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观鹤笔记 > 第60章 独住碧城(六)

第60章 独住碧城(六)

所属书籍: 观鹤笔记

北镇抚司诏狱的深夜,静得能听清每个牢室的一声呻吟。

贞宁年间虽然大赦过天下,清空了天下大半的牢狱,但由于诏狱在属司法之外,不在大赦之内,狱中羁押的人犯过多,有些人的案子拖的时间太长,以至于皇帝后来都忘掉了有那么个人还蹲在狱中。

贞宁三年,内阁首辅白焕与自己的儿子刑部尚书白玉阳曾一道上书,请贞宁帝厘清诏狱中的大案,那一次诏狱的清理,大概了结了百余人的案子,空掉了三分之一的狱室。但由于后来锦衣卫无孔不入,捕风捉影,大兴文字狱,不到一年的时间,诏狱中又人满为患,以至于桐嘉书院的人被锁拿进去以后,不得不得十人挤在一间牢室里。

郑月嘉身份比较特殊,因此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关押,被单独锁在了离刑室最近的一间牢室中。

临近酉时,白日里的暑气渐渐退尽,石壁上反出的潮气凝结成了水珠,滴滴答答地滴落下来。郑月嘉伏在草席上,每呼出的一口气都带着血腥味。他刚想张口要一杯水,牢室外面的大门忽然被打开,掌狱的百户领着邓瑛踏下石梯,一面走一面道:“您看是怎么问,是把犯人提到刑室去,还是……”

“不必。”邓瑛打断他道:“我要问的话不多。”

“是。”

那人应声打开郑月嘉的牢门,一把将他从地上捞起来,硬摆成跪姿。

“督主,您问着,属下去给您搬一张椅子。”

郑月嘉撑着地面,忍着下身的疼痛抬起头看向邓瑛。

“我有些明白了,你当时为什么一定要和老祖宗的人争东缉事厂的这个位置……”

邓瑛低道,“你不用跪,受不住就趴下来。”

郑月嘉摇了摇头,“你和我之间,谁都别可怜谁。”

他说完耸起肩膀一连咳了几声,直咳到塌下脊背,呕出的血痰顺着他的嘴角粘滴下来,他就这囚衣的袖子抹了一把,颤抖着双臂地重新把身子撑了起来。

“趁着我还有点力气……我把该交代地跟你交代了吧。”

“你说。”

郑月嘉缓了一口气,尽力稳住自己的声音,“游桂春是京郊的军户属,当时奶(和)子府替二殿下斟选奶口,我亲自查过她的出身和他夫家的籍史,皆身世清白,现在想来,好像是过于干净了。至于我……”

他说着摁了摁嘴角,“我没有指使她做过任何事,但事到如今我已经百口莫辩,所以你一定要撇干净。”

邓瑛道:“陛下笃定你背后一定有人指使,你百口莫辩,也必须要辩,否则此案不会了结,还会牵连出更多的人。”

郑月嘉闻言,手臂轻轻一颤。

“有什么法子……”

他抬头看向邓瑛,“让我速死。”

“郑月嘉。”

邓瑛提声唤了他的名字,“陛下不准刑杀,也不准你自尽,速死你不要想,我甚至没有办法阻止北镇抚司对你刑讯……”

“我如今能做什么。”

郑月嘉打断邓瑛,抬头道:“你说……我照着做。”

邓瑛蹲下身道:“只有讯问的时候才知道,这件事的背后究竟是谁,还有他们究竟想让你认什么。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你不能认任何事情,你要给我留时间。”

郑月嘉咳笑了一声,“抗是吧。”

他说着吐出口一口血沫子,叹吐二字,“可以……”

——

次日,北镇抚司提审郑月嘉。

诏狱中不准探视,只有在提审过堂的时候才准亲人跪在堂下遥遥地见一面。

郑月嘉是散了家的人,只有叔父一家在京城中,靠着他的接济过活,如今听说他获了罪,便只身前来,想要给他送些药和吃的。

他原本是好意,但是见到郑月嘉被打得遍体鳞伤,着实心疼,不禁跪在堂下哭道:“当初你非要入宫给我们争条活路,如今,我们是靠着你活下来了,可谁能救你呢……”

郑月嘉在堂上喝斥他:“这是什么地方,哪里是你能来的!快回去!”

他被郑月嘉一喝斥,心里反而委屈,说话越发没了章法。

“你别赶我走……家里的姑娘不敢抛头露面的来看你,就给你做了些吃的,你那里什么都递不进去,只有此时能见你一面,你从前对我这个叔父,对我们家里的姑娘,是千般好,万般好,如今见你这样,我叫我怎么忍心……青天大老爷啊,我们家这个孩子人是真的啊……”

他语无伦次哭喊不止,一味地陈述郑月嘉的孝行,锦衣卫喝斥不止,最后索性将他一并拿下。

这一拿下不要紧,竟从他口中漏出了一件足以翻天的事。

张洛坐在司衙的正堂上,手底下压着郑月嘉叔父的供词,茶凉透了两巡,也一口未喝。

门口传来一阵他不熟悉的脚步声,他半抬眼低喝道:“谁在外面。”

“是老奴。”

张洛辨出了何怡贤的声音,迅速将供词叠起,放到一边。

“进。”

何怡贤走进正堂,向张洛行礼。

“老奴今日来,是有一件事要对大人说。”

张洛冷道:“是陛下的话?”

何怡贤摇了摇头,“事关二殿下遇袭的案子,陛下尚不知晓。”

“那就明日续审时,公堂上说。”

说完起身便要朝头走。

“张大人。”

何怡贤提声唤住他,慢声道:“老奴要说的这件事情,关乎皇家清誉,不能放在公堂说,只能你我私议之后,禀陛下处置。”

张洛站住脚步,转身道:“什么意思。”

何怡贤撩袍走到他身边,“大人想知道郑月嘉背后的人是谁,那我就给大人提一个人。”

张洛冷道:“直说,不要跟我绕弯子。”

何怡贤压低声音应道:“宁妃。”

张洛的手在背后暗握成拳。

何怡贤见他暂未言语,又续道:“宁妃与郑月嘉早在入宫之前就已经是旧识,二人为了避嫌,从不曾在内廷相交。”

张洛闻言,联想起郑月嘉的叔父在供词中所说,郑月嘉读书时曾喜欢一个官家的姑娘,后来他家变销籍之后不久,那个姑娘就入了宫。

他的叔父说不出那个姑娘究竟是谁,如今在何怡贤处却有了印证。

张洛捏响了骨节,朝何怡贤逼近两步,“此事还有谁知道?”

何怡贤摇了摇头,“只你我二人。”

“你为何不直接告诉东缉事厂。”

何怡贤笑了笑道:“这是司礼监内部的问题,还望大人不要过问。但是,大人若要查证此事,可以审另外一个人。”

“住口!”

张洛厉声打断何怡贤,眼底忽若火燃。

“不用你跟我说。”

——

此时宫内,仍然没有缉拿到游桂春。

为了追查此人的下落,内廷六局正在各自清审局内的女官,杨婉和宋云轻站在尚宫局外面,等着问话。

宋云轻道:“你说,这是不是很奇怪,一个活生生的人,还是个女人,就这么在宫里消失不见了。”

杨婉冲她摆了摆手,“不要在这里说这些。”

宋云轻道:“杨婉,我总觉得你知道什么,不然那次我们在邓都主那儿吃锅子的时候,你不说那样的话。”

杨婉低声道:“我说什么了。”

“你说,让邓秉笔辞了斟选奶口的差事,结果这个差事果然出事了。”

“我……”

杨婉刚想说话,却见一队锦衣卫拿着镣铐朝尚宫局门口走来。

姜尚仪和陈尚宫闻讯走出尚宫局。

陈尚宫看了一眼锦衣卫手上的刑具,正声道:“我们六局内部清审,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校尉道:“尚宫大人,我们此来,只为带杨掌籍一个女官回去问话。还请尚宫大人不要见怪。”

姜尚仪闻话出声道:“女官属内廷,即便有罪,也是由尚宫局审理处置,北镇抚司何时插过手。”

“既如此,那我们就直说了,说是问话已经是客气了,宁妃娘娘涉谋害皇子一案,我们北镇抚司奉旨审理此案,有权缉拿一切与此案相关的人回司受审。”

“你说什么?”

杨婉挤出人群,宋云轻试图将她拽回来,却被她甩手挣脱了。

“娘娘是皇妃,谋害皇子这样的罪名岂能这般颠扣!”

校尉喝道:“镇抚司尚在审理,杨掌籍慌什么?”

杨婉掐住自己的虎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之前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会把她也牵扯进去。

但反过来一想,置身事外,她无法完全知道鹤居案的来龙去脉,身在其中也许会看得更清楚一些。

但是……北镇抚司的诏狱,张洛……

她没有办法深想这一处地方,也没有办法深想那个人

姜尚仪见此时僵持,朝前走了几步,将杨婉挡在身后道:“此事我们要上报皇后娘娘。”

“可以。”

校尉朝后退了几步,“我们无非在此等候一会儿。”

“尚仪……”

杨婉轻轻牵了牵姜尚仪的衣袖,“不必上报皇后娘娘。”

姜尚仪回过头,“杨婉,你知不知道他们要带你去的是什么地方?”

杨婉点了点头,“我知道。”

姜尚仪摇头道:“知道你就不要出声!”

“没用的尚仪。”

杨婉抬起头凝向姜尚仪,轻声道:“事涉皇子案,皇后娘娘也不会容情。”

她说完,朝前走了几步,走到说话的校尉面前。

“你们没有惊扰承乾宫吧。”

校尉应道:“不曾,此案未审清之前,没有人敢对宁娘娘无礼。”

“好。”

杨婉抬起手,“我跟你们走。”

校尉见此,也向她揖了一礼,“多谢掌籍体谅。”

说罢挥手喝道:“来人,带走。”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观鹤笔记 > 第60章 独住碧城(六)
回目录:《观鹤笔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狙击蝴蝶作者:七宝酥 2我的印钞机女友作者:时镜 3你的谎言也动听作者:二月生 4办公室隐婚作者:轻黯 5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