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谁都知道我爱你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谁都知道我爱你 > 第三章 最怕离别

第三章 最怕离别

所属书籍: 谁都知道我爱你

  离校的最后时间马上就到了,出出入入的学生很多都是拿着大包小包的,这让整栋寝室楼看起来兵荒马乱。

  “舍得回来了?”推开寝室虚掩的门,原本整整齐齐的四人小屋,现在地上堆了几只行李箱,立刻让人觉得有无处落脚一般的拥挤感。而原来挂着帐子、摆着毛绒玩具,还有各种小东西以至于总满满当当的床上,现在却几乎空空荡荡。何笑然深吸了一口气,才压住那种呼之欲出的空荡荡的失落感,坐在最外面的小刁已经看见她了,笑得有些别有深意。

  “我是舍不得不回来好不好,”何笑然高抬腿,从一只皮箱上迈过来,跳到自己的书桌前,她的地方现在是最干净的了,电脑早两天已经送回家了,大四下学期也没什么课,书架上一直空空荡荡。作为本地人,她最大的优势就是离家近,所以除了床上的被褥之外,离校的时候,她已经没什么东西可收拾。

  “等会审你,”小刁戳了她一下,低头反复的翻看了一下手里的一叠照片,最后,慢慢的一张一张撕成小碎块。

  那些照片曾经是小刁的宝贝,拍的都是同一个人,寝室卧谈的时候,何笑然曾经无数次听到那个名字,计算机系的才子肖博年。不过她能记住这个名字,倒不是因为听的次数多,而是因为此肖虽不同于彼萧,但是发音是相同的,她的耳朵,总是对这个萧字太敏感了。

  小刁喜欢肖博年,从大一开始。那个时候何笑然和她还不住在一间寝室,刚开学彼此也不熟悉,不过关于工商管理系的一个女生追着计算机系的一个男生满校园跑的笑话,也是耳熟能详,不过也只是当笑话听听而已。

  没想到后来小刁给她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那天的情形,无论多少年之后何笑然回忆起来,都对小刁充满了敬慕。

  那是十月的一天,萧尚麒长假期间出国旅游,回来的时候带了不少礼物,其中就有一份是给陈菲儿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不肯直接把礼物送过去,偏偏一起叫出她们俩。

  送给她的是一小瓶香水,包装华丽,香得浓烈,她很久之后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可是无论是那个时候还是以后,她都一点也不喜欢这种味道的香水。而萧尚麒送给陈菲儿的,却是一款吊坠,素银的材质,极为古朴又极具民族风情的蝴蝶图案,看起来并不名贵,至少无论包装还是大小,和她的香水都不在一个档次上。陈菲儿很开心,当时就戴在身上,还让她看是不是好看。

  何笑然几乎都笑不出来了,她要努力的控制自己的眼睛,不流露出一丝羡慕或是嫉妒来、萧尚麒的眼光一贯就好,他细心挑选的东西怎么可能不好看呢?那时候她就明白了,她和陈菲儿,就和这两件礼物一样,不具有可比性。

  那天到后来,她因为心情不好,自己在学校的林荫小路上走了很久,想象着萧尚麒是怎么挑中了那只蝴蝶吊坠,又是怎么煞费苦心的想着要如何送出。她能得到礼物,完全是托了陈菲儿的福吧,为了让他送出这个吊坠的举动不显得突兀,为了让陈菲儿不觉得不安而拒绝接受。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她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这句诗,反反复复的在心里念了两遍,就只觉得凄惶。

  结果这么胡思乱想着低头走路,不知道怎么就绕到了学校人工湖后面那片树林里。原想着这个时间,大家都在午睡,树林里该很清净,结果偏偏她刚刚找到一张树下的石凳坐下,就有人脚步匆匆闯了进来。

  “男子汉大丈夫,有话就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就是我喜欢你吗?我都不怕别人听见,你还怕别人听见?”这是小刁的第一句话,嗓门洪亮,声音彪悍,完全是一副你从了我也得从,不从我也得从的语气,吓了树后刚坐稳的何笑然一大跳。

  “同学,我上次就和你说过,我有喜欢的人了。”男人的声音不高不低,倒是斯斯文文,何笑然忍不住悄悄把腿向后缩了缩,继而,又忍不住探头去看。

  十来步远的地方,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生个子高高大大的,不过很瘦,整个人套在一件宽大版的白衬衫里,风一吹就显得空荡荡的,不过背面单看发型也觉得应该是那种偏中性的帅气男孩。女生被他完全挡住了,只能看到一双白色的球鞋和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

  “你有喜欢的人了?谁?咱们学校的吗?你和她表白了吗?她喜欢你吗?”女生一口气问了一串问题,声音还是那么大。

  “同学,这和你好像没有关系吧?”男生被这么一问,也有些恼火,呛了一句。

  “是没关系,所以我喜欢你,也和你没什么关系不是吗?”女生居然也不生气,还反将了男生一军。

  “可是你这么每天总出现在我眼前,让我觉得很不自在,”男生顿了一下说,说了句狠话,“我就是希望你别白白浪费了时间,我不可能喜欢你的。”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是在浪费时间?”女生有一阵子没有说话,被拒绝得这么直接,何笑然想,如果这话是萧尚麒对她说的,她一定难过得要死,也一定不希望更多的人知道,这样想着,她又缩了缩身子,却听见那个女生慢条斯理的接着说,“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这两件事并不冲突,我浪费还是不浪费时间,也是我自己的事情.所以,你今天其实不必专门找我来谈,我反而觉得,是你浪费了你自己的时间。”

  男生大概从没有遇到过这样古怪的情形,他以为眼前这个每天追在他后面跑,还总拿相机*****他的女孩被这样拒绝之后,至少会掉几滴眼泪,或者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开,可是就没想到,最后手足无措的却反而是他。明明是他的生活被打扰了,明明是他被眼前的女生骚扰了,他就想不明白,她怎么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她喜欢他和他不喜欢她是两回事,而且还让他居然觉得无从辩驳。

  “我不和你争辩这些,反正该说的话我都说完了,你好自为之吧。”男生反复的想了又想,最后还是败下阵来,他为自己总结的经验教训是,以后再不和这种脸皮厚过城墙的女生分辩什么,因为说不过她不说,自己还挺恼火自己拙嘴笨腮的。

  何笑然又在树后坐了一会,听到有脚步声快速的从树林里走了出去,才长长的出了口气,结果嘴还没来得及闭上,她就惊讶的发现,刚才说话的女生,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这地方挺好的,清净,适合想心事。”这是小刁同何笑然说的第一句话,清秋的风掀起她短短的发,让她在这一刻看起来,飞扬洒脱。

  “那时候我以为你会大哭一场呢。”傍晚,在学校附近的小饭馆,何笑然寝室的四个女生点了几道这里的招牌家常菜,又开了几瓶啤酒,聊着聊着,就说起了刚认识时候的事情。

  “眼泪流在爱你的人面前,他会疼惜,流在不爱你的人面前,只会被嘲笑,我凭什么给他嘲笑我的机会?”小刁仰脖干了一杯啤酒,长长的吸了口气才说,“也不对,我也不怕他嘲笑,喜欢一个人并没有错,我也没做什么真正影响了他生活的事情,不就是多看他几眼,他要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他?”

  “算了,你已经放下了,就别提那个男人扫咱们的兴了。”周月看小刁自己倒满酒,又大口喝下去,继而又倒满,也知道放下两个字,不是像小刁嘴上说的,或是撕照片时那般轻松。何况,这几年小刁和那肖博年磕磕绊绊纠缠着一路走来,她也都看在眼里,这时候心情也沉了几分。

  “对,过去了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得说说现在。”小刁乐了,她刚刚一口气几乎喝完了两瓶啤酒,酒意跃上眉梢,一把揪住何笑然说,“然然呀,你招了吧,我们的政策一向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

  “招什么,你这家伙,这么快就喝醉了。”何笑然心里一跳,一心转移话题,“大姐,你看看,小刁发酒疯了。”

  “少打岔,打岔也没用。”小刁哼了一声说,“昨天晚上,你那么早就跟着萧尚麒走了,今天上午才回来,我来问你,你们去什么地方了?”

  “还能去什么地方,回家呗。”何笑然没想到,当时这些家伙都醉得东倒西歪了,居然还记得她是和谁一起走的。

  “不说实话是吧?”小刁和周月对视一眼,示意周月说话,周月有些为难的眨眨眼,最后还是说,“然然,其实吧,你妈妈今天早晨打电话到寝室过,不然我们怎么知道你没回家,哦,你别担心,我们说你昨晚喝醉了,正在床上睡觉,你妈妈就没说别的,也没让我们叫你,只让我们叮嘱你今晚少喝酒。”

  何笑然怔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桌上的其他三个人已经贼兮兮的笑成一团,还是小刁推了她一把问,“到底你和萧尚麒怎么样了,你和他表白了?”

  “还用表白,他也不是傻子,然然喜欢他,我不信他不知道,你该问,昨天你们进行到哪一步了?”周月捂着嘴,但却掩不住连上的笑意。

  “昨天呀,我确实去他家里,不过他把我送回去,就又走了,我在那里睡了一觉而已。”何笑然也知道今天不说是遮掩不过去了,只是有些事,她真的永远不能说出口,只避重就轻的说了昨天后来的情形。

  “不能吧,”周月很诧异,可是看何笑然神情淡然,确实不是说假话,只能讪讪的说,“想不到萧尚麒有柳下惠的品质。”

  柳下惠吗?何笑然的视线最后只落在酒杯上,想着,这真是一个安慰自己的好理由。

  那天晚上,何笑然连着第二天喝多了,也不只是她,小刁、周月和温雨也都不比她好到哪里去,喝多酒还不想回寝室,于是又转战到学校附近的一家练歌房。

  唱歌对何笑然来说,是无法解决的技术难题,她五音不全,当年曾经发狠想找个声乐老师把五音找全,结果声乐老师直言不讳的告诉她,所谓五音不全,问题处在耳朵上而不是嗓子,就像很多聋哑人并不是哑而只是聋一样,耳朵分不出声音的变化,没什么实质的解决办法。所以,进了练歌房,她就只能靠边找个沙发坐下,专门进攻干果和薯片等等零食。

  小刁的情况和她差不多,也是不在调上的人,于是整个小包房里,回荡的就是周月和温雨此起彼伏的嘹亮歌声,间或还夹杂着重金属的配乐声。

  “然然,明天我就走了,别人我都不担心,我就担心你。”小刁把头枕在何笑然的肩头,用力撕着一片菠萝干,忽然说,“你看着比谁都坚强,也淡然,可是也比谁都心软。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爱情这东西,是要两个人互相付出的,你这样一个人坚持着,不累吗?”

  “你忽然这么文艺,我都有点受不了。”小刁的话,让何笑然心尖的某处忽然尖锐的一阵刺痛,她微微握拳,深吸口气才把小刁沉甸甸的脑袋推到一边去,在转为舒缓的音乐中说,“累吧,我也不是超人,不过也累不了几天了,你放心吧,好好去投奔你的前程,将来发达了,别忘了我就行。”

  “真的假的,这话真不像你说出来的,受什么刺激了?”小刁睁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何笑然。

  “被你刺激了呗。”何笑然觉得自己喝多了,顺嘴说胡话了,顿了一下,看小刁神色如常,才说,“也不是受什么刺激,就是忽然想明白了,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得到他。我喜欢他,是希望我的喜欢能让他觉得快乐,如果我的喜欢对他来说,是一种负担,让他觉得难受了,那就已经不是我最初希望的了。我不想我的喜欢,最后变得那样一文不值还招人厌烦,我真的就是想清楚了。”

  小刁牢牢的看着她,好一会才勉强的牵了牵嘴角说,“本来我要劝你,没想到最后好像变成你劝我了。你说的对,我们的喜欢也许对一些人来说一文不值,但是对我们自己来说,是最珍贵的。让那些不知道珍惜的人去见鬼吧,我们不喜欢他们了总行了吧,老话怎么说来着,天涯何处无芳草,对,天涯何处无芳草,我就要横穿中国去找我的芳草了,呵呵……”

  小刁的情绪并不对,何笑然想,在寝室撕照片的时候,小刁显得太平静了,现在又太激动,她刚刚并没有劝小刁的意思,她只是说她那一夜的感悟,可是这也只是说说,感情这东西,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如果她能这么洒脱,今天也不用借酒浇愁了。只是她不知道小刁和肖博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倒是周月听到了小刁的话,忽然举着麦克转头就冒出一句,“肖博年那个混蛋,我卯足力气想揍他已经很久了,我要有然然的功夫,就打得让他妈都认不出来他。”

  “别胡扯,唱你的歌。”温雨拍了周月一掌,却也转头有些担忧的看了眼小刁。后者埋头吃着香蕉皮和菠萝干,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

  只是到了后来还是出了状况,夜渐渐深沉,昨天晚上几乎整夜没睡,何笑然有些撑不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靠在沙发上打了个盹,周月和温雨也唱累了,分别盹了会,才想到哈气连天的来推她,叫她一起回寝室。

  “小刁呢?”何笑然站起来,四下看了看。

  “去洗手间了吧,”周月歪头想了想,又看了看手表,忽然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天呀,她上厕所怎么去了这么久?”

  “她去了很久吗?”何笑然和温雨几乎同声问。

  “她出去的时候我记得我看了眼时间,不到十点半,可是现在都快一点了,”周月又看了看手表,确定自己没睡眼朦胧看错了表针,就不管不顾的来开门冲了出去。

  门外几步之外站着牛仔打扮的服务生,看见他们鱼贯而出,就上前来问是否结账。

  “我们还有一个人,十点多出来上厕所,一直没回来,”周月有些语无伦次,揪着服务生就直奔洗手间,到了门口,自己去看了女士一侧,又赶着服务生看了男士的一边,最后一无所获。

  “她能去哪里呢?”三个人立刻都急了,往寝室打电话,电话铃响了很久没有人接听,问门口的服务生,都说没有注意到小刁是否出去了,她家又不在本市,除了学校,还会去什么地方呢?

  “看看这里的监控录像吧,最起码知道小刁有没有离开这里。”何笑然抬头四下看看,虽然没有看到走廊的天花板上有安装在明处的摄像头,可是还是觉得这种地方,必然有监控设施。

  “对不起女士,我们这里没有监控录像。”结果服务生听见了,一口就拒绝了。

  “怎么可能没有,现在小区学校里都有监控录像,你们这种公众场所怎么可能没有?”周月一听就火了,尖着嗓子说,“我们的人是在你这里不见的,一旦出了什么意外,你能负起责任吗?”

  “这位小姐,您别这么激动。”服务生上了半宿的班,也是一肚皮没好气,对何笑然几个人说,“别说我们这里没有监控录像,即便是有,也不是什么人找任何理由都能看到的。”

  “你什么态度,叫你们经理来!”周月越发的火了,声音又提了几分。

  “经理不在,你们要是不唱了,就请结账。”服务生口气更冲,嘴里嘀咕说,“谁知道你们是不是真有人不见了,像你们这样的,我见多了。”

  “结账?靠,我们走了,你们不是更不认账了?”周月没听清服务生后面的话,已经冲口骂了一句,说完想想刚才服务生好像嘀咕了句什么,越想越不是滋味,指着服务生说,“你刚才说什么呢,你给我再大声说一遍……”

  “别吵了,”温雨和何笑然看情势不对,赶紧来拉她,一边劝她说,“先找小刁要紧。”

  “怎么找?上哪里找?”周月仍旧愤愤,半天才压住火气,声音里却带了哭腔说,“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到底能去哪里呢?”

  萧尚麒的电话大剌剌的叮咚作响时,他人正在牌桌上,今天整个晚上运气好得不得了,陆均衡连给他点了几回炮,郁闷的直叫大哥来救他。

  “愿赌服输,又不是娘们,大喊大叫的,也不嫌自己丢人?”慕少天难得悠闲,和赵明轩喝茶下围棋,两个人对峙有一会了,陆均衡大叫的时候,他正慢条斯理的品着茶水,压根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倒是正盯着棋盘的赵明轩乐了,抽空挖苦了一句。

  “你们就欺负我吧。”陆均衡做出恨恨的表情,随手扔出一张白板,咬牙说,“给你,我就不信刚抓几张牌你就能胡!”

  没想到萧尚麒还真是又抓了一手好牌,就等这张白板了,看见陆均衡打出,就赶紧说,“放好别动,胡了!”

  邹少波再撑不住,在陆均衡跳脚的时候,哈哈的笑了起来。

  萧尚麒的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响了,来电显示上何笑然的名字跳来跳去,他看了一眼,没忙着接,反而微微蹙了下眉。

  “这都几点了,”陆均衡抬头看了看大厅角落里的座钟,“女人吧,查岗?”

  “哪里都有你,看你的牌吧。”邹少波说话间,洗好的牌已经重新摆上。

  查岗这两个字,让萧尚麒眉间蹙得更紧,他以为何笑然和别的女人会不一样,毕竟,在他那样对她之后,她还能那么坦然的和他相对。可是他忘了,再怎么不一样,她也是女人,自己,终究给了她不应该的暗示了吧?

  “这么晚还没睡?”片刻之间,他想了很多,心里到底觉得麻烦,只是还是在最后一刻,接听了电话,不过语气是漫不经心的轻佻,“想我了?”

  其实何笑然平时除非学校有事,否则是不会给萧尚麒打电话的,不过萧尚麒倒是时常给她打电话,常常是半夜无聊,或者大清早锻炼之前,美其名曰,叫她翻个身再睡,可是,无论何时他们的电话里,何笑然都没有听到萧尚麒用这么轻慢的语气和她说过话。

  几乎是一瞬间,她努力想忘记的那些画面就一下子回涌到脑海中,她明白萧尚麒的疏离,可是她并不是有意想要纠缠他,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在这种焦急和无助中,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向他求助,或许,真的是,她爱他成了一种习惯,这种习惯不仅让她每时每刻总不自觉的想到他,也让她萌生了一种依赖感。

  何笑然被这种念头下了一跳,本能的就把电话挂断了,一旁也急得够呛的温雨看见她失魂落魄的拿着电话发呆,就猜到了她刚刚打电话给谁,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在心里默念真是孽缘。

  孽缘,何笑然也不自觉的想到了这两个字,然后一激灵,视线和温雨对上,肖博年!她们几乎同时想到,肖博年签了上海的一家规模很大的外资公司,但是他是本地人,这几天应该还没有去报道,小刁没有地方可以去,会不会在离别之前,又忍不住去找了肖博年?

  “肖博年住在什么地方?”何笑然问周月。

  “我怎么知道。”周月也反应过来,三个人匆匆的跑到练歌房的前台结账,开了/发/票当作凭据之后,又奔到夜色沉沉的街上。

  “找个人问问。”温雨想想说,“周月,你不是认识计算机系的那个许默吗?他也是本地人,应该知道肖博年住哪里吧?”

  “这么晚,也不知道他睡没睡,”周月叹气,掏出手机吧吧的一顿按键翻找,然后拨电话,几十秒之后,在旁边凑过来听的何笑然和温雨齐齐松了口气,电话被接听了。

  “他说他只知道肖博年家大概在哪个区,但没去过,说不准具体位置。”一边接电话,周月一边捂住话筒重复她听来的信息。

  “那能不能再帮忙打听一下?”温雨问。

  周月比了个嘘的口型,拜托许默帮忙打听。深更半夜的,许默正在编程序,本来不想答应,可经不住周月央求,只能答应问问。幸好他们系的男生都是出了名的夜猫子,还真有几个正打游戏或是编程的人电话没关机的,打听了一圈,总算问出了肖博年家的地址。

  接到许默的电话,已经是二十多分钟之后了,许默是很奇怪周月为什么这么急的打听肖博年的住址,不过也没忘提醒她们,夜深了,别在外面乱逛。

  幸好后半夜,出租车已经比较容易拦到了,何笑然报上肖博年家的地址,就觉得再没有说话的力气。司机也不多话,只是把广播开的声音很大,应该是某个交通台,夜深了,不知道是为了给还在路面上驾车的司机提神,还是为了提高午夜场的收听率,男女主持人互相调侃之余,也会偶尔冒出点含蓄的荤段子。

  何笑然觉得自己太紧张了,总觉得出租车司机的眼神不对,透过车内挂着的那盏后视镜,贼溜溜的扫着她们。

  这种不安加上对小刁的担忧,让她心跳一阵加速,她本能的握拳,高中之后,她已经不怎么练习跆拳道了,主要是妈妈怕她耽误功课,也说女孩子练习这个不够斯文。不过她功底还在,如果司机……她估摸了一下司机的身高体重,觉得她还是可以应付一阵。

  这样一想,紧悬的心放松了些,她转而去看窗外一盏盏路灯被飞快的抛到身后,偏偏手机突如其来的一阵震动,让她猝不及防,倒下了一跳。

  电话是萧尚麒打来的,距离她拨给他,已经过了半个多钟头,她想了会,还是接了。

  “你在什么地方?这都几点了?”交通台主持人的声音在她还没想好怎么解释,刚刚为什么给他打电话又挂断时候,先钻进了萧尚麒的耳朵,何笑然都能想象出他说话时的神情,必然是蹙着眉的不悦。

  “还在外面,有点事。”何笑然只能说。

  “出什么事了,你刚才给我打电话,不出声就挂了?”萧尚麒是又打了小半圈麻将,才越想越觉得不对,何笑然不会无缘无故这么晚打电话给他,他不该不问缘由的,所以招呼刚输了棋的赵明轩替他,自己站到走廊里,回拨了电话,“实话是说,别糊弄我。”想想,他补充。

  “小刁不见了,我们去找她。”看了看周月和温雨,何笑然有心不想说,可是她从来没像今天晚上这么慌乱过,心上好像悬着块巨大的石头,看到温雨微微点头,她就避重就轻的说了。

  “这么晚,你们三个女生上什么地方找她去?”萧尚麒把手里燃了一半的烟掐灭,回到屋中,拿了车钥匙就往外走。偏偏陆均衡有了翻身的兆头,连赢了两把,一下扯住他说,“别走呀,赢了就走可不行。”

  “我们坐出租车呢,没事,”何笑然隐约听见了这句,赶紧说。

  “出租车也不一定安全。”萧尚麒拨开陆均衡的手,头也不回的往外走,一边说,“地址,你们要去什么地方?”

  报上肖博年家的地址,萧尚麒却不让她挂断电话,于是她呆呆的听着他发动车子,听着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一直到下车。

  肖博年家的生活条件应该很一般,他的家住在城内一个大工厂的家属区里,小区的月亮门,车辆无法通行,而月色下,月亮门内,灌木丛生,黑黢黢的一片,也让周月和温雨心里发毛。

  “你们先别进去了,就站到马路边,我马上到。”一路上,萧尚麒偶尔会和她说几句话,都是这种命令的口吻,让她们这样或是那样,周月开始还小声说没见过这么霸道的男人,到了这时,却觉得感激万分了。

  在路边等了大约十分钟,萧尚麒那台奔驰越野车已经呼啸而至,黑色的车身,在月光和路灯的辉映下,闪烁着让人心安的、金属独有的光芒。

  在漆黑漆黑的夜里,要从那么多长得一模一样的老式居民楼中搜索肖博年家的那一栋,其实并不容易,何况家属区年头久了,道路更是坑洼不平,何笑然跟在萧尚麒的身后,深一脚、浅一脚,走得磕磕绊绊。在她第n次几乎绊倒的时候,萧尚麒依旧头也不回,不过却忽然把右手向后伸到了她面前,盛夏的深夜,风也是微凉的,他的掌心却很热,那种热意,顺着她左手的经脉,很快直抵心房。

  温雨还在反复的拨打寝室的电话,回应她的,依旧是绵绵不息的铃声,周月也反复的拨小刁的电话,却只有个机械的女生回答她,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小刁真会来找肖博年吗?”又找了一阵,整个家属区内,没有一盏还亮着的灯,所有人都睡了,这个世界好像就只剩下他们四个人,周月有些灰心,许默刚刚也顺便替她找到了肖博年的电话,可是也是关机中,“她或许只是去什么地方静静吧,早上看她态度还很坚决,照片都撕了,一点不留念想一样,这才几个钟头,她不能来找他吧?”

  “来都来了,看看要是真不在这里,咱们也就心安了。”温雨揪了揪周月的衣角,悄声说,“萧大少爷都没说什么,你还抱怨?”

  “姓萧的就没有好人。”周月在心里哼了一声,看看走在前面的两个人,再想想莫名其妙不见的那个,火气顿生,不过这话她敢指着肖博年的鼻子理直气壮的说,现在却不敢说出声让萧尚麒听到,只能趴在温雨耳边,无声的念叨。

  其实何笑然对于在这里能不能找到小刁也没有一点把握,可是这一天小刁给她的感觉太过反常了,她心里总有很坏的预感,小刁很可能出事了。

  这样的魂不守舍,尽管萧尚麒已经很用力的握着她的手给她支撑了,何笑然还是被脚下的什么绊倒了,单手撑地的一瞬,她整个人僵住了。

  在她跌倒的地方几步之外的草丛边上,一只布艺的深色书包被丢在地上,如果不是跌倒了,她可能根本不会发现它的存在,书包的拉锁上拴着一只红色的毛绒小玩具,是小刁生日的时候她们一起去饭店吃饭,不要*****的赠品,很丑很丑的红毛小狒狒。小刁一直栓在书包上,是因为那天他们在饭店里遇上了肖博年和一群同学,买单的时候,肖博年也要了这样一只丑狒狒。

  “那不是小刁的包吗?”萧尚麒不知道何笑然为什么蹲在地上不动,以为她扭伤了脚,正弯下腰看她,落后他们一两步的周月和温雨却齐齐的发现了那个书包。

  “确定?”萧尚麒放开与何笑然交握的手,下意识的在她头顶拍了两下才说,“你们几个呆在这里别走开也别动,我进去看看。”

  “我和你一起。”何笑然却猛的站起来,说是一起,却没有等萧尚麒,而是大步冲进了草丛后面的灌木丛里。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谁都知道我爱你 > 第三章 最怕离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2夏梦狂诗曲I作者:君子以泽 3佛跳墙作者:念一 4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511处特工皇妃作者:潇湘冬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