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 > chapter 06 学神眼里的低段位相亲

chapter 06 学神眼里的低段位相亲

周二下午,卢晚晚准备好了祁先生预订的下午茶,叫上了难得休假的安嘉先,开车送她去送货。她先前是小瞧了这四十四份下午茶,她一个人绝对拿不了这么多。看来招人迫在眉睫了,还得再找个送货的合作平台。
卢晚晚的心情好极了,她仿佛看到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
“下周三你有空吗?”安嘉先忽然问。
“我除了看店,没别的事情,怎么了?”卢晚晚问。
“梁夏爸妈下周三回国,会带着她一起。我想你跟我一起去接他们,她爸妈不知道我们两个谈过恋爱,所以我自己去不合适。你和她爸妈熟悉一点……可以吗?”
“当然。”
“谢谢。”安嘉先勉强笑了一下,卢晚晚忽然发现他其实很脆弱。
卢晚晚冲他一挑眉,笑着说:“谢什么,我们可是哥们!”
到了商贸大厦A座地下停车场,卢晚晚跟祁先生联系,第一次拨通了祁先生的电话。祁先生挂断了,回了一条信息:“在开会,稍等。”
过了五分钟,祁先生打电话过来:“抱歉久等了,你在哪里,我去取吧。”
“我在停车场,祁先生,东西很多,我帮您送上去吧。”
“不用了,要刷卡的,访客登记也很麻烦,我带个人下去拿吧。”
“那辛苦了。”
挂断了电话,卢晚晚把车位拍照发给了祁先生。
“你这个客户,还挺体贴。”安嘉先说道。
“那当然!祁先生他对未婚妻还特别的好,绝世好男人。要跟他结婚的那个女孩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卢晚晚对这位素未谋面的祁先生赞不绝口。
等了大概十五分钟,过来了两个青年男子,走在前面那个穿着有点肥的西装,发际线有一些后移,五官长得有点分散。后面那个倒是眉清目秀,一身运动服的打扮,戴着白色的棒球帽,和前面的人一对比,直接帅成了明星。
“哪一个是?”安嘉先用胳膊肘碰了一下卢晚晚。
卢晚晚摸了摸下巴:“根据套路,越不像老板的人越是老板,所以后面那个穿运动服的肯定是祁先生。”
“卢小姐,我姓祁。”西装男笑着说道。
“您好,您好,这里是四十四份下午茶,请签收一下吧。”卢晚晚在愣了一秒钟之后,迅速反应过来,开始微笑服务。
“卢小姐辛苦了。”祁先生和运动男孩将东西搬下车,四十四份听起来不多,但是看起来数量惊人,两个人也未必拿得了。
“不然我们帮着一起送上去吧?”卢晚晚又建议。
祁先生赶紧一摆手:“不用!我们可以,你们上不去的。”
“那就辛苦祁先生了,在这里帮我签个字吧。”卢晚晚拿出了送货单,请他确认签收。
祁先生就写了一个祁字,潦草得几乎认不出来。
“对了,祁先生,新的方案我发到您的邮箱里了。”卢晚晚又说。
“方案?”祁先生顿了顿,“哦哦哦,我看过了,特别好。”
卢晚晚心中一喜,说:“那祁先生我们先回去了。”
“您忙,您忙。”祁先生挥手送别。
安嘉先发动车子,载着卢晚晚离开了地下车库。卢晚晚还沉浸在被客户表扬了的喜悦当中:“祁先生真是个好人。”
“那你还猜错了,晚晚你不能以貌取人。”安嘉先说道。
卢晚晚点了点头,的确,她以后要擦亮眼睛,长得好看的可未必是好人,比如说任初。
怎么又想到了他?卢晚晚赶紧摇头,不能想不能想,任初有毒。
回店里的路上,顾桥打来电话说:“晚上我不回家吃饭了,要去应酬。”
“那你少喝一点,我给你煮醒酒汤。”卢晚晚说。
“么么哒,你最好了。不和你说了,我要去和经理对方案啦!”顾桥挂断了电话,忙得脚不沾地。
因为顾桥不回来吃饭,安嘉先和卢晚晚下午在店里忙完了就去接顾念,三个人在外面改善了伙食。
晚上九点,门竟然响了。卢晚晚十分诧异,她看着出现在客厅里的顾桥说:“这么早应酬结束了,我醒酒汤还没有煮呢。”
“我没喝酒。”顾桥一边脱鞋一边说。
卢晚晚凑近闻了闻,果然没有酒味。
“接了个大生意,没喝酒就签单了,不可思议。”顾桥说。
“真的?恭喜恭喜!”
“你先别恭喜了,你知道客户是谁吗?”顾桥一脸凝重的样子。
卢晚晚摇了摇头,顾桥又说:“任初。”
卢晚晚:“……”
“今天晚上一进包房我就傻眼了,就跟你现在一个表情。我们洋酒都带好了,XO呢!结果任初说不喝酒,全场八个人,就都开始喝热露露了,简直诡异!”顾桥复述着当时的场景,除了任初还有其他两家公司的老板。这一单生意对顾桥和孔经理来说,非常重要,直接完成了他们今年的KPI考核。
顾桥拉着卢晚晚坐下,接着说:“任初是不是有什么目的?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呢?我有点害怕啊晚晚。”
卢晚晚安慰道:“任初是在影舟开了一家公司,兴许真的只是业务上的往来吧,你们公司也是大公司呢。你别多想啦,任初的钱也不是什么黑钱,你们赚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顾桥抱着抱枕摊在沙发里:“话虽如此,可我总有一种吃人家嘴短的感觉啊。你们俩……”
“我们没关系,别乱猜,你不喝醒酒汤,那我去睡了。”
“这么早啊?”
卢晚晚没理顾桥,转身进了房间,她怎么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呢,任初频繁出现,到底要干吗?当初不是已经说好了分手吗?
接了大订单以后的顾桥越发忙碌,每天加班到很晚,就连周末都不休息了。连带着也很忙的就是孔经理了,他的生活被工作完全填满了,都没时间给卢晚晚发信息,更别提周末的约会了。他在接到客户通知要开会对方案的时候,只能向卢晚晚道歉了,他要失约了。
“没关系,工作要紧。”卢晚晚充分表示了理解。
孔经理更加不好意思:“等我忙完了这几天,我一定去向你请罪。”
“没有这么严重,我们下次再约吧。”
挂断了电话,卢晚晚又去店里忙了。哪知道,这个下次,不知道变成了哪次。他们竟然再也没有说上一句话,转眼就到了春节。卢晚晚连孔经理的样子都忘记了,她叹了口气,看来孔经理是真的不喜欢她。
连带着还有点丧的是,祁先生那个订单她还没有搞定,小动物的方案,未婚妻似乎也不喜欢。祁先生发邮件说:“不然你试试狂野一点的设计。”
又要狂野了?卢晚晚不解,先前可是要小清新或者小可爱的。
但是客户就是上帝,她只能听从这个要求,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设计。
春节放假,卢晚晚的店做了三天的促销,然后打算休息一周。安嘉先刚好除夕晚上值班,他相当开心,过年家里亲戚多,他就怕家人催婚,这下可以躲上一两天了。原本说要回国的梁夏父母,突然改变了行程,安嘉先虽然嘴上没说,但卢晚晚看得出他是失望的。
卢妈妈让顾桥姐弟过来一起过年,三十儿早上顾桥姐弟就来了。顾念嘴甜,哄得卢妈妈笑得合不拢嘴。卢爸爸找了个机会问卢晚晚:“任初在哪里过年啊?”
“不知道。”卢晚晚是真的不知道,自从上一次他订蛋糕骗她,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见过面了。
“他一个人在影舟打拼,过年可别自己一个人过,怪可怜的,不然你叫他来吃个饭吧。”
“哎呀,爸爸,我们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卢晚晚又急了,每次提起任初,她都不能淡定。
卢爸爸瞪了瞪眼,说:“你这个孩子现在是怎么回事?就算是普通朋友,一个人孤零零地过年,在影舟就你这么一个老同学,叫来家里吃个饭怎么了?不要太冷漠了。”
“对对对。”顾桥也跟着附和。
卢爸爸走后,卢晚晚推了顾桥一把:“你是哪边的?”
顾桥竟然还有点纠结了,卢晚晚是她“铁磁”,但任初现在可是她的上帝啊!
晚上十点,年夜饭开始了,顾桥和卢晚晚带着顾念放完了烟花回来,洗手准备吃饭。桌上煮了饺子,按照惯例里面还有硬币,卢爸爸和卢妈妈给三个人准备了红包,就等着敲钟以后给他们了。卢晚晚突然想起来卢爸爸的话,任初不会真的一个人在影舟过年吧?
“我去一下洗手间。”卢晚晚说完躲到洗手间去了。她想给任初发条微信,编辑了好几次又删掉,最后发了一条:“在吗?”
任初秒回:“一直都在。”
卢晚晚突然觉得手机有点烫,她怎么就一时脑热给他发消息了呢?但是既然发了,那就再发一条吧:“你在影舟?”
任初:“是。”
卢晚晚:“你怎么没回浅岛?没回家过年?”
任初:“闹掰了,我不想回去。”
竟然如此……
卢晚晚怎么也没想到,任初家里竟然真的没让他回去过年。任初的妈妈她见过的,那是个相当在乎自己儿子的母亲,为他计划好了所有的前程,不允许自己的儿子受到半点的伤害。
卢晚晚想了想又说:“你来我家吃个饺子吧,地址你知道的,自己过年怪可怜的。”
任初:“谢谢,我一个人挺好,不去了。新年快乐。”
卢晚晚愣住了,她想再劝一下任初,电话打过去的时候他关机了。
“晚晚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顾桥过来敲门了。
卢晚晚赶紧按了下马桶冲水:“没事,我来了。”
吃年夜饭,看晚会,拿红包,以前都是卢晚晚最喜欢的事情,可是今天她好像开心不起来,全程都有点心不在焉。
大年初二,顾桥带着顾念去走亲戚。卢晚晚一家也去奶奶家,这是现阶段卢晚晚最不想去做的一件事情—见她家的那些亲戚。几年前她爸爸还没有破产的时候,亲戚都还好好的,自从他们家破产以后,亲戚见到他们总是要绕着走,生怕他们借钱一样。
事实上,虽然破产了,他们家还是有点家底的,根本不需要去找他们借钱,更何况,亲戚们借了他们的钱从来没有还过。
卢晚晚的奶奶也不喜欢卢晚晚,只喜欢她堂哥,所以每次去奶奶家,卢晚晚都觉得如坐针毡。可又不能不去,卢妈妈总说,那是你爸爸的亲人。
所以,忍了吧,即便是会受到不公平的待遇,遭受到不少的冷眼,也还是要去。
一家人驱车前往奶奶家,奶奶家楼下的停车位相当紧张,爸爸和叔叔的车狭路相逢,兄弟二人对视了一眼,爸爸原本要让的,结果叔叔的车开走了,这倒是让卢晚晚感觉到一丝的诧异。
到了奶奶家,卢晚晚和长辈们拜完年,就躲到沙发角落去,一个人玩着手机,在微信群里和顾桥、安嘉先聊天。三个人近年来的家庭待遇差不多,所以能聊的越来越多,比之前上高中的时候感情还要好。
顾桥:“我姑姑他们催婚了,给我介绍了个快四十岁的秃头老男人,唯一的优点就是有钱。所以我在姑姑眼里已经是这样拜金的女孩了吗?”
安嘉先:“我妈特意让我表哥把孩子抱来了,我正看孩子呢,给我洗脑中。”
卢晚晚:“没人理我,哈哈哈哈!”
顾桥:“嫉妒!”
安嘉先:“不要太嚣张。”
“晚晚呀。”
刚说完没人理她,卢晚晚就听到了婶婶叫她,她赶紧摆正了坐姿,放下手机,准备聆听长辈的话。
“听说你交了个男朋友,还开了家公司,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呀?”
原本还有点吵闹的客厅瞬间寂静无声,一家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卢晚晚的身上,她上一次有这种众星捧月的待遇,还是她考上Z大的时候。
卢晚晚吞了下口水,暗道不好。
“晚晚交男朋友了?”
“还开了一家公司?”
“公司大吗?”
“做什么业务的?”
“你堂哥他们公司有业务能合作吗?给你堂哥涨涨业绩。”
卢晚晚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要石化了,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她创业开店怎么就没人关心呢,和任初有关的事儿,怎么大家就那么关心呢?
“晚晚怎么不说话呀?”姑姑问。
我还能说什么?我说的话你们能信吗?你们肯听吗?我到底还要解释多少次,我和任初没有关系啊?任初家的钱和我更加没有关系了,我谁也帮不上……卢晚晚吞了下口水,思量着到底该怎么说的时候,就听到卢爸爸说:“好了,你们还吃不吃饭了?闲着没事儿都去厨房帮忙去。晚晚的事情,她能自己做主,都别跟着操心了。”
“大哥,我们这也是关心晚晚,你怎么……”叔叔还要说什么,被卢爸爸瞪了一眼。为了避免兄弟二人大过年的吵架,奶奶站出来和稀泥,总算结束了这一场盘问。
卢晚晚向爸爸投去了感谢的目光,她没想到,原来爸爸虽然也误会了她和任初,但还是站在她这边的。
这个插曲过后,卢晚晚再看手机,多了好几十条信息,大部分来自于微信群。
安嘉先:“晚晚,怎么不说话了?”
顾桥:“还用问,肯定被亲戚催婚了,我就不相信没人问她。”
卢晚晚:“你这个乌鸦嘴,嘴巴开过光是吧?”
顾桥:“是不是提任初了?”
安嘉先:“你们家人是怎么知道的?”
卢晚晚:“我也很想知道!”
顾桥:“该不会是任初自己去说的吧?”
卢晚晚吓了一跳,不会吧?她转念一想,任初好像也没这么无聊。卢晚晚又在群里说:“孔经理已经不理我了,赶紧给我介绍个新的。”
安嘉先:“我们科室新来了个外科医生,条件不错,我帮你介绍一下。”
卢晚晚:“万分感谢!”
顾桥:“大恩不言谢,你发个红包吧。”
卢晚晚:“鄙视!”
最后,还是安嘉先给她们两个发了个红包,这个话题才算过去。安嘉先的表侄女哭了,理由是表侄女想要他的限量纪念版手办,他不想给。他平时带顾念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小孩子的哭声杀伤力这么大。闻声而来的安妈妈对着安嘉先就是一顿打,他已经好些年没有挨过打了。
安嘉先一脸的生无可恋,他那个表侄女拿着他的限量纪念版手办,扬扬得意地看着他。安嘉先立刻给顾桥打了个电话说:“你们俩到底是怎么把顾念带大的?为什么如此可爱?我决定不结婚生孩子了,直接让顾念给我当儿子吧,别的小孩都太可怕了。”
顾桥一听就来了精神:“爸爸,那您看我这个闺女……”
安嘉先:“滚。”
顾桥啧啧两声:“还重男轻女呢。”
她正和安嘉先贫嘴,“上帝”的电话就打进来了,顾桥瞥了一眼,赶紧跟未来的干爹说了再见,毕恭毕敬地接听了上帝的电话,甜甜地说了一声:“任总过年好呀!”
任初:“……”
顾桥意识到自己太飘了,赶紧咳嗽了一声,用正常的语调说:“任总有什么吩咐吗?”
“卢晚晚是不是要相亲?”任初问。
这也太神了吧!他们才刚聊完这话题,任初就打电话来了,顾桥简直都要怀疑,任初是不是在他们手机里装了窃听软件了。她镇定了一下说:“任总料事如神!”
“她今天去奶奶家过年,肯定有不少人催婚。你们要给她介绍谁?”任初又问。
学神果然是不一样,原来是靠推算的。但是铁磁闺密的信息她可不能随便出卖的,于是她说:“任总不认识的,我也不太方便告诉您呢。”
“你初七上班吧?”任初突然问。
顾桥不明所以:“是的,您要来公司吗?”
“天盛集团的订单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如果有的话,初七我带着人去跟你签约,你觉得如何?”任初缓缓地说道。
天盛集团,那可是影舟最大的上市公司了,一个订单够她吃一年的。呜呜呜,要不要这么大的诱惑啊!任初这个人也太可怕了,他到底要干什么?一面是闺密,一面是上帝,对她的考验也太大了,她一个凡人,经不起这么大的考验啊!
顾桥的内心无比纠结,脑海里两个小人来回过招。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抱歉,任总,我真的不知道相亲对象是谁。天盛集团的订单,您愿意给就给,不愿意给,我也不强求。”
她真的是含着泪说的这句话,银行卡都在哭泣。
任初笑了起来:“初七见。”
任初挂断了电话,顾桥愣了,这是对她的考验吗?她越来越看不透任初这个人了。不过,他绝对比卢晚晚形容的那个人好多了,不但不可怕,还很讲义气,很优秀啊!她内心的天平要倾斜向任初了,这么好的人,卢晚晚到底为什么要跟人家分手,还死活不肯复合呢?
在奶奶家吃完了饭,一家三口又返回自己家。卢晚晚觉得她爸爸的形象今天格外高大。卢爸爸借机支开了卢妈妈,面色颇为凝重,一看就是谈大事专用表情。
“晚晚,爸爸相信你和任初没什么关系。”卢爸爸开口道。
卢晚晚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是放下了,全家只有爸爸一个明眼人。
“你妈妈很喜欢任初,主要也是希望你能早点找个值得托付的人。恰好你孙阿姨对任初赞不绝口,你妈妈就总催你。你不要生妈妈的气,你妈妈也是关心你。”卢爸爸又道。
卢晚晚能明白其中的道理,有的时候她也是态度不好,只是因为着急。她点了点头说:“我知道的,我已经在找男朋友了,安嘉先和顾桥都帮我介绍了。”
“也不一定就要马上找个男朋友,爸爸希望你能因为爱情和对方在一起,而不是因为父母家人的压力。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都可以和爸爸说。所有的压力爸爸可以帮你顶住,你就安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了。”卢爸爸看着女儿,满眼的慈爱,这是他的掌上明珠,哪舍得让别人欺负。
卢晚晚的眼眶一下子红了,她抱住了爸爸,有这么好的爸爸,她很幸福。但她还是得马上找个男朋友,绯闻一天不除,心里一天不安。
“爸爸有个疑问想问你。”
“嗯。”卢晚晚做了一个倾听的表情。
“任初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他是不是任氏集团的公子?他父亲叫任维新?”
卢晚晚:“……”
果然还是让爸爸发现了,卢晚晚点了点头。
“难怪,以前爸爸的客户,世界真小。”卢爸爸感慨了一番,“你们两个以前是谈过恋爱的吧,在医院的时候,任初很紧张你。为什么分的手?”
卢晚晚最不想提起的事情,终究还是要面对,她无法再继续隐瞒爸爸。卢晚晚咬了咬嘴唇说:“三年前,他妈妈来找过我……我那时候其实也感觉到了,我和他不合适。”
卢爸爸陷入了回忆当中,三年前,是他破产的那一年。
“都过去了,别难过,你还有爸爸呢,以后爸爸不会让你再受委屈了。”卢爸爸又抱了抱女儿。
卢晚晚“嗯”了一声。
卢妈妈在客厅喊他们:“出来吃甜品啦!”
好久没有消息的祁先生突然联系了卢晚晚,询问了她进度。
卢晚晚很歉意地在微信上回复对方:“真的很抱歉,过年家里事情太多。新的方案我还在构思当中,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祁先生:“理解,过年亲戚很多吧,还开心吗?”
卢晚晚微微有些意外,这好像是祁先生第一次表达出关心。她和祁先生见过几次了,每次见面都非常客气,祁先生本人和微信里展示出的气场完全不一样。他在网络上好像更加自信一样,或许很多人都是这样吧,不知道在别人眼里,她网络上和现实里是不是也有很大的变化。
卢晚晚:“还可以,走亲戚难免的……你懂的。”
祁先生:“被催婚了?”
卢晚晚:“汗,被您猜对了。”
祁先生:“亲戚之间难免随口一问,你不要有压力。不要盲目地去谈恋爱找男朋友,一定要嫁给爱情。”
卢晚晚:“嗯,我会擦亮眼睛的。祁先生很幸福,和未婚妻一起过年吗?”
祁先生:“没有,她倒是又邀请我去她家吃饭,我拒绝了。”
卢晚晚:“为什么?”
祁先生:“工作太忙,三十晚上还加了个班,不想让她看到我这么辛苦,会心疼我的。”
卢晚晚有点羡慕了,祁先生和未婚妻的感情一定很好,所谓的和爱情结婚。她感觉这位财神爷祁先生,也挺可爱的,比一般的客户温暖多了,于是她以朋友的口吻回复道:“祁先生请不要再向我撒狗粮了。”
祁先生:“多吃狗粮有益于身心健康,卢小姐。”
卢晚晚给祁先生发了一个拜年红包,是随机的那种,打开是6.66元。钱不多,就是个好彩头。
祁先生也给卢晚晚发了一个红包,里面是188.88元。卢晚晚很开心,祁先生真是一位好客户。
卢晚晚:“谢谢祁先生。”
祁先生:“不客气卢小姐,明天降雪,卢小姐出门当心。”
卢晚晚感觉心里暖暖的,要是全天下的客户都像祁先生这么有礼貌又绅士,那就太好了!
转眼,初七,开工大吉。
卢晚晚在网上发布了一个招聘信息,很快就有人来应聘。
安嘉先也发来好消息,帮卢晚晚安排好了相亲事宜。
顾桥在公司又签了个大订单,总经理马上通知了人事部给她升职,她摇身一变已经跟孔经理平级了。一切的一切都表明了,新的一年是个好的开始。
顾桥当然知道,她能升职加薪完全是因为任初的关系,公司想要巴结任初以及他背后的任氏集团,所以对跟任初有关系的她格外照顾。中午任初还邀请了顾桥一起吃饭,美其名曰是聊聊后续的合作。
面对如此有合作诚意的任初,顾桥的内心感到了无比愧疚。她咬了咬牙,说:“任初学长,我真的不能做组织的叛徒。”
任初笑了笑说:“你别紧张,你不需要为我做任何事情。”
顾桥更愧疚了,对方为你的前途铺路,还不求回报,在道德上完全是站在制高点了。她倒是宁愿任初跟她提一点什么要求,那她心里也好过一点。
“你今后有什么需要都可以跟我说,生意跟谁做都可以,如果能帮到你那就更好了。”任初和颜悦色地说。
顾桥捏着咖啡杯,指尖都开始泛白了,她内心纠结了许久,松开杯子,一脸凝重:“学长,我只能告诉你是个医生,别的不能再说了!”
“我什么都没问。”任初又说。
罢了罢了,人家可是高段位啊!顾桥在内心跟卢晚晚说了一万句对不起。
医院里,安嘉先带着医生们查完了房,方医生叫住了安嘉先:“主任,要不要把我的照片先发给你同学?如果她觉得我还可以的话,那我们就赶紧见见,我爸妈听说您要给我介绍女朋友,特别开心。”
“那好,你发过来吧。”安嘉先说。
“好嘞。”方医生加了安嘉先的微信,发了十几张照片过来,不好意思地说,“主任您给看看,不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希望总有一款造型是她喜欢的。”
安嘉先笑着点了点头,还挺用心。
转而,安嘉先把方医生的照片发到了三个人的群里。
顾桥:“哇,你一下子给晚晚介绍了十个人啊,厉害厉害,在下输了。晚晚你看上哪个了?我觉得8号不错。”
卢晚晚正在店里忙,抽空翻了一下说:“都还行,你们觉得哪个好?”
安嘉先:“……”
顾桥:“那就选8号吧,安嘉先,他多大啊?”
安嘉先:“要不要给你们挂了眼科的专家号?这都是一个人。”
卢晚晚发了个震惊的表情。
顾桥:“我觉得这个人不行。”
安嘉先:“为什么?”
顾桥:“这么多照片都不长一个样子,可见这个男孩子平时特别喜欢用美颜相机自拍,还过分修图!不是个安分守己的好男孩。保不齐平时总撩妹呢!”
安嘉先:“你怎么知道的?”
顾桥:“直觉。也可能是我有偏见吧,晚晚你觉得呢?”
卢晚晚:“我相信安嘉先的眼光,先见见再说。”
安嘉先跟方医生说了一下,把卢晚晚的微信推送给他,叮嘱道:“她比较害羞,不太爱说话,熟了以后会好一些。”
方医生万分感激:“放心放心,多谢安主任啦!”
上午在招聘网站上沟通好了一个应聘的,下午就来面试了,对方是个年轻女孩,名叫赵冉,大专毕业,学的是市场营销。长得乖巧,嘴巴很甜,比卢晚晚小两岁,是本地人,所以对工资要求也不太高,主要是为了积累经验。和卢晚晚比较投缘,所以当天就签订了劳动合同,直接上班了。
卢晚晚带着赵冉熟悉店里的情况,所以没太注意手机,过了好久才发现有个人加她了,是安嘉先的同事—方医生。
她有点不好意思,通过了以后向对方道歉说:“不好意思,我刚刚看到,店里有点忙。”
方医生:“哈哈,没关系的。我们医生也是经常忙成狗,忘了回复对方。因为这个,前女友跟我分手了,说我不重视她,泪奔。”
方医生还发了个可爱的表情,青春气息十足。
卢晚晚刚刚经历过孔经理那样老实稳重的相亲对象,对这个话痨的方医生,还有一点好感,最起码两个人不会冷场了。
方医生果然如他所说,会经常消失不回消息。卢晚晚是学过医,也在医院里实习过的,知道医生忙起来有多可怕,所以非常理解他。也因为两个人都学过医,卢晚晚和方医生比较有共同话题,围绕着医学展开了讨论。
方医生:“你竟然是Z大临床系毕业的!我的天!学霸学霸!”
卢晚晚:“并不是什么学霸,我大概是倒数第一名进去的。”
方医生:“我距离Z大也就差了一百多分。”
卢晚晚知道方医生是影舟Y大医学院毕业的,和Z大完全不能比,尽管如此,她都没能进入市医院,她很心塞。
聊了几天,方医生提出了见面,他委婉地问:“可不可以发一张照片过来呀,我怕见面认不出你,就很尴尬了。”
卢晚晚一想也对,对方都给自己看过照片了,还不给对方看的话,确实有点说不过去了。但是,卢晚晚平时只给蛋糕拍照,拍人的技术实在是太差,她凑合着拍了一张自拍,有点拍扭曲了。店里来客人了,她也不好再继续玩自拍,干脆就给方医生发了这张过去。
方医生过了许久回复:“晚晚还是很可爱的嘛。”
卢晚晚也没仔细分析这话的意思,她看了一眼日历,问:“我们哪天见面?”
方医生:“周四好了,等你关店门,我下班。就约在富力广场吧,我请你吃饭。”
卢晚晚回了一个“好”,又开始忙碌了。
赵冉来了以后,卢晚晚的工作量减少了一些,只需要专心做食物就好,其他的都交给了赵冉,她也很乐意多增加一些经验,常常跟卢晚晚计划着开分店,做成全国连锁。
卢晚晚就笑了笑不说话,她还没那么大的野心,只想赶紧开始盈利才好。
卢晚晚熬了个夜,她给祁先生重新设计了一套方案,这一次很梦幻,以星空为主题元素,她觉得这次应该差不多可以了,晚上睡不着还做了个缩小版的订婚蛋糕,打算明天去送下午茶的时候,直接拿实物给对方,通过的概率会大一些。
周二下午,卢晚晚带着赵冉一起去送货,约在了商贸中心一层大厅里见面。祁先生早就在这里等候了,接过了东西,对卢晚晚好一顿感谢。
“祁先生等一下,我做了个蛋糕给您看一下。”卢晚晚拿出了星空主题订婚蛋糕,交给了祁先生,祁先生犹豫着接下了。
“您看一下吧。”卢晚晚说。
包装很简单,透明的盒子,祁先生看了一眼说:“不错,这个是……新产品试吃?”
“这是我刚刚设计出来的,您订婚典礼的主蛋糕,其他搭配的糕点,我也做了设计,发到您的邮箱里了祁先生。希望这一次,您的未婚妻能够满意。”
“订婚?”祁先生错愕,他和来一起取下午茶的同事对视了一眼,都是一脸震惊的样子。
卢晚晚不明所以,但感觉有些不太对。
祁先生的同事拍了他一把说:“好啊你老祁,订婚还瞒着我们,大家等着喝喜酒了啊!”
祁先生干笑了几声说:“被你们给发现了。”
卢晚晚无比尴尬,祁先生订婚原来还是个秘密?他没打算告诉同事吗?怎么办,自己给说出来了。
“对不起,祁先生。”卢晚晚诚恳地道歉。
“没事没事,我正准备给大家发请柬呢。这种大事,怎么能瞒着同事呢,哈哈哈……”祁先生和同事又对视了一眼,同事也跟着点头。
卢晚晚稍微有一丝的安心,她猛然间又想起来说:“这个蛋糕是你们的独家定制,会把你们名字的元素融合进去。还不知道祁先生未婚妻的名字是?”
祁先生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他“哦”了一声:“名字啊……”他看了同事一眼,同事看向了别处。
祁先生咳嗽了一声说:“叫赵钱……嘿嘿嘿……”
“赵芊?是草字头的那个吗?”卢晚晚问。
祁先生连连点头说:“对对对,就是那个。卢小姐,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好的,祁先生再见。”
卢晚晚把名字记在手机备忘录里面,和赵冉坐地铁回店里。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她不知道怎么形容,祁先生好像不是祁先生的感觉。
临下班,祁先生给她发了消息说:“蛋糕很好吃,我未婚妻赵茜也很喜欢。”
卢晚晚的心放下来了,再次道歉:“今天可能给您造成困扰了,实在抱歉。”
祁先生:“没关系,你不用放在心上。”
卢晚晚:“谢谢祁先生。”
结束了对话,卢晚晚突然发觉,有些不对劲。赵茜?下午的时候不是说赵芊吗?一声的“芊”,怎么变成了四声的“茜”了呢?虽然都是草字头的。难道祁先生打错了未婚妻的名字?不可能吧?下次见面再问问他好了,千万别搞错了才好。
周四,卢晚晚交代赵冉走的时候锁好门,她和方医生有约。卢晚晚怕迟到,提前出发了。
影舟的天气变化很快,过了春节瞬间就变暖和了,春天的气息越来越浓,街边的树木甚至都开始发芽了。比较耐冻的女孩已经开始穿单衣了,卢晚晚就属于这一种,她穿着白色的毛衣外套,里面是一条连衣裙,肤色打底裤,脚上一双短靴,戴了一顶红色的贝雷帽。
和方医生约了一家中餐馆,卢晚晚早到了,给方医生发了桌号。
过了许久,方医生问她:“确定是32号桌吗?”
卢晚晚:“确定,你到哪里了?”
下一秒,有人拍了卢晚晚的肩膀。卢晚晚回头,看见了一个穿着机车服外套的年轻男人,他笑着说:“我是方医生。”
卢晚晚站起身,说:“我是卢晚晚。”
“你真的是卢晚晚?”方医生满眼的惊喜,“你和照片不太一样啊。”
卢晚晚想说,你和照片也不太一样啊,照片里明明感觉是个白衣少年,真人为什么有点浮?
“我不太会拍照。”卢晚晚笑了笑说。
方医生也笑起来说:“我也是。我们点菜吧,你想吃什么?”
方医生还是很体贴的,详细地问了卢晚晚的口味,跟服务员交流的时候也非常有礼貌。除了问了三次“你真的是卢晚晚”之外,卢晚晚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真人方医生比微信里的方医生话还要多,跟卢晚晚天南地北地聊着,他是个喜欢旅游的人,见闻不少,卢晚晚对他的话题也很感兴趣。可以算得上是一次愉快的相亲了,她觉得安嘉先比顾桥靠谱一点,从介绍的对象上看得出来。
“晚晚,我可以这么叫你吗?”方医生问。
卢晚晚也不好拒绝,于是点了点头。
“我比你小一岁,你不介意吧?”方医生又说。
卢晚晚犹豫了一下,姐弟恋她其实有点介意的,但是碍于现在特殊情况,或许可以考虑一下。于是她说:“不介意。”
方医生笑了起来:“太好了!晚晚你真好!我们等下去看电影好吗?”
卢晚晚原本不太想去看电影,但想起上次拒绝孔经理的事情,还是点了点头说:“你想看什么?”
“我都行,你选吧。主要是想和晚晚多待一会儿,我有一种和你相见恨晚的感觉。”方医生诚恳地说。
卢晚晚:“……”有点尴尬是怎么回事?她突然不想和方医生去看电影了,但是无奈已经答应了,只好点开购票软件。近期上映的大片不少,她选了个英文3D电影,影院就在这楼上。
虽然是周四,但贺岁档还没有结束,电影院看电影的人还很多,他们的位置比较靠边。
方医生主动让卢晚晚往中间坐:“太靠边了,影响看字幕。”
“不用了,我不需要看字幕。我可以坐里面的。”卢晚晚回答道。她的确不需要看字幕,她的英文水平完全没问题,这归功于任初以前对她的训练,电影的同声翻译。她保留着这个习惯,这几年还是如此,所以虽然日常生活里用不上英语,她的口语也还没有退化。
方医生一脸迷恋的表情看着卢晚晚说:“晚晚好厉害啊。”
看完了电影,方医生要送卢晚晚回家,但是介于他也没车,两个人又不顺路,卢晚晚就拒绝了。
“那好吧,晚晚你周末有空吗?我知道有一家日料很新鲜。今天电影是你请的,我请你吃饭好不好?”方医生问。
卢晚晚思考了一下说:“不如我们周六再确定一下?店里周末可能会比较忙,我的店员是新招来的,还有很多事情不太懂。”
“也好。”方医生体贴地为卢晚晚打了个车,“到家告诉我,别让我担心。”
“谢谢。”
“很高兴认识你,晚晚。”方医生伸出手来,两个人握了一下手。
回到家以后,顾桥尖叫着跑出来:“怎么样怎么样?你这么晚才回来,应该是觉得方医生不错?”
不错吗?卢晚晚仔细回忆起来,好像还可以。她点了下头说:“挺有礼貌的吧。”
“那你要和他交往吗?”顾桥又问。
“有可能。”卢晚晚得赶紧摆脱绯闻,方医生看起来各方面都还可以。
“你可要认真考虑啊!晚晚,谈恋爱不是小事情,你千万不要因为某些不得已的原因,委屈了自己。绯闻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就当看不见,不回应,别人觉得没意思,也就不关注了。”顾桥语重心长地开始劝说卢晚晚。
卢晚晚忽然觉得有点奇怪:“你怎么了,之前不是还支持我交男朋友的吗?”
顾桥哈哈笑了几声说:“我关心你嘛……”
卢晚晚眯了眯眼睛:“事出反常必有妖!”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 > chapter 06 学神眼里的低段位相亲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2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3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4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5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