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谁都知道我爱你目录

第二章 迷乱

所属书籍: 谁都知道我爱你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萧尚麒把空空如也的红酒瓶子往茶几上随手一放,这回是真喝多了,手底下都没准头了,酒瓶子和茶几发出了“砰”的撞击声,可是何笑然呆呆的,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他失笑,胳膊抬起来,没轻没重的搭在她的肩头,他就喜欢何笑然这点,知道他什么时候需要什么,能够安安静静的陪着他。他现在真的很需要有人在身边陪着他,不问他怎么了,不安慰他,只是让他不再是一个人,以前都没觉得,原来这个家太大了,空荡荡的,让他觉得呆着难受。

  “不知道,什么都没想,喝多了吧,脑子里空白。”何笑然有一会才回答他,只是有些心虚的不敢侧头去看他,她说谎了,她不是什么都没想,可是她想的事情,永远不能对他说。

  “傻瓜!”萧尚麒呵呵的笑出声来,不疑有他,酒精已经把他的直觉抹杀了大半,他觉得什么都不想也挺好的,手臂用力把何笑然搂住,拖着她的身子靠向自己,手掌下,左胸前,隔着薄薄的衣衫,她皮肤上的凉意一点点传递过来,这种感觉很奇怪,让他瞬间忽然觉得火气蒸腾,燥热难耐。

  何笑然也有些不舒服,今天晚上的萧尚麒给她的感觉怪怪的,有些陌生,他们过去的肢体接触,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她在他的眼中是没有性别的,他不把她当女孩子看待,这曾经让她无比沮丧。可是,到了现在这一刻,他这样拥着她,这若有若无的暧昧,却只让她无所适从,心底有一个小小的角落,酸酸的,酥酥的,力气也仿佛在一点点的被抽离。

  不能这样,也不该是这样,何笑然咬咬嘴唇,把那些丛生的绮念抛开,想不着痕迹的挣脱,只是没想到,刚刚一动,萧尚麒就蓦然收紧了臂膀,声音有些低沉的说,“别乱动。”

  她没有乱动好不好,她只是想止住身体不能自己的滑动,不想再这样,一点点的从他的肩头滑向他的胸前,可是他的胳膊牢牢的阻住了她的退路,仓促间,她忍不住伸出手掌去撑,却听见他骤然加重的呼吸,和压抑不住的闷哼声。

  滚烫的唇,在她用力仰头想看他的脸色时,骤然落下在她的眉间、额头,眼角、面颊,最后重重的吻在她的唇上,将她的惊讶全部吞掉。

  何笑然的脑子里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片空白,就像她刚刚说的,喝多了,好像什么都不会想了,全部的感官都集中在唇上。萧尚麒的唇很热,滚滚的灼烫着她,不过这个吻的感觉和她在书上看到的全然不同,她有些疼,那种唇瓣被用力撬开的感觉,让她的心都在颤抖。他一点点的探索着,而她全然无措,只能被动的承受。不过她还是会呼吸的,只是一呼一吸之间,他的味道充斥所有的感官,浓浓的红酒、淡淡的烟草,还有他衣领间,古龙水挥之不去的冷香。

  如果硬要去挣扎,何笑然想,她还是可以挣脱的,萧尚麒不是那种借酒装疯的人,他永远是酒醉还有三分醒,她挣扎,他就会放手,

  可是她却不知道要怎么挣扎,这个男人,从还是男孩的时代开始,就已经走进了她的心里,移不出,忘不掉。她曾经已经绝望了,或者他永远不会属于她,可是上天到底垂怜她吧,在即将分别的时候,给了她这样一次机会。她不知道要怎么拒绝,也……舍不得拒绝,她不懂回应,只能颤抖着,一点点抬高手臂,第一次,抱紧他。

  欲望如火,似乎可以炙烤干身体里的每一滴水,何笑然只觉得热而且渴,那不同于走在外面,被炎炎烈日照射的来自体外的感觉,而是一种从身体不知名的某处萌生的,火焰一样自内而外席卷全身的渴望,她不知道自己在这一刻想要的是什么,只是无助的依附着萧尚麒,在他的手掌下呜咽。

  皮质的沙发,在空调的照拂下冰冷无比,接触到皮肤的时候,何笑然不可自控的全身一颤,她的皮肤也是灼热的,本能的排斥这种寒意,只是她不过微微的一动,一股更大的力量就越发牢固的按住了她,让她的背彻彻底底的贴牢在沙发上,再动弹不得。

  冰与火原来可以同在,何笑然迷离的想着的时候,萧尚麒的唇已经离开了她的唇,可是所到之处,却只是点燃更灼热的火焰。他的衬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丢到一边,和她一样,不着寸履。肌肤彼此磨蹭,他的身体绷的越发紧,手上的力道时轻时重,刺激着她的感官。

  她学着他的样子,手掌一寸寸在他的背上游弋,他这样抚摸她的时候,她觉得身子都要溶化了,柔软无比,她也想他这样放松,可是结果却只是让他身体更硬,唇上,手上越发用力。

  终究可以得到他了吗?在萧尚麒终于耐不住彼此这样的折磨,大力的抱起她走进卧室的一刻,何笑然忽然有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她不敢去想象明天,酒醒的时候,她要怎么面对萧尚麒,而萧尚麒会怎么面对她,她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一刻,他们将彼此拥有。她不后悔,虽然她最初的梦想,交付彼此的时刻该是新婚之夜,可是如果不会有她和他的婚礼,那么,她愿意在这一刻,把最完整的自己,交给这个她爱了七年的男人。

  身子触到软软的床单,海一样的墨蓝色,在夜色中将肌肤衬得越发雪白,不过少了星辰一样闪烁的灯光,何笑然觉得瞬间轻松了不少。不过这轻松只是很短的瞬间,萧尚麒的手在渐渐渐渐的下移,她紧张得脚尖绷紧,小腿甚至阵阵抽痛。

  幸而这些异样,萧尚麒仿佛并没有发现,他的吻重新落在何笑然的面颊上,一点一点,仿佛是对着最珍爱的宝贝。

  何笑然的思绪又一次迷乱,然而,萧尚麒的动作却毫无预兆的突然停了下来,她不敢睁开眼睛,只觉得轻软的被子带着与沙发相同的凉意骤然盖到了身上,片刻之后,身下的床微微一颤,萧尚麒似乎是重重的躺到了大床的另一侧。

  无边的夜色,也无法掩饰这一刻弥漫在卧室内的尴尬,何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长久的静默之后,才悄悄睁开眼睛。

  萧尚麒就仰面躺在距离她不过半臂的地方,身子也裹在蚕丝被子中,俊美的眼闭得紧紧的,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尴尬得不知该说什么、做什么?

  终究是她强求了是吗?何笑然苦笑,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滚落,他到底还是不喜欢她的,所以哪怕到了最后的一刻,也能够停住。她怎么就忘了,他说过的,当她是兄弟,一辈子的兄弟,当他的兄弟,永远可以和他说笑打闹不好吗?可是,到底是她不甘心,想奢求不该属于她的,所以,弄砸了一切。明天要怎么办?他们要怎么面对彼此?她要怎么面对他?

  这些问题,这些后悔,在酒意过后,蜂拥着冲进她的脑子,她没法回答自己,也没法让发生过的事情变成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只能用力的咬住被角,将那些呜咽逼回去。屋子里的空调温度调得那样低,哪怕是被子也不能温暖她,她瑟瑟的抖着,泪珠滚滚。

  “对不起!”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哭累了,天却还是那么浓重的黑着,身边有索索的声音,然后有一只手,轻轻摩挲她露在被子外的长发,她不敢动,假装已经睡熟了,耳边只听见萧尚麒长长的叹息声,他对她说对不起,可她从来想听到的都不是这声对不起,可她想听的,他不会说,那么,再说什么,还有什么意义呢?

  “哧——”打火机跳跃起的火苗,照亮了眼前的小小空间,凌晨一点,萧尚麒坐在车里,无聊的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金属的机身,在手里反复的摩挲久了,有的地方越发的光亮,有的地方则现出磨损的痕迹。

  他忽然想起来,这个zippo还是他高二那年的生日礼物,何笑然那时候的脾气可比现在坏,他的生日年级里几乎无人不知,生日当天,礼物自然是堆积如山,可是偏偏身为同桌的她,全无表示。为此他很是不满,一整天没少借故和她找茬,结果第二天何笑然就丢了这个在他的桌子上,当年zippo里最廉价的一款。其实他怎么会在意一份礼物呢,别说是最廉价的一款,就是最贵的一款,放在他眼前,他也是眼都懒得眨一下的,他就是不满意她的态度。

  可是,怎么又想起何笑然了呢?他有些烦躁的摸出烟盒,抽了支烟点燃,等淡淡的白色烟雾在眼前弥散开时,他到底忍不住用手指反复的按了按一蹦一蹦,跳得厉害的太阳穴。

  今天晚上他无疑是失控了,借酒装疯这种事,他从来是不屑的,可是,今天他就做了他平时最不屑的事情,并且最终还仓皇落跑。

  心里一阵的烦躁,他把才吸了几口的烟掐灭,这个时间,他不知道可以去什么地方,可是家是不能再回去了,何笑然需要一个独处的空间,而这是眼下他惟一能给予她的了。

  其实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她并没有睡着,而只是不想面对他。他也知道她哭过了,他的听觉一向就好,何况是在那么安静的屋子里,何笑然的每一声极力控制的哽咽,都像重锤一样,直接敲到了他的心上。他觉得他就是一个混蛋,他想忘了陈菲儿,从海上明珠出来的时候,邹少波看他的那一眼,让他只觉得心里一片荒凉。三哥已经在准备婚礼了,他必须把不能割舍的割舍掉,把不能忘记的忘记了,他急于想证明,自己不是非她不可,可是他的痛苦也只是他的痛苦,他不应该把何笑然扯进来。

  何笑然对他好,他对她也好,他们一直是最好的朋友,除了那些兄弟之外,他最可以相信,最可以无所不谈的,就一直是她。他了解她外柔内刚的性子,以前开玩笑的时候常常说会保护她,必要的时候,还可以为她两肋插刀,可是,最后欺负她的,却不是别人,而偏偏是他本人。

  现在要怎么办呢?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他把事情弄得很糟,明天要怎么见面?或者,毕业证领了,毕业照照完了,他们为了避免尴尬,从此再也别见面了?

  重新把车开回海上明珠,这里依旧是灯火辉煌,慕少天的车依旧大喇喇的停在他的专用停车位上,旁边邹少波和陆均衡的车也都在。大哥看来似乎是把这里当成第二个家了,时不时在这里呆到半夜,可是大嫂明明是再温柔不过的女人,大哥也不是不爱她,这么折腾,彼此不痛快,到底是为了什么?萧尚麒想着,几步进了电梯,又觉得自己多事,大哥的事情他管不了,他连自己的事情都没弄明白,再想更多又有什么意义?

  结果三楼他们平常专用的包房里,邹少波眯缝着眼睛,正百无聊赖的打着游戏,陆均衡则坐在另一边,拿着麦克,和一个妖娆的女孩子彼此贴在一起,荒啌走板的唱着情歌。

  “这良宵苦短的,你怎么又跑回来了?不是这么不行吧?”三个人看见萧尚麒都是一愣,陆均衡最快反应过来,不忘了嘲笑他。

  “我看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萧尚麒哼了一声,自顾自坐到邹少波身边,头往沙发靠背上一仰,只觉得两个太阳穴疼得更厉害,再懒得开口。

  那天折腾到后来,萧尚麒还是睡在了海上明珠,早晨天大亮的时候邹少波的电话把他叫醒了,楼上露台上已经摆了餐桌,本来海上明珠是没有早点可吃的,不过因为夜里住了三位老板,几个厨师都没有走,赶早准备了一大桌中西两样的早点。

  “大哥呢?”萧尚麒过来的时候,邹少波和陆均衡都在,各据了桌子一头,慢条斯理的喝着鸡丝粥,反而独独不见慕少天。

  “还能上哪里去,回家了呗。经理说,昨晚上咱们刚去睡,大哥就下来了,也不让叫咱们,自己走了。”陆均衡说话的时候,一口粥喝急了,烫得直咂舌,也不知道是抱怨还是什么,半天才说,“下次再遇上这样的情况,要我说,咱们也不用在这傻陪着,还是趁早回家洗洗睡了的好,反正大哥最后也是不管咱们,自己想走就走。”

  “粥也堵不上你的嘴是不是?”邹少波斜了他一眼,让他闭嘴。陆均衡耸耸肩,干脆把筷子一丢,叹道,“还是大哥家前阵子请的粤菜厨子地道,别的不说,就早晨煲的那锅粥,还有那叉烧包,绝了,海上明珠的厨子也不如。”

  “那你去要来,专门给你做一日三餐。”听说慕少天原来早就走了,并未留宿,萧尚麒挺高兴,他虽然和凉夏不熟,但是对她的印象很好,当下噎了陆均衡一句。其实他们不说,但都知道,慕少天并不爱吃粤菜,这个厨子其实是专门为了凉夏请的。

  早饭过后,经理也来汇报,说是萧尚麒的同学已经在天亮的时候陆续酒醒,现在都走了,陆均衡本来百无聊赖,听说之后又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嬉皮笑脸的凑过来问他,“老六,昨天晚上那个,是你的女同学?”

  “与你何干?”萧尚麒没好气,倒想着这粥不错,可以一会打包一份,何笑然应该也睡醒了。哎——愁人,不知道她睡醒了,能不能间歇性失忆?但是总不能一辈子不再见面了,他是男人,回避也不是办法。

  “没什么关系,我就想知道,你到底吃到嘴没有?”陆均衡乐了,在萧尚麒把筷子丢向他的时候,迅速闪人。

  何笑然其实一夜都没怎么睡着,反反复复的想着留或是走。走了自然可以逃避开眼前这难堪的尴尬,可是除非他们再也不见面,不然这尴尬永远也不会自己消失不见。可是,她真的可以狠下心,再也不见他吗?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滚落,永不再见,这个念头只要想想,就让她心里好像被刀子割了一样,酸痛难挡。

  其实这样的纠缠不清,一贯不是她的风格,可是她的所有原则,在面对萧尚麒的时候,统统就会变成乌有。就像她明明知道,萧尚麒之于她,就是毒,可是,却甘愿含笑饮鸩。也许,这真是书上说的孽缘吧,她上辈子欠了他的,这辈子总要还的。

  又这么断断续续的想一会,哭一会,漆黑的天际就骤然颜色变浅、变浅,最后整个天空苍白成一片,才四点不到,天居然就亮了。

  穿好衣服,理了理头发,又用冷水狠狠洗了洗脸,何笑然自嘲的照照镜子,不是美女的最大好处就是,她永远相貌平平,即便这样醉酒又哭过,也不过是眼睛有点微微的肿,肤色有些苍白,原本就不漂亮,现在也只是不好看而已。

  整理好自己,何笑然就不知道还该做什么了,萧尚麒的屋子她不好乱动,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最后惟有继续坐在床上,翻床头柜上原本搁着的一本财经杂志。

  虽然学的是工商管理,可这并不是何笑然的兴趣所在,何况她已经打定了主意,心思安定了,财经杂志在她看来,枯燥犹如天书,也最终在天亮之后,成功的催眠了她。

  萧尚麒回到家的时候,悬着的心终于彻底落地了,何笑然没有跑掉,正趴在床上盹着。嘴角忍不住上扬,他过去拍拍她的头,就看见她眯着眼睛,缓慢的抬头看他,眼神迷茫,好像半天才认出他是谁来,然后,神色平静一如过去每天早晨在教室里相遇时一样,没有他害怕的伤心或是羞涩或是不安等等,任何一种神情。

  “起来吧,给你带了粥,喝点胃里能舒服些。”萧尚麒说着,举了举还提在手里的打包盒。

  “什么粥?我只想喝甜粥。”在萧尚麒看不到的地方,何笑然用力攥了一下手,指甲深深的掐进掌心,靠着那瞬间的疼痛,让自己能够自然一些,翻身坐起,提出要求。

  “不是吧,我带回来的是鸡丝粥,我吃着觉得味道不错,特意给你打包的。”萧尚麒发愁的看了看打包盒,商量何笑然,“先吃这个行不行?中午我请你吃大餐。”

  “还要去送站,好几个同学都是中午下午的火车,哪有时间吃你的大餐。”何笑然重新抓抓头发,站起来,她醒得早,已经到客厅找回了拖鞋,这会木质地板上,只听见她啪啪的走路声。

  “那晚上请你,还去海上明珠?”萧尚麒说,“鲍鱼、鱼翅、燕窝,你能想到的,随便吃怎么样?”

  “小刁明天的火车,晚上我们说好再聚聚的。”何笑然说,“要么早晨请我吃八宝粥,要么算了,我回寝室了。”

  “怕你了,”她这样刁难,萧尚麒反而释然了,把打包盒往桌上随手一扔,找了车钥匙,真的开车带着何笑然去找了家粥铺喝了碗八宝粥,吃了屉小笼包,才又把她送回学校。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花园作者:藤萍 2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3第一部 光芒纪·微光作者:侧侧轻寒 4庶女明兰传作者:关心则乱 5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