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我的盖世英熊(欢迎观临) > 第16章 我本地沟小蟑螂,妄想和龙处对象,说的是不是你?

第16章 我本地沟小蟑螂,妄想和龙处对象,说的是不是你?

12月31号,我请有恩吃了顿饭,吃饭时,我把包送给了她。

有恩盯着大纸袋发呆,“张光正,你疯了吧?”

“帆,帆布的。”我赶紧解释。

有恩把包从盒子里拿了出来,表情很开心,“好看。帆布怎么了,那也是爱马仕呀。”

“你喜欢就好。”

有恩把包小心的装回盒子里,抬头看向我,“我以前从来没收过别人的包,都是自己给自己买。一开始就为了赌口气,每天工作挺累的,挣的钱存银行,也看不见。不如买个包,摆床头,早上睁眼先拜一拜。”

“以后我努力挣钱,给你买全皮的。”

“别。”有恩冲我摆摆手,“就这一次,以后你别送我这么贵的东西。我这人从小到大,一直特肤浅,没什么高层次的追求。‘认真工作,潇洒买包’,就是我人生格言。你要把我这点儿奔头都剥夺了,我以后上班该没斗志了。”

2012年正式结束,时间进入2013年的那一刻,我和有恩正走在回家路上。不远处的酒吧里,能听到很多人齐喊着“新年快乐”。

我看向有恩,“有什么新年愿望么?”

有恩微微一笑,“明年元旦,争取还一起过。我也是好不容易遇到个他开口我不想抽他的男的。你呢?”

我看着有恩,握住她的手,“好好挣钱。”

“这么现实?”

“挣钱养你。”

“口气够大的,养我?成本可高啊。”

“等我好消息。”

那一刻,我虽然不知道该如何去努力,但心里确实许下了这个愿望。

我和有恩手拉手走到了路口,准备过马路。等红灯的时间里,我偷偷摸摸的靠近有恩。

“新年新气象。来,亲一个吧?”

“恶不恶心啊?车来车往的。”有恩瞪我一眼。

红灯换绿灯的一瞬间,我趁有恩没防备,低头亲了她一口,那嘴唇又热又软。

因为怕她打我,我亲完了转头就跑,横穿过马路。我边跑边回头看有恩,有恩站在路边,咧着嘴笑了,脸上还带着点儿红。画面真是酸酸甜甜,我在马路上幸福的旋转,简直像湖南卫视的电视剧一样,弱智的天真无邪。

然后有恩开口嚷出了只有她好意思说出的台词。

“傻逼!你再让车给撞了。”

新年第一天,我下了班,有恩约我去东直门吃爆肚。我有点儿犹豫,电话里劝她,咱俩刚处对象,你又长这么漂亮,应该去点儿高档的地方,哪怕喝喝咖啡什么的,干嘛非往爆肚店里钻啊。

有恩电话里冲我嚷嚷,“我不喝咖啡,咖啡最脏了。你知道么,咖啡果里有种甲虫,这种虫子会把咖啡豆吃出一个小洞,然后直接在洞里吃喝拉撒,和兄弟姐妹乱伦,产卵,要多恶心有多恶心。有些咖啡商检查不严格,就直接把这种虫子装袋开始卖。咖啡店直接一磨,煮熟了就给你喝。店里坐的那些高档人,抿一口,嗯,入口绵滑,后味很香,感觉自己升华了。其实连喝了虫子屎都不知道。”

“??让你这么一说,我再也不想喝咖啡了。”

“是吧?还是牛下水干净。”

我们赶到东直门外大街上那家叫“爆肚皇”的店,店面不大,开在居民楼里,招牌很低调。但刚到饭点儿,门口已经有人开始磕着瓜子排号了。等位的时候,有恩向我介绍,这家店的老板特别性情,每天都是限量供应,到点儿收摊。一到节假日,就开始放长假,门口贴个毛笔字写的小条,“本店全体员工去东南亚旅游,也许半个月后回来。”

“今天要是不来吃,过几天一到春节,老板又该跑了。”有恩一脸羡慕的表情,“没遇到你之前,我最想和这家店的老板谈恋爱。真的,要不是老爷子年纪大了,我就上手追他了。”

小小的店里,一片热气蒸腾。我和有恩在桌子前坐好,等爆肚上桌的时候,有恩先要了碗豆汁喝。

有恩一边吸溜豆汁儿,一边往桌上甩了个信封。

“送你的新年礼物。”

我打开看,是两张机票。

“我调了四天的休假,咱俩去趟巴厘岛吧?你也请几天假,门口没人帮着开门,那些客人也能想办法进来。是吧?”

我愣愣的点点头。

“行程我都订好了,你别管。你那包儿多少钱,这趟我就出多少钱。我这人最烦有亏欠。巴厘岛免签,咱俩说走就能走了。去海里潜潜水??”

我脑海里浮现出有恩穿着比基尼,毫无保留的露着大腿,大腿在海里合拢,张开。我感觉海水已经从我裤腿里淹了上来。

“还能在沙滩上,晒晒太阳。北京这破天儿,我真是受够了。”

我脑海里浮现出有恩穿着比基尼,毫无保留的露着大腿,一动不动的趴在沙滩上。沙子在有恩的身上滑上滑下,阳光刺眼,椰林摇曳,我眼前一片白光。

“酒店我也都订好了,都是海景房,懒的出门,扎酒店里歇几天也行。”

我全身都开始颤抖,脑海里浮现出有恩穿着比基尼,不,也许都没有穿比基尼。有恩在房间里跑,我在她屁股后面追,哎嘿嘿嘿嘿嘿嘿。

“咱,咱们什么时候走?”我哆嗦着问有恩。

“你赶紧请假,机票是明儿晚上的。”

“好。我这就打,打电话。”

“除了护照,别的都不用带,巴厘岛挺方便的,什么都有。”

我掏手机的手愣住了。

我呆滞的站了起来,“我,我去趟洗手间。”

没等有恩反应过来,我就径直走向了厕所,站到厕所,反锁上门,我深呼吸了一秒,然后扬手,给了自己一个嘴巴。

脑海里,沙滩,阳光,比基尼,海里的大腿,柔软的大床,全都被我打飞了。

它们在上一分钟,还离我那么近,触手可及。

我以前不相信梦碎了是有声音的,但此刻证明确实有,我耳朵里是玻璃碴子落满地的声音。

我调整好情绪,走出卫生间,重新坐回有恩面前,开口说,“我,我去不了。”

有恩惊讶的挑起眉毛,“去不了?”

“嗯。”

“我没听错吧?我重说一次啊:张光正,咱俩,一起出去,住一屋,一起玩。你是不是理解有问题?”

我一脸痛苦,带着哭腔,“我,我没有护照。”

有恩愣住了,半天才开口说,“什么年代了,怎么还能有人没护照啊?”

“我一直没觉得自己能出国,所以从来就没想过办护照这事儿??”

有恩沉默,脸上有了些失望的表情。

尴尬中,老板上菜了,“牛肚仁儿,羊散丹各一份儿!烧饼两张!您趁热吃嘞。”

我盯着面前热气腾腾的爆肚发呆,有恩抬起筷子。

“算了,多大点儿事,也怪我提前没和你商量。先吃饭,饭吃一顿少一顿,玩儿咱什么时候都能去。”

虽然有恩安慰了我,但我心里特别难受。

我打量着四周,狭窄的小店里挤满了人,有人扯着嗓子大声嚷嚷,有人吃的口歪眼斜,店里云雾缭绕,四周都是油膻。

以我的能力,能陪着有恩说去就去的,是这样的地方。

虽然有恩说过,精神上凑在一起,生活上各顾各的。可即使这么简单的要求,也需要我和她的能力旗鼓相当。但我现在却连齐头并进都做不到。我的世界,原来是那么窄的一片天地。

那天的饭我吃的很消沉,爆肚放进嘴里,和嚼毛线一个味道。

我得开始想办法挣钱了。

晚上值夜班的时候,我向王牛郎请教,有什么快速致富的办法。

师傅上下扫我一眼,“快速致富?想多快?”

“越快越好。”

“卖器官快。我帮你打听打听。”

“师傅,我说正经的呢。”

“说正经的?你师傅要有正经发财主意,干嘛还在这儿和你唠嗑啊?这寒冬腊月大半夜的。”

从师傅这儿没问到主意,我去请教了学历最高的陈精典。陈精典听完,一脸神秘的靠近我。

“我最近真找到一条致富的路。”

“能跟我说说么?”

“当你是兄弟,就跟你分享了。你千万别外传啊。我这路比较灰色,游走在法律边缘。”

“这么危险?”

“是钻咱酒店的漏洞,高风险高收益。”

“你先说,说完我再决定报不报警。”

“小妹不是每天打扫客房么?有的客房里,客人的一次性拖鞋没用。按道理应该回收,但小妹都攒起来了。一个月能攒一百来双,拿出来卖小商品批发市场。转手就卖好几百块钱。”

“??就这个?”

“你啥意思?几百不是钱啊?不算致富啊?张散光,你最近也太猖狂了。”

虽然陈精典愿意和我分享他的致富宝典,但我实在不愿意伙同着小妹开始攒拖鞋。

最后,我没报什么希望的,去问了问王爷。

王爷正在电脑上打斗地主,叼着烟,抖着腿,心不在焉的应付着我。

“你这么着急要钱,干啥啊?准备跑路啊?”

“这不是谈恋爱了么。”

“操,买两万多帆布包的是你,现在愁钱的也是你。哥们你生活的很分裂啊。”

“你有没有主意?没主意我走了。”

“我有主意,就怕你不爱听啊。”王爷紧紧盯着屏幕,抢着三分的地主。

“你先说。”

“挣钱哄媳妇儿,多少钱是够啊?尤其你那个媳妇儿,起步价就高。你与其奔死挣钱,不如尽早放弃。咱东北老话怎么讲?我本地沟小蟑螂,妄想和龙处对象。说的是不是你?”

我抬屁股起来,“就知道你这儿问不出个屁。”

“哥好心劝你,爱听不听。赶紧滚,我这把都输钱了,就因为跟你瞎哔哔。”

我重新坐回王爷身边,“你跟电脑打斗地主,还打带钱的?”

“赢充值卡啊!一把打好了,能赢十块钱呢。比赛场里有打的牛逼的,一晚上挣好几千。”

“挣好几千充值卡?那也用不完啊?”

“有地方收,把卡转手一卖,挣不少钱。”

我盯着王爷面前的屏幕,看着王爷在短短几分钟里,出了手顺子,然后一个王炸,轻轻松松的赢了二十块钱的充值卡。

第二天,我一起床,就直奔了左家庄菜市场。见到了敖大爷,我直接开门见山了,“大爷,我想跟你学打牌。”

敖大爷一愣,“啊?”

“我想跟您学打斗地主。”

“你学这玩艺儿干嘛啊?”

“我现在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敖大爷挥挥手,“年轻人培养点儿别的,别学这个,耽误工夫。我们这是纯为了消磨时间。”

“大爷,您就教教我吧。”

我冲去菜市场,给敖大爷买了条烟,算是学费。敖大爷耗不过我,勉强答应了,把我领到了理发摊不远处的牌桌上。

我在桌边坐下来,陪着我打的是另外两个老头,敖大爷站我身后手把手教我。

连着去学了几天,我基本入门了。敖大爷夸我悟性高,我回家以后就在电脑上试,从连输十把,到偶尔赢一两次,进步还是很神速的。

但打着打着,我的斗地主生涯出现了瓶颈。输输赢赢间,我的积分总是上不去,积分不够,我就只能混在新手区,进不了比赛场。不进比赛场,就赢不了充值卡。

再见到敖大爷的时候,我问他,“大爷,斗地主有什么必胜的窍门没有?”

敖大爷和其他俩老头互相看看,“这斗地主就是一个玩儿,哪有什么窍门啊。怎么着?你这是没玩儿过瘾啊?”

“不是不是,我,我就是想再精进一下。”

其中一个大爷,慢悠悠的说话了,“让他去找老宋头。那家伙打的好。”

“老宋头现在也不打牌了,北海唱歌呢。”敖大爷说。

“那不碍着他教人啊。”

敖大爷想了想,“得,你要真想学,还就得去找这宋老头,丫打牌可是打成精了。左家庄这片儿,没人赢的了他。你去北海吧,他常年北海扎着,养心殿奔北,湖心亭里,老戴一座山雕的大帽子,就是他。你就说你是左家庄敖师傅介绍来的。”

我点点头,心里蒸腾出了希望,就像一个武林弟子,从师傅手中接过了下一步的修炼指示。

第二天下了夜班,我睡了两个小时,然后遵循敖大爷的指点,一路摸进了北海公园。

工作日的北海公园,藏龙卧虎,游人寥寥无几,但四处歌舞升平,大爷大妈满坑满谷。树林里有人跳着交谊舞,长廊上有人拉着胡琴,空地上老头们耍着长鞭,假山上,还有一个大爷伫立山顶吹着小号,旋律有些跑调,但中气十足。

我边走边想,从最早陪大妈们跳广场舞算起,这一路走来,北京老年人的娱乐生活,我也算是体验的很透彻了。

我跟着歌声找到了湖心亭。亭子里,一个大妈背靠北海湖面,弹着电子琴,面前空地上,一个穿棉袄的大妈,和一个戴座山雕皮帽的大爷,各自手持话筒,正在深情对唱。歌声荒腔走板,但是非常真诚。

我知道自己找对人了,就在亭子里坐下来,等着宋大爷把歌唱完。宋大爷唱的很投入,不时还向观众挥挥手,很有巨星风采。

一首歌唱完,宋大爷意犹未尽,转头看向观众,虽然观众只有我一个人,“献丑了啊!”

我起身走向宋大爷,“宋大爷,您,您好。我是来跟你学打牌的。”

宋大爷一愣,“谁,谁跟你说我会打牌的?”

“左家庄敖师傅,介绍我来的。”

宋师傅嘿嘿一乐,“嘿,这孙子,还干起拉皮条的了。”宋师傅看看我,摆摆手,“我早不打牌了,这几年专心练歌儿呢,转行搞文艺了。”

我有备而来,赶紧向宋大爷递上了一个点心匣子。来之前,敖师傅特地关照我,宋大爷不抽烟,爱喝茶,喝茶的时候只吃稻香村的椒盐牛舌饼。

宋大爷推让了一阵,最后还是接过了点心。他摘下大皮帽,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行,那我给敖头一面子,出山,再打几把。”

宋大爷把我带到了九龙壁后面的凉亭里。北海公园真可谓龙潭虎穴,一步一景,拐弯前还是一帮昆曲爱好者凑一块咿咿呀呀呢,左转十米就是一群老头低着头斗地主,满嘴孙贼傻逼炸你丫。

宋大爷上了牌桌,指示我在旁边看着。他把帽子一摘,露出一头白发,用手把头发捋成三七开,表情严肃紧张起来。上一秒还是湖心亭里高歌的情圣,这一秒迅速变成了南北通杀的赌侠。

“斗地主,是一门与人斗的艺术。它有心法口诀。第一层心法,悟性高的人,三天可成。计牌,算牌,是斗地主的基本功。诡诈,配合,信任队友,迷惑对手。压多攻少,这是入门之道。”

在宋大爷的加持下,我开始日以继夜的修炼起斗地主的第一层心法。我在小本上算牌计牌,和队友隔着屏幕心连心,坐地主的时候,像帝王守江山一样谨慎,生怕一步错步步错。

“第二层心法,如果十二天还是毫无进展,则不可再修炼第三层,以防走火入魔,无可解救。这个阶段,要借力打力,后发制人。手中有炸,但举重若轻。”

进入第二层境界后,我已经不需要在本上算牌了,12345,十勾蛋K枪,在我脑中已经有了各自的纹路。我开始顺风使舵,厚积薄发,有炸绝对不拆,宁可输的粉身碎骨。斗地主既然有个斗字,赌的就是胆。

“第三层心法,斗地主的最高境界。没有绝顶智慧与惊人毅力,不可轻易尝试。这个阶段,要做到心如止水,古井不波,看透斗地主的本质--一个游戏而已。输赢放身后,老天爷就高看你。老天爷高看你,牌运就能上去。”

打到第三层境界,我已经顺利进入比赛场了。这时的我,努力做到宋老爷子讲的心如止水,恨不得一边放佛经一边开牌。比赛场里高手云集,想赢十块钱充值卡,得先杀出一条血路。我既要在牌运上吓死对手,又要在技巧上迷惑对手。打牌前,我给每一个玩家都送一朵游戏里的玫瑰花,然后在甩炸弹把他们干死前,先给他们发一个系统自带的对话框:“您打的真是太好啦。”

那段时间,我打的昏天暗地。只要不上班,我就守着电脑开牌局,房间里彻夜回响着斗地主自带的民乐,和不间断的语音提醒:“三分!抢地主!”“快点儿吧,我等的花儿都谢啦。”

运势最高的时候,我一把挣了好几百的充值卡,但还没来得及变现,又一把都输出去了。此消彼长间,我已经恍惚意识到,我走了条歪路,靠这个挣钱,可能是不现实的。

但我已经上瘾了。每把牌局结束,屏幕上出现大大的三个字:“您赢了!”这个时候,我心里很舒服。

我赢了。虽然是在游戏里。但那也代表我赢了。

赢了的感觉真好。

一次又一次赢了的感觉真好。

那个下雪天,有恩开口说张光正,我喜欢你的时候,我心里想,我运气真好。我没想过我赢了。

我当时只想把这种运气延续下来,可现实里,我没抓到一手好牌。

但游戏里,这运气一直都在延续。抓到一手好牌的我,就知道自己前途一片光明。抓的牌差,也明白自己可以卷土重来。

这种感觉真好。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我的盖世英熊(欢迎观临) > 第16章 我本地沟小蟑螂,妄想和龙处对象,说的是不是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2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3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4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5云中歌3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