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谁都知道我爱你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谁都知道我爱你 > 第四章 离别之痛

第四章 离别之痛

所属书籍: 谁都知道我爱你

  那天的事情,注定成为何笑然寝室里四个女孩一生的噩梦。

  小刁真的就在灌木丛后,抱膝坐在高矮参差的杂草中。何笑然记得,小刁是最爱干净,最怕虫子的人,平时别说坐在这样的杂草从中,就是让她从草丛中走过去,都比杀了她还让她难受。

  “我先出去了。”几个人的脚步声,似乎没有惊动小刁,她依旧维持着一个姿势,抱着膝盖,头抵在膝头,一动不动的坐着,萧尚麒四下看了看,忽然眉头微皱,轻声对何笑然说,“有事大声叫。”然后,退了开。

  “小刁!”何笑然顾上不上萧尚麒了,只是蹲下身去,轻声叫她的外号,一连三声,还是毫无反应的,最后她忍不住轻拍小刁的肩膀,却没想到,刚才石像一样静默不动的人,却忽然用力抬手,猛的推向她。何笑然猝不及防,被推得跌坐到一边,小刁的头也抬起来了,只是看向所有人的眼神凶猛异常,那是一种被伤害了,处于绝望中的小兽的眼神,凶狠无助。

  “小刁,小刁,你怎么了?”周月和温雨齐声叫她的名字,最后视线落在她的领口时,又顿住了,忘了下面该说什么。

  小刁昨天晚上出来的时候,穿的是今夏最流行的连裤装,挺括的短袖连着一条短裤,把她纤细的腰身,修长的腿显露无意。可是如今,那挺括的短袖上衣的领口却撕裂开来,所有的扣子都不知去向,随着她直起身的动作,露出胸前一片雪白的肌肤。

  何笑然也是坐倒之后,才发现近处,小刁的胳膊和腿上大片擦伤的痕迹,她从来不知道,夏天的夜里会这么冷,只这一瞬,就让她浑身战栗一般的颤抖起来,不可自抑。

  “小刁,小刁,小刁……”何笑然一连叠声的叫她的名字,好长时间吧,至少在她们的记忆中,那几分钟的等待,度日如年般煎熬,小刁的视线缓慢的落在何笑然的脸上,眼神一点点有了焦距,好像终于认出了周围的三个人一样,良久,嘴角抖动,竟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来。

  “你还好吧,我们找你很久了,你这个坏家伙,还跟我们玩失踪。”何笑然声音哽咽,好像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压在心里头一样,难受得想用手去抓,可是隔着皮肉和骨头,什么都抓不到,她思量着,却控制不住眼泪和呜咽声,只能匆匆的叫,“小刁……”

  “你哭什么?”小刁却还是笑,靠得近了,何笑然看得到她嘴角暗色的痕迹,像干涸的血液,蜿蜒的一缕,爬过下颌。

  “我——很担心你。”何笑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们都是看各种电影电视剧长大的,脑子里已经忍不住自行推断出了一些可怕的画面,可没有人敢问小刁什么,只能茫然的,看着她艰难的微笑。

  “我们回寝室吧,”许久,温雨轻声说,“回去休息休息。”

  “回去——”何笑然和周月觉得有道理,可是还没来得及点头,小刁已经摇头了,喃喃般的说,“回不去了!”

  周围一时又安静到了极点,只能听到间或几声小虫的鸣叫,半天,小刁再抬头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平静了许多,眼神中有着决绝,她把手伸到何笑然面前,要借用她的手机。她们都猜不到她要打给谁,只能看着她,按了三个数字,又按了通话键。

  警车来得很快,刺耳的笛声彻底划破了夜的宁静,硕大的照明灯和电筒,在搜证的时候,也把这幽暗的灌木丛和杂草地照得犹如白天。

  周月和温雨陪着小刁坐上了警车,只留下何笑然独坐萧尚麒的车。

  “小刁,比我们想象的勇敢。”何笑然没有一丝力气,从上车之后,就蜷缩在座椅上,动也不动,萧尚麒替她扣好安全带,跟在警车后面走了几分钟后,看她仍旧一声不出,也有点担心。不过他也不擅长安慰人,也不知道怎么来安慰她,只能说,“一切很快就会过去的,你别这样。”

  “能过去吗?”何笑然到底是动了动,自语一样的说,“很快会过去,怎么可能很快过去?小刁以后要怎么办?今天晚上肖博年到底在干什么?他……他怎么不去死!”

  “你这么想太极端。”萧尚麒叹了口气说,“小刁为什么跑到这里你还不知道,怎么能怪到那个什么年身上?”

  “我为什么不能怪他?”他不说还好,一说何笑然却好像忽然充电了一样,猛的坐直了身子,“那个地方就在肖博年家楼下,她不为他能来吗?她不为他能出事吗?她才二十二岁,以后要怎么办?”

  “可是还是她自己来的,没有人逼她,她是成年人了,做什么事就要承担什么后果,何笑然,你理智一点,你这样,帮不到她。”这最后一句,抽走了何笑然刚刚聚起的全部力气,她帮不了小刁,如果她前一天没有失眠,那刚刚她就不会睡着;如果她没有睡着,小刁离开包房她就不会不知道;如果她知道了,就会阻拦小刁这么疯狂的举动,如果阻止不了,也可以陪她一起来,那么,是不是一切都可以避免?

  “你别胡思乱想了,小刁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是你的错,”何笑然的纠结被萧尚麒轻易的就看穿了,他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想劝她几句,可是想了想还是作罢。小刁于他,就是一个不怎么太熟悉的女同学罢了,谁也不愿意看到身边认识的人出这样的事,可是现在事情发生了,他认为,最重要的是把后面的事处理好,把伤害降到最低,至于安慰别人,这从来不是他擅长的。

  车停在刑警大队门前的差不多同时,被他半夜里从被窝中叫起来的律师江华鑫也赶到了,下车的时候还哈气连天,不过一走进刑警大队的大门,整个人就立马精神抖擞起来。

  何笑然不知道萧尚麒在什么时候还找了律师,看着他和律师打招呼,又去找了刑警队长,一时间心里百感交集,既觉得有他在,再可怕的事情也可以面对了,同时也害怕心里的那种依恋的习惯和感觉,他做这些事太轻松了,轻松的证明,他和她,是完全生活在两个世界里。

  很快有刑警过来,给何笑然她们三个分别做了笔录,不过是反复的问她们,晚上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在那里找到小刁,还有,在现场都看到了什么。何笑然出来的时候,周月和温雨还分别在不同的屋子里,小刁却没在这里,她的脑子都有些迟钝了,想着电视剧里,这样的时候,小刁大约会先被送去医院吧,至少是接受医生的检查。

  就这么在走廊里胡思乱想的片刻,楼梯那边一阵脚步凌乱,她茫然的抬头,就看见肖博年跟着两个刑警,也大步走了过来。

  “何笑然?”肖博年看到她显然吃了一惊,不过她没想到,他能一口叫出她的名字,因为在她的记忆里,他们分明没什么正面接触才对,他怎么也被带来了?何笑然想着,还来不及说什么,他已经又问,“你怎么在这里,出什么事了?”

  “小……”何笑然想说,出事的不是她而是小刁,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想,这样的事情,小刁一定不想让他知道,也就是这么一个瞬间的迟疑,跟在一边的刑警已经说,“什么都别问了,想知道什么,一会再说。”

  就这样,她目送着肖博年也被带进了一间屋子,再过一会,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妻匆匆跑来,都是满头大汗,发丝纷乱。

  何笑然猜,来的应该是肖博年的父母,不过她没有打招呼的力气,只是自顾自的找到一块看起来白白的墙,然后重重的靠了过去。

  这一夜似乎格外的长。

  等到四点左右,晨光初露的时候,萧尚麒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一般,忽然出现在何笑然的面前,一夜没睡,他看起来却还是很精神的,把她从地上拉起来的同时,也叫醒了后来出来的周月和温雨。

  “我先送你们回去吧,”萧尚麒说,“周月今天的火车吧,回去收拾一下东西。”

  “我们现在就走?”周月愕然,“不用我们协助调查了,还有,小刁……”

  “你们知道的,已经都告诉警察了不是吗?”江华鑫正好也走过来,温和的对周月说,“事情和你们没什么关系,你们需要协助调查的部分已经结束了,现在跟萧回去吧,睡一觉,生活还要继续,你们该做什么,还要做什么不是吗?”

  周月迟疑,看了眼何笑然和温雨,她的火车票是中午的,在最初替小刁着急上火的劲儿过了之后,她一直挺担心她不能如期回家去的,现在知道自己可以走了,可是心里的滋味却还是不好受。

  “小刁……我是说,陈伊她,什么时候能回去。”何笑然问。

  “她……她现在还有些事情,一会可能还要帮她做拼图,不好说什么时候能回去,我会在这里陪着她。”江华鑫说,“这里不是个休息的好地方,你们回去等她也是一样的。”

  “我们先走吧,”最后还是温雨拍板,拉着何笑然和周月,一步一步的,出了刑警大队,又回了学校。

  这是离校的最后一天了,不过小刁的事情还是惊动了校方,在周月临上火车前的几个小时里,辅导员和学院的院长、副院长都来了,又照例问了她们一次经过,末了带走了小刁的所有行李。

  “替我和小刁说,她是最坚强的,以后还要这样,好好的过日子,给我打电话,别忘了,以后有机会,我们还会见面的。”上火车的时候,周月哭了,眼泪大串、大串的滚落,她们三个人不停的拥抱,反反复复叮嘱对方的,也就是不要断了联系,要好好的生活……

  何笑然还记得,那天每节车厢前,站着的几乎都是泪别的毕业生们,火车站也一直在放一首歌,很老的歌,吴奇隆的《祝你一路平安》。

  最后无论怎么不舍,火车还是准时开动了,车下送别的人群跟着火车从快走到快跑,都用力的挥着手,喊着同学的名字,直到追出站台,直到火车消失不见……

  何笑然没有想到,送走了周月之后,她却也再没有见过小刁。

  小刁的案子破得很快,犯罪嫌疑人在第二天就据说在警方强大的压力之下,投案自首了。小刁的父母也在当天乘飞机赶了过来,将小刁从刑警大队接走后,就切断了她和同学们的一切联系。

  所以何笑然是几天之后,才从萧尚麒那里知道了事发的经过。那天,小刁确实是自己从练歌房里出来的,并在练歌房门口上了一台等客的出租车,这个画面,被练歌房设在室外的几个摄像头同时拍摄了下来。

  犯罪嫌疑人就是这台出租车的夜班司机,不,准确的说,是替班司机。原来的夜半司机家里孩子生病了,请了人来替班,而这个人,曾经在十几年前因为打仗斗殴进过监狱,不过这几年表现得很好,大家渐渐把这事给淡忘了。

  很多犯罪行为,都是一瞬间萌生的作案动机,开始的时候,这个替班司机就是因为最近打麻将输了钱,想抢小刁的包,没想到跟踪小刁的时候,发现周围的环境极其安静,于是萌生了更可怕的念头。

  “这个畜生,他不得好死。”萧尚麒避重就轻,可是何笑然也不是三岁两岁的孩子,还是听明白了他没有说出来的话,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最后只剩下紧握的拳头和愤恨。

  “这种畜生,自然有人教训,死不了,也保证脱几层皮。”萧尚麒冷笑,有些话他不想告诉何笑然,那个犯罪嫌疑人在进拘留所的第一天,就被暴打了一顿,虽然因为还要上庭,没让那厮断上几根肋骨,可是便几天的血是不可避免的。犯这种罪的人,在里面是最难受的,所以其实即便不特别交代,几顿打也是免不了的,何况……

  “嗯,”何笑然沉默了很久之后,才点点头,犯罪的人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了,这是大快人心的事,只是想到小刁的不辞而别,想到她受到的伤害,想到那天肖博年脸上的愕然和懊悔,她的心情却只是更加的沉重。肖博年对小刁,也不可能是没有一点感觉吧,如果他那天没有关机,如果他那天见到小刁了,不,如果她们早一点发现小刁的异样,早一点拦住她或是找到她,一切都会不一样吧?可是,这世上就没有后悔药这种东西,一切都迟了……小刁走了,肖博年满心自责,可是自责并不是爱,小刁必然也是明白的,所以才走得这样决绝和干脆,切断了所有可能的联系方式。

  这几天何笑然一直、一直的想,如果小刁早一点这样干脆的了断一切,是不是就不会付出这样惨烈的代价?舍不得,是折磨,放手是长痛不如短痛,可是到底,那一种痛,更可以忍耐呢?

  “别没精打采的,小刁的案子不会开庭审理,不过估计很快就会宣判,她既然不愿意你们知道,就是有她自己的苦衷,你想再多也没有用。倒是你自己,毕业也毕业了,你以后怎么打算的,工作联系的怎么样,不是说,你前阵子实习的单位挺好的?可是我怎么听说,你不肯去了,干着不开心?我这边倒是缺人手,不然来帮我吧!”萧尚麒伸手拨拨她的头发,两个人在餐厅坐了半天了,以前何笑然最喜欢这里的牛排和提拉米苏,还有那些甜腻腻的饮料和冰淇淋,可是今天,菜牌都被要被翻烂了,也没见她点出一样来,整个人泱泱的,没一点精神。

  “我明白,就是有点担心小刁。”何笑然抬眼看了看近在咫尺的萧尚麒,她以前就知道他的皮肤很好,可是没想到这么好,在西餐厅这样的灯光下,他整张脸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玉石雕琢的,棱角分明中又透着润,一双眼睛更是被衬得明如秋水,视线交汇的一刻,她几乎呆了,到了嘴边的话,说着说着就顿住了,隔了会才硬生生移开视线说,“那份工作是觉得挺不适合我的,我以为我会很适合当文员,但没想到,办公室太舒服了,我反而坐不住。”

  “那你想做什么呢?到我那儿给我当会计怎么样?”萧尚麒仿若没有发现她的失神,托着下巴点了平时何笑然爱吃的东西,放走了服务员才说,“咱们专业知识都学杂了,你既然不愿意总坐办公室,就先当会计,然后考个注册会计师,将来再考个资产评估师什么,从此成为高级白领,一年上几个月班就足够生活,怎么样?”

  “当会计?”何笑然说,“我这个人这么爱钱,你不怕我把持不住,把你的钱都装进我的口袋里?”

  “要这么说,是有点担心,”萧尚麒乐了,忍不住又揉了揉何笑然趴在桌子上的头,“我倒不差这点钱,就怕你笨得做不平帐,还没把钱拿走,就被人捉住了。”

  “我哪有那么笨。”何笑然推开他的手,极力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些、平静些,才说,“你说,我从小到大就没离开过家,我妈总说我天天在家晃得人心烦,我干脆到外地去找份工作,一年也不回来几次,让她想想我,好不好?”

  “真的假的?”萧尚麒倒是露出很吃惊的表情,笑着故意上下打量了一下何笑然说,“你要到外地去找工作,你会做饭吗?阿姨不担心你,我都担心你会饿出毛病来。”

  “不会做还不会学吗,做饭有什么难的。”何笑然低着头,指尖一点、一点的掐着桌上的一朵铃兰花的花瓣,“你就这么小瞧我?”

  “不是小瞧你。”萧尚麒收起了嬉笑的表情,正色说,“你一个女孩子,自己到外地去工作,阿姨能放心吗?再说一个人举目无亲的,遇到事情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早出晚归也没有接送你,还得一个人面对衣食住行的所有问题,多累呀?何必放着省事不干,去给自己找那么多麻烦?你说说看,你想找份什么工作,我一准给你办得妥妥当当的,不好吗?”

  “得了,知道你厉害。”何笑然心里一阵的甜又是一阵的酸,萧尚麒有时候就是对她太好了,好到她真的舍不得离开他,还会有一种错觉,就是他也喜欢着她。可是她这一刻又偏偏无比清醒,再怎么不舍得,心里也有个声音在不停的说,这是不可能的,再贪恋下去,也只是让自己陷得更深而已。是呀,再贪恋他这片刻的温柔,她会不会变成第二个小刁?想到这里,她甩了甩头,转开了话题,“我就是这么一说,本地都没找到工作,到外地找工作不是更难。不过我还是想自己试试,呵呵,不然这大学不是白念了,毕业就失业了。”

  “随你折腾吧,有需要就给我打电话,”萧尚麒松了口气,他们点的餐陆续上了,他看何笑然吃喝如旧,想着,这大约是她随口的玩笑话吧,反正他最近手里的事情多得每天恨不能一分为二,等忙过这一段,看看她找工作的情况吧,不行再替她找个好点的工作就是了。

  同萧尚麒道别之后,何笑然回到家就开始在网络上搜索,国内几个大的招聘网站上,确实有很多招聘信息,她有心离开这里,就选了几个离家不远不近的大城市,逐一浏览,投了十来份简历出去。当时心里是没有抱太大希望的,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她这样刚出校门的菜鸟了,找工作哪里就这么容易?她不想承认,可这也是事实,她就是赌一赌,想看看老天的意思,是让她还留在这里呢?还是让她离开呢?

  因为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所以几天之后,当她接到一家报社打来的通知她笔试的电话时,她是非常惊讶的。这家报社,是她那天投的最后一份简历,按理说,她的专业不算对口,不过她自己挺喜欢写点东西的,才随手投了。报社的地点离家大约要坐十个小时火车,倒是一个还不错的中型城市,只是不如家里这边历史悠久、繁华兴盛。晚饭的时候,她把这件事和爸爸妈妈说了,立刻得到了鼓励和支持。

  何爸爸是一贯鼓励她闯一闯的,当即就说,“好好准备,好好考试,我姑娘一身好功夫,到外地工作我们也不担心你吃亏。”

  何妈妈想得长远些,有些迟疑的说,“从大城市到小城市去,老何,这妥当吗?”

  “你思想就是传统,现在也不是咱们年轻那会了,去了一个地方工作,就得安家落户,户口再也回不来,他们现在人才流动自由,让她去闯两年,有了经验回来这边找工作也容易,没什么不好。”何爸爸大手一挥,拍板了。

  “那你就去试试,”何妈妈想想,也觉得没什么不妥当,虽然不太舍得,可是留她在家找不到工作干呆也不是办法,只能同意。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谁都知道我爱你 > 第四章 离别之痛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2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3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4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5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