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谁都知道我爱你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谁都知道我爱你 > 第六章 如你所愿

第六章 如你所愿

所属书籍: 谁都知道我爱你

  C城里各家报社的记者,采访时主要的交通工具都是公交车,这一点和电视台里的记者出入都有车的情况很不相同。和中国大多数城市一样,C城的公交车也是出了名的拥挤,早晨五点到晚上七点,什么时候上车,车里人都很多。记者也是人,每天在外面跑跑颠颠的,要是出入能有台车代步,那不仅是方便,看着也有身份。于是,从隋明伟开车来上班的第一天起,找他一起出去采访的文字记者简直要排长队了。

  何笑然每天分配的采访线索却依旧是树倒了,电线杆子歪了,下水井堵了,居民楼好多天不来水了之类的小事,毕竟是新人,大事交给她,领导不能放心。也因为这些事在报纸上只能发个豆腐干大小的东西,所以以前只有隋明伟乐意和她一起去采访。现在他的活好得不得了,何笑然再不好意思去打扰他,想来想去,干脆从主任那里借了台单位的小数码,每天背着,随着采访,就把照片拍了。

  忙来忙去的日子过得最快了,月中一到,何笑然终于领到了第一个月的工资,和她自己计算得差不多,650块钱,不够交个人所得税的,实习期也没办什么医保、社保,扣无可扣,实实在在的全部如数发到了手里。

  一起实习的新人里,何笑然和李惠、崔影两个小姑娘的关系都不错,不过她们俩都是本地人,同何笑然情况不大一样。

  这拿到人生的第一笔工资后,平台上所有的新人都是格外兴奋,下午写稿的时候,就唧唧喳喳的商量着要买什么,果然,一下班,李惠和崔影就硬拉着何笑然去逛街。

  因为从报社出门步行五分钟就能到一家大型商场,所以何笑然平时没事也会溜达,不过到底囊中羞涩,除了日用品之外,她这一个月,基本没买过别的东西。

  “你们想买什么呢?”进了商场,直奔女装的楼层,何笑然问她们。

  “要换季了,一会可以买几件衣服。”崔影说,“我看中一件连衣裙挺长时间了,现在应该打折了,一会你们也帮我看看,我穿合适不。”

  “这个季节,买连衣裙穿不了几天了,明年还不知道流行啥样的,要我说,倒可以看看秋装。”李惠说。

  “秋装刚上市多贵呀,就咱么这点工资,一件衣服都不一定够。”崔影摇头,觉得这想法不切实际。

  “所以我只是说看看呀,我都想好了,这点工资根本不够用一个月的,所以,一会回家我准备如数上缴给老妈,我妈说了,工资上交,用钱就还朝她要,衣服、鞋呀,电话费啥的,都她管。”李惠嘿嘿一笑,对崔影说,“我建议你也用这个方法,以保证生活水准不因为工资太少而下滑。不过笑然惨点,对了,笑然,你怎么打算的?”

  “我?”何笑然眼睛溜着五颜六色的打折夏装和刚刚上市的秋装,很多牌子,她家那边的商场也有,还有不少衣服都是她喜欢的款式,往年她只要拉着老妈去逛街,虽然不至于想买什么都能买,但只要特别喜欢的,老妈也基本都会买给她,那时候她从来没特别关注过衣服的价钱,到现在看的时候才发现,衣服怎么都这么贵?三折下来还要两百多,怎么不直接去抢?“我就挺挺看呗,上班和以前上学也不一样,不好意思总朝家里要钱。”

  “嗯,我以前上大学,一星期还得两百块生活费呢,现在才五百多,只能活半个月。”崔影叹口气,对李惠说,“还是你的办法好,回家我也把钱交了。”

  三个人过够了眼瘾,各回各家,回家的路上,路过一家烧鸡店,浓浓的肉香让何笑然迈不动步了,想着刚领完工资,就去排队,买了两条胖胖的大鸡腿回来,晚上一边上网,一边啃得满嘴流油。

  “干什么呢?”吃得正欢,手机响了,打来电话的是萧尚麒,自从上次有些不欢而散之后,他还是第一次打电话过来,何笑然溜了一眼,发现刚刚八点半钟,萧尚麒上大学之后,晚上事情就特别多,少有这么早打电话找她的时候。

  “吃饭呢。”何笑然说,“你那边挺吵的,在干什么?”

  “哦,看人打牌呢。”萧尚麒舒舒服服的靠在沙发上,瞄了眼屋子正中,慕少天和几个朋友打着牌,陆均衡闲着无聊要斗地主,不过邹少波懒得离他,正在那边磨牙呢,“你怎么才吃饭?这都几点了,刚下班?”

  “哦,没有,下班挺早的,和同事逛街才回来。”何笑然实话实说。

  “吃什么好吃的呢?”萧尚麒说,“算算你好像该领工资了,怎么样,想好请我吃什么大餐了吗?”

  “想好了,麻辣烫,管够,你来吧,我请你。”何笑然没想到萧尚麒还记着这事,她领了工资,度过了最难的几天,心情很好,有了开玩笑的心思,“比咱家那边的好吃,这里的麻辣烫是酸甜的,菜也不论串,自己能装多少是多少,我有多装菜的秘诀,你来吧,我请你。”

  “麻辣烫还吃出秘籍了?”萧尚麒似乎是笑了,想起以前何笑然说的必胜客装水果沙拉秘诀,和她拍的成果照片,问她,“一个月吃了几次呀,经验总结的倒快。”

  来这一个多月吃了多少次麻辣烫,何笑然忘了不该在熟悉的人面前说起,脱口就说,“怎么也有五十次吧。”

  萧尚麒有片刻的沉默,忽而又问她,“那你现在吃什么呢?”

  “鸡腿,我刚刚回家路上买的,做法和我以前吃过的鸡也不大一样,可入味了。”何笑然不想再说吃的了,她的情况确实不太好,可是万事开头难,她不信挺不过去,于是说,“你看人打牌是不是特没意思?”

  “一般吧,谈不上有意思还是没意思。”萧尚麒说,“工作还适应吗?没看见你发太大的稿子呀,每天都蹲在报纸的角落里。”

  “你也能看到我们的报纸?”何笑然愣了一下,他们的报纸倒是全省发行,可是也发行不到家那边呀。

  “笨,”萧尚麒对她的反应嗤之以鼻,“你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一种东西叫网络,在网络上,能看到一种叫数字报的东西?”

  “哈……我以为我们报纸没有数字报呢。”萧尚麒居然会看C城的报纸,何笑然一时心情大好,可是片刻之后,失落感很快的上涌,看又怎么样呢?能证明什么?他总要十天半个月才能想到她一次,她早该明白的,在他心目中,她不过是个哥们,是朋友,却不是最爱、最牵挂的人,都跑出这么远了,怎么还没想明白这事?

  “你就继续笨吧,对了,有男朋友没?”萧尚麒又问她,只是还没等何笑然回答,包房的门就开了,赵明轩走在前面,陈菲儿落后了半步,萧尚麒的视线落在两个人紧扣的十指间,一时怔住了。

  “给谁打电话呢?”赵明轩进了包房,正赶上慕少天接了一个电话,蹙着眉头就走,他只能直接顶到牌局上,陈菲儿落了单,屋子里其他人她都不熟,倒是和萧尚麒最熟,眼看他举着电话,就过来问。

  那边何笑然正被萧尚麒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无法回答,他居然会这么问她,她是不是该如他所愿呢?结果就听见了陈菲儿的声音。他们居然在一起吗?何笑然越发觉得自己是真的傻透了,萧尚麒那么喜欢陈菲儿,虽然陈菲儿总说自己有男朋友,可男未婚女未嫁,他们在一起有什么奇怪的?

  “你来了,”萧尚麒把手机拿开一些,尽量平淡的和陈菲儿打招呼,然后说,“是笑然,你和她说两句吗?”

  “何笑然呀,好久没见她了,她忙什么呢?”陈菲儿一听是何笑然,立刻笑了,接过电话,喂了两声,皱皱眉说,“你这什么手机,掉线了。”

  何笑然挂断电话之后也觉得有些后悔,觉得自己的反应过了,可是听到陈菲儿的声音那一刻,她的脑子里真的就什么都没有了,手完全不受控制的就把电话挂了。想着再打过去,反而有些欲盖弥彰了,想想还是算了,不过好食欲和好心情也随着陈菲儿的几句话烟消云散。剩下的鸡腿她勉强啃完了,出去洗漱的时候,没想到李萍萍的男友又来了,正大大拉拉的在镜子前面摆弄头发。

  何笑然面色就很不好,李萍萍上次明明说过,她的男朋友就来住几天,可是几天早就过了,这个男的走了又来,算什么事?她准备明天和李萍萍谈谈,现在,既然洗手间有人用,她就等会好了。

  结果何笑然转身刚要走,李萍萍的男友倒看见她了,一脸笑容的说,“你叫何笑然是吧,我这段时间都要住下了,认识一下,我叫刘航。”

  “你要住很久?”何笑然一愣,眼睛往李萍萍的屋子看去,那间屋子这会黑着灯,不知道李萍萍回来没有,她皱眉说,“当初我租房子,李萍萍可没说还要住别人。”

  “我也不是别人呀,萍萍说了,这房子又老又旧,楼道里连灯都没有,就你们两个女生住,都早出晚归的,她觉得挺不安全的。我也是给你们壮个胆儿,以后你要回来的晚,给我打电话,我可以在楼下接你。”刘航自来熟一般的说。

  何笑然冷哼了一声,懒得理刘航,干脆说,“让让,我要刷牙了。”

  刘航自讨了没趣,闪身让开卫生间的门,眼睛却上下溜了溜。在他看来,何笑然不如李萍萍身材好,不过他听说她是大城市来的,看着气质也确实和乡下来的李萍萍完全不一样。长相吗,刘航在心里比较了一下,何笑然也算不上漂亮,清秀吧,可是这女人,漂亮不漂亮的,过几年看也都差不多。前些日子他就观察过了,何笑然从来是独来独往,应该还没交男朋友,可能以前没什么恋爱惊艳,他要追这样的女孩子,易如反掌呀。

  何笑然刷牙洗脸,也知道刘航一直在门口没有走开,眼睛可能还在乱看。依她小时候的性子,没准就冲上去暴揍他一顿了。不过这些年和萧尚麒在一起,她的性子变了很多,加上人长大了,做事情之前总要多考虑,所以她深吸了口气,暂时决定忍了。不过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刘航倚着门不闪开,她还是老实不客气的“很不小心”的用胳膊肘子撞了他一下。

  刘航本来是正摆出一个自以为非常帅气的姿势在等着何笑然出来,看着她的胳膊擦身而过,他还以为何笑然对他可能也有点意思。只是没想到,一个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女孩子能有这把力气,这一下撞得他侧身退开好几步、撞到另一侧的墙才站稳不说,第二天早上,被撞的胳膊上,还紫了老大一片。

  这伤第二天早上李萍萍也看到了,还挺好奇的问他怎么弄的。

  “走路不小心撞的。”他随口编了理由,可是想想当时何笑然撞他的时候,心里忽然有点后怕,昨天他只以为是何笑然不小心,加上他自己没站稳,可是胳膊上的这块淤青,在今天看起来,好像就没这么简单了。

  “这得撞得多狠呀?”李萍萍倒是信了,咯咯的笑个不停,还用手指戳了一下,疼得刘航一下站起来,“你当时想什么呢?能把自己撞成这样,是不是路上看见美女了,两眼发直?”

  “胡说什么,我是那样的人吗?”刘航多少被戳到了痛处,有点不高兴了,把脸一沉。

  “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我不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李萍萍见他生气了,就来哄他,两个人甜言蜜语也不关门,正赶上何笑然收拾完了,出来洗漱准备上班,往他们屋里瞥了一眼。

  “何笑然,”李萍萍也瞧出何笑然并不高兴了,赶紧出来说,“我男朋友上次面试成功了,这次留下来工作了,你也知道现在房子不好找,咱们外地来打工的,挣的也不多,你看,就让他住下吧,以后煤气水电啥的,就不用你交钱了。”

  眼看着何笑然没出声,李萍萍一咬牙说,“以后他也得上网,网费咱们三个人分吧,我再退给你一百五。”一边说,一边真的拿了钱出来。

  何笑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再找房子了,不过她现在的收入,到什么地方也不可能租到合心的房子,少不得还要在这里将就一段时间。惟一麻烦的就是刘航,不过……她只想冷哼一声,他要敢有什么想法,她一准揍得他满地找牙。于是也就顺势接过了那一百五十块,收拾好自己,锁好房门,上班。

  平白多出了一百五十块,何笑然往单位去的路上,心情好了不少,这些钱虽然不过,可是均摊到每一天上,就等于多出五块钱,假如她把这个钱存起来,那十一放假回家的时候,也许还能给老爸老妈买点什么。

  正想着这边有什么土特产可以带回家的时候,身后有汽车喇叭滴滴的响,她一回头,就看见隋明伟在车里朝她招手,这里到报社,步行还得十分钟,有顺风车,她赶紧跑过去。

  “这几天你忙什么呢,没看你去摄影部呢?”隋明伟还是新手,开车的时候有些紧张,双目紧盯前方,手也牢牢的握着方向盘。

  “老样子,谁家停电,谁家漏水。”何笑然一边回答,一边也在打量这台车,新车,很多地方还裹着塑料布,不过每个座位上都套了凉席的坐垫套,空调也好,坐进来汗意全消。

  “那你怎么不叫我了?”红灯,隋明伟松了口气,抽空转头看何笑然。

  “我的事太小了,去了也不一定能发,”何笑然说,“何况,我看现在找你干活的老师们太多了,哈哈。”

  “那不是找我干活,那是让我当免费的司机。”隋明伟说,“活大活小无所谓,关键是干活心情得好,你今天出去采访还是叫我吧。”

  “那不能发你可别怨我。”何笑然也不过随口应承,没想到一到单位,还真接到一个好活,虽然还是水管爆裂,但是这次爆裂的是供水的主管道,早晨她来得早,其他人还没到,主任无人可派就让她去了,不过电话里对她也是一顿嘱咐。

  隋明伟听到何笑然接到这样的大突发,也很兴奋,一路把车开得比早晨上班快了很多。两个人冲到现场的时候,水务集团的抢修人员还没到,老远就听见哗哗的水声,看见路边一道水柱冲起十来米高,正喷得起劲。

  “你先观察观察情况,我去拍几张照片。”抄起机器、锁好车,隋明伟迅速跑去寻找最好的立足点拍照,何笑然也冲到附近,开始观察水柱的情况,一边赶紧给水务集团的抢修队打电话,得到的答复是,工人已经出发,马上会到现场。挂断电话,何笑然看了看时间,做了记录,然后开始询问围观的市民,水管是什么时候爆裂的,谁最早发现,附近供水有没有受到影响等等。

  “这里是早上六点多暴的,我当时出来晨练嘛。”一位大爷说,看到水从地下喷出来,他就想打电话报修,可是不知道该找什么部门,后来还是个年轻人过来说,不知道找谁就找记者吧,“他给电视台和报社都打了电话,你们记者来的是快。”

  记者来的快,潜台词就是相关部门来得太慢吗?何笑然耸耸肩,赶紧把话题岔开,问大爷,水管刚爆裂的时候,水是怎么喷出来的。

  “刚开始没这么多水,这是现在,我估计,是水管子口子更大的。这水都白瞎了……”大爷指着喷水的地方说,“这里都暴过一次水管了,上次是大冬天,这路上的冰厚得,好几个月都没化干净,晚上老多人摔跟头了。”

  何笑然赶紧又问了大爷,他说的上次水管爆裂的时间,然后又转而问了其他围观的市民。十几分钟之后,水务集团抢修的工作人员来了,看了现场的情况就开始打电话,又过了一会,来了台沟机,在地上挖了两下之后,就等在一边。

  “师傅,这是等什么呢?”何笑然凑上去问抢修人员。

  “这是原水管,我们给水厂打电话了,他们得把闸门关了,等水停了,才能下午人看漏点。”一个抢修人员说完,又开始去打电话,何笑然听着,似乎是向领导汇报情况。

  那天的抢修一直从早上进行到晚上。水柱喷了整整两个多钟头才弱下去,挖沟机把地面挖开,工人下去寻找漏点,不过情况比较复杂,不能马上修复。何笑然采访完现场,又采访了一些市民,水厂送水的管线爆裂,不少市民家都突然停水,由于没有储水准备,晚上没法做饭。一天忙下来,她终于写了一篇两千多子的大稿子,采访全面,再配合上隋明伟拍的照片,第二天在与全城其他媒体的比较中,大获全胜。

  第二天自然的,何笑然又和隋明伟去追踪报道,水管的修复情况,老百姓的生活情况,还有超市里矿泉水、方便面紧俏等等信息,两篇稿子下来,主任对她的表现很满意,渐渐的,也就给她一些重要的采访了。

  而也是在这同时,何笑然和隋明伟在采访上也不断磨合,渐渐的越来越有默契感,接到一个线索,不用多说,彼此就能想到对方会往什么方向处理这个稿子,不会出现图不对文的情况。

  “我有个线索,有个地方专门做假证还能找人*****什么的,咱们去暗访呗。”这天中午,采访间隙,隋明伟请何笑然吃快餐,和她说起,他无意中听说,师范大学附近有一个家教中心,打着帮大学生找家教工作的幌子,其实专门替人办假证、联系*****什么的。何笑然一听就来了精神,暗访的稿子可读性强,报社舍得拿出大版面去做,萧尚麒上次还说她就发小稿……怎么又想到哪儿去了,她赶紧摇摇头,把思绪抽回来,连连点头,恨不能马上就去。

  “去之前得回报社借*****机。”隋明伟早就计划好了,三口两口把汉堡解决了,又把圣代吃了,开车拉着何笑然奔回报社。

  “小隋,你一会有事吗?”刚进走廊,带过何笑然的老师就过来了,远远的就叫住隋明伟,说是有个采访。

  “不行呀,我刚和何笑然说,下午要去暗访,我们屋还有好几个人呢,姐,不行,你问问他们吧。”隋明伟赶紧说。

  “哦,没事,你们暗访吧,我问问别人。”老师倒没说什么,不过在何笑然和她打招呼的时候,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暗访进行得很顺利,何笑然本来长得小,又刚毕业,看起来和大学生并没有区别,隋明伟自称是她男朋友,和中介的人聊得火热。

  “我女朋友四级考了好几次都没过,听同学说的,您这能帮着想想办法。”隋明伟说,“我们也不差钱,就是怕拿不到四级证,回头找工作的时候麻烦。”

  “这几年四级确实越来越不好考了,”中介的人倒不疑有它,也是一脸关心的问何笑然,“那这个同学,你是怎么想的?”

  “我现在一背单词就想睡觉,马上要毕业了,有啥招能肯定拿到四级证就行。”何笑然本来听隋明伟说是她男朋友,还有点不适应,不过这会心里已经顺当过来了,暗访嘛,伪装嘛,很正常,她快速进入角色。

  “我们也没啥特别好的办法,你们是同学介绍来的,也算熟人,咱们就直说了,两种,一种是我们找人替你去考试,这个吧,*****的人学习肯定特别好,过是没问题,可是费用高点,因为人家也要承担风险。还有就是吧,找到和你像的人不太容易,万一被监考发现了,是得通报你们学校的。”中介的人说,“所以我们一般不推荐这个,四级证吧,我们也能做,这个就容易很多了,而且保证外观一样,你要哪个学校的都行。”

  “那得多少钱呢?”何笑然问,一边隋明伟则赶紧说,“钱你别担心,我不说了吗,有我呢。”

  “你男朋友对你可真是不错。”中介的人乐了,说,“证不贵,我们也就挣个成本钱,你要*****的话,得至少五千块,你们自己看,怎么样都行。”

  “那还是做证吧,风险小点,听说用人单位一般也不会上网去查真伪,我毕业证是真的就行了。”何笑然看着隋明伟,后者点头,两个人交了点定金之后,从中介出来。

  “行,挺镇定。”上了车,隋明伟夸她。

  “还说呢,事先你也不支会我一声,吓我一跳,要不是我聪明,就露馅了。”何笑然也乐,她刚刚也用MP3录了音,这会回放,声音清楚。

  “那咱们等两天,假证出来就可以报道了。”隋明伟倒车,然后问她,“晚上想吃点什么?”

  “晚上回家吃就行了。”何笑然赶紧说,这些天,隋明伟几乎天天请她吃中午饭,采访多了,晚饭也一起吃,她每次要买单,都被隋明伟拦住,钱是省了不少,心就有点不太安了。

  “你家也不在本地,回去还不是自己对付,我爸妈忙,家里也没人管我,我回去也没吃的,自己去饭店,吃啥都没胃口,俩人吃饭还热闹点,要是就我自己的话,我就不吃了。”隋明伟说,“你当好心陪我好了。”

  不知怎么了,隋明伟的这句话一下就触到了何笑然的心上。她记得萧尚麒以前也总找她一起吃饭,好像他的父母也很忙,每天回家,除了家里做饭和打扫的阿姨之外,就是他一个人。那时候他也总说自己一个人吃饭没胃口,然后拉着何笑然,还会叫上陈菲儿,去吃大餐。何笑然那时候吃的并不开心,总觉得萧尚麒其实想请的就是陈菲儿,她不过是闪亮的灯泡一枚,可是今天听隋明伟这么一说,她忽然觉得,也许,那时候的萧尚麒,也真是寂寞吧。

  晚饭他们就去了报社附近的一家小小的菜馆,何笑然来了C城之后,爱上了这里的一道甜甜的菜——锅包肉,每次自己都能消灭将近一整盘。隋明伟不爱吃这种甜菜,不过他对饭菜要求得倒是很简单,给何笑然点了锅包肉之后,有时候自己点一盘红烧茄子,有时候点西红柿炒鸡蛋,再点道酱焖豆腐什么的,两个人就能饱饱的吃上一顿,花销不高,何笑然还觉得心安一些。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饭店里又进来了几个报社的同事,不在一个部门,何笑然只看着面熟,倒是隋明伟都认识,和他们打了招呼,礼貌上,也招呼他们坐在一起。

  “别的了,你们吃你们的,我们可对当电灯泡没啥兴趣。”几个人从进店开始,已经飞快的打量过何笑然了,一起乐呵呵的说完,还真走到饭店距离他们最远的角落里入座了。

  何笑然被这样的玩笑弄得脸都红了,转头看了一眼那几个同事,又看了眼埋头吃饭的隋明伟,讪讪的说,“他们可真会开玩笑。”

  “那就别理他们,吃饭吧,”隋明伟闻言抬头看了看何笑然,轻声安慰她,“这些人就这样,你习惯了就好了。”

  “哦,”何笑然点头,心想这样的事还能习惯了就好,这是什么理论呢?心里有点堵,吃饭的进度就慢下来了。

  “给你讲个真实的笑话吧,看见刚才进来的那个高个的没?”隋明伟存心想活跃气氛,悄悄对何笑然指了指那边桌上的其中一个人,“他老搞笑了,是咱们报社的夜班编辑,眼神不太好,也不喜欢戴眼睛,有一天下班回家,太黑了,他怕摔了,就专往有反光的地方走,结果你猜怎么着,他家楼下白天不知道谁挖了个大坑,又下过雨,他看着有反光,一脚就迈进去了……第二天还跟我们说呢,说他掉坑里之后没敢声张,自己爬上来拧拧衣服上的水就回家了。结果下午出门上班的时候碰上一邻居,那邻居说,‘昨天晚上我在阳台上看见咱们楼里也不知道谁,傻拉吧唧的跳这坑里去了,哈哈……’你猜他怎么说,他说,‘是呀是呀,我也看见了’。”

  笑话搞笑的地方就是应景,何笑然偷眼又瞧了那个方向一下,乐得前仰后合,也就把前面的不痛快忘了,照旧把锅包肉消灭了大半盘,不过这次她留了个心眼,借着去卫生间的理由,先把帐结了。

  可是等到吃完饭,隋明伟知道何笑然提前买单的事情之后,却似乎有些失落了,送她回家的路上话比平时少了很多。

  “不是吧,我吃了你这么多顿饭,就请你吃一顿饭,你至于这么郁闷吗?”何笑然和他已经很熟了,就开他的玩笑。

  “不是,哪有。”隋明伟勉强笑笑,他真正不高兴的是何笑然听了别人的玩笑之后,和他算得这么清。他挺喜欢这个小姑娘的,现在差不多全报社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在追她,摄影部也是大开绿灯,她的活都让他去,加上何笑然也没有男朋友,他以为一切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儿,可现在看起来,似乎没这么想当然了。何笑然不肯再让他请客,这是回拒他的意思吗?

  “也不能总让你请客,我也请你吃饭,以后才能有来有往呀。”何笑然不知道隋明伟的心思,这些年她就喜欢过一个男生,然后追在他身后磕磕绊绊的一路走,姿态是卑微到泥土中去的,也还从来没有别的异性对她表达过好感。所以,她对隋明伟的这些含蓄的追求,除了觉得白吃人家这么多顿饭,觉得不好意思之外,基本是没有其他感觉的,对隋明伟,也只当成是兄弟了。

  不过这句有来有往听到隋明伟的耳中,倒是又给了他莫大的希望,他的心情立刻好了,把车停到何笑然住处的楼下才说,“下次别这么和我见外,咱们是好拍档嘛,谁请不是吃饭?”

  “得了,这么点小事,以后我不和你抢了。”何笑然一笑,拍拍隋明伟的肩膀,开车门走了。

  晚上一个人,照旧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瞅着电脑发呆,何笑然发现,她最近特别会发呆,整晚对着电脑,可以什么都不干,就随便打开几个网页,然后时间就消磨掉了。

  不过今天晚上,她的MSN上倒是挺热闹,崔影和李惠都在线,瞧见她上线,就一起来和她说话。

  “何笑然,咱们党的政策你是知道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懂吗?”崔影说,“所以,你快点坦白吧。”

  “坦白什么?”何笑然画了几个问好。

  “你和隋明伟。”李惠简简单单的把五个字敲了上来。

  “我们怎么了?”何笑然不解。

  “还装傻,你们俩是不是在一起了?”崔影说,“人民群众的眼神都是雪亮的,你可别狡辩。”

  “我狡辩什么呀,我们就是一起出去采访,什么群众的眼神,这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呀?”何笑然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人人都把她和隋明伟往一块凑合。

  崔影性子急,见何笑然这么说,觉得打字太慢,干脆一个电话拨了过来,开门见山的就说,“何笑然,你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呀,人家隋明伟正追你呢?”

  “谁说的?”何笑然想了想,她和隋明伟的言行就这么惹人怀疑吗?可是他们明明没怎么样呀?说话就是工作上的事儿,出去就采访,除了中间吃顿工作餐,不就是普通的同事吗?这是怎么了?

  “还用谁说?”崔影简直有些不可置信,“何笑然同事,你女性的直觉呢?有人喜欢你,你会一点也不知道?”

  隋明伟,喜欢我?何笑然后知后觉的想,隋明伟挺了解她的喜好的,知道她爱吃麦当劳里的巧克力圣代,知道她爱吃锅包肉;他们配合也挺有默契的,采访的时候沟通特别快;隋明伟这个人也挺好的,经常会在路上遇上她,就稍她到单位……这,就是一个男生的喜欢吗?

  “你可真是,说你什么好呢?”这边崔影急得恨不能冲到何笑然面前,一巴掌拍醒她,看着她平时也挺精灵的,怎么有些事儿反应就这么慢呢?“我可和你说,隋明伟这个人条件可不错,要长相有长相,要家世有家世,咱们这批一起来的,好几个女人都瞄上他了,人家上赶着追你,多少人眼红着呢,你可得争气点,快点就势把他拿下,知道吗?喂,我说的,你听见了吗?”

  “哦!”何笑然应了一声,崔影不知道,她说这些的时候,何笑然想的却是另外的事,了解她的喜好就是喜欢她吗?那萧尚麒也知道她爱吃什么,每次去餐厅,不用她开口,她爱吃的东西,一样都不会少的一准会出现在桌子上;相处得默契就是喜欢吗?那她和萧尚麒也很默契,她了解他,除了她喜欢他这件事外,他也……挺了解她的;经常接送她,也是喜欢的表现吗?那,以前她也没少坐萧尚麒的车……可是,萧尚麒明明不喜欢她呀?这个问题很深奥,她想了一段时间,得出的结论始终还是,别人都想多了,隋明伟,应该只是把她当好哥们的,报社里漂亮女生那么多,她是完全被淹没于人海中的,他要喜欢,也该喜欢别人,怎么可能是她?

  分析清楚隋明伟并不是喜欢她,不知道为什么,何笑然松了口气,就快快活活的睡觉去了。

  隔了几天,因为中秋节和国庆节马上要到了,报社领导批了一笔代金券,采访中心和编辑中心的几个部门就趁着周六白天的时间,集体出去聚会。

  这还是何笑然他们这批的新人第一次参加报社这么大规模的聚会,她和崔影、李惠特意提早一点到了离报社不远的那家海上皇酒楼。不过还是早有其他同事到了,只是因为买单的领导没来,也没人贸然的点菜,来早的人就在包房里唱歌。

  何笑然她们进来的时候,正好一个男同事在唱《暗香》,“如果爱告诉我走下去,我会拼到爱尽头,心若在灿烂中死去,爱会在灰烬里重生……”她无端的就愣了一下,倒是仔细端详了正唱到□处的这个同事,浓眉大眼,精神漂亮,可惜,并不是他。

  被崔影拉着坐到包房角落的一个大沙发上,何笑然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她记得萧尚麒声音好,也极会唱歌。不过,他轻易是不肯唱的,惟一一次听他唱歌,是因为那天陈菲儿心情不好。

  不知道为什么,陈菲儿在大学里没什么知心朋友,如果硬要说,她大约就只同何笑然不错,那天她要去吃麻辣香辣锅,说是又麻又辣最让人心情舒畅,可是那么多辣椒炒的红彤彤的菜吃下去,何笑然辣得额头和后背细细密密的满是汗,陈菲儿却面不改色,末了还要拉着她去酒吧。

  酒吧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何笑然觉得自己去倒是无所谓,可是如果让萧尚麒知道她没拦着陈菲儿去那种地方,怕是要埋怨她,于是在去的路上,悄悄给他发了短信。后来可想而知,她们在酒吧一条街的街口就被萧尚麒很“偶然”的截获了,酒吧没去成,萧尚麒倒是带他们去了一家音响设备极棒KTV。

  陈菲儿没有唱歌的心情,倒是拉着她喝了不少啤酒,萧尚麒也没拦着,只是在一边点了很多歌,放了原音出来,当背景音乐。后来两个人不胜酒力,在沙发上彼此靠着盹了一会。何笑然觉得自己没睡很久,不过醒来的时候,陈菲儿已经不见了踪影,偌大的包房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只有她和萧尚麒了。

  那天,因为背对着她,萧尚麒没有马上发现她醒了,而是仍在独自拿着麦克风,当时他唱的,就是这首《暗香》。

  “傻了?”何笑然回过神来,就看见崔影和李惠在一边推她,一边挤眉弄眼。

  “怎么了?”她有些不明所以的问。

  “妞,你可不能脚踩两只船呀。”崔影乐了,调侃她说。

  “什么两只船?”何笑然不解,这都哪儿跟哪儿呀,她正经一条船都没有,上什么地方去脚踏两船呢?

  “刚刚唱歌那个帅哥,”崔影推了她一把,窃笑着说,“你看得眼睛都直了,哎,隋明伟来了,和你打招呼,你都没理人家,这要是我,得伤心死了。”

  “不能吧,真的假的?”何笑然立刻窘了,天地良心,她什么时候看帅哥看得眼睛直了,她分明就是精神溜号了。

  “我真同情隋明伟,遇上你这么个榆木疙瘩。”崔影半开玩笑的在何笑然的头上敲了一下,眼睛往主桌上看了看,领导差不多都到齐了,“咱们找地方坐吧,我最怕和领导一桌吃饭了,得找个离着远点的位置。”

  “我也是。”何笑然和李惠也有同感,三个人溜到包房里最角落的一张桌,赶紧坐下。

  事实证明,不喜欢和领导一桌吃饭的同事大有人在,他们这桌被迅速占满,还有人要服务员加凳子想硬挤进来。反观几个领导占据的主桌,倒空了好几个位置没人坐。

  “别都挤在这里,来,男生女生串换、串换。”社办主任看了看场内的形势,下场来坚决的调换起了座位,何笑然几个人被分开了,中间□了几个男同事,然后桌上又有人被硬推到主桌陪领导。

  菜是陆续开始上的,荤素各半,不过味道一般的,何笑然这段时间吃的比前段时间好了,虽然对肉也没有那么“渴望”了,不过这也是难得改善伙食的机会,她准备埋头苦吃。不过后来她发现,在这种场合,想吃饱吃好那简直就是奢望,每每才吃几口菜,就有一个领导举着酒杯就过来了。领导敬酒,回敬领导,自己桌上还得每个人都有些说辞,轮流提酒,她酒量一般,不敢喝白酒,本身又是新人,别人提酒又不能不喝,最后只能把一杯一杯的啤酒白水一样的灌下去。

  这顿饭最后吃足了三个钟头,结束的时候,差不多的人都多了,何笑然打了个嗝,啤酒的味道呛得她自己都直皱眉头,拍拍胃和肚子,明明还是觉得饿,可是所有的空间又都是鼓鼓的,好像走路的时候,都能听见里面啤酒摇晃的水声。

  “你一会怎么回去呀?”崔影也多了,走路的姿势同何笑然一样,有点不在一条直线上,他们这会一堆人挤在电梯门口,目送了一批人下楼。

  “走回去,也不远。”何笑然摇晃了下有些生锈的脑袋,努力想着来时的路,她白天的时候记路的能力很强,可是到了晚上,方向感就有些失灵,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找回去。

  “这么晚,走回去不安全,我送你……”一边,隋明伟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了过来,这时候说。

  “你开车来的吗?”何笑然吓了一跳,转身看隋明伟,他脸红彤彤的,明显喝了不少,“你也没少喝,别开车了,把车寄存在这儿吧。”

  “没事,没喝多少。”电梯来了,隋明伟踉跄了一下,随着何笑然进了电梯。

  “那也不行,酒后驾驶多危险,一年多少人出事,你不能开车了。”何笑然蹙眉,隋明伟在领导那桌,喝的都是白酒,说没喝多,那纯粹是骗人,他们前两天还跑过一个车祸的突发新闻,就是酒后驾驶,想到隋明伟这么没记性,何笑然还是有点替他着急,“快点,你保证不开车回去。”

  “嗯,那我不开了。”何笑然以为还得费几句口舌,没想到隋明伟眼睛却忽然亮了,近乎旁若无人的盯着她,整个人又往她的身边蹭了蹭,一手甚至还重重握住了她的,“钥匙给你,我把车放这儿。”说到这一句,他的声音几乎是喃喃的,唇也不小心的蹭过了她的耳朵。

  何笑然绝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电梯里喝醉的没喝醉的同事的目光好像都聚合到了她脸上,崔影还夸张的往旁边硬挤做出躲闪的架势,隋明伟几乎靠到她身上,一把车钥匙,也被塞进了她的掌心,她想抽手,他却握得更紧,幸好“叮”的一声,一楼到了。

  刚才的酒意好像都被吓走了,何笑然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起了好多,除了萧尚麒,她从来没有和一个男人这样接近过,而且身体本能的抗拒,让她浑身都只觉得难受,隋明伟到底是真喝多了还是解救装疯,她很久之后也没想明白,只知道她是很努力的克制住了自己,才没有在隋明伟大力的拉着她的手上出租车的时候,把他摔出去。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谁都知道我爱你 > 第六章 如你所愿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2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3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4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5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