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7291730章

所属书籍: 很纯很暧昧

今天松江发生了一件大事,名江押运公司的一辆运钞车,无缘无故的消失了!

如果只是一辆普通的钞票押运车,那么也不至于引起什么轰动,但是消失的这辆押运车上,却押送了上亿元的钞票!

按照押运公司和银行的规定,每一辆押运车每次押送的钞票不能超过一千万,但是这一辆押运车上偏偏押送了上亿元的钞票!

如果这辆押运车没有出现问题,而是平安的交差,或许还不能引起什么轩然大波,也没有什么人去关注,但是,这辆押运车却失踪了!如此一来,人们的视线一下子就被吸引到了这上面。

网络上面的话题,也都转移到了这上面,从最初的有人怀疑押运车被劫持了,到后来有人猜测是押运公司出现了内鬼,一时间,舆论变成了一边到的局面! 很纯很暧昧17291730

一篇篇诸如《名江押运公司存在严重管理问题》、《名江押运公司监守自盗》、《名江押运公司副队长私吞亿元》等等新闻瞬间的涌现了出来。

很多网友开始质疑,为什么单单只有这一辆车上,押运的钞票这么多?是不是事先早有预谋?这样一来,就可以反映出名江公司的管理混乱,内部出现问题了。

而一个押运队的副队长,居然监守自盗,这多少也荐看出,名江押运公司的整体团队素质低下,任人唯亲,用人不当。

总之,一时间,名江押运公司的名声跌到了低谷。

社会上质疑的声音也越来越多,认为一个刚刚成立不到一年的保安公司就涉足银行押运业务,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了?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黑幕在?

荆小维是被柳画眉一个电话从学校食堂叫来的,听到押运公司一辆运送上亿元钞票的运钞车无缘无故的消失了,荆小维差点儿没当场晕过去。

一亿元啊,那是多少钱啊!荆小维想,这么多钱,如果真没了,自己几辈子才能还清呀?

开车去往公司的路上,险些没有出了车祸,荆小维一路超车来到公司,直奔柳画眉的办公室。

公司里面的气氛很低沉,看来所有人都已经得到了这个不好的消息!在这些公司的员工看来,如果这一亿元真的找不回来了,那么这家新成立的押运公司,必然会被这一亿元的债务拖垮。“画眉姐。”荆小潞也顾不得敲门了,直接推开了柳画眉办公室的门,冲了进去:“画眉姐,联系到刘小雷了么?”

“小维,你来了。”柳画眉强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试过了,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报警了么?”荆小维一听柳画眉的话,心中就是一凉,如此看来。多半刘小雷是携款潜逃了。

“已经报过了,现在还没有消息。”柳画眉叹了口气,没想到自己主持的名江押运公司居然出现了如此大的披露!

虽说按照合约,是松江名扬保安公司起到经营主导作用,自己只是辅助的,但是不论怎么样,这件事情,已经对自己构成了致命性的打击!

在自己领导的小公司都出现这么大的披露,要是换做大集团,那后果可想而知。如此一来。自己竞争集团的话事人身份,就少了几分希望,到时候自己的堂哥柳折楠绝对不会轻易揭过的。

柳折楠此刻,却十分得意的坐在办公室里面,手中捧着一杯香茶,悠悠的对站在一旁的柳机飞说道:“刘小雷那边安排好了吧?”

“已经安排妥当,从边海市偷渡去俄罗斯。”柳机飞说道:“我有一个朋友在俄罗斯是混黑道的,他在那边接应”

“恩,不要出现任何的披露”柳折楠点了点头:“机飞啊,你是我的心腹,你应该知道,这一次小我等于孤注一掷,可是千万不能出问题啊!”

“放心吧,楠哥,您要是出问题了,我也跑不掉”柳机飞说道:“所以无论怎么样,我都会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不过,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机飞,我都说了,你是我的心腹,有什么话还藏着掖着的?”柳折楠皱了皱眉,有些责怪的说道。 很纯很暧昧17291730

“那楠哥我可就说了,您也别生气”柳机飞犹豫了一下说道:“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想永绝后患,那就只有一个法子,”

“一个法子?什么意思?”柳折楠微微一愣,不过随即的,脸色却是微变:“机飞,难道你的意思是

“不错”柳机飞看到柳折楠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点头道:“只有死人,才不会开口说话,这个秘密,也只有你我会知道了,你我是一条绳子上的蚂非,谁也不会自寻死路,但是刘小雷不同,这个人,我信不过”

“可是,这可是杀人啊!那是犯法的”柳折楠这个人英然有些阴损,但是却还没有练就出狠辣的心肠,一听柳机飞要杀人灭口,立刻就有些害怕了,”

“楠哥,成大中用二拘小节”柳机飞说道!“有向话,叫做亢毒不丈夫熙四飒就大业,楠哥,您可不能留下一些定时炸弹啊!”

“可是”杀人的事情。我还没有做过”柳折楠有些犹豫。

“策划抢劫押运车,也是死罪了,楠哥,您要想清楚啊!”柳机飞急道。

“可是这两个性质不一样啊”柳折楠还是有些犹豫。

“楠哥,您想想,一旦将来刘小雷安奈不住回国来,万一露出了马脚,你我的后半生,可就得在监狱中度过了啊!”柳机飞说道:“况且,这件事情,也不用楠哥您操心,只要您点头。一切有我呢!在公海上杀人,谁能发现?”

“这”好吧”柳折楠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柳机飞说的对,无毒不丈夫,这件事情万一传扬出去,对于自己可是致命性的打击。

“楠哥,我这就安排。”柳机飞的眼中划过一丝狠色。

“朴哥,老板来了新指示,一会儿偷渡的时候,我们会在船上做些事情,你的人,不会多管闲事吧?”一个光头大汉边说,边将一叠钞票塞给了叫做“朴哥”的男子。

朴哥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钞票,看了光头导子一眼,缓缓点了点小头:“我会和我的手下打个招呼的。”

“就知道朴哥最通情达理了!”光头男子见到朴哥收了钱,顿时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来。

这个光头男子就是李粘。柳机飞的忠实跟班走狗。他是个狠人,以前就是个亡命之徒,后来遇到了柳机飞,看到了自己的机遇,他深知。自己在社会上就是再狠,那也是渺小的,没有后台没有背景,神马都是浮云。

只有靠上了一个)强有力的靠山,以后才能吃香喝辣,飞黄腾达。所以,李粘果断的投向了柳机飞。虽然心中有些看不起柳机飞,但是这也是李粘能够接触到的最高层次的人了。

再厉害的人物,李粘也接触不到。当柳机飞成功的巴结上了柳折楠。成为柳折楠的心腹的时候。李粘发现,自己真的很有眼光,没有跟错人!

柳折楠一旦上位,柳机飞就是功臣,而自己的身份也会随之水涨船高。李粘虽然知道跟着柳折楠的好处要比柳机飞多,但是他聪明之人,不是傻子。

他不认为自己改换门庭后,柳折楠会重用于他,相比柳机飞,自己在柳折楠的心目中根本没有地位可言。

如果柳机飞对此再怀恨在心,在柳折楠面前说几句坏话,柳折楠会相信谁,结果可想而知。所以李粘也不奢望别的,能够跟着柳机飞,好好的混下去就已经很好了。这一次亲自送刘小雷去俄罗斯,就是他向柳机飞和柳折楠表忠心的时刻。而干掉刘小雷这个建议,也是他向柳机飞提出的。不然以柳机飞那个性子,也做不到如此的狠辣果决。

口刃章,针对名江的阴谋

刘小雷啊刘小雷,你就是一枚棋子,从你走进柳折楠办公室那一天,就注定了你今天的结果。 很纯很暧昧17291730

李粘看着刘小雷那一脸憧憬的面孔,心中冷笑。

“李哥,我已经收拾妥当了小什么时候上船啊?”刘小雷看了看手表,有些紧张,毕竟做了这么大的案子,被抓住就是死罪。

“就等朴哥的船了,不用着急,今天肯定能走得了。”李粘淡淡的说道。

“那个”柳哥之前答应我的钱,没有问题吧?”刘小雷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放心吧,一分都不会少你的,都会通过电汇,分批的汇入你俄罗斯的户头里面。”李粘说道:“柳哥还要你帮忙保守秘密,不会过河拆桥的。”

“那就好,我就是随便问问”刘小雷听到李粘的话后心里松了口气,李粘说的也有道理,柳折楠和柳机飞那边必须还要自己保密,倒是不怕他们会过河拆桥!要是他们不兑现当初的承诺,那么自己拼着死罪的危险,也要与他们同归于尽。

“船来了,我们走吧。”李粘看了一眼手机上的短信,然后抬起头来,向港口的方向走去。

刘小雷连忙跟在了后面,从今往后,他就要在他乡漂泊了。想到自己做的一切,刘小雷不后悔,能够给弟弟留下一笔钱,能够治好老父亲的病,自己的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

况且,自己现在也不算很凄惨,起码手里有大把的钞票,到了俄罗斯之后,在华人帮派的庇护之下,也能过上不错的生活。想到这里,刘小雷心中的忧郁消散了几分。

不过,他哪里知道,自从他登船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双腿,将再也无法踏上陆地。

“一切顺利。”柳机飞接到了李粘的短信,心头一松,对一旁的柳折楠说道:“楠哥,李粘已经做掉了刘小雷。”

“很好。”柳折楠也松了口气:“没有其他人知道吧?”

“当时在场的,只有边海市负责偷渡的一个蛇头手下”柳机飞说道:”

“那就好。”柳折楠点了点头,拿起了电话,准备敲打敲打自己的妹妹柳画眉了。

一切后患都解除了。也是该自己显身手的时刻了,柳折楠拨通了柳画眉的手机。

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柳画眉皱了皱眉,她不想接这个电话,在这个时刻,柳折楠打来电话,柳画眉就是用脚趾头也能想到柳折楠要做什么。

不过,最终柳画眉还是接起了电话,她并不是一个怕事的人,出了事情,只懂得逃避责任的人小永远也成不了大事。

“喂,大哥。”柳画眉接起了电话。

“画眉啊,听说你那边出事了?怎么搞的啊,爷爷可是都过问了呀!”柳折楠第一句话,就将柳江沿老爷子给抬了出来。

“大哥,你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啊?”柳画眉冷冷的回了一句,早就知道柳折楠不安好心,却没想到他是如此的按耐不住,电话刚刚接通就跳了出来。

“哈”柳折楠打了个哈哈:“网络上面已经炒得沸沸扬扬了,我倒是也不算是消息灵通了。”

网络上的那些不利于名江押运公司,一面到的舆论基本上都是柳机飞找人发表出来的,他柳折楠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是么?”柳画眉淡淡的反问了一句。

“画眉啊,不是大哥说你!之前,刘小雷在总公司大吵大闹的时候,我就提前告诉过你了,这个人恐怕心里有些问题,让你多关注一下。你看看,你当时没有在意,现在好了吧?终于出事了吧?”柳折楠有些叹息的说道:“画眉啊,你还是年纪太轻了!”

柳折楠现在很是得意,自己的“先见之明”已经成为了自己上位的一个筹码。而柳画眉,在自己的提醒之下,还出了如此的披露,可想而知柳江沿老爷子就算再宠爱她,也不可能再考虑让她接班的事情了。毕竟集团的命运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就算柳画眉有些能耐,但是公司的掌舵人,光有能力可不行,有能力的人可以创业,那没有问题,但是有时候,守业比创业更加重要!

要守业的话,那么现在看来,柳画眉绝对不是一个最佳的人选了。

“大哥,你这个时候打来电话,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些吧?如果是的话,那么对不起,我这边很忙,没有时间和你闲聊。

”柳画眉的语气变得生硬起来。

“这倒不是,画眉啊,听大哥一句劝。你现在的阅历还是太少,下次的董事会上,我会向爷爷建议,让你继续回学校学习,等真正的学业有成之后,再回来接管公司事务。”柳折楠也不和柳画眉废话了,既然柳画眉敬酒不吃吃罚酒,柳折楠也准备撕破脸了,反正早晚要有这么一天。“画眉姐,谁打来电话,你生这么大的气?”看着柳画眉被气得胸口起伏,荆小维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是我大哥。”柳画眉摇了摇头:“他借这件事想要在董事会上对我发难,看来他终于忍不住了。”

“是这样”荆小维知道这是柳画眉的家务事,自己也插不上嘴。

“刚刚我大哥又提起刘小雷的事情,说他之前提醒过我,让我注意刘雷,现在刘小雷真的出了事情,正好印证了他的先见之明,这一次,哎”柳画眉有一种身心疲惫的感觉。

自弓被外放到了松江,柳折楠还是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警惕,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打击自己的机会。

“刘小雷”荆小派皱了皱眉:“画眉姐,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什么感觉?”柳画眉问道。

“画眉姐,你说这个刘小雷和柳挥楠之间,能不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荆小维沉吟了一下说道:“我总觉得,这件事情里透着蹊跷,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来。”

“哦?”柳画眉微微一愕:小维,你的意思是,刘小雷这件事情,有我大哥参与其中?”

“柳折楠有没有参与,我不清楚,也不敢肯定,但是我觉得,刘小雷想要私吞押运车中钞票这件事情,柳折楠似乎是提前知情者。”荆小潞说道:“因为我想起了之前他打给你的那个电话,让你注意刘雷,按照我们认识的柳折楠的性格,应该不会这么好心的。所以我总觉的,这件事情有些邪门。”

“小维,被你这么一说,我也有这种感觉了,难道,刘小雷的事情,我大哥真的是知情神”柳画眉的眉头逐渐的锁紧,如果荆小维的猜测是真的,那么”柳画眉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自己的大哥为了对付自己,居然隐瞒了这么大的事情!

“是不是,现在也不敢肯定小看看再说吧。”荆小维叹了口气,指了指窗口:“还是把我们现在眼前的麻烦解决掉吧,楼下已经有记者挤满了公司,要我们出来接受采访了解事情真相了”() @ya

.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2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3国王游戏[快穿]作者:酒矣 4沉香如屑作者:苏寞 5佛跳墙作者:念一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