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三千鸦杀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三千鸦杀 > 第二十章 二皇子亭渊

第二十章 二皇子亭渊

所属书籍: 三千鸦杀

她的手从凌乱的被褥中抬起,拨乱他的长发,本能地把身体向他贴近。

傅九云低喘一声,右手抄到她腰间最纤细的那个弧度下面,令她毫无空隙地把整个身体向自己敞开,体肤之间的摩擦依偎令热度骤然升高,谁也不会再想忍耐。突觉他忽然松开了自己,她握住他流连在脸颊上的手指,哀求似的喃喃:“别走!”

别再像上次那样,说不行,不行。他们的时间不多,每一个目睫交错的时光都比明珠珍贵,别再无谓地浪费。她想要他,就是现在。

他立即便俯下身将她紧紧抱住,贴着唇喘息:“我在。”

他们如今真正成为一体,密合无缝,从此再不能分开,也不会被分开。她从未像此刻这般有着深刻的感悟,在这世间她再也不是孤单一个人,爱她的人就在这里,她爱的人也在这里。

“川儿……”

“嗯?”

“我要看着你。”

巨大的蚌壳豁然打开,海水蔚蓝透明的光泽倾落而下,激烈冲撞的细碎泡沫蒸腾而出,一串串一颗颗,好似水晶的细珠。

她现在就在这里,在他怀里,他们是相爱的。

这甜蜜而交缠的欢爱可以到达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她是如此美妙,怎么也爱不够,他甚至不知要怎样再爱才可以真正满足。环带河边第一次见到她穿着男装,焦急地看着潺潺流过的河水,满心里只想着要见他,像一只刚刚会飞的小黄鹂,又天真又可爱——他从那个时候起就时常自觉或不自觉地幻想被那双美丽的眼睛凝望。

你要看着我,只有我一个,因我早已在你还不知道的时候,便这样看着你了。

不知过了多久,喧嚣的海水渐渐平静。他的指尖缠绕着她的长发,汗水与她的汇集在一起,湿润的唇在她微张的柔软的嘴唇上磨蹭了一下,叹息似的:“抱着我。”

覃川抬起无力的胳膊抱紧他的脖子。他的心跳极其剧烈,擂鼓一般,撞在她心口。她累得快要睡着,任由他轻轻梳理自己的头发,忽而在她额边吻了一下,低声道:“还疼吗?”

她慢慢摇头,学着他的模样将他的长发抓在手里,理顺了编成小辫子,轻轻说:“你疼吗?”

傅九云失笑:“傻孩子,男人怎么会疼。”

覃川只觉困倦疲惫,每一寸肌肉都酸且胀,可她还不想睡,心里又喜悦,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从此以后她就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了。这一刻她想他用力抱紧自己,什么也不用说。或许世间真有心有灵犀这么一回事,下一个瞬间他便环住了她,手掌安抚似的在她光裸细腻的后背上来回抚摸,温热的唇在她脸颊、眉骨、耳边细细亲吻。

光线渐渐暗沉下去,覃川却从昏睡中惊醒过来。

成群结队的在黑暗里会发出美丽光芒的小小鱼游弋在屋内,排列成许许多多不规则的花纹光线。它们偶尔会游到覃川身边。她怕惊醒身旁沉睡着的傅九云,便用指尖轻轻触摸它们,结果反而引得更多的小鱼儿往这边游,争着来亲吻她的手指,仿佛上面有好吃的东西。

那朦朦胧胧的光隔着海水映射在傅九云沉睡的面上,像是快要从他轻颤的睫毛上流淌下来一般。覃川撑着下巴望着他装睡的脸,含笑低声道:“九云,你醒着吗?”

他唔了一声,把脑袋埋进被子里继续装作熟睡,眼底忽然有些热辣,只怕是自己在做梦似的,不敢抬头。

覃川不由好笑,真不敢相信这么个男人居然也会有害羞的心思,醒了之后不晓得怎么面对,索性蒙着脸躲到第二天。只有姑娘家才会这么做。

她俯在他肩膀上,揭开被子,柔声道:“九云,你别怕,我会对你负责。”

他猛然转身,饿虎扑食一般把她扑倒在巨蚌床上,覃川笑着要躲,冷不防他却用手盖住了她的眼睛,声音里还残留着一丝沙哑:“死丫头,不许看,不许说话。”

她果然不再说话,只是用手抱着他的肩膀,替他把凌乱的长发理顺。傅九云的手慢慢从她脸上往下移,捏住下巴让她转向自己,目光交接,那些冗长的烦琐的却又动听的山盟海誓他们谁也不需要,眼神已经可以说尽一切。

“傅九云,公子齐……为什么要取两个名字?”

她对他了解得实在不多。

傅九云想了想:“这是秘密。”

他被轻轻打了一拳,可面上却渐渐浮现出一个怀念似的微笑。抓住她的手腕,让她安安静静躺在自己怀里,他声音里带着感慨:“很久了……你又一次问我这个问题。”

覃川不解地用眼神询问,他却只是摇头笑,末了又道:“你看上古画圣叫平甲子,可他为什么还有个名字叫姜回呢?”

出乎意料的解释,却又十分合理。覃川愣了一下:“倒真是这个道理,我先前怎么没想通?”

“你总是这么笨。”

又被打了一拳。

他翻身而上,要彻底欺负回来。那巨蚌床上的被褥乱得叫人看不下去,枕头都掉了一只在海底,被海砂埋了大半。天渐渐地亮了,光线折射进海水里,泛出一层珍珠般柔和的光彩来。

覃川的手指插入他浓密的长发里,心里忽然有些害怕,飞快地闭上眼。

“天快亮了。”她轻轻地说,“最好迟些再亮,我还不想起来。”

有些不甘,她还没有做梦,梦里还未来得及与他死生契阔,携手同老,过完那短暂而美丽的一生。

他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巨蚌缓缓合上,阻绝企图闯入的黎明。

“天不会亮。”

他说,将她的下巴放在自己肩上,双颊紧贴。

无论怎样绵长的黑夜总有过去的那个瞬间,覃川的双眼能够重新适应海面上明亮光线的时候,已经过了好几天。

上岸那天,天气晴朗,风不大,很适合做一些危险刺激的事情。

眉山君骑着灵禽仙鹤等在岸边,气色不大好,想必近来被他那位情敌战鬼折磨得不轻。接过覃川递给他的国师白发,用指尖轻轻触摸了几下,他淡道:“帝姬,我帮你并不是为了国与国之间的争端,你要明白这点。大师兄的身后事由你一手操办,我是还你一份人情。”

覃川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无论是为了什么,我都感激师叔愿意出手。”

眉山君望着站在后面的傅九云,犹豫了一下,又说:“国与国的争端永远不会停止,人的生命却是有限的,所以仇恨也是有限的。你所作所为对后世来说,兴许半点意义也没有,还是执意要做?”

她抬脚向前走去,过了一会儿,才回答:“我不是为了仇恨。”

几千万的大燕子民日夜煎熬,成为妖魔们的口粮。这世上有远比仇恨更加重要的东西,超脱世俗的仙人们或许永远也不会懂的。

眉山君落在傅九云身边,苦笑:“我帮不了你,还是告诉她吧?要不魂魄凑齐后我将魂灯偷走……”

“不。”傅九云笑得心满意足,“现在我什么也不想要了。”

眉山君愕然看着他快步上前,用手挽起覃川被海风吹乱的长发,两人的额头抵在一起,不知说了什么悄悄话,她忽然笑起来,踢了一脚沙子到他身上,两人在长得看不到边际的沙滩上轻盈地跑起来——这一幕深深刺激了眉山君那颗近来饱受情敌摧残的脆弱小心脏,他禁不住泪奔而去。

九月初四,连续下了几天雨,难得放了晴,国师府前不知何时被放了一封信,没有署名,但纸上一枚瑞燕麒麟的印鉴已足够说明来信人的身份。信中只有一行字:今夜子时正,凤眠山下,不见不散。

告病在家足不出户的国师捏着这封信,心情很复杂。整个国师府都被布下重重结界与法阵,他可以叫一只小老鼠都有进无回,可帝姬不是老鼠,她来也不来,只丢一封信在门口,吃准了他必然会赴约。

手头有属下暗地里调查的帝姬资料,上面清清楚楚写着:大燕帝姬,性娇体弱,天真纯善,雅擅歌舞,粗通白纸通灵之术。

国师将这些资料撕个粉碎,她天真纯善,性娇体弱?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狡猾狠辣的“天真”姑娘。怀中有一个沉甸甸的玉盒,里面放着帝姬鲜活的心脏,上面密密麻麻扎满了银针,像只血红的刺猬。

将每根银针都仔细收回,鲜血立即浸了半只玉盒,他随手一拂,其上针眼大小的伤痕瞬息消失,一切都恢复原状。

就算得到太子魂魄,也不能放她活得逍遥,他要她尝尽苦楚,活不过五年。

当夜子时正,不知怎的淅淅沥沥又下起小雨来。覃川撑了一把青竹劈成的油纸伞,提着灯笼等在竹林外,远远地见到国师骑着妖兽落在十丈之外,身后还跟着那位无头太子,太子身上依稀负着一个女子,似是在昏睡。

她慢步迎上去,浅浅一笑:“国师果然是个守时的人。”

国师四周看了一圈,竹林空荡荡的,显见是只有她一个人,不由沉声问:“公子齐呢?莫非又躲在暗处了?”

覃川笑道:“这是我自己的事,与他人无关,当然也只有我来见国师了。”

他会相信才真是见鬼了,见她转身要往竹林里走,他立即挥手:“不必进去了,就在这里说个清楚。头发与太子魂魄交还给我,我便将心脏还给你——我本不欲杀你,只是事后我要你即刻离开天原,终生不许踏入我天原疆土半步!”

她了然地点头:“我自然省得,国师是怕我将太子的秘密泄露出去,你的野心便不能成了。”

国师盯着她看了良久,方缓缓说道:“帝姬,其实撇开这些恩怨不说,我很欣赏你。因为你不信命。我也从不信所谓的天命,或许在这些事情上,你是能理解我的。

“老天替我们安排了所有的,何时生,何时死,何时贵,何时贱。它说天下要大乱,于是纷争不断;它说中原必将大统,于是就有天命之子降临。我为什么要乖乖听从天命?所谓天命之子,从来不该由天注定,在这个人与妖共处的世间,谁强谁便是王。倘若世人皆听从所谓的命,那我便造一个最强的出来打破它!

“世人已被上天蹂躏成瘾,忘却痛楚,我会叫他们记起疼痛。这世上从来没有神,即便有,我也会杀了他们。从此,我便是神!”

覃川冷冷看着他狂热的眼神,淡道:“在我眼里,你只是个被贪欲吞噬的可怜老妖。”

“……你果然不懂这些。”国师失望地摇头,不愿与她一个孩子废话什么,将手一招,无头太子便踩着沉重的脚步走到覃川面前。说真的,他这没脑袋还能走路的模样很可怕,尤其现在大半夜的,冷不丁撞见真能把人给吓死。

覃川屏住呼吸,见他把肩上那女子毫不客气地丢在地上,泥水浸了她半边身体,在地上滚了一下,露出半张干净艳丽的脸来——是玄珠!

“这位公主试图不交钱混入经商队伍的船渡海,被人指认后竟然毫不愧疚,反而出手伤人。我想她与你也是旧识,不好叫你担心她的安危,这便一并还给你好了。”

覃川只觉心里咚咚乱跳,委实没想到对方居然还能再次擒住玄珠。这位姐姐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成日除了给人找麻烦,还会点什么有用的不?看她那个模样,死不死活不活,只怕是被人下了咒陷入沉睡——见国师打算解开咒文,她赶紧抬手:“等下!就让她先睡着吧!”

要是叫醒她,不知道又会说出什么狠话来。今日兹事体大,少不得委屈她多睡一会儿了。

她从袖中取出一绺白发并一个水晶长瓶,瓶身晶莹剔透,内里藏着一团淡青色的火焰,似烛火般轻轻跳动,灵性十足。

覃川望着瓶中魂魄,笑了笑:“魂魄在这里,只是脑袋早已烂得不成样子,被我丢了。以国师的身手,这点小事情自然不会是问题。”

“拿来!”国师记挂太子,禁不住上前一步,伸手便要抢。

她含笑掩了瓶子,也不说话,只是拿眼瞅他。国师立即掏出玉盒,里面那颗人心鲜活跳跃,半点也看不出早已离体大半个月。那颗人心逆风而起,如稚鸟投怀一般,咻一声钻进她心口。

心脏归体,剜心之痛才齐齐发作,覃川痛得弯下腰去,忽然倒退数步一把抓住玄珠,眨眼便消失在竹林外,地上留了那个瓶子并一绺白发。

国师难抑激动,先抢了瓶子捞出那一捧沉重的魂魄,熟悉的脉动令他心潮澎湃。

什么是无双命格?什么是一统中原?这些古老而迷信的预言他早已不再需要!只要太子在,只要有太子!这个他用精血孕育出的凶煞之子可以将他送上权力的巅峰,天原那古老的预言即将被打破,无论那无双命格的真正主人是谁,都已不重要。太子即将回来!

他会成为一统中原的皇帝,走向高高的神坛,成为睥睨天下的天神!

他欣喜地将那团灵魂之焰贴在胸前,低声呢喃:“好孩子,爹把你找回来了!”

身后的妖兽忽然仰首嚎叫一声,似是在预警什么。国师缓缓转身,见那茫茫夜色中,一行人马悄无声息地冒雨前进,将竹林外团团围住。当头一人点亮了火把,往这边照了一下,跟着一个熟悉而亲切的男声响起:“国师,这样深的夜,您老人家怎会孤身在此?”

说着那人策马走近,一身甲胄,头盔下是一张被雨淋湿的俊秀的面容,双眸笑得弯起,十分温和,千分可喜,是二皇子亭渊。

国师一见是他,悬起的心顿时落下三分,淡道:“这话应当老臣问二皇子,这等雨夜,领兵来剿匪吗?”

亭渊柔声道:“今日收到消息,说凤眠山脚下有反贼出没,故而父皇令我领兵来擒拿。不过绕了一大圈,黑漆漆的,反贼没见着,倒遇到了您老人家。还要劳烦您老给我说说,可有见到反贼出没?回去我也好和父皇有个交代。”

国师那颗提起来的心脏又放下五分,指着幽深的竹林淡道:“方才有几个形迹可疑的人进了竹林,二皇子何不进去搜查一番?”

亭渊果然招来十几名亲信,策马走近竹林,忽然探头望了一眼国师怀内,奇道:“咦,您老人家怀里装了什么亮晶晶的东西?”

国师低下头,果然见太子的魂魄自领口露出小半,因周围都是士兵,太子已死之事只有极少数的皇族才知道,此刻说出来难免惹人怀疑,他立即用手掩住,淡道:“我来抓一些雨夜才会出现的小妖,炼制丹药有用。这是夜来有萤光的妖。”

亭渊笑道:“原来如此,我还当是什么东西的魂魄……说起来,您身后那位兄台,莫不是什么妖怪?怎的没了脑袋?”

那些士兵原本未曾注意,听他这样一说,纷纷点了火把去看,果然见到那无头的太子直挺挺地站在雨中。太子身材极高大,纵然没有脑袋也比寻常人高出两个头,昔日他领兵狂扫中原诸国,众将士对他的身形极为熟悉,当下便纷纷惊叫:“那是太子!太子没了脑袋?!”

国师心中一阵恼怒,冷眼望着亭渊,他却仿佛什么也不知,无辜而迷惘地看着他,喃喃:“国师,这是怎么回事?”

国师面色阴沉,忽将那魂魄取出,硬生生拍进太子尸身背后,厉声道:“我让你们看看是怎么回事!”语气中杀意顿现。今日之事看到的人太多,倘若泄露出去,谣言纷飞下太子的威信必然大减。斩草要除根!

魂魄没入太子的后背,那原本一动不动的尸体顿时手舞足蹈起来。众人看着一具没有脑袋的尸体乱蹦乱动,不由吓得毛骨悚然。国师将那颗一直拴在他腰上的木头脑袋小心翼翼地嵌合在太子脖子上,他立即抱住脑袋,状似痛苦,忽而张大嘴,依稀是打算狂吼,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咔嚓一声,那颗木头脑袋被他自己捏碎了,浓黑腥臭的尸血忽然从头断之处泉涌而出,太子沉重的尸体狠狠砸在泥水里,再也不能动。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三千鸦杀 > 第二十章 二皇子亭渊
回目录:《三千鸦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2沉香如屑作者:苏寞 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作者:籽月 4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5夏梦狂诗曲I作者:君子以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