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很纯很暧昧 > 1094 事情经过和真相

1094 事情经过和真相

所属书籍: 很纯很暧昧

杨明挂断了电话,长出了一口气。本以为是不夜天内部的矛盾,那样就有些糟糕了。自己统筹这些产业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内部就出现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杨明实在难以接受。

不过,即使沈雨昔是因为其他事情被伤害的,杨明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虽然和她没什么关系,不过既然见过面,杨明还是依稀记得沈雨昔的容颜,是个挺漂亮阳光的小姑娘,如今出了这种事情,也不是杨明所愿意牛二以的。

或许,她在家里也是个集父母千宠于一身的小公主,但是为了生活却也要在社会的底层打拼。

在不夜天做迎宾员的,可以想像的到,家庭应该不是很好,毕竟家里面稍有些门路的,也能为孩子谋个差不多的工作。所以,出了这种事情之后,这种弱势家庭往往选择了忍气吞声的处理方式。

如果,沈雨昔的事情发生在陈梦妍身上,甚至都 不用杨明动手,陈飞就能将罪犯收拾掉。而如果落在杨明手里,估计连求死都不能。 很纯很暧昧1094

想到之间的落差,杨明心下有些感慨。事情既然让自已碰上了,那就管一管吧,不管怎么说,沈雨昔都是自己手下的员工,而且还是自己的绯闻女友,让杨明恼怒的是,既然外面都 传出了沈雨昔是自己绯闻女友的消息,那么不集结是不是真的,有人敢对沈雨昔下手,那就是没把杨明放在眼里。

况且,最近的事情很多,杨明心里所想的是,对沈雨昔下手的人,会不会是针对自己的,而沈雨昔只是个受害者而已?

想到这里,杨明赶紧驾车赶往松江市第一人民医院。

…………………………………………

谢文进家里,谢文进苦着脸坐在沙发上,一根一根的吸着烟,掐着烟蒂的手指不停的在颤抖,声音也有些急促:“我……我杀人了?”

刘兆军和齐志德也是一声不吭的坐在一旁,不知道如何是好。

“表哥,之前的主意也是你出的,出了事儿之后你可不能不管我啊……”谢文进见大家都 不出声,有些急了。

“文进,不是我不管你……我们也在想办法呢……”刘兆军此刻也很害怕,毕竟论家世,他和谢文进齐声德根本无法比,万一弄不好让他做替罪羊那就完蛋了。

“三哥,我看这事儿也不怨咱们啊,是那个小妞自己跳下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咱们也没推他。”齐志德犹豫了一下说道。

“话虽这么说,可是我要是不扒她衣服,她能跳下去么……”谢文 进担心的说道,身子在不停的颤抖。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虽然在学校里他横行霸道欺负弱小,但是杀人却是第一次……

“你不说,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齐志德的胆子比较大,犹豫了一下建议道。

“可是,沈雨昔她自己不会说么……”谢文进问道。

“第一,你看她现在那样,还能醒过来么?第二,就算她醒过来了,她也是自己跳下去的,咱们都不承认咱们有关系,那她还能怎么样?”刘兆军听了齐志德的话,也是开始出起了主意来。

“这能行么?”谢文进有些迟颖的问道。

“那有什么不行的?现在很多有钱人经常把黑的说成白的,人家不也活得好好的?”齐志德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道:“这事儿吧,要我说也好办,咱们就这么说,说沈雨昔是夜总会陪酒的,之前有一次去不夜天玩,三哥你喝多了,然后就和她发生了关系,两个人都是自愿的,不过事后,沈雨昔不干了,想要借机敲诈你一笔钱,你不给钱,她就缠着你要,要是不给她钱,她就把事情告诉咱们学校,让学校处分 你……”

“然后我一怒之下就给她推下去了?”谢文进听着齐志德的话有些莫名其妙:“那也不行啊,那不还是我的错么?”

“等等听我说完啊!我还没说完呢!”齐志德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她不是要威胁你告诉学校么?”

谢文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聚精会神的听着齐志德的话。

“所以,你今天你打算去她家里,把她的所作所为告诉她的父母,她父母还以为沈雨昔是个清纯的孩子,你就打算把那些肮脏事儿说出来……”齐志德继续说道:“然后沈雨昔不同意,但是咱们坚持要去,于是就在她家的楼道里发生了争执和身体上的抓扯。” 很纯很暧昧1094

“然后在抓扯的时候,不小心把沈雨昔推下去了?失手?属于过失?”听到这里,谢文进也听出了些眉目,不过他的脑袋没有齐志德好使,不像齐志德那么能推卸责任。

“屁啊!”齐志德连忙摇头:“三哥,你干嘛老往自己身上揽责任啊?明明不是你推的,是沈雨昔那小妞自己跳下去的,你凭什么说是你做的啊!就是过失咱也不能承认啊!本来就没什么关系的事儿,咱们凭啥负责啊?”

“对!不是过失,和咱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是她自己跳下去的……可是她为啥要跳下去呢?谢文进点了点头不过却又有些莫名其妙。

“咱们坚持要把她的行为告诉她的父母,她一着急,就用跳楼来威胁咱们,咱们可不怕她,就用言语激她说,你有能耐就跳,然后她一激动,没有扶住,就真跳下去了……“齐志德说道:“这样,我和刘哥都当你的证人,就算那沈雨昔说翻天了,也不怕她。”

“能行么?原来不是打听过了,沈雨昔是个雏么……警方也不傻吧?不会不检查吧?”谢文进终于聪明了一次。

“你怎么那么笨呢?你看沈雨昔那小妞现在牛逼的样子,明显就是傍上大款了,才被捧到了领班的位置,你想啊,她要不和人家干那事儿,谁能这么卖力的棒她?以前是个雏,现在肯定早就不是了,所以你这么说保准儿没问题!”齐志德摆了摆手,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说道:“而且,我估计沈雨昔开口的可能性比较小了,都摔成那样了,还能好了么?退一步说,就算她不死,那也是个残废了,捧她的那个人也不可能再找个残疾做情人,肯定和她白的了,这样一来,沈雨昔的医药费也是问题了,你给她家点儿钱,装装好人,只要她不告了,不就万事大吉了么?没准儿一感动,还让你上她呢!”

“啊?那残疾了……我还上什么啊……”谢文进听的一愣一愣的。

“残疾了怎么就不能上了?又没破相,也没哑巴,还能叫,你照样爽死。”齐志德淫荡的说道。

“也是啊……”谢文进被齐志德这么一鼓动,顿时陷入了无限券的幻想之中。

齐兆军不是谢文进,他是从第三者的角度看待事情的,虽然齐志德的计划还可以,但是却漏洞很多。不过这个时候,也只能这么办了。

反正谢文进家里有钱,不行的话,就破财免灾吧。

“这事儿,是不是和小姑父打个招呼呢?”刘兆军想了想,提醒道:“不管怎么说,小姨夫的人脉还是很广的,让他去周旋一下,找找人……”

“行吧……”谢文 进听了刘兆军的话,觉得也是有必要和自己的父亲说说的,她好想个解决的办法。

于是,谢文进拨通了父亲的电话,谢文进的父亲本来正在开会,不过听说谢文进招惹了人命官司,于是连忙匆匆的赶了回来。

其实,事情的真相是,刘光军出了个损招,让谢文进在沈雨昔下班之后,尾随沈雨昔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强行的上了她。

刘兆军分析的是,沈雨昔现在和一个大老板搞上了,如果传出被强暴的消息来,那个大老板估计就不会再要她了,所以被人强行干了之后只能忍气吞声。

这样谢文进不但能解气,也得到了实惠,做了他一直想做的事情。谢文进一想,这事儿好啊,还没有风险,还能xo掉自己梦寐以求的沈雨昔,于是一咬牙,就做了。

却是发现,沈雨昔当了领班之后,上的都 是白班,也就是说没有再上夜班的机会了,所以想要做事只能白天做了。

没办法,一路上尾随着沈雨昔,却是发现嘴边到处都 是人,就算是小路,也有很多摆摊卖菜的,一直到了沈雨昔所居住的小区,人才算少了一些,眼见沈雨昔上了楼,再不出手就没机会了。

于是谢文进索性就在沈雨昔家的楼道里旅行了计划,不过沈雨昔这小妞刚烈的很,怎么也不肯从了自己。刘兆军和齐志德在一旁按着自己都没扯下来她的裤子,稍一个不慎,却是没想到沈雨昔从二楼的楼道的窗户上跳了下去……

于是惨剧发生了,谢文进几个人向下一看,发现沈雨昔已经倒在了血泊中,生死未知。谢文进当时就傻了,他只想报复一下沈雨昔,但是也没想着要杀人啊!

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办才好呢?谢文进不想坐牢,他还年轻啊!不过,还是齐志德和刘兆军反应快,见到事情不妙,连忙拉着谢文机一起逃离了现场! 很纯很暧昧1094

毕竟真要是出事儿了,他们两个也是同伙,不可能没有责任。

现在,如果谢文 进没事儿,那么刘兆军和齐志德也没有事儿,如果谢文 进有事儿,他们肯定也脱不了干系,所以他们都 绞尽脑汁帮着谢文 进脱罪。

谢文 进的父亲谢长水匆匆的回到了家里,一脸焦急的看向沙发上坐着的三个手足无措的孩子,皱皱眉道:“文进,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谢文进刚想实话实说 ,却被一旁的齐志德给踢了一脚,谢文机立刻 会意,就把之前他们三个人编好的说词给谢长水说了一遍。

谢长水听着儿子那破绽百出的话,心中叹气,这要是直接被警察给听了去,那可就完蛋了。

不过谢长水混迹商场多年,知道有些事情怎么说,大致的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谢长水也没有戳穿儿子的谎话,毕竟这个时候了,问实话也没有用,只能想办法补救了。

谢长水沉吟了一会,将谢文进的那套说辞又深加工了一下,然后和自己加工后的话说给了谢文进还有刘兆军以及齐志德,然后拿出了电话,拨通一个号码:

“王秘书,你给我查查电碳小区三号楼六单元701的家庭背景……”谢文进吩咐道:“越快越好。查到一点儿就汇报一点儿,对,务必尽快!”

挂完电话,谢长水吧了口气。静静的等着消息。没过多久,王秘书就发来了短信,谢长水看了一眼之后,就再次的拿起了电话。

“李哥么?我是老谢啊,谢长水……”谢长水恭敬而客气的说道。

“谢总啊,找我什么事儿?”李先生问道。

“是这样的,我儿子遇到了点麻烦,您看看能不能帮忙打听一下。然后从中周旋一下……”谢谢长水说道。

“什么事情?你儿子不就是我的侄子么,尽管说吧。”李先生和谢长水的关系明显不错,说和也很是亲近。

“是这样的……”谢长水将谢文进遇到的麻烦说了一遍。

“那女孩子家里什么背景?”李先生听后没说什么,只是问道。

“住在仁弯区的电碳厂小区 ,家里面应该是电碳厂的职工吧,肯定没什么大能耐,那小区是穷人住的地方,电碳厂的中层领导都 不住在那里了,应该没啥问题吧……”谢长水打电话之前已经人秘书那里知道了这个信息。

“那就好办了,万一对方家里也有人的话就不好办了!你别看电碳厂挺穷的,但是厂长啊主任啊什么的一个个都 是地财主,人面广着呢……”李先生说道。

“放心吧,住7楼呢,能是啥大人物,顶层了,谁家厂长能住顶层?”谢长水连忙说道。

“这倒是,行,我给你问问吧,能帮忙的肯定帮……”李先生说道。

“那就麻烦你了,李哥,改天我去看您”谢长水说道。

“好说……你等我消息吧。”李先生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谢长水松了口气,既然李先生答应了下来,那就说明事情有门……

杨明赶到了松江第一人民医院。就暴三立找了个电话,暴三立就下来接了杨明,两人一起向急救室的方向走去。

“情况怎么样?”看着暴三立沉默的样子,杨明有些担心的问道。

“还在手术中……不清楚状况……”暴三立摇摇头,不过心中却是很疑惑,杨明每天都 很忙,如果 沈雨昔真的和他没什么关系,他怎么会亲自跑到医院里来呢?

沈雨昔的身份不过是不夜天的一个员工而已,不夜天、保安公司、天上人间、刚组建的地产公司,里面那么多的员工,每个人都住院的话,那杨明岂不是要跑死?

所以,这个理由很难站稳脚跟。但是杨明既然否认了两人的关系,暴三立也就不敢再多问了,谁知道两人是真没关系,还是声明因为某种别的原因故意遮掩才这么说呢?

反正,既然杨明都 来了,不管沈雨昔是不是杨明的女人,暴三立都 必须尽力,不能出一点儿岔子。

“夏雪呢?”杨明问道。

“先离开了,毕竟手术要做很久,夏队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这里留了两个警员留守,有消息随时通知夏队就可以了。”暴三立解释道。

“医生怎么说?”杨明看着还亮着“手术 中”牌子的急救室 ,问道。

“医生只说了沈小姐伤的很严重。不过好在没有伤到头部,这才是比较幸运的,头部是后着地的,所以只是昏迷了而已,但是脑组织和颅腔都没有受到什么损伤。”暴三立说道:“不过……医生说了,根据目前的情况,沈小姐可能会瘫痪。

杨明默默的点了点头,毕竟这个状况,先活过来再说,其他的再另做打算。

“通知沈雨昔的家人了么?“杨明叹了口气问道。

“还没有……”暴三立摇摇头。

“打电话吧……早晚要通知的。”杨明说道:“现在就找吧。”

“好的,杨哥,我这就让人查一下沈小姐的家庭资料。暴三立点点头说道。

“对了,医药费,就不夜天出吧,没问题吧?“杨明想了想,问道。

当然没问题!“暴三立连忙摇摇头。心道,不夜天都 是杨哥您的,您说怎么出就怎么出呗,再说了,本来也是暴三立垫付的医药费。

当时暴三立认为沈雨昔是杨明的女人,哪 能不着急啊?医院一说交钱,暴三立直接的二话不说就去刷卡了。

杨明坐在了医院的长椅上,用透视的能力向手术室内看去,见到几个医生还在紧张的在为沈雨昔做着手术 。而沈雨昔则是面色苍白,紧闭着双眼,儿也没有了那天自己看到时的青春健康。

还好没有生命危险,不然的话,杨明的心里也会觉得十分难过。 @ya

.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很纯很暧昧 > 1094 事情经过和真相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印钞机女友作者:时镜 2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3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4寻找爱情的邹小姐作者:匪我思存 5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