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篮神饲养指南(篮神的诞生)目录

第三十三章 高海旧疾

    男生宿舍315。

    赵敬名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一直没睡着,在他少年时期他对高海早有耳闻,篮球课上他的老师经常拿高海做例子。在高海的辉煌时期,电视里新闻里铺天盖地都是高海的比赛视频,在最重要的时候高海却因为丑闻而被迫离开赛场,如果再因为腿伤永远不能触摸篮球的话,那无疑是折断飞鸟的翅膀。

    清晨,闪电队和往常一样例行训练,赵敬名看了周篱一眼,提议道:“高教练,我有个心愿,就是想看看你示范一下补篮。”

    高海笑了笑:“可以。”

    高幸脸上的表情变得紧张起来,高海回头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周篱冲着赵敬名点了点头,氛围莫名变得凝重起来。

    林柯靠近张弛低声道:“我觉得有些不大对劲,赵敬名有心事。”

    张弛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林柯看了张弛一眼:“他昨晚一晚上都没睡。”

    高幸向前一步:“我来投篮吧,我爸负责补篮。”

    篮球场不起眼的角落处,于涵拿着拖把一遍一遍的拖着面前的地板,当她听到高幸和林柯的声音,才慢慢的停了下来,看向闪电队。

    高幸站在三分线外,高海站在篮球架下方斜向45度处,梁悦向前一步,像没看到眼前的张弛,她拎起口哨吹了起来。

    梁悦双腿自然向下弯曲,双手托球,手肘自然外扩,膝盖牵动全身跃起,将力量从膝盖传到腰部手臂,球脱手而出,篮球在空中成现抛物线状态,撞在篮板上以一个钝角弹了出去,高海脚下生风,腾空而起,完美的托住篮球,再次实现了二十年前的大灌篮。

    咚!

    篮球比高海先落了地,高海跳了下来,动作流畅,依然宝刀未老。

    周篱和赵敬名对视一眼,只有他们注意到他的左脚落地时有明显的滞缓。

    高幸打开一瓶水送了上去:“爸,喝点水,你太久没做这样的大动作,先去歇会儿吧。”高海的手搭在高幸的肩膀上,身体感觉到有些乏力,他点了点头,迈动步伐,左脚突然感觉像被人踢了一下,一个趔趄,直接单脚跪下。

    高幸吓得大叫:“爸!”

    周篱快速靠了过去:“王晨、蝈蝈扶教练去休息室。”

    篮球场的更衣室旁边有一间单独的休息室,往往篮球队员累了都跑到这里休息。高海被扶了进去,高幸挥退其余人。

    周篱撸起袖子蹲在高海身边正准备给高海拖鞋,高海伸出手制止她:“你一个女孩子娇滴滴的,我的脚脏得很,你看,手还是好的呢,我自己来。”

    周篱扫了高海一眼,声音冷冽:“手退回去。”

    高幸扯了扯高海的袖子。

    周篱道:“做医生就不应该怕累怕脏,再说了我以前还解剖过尸体,你这双脚算得了什么啊。”她嘴里说着狠话,动作却极其温柔,细心的给高海脱去鞋和袜子。冰凉的手指贴上高海的脚,捏了捏高海的脚踝:“是这里疼吗?”

    高海皱着眉头:“嗯。”

    “旧伤了。”

    周篱咬了咬嘴唇:“当年……不是扭伤吧,你都打了石膏还对我撒谎。”

    高海洒脱一笑:“是我踩到别人的脚,导致脚踝骨撕脱性骨折。”

    高幸担忧道:“周医生,我爸的脚从前几年开始一到刮风下雨就疼的厉害,走路的时候踩到凸起的东西,伤处就会疼,怎么办呀?”

    周篱戳了一下高海的伤处:“现在才说,不早点告诉我!”

    高海疼的直抽气。

    周篱替高海穿上鞋:“伤处没有明显的红肿,但凡骨折没有百分之百没有后遗症的,你这样的可以通过理疗缓解。”

    高海问道:“怎么理疗。”

    “当然是要每天通过针灸、按摩、药浴、药膏,还有适当的力量训练。”

    高幸犯愁:“每天?可是我爸不一定没有都有空去医院啊?”

    周篱拍了拍手掌:“谁说要去医院,晚上下班后我去你家不就是了么……”

    高海一脸难以置信:“你还会针灸?”

    周篱甩了甩头发:“那当然,我主学外科,也学了几年中医。”

    “也……”

    篮球场上,四面都是篮球撞击地板的声音,起起伏伏,让人心生烦躁。赵敬名坐在地板上一脸担忧的看着休息室的方向,嘟囔着:“她们怎么还没出来啊?”

    张弛走到赵敬名跟前:“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赵敬名左顾言他:“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张弛还想追问,高幸的声音传了过来:“驰哥,别问了,等什么时候我抽空告诉你们,今天的训练就到此为止了。”

    高幸和周篱扶着高海慢慢的走了过来,张弛注意到高海的左脚走路有一些不自然,他皱眉:“高教练,你……”

    高海挥了挥手臂:“我没事,你们先回去。”

    梁悦呐呐道:“高教练,你如果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爸妈这边有不少人脉,给你找个好医生不在话下。”

    高幸难得没有给梁悦摆脸色:“你的心意我先领了,这不还有周医生么。”

    周篱给了所有人一个放心的眼神,两人扶着高海远去了。

    剩下几个人站在原地也没什么意思,走了走散了散,只有林柯留在原地。

    角落里的于涵看到林柯单独留了下来,顿时收回眼神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低着头继续拖着地。

    “你这地已经脱了那么多遍了,都能当镜子了。”于涵看到地面上印出一个修长的人影,那头耀眼的金发让她无法忽视。林柯注意到,于涵头发上正绑着一个黛蓝色的发带,发带一头坠着丝绦和发丝纠缠,这正是他送给她的那个礼物。

    林柯弯下腰和低着头的于涵对视:“你站在这一个地方有半个小时没动了,是在看我吗?”

    于涵猛地后退一步,撞到了身后的水桶,重心不稳仰面而倒,林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揽住于涵的腰。水桶被掀翻在地,水渍四处流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2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3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4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5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