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既得少年时 > 第五十章 时光胶囊

第五十章 时光胶囊

所属书籍: 既得少年时

    酒过三巡,热烈的聊天氛围开始走向低迷,光喝酒似乎少了点乐趣。
    “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迟早早见大家喝得差不多,提出一个建议。
    她放下手里的空啤酒瓶,跑进卧房里去拿东西。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作业本和几支笔。
    “有没有人知道时光胶囊?”见大家摇头,她一边解释一边给每个人分了一张纸:“就是每个人把自己对未来的期许和心愿写在纸上,然后放进啤酒瓶里找个地方埋了。五年或者十年后,我们约定一个时间再一起来这里取出这个‘时光胶囊’,看看自己当初的愿望有没有实现。”
    “听起来好有仪式感哦!”肖筱握着自己的啤酒瓶,偷偷看了华麟一眼。后者正四仰八叉倒在单人沙发上,指着天花板上的射灯说:“怎么出太阳了!”
    “……华亿元,醒醒。认真听讲。”迟早早踢了华麟一脚,对方醉醺醺的没有反应。“算了,不管他了。我们其余的人一起写吧。”
    “十年太长了,我怕我忘了。五年吧。我们约个时间一起来挖!”修格提议。
    “好。”迟早早看了一眼日期:“那就五年后的十月七号。”
    华麟喝醉了没有参与,这让肖筱有点失望,但还是端端正正在她的纸条上写下:“希望我们所有人五年后仍然在一起。”
    “‘时光胶囊’这倒是个好的广告创意。”罗润三句话不离本行,遭到苗倩玉一顿白眼。她凑过去看罗润的纸条:“你‘时光胶囊’里的愿望有没有我的名字?”
    “当然啦!”罗润大方的把纸条给苗倩玉看,苗倩玉看完他的纸条后脸都红了,心满意足在自己纸条上写下同样的心愿。
    修格的心愿很粗暴直接,他写完干脆当着大家面直接念出来:“希望修格五年后已经成为一名知名媒体人,前程似锦,一夜暴富!”
    “一夜暴富这不是迟早早的心愿嘛。”苗倩玉打趣她,顺嘴问道:“早早,你写了什么?”
    bingo!就等着这句话了!
    这就是迟早早的“小算盘”。谁管什么五年十年后怎么样,她要的就是现在。
    一起写时光胶囊,大家势必会偷看或者直接问对方的愿望。如果有人问起她,她就可以顺势悄悄在岑晏耳边回答:“我的心愿是成为岑晏的女朋友!”还可以顺便看看岑晏的心愿是什么。
    多么自然清纯而不做作的告白方式,迟早早简直觉得自己是个天才。她在内心仰天长笑三声,正准备偷偷告诉岑晏这个答案。
    岑晏突然站起来,让迟早早倾过去的身子一歪,还好她手肘及时撑住了沙发,不然整个人就会以十分难看的姿势倒在沙发上。
    “既然是‘时光胶囊’,当然要经过时光的掩埋才能公布答案。我们现在先去找个地方埋了。”在岑晏的理解里,迟早早肯定不愿意把自己的心愿公之于众,所以特意出声替她解围。没想到迟早早心里是叫苦不迭。
    “说得对。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我得重写一个。”修格找迟早早再讨了一张纸,重写了一张心愿塞入他的啤酒瓶里。
    “我知道有个地方适合埋‘时光胶囊’,岁安桥旁边有一颗大银杏树,黄得特别灿烂那棵。据说是棵千年老银杏,还有点灵性的。我们把时光胶囊交给它保管,说不定还能保佑我们心想事成!”苗倩玉今天下午逛古镇的时候听镇上的老人说起过这棵大树,第一时间就想起它。
    除了喝醉的华麟,剩下的六个人穿着拖鞋沙滩裤,一人手里还拿着个啤酒瓶浩浩荡荡朝老银杏树出发。
    迟早早一路不死心地追问岑晏:“你就不想知道我的‘时光胶囊’里写了什么?”
    “五年后就知道了。”
    “……那你写的是什么?”岑晏写的时候,趴在沙发扶手上,宽阔的背部将纸条挡得严严实实。而且他好像写的很短,一句话就完了。迟早早都没来得及偷看。
    岑晏还是那句话:“五年后就知道了。”
    气得迟早早快抓狂,又不能直接就这样生硬地说出口。表白需要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氛围,而眼下这个氛围显然还不太对。
    她只能眼睁睁见着岑晏将他们的“时光胶囊”一起埋在树下,成了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埋完“时光胶囊”,岑晏说要去买点东西,让他们先行回去。一个人往桥那头走去。
    迟早早找了个借口,等在大厅守株待兔。plana不行,还有planb!不到最后一刻,迟早早可绝不轻言放弃。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岑晏回到酒店。迟早早远远看见他好像将什么东西藏进了口袋。
    她叫住岑晏单刀直入:“明早要不要一起去观景台看日出?我听说水镇的日出很美。”
    “好,那我待会告诉华麟他们。”
    “别…….我的意思是,就我们两。”迟早早声音越来越小,脸上竟出现难得的扭捏。她当众承认自己便秘的时候都没这反应,“我有话要跟你说。”
    “嗯。”岑晏的手在裤口袋里摸到一个长方形盒子:“刚好我也有东西要给你。”
    肖筱和苗倩玉一起回到房间的时候,瘫在沙发上的华麟不见了人影。她们以为他是酒醒自行回房休息了。
    其实他是走下楼去大门口抽支烟醒醒酒,也就目睹了迟早早邀约岑晏的这一幕。迟早早和岑晏离开后,他还一直半蹲在门口皱眉沉思,脚下的烟头扔了一地。说还是不说,这是个问题。
    那一晚,岑晏睡得很浅。手机闹钟只响了一声,他就摁掉起床了。
    水镇的清晨,空气很清新,可以闻到泥土的芬芳。酒店的观景台上有一盏路灯,孤零零亮在黑夜中。
    岑晏立在路灯下,未看到迟早早的身影。想必这个懒虫,闹钟响后不赖一会儿是不会起来的。他从裤子里掏出那个大红色的绸缎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把半月状的梳子。
    其实他回去在网上查过资料,这把梳子的故事并不是杜撰的。2002年,考古队在古镇发现这座将军墓,墓志铭上记载其为一位将军与一位宗室女子合葬之墓。但主墓室的双人合葬棺椁内却仅有一具男性尸骨,尸骨手中握着一把未腐烂的黄花梨木梳。而令考古人员意外的是,墓志铭上该宗室女子的封号竟与史册记载的一位同时代的和亲公主封号一致。
    虽然没有铭文记载缘故,但当地人们都相信这把形状独特的木梳是将军与公主一人一半的定情信物,当将军班师回朝的时候,公主与已经远嫁和亲,空留他独守着一把木梳至死。
    于是这把木梳在当地便成为了“情比金坚”的象征。任岁月流走,青发白骨,至死不渝。
    饶是岑晏并不信这百十来块的东西能证明什么矢志不渝,但奈何不过迟早早一句“我喜欢”。权当哄她开心的小礼物罢了。
    当太阳一点点升起,整颗咸蛋黄跃出地平线,岑晏依然没有等来迟早早。他的腿在清晨的寒风中一点点发麻,直至全部木掉。
    观景台上的人逐渐多起来,岑晏低头看着手中的木梳自嘲地笑了一声,终于离开。
    他回酒店的时候,看到华麟和肖筱正在开放式的餐厅吃自助早餐。
    “hi,老大。怎么一早不见人影?来吃早餐啊!有太阳蛋。”华麟端起自己的餐盘给他看。
    “肖筱,你看到迟早早了吗?”岑晏完全没听华麟说什么,注意力全放在肖筱身上。
    “她还在房里睡觉。我叫她一起吃早餐,她说没睡够,要我们别吵她。”肖筱正说着,看到迟早早从电梯口走出来:“诶~早早。你起来啦?”
    岑晏回头看到迟早早目不斜视地走过来,好像根本没看到他一样。她的脸色确实不好看,也许是病了,岑晏压制住自己的脾气,一把拉住她的手臂:“你是不是忘了今早约了我?”
    “记得。不想去而已。”迟早早表现得很无所谓,隔着衣物她也能感受到岑晏的手心冰凉:“等了很久?对不住啊。”
    她嘴里说着抱歉,面上却没有一点抱歉的意思。转身就问华麟:“有什么好吃的?”
    华麟和肖筱都看出两人之间的不对劲,不敢出声。
    “呵。”岑晏的骄傲不允许他再缠着迟早早问出那句为什么。他把口袋中的礼物扔进了垃圾桶。就当他吃饱了撑的陪她玩这一遭。
    回程的路上远没有去的时候那种雀跃,肖筱本来就话少,再加上旁边两个低气压,连华麟都不敢多说。整个车厢只有郭德纲说相声的声音。
    到了加油站,迟早早和肖筱索性与罗润苗倩玉换了辆车坐。
    华麟加完油回来,见车后排换了两个人:“怎么是你们?”
    “迟早早说坐你开的车晕车,就换到修格学长那边去了。”
    华麟偷偷看了副驾驶座的岑晏一眼,他耳朵里堵着耳机,还是那副冷着脸没有表情的样子。但华麟觉得身边的温度好像又降了几度。
    另一台车里,迟早早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一样,其实大脑一刻都没有歇下来,不停在回放华麟昨晚敲响她房间门,借着醉意找她说的话:“我们老大有女朋友,在国外。她叫章幼卿,是个在国际上都小有名气的青年小提琴家,网上可以查到的。大家都是好朋友,我不希望最后因为误会朋友都没得做。你觉得呢?”
    一向活泼的华麟,难得的严肃。可见他们的关系确实对他造成了困扰。
    迟早早原先倒是听说过一些留学生国内国外各有一个男女朋友,两边瞒着坐享齐人之福。只是没想到这种狗血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或许岑晏觉得这不算什么,只把她当个一时填补寂寞的空缺,但她还没有那么开放的三观。
    想到他今天早上竟然还一脸受伤地问她是不是忘记自己在等她,她就觉得全身一阵恶寒。好在悬崖勒马,不然险些“被小三”。
    迟早早忍不住啧了一声,翻个身真的睡了过去。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既得少年时 > 第五十章 时光胶囊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轻狂作者:巫哲 2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3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4山楂树之恋 5簪中录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