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武林有娇气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武林有娇气 > 第十九章 白越归来

第十九章 白越归来

所属书籍: 武林有娇气

    穆恒死后,东缙皇室仅剩之人也因为想要抢夺龙椅,纷纷同归于尽了。

    虽然外间传言都是苍歧在背后挑唆所致,但这样的流言很快就被新的爆炸性消息代替了。

    皇室无人,朝中大臣力挺苍家上位。

    其他的世家见皇室完蛋了,原本也想在帝位一事上掺和一脚,奈何苍歧如今在朝中的势力几乎算得上是只手遮天,其他世家见朝臣中响应自己的寥寥无几,便也淡了这份心思。

    京城之外的难民,若涌入城中,肯定会造成京城的极大混乱,苍歧早有想到此事,便让人以食物和土地为诱饵,将这些难民暂且疏散到了一些没怎么受灾的城镇。

    待南方灾情得到控制,他派出赈灾的官兵将这些难民也带回了户籍所在地。

    做完这一切之后,苍歧便从苍家挑选了一个无父无母的男婴,将他送上了至高无上的皇帝宝座,为了方便处理政事,他又自封为摄政王。

    东缙穆家的时代彻底过去了,大殷王朝苍家的时代才刚刚来临。

    他封王的那天,我想到折子戏里那些君臣之间互相夺权,最后朝廷大乱的故事,很是心慌。

    毕竟古往今来但凡做过摄政王位置的人,大多没有什么好下场。

    听闻我的担忧,苍歧失笑道:“你觉得我会任人鱼肉吗?”

    我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不过短短一年时间,苍歧就已经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青涩少年成为现在抖抖脚都会让整个朝廷颤抖三分的摄政王。

    明明还是和过去一样好看的脸,却全然没有了曾经的稚气,如果之前我才遇到他的时候,他像极了那些易折脆弱的美丽花朵,如今的他却更似宁折不弯的坚韧松柏。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现在的年纪开始学习武功,进度还十分不错,让教他的暗卫首领佩服得啧啧称奇。

    我曾经问过他:为何忽然想要学武?

    他说,总不能把命随时都交到其他人的手上。其实,最关键的是,他想要拥有保护我的力量。

    虽然作为一个妖怪,我并不认为他的力量会比我强,但他有想要为我努力,想要保护我的那份心意,我便觉得弥足珍贵。

    苍歧抬手摸了摸我的头,温声道:“放心,若这个孩子是可堪造就的良才,待到他长大,我便把手中的权力都还给他便是。如果他不是君临天下的料,那本王就从苍家重新选人便是。”

    顿了顿,苍歧又看向我,认真地道:“还是说,小叶希望我自己坐那个帝位?”

    我立马拼命摇头:“这些日子你每天破晓时分便要起来处理政事,时常三更半夜都得不到片刻休息。当皇帝虽能享受这世间一切的荣华富贵,却也要肩负起照顾天下万民的责任,实在是太累了。”

    说罢,我想到之前谋士问苍歧的问题,也好奇地道:“不过我也觉得奇怪的是,你为什么不想当皇帝呢?”

    苍歧听到我的问话,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殿中的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而沉默,就在我以为他再不会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只听他缓缓开口道:“因为我被穆恒下了药,此生不能人道,不能生孩子,但大殷国的皇帝,不能没有自己的血脉。”

    苍歧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非常低落难过。

    我知道凡人对子嗣都看得很重要,但我一贯嘴笨又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便只好上前轻轻地环住了他的腰,说:“没关系,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就好。”

    苍歧将手附在了我的手背上,轻轻地罩住了我的手,问道:“即使我连一个正常男人都算不上,你也愿意嫁我为妻吗?”

    尽管我很想和苍歧要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如果实在不能有,那也就算了。

    以后看到别家的小孩子活蹦乱跳,我可能会有点小遗憾,但也仅此而已。

    我们该有的快乐和幸福,一点也不会少。

    毕竟对我而言,只要能和苍歧在一起,其他的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至于正常男人算不上?在我看来,苍歧有胳膊有腿完全正常啊。虽然我不太能理解苍歧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这一点也不妨碍我愿意成为他的妻子。

    踮起脚吻了吻苍歧的额头,我满心欢喜地点头:“我愿意。”

    就在我话音落地的瞬间,苍歧脸上的阴霾瞬间一扫而空。明明现在正值深夜,却感觉有光,照亮了他的整个世界一般。他紧紧地抱着我,用格外郑重的语气对我说:“小叶,我会一辈子待你好的。”

    那会儿的苍歧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初升的朝阳一般,耀眼而温暖。

    直到过了很久以后,我才知晓,当时苍歧对我说出他此生最大的秘密之后,他原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若我因此事拒绝他,嫌弃他,甚至打算离开他,他就会敲断我的腿,用链子将我拴在身边,百年后,他若死去,便会让我一同殉葬。若是我中途自尽了,他也会将我的尸体带在身边,实现当初不离不弃的诺言。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本来以苍歧今时今日的地位,就算他不能那啥,想嫁给他的女子也有成千上万。

    许多想要和他拉上关系的大臣,甚至不惜联合一起,上奏劝说苍歧。

    成堆的奏折总结起来大概就几个要点:第一,我和苍歧身世不般配,我来历不明,可为妾,不能为妻。第二,娶世家勋贵之女,有数不尽的好处。第三,劝苍歧不能任性,要懂得妻族的重要性,否则在朝廷很容易陷入孤立无援之地。

    对于此事的处理,苍歧无比简单粗暴。他将那些给他上书的大臣提到过的女子,统统选入后宫封为皇妃。

    “什么?你说皇帝年纪还小,根本用不着这些姑娘?”苍歧想也未想便说道,“那就先养着好了,过十来年,陛下知晓人事了,就能与后妃们朝朝暮暮恩恩爱爱了。陛下眼下不过才一周岁,等他知晓人事,至少也要十多年以后,那会儿再美的红颜都已经被岁月磋磨了。”

    苍歧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把那些妄想攀龙附凤之人的脸都给打肿了。偏偏此时兵权、政权都在苍歧一人之手,众大臣就算敢怒也不敢言。

    不过如此一来,我和苍歧的婚事也总算定了下来。

    中秋之日,我与苍歧大婚。

    婚礼之前,苍歧曾找国中巫师给我们的婚姻算了算。胡子花白的巫师在我们两人一脸期盼的注视下,毫不留情地对我们道:“两位这桩亲事,坎坷啊,波折啊。”

    苍歧问:“如何才能不坎坷不波折?需要换日子吗?”

    巫师摸了摸胡子,唏嘘道:“无论换哪天,都坎坷啊,波折啊。”

    苍歧悠悠看了巫师一眼,漫不经心地摸了摸腰间的佩剑,说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再说一遍我们的亲事究竟如何?”

    巫师摸胡子的手一抖,非常诚恳地道:“方才老夫算错了,两位简直就是神仙眷侣天作之合,成亲之日也选得极好,一看便是可以白首偕老的大好日子。”

    苍歧满意地点了点头:“算你识相。”

    我抬手抚额,无话可说。

    原来号称最刚正不阿的巫师,也是会畏惧皇权的。在生死面前,什么名声脸面,统统都可以不要了。不过好在我和苍歧都不信命,是以从巫师那儿回来后,我们该怎么筹备婚礼就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

    可不知是不是被那巫师的臭乌鸦嘴说中了,好不容易到了我们成亲当日,还当真就出事了。

    许多身着夜行衣之人忽然从天而降,将我们成亲的大殿团团包围了起来。

    苍歧的暗卫都是世间最顶尖的高手,就算实力最差的一个也能甩武林盟主十八条街。可就是这些人,依旧没能抵挡住那些黑衣人的闯入。

    苍歧一看他们的武功招式,顿时便沉了脸色:“今日是本王成亲的大好日子,不知你们白家兴师动众前来可是有何要事?”

    为首的高大男子一把扯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一张俊美冰冷的脸,说道:“摄政王息怒,我等并无意冒犯。只是你的新婚妻子,乃我儿白越的发妻,如今我儿行踪不明,她身为妻子理应随我们返回族地。”

    苍歧侧头问我:“小叶,你怎么看?”

    我掀开盖头仔细盯着那说话之人看了半晌,茫然地摇了摇头:“没有任何印象。”

    立于我面前的男子穿着极普通的黑色劲装,整个人只是那么站着,便让人感觉到了极强的压迫之感。

    我对于他们的唯一印象便是,他和他带来的那些人都很强。

    就在我话音落下的瞬间,这男子的脸色越发难看了几分,他紧紧地盯着我,似随时会上前将我撕得粉碎,冷笑道?:“叶兮,你以为装失忆,我就会放过你吗?”

    我还未来得及答话,苍歧便往前走了一步,将我挡在身后,也隔开了那男子的杀人视线,义正严词道:“如果本王没猜错,阁下便是白家的现任家主白瑜吧?我知道你们白家是最优秀的杀手世家,手里有过无数王孙贵族的鲜血。我不想跟阁下说太多废话,只希望阁下能清楚一件事,若你敢伤我妻子半根头发,我便敢让你白家统统陪葬!”

    苍歧说罢,便有无数同样身着黑衣之人从暗处显出了身形。

    被称作白瑜的男子面色不改,说道:“王爷以为白家会怕?”

    但随着出现的弓箭手和暗卫越来越多,甚至还有霹雳门的人手持威力极大的霹雳弹出现,白瑜的神色才渐渐由漫不经心变得凝重。

    苍歧悠悠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白家主以为,本王会怕?白家纵使再强,也不可能与全天下为敌。但本王手里尽握天下之才,尘世所有之兵,你们要弄死本王不容易,但本王要弄死你们,却是轻而易举的一件事。本王听说大漠深处有一弯河流名叫月亮河,河水清澈但深不见底,但通过地下河道……”

    然而这次他话未说完,便被白瑜彻底打断:“今日既然是摄政王的成亲之日,我白家也不是不知礼数。今日便到此为止,只希望摄政王身边随时有这么多人护着,否则……”

    白瑜冰冷的视线落在我的身上,如毒蛇死死地盯住了自己的猎物,说道:“王妃可能性命难保。”

    面对如此赤裸裸的威胁,苍歧眼神一寒,众暗卫蜂拥而上,他厉声道:“既然如此,你们白家人便没有离开的必要了!”

    苍歧一边护着我后退,一边凉凉开口道:“虽说成亲之日不宜见血,但有人存心找死,那便怪不得本王了。”

    按照苍歧原本的打算,哪怕不惜一切,也要将白家的人悉数解决掉。

    可白家人的战斗力委实太过惊人了,纵使霹雳门的人耗尽了所有的霹雳弹,弓箭手射光了所有的弓箭,最后还是逃走了六七人,白瑜便是其中之一。

    战斗结束以后,暗卫统领前来汇报消息:“启禀王爷,白家人尸首统共五十三具,我方暗卫折损二百八十九人,弓箭手折损一百四十二人,霹雳门弟子死伤将近一百人,还有侍卫……”

    听完之后,苍歧沉默半晌,方才开口道:“白家有排名的杀手统共一百〇八人,上次死伤了一些,也还剩八九十人,今日在此处折损四十二人,也还有好几十个,而且不知道他们后续还有没有杀手补位。”

    暗卫统领结合密探的回报答道:“据之前的消息,人数应该是没补上的,但白家还有家主白瑜和数十个不逊色于他的长老。”

    苍歧微微蹙眉:“可知晓白家人究竟为何而来?”暗卫统领用眼角的余光悄悄看了看我。

    苍歧颔首道:“但说无妨。”

    他便又道:“白家先前发生了一次极大的动荡,虽然江湖上多有谣传,但真正的原因其实并非如此。武林大会结束以后,白家排行第一百〇九位的杀手带了一个女子回家,半年后该杀手取得了第一的位置,并给自己取名为白越,并提出要娶那女子为妻。”

    “谁知成亲当日,白越却要带那女子逃跑,最后混战了一段时间,那女子最终逃脱,白越被抓住了。”

    “那女子逃了以后,不知为何又折返回来,然后救出了白越,还杀掉了白瑜最疼爱的儿子白晟,白瑜盛怒,一定要将这两人抓回去挫骨扬灰。但不知为何,白越和那女子像人间蒸发了一般踪迹全无。”

    “此番王爷成亲宴请天下,有见过王妃娘娘的人便画出了她的画像四处流传,白家人认定王妃便是白越带回去的女子,这才组织人手前来报仇。”

    关于暗卫统领的话,每个字我都能听得明白,但任凭我如何绞尽脑汁,也依旧没办法想到任何与这些有关的过去。

    示意暗卫统领退下以后,苍歧走到我身边,替我摘下了凤冠,然后拿过柔软的绢帕温柔地替我卸妆。待到脸上厚厚的胭脂水粉彻底被清理干净以后,他方才低下头亲了亲我的额头,说道:“小叶什么都不用想,一切有我,我会保护你的。”

    原本有些忐忑的心,顿时便安稳了下来。

    我的心上人就在我的身边,只要有他在,我便什么都不怕了。

    而后苍歧又替我脱掉了笨重的红裳,然后抱我上床,我们便在一个被窝里,手拉着手,肩并着肩,一起香香甜甜地睡去了。

    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隐约听到苍歧在吩咐一些事情。

    “诸位听令,本王要你们不惜一切代价打探白越的消息。”

    有属下轻声问:“找到以后呢?”

    苍歧语气漠然地答:“杀了。切记,此事务必对王妃保密。”

    “是。”

    我原本想睁开眼看看什么情况的,不知为何眼皮却越来越重,无论如何努力都睁不开。

    次日醒来,便看到苍歧就在一旁。

    我睁眼看他,他也睁眼看我,四目相对,我们都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晨光微亮,有你真好。

    我不知道旁人成亲前和成亲后究竟有什么不同,但对我而言,成亲以后最幸福的事就是晚上能牵着苍歧的手入睡,早上睁开眼就能看到他。

    他现在总领朝政总是忙得不可开交,可每天不管有再多的事,他都一定会陪着我用膳,陪着我入睡。

    成亲后的日子自由而宁静,美中不足的是,白家那些杀手隔三岔五就会前来对我和苍歧进行暗杀。托他们的福,我和苍歧连带着府中暗卫的武功都在突飞猛进中。

    虽说他们当真不能对我们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反复被这样骚扰也让人烦不胜烦。

    苍歧找江湖百晓生花重金,耗时数月,总算找到了白家的老巢。

    遗憾的是,当我们带着人前去想把他们一网打尽的时候,那里却人去楼空,再不见半个白家人的踪影。

    只白家人让我感到一些困扰,除此之外的生活便统统被幸福填满了。

    因为知道我喜欢繁花,苍歧就命人在院中种满了四季皆可看的花,春天的桃花,夏天的荷花,秋天的金菊,冬天的蜡梅。

    桃花酿酒,荷花做粥,菊花伴蟹,蜡梅煮茶。

    因着院中繁花盛开不断,我闲来无事便琢磨着用这些花朵做了许多的吃食。

    盛夏六月,池中的荷花开得正好,庭院里的蔷薇也绽放了。

    苍歧一贯怕热,到了夏天食欲便会减退,唯有我亲手做的一些清淡吃食,他能多用上一些。

    眼见上午太阳还不算太热,我便唤上几个小丫鬟随我一起去后花园摘了些鲜嫩的蔷薇花瓣,准备给苍歧做一些香甜可口的蔷薇膏。

    蔷薇膏的做法还是我偶然间在一本食谱上看到的——“蔷薇俟清晨初放时采来,不拘多少,去心蒂,瓣头有白处摘净。花铺于罐底,以洋糖盖之,扎紧。明日复取花,如法制之。候花过时,罐内糖、花不时翻转,至花略烂,将花坐于微火煮片时,加洋糖和匀,扎紧候用。”

    虽然做法麻烦了一些,但慢工出细活儿,味道也是极好的。

    原本一切都还挺顺利的,可就在我采摘花瓣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发生了变故,竟有人直接闯进了这后花园中。

    来者身穿月白色的锦袍,三千青丝尽拢于玉冠中,身姿颀长,如芝兰玉树,手上握着一把长剑,剑尖不停往下滴血。

    彼时蔷薇花开得正热闹,他就站在繁花深处,那样艳丽的花朵却半点无损他的美貌。

    他一步步分花拂柳而来,似天上的谪仙,从梦境优雅降临凡尘。

    本来我以为这世间再无一人可比苍歧的容貌,直到这男子忽然出现,我才惊觉原来人也和春花秋月一样,各有千秋。

    如果说苍歧像是万丈红尘里面最惊艳的一笔,那这男子就像浩瀚星空里最皎洁的那片月光。

    不只是我被他的容貌怔住了,就连往日一见刺客就跑得飞快的小丫鬟们也沉醉在了这男子的美色之中,一时之间场面十分安静,竟没有一个人想起来喊“有刺客”。

    直到他走到我面前,用没有持剑的手拥住了我,那些小丫鬟才红着脸失声尖叫道:“不好啦,有刺客,王妃被劫持啦!”

    他并没有理会那些小丫鬟,只是略微松开了手,意味深长地看着我道:“王妃?”

    不知为何,以往就连面对穆恒的时候,我都分外从容淡然,可如今一对上这男子的眼,我便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有种从骨子里透露出的畏惧。

    略微咽了咽口水,我磕磕巴巴地答道:“叫……叫叶兮也可以的。”

    他抬手扼住我的下巴,冷声道:“你还知道你叫叶兮?”

    我不敢看他的眼睛,将脸别开,轻声争辩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嘛。”

    眼见府中暗卫往这边疾驰而来,他便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沉声道?:“走!”

    我下意识地便跟着迈步,但走了两步,我又觉得不对劲,说道?:“这里是我的家,我为什么要跟你走啊?”

    他回头斜睨了我一眼:“你什么你,要叫我公子!”

    我点了点头,乖乖喊了声:“公子。”

    我想了想感觉有些不对,我为什么要对一个刺客那么听话,复又摇了摇头:“我堂堂摄政王王妃,凭什么要叫你公子?”

    他脚步一停,回头看我,眼神似刀,道:“之前本公子听说摄政王苍歧大婚,娶的便是一个叫叶兮的女子,当时我还以为不过是同名罢了。直到后来白家在京城大闹了一场,我才敢断定你在这里。可那会儿我都还在替你找理由,以为你是迫不得已才会嫁给他。”

    如果眼神能杀死人的话,我想我现在大概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头一次,在一个陌生人的怒视中,我竟然有心虚、愧疚等不可思议的情绪。

    因为这种种莫名其妙的情绪,以至于暗卫悉数到场了,我都没让他们动手。

    好半晌,我才鼓起勇气看向他的眼睛,开口道:“没有人逼迫我,是我自己心甘情愿嫁给苍歧的。他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他,我们成亲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道:“好一个天经地义……”

    然而话未说完,忽然有利箭从四面八方射来。

    紧接着我感觉腰间一紧,身子急速后退,待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匆匆赶来的苍歧紧紧地抱在怀中了。

    许是剧烈跑动过的缘故,苍歧的脸色比平常多了些许红润,以往再危险的情况都临危不惧的他,此时万分紧张地问我道:“小叶,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

    待彻底确定我没事后,他这才松了口气,转而将阴冷的目光看向那闯入王府当中的刺客,冷冷道:“无论你是何人,敢动我夫人,就休想活着出去。”

    那男子没有丝毫害怕,嘴角轻扬,便露出一抹嘲讽至极的笑:“你怀中的女子原本应该是本公子的妻。”

    只此一句,便让苍歧眸中便瞬间多了一些了然之色,他道:“你是白越。”

    语气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被称作白越的男子点了点头,态度越发张狂,说道:“你既知晓,就赶紧松开你的脏手。若你识相,本公子还可以考虑给你留一条全尸。”

    话不投机半句多,苍歧似懒得再跟他废话,一声令下,那些早已在暗中等候多时的暗卫便纷纷袭向了白越。

    白越一边抵挡暗卫的攻击,一边努力向我和苍歧所在的方向靠近。

    他武功极高,但暗卫们也不弱,等他好不容易走到我跟前的时候,他原本干净整洁的锦袍已经沾上了不少的血迹,身上也多出了许多伤痕。

    苍歧一见他靠近,便将我牢牢地护在了身后,神情戒备地看着他道?:“这是最后的警告,再靠近,死!”

    白越没有理会苍歧的警告,只是对我缓缓地伸出了手,说道:“叶兮,本公子再说最后一遍,跟我走。”

    胸口处莫名变得灼热,似乎从他出现开始,我整个人都下意识地变得奇怪起来,我问道:“我们以前当真认识吗?”

    白越冷哼一声:“叶兮,事到如今你还要演什么戏?别跟本公子说,你对过去的一切都不记得了。”

    我点了点头:“五年前,我醒来的时候孤身一人躺在河边,除了自己的名字和来历,其他都不记得了。”

    白越微微蹙眉:“失忆吗……先跟本公子回去,其他的再想办法。”

    说着他便伸过手来想拉我,却被苍歧用剑挡住。

    苍歧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语气冰凉:“不管小叶过去跟你是什么关系,现在,她是本王明媒正娶的妻,我绝不会让任何人将她带离我身边。”

    听到苍歧的话,我原本下意识伸出的手,又果断缩了回来。

    深吸一口气,我鼓起勇气从苍歧身后探出脑袋对白越道:“我家王爷说得没错,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既已嫁给他,便只会和他一起。公子还是请回吧,否则再纠缠下去,王爷手底下的暗卫可不是吃素的。”

    一个是我根本没有半点印象的爱人,一个是对我那样好的夫君,根本不用想,我就直接选择了后者。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过去我和白越当真有过什么,那也是好几年前的事情。

    一个懂事乖巧的女人,是不会再跟别的男人牵扯不清的。

    那天,我到底还是没有跟白越走。

    他见我铁了心想留在苍歧身边,生了很大的气,欲强行将我带走。

    好在王府明里暗中护卫足够多,最终他也还是没能靠近我身边。

    他走的时候,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淡漠的神情无喜亦无悲,可不知为何,我竟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悲伤和难过。

    “叶兮,我找了你整整五年。起初身体不能动弹,为了活下去,我像狗一样爬着在山间捡东西吃。为了能重新站起来拥有保护你的力量,我去找了邪医,让他替我重塑根骨。我忍受着虫咬蛇毒,忍受了那样多的痛苦,到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你,你却说你不记得我了?”

    他每说一句话,我胸口的疼痛就加剧一分。可是我脑中空荡荡的,依旧没有过去的任何记忆。

    浑身渐渐变得冰凉,只有苍歧紧紧握着我的手,不断地将温暖传递过来。

    “我担心你一人会害怕会孤独,担心你在外会遭到危险,但是看样子,你根本就不需要我。我的寻找和等待,看来都不过是笑话罢了,锦衣玉食,红尘紫陌那才是你真正想要的东西罢。叶兮,原来你我之间,也不过如此。”

    我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一切并非如此,我和苍歧在一起仅仅只是因为我们都中意对方。

    可那样的话,我还没来得及说,白越便离开了王府。

    也就在他离开的瞬间,我喉咙一甜,喷出一大口血,便彻底晕死了过去。

    “小叶!!”

    耳旁似乎传来了苍歧撕心裂肺的呼唤,我想安慰他告诉他我没事,意识却渐渐陷入了深深的黑暗中。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武林有娇气 > 第十九章 白越归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2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3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作者:匪我思存 4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5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