几时动用过自己的私人信物为人出头?!

    “来人!”他几乎是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声喊,“把姬琅那个孽畜给我绑来!”

    听这颤抖的声音就知道,玄商君的信物是真的有用。夜昙一边哭一边火上浇油:“姬爷爷,当日乃是姬琅有错在先,家父怪责于我,本就失之公允。但他老人家说,姬氏门规严厉,自会重处姬琅。我只要登门道歉就是。现在我已经道过歉了,可以走了吧?”

    说完,她嘟着嘴,大步离开姬家。姬琅啊姬琅,你就等着受死吧!啊哈哈哈哈!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姬鹤停苦胆都要呕出来,吩咐左右:“召集姬氏长老,祠堂议事!”

    当天下午,天界垂虹殿。

    玄商神君居于上座,正翻阅二十八星宿呈上的星象图。星象图与天道息息相关,于人道更是影响重大。若是天道异变,首先就是星象生变。

    他刚翻了没几页,突然座下司墨的仙侍飞池进来。进来也不敢打扰,侍立一边,欲言又止。

    玄商君合上星象图,问:“何事?”

    飞池是只小白兔,幼时误陷沼泽,被玄商神君所救。也算是福缘深厚,长大后留在垂虹殿专门侍候笔墨。是玄商君最为亲近的仙侍。他性情温和,大家平日里有不敢奏报的事,也都央着他帮忙。故而他在天界,人缘颇好。

    此时他犹豫片刻,才说:“回禀神君,雷夏泽地仙姬白燕在外求见。”

    “姬白燕?”玄商神君皱眉,姬白燕乃现今雷夏泽地仙。品阶不高,应该无事直接奏到垂虹殿才对。但既然来了,必然事出有因。他说:“让他进来。”

    飞池这才通传。

    片刻之后,雷夏泽地仙姬白燕进来,不仅身穿罪衣,更披头散发。这样也就罢了,偏生他还拖着一个血淋淋的东西一并入内。

    玄商君顿时明白为什么刚才飞池神情犹豫。他性喜洁净,而姬白燕拖进来的这东西血肉模糊,要很仔细看,才能依稀分辨出人形。整个垂虹殿刹时充斥了一股血腥气。

    玄商君眉峰紧皱:“出了什么事?”

    姬白燕一个头磕在地上,长跪不起:“神君在上,姬家出了个不孝子孙,飞扬跋扈,败坏姬氏门楣。姬白燕后嗣无德,特来向君上请罪!”

    说着话,他双手递上一物。飞池忙上前接过来,呈给玄商神君。玄商君一眼扫过,正是日前交给“青葵公主”的信物。

    再扫一眼殿下那团血糊糊的东西,他终于明白过来——姬琅?!为什么被打成这样。青葵一个女子,就算比斗,能下如此狠手?

    眼见姬琅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一身修为是彻底毁了。根骨也严重受损,就算治愈,能不能再度修炼都还两说。

    他沉吟不语。姬白燕更是慌张,忙说:“姬琅不修福德、仗势妄为,竟开罪君上爱女。姬氏满门惶恐,现已废去孽畜修为,并施以家法。本欲将这畜牲诛杀。又恐孽畜罪行远不及此,百般思虑之下,绑他来此,请君上定夺。”

    他说别的,玄商神君都不太在意,但有两个字,却被他清晰地捕捉了去。

    爱……女?!

    玄商君眉宇成川,没说话。这还用说吗?她必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前去雷夏泽狐假虎威了!

    这……

    现在说什么也是没有用,反正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玄商君收起星辰碎片。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她只是个人间孩童,无知稚子,并不懂事。

    他一脸冷肃,把清心静气的咒诀念了又念,终于缓缓开口:“姬琅虽然跋扈,但刑责至此,也算得了教训。将他领回,好好将养。日后须得严加管教。姬氏一族盛名来之不易,今有祖荫庇佑,后世子孙更应珍惜福缘。”

    姬白燕连连磕头,旁边飞池早已是目瞪口呆——神君的……爱女?!什么时候的事?!

    玄商君只是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就抬手把他挥退了。

    莫生气,莫生气……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作者:匪我思存 2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3寂寞空庭春欲晚作者:匪我思存 4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5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