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小清欢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小清欢 > 第38章 ChenRang

第38章 ChenRang

所属书籍: 小清欢

突然的插曲影响气氛, 齐欢没了先前轻快心情,和陈让随便逛了逛,便打道回府。陈让陪她坐车回去, 在离她家两条街之遥的路口停下。
她同车里的陈让挥手,走出去好远再回头, 那辆车依旧停在原地。
像很久前, 他陪心情糟糕的她打篮球发泄, 送她到家门口那次一样。
……
家里只有邹婶在, 齐欢换鞋直奔房间, 邹婶从厨房探头,疑惑她回来这么早, 又接着问:“等等想吃什么?我好准备起来。”
她没心情考虑这些, 随口答:“随便弄。”
回了卧室, 齐欢往书桌前一坐, 拿出手机给齐参接电话。
齐参大概没在谈事情, 拨号只嘟了两声,便响起他浑厚的嗓音:“喂?”
“爸——”齐欢开门见山,“我被抢了, 有人抢我钱!”
.
寒假转眼结束, 懒散了一个假期的学生们回归校园, 头一天, 骨头松泛过度,大都有些提不起劲。
齐欢却比放假前还更充满干劲,那不知倦的劲头, 教严书龙几个后进分子看得咂舌。
张友玉没忘上个学期的事,隔了近一个月当面追问后续:“陈让生日那天,你大半夜突然打电话把我叫出去陪你去买什么烟火,还去他家门口放。现在他生日过完这么久了,怎么样?”
没什么好藏着掖着,齐欢道:“那天我给他发消息,我说,下一次考试我考赢他,就成。”
张友玉沉默长达数秒,这件事齐欢当时没告诉她。
“……下一回考试考赢他?”
“嗯。”
“然后呢?”
“他同意了。”
齐欢边聊也没闲着,手里在书上划着下一节课的重点。
给陈让过生日那天,她发完那条消息就和张友玉相伴回家。等了很久他都没有动静,一度让她以为他要拒绝。
后来他回复她,在当晚一点钟之前,他还是一贯的简洁。
——“好。”
简简单单一个字,多余的什么都没说。
齐欢低头看书本,张友玉好半响才找到语言,拍她的肩膀:“我真搞不懂,你到底是想成还是不想成?没见过这样给自己挖坑的,服了服了。”
.
开学头一周,犯懒的后进分子们在老师们的磋磨下,渐渐找到了发条被上紧的感觉。
齐欢状态很好,去一中的时间大大减少,转而用在跑办公室求教任课老师一事上。没哪个教书育人的会希望自己的菜地种的全是烂白菜,在敏学这样学习氛围淡薄的地方,有齐欢这样的学生,犹如久旱逢甘霖,一腔学识有人如此愿意听,谁会不乐意。
齐欢开起了小灶,课业之外又是更多的课业。
有取有舍,算下来,一个礼拜和陈让碰面的次数创下迄今最低记录,拢共三面,其中说上话的只有两回。
周日上午放学前,终于能喘口气的齐欢一手理书包,一手给陈让发消息。
【有题目不会做。】
半分钟,他回复:【所以。】
【下午一起看书!】
——她还加了个夸张的笑颜表情。
陈让没拒绝,当然也没说好,只是干巴巴地扔下时间。
齐欢早就习惯他这副死鸭子的模样,背上包,乐滋滋和等着门口的一帮人一起离校。
下午一点,天突然阴沉刮起风,乌云层叠压顶,没多久,雨点“噼啪”在地上砸开水花,淅沥下得又凶又急。
和陈让约了两点见面,齐欢趴在窗台边,眉头紧拧。
雨势不见停,虽有变小,但没有要收的意思。两点一到,齐欢给书包裹上防雨的遮挡,毅然撑伞出门。
半路上,收到陈让的短信,问她出门没有。
她说:【出租车上。】
十几秒后,他道:【下雨很麻烦,你让司机开到我家。】
齐欢记得他家地址,没多想,抬头通知司机换目的地。
开到陈让家门口时雨仍然没停,齐欢提前发消息告诉他到了,在车上等了半天,没见他从里面出来。
她给他打电话:“你怎么还没下来?”
陈让顿了下,“……你没带伞?”
“我带了啊。”
“那我下去干嘛。”他报出一串数字,说,“大门密码。”
齐欢愣了愣,“去,去你家啊?”
“……”他无言,“到我家门口了,你想去哪。”
齐欢握着手机一下没说话,莫名有点紧张。
给司机师傅加了陪她傻等的钱,齐欢撑伞冲到陈让家门口,上楼前把伞搁在门边。
大雨天,陈让把二楼客厅的灯全开起,窗帘拉上,室内一片暖意。两个人盘腿在茶几边对坐,各自做习题,一写就是几个小时。
六点多,拉开窗帘一看,雨还是没停,一滴滴砸在窗沿,把玻璃砸得闷响。外边路上,地面被雨狠狠冲刷,尘埃泥灰冲得干干净净,别说车,一个人都没有。
齐欢坐在地毯上,纠结,“怎么下得更大了……”
陈让没多言,放下窗帘:“该吃晚饭了。”
言罢进了厨房,下不下雨仿佛和他没关系,他洗手,慢条斯理开始煮菜。
吃完饭快八点,雨还在下。
齐欢洗干净碗,坐在沙发上一脸懵然,活像是被撑傻了。
天渐晚,她和陈让说了会儿话,越来越坐不住。
“我回去了。”外头还在下雨,齐欢没法,背上包和他告辞。
陈让没拦,老神在在看书。
离开陈让家,齐欢撑伞站在他家院外等车,雨太大走不远,水汽蒙得眼前白茫茫一片,又是晚上,黑不愣登,怪吓人。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等了十多分钟,愣是没有一辆出租车,有车也是别家私人轿车出入。
齐欢两个肩膀都湿了一半,正要撩黏在一块的头发,手机响。
“上来。”
电话一接通,陈让只说了两个字就挂掉。
她回头,二楼客厅窗帘撩起一角,透出里面澄澄灯光。
……
一件衣服一条裤子,都是高一时候的校服,陈让每年都在长高,已经穿不下,齐欢的身板套上倒是绰绰有余。
收起的旧物许久没碰,却还是折得分外整齐,没有一丝陈旧味道。
“我穿这个?”齐欢盘腿坐在地上,昂头问。
陈让站着,俯视她:“你想穿身上的湿衣服我也没意见。”
她撇嘴,老老实实抱起他扔在面前的一套进了浴室。换上出来,稍微大了点,她扯衣袖,拽衣角,总觉得不自在。
走到客厅,在陈让旁边坐好,对视刹那蓦地又更尴尬几分。她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忍不住想抱起双臂。
“不用躲。”陈让持书靠着背垫,抬眸瞥她,满眼无谓,“我对小孩子身材没兴趣。”
齐欢一顿,什么尴尬什么不自在全都瞬间消散。
小孩子身材?
她?小孩子?!
齐欢抿唇凑近他,近到脸和脸之间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
陈让不避,她也不退,死死盯着他,摇头:“真可惜。年纪轻轻眼睛就坏掉了。”
对视几秒,谁都没移开视线。
最后还是陈让先动作,他默然合上书,坐直身的瞬间,她亦坐回去。
见他起身往房里走,齐欢问:“你去哪?”
很快,他抱了一床叠成方块的被子出来,外加一个枕头,扔到沙发上。
“睡吧。我休息了。”
他转身回房,齐欢叫住他:“我睡这啊?”
“不然呢?”
“这样的情况,你不是应该把房间让给我吗?”她瞄他的卧室。他家的客房没收拾,客厅有暖气,二者择其一,沙发还更好些,但他有床啊!
却听陈让说:“不让。”他语气散漫又理直气壮,“我不喜欢别人睡我的床。”
“……”齐欢被噎得没话说。
……
陈让靠在床头看书。卧室里只开了一盏床头夜灯,光线稍暗,不知是不是窗外雨声太吵,书上内容有些难以入眼。
半天功夫,书还是翻开时那一页。
他敛神,皱眉把书放到一边,门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
除了他就是齐欢。他端起杯子喝白开水,眼也没抬,“进来。”
齐欢推门,从门缝探头,咧嘴冲他笑。
陈让喝完水,凉凉瞥她,“大晚上不睡觉。”
“我睡不着。”
她进来,反手关上门。大喇喇往他书桌前的椅子上一坐,也不说话,就那么转着椅子玩,脚下一蹬一蹬。
抬眸见他起来,她微愣,“你干嘛?”
陈让走到门边,摁亮所有灯,去客厅把她的包拎进来。几本练习册往桌上铺开,他扯过另一张简椅坐下。
“睡不着就看书。”
“……这么晚了还这么用功。”齐欢吐槽,“我成绩已经很好了,有没有必要这样拼。”
陈让沉沉睇她,“下一次考试,你要不要考。”
她一顿。良久,笑起来,贱兮兮问:“你是不是很希望我超过你啊?”
他满脸平静,“我是怕你输的太难看。”
齐欢不信,小声嘘他。
翻开练习册做了几题,她边写边抱怨:“你这个人真的很奇怪,大晚上跟我这么好看的人待在一起,满眼只有习题习题习题。”
陈让笔尖停了刹那,然后接上。
“奇怪的是你。”他说,“满脑子能不能有点正经的东西。”
“我哪里不正经了?我满脑子都是你啊!”齐欢振振有词,“你不正经吗?很正经吧。”
“……”论歪理,他再长两张嘴也说不过她,索性闭嘴。
说归说,真的做起题目来,齐欢也是不虚的。尤其陈让在旁边,枯燥的事情,也多了能让人投入的乐趣。
写着写着,齐欢叫他:“陈让。”
“干嘛。”
“你洗澡了吗。”
“……”
她瞄他,“忘了对吧。”
他确实忘了。刚刚从客厅直奔房间,闷了半天,忘了这茬。
陈让不跟她废话,用笔圈在她的练习册上圈出六道题目,“先写这些。”把笔一搁,去拿换洗衣服。
“这么多?!”齐欢抱怨一句,而后嘴里嘀嘀咕咕,不知在碎碎念什么。
走到门边的陈让脚步一顿,加速走得更快。
他隐约听到,她在背后骂他。
.
陈让洗完澡再度回到房间,想看看齐欢六道习题做完没有,推开门却见她蹲在椅子上,抱着肚子缩成一团。
她抬头,看到他的刹那,眼泪都出来了。
“陈让,我肚子好痛……”
他心一紧,下一秒她呜咽哭出声,委屈得像是天塌了,“我来大姨妈了……”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之后的走向,在这说一下。
第一点,感情线1V1,陈让和齐欢之间不存在误会,不会带着误会不告而别,剧情内有波折,但从头至尾他们喜欢且只喜欢彼此,坚持1V1。
第二点,齐爸爸。多年以后,当陈让和岳父下棋喝茶暗戳戳比谁更疼齐欢的时候,岳父会是个很可爱的老头。
第三,之前欠的加更我没忘。但是加更要加在刀刃上,我争取等剧情转折时加更,那样大家看的不会那么紧张。
最后,波折是有的,但该好的都好,全文大概五十多章,结尾HE。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小清欢 > 第38章 ChenRang
回目录:《小清欢》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2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3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4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5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