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当时明月在 > 一章 杨不悔(下)

一章 杨不悔(下)

所属书籍: 当时明月在

事后才知道辽人是轻易不洗澡的,一想到这个就恶心得三天吃不下饭。连辽国的皇胄贵人们也很少洗澡。好在,她提出请求的对象是堂堂北院大王耶律斜轸。普天之下,大约除了他堂弟耶律隆绪,就数他最位高权重。想来他连大宋小皇帝都没看在眼里,何况她这小女子提出的小小要求。

  于是,在他一力担待下,幸福的享受了一回皇帝待遇。呃,名副其实的皇帝待遇,距营地二十里,是称为“御汤”的一池著名温泉。

  做皇帝的人真真是好命啊……可以找到这么好的温泉来泡。直泡到全身乏力手足酸软,一辈子最后一次洗澡。到底是就此淹死在温泉池里,还是乖乖爬上岸去穿好衣服待杀待剐悉听敌便?

  莎士比亚说过,这真是个难题。

  温暖的水滑过四肢百骸,懒洋洋的昏昏欲睡。也好,就这样睡着了淹死算了,虽然淹死的人听说也挺难看的。

  突然听到不远处有水声,咦!温泉里也有鱼?懒洋洋的睁开眼,突然全身汗毛竖起,不是鱼,是人!是个男人!

  深呼吸,继而尖叫。

  有!色!狼!

  只听到四面铿然的盔甲声,不,是沉闷整齐的盔甲行动声,白色的水雾里眼睁睁看着四岸突然冒出无数全副武装的大队人马,弯弓搭箭,成千上万枝冷冷的箭簇无一例外指着她。万箭穿心?她不要这种死法。天哪!这才反应过来,四周何止千人千眼,而且都是目光炯炯的臭!男!人!

  一惊之下方寸大乱,吓得忘了池子里的另一个也是臭男人,只向他怀里躲去。幸好软玉温香扑过去,是男人都会微笑。

  他不过抬手一挥,那大队人马即像出场时那样,无声无息刹那又退却得干干净净。她受了偌大的刺激,一颗小心肝儿扑通扑通直跳,半晌才定下神来:“你怎么在这里?”

  大人物毕竟气定神闲:“你呢?”

  “我在这里洗澡啊。”理直气壮。

  他更理直气壮:“我也在这里洗澡。”

  对哦,忘了这是他的温泉。低头无语,突然发现自己双手还搂在他的颈中。忙不迭松开手游开去:“你别过来,我没穿衣服。”

  他笑得邪邪:“真巧,我也没穿。”

  他说什么?救!命!啊!

  眼疾手快,看到身后青石上放着他的佩刀,一下子抢在手里,呛一声拔出。脑中突然如电光一闪,明白了前因后果。

  哼!那耶律斜轸想将她杨九小姐当枪使,进而借刀杀人玩弄她于股掌之上,她就不放过他!起码也要让他阴谋曝光。于是将刀放回原处,笑容可掬的问:“喂,你就不想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他面露微笑:“他们说有份惊喜,没想到这么香艳。”

  惊喜?她微微冷笑:“你的堂兄送我到这里来,你真以为是惊喜?”

  他懒懒的垂着眉:“不过是想借刀杀人,也忒没有创意。”

  他知道?

  神色困惑,他微湿的发垂在额上,看起来有一丝奇异的稚气。但那面色却是复杂难言:“想要我的命罢了,何止他一个。”

  微微竟生了怜悯,切!真是笑话,他是敌酋,大辽天子,拥兵百万。说一句话就能使血流成河,与大宋年年征战,千家万户累累白骨,杨门女将即是拜他所赐。一想到这里,又将刀抢在手中。

  他说:“放下。”伸手只在她腕上一握,她便觉奇痛入骨,就这样轻易让他夺去刀的话,她以后还要不要在江湖上混了?抢上去便使出一招“压肘锤”,左肘压向他胸口,右手往回一夺。他一偏让过她那一肘,握着她腕的手就势向上一扬,刀锋顺着她的脸削过,只觉微微一凉,一绺青丝无声断落,滑落水中。

  太锋利了!竟是吹毛断发。只一怔之间,刀已被他夺去,接着臂上一紧,连人也夺过去了。心扑通扑通直跳,不是对手,况且,这样暧mei。

  真是暧mei,直看到一双眼,眼底幽幽燃着暗蓝,越逼越近。唇上温软炽热,初吻耶……初吻怎么能是和敌酋……

  手忙脚乱,“啪”一掌打过去,清脆响亮的耳光。言情剧里最紧要桥段,这种情形之下耳光必不可少。

  “啪!”竟然是一掌打回来,男主角从来怜香惜玉,他怎么却例外?

  脸上火辣辣的痛,接着是心里痛。是数月来风餐露宿担惊受怕而后是前途未卜性命之忧,莫明其妙难逃一死,死之前还莫明其妙失去初吻,初吻耶……按大宋向来的例子,她只怕唯有一死了之。

  他却披头盖脸的又吻下来,脸上痛,手臂让他箍得痛,颈中让他咬着痛……

  她宁可真的一头撞死在池边的青石上,奋力挣扎,水花四溅。

  对不起,写贴的人在这里省却香艳无边的细节描写。只交待一下她并没有死成,她觉得自己应该大哭一场。可是,不要,不要当着这男人的面掉眼泪。死也不要。回营去,共乘一骑,他黑貂大氅温暖的裹着她,千骑拱卫。马蹄声踏得她心碎成万片,不,就算要死也要先杀了他!

  机会并不少,听说他的三千粉黛都留在帝京,唯一随扈而来的只有萧皇后。就是她见过的那位绝色美人,不知为什么,绝色美人竟拢不住他的心。每天晚上,她都有机会。

  却没有一次成功,哪怕他的佩刀近在咫尺,他永远比她手快。明明似是睡着了,只要她的手一触到刀,他就会倏得睁开眼睛。

  奇耻大辱,她却在忍辱偷生。

  大围日,几日来围圈逐渐缩小,渐渐将野兽逼到更小的包围圈里,只待射杀。果然是残忍,弱肉强食,嗜血的野蛮胡虏!

  小鹿的眼清彻如水,呦呦叫着,浑不知危险临近。四面只听蹄声铿然,唯他们伫马高处,远远眺望着围圈。九旄大纛立在身后烈烈迎风,雪地里只见兽群慌乱四窜。

  他抽箭搭弓,神色微凝,一箭放出。一只鹿应声而倒,顿时飞矢如雨,血流遍野,真是像战场。

  更似屠场,佛经里说的无间地狱。

  血腥气越来越浓,她有点透不过气来。突然只听身后“夺”一声弓弦响,下意识转过脸,竟是一箭当胸射来,疾如流星快如闪电。

  “啪!”另一箭破空而来,来势奇快,后发先至,正正射在先前一箭的箭头之上,两箭相撞落在地上。她神色呆滞的看着后发的一箭,白星箭簇雁翎尾,杆身裹白铜,份量特重,大辽天子的御用之箭。

  是谁?他的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眼底是她从未曾见过的冷凝。所有的人垂下手去,唯一人仰面与他对视。

  大美人皇后!

  唉……她又何必这样急功近利。亏她是姓萧,代代做皇后,怎么还会干这样的蠢事?就算是忍无可忍,也不妨暗中下手,神不知鬼不觉教她死一百回都不够。哪能当着他的面来玩清君侧?比起宋朝小皇帝的潘贵妃,这位萧皇后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的道行。

  连她杨九都不如,祸国殃民当然要看准时机落井下石火上浇油。于是身子微晃,低低的呻吟一声,往后一仰。不必担心,正好晕在他怀里。

  众目睽睽,他说:“如你所愿。”

  让他看穿用心,但他为什么仍愿上当?心虚的垂下眼睑,不能不敢不愿不肯去想。

  御医请脉,与他说辽语,他面色冷淡看不出端倪,唯添了侍女每日如影随形。现今才知做祸水有多难,她从来是光明正大,到了今天,只好用冠冕堂皇来说服自己。一刀下去是梦寐以求的痛快,既然他不肯给,那她就慢慢算计。

  拔营回銮,千军万马缓缓逶迤向西南,这一日至阴山北麓,这是回京路线中最南点了,再走下去,就会折向西方。这是最接近宋境的地方,离最近的关隘,只有一百四十里。如果她可以拿到金牌令箭,再有一匹快马,只消两日功夫,最多三日,就可以重返家园。

  不!还没有杀了他,怎能落荒而逃?

  斜阳真美,在衣上镀了一层金色。有人进来,并不是他。回头看见大美人皇后步入,多少有点惊诧。美人皇后带来的侍女,语调生硬的说汉语:“跪下。”

  切!潘贵妃她都懒得跪,兴趣缺缺的转过脸去,说:“有话快说,别说我没有提醒,你们皇帝陛下遛马去了,不过半个时辰就会回来。”

  大美人听到侍女翻译,顿时面色雪白。最好她再一箭射过来,反正她正束手无措,不如一死好一了百了。

  “围场中那一箭并不是我射的,我还没有那么笨。”

  咦!有点意思,大美人皇后安然端坐在锦垫之上:“陛下于你,只是一时迷惑罢了。你与众不同,所以他才有兴趣,作为一个玩物,你构成不了威胁。”

  看来那一箭真不是她射的,没想到人长得美智商倒也不低,又好命做帝国皇后,她也不怕天妒红颜?美人皇后却从袖中取出小小一只药瓶:“也许你用得上。”

  毒药?啊呀,听说辽国皇后权重,向来喜欢搞什么称制来垂帘听政,可是毒杀亲夫也忒阴狠了吧?啧!怪不得美人前头总会加上蛇蝎两个字。

  “没兴趣,想毒死他的话,还是你亲自动手比较有趣。”

  虽然要他的命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是不包括顺便让别人借刀杀人。

  大美人眼中闪烁着怒火:“你不要装腔作势,也不要妄想将孩子生下来,大辽不会允许血统混淆,尤其是你这样卑微低劣的血统!”

  嘎!说什么?孩子?脑中七零八落渐渐反应过来,怪不得他最近叫人成天跟着她。眉头皱起来:“你要我做什么?”

  美人皇后的脸色终于重新安详端庄:“我想知道,是谁射了那一箭,妄图挑拨帝后。”

  怎么来问她?她对辽国复杂的政治局面又不熟,可以抽丝剥茧推敲出谁想渔翁得利?但到底她是杨九小姐,聪明才智最不缺,一转念便想到:“他知道?”

  大美人赞许的颔首:“他知道,我希望你可以套出话来。”

  真是将她当成无往不利的狐狸精?认为她有手段问出这个,那她岂不有信心替大宋小皇帝问出大辽兵力驻防图?

  天色黑下来,烛光大餐固然浪漫,牛脂巨烛四个字看起来也颇有气势,可惜蜡烛散发的气味真是难闻,一股子膻味。结果晚饭没吃下去,反而先连清水都吐出来了。弱不禁风的倚在一角扮黛玉妹妹,可惜时代太早,《红楼梦》还未问世,这幅多愁多病倾国倾城的模样也白扮了,况且他向来不怜香惜玉:“起来!”

  怀孕耶,孕妇耶……桥段里都是此刻百炼钢化绕指柔。无限幽怨的瞟了他一眼,他却连一个爱怜的眼神也没有。

  看来只有单刀直入,她问:“那天在围场,谁射我一箭?”

  他扬起眉:“做什么?”

  “看看谁在恨我,有机会的话打击报复一下,在你耳畔吹吹枕头风什么的。”做奸妃这么有挑战性,可惜他一定不会给她机会。

  果然,他说:“是耶律斜轸。你可以试试看吹枕头风。”

  啧!这位北院大王位高权重,还想着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突然间想起那日他与大美人双双出场的俊丽亮相,唇角缓缓牵起一个微笑的弧度。定定的望向他黑色的裘冠,大辽国最尊贵的一顶裘冠,黑玉为结貂球累垂。咦!怎生有点油油发绿?

  瞅到机会去见美人皇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拿金批令箭来,换取那个名字。

  美人皇后倒也爽快,马上抽出金批令箭,但一听她道出那四个字,顿时面色煞白,脱口道:“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美女,枉你秀外惠中,竟不算了解男人的心思。唉,他爱你,定然会为你不惜一切。放我这样的狐狸精在你老公身边,你倒是有做皇后的气量,对三宫六院不闻不问,他可认为我会夺去你的幸福。”省下一句话没说,按心理学的角度来讲,他定是下意识里认为自己唯有夺到了帝位,才会夺到她。所以喽,勾心斗角还有得好戏出台,只是,他那做皇帝的堂弟不动声色,才是真正厉害角色。怪不得十二岁登基,内忧外患,还可以安然无恙活到这么久没遭人暗算。

  放着美人皇后在那里思前想后,悄步回大帐去。

  上次小小一瓶药让她藏在栅栏底下,伸手摸出来。不知道这药是什么味道,会不会苦?

  痛……痛死了……早知道这么痛,不如干脆死了好……

  熟悉的靴声由远及近,是他!

  痛得眼冒金星,冷汗涔涔,却仍看到一双眼,眼底仿佛三尺寒冰。一伸手就揭开她裹得紧紧的锦被。

  全是血……鲜血一直浸透脚踝。他全身散发着森冷之气,那眼神突然令她想到围场中的野兽,她突然心虚得不敢再看,垂下头去。胸前一紧,是他抓住了她的衣襟:“你竟然敢这样对待我的孩子!”

  十恶不赦!

  他高高举起手,她等着那一掌重重落下来。他却回手抽出佩刀,澄如秋水的刀锋寒意扑面而来,吹毛断发,只要在她颈中轻轻一划……她闭上眼睛。

  “啪!”他竟然将刀掷在地上,掉头而去。

  最最俗套的结局,没下得手去,到底是为了哪一桩?最最动人心弦的解释自然是他到底爱上她,所以才这样伤心欲绝掉头而去,最最可能的解释却是他向来以英雄自诩,不对无还手之力的妇孺下手。最最无聊的解释是码贴的人懒得长篇大论离合悲欢的写下去,做了这样的安排。

  我姓杨,名叫不悔,我妈妈说这样事情她永远都不后悔。

  荡气回肠的经典台词,说起来果然非同凡响。遗憾啦,我妈妈不叫纪晓芙,我爹爹更不叫杨逍。我姓杨是随母姓,她是杨家九小姐,未嫁生女,取名不悔。我以为我的父亲会是位像杨逍一样令人神魂颠倒的大人物,妈妈却漫不经心的说我父亲其实除了人长得比较帅之外,毫无可取之处。她不悔的不是生下我,而是不悔自己离开他。

  不过,偶尔她也会怔怔出神,望着从箱底取出那柄漂亮佩刀。那把刀可真是华丽漂亮,柄鞘之上珠玉翡翠嵌了一大堆,不知是不是昔年的订情之物。

  切!有什么蛛丝马迹能瞒得过我杨不悔?乘她不备就偷出刀来细细研究,澄如秋水,吹毛断发,果然是绝世无双的好刀。咦!刀柄上有字,怪怪的扭来扭去的蝌蚪文,这是哪门子番文?

  临摹下来拿去给最见多识广的七舅母看,她满脸诧异:“不悔,你哪里抄来的,这是辽文。”

  辽文?太夸张了吧。

  我问:“那您认不认得这是什么意思?”

  她咬牙切齿:“化成灰我也认得,耶律隆绪!”

  喔喔!山摇地动天地失色,没想到竟是如雷贯耳这四个字。太精采了,杨家最大的仇人,大辽圣宗皇帝耶律隆绪。

  端得是惊心动魄。这中间故事定然荡气回肠,可惜十六年来真相湮灭。不知老妈杨九小姐肯不肯写回忆录,改编成电视一定催人泪下赢大票师奶观众。四十集不够,再拍续集四十集,可以在宣传词上大作文章,辽宋倾国之恋罗密欧与朱丽叶……诸如此类……

  啊……码贴的人可能又忘了,那个时代没有电视,连元杂剧都才出来雏形。

  不过,得空觊见老妈心情好,就一点一点套问,三个月功夫下来,竟然问出了不少。七拼八凑来龙去脉已八九不离时,可惜重大关节老是一笔代过不肯说。

  最最重要的是,最后那一段,她是真吃了药吗?

  额上挨了毫不客气的一戳。“真吃了药哪里来你这小鬼头?”掩嘴偷笑:“再说,那皇后拿来的药,天知道是真的堕胎药,还是毒药,怎么能轻易吃下去?”

  “那怎么骗过他?”

  “哎哟,提到这个现在想起来还痛,真是无法可想出的下策,自己在腿上划了个大口子,当然血流得要死人一样。”

  遥遥望向北方,晴天,仿佛能看见阴山灰色的山脊轮廓。不知那万里之遥的大漠深处,是否又飘起了今年的新雪。

  太遗憾了,从头到尾都没听到“我爱你”三个字。

  算什么爱情故事?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当时明月在 > 一章 杨不悔(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2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3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4天增顺作者:竖着走的大螃蟹 5云胡不喜作者:尼卡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