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既得少年时 > 第五十三章 遇上情敌

第五十三章 遇上情敌

所属书籍: 既得少年时

    那天早上,迟早早叼着个肉包子走到办公室门口。迎面撞上一个快递小哥,手里捧着一大束红玫瑰。
    “同学,请问你知道n.c.a工作室在哪吗?我找了好久没找着,但地址写的就是这里没错啊。”
    “就是这里,现在改名叫亚达了。”迟早早指了指门旁不起眼的黑色标牌。
    同样来值班的苗倩玉前后脚到达办公室:“哟呵。新鲜事,有人送花。送给谁的呀?”
    “请问迟早早小姐是哪位?”
    苗倩玉一脸八卦地指着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谁送的?是不是我们会长?他脑袋开窍了还是被门挤了?”
    这红玫瑰和她梦里一模一样,不是这么邪门吧?
    “我也想知道是谁送的?”迟早早签收后,仔细翻了一下这束花。确认里面只有卡片,没有钻戒。
    卡片上的字清俊飘逸:“祝你每天都有好心情。骆云旌。”
    十分符合上一辈审美的祝福,她脑海中闪过骆云旌端着一个超大红酒杯在晃动,周围还漂浮着四个金色大字:天天开心。这是刘玉梅同志最喜欢用的表情包。
    迟早早在苗倩玉的“痒痒攻势”下坦白从宽昨天发生的事,说之前还十分长记性地确认了二楼会议室没人睡在里面。
    听到最后,苗倩玉颇有些痛心疾首:“那可是骆云旌啊!常年霸占校园论坛十大梦中情人的人物。是你太飘了还是亚大女孩们手里的刀不好使了?”
    这个问题迟早早也在心里问自己,她曾经嘲笑岑晏送到嘴边的肉不会吃。她现在可是把人家塞进嘴里的肉都给吐了出来。一时之间还真分不出谁脑子更断线。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苗倩玉见她落寞的神情也正经起来,上次在古镇的事她已经了解清楚前因后果,也知道迟早早在这件事里受了多大打击。所以她一直绝口不提,但这次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既然岑晏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咱们横插一脚进去,不合适……”
    “我知道。”迟早早漫不经心地把花插进一个广口空瓶子里,就养在茶水台上。
    “不要为了一棵树,放弃一整片森林。别的什么银斧头,铁斧头也就算了。骆云旌是个金斧头,你可要想清楚了。我敢肯定错过这个村,还能找到这样的店那是火星撞地球的几率!”
    “嗯。再说吧。”
    从那以后,每周一骆云旌都要派人送来一束鲜花,玫瑰,向日葵,满天星……不带重样的。
    送花这手段并不高明,但很管用。不是对迟早早管用,而是对她的同事们管用。这一下子就宣布了主权,所有人都知道骆云旌在追她。
    除了岑晏。
    公司创立伊始,岑晏忙得昏天黑地,每天不是和华麟在外面应酬喝酒就是埋头在电脑前做策划案。对于办公室里这细微的变化,他毫无察觉。
    偶尔一次经过茶水间,看到桌上的鲜花还夸了一句:“挺好看。”
    办公室的人齐刷刷看向迟早早,气氛暧昧中透着一丝尴尬。他一直以为这是迟早早为了装饰办公室而订的花,只是每月报销的发票里却没见过这笔开支。
    直到有一天,骆云旌亲自扮演“快递小哥”拿着一束蓝色妖姬登门来找迟早早。岑晏突然嗅出一丝危机感,像一只猎豹感受到了领地被入侵。
    他站在loft的二楼扶梯上,眼看着迟早早笑意盈盈地接过花,然后和修格交代了两句工作上的事就和骆云旌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骆云旌走之前,还回头和他打了个招呼。可谓是风度翩翩。
    他一把拽住路过的华麟:“这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他们两怎么回事!”两人就跟绕口令似的说了一段,华麟恍然大悟:“他们两在谈恋爱啊。老大,你不知道吗?”
    岑晏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一个明显的“川”字:“什么时候的事?”
    “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过这花送了一个来月了。”
    岑晏松开他的衣领,神态有些落寞。原来这不是道单选题,是道多选题,而骆云旌才是她的正确答案。
    “华麟,今晚的饭局定个大点的包厢,提几瓶老茅台去。”
    “大哥,不,我叫你爷。怎么又要喝啊?你不是说魔方科技的钱到位后,咱们就不需要这位中阳副总裁的投资。今天过去只是走个形式意思一下就行了吗?”华麟已经陪着他连喝了四天,深深感觉自己身体被掏空。
    “谁跟钱过不去?”岑晏挑了挑眉头反问他。
    “我看你这是跟自己过不去。”华麟腹诽,这位副总裁是梁教授介绍来的,前几次接触就已经知道他没什么意向投资,但又想和岑家攀关系,一直追着不放。本来不需要过多搭理,也不知道岑晏这是要和谁赌气。
    饭局上,中阳副总裁带来的几位老总轮番给他们敬酒,连连夸岑晏年少有为。
    公司开业这段时间应酬酒没少喝,原本滴酒不沾的岑晏酒量算是锻炼出来了。但他很聪明,以往的饭局连消带打总能躲过去大半。这是第一次,他来者不拒,一副不醉不归的架势。
    “小岑总好酒量!之前竟然都没看出来。都说酒桌上见人品。今天算是见识到你豪爽的一面,有你爷爷当年的风范!”
    “阳总,我们上次聊过融资的事……”
    “小岑总你别开玩笑了。你爷爷给你找了那么多大公司做靠山你都不要,看中我们小公司什么呀?”
    中阳早就接到风声,岑晏因为拒绝家里的帮助和他爷爷岑世尧关系闹得很僵。岑世尧现在还是岑家当家作主的人,他放出话来,既然要独立就彻底独立。和岑家有来往的所有世家,企业都不能给岑晏提供任何帮助。
    中阳虽然还没和岑家搭上关系,但也是个本地老牌企业,不敢冒着得罪岑世尧的风险。不像魔方科技那种在本地没什么根基的新型科技公司,不管不顾就投进去不少钱。
    “华阳做风投这么多年,亚达究竟有没有潜力,您一看便知。我们的投资回报率和周期也是别的初创公司不能比的。只要您愿意投两百万,回报率我能给您提到这个点。”岑晏比了一个3的手势,似乎胸有成竹:“魔方一共投了五百万才谈到这个点。我想,您没理由拒绝这个互惠互利的合作。”
    这个利润点确实有诱惑力,尤其是投入成本这么低的情况下。阳总犹疑了一下:“其实我想不明白一点,魔方投的钱已经足够你们前期的运营。为什么一定要争取我们?”
    “我不习惯把鸡蛋放入同一个篮子里。”
    有些初创公司为了防止被投资人限制太多,会寻找几家投资来平衡这也是常有的事。阳总接受他的解释,但关于利润与人际关系的取舍,他还需要再考虑考虑,于是又打起了太极拳:“酒桌上咱们只谈朋友,不谈生意。喝酒!先喝到位了,什么都好谈。”
    对方都是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滚刀肉,那几个老总心领神会阳总的意思,缠着岑晏一杯接一杯的喝。自己带来的酒喝完了,还又点了不少。白的啤的混着来,华麟想拦都拦不住。加上岑晏自己找酒喝,根本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最后一个个都是竖着进来,横着出去。酒店服务员帮着司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们全部抬上车。
    华麟是整张酒桌上最清醒的一个。一顿饭下来,他的酒岑晏全替他挡了。所以现在所有善后工作也只有他来做,他把这个总那个总全部送到了门口,目送着司机把他们一个个接走才回到包厢。
    岑晏还乖乖坐在饭桌前,比起那些喝醉了发胡话打醉拳的老总,他倒是看不太出来喝了很多,只是目光有些呆滞,头向一边耷拉着,脸被酒气蒸得双眼发红
    华麟气不打一处来,趁着他现在喝醉记不得事,指着他一通骂:“自打我15岁开始混酒吧,我爸就教过我不能喝混合酒。你这守戒了20年的三好学生,疯起来路子比我都野。你这不是想喝醉,是想喝死吧?”
    “你说,为什么不是我?”岑晏突然抬头伸手指着华麟,吓了他一跳。
    “什么不是你?”
    “你说她为什么要和别人在一起?她看不出来我喜欢她吗?我已经做的这么明显。”这下华麟可以确认岑晏是真的喝醉了。换做平时,打死他都不会说出这种肉麻的话。
    华麟脑子一转,难怪岑晏今天这么失落,到处找酒喝。原来是受了情伤。
    “我的章女神劈腿了?”华麟一把抱住岑晏,使劲拍拍他的背:“好兄弟!我懂你的痛!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
    岑晏一把推开他:“谁跟你说章幼卿了?你那么喜欢她,你去追。要不要我把电话号码给你?”
    岑晏边说已经开始边翻手机通讯录,翻出章幼卿的手机号丢给华麟。“打!现在就给她打电话!”
    “别闹了。”华麟拍开他的手机,故做羞涩状:“美国那边现在还太早了,她说不定还没起床呢。”
    “切。”岑晏嫌弃地挥挥手,捡起手机丢进桌上未喝完的花甲汤里。
    “你干嘛!”华麟手忙脚乱把手机捞出来,用餐巾擦干,但油水已经渗了进去,屏幕花了一大片。
    “花甲饿了,给它喂食。”
    “……”华麟没见过这样喝醉的岑晏,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拿出自己的手机给他录视频:“我要把你这个死样子录下来发给你女朋友看看,说不定章女神一心软就回头了。”
    “谁说她是我女朋友?我们就是发小而已。”岑晏趴在桌上,手还立在桌子上左右晃。
    华麟突然觉得当头一棒,酒都清醒了几分:“大一的时候我们问你,你都承认的!”
    “你们一天到晚把这个系那个系的女孩硬拉给我牵线,我不耐烦就拿她当个挡箭牌而已。”
    “完了完了完了。”华麟突然意识到,那他在古镇和迟早早说的那些话岂不是棒打鸳鸯。华麟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颤巍巍地问道:“所以你喜欢的人是迟早早?”
    岑晏张开一双醉得发红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华麟,悠悠吐出三个字:“不然呢?”
    华麟向沙发里一倒,多么希望就此醉死过去当做什么都没听到。现在到底是被迟早早砍死还是被岑晏生吞,他必须二选一。
    再三挣扎之下,华麟选择先跟岑晏坦白,至少可以留个全尸。
    他摇醒岑晏:“我有话跟你说,我只说一遍,如果你喝醉没听到就不关我事了……”
    很遗憾。岑晏不仅听见,还理解得很透彻。
    “所以你是说,古镇那天早上迟早早约了我没来,是因为你告诉她我有女朋友了,找她只是想找个备胎?”岑晏冷静得有点过分,刚刚喝的酒好像都灰飞烟灭去了别处。
    “我没那么说!”华麟双手作投降状:“不过差不多是这么个意思。”
    “所以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一个玩弄感情的渣男?”
    “你知道我对兄弟一直很宽容的。换做别人当然不行,但如果是你做出这种事,我自然是要想办法替你补救,悬崖勒马。”
    “敢情我还要谢谢你?”岑晏的眼神又冷了几分,华麟瑟缩在沙发上团成一团,不敢讲话。
    “你要打要骂都可以,但现在不错都已经错了。迟早早也有新的男朋友,你说我能怎么补救?只要你说,我上刀山下火海都给帮你做!”
    刚刚喝过的酒现在在胃里灼烧,胃里翻腾出一阵恶心,疼痛感翻天覆地而来。岑晏觉得双眼发黑,可以清晰听见自己心脏快要跳出胸口的声音,他捂着小腹,疼得头上直冒冷汗:“你呀……”
    他话音未落,突然捂着餐巾呕出一口血来。
    “我靠。你不是吧?被我气吐血了?至于吗?”华麟完全没料到这么一出,整个人震惊到脑子脱线。
    “……”岑晏连骂他都没有力气了。
    多亏服务员进来收拾餐具见到这一幕:“他这样可能是胃出血,快打120!”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既得少年时 > 第五十三章 遇上情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2一片冰心在玉壶作者:蓝色狮 3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4寻找爱情的邹小姐作者:匪我思存 5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