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目录

chapter 05 演技真好

不知道是不是祁先生的订单给卢晚晚带来了好运,店里的生意虽然没有火爆起来,但相比之前的惨淡,已经算好了许多。她不忙的时候就画设计图,选了四个主题,设计了四款主蛋糕,每一套都还搭配了一些小的甜点,发给祁先生选择。
祁先生的定金已经打过来了,关于卢晚晚提的合同时间问题,也很痛快地进行了修改,订婚典礼就在明年的五月二十日。
祁先生有点神秘,他们都是用微信和邮件沟通,至今卢晚晚都还没见过本人。如果不是真的收到了定金,她或许会怀疑对方是个不存在的人。
等祁先生回复的空当,卢晚晚又接了个生日蛋糕的订单,是公众号找来的客人。她脱下外套,准备开始制作。一枚黄金纽扣从她的口袋里掉出来,是任初的那一枚,她上次忘记了还。
卢晚晚给纽扣拍了张照片,发给任初说:“好像是你的扣子,我快递给你吧。”
没过一会儿,任初就回她说:“我在附近办事,我等下过去拿。”
卢晚晚瞄了一眼,洗手开始做蛋糕。
任初紧接着又发了一条说:“路过你高中母校,烤冷面你要吃吗?”
卢晚晚立刻拿起手机发了条语音:“不要辣椒不要洋葱,加一包辣条,谢谢!”
任初:“好。”
因为烤冷面的诱惑,卢晚晚下午干活的动作都快了许多。她做好了客人订购的鲜奶蛋糕,还剩下一块蛋糕坯子,她又做了两块蛋糕切块。
祁先生也给她回了微信,夸她速度快,但是具体还要给他未婚妻看过才能决定。
卢晚晚表示非常理解,期待好消息。
祁先生又说:“卢小姐店里如果不忙的话,要不要接下午茶的订单?我想给公司员工订购每周二和周五下午的下午茶。”
卢晚晚的眼睛都跟着亮了,今天是她的幸运日吗,简直掉馅饼了。她立刻回复:“当然可以!您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吗?”
祁先生:“卢小姐看着搭配就好,我公司不大,在陆续招聘,一共四十份,标准是每份六十元。”
卢晚晚:“给您搭配蛋糕和茶,再赠送小饼干,每次不重样,您看可以吗?”
祁先生:“可以。我先付一个月的,地址在商贸大厦A座,送到楼下就可以。”
卢晚晚:“没问题。”
祁先生直接用微信转账给卢晚晚,19500元,又说:“三百块就当是送餐费吧,麻烦卢小姐了。”
卢晚晚:“不麻烦,谢谢祁先生照顾生意。”
卢晚晚喜出望外,她开店快一个月了,钱包终于鼓起来了,这哪里是祁先生,这就是财神爷啊!
“什么事这么开心?”任初推门进来,瞧见卢晚晚笑得眼睛都弯了。
“生意兴隆呀!”卢晚晚美滋滋地给蛋糕打包,然后叫了个闪送,把客户订购的蛋糕送过去。
任初坐在了靠近橱窗的桌子旁,拆开了烤冷面的包装,招呼卢晚晚过来吃。
“等下。”卢晚晚拿出刚刚做好的蛋糕,搭配着红茶,给任初送过来了,“感谢你的烤冷面,请你吃蛋糕。”
任初用勺子挖了一块,放在嘴里,香甜可口,还是他记忆里的味道。
“你那个合同签了吧?”任初问。
有一桌客人走了,卢晚晚过去收拾桌子,“嗯”了一声:“细节也改了,多亏你。你公司怎么样了?”
“在招聘,有点忙不过来。”
“已经开始有生意了吗?”
任初“嗯”了一声,他手肘放在桌子上,用手撑着头,另一只手又吃了一口蛋糕,他缓缓道:“我来影舟之前就谈好了,现在正式开始做了。”
卢晚晚有点惊讶,任初来影舟还不到两个月竟然做了这么多事情,生意都开始盈利了,学神果然不一般。她其实一直以来都觉得任初很厉害,对于他来说,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困难的。他学习成绩好,所有的书几乎看一遍就会了。他游泳很厉害,他乒乓球也很厉害,后来他还打过篮球,竟然也很擅长。因为他太过厉害,所以让人有一种敬畏的感觉。就好像,我们是普通的人类,而他是神一样。
闪送过来取走了蛋糕。
夜幕降临,今天的影舟尤其寒冷,所以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卖掉了最后一块蛋糕,卢晚晚决定关门了。任初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困倦极了的样子。
卢晚晚把店里的音乐关上,灯光调暗,空调开大了一点。任初桌子上的茶点她收走了,以免他睡醒碰到。
卢晚晚在任初对面的桌子坐下,开了一盏小台灯,在本子上画图,改进她那笔大订单的方案。
其实也没什么好改的,卢晚晚拿着画笔都无从改起,甲方都还没有开始挑刺儿呢。她随便画画,不知不觉间,画出了他的轮廓。有些人就是怎么看都好看,任初就是,没有死角的帅气,睫毛长得让人嫉妒。
卢晚晚突然有了个念头,她悄悄走到任初的跟前,弯下腰,手指就放在他的睫毛上,轻轻地滑动了一下。又翘又软,她嘿嘿嘿地傻笑。
睫毛的主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卢晚晚吓了一跳,但好歹是医学院的学生,见过大世面的人,她面不改色地说:“你脸上刚才有东西,我帮你拿掉了,不客气。”
“我睡着了?”
“是呀。”
任初看了一眼手表:“走吗,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不回家。”
“那你去哪里?”
“去逛街,顾桥约了我。你既然醒了,就赶紧回家吧。我快迟到了。”顾桥是一个小时之前给卢晚晚发的微信,约她一起去商贸中心逛街买衣服,神神秘秘地不知道有什么大事。
“我回公司,你去哪里逛街,我顺路送你。”任初坚持。
“那你送吧,商贸中心。”卢晚晚也没再拒绝,因为这会儿打车还挺困难的。
到了目的地,停好了车,任初又叮嘱她:“你们走的时候跟我说一下,我送你们。”
“不麻烦你了。”卢晚晚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黄金纽扣,“差点又忘记了,你收好了,看样子挺贵的。”
任初没有接过来,反而说:“我不会缝扣子,明天去你店里,帮我缝一下可以吗?”
卢晚晚刚要拒绝,任初又说:“在影舟只认识你和顾桥两个女生,不然让顾桥帮个忙?”
又在装可怜了,卢晚晚腹诽。她放弃了抵抗:“好吧好吧,你明天把衣服带过来,扣子我先收着。”
“谢谢。”任初笑了笑。
卢晚晚下车一路小跑,顾桥已经打电话在催她了。卢晚晚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工作日来逛街,这会儿距离商场关门也没有多久了。幸好她吃了烤冷面,不然就要饿着肚子逛街了,真惨。
顾桥在一楼的一线奢侈品店门口等着卢晚晚,见到卢晚晚过来,塞给她一条白色的羊毛连衣裙:“去试试,我选了半天了,这个非常适合你。”
卢晚晚瞥了一眼吊牌,打完折还要三千二呢。她悄悄说:“太贵了,买不起!”
“好看的话,我送你!快进去吧!”顾桥推着卢晚晚去了试衣间。
顾桥的眼光果然是好,就跟卢晚晚量身定做的一样,高贵又不失少女感,像一个公主。
顾桥点了点头,去刷卡买单。
拎着衣服出来,卢晚晚还有点恍惚。
“你发财了?”卢晚晚问。
“刚和我们孔经理拿了一个订单,奖金嘛是有一点,但是距离发财,还很遥远。”
“那你干吗送我这么贵的裙子?你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吧?”卢晚晚故作紧张地抓住顾桥的胳膊问。
顾桥翻了个白眼:“什么乱七八糟的!是你相亲那事儿,我给你安排上了!明天下午一点,在失重餐厅。”
“和谁呀?”
“我们孔经理啊!”顾桥眉飞色舞地说,“上一次你们见过以后,他对你可以说是念念不忘,我今天饭局开玩笑说想给闺密介绍男朋友,他紧接着就跟我打听了,在得知是你之后,开心得不得了!我们孔经理人真的很好,你明天打扮漂亮一点啊!”
突如其来的相亲,卢晚晚其实还没太准备好。不过她和任初那个绯闻是不能再拖下去了,这几天妈妈已经变着法打听过好几次任初的消息了。
卢晚晚点了点头说:“我一定不迟到!”
“真乖!”顾桥掐了一把卢晚晚的脸,“没钱了,你请我吃饭吧!”
周六一早,卢晚晚就被顾桥催着起床了,拉着她美容化妆做造型。她还想去店里做点蛋糕卖,被顾桥强烈禁止了。
“是嫁人重要,还是做生意重要?”顾桥问。
“做生意。”卢晚晚想都没想就回答了。
顾桥换了一种问法:“是做生意重要,还是洗清和任初在一起的嫌疑重要?”
卢晚晚同样不假思索地回答说:“洗清嫌疑!走走走,你看看我还有哪里需要弄一下的,我要不要去整个容,时间来得及吗?”
“滚蛋!”顾桥笑骂。
安嘉先今天难得休息,他从楼上晃下来,准备看看要不要去店里帮忙。却没想到看见了盛装出席的卢晚晚,他不禁一愣,问:“这是要参加前男友的婚礼?”
卢晚晚瞪了他一眼,顾桥翻了个白眼:“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任初结婚倒是好了呢,绯闻就不攻自破了,是吧,晚晚?”
听到顾桥这么说,卢晚晚第一反应竟然愣了一下,任初结婚仿佛是很遥远的事情,以至于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任初也会结婚,会和另外的人组成一个家庭。
“嗯。”静默了片刻,卢晚晚回应着。
“那你们干吗去?”安嘉先问。
“带晚晚相亲去,你去不去?”顾桥说。
“那顾念怎么办?”安嘉先又问。
“带着一起呗,分开坐,假装不认识。”顾桥摩拳擦掌,“相亲对象可是我的顶头上司,孔经理!”
安嘉先:“……”
卢晚晚:“……”
顾桥见二人表情奇怪,自己也反应过来了,抓了抓头说:“好像没办法假装不认识啊。那这样吧,你俩假装不认识,安嘉先你假装是我男朋友吧。”
“你不是要让顾念认我做干爹吗,要不我假装是你爸算了。”
顾桥抬手就要去打他:“安嘉先你学坏了!”
安嘉先笑着躲开了。
卢晚晚看着他们打闹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安嘉先好像真的变了许多,也会开玩笑了,有时候皮一下真的很开心。仿佛那件事已经忘记了,对他的伤害停止了。但他是否已经走出了那个黑夜带给他的痛苦呢?
三年前那个子夜,梁夏永远地离开了,不会再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也不会再有任何的消息。那一次咖啡馆三个人的聚会,成了这辈子的最后一次,原来那句再见,真的是永别。
安嘉先再也没有交过女朋友,拒绝和任何人亲近,就连卢晚晚也不知道安嘉先在想什么。原来就算是最优秀的医生,也没办法治疗自己内心的创伤。
“既然是跟熟人相亲,你就别在场了,介绍完他们认识,咱俩带顾念去……”安嘉先故意拉长了声音,顾念刚好就在旁边,伸着脖子万分期待。
“去补习班吧。”安嘉先接着说。
顾念眼睛里的光灭了。
顾桥拍了拍手说:“特别棒!”
几人如约前往失重餐厅,卢晚晚在路上看了一下公众号,后台有几条留言,是新的订单,要订生日蛋糕,她只能抱歉地告知今天无法接单了。
对方似乎是个小女生,一定要卢晚晚做的蛋糕,央求着、拜托着,她是要给男神的,说不定有了这个蛋糕告白就成功了。
卢晚晚回复:“真的很抱歉,今天我要去相亲。”
小女生发了许多个大哭的表情。
卢晚晚无奈了:“那不然我晚一点回店里帮您做吧,请留一下联系方式和蛋糕款式。”
小女生这才开心起来,十分感谢卢晚晚。
“你在跟谁聊天啊?”顾桥见卢晚晚一直在打字,于是问。
“一个客人,想订蛋糕。”
“最近生意不错?”
“还可以吧,每天都有人来订蛋糕,多的时候每天三个。祁先生真是我的幸运星。”卢晚晚回忆道,似乎就是从接了祁先生的订单以后,她店里的生意才好起来的。
“好客户可遇不可求,你要抓紧了。”顾桥有感而发。
没过一会儿,失重餐厅到了。安嘉先停好车,带着顾念去隔壁的儿童餐厅吃饭,顾桥和卢晚晚一起进入了失重餐厅,孔经理早就已经在等候了。见到她们过来,孔经理站起身,为卢晚晚和顾桥拉开了椅子。
“经理,这是我闺密卢晚晚,你见过的。”顾桥介绍道。
“您好,您好。”孔经理又站起来了,冲卢晚晚鞠了个躬。
举动有点不合时宜,看得出他是真的紧张。孔经理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坐下来喝了一大口水。
顾桥陪着聊了几分钟,借口有事先走了,临走的时候给卢晚晚使了个眼色,让她加油。
没了顾桥的陪伴,孔经理更加紧张了,他手足无措,一个劲儿地喝水。
“孔经理第一次相亲吧?”卢晚晚问。
孔经理腼腆一笑:“平时工作很忙,也没考虑过自己的终身大事,这不是快过年了,爸妈开始催了。”他说完又喝了一口水,杯子里的水已经喝完了,他自己又去倒了一杯。
“你不用紧张,就当成平时聊天就可以了。”卢晚晚落落大方,甩了下头发,开始点菜。
孔经理偷偷做了个深呼吸,也开始用面前的平板电脑点菜。
所谓失重餐厅,就是没有服务员上菜,店里有许多轨道,厨师做好了菜会从轨道转出来,直接滑落在客人的餐桌上。
点完了菜,又陷入了尴尬,孔经理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在没一会儿菜品顺着轨道下来了,落在他们面前。孔经理惊讶道:“真是很神奇,怎么就如此精准,这餐厅都没有服务员的。”
卢晚晚“嗯”了一声,一边拆食物的包装,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其实就是利用失重原理,以及经过计算的螺旋角度,来实现食物的传递。我没太关注过,阿基米德螺线方程式应该也可以解出来,先以导程S为半径画圆,再将圆周及半径分成相同的n等分。以O为圆心,作各同心圆弧于相应数字的半径相交,得交点Ⅰ、Ⅱ、Ⅲ各点……”
卢晚晚找了张餐巾纸,一边说一边画了起来,她画着画着突然顿了一下,笑了:“这个设计真有意思。”
孔经理听得满头大汗,他一边擦汗一边喝水,附和着卢晚晚说:“是挺有意思的,我们吃饭吧。”
“好啊。”卢晚晚放下了笔,她眼睛还在餐巾纸上,她其实还有一点地方没太想明白,这样虽然也能画出来图,但是好像角度不太对。她又抬头看了看这些轨道,从天而降的食物,用肉眼估算了一下长度,忍不住就又笑了,数学可真好玩。
“听顾桥说卢小姐大学学医的,那怎么想到要开蛋糕店呢?当医生多好啊。”孔经理找了个话题开始聊。
卢晚晚点了点头说:“当医生是挺好的。”
“卢小姐本地人吧?我家是外地的,但是我已经在影舟买房了。”
“挺厉害的,影舟房价现在不低,我刚卖了一套房子。”
孔经理又开始喝水了,卢晚晚忙安慰他:“你别紧张。”
孔经理心里苦,您这聊天的方式,我能不紧张吗?但是他表面上只是笑了笑说:“我没有紧张,卢小姐误会了,暖气有点足,我有点热。”
“那就好。多相亲几次就习惯了,没有那么尴尬的。”卢晚晚自认为善解人意地说。
“卢小姐对相亲很有经验?”
卢晚晚想了想说:“还行,有过几次吧。”她大学那会儿为了撇清和任初的绯闻,也没少去见别的学长。没想到几年后,还要被迫相亲,还是因为任初,真是作孽了。
孔经理越发诧异了:“冒昧地问一下,卢小姐长得这么好看,条件又好,为什么要相亲呢?很多人都排斥相亲的,尤其是女孩。”
这个问题让卢晚晚有点始料未及,她淡淡地说:“想来就来了呀,相亲又不犯法,难道你讨厌相亲,那你为什么来呀?”
孔经理喝了一大口水:“不然咱们先吃饭吧,要凉了。”
“好。”
不知道是不是卢晚晚的错觉,孔经理这个人聊天的欲望不高,两个人吃了平淡无奇的一餐饭。卢晚晚的手机跳了好几次提示,公众号后台有信息。
“抱歉,可能是顾客找我,我回复一下。”卢晚晚礼貌地说。
“你先忙。”
卢晚晚歉意地一笑,然后拿出手机,果然是那个客人:“姐姐你什么时候回店里呀,我的蛋糕,呜呜呜……”
卢晚晚:“快了,今天保证给您做好了送出去。”
客人:“姐姐说话算话呀,我未来的幸福全靠你了。”
卢晚晚:“嗯嗯。”
客人:“姐姐相亲如何?我猜应该没什么意思吧?”
卢晚晚有点诧异,问:“你怎么知道?”
客人:“你都在回复我的消息了,可见很无聊,相亲对象肯定不适合你,早点离开吧,别浪费时间了。”
虽然这个客人的话有点越界,但是卢晚晚要承认,对方说得在理,她和孔经理的确没什么共同语言。卢晚晚回完了消息,放下了手机,再次道歉。
“没关系,是不是店里太忙了?”
“还好。”
卢晚晚刚说完,又有人给她发了微信。
孔经理于是提出:“你忙的话,不如我们下次再约?”
卢晚晚抬头看了一眼外面等位的人,这家餐厅的确太火了,而他们已经吃完了,离开也合情合理。
卢晚晚点了点头,孔经理去买单。
卢晚晚瞥了一眼多少钱,然后问孔经理:“加个微信吧,我们AA。”
“不用了,我请就好。”
“那微信还是要加的。”卢晚晚笑了笑说。
孔经理把微信二维码露了出来,卢晚晚加了好友,两个人从餐厅里出来。孔经理提出要送卢晚晚回去,卢晚晚一眼就瞥到了还在隔壁吃饭的顾桥、安嘉先他们,于是笑着摇了摇头说:“不用了,我还有点事,等下才回去。”
“那好吧,下次再见。”
等孔经理离开,卢晚晚拿出手机给他发了个红包,是他们的饭钱。卢晚晚走到隔壁的儿童餐厅,推门进去,顾念跑过来抱住她问:“你这么快结束了,那是不是我不用去补习班了?”
“补习班有那么多小朋友多好玩呀,你乖乖去补习班。”卢晚晚的回答打碎了顾念小小的愿望,他噘起了嘴。
安嘉先和顾桥正坐在桌前吃东西,顾桥一个人吃掉了一整个比萨,还偷喝了顾念的热巧克力,以为别人没有看见,在她要偷吃薯条的时候,安嘉先提醒道:“今天的热量已经够了,不减肥了?”
顾桥嘬了嘬手指,意犹未尽,她转而问卢晚晚:“连带上吃饭的时间,一个小时,为什么这么快?”
卢晚晚脱下大衣坐下吃了一根薯条说:“我感觉他不喜欢我,都不怎么跟我说话的。”
顾桥讶异:“孔经理知道要跟你相亲的时候,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这还不喜欢你?”
卢晚晚耸耸肩:“谁知道呢。他有跟我说下次再见。”
顾桥松了口气:“那还好。他没说送你回家?”
“说了,但是你们不还在这里吗,我就说我有事,等下自己回去,让他先走了。”
顾桥:“……”
“怎么了?”卢晚晚不解。
“除了这个还有什么进展吗,实质性一点的?”顾桥问。
“我加了他的微信。”卢晚晚说。
顾桥欣慰地点了点头,只听卢晚晚又说:“但是他红包一直都没有领,这是为什么?”
“红包?”顾桥狐疑,“你该不会是这顿饭跟他AA了吧?”
“对呀,有什么问题吗?”
顾桥:“……”没什么问题,她想打人而已。
安嘉先没忍住笑了起来:“没什么问题,你成功地传递出了你对孔经理毫无兴趣,完全不想继续发展的信息。”
卢晚晚冤枉死了:“我没有啊!”
“你们这顿饭吃完了,没有产生任何的关系,几乎是拒绝了对方。”安嘉先逐条给她分析了一下。
卢晚晚听完了挫败感油然而生:“你们男生真是奇怪的物种,也想太多了吧?”
顾桥气得不想说话:“算了,我再给你留意其他的吧。”
卢晚晚扁了扁嘴,这就相亲失败了,她有点不甘心啊!
“叮”的一声,卢晚晚的手机响了,孔经理给她发了微信:“红包就不用了,卢小姐不要这么客气。”
安嘉先看了一眼说:“你如果还想和他有什么发展的话,可以回复下次你请,并且说出下次是哪一天。”
“要这样?”卢晚晚持怀疑态度。
安嘉先点了下头:“给他一点暗示,男人也是要安全感的,如果你太若即若离,他们可能会望而却步。”
卢晚晚“哦”了一声,然后按照安嘉先的指点回复:“下次我请,不知道你下周日有没有空,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私房菜。”
孔经理:“有空有空!我去接你,卢小姐觉得好吃的私房菜,一定特别棒。”
又开始热情起来了,卢晚晚颇为赞赏地看向了安嘉先:“你很懂啊!”
“同理心。”
“你要不要当个情感博主啊,只要你成了网红,就可以帮着一起卖蛋糕了!”顾桥摩拳擦掌,直接把手机对着安嘉先,“拍个抖音吗?”
“啊,蛋糕!”卢晚晚猛然间想起,“我得走了,有人订了蛋糕,我回店里了。”
“送你吧。”安嘉先说,这样他就不用拍抖音了。
“不用了,你赶紧拍抖音吧,等着你带动蛋糕店的营业额呢!”卢晚晚披上外套,抓着包包走了。
卢晚晚火急火燎地回到店里,开门做生意。周六人比较多,她没有提前备货,只能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专心开始做蛋糕。
那个女生预订的是彩虹蛋糕,难度不大,卢晚晚给她做成了爱心的形状。做好了拍照发过去,女生非常满意,她又叫了闪送按照地址进行配送。既然都来了,她索性多做了一些彩虹蛋糕切块,门口的牌子也反过来变成“正在营业”。
零星地有几个客人进来吃下午茶。
卢晚晚正准备休息,闪送的那位大哥突然打来电话,非常歉意地说:“真对不起,我的车翻了,蛋糕摔坏了,您看看多少钱我赔给您吧……”
这是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对方一个劲儿地道歉,并且也不是故意的,卢晚晚说了句算了,没有为难那个人。她看时间还来得及,蛋糕坯子也还有,她重新做了一个蛋糕,准备亲自送过去。店里的客人都走了,她额外打包了蛋糕切块,打算送给那个女生,当作迟到的补偿。她手机快没电了,于是把那个女生的地址和信息都抄在了纸上,以防联系不上对方。
卢晚晚拎着蛋糕,锁好了门,坐公交车出发。
配送地址在F大学附近,有个开放空间,许多大学生会在这里做招标演讲。卢晚晚到了地方,正准备打电话,发现手机果然没电关机了。她问开放空间的服务员借了手机,给那个女生拨了个电话。
等了许久,电话终于被接听了。
“你好,请问哪位?”
卢晚晚瞠目结舌,她没有听错,那个声音是刻在记忆里的,可是为什么……
“是送蛋糕的?”
“任初,你到底想干什么?”卢晚晚发飙了,对着电话吼了一声,吓坏了那个把手机借给她的服务员。
“等我一下。”
“不等!”卢晚晚挂断了电话,把手机还给了服务员,转身就走。
任初从里面跑出来,卢晚晚已经出了大门。
“卢晚晚!”任初叫她。
卢晚晚根本不听,拎着蛋糕走得更快。
任初在后面追她,她扭头瞥了一眼,然后撒腿就跑。
任初愣了,这是闹哪样?他迈开长腿,加速跑了几步,追上了卢晚晚。卢晚晚扭头看见任初,她瞪了任初一眼,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也跟着提速了。
任初只好继续追,两个人足足跑了两条街,卢晚晚觉得喉咙都要着火了,她的速度越来越慢,好像还有点岔气了,最终她扶着墙,停了下来。
“你变态啊……追我干吗?”卢晚晚上气不接下气。
“想和你解释一下。”任初面不改色,气息仍然平稳。
卢晚晚呼哧带喘地说:“那你不会……拦住我啊?腿长了不起啊?”
“怕你不想听。”任初说。
卢晚晚要气死了,她的肚子真的好疼,她皱着眉,额头也开始出汗了。
“不舒服吗,我带你去医院。”任初说完蹲下身,拉着卢晚晚的手,把她给背起来了。
“不去医院,休息一下就好了。”卢晚晚有气无力地说。
任初背着卢晚晚走回了开放空间,去了VIP包间,将卢晚晚放在了沙发上,手搓热了以后放在她的肚子上:“有没有好一点?”
卢晚晚一把推开了任初,怒视着他:“你是在耍我吗?蛋糕是你订的?你还用个女生的口吻和我说话,你在玩Cosplay吗?”
“我就是想吃你做的蛋糕而已。”
“那你需要换个身份吗?电话号也是新的,如果不是今天闪送出了问题,我自己来送的话,我是不是永远不知道蛋糕是你订的?”卢晚晚忽然想到了什么,她几乎不敢确定地问,“你到底有多少个手机号,该不会最近……”
“就是你想的那样,都是我订的。”
“你……”卢晚晚捂住了嘴巴,难怪她最近生意特别好,每天都有人通过公众号订蛋糕,起初还以为是口碑好,所以生意好,却没想到,那些不同的地址、不同的收件人、不同的手机号,全都是任初一个人。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怕你因为生意不好而焦虑,怕你创业失败受打击,怕你因为是我不卖蛋糕给我。”任初缓缓地说出了自己的顾虑。他原本不想让她知道,他想对她好,所以极尽可能利用这么多身份,每一个地址,都是他外出开会谈判的地址,他也知道卢晚晚店里忙,是不可能亲自送来的。却没想到百密一疏,终于还是被她发现了。
“我不需要你这样做,我早就不是过去的卢晚晚了,生意好不好我都不焦虑,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任初,你不要再这样做了,这几天你订蛋糕的钱我退给你,你以后不要再来了。我们之间结束了,不要再纠缠不清了!我很忙,你也很忙,不要再做这种无聊的事情,耽误彼此的时间了。”卢晚晚霸气地说完,翻看了最近几天的订单记录,粗略计算了一下金额,竟然有四千多,她账户余额不足两千,闲钱都拿去进货了……
卢晚晚咳嗽了一声说:“钱过几天给你,再见!”
卢晚晚走的时候还带走了她那个被摔得变形了的彩虹蛋糕,任初这一次没有追她。
助理小祁过来敲了敲门,问:“老板,还要继续吗?”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任初去停车场开车,远远地跟着卢晚晚,看见她打到了车,一路跟着她回到了父母家,在她家楼下待了一会儿。
卢晚晚房间的灯亮起来了,他确认卢晚晚到家了以后,打算驱车离开,却没想到,有人敲了敲他的车窗。
“任初呀,真的是你哦,我就看这车眼熟呢。”
“孙阿姨。”任初笑了笑,“您身体好了?”
“多亏了你。我今天出院,朋友们约着聚会,就在晚晚家。”孙阿姨又看了看任初,恍然大悟,“你也是去晚晚家吧,走走走,一起吧。”
“不了,孙阿姨,我还有事,你们玩得开心。”任初和孙阿姨道别走了,他想卢晚晚现在应该是不想看见自己的,还是不要逼她太紧了才好。
卢晚晚回到家,把蛋糕扔在桌子上就回房间了。她今天不想回顾桥那儿了,不知道该怎么和顾桥说,只想静一静。
对于突然回来的女儿,卢爸爸和卢妈妈都感觉到有点意外,并且女儿好像还不太开心的样子。没过多久,孙阿姨和李阿姨都来了。
卢妈妈过来敲门:“晚晚,要不要出来打个招呼?今天家里有聚会,庆祝你孙阿姨身体康复。”
“就来。”卢晚晚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开门出去。
“孙阿姨、李阿姨好。”卢晚晚笑着打招呼,然后坐在了卢妈妈的身边。
卢爸爸在厨房忙完了,过来招呼大家吃饭,桌子上还摆着卢晚晚带来的那个彩虹蛋糕。样子有点变形了,看起来丑丑的。卢晚晚没想到爸爸会把这个摆上桌,她颇为不好意思地说:“路上太急了,没拿稳。”
“没事的,晚晚的手艺我们是知道的,外形不影响味道。不好拿的东西,让男朋友帮你拿。”李阿姨说道。
卢晚晚感到无奈,弱弱地想解释,就听到孙阿姨说:“我刚在楼下见到任初了。”
“晚晚,任初送你回来的吗?怎么不请他上来?”卢妈妈有点小失望,是责备的语气。
任初竟然跟过来了?阴魂不散。
孙阿姨见卢晚晚不说话,分析刚才任初的表情,大概两个人是吵架了,于是替晚晚解围:“那孩子说了,还有事要忙。”
“好吧,有空叫他过来吃饭,一个人在外地也不容易,总吃外卖不健康。”卢妈妈关切地说道。
卢晚晚“嗯”了一声,勉强应付过去。
吃过了饭家长们在客厅闲聊,卢晚晚插不上嘴,回房间发呆。
拆穿了任初以后,公众号就安静了,也没有客人来和她聊天了,也没有生日蛋糕的订单了。她只要一想到,前几天生意兴隆其实是假象,就由衷地气愤。马上就要过年了,她创业以来的第一个寒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结束。
“叮咚”一声,电脑屏幕右下角提示了有新的邮件,是那位祁先生发来的,关于订婚典礼蛋糕的四个方案反馈,卢晚晚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了邮件:“卢小姐,您好。我的未婚妻似乎并不满意这四个方案,请您再做一些修改吧,辛苦了。另外,下周二开始请来配送下午茶,我公司又新增了四名员工,请先送过来,超出的金额,我当面给你。祝工作顺利!”
喜忧参半,那四个方案几乎是囊括了四种方向了,竟然没有一个适合的。她咬了咬嘴唇,对方到底想要什么呢?
卢晚晚给祁先生回邮件:“好的,祁先生,下午茶我会准时送过去,新增的四名员工不再额外收费了,谢谢您照顾生意。另外,能否跟您的未婚妻直接进行沟通呢?”
这一次祁先生给卢晚晚发来了微信说:“抱歉,我未婚妻很忙,她也不是个细心的人,订婚典礼的事情我全部负责。我希望可以给她最好的订婚仪式,给她一个惊喜。”
卢晚晚:“那可以提供一些她的资料吗?比如她喜欢什么?平时爱做什么。”
祁先生:“她喜欢看书。”
卢晚晚记下了,喜欢看书应该是个比较有内涵并且文静的女孩。
祁先生:“她不太喜欢运动,喜欢吃甜食,蛋糕的口感一定要好。”
卢晚晚:“好的,祁先生,还有一些别的爱好吗?比如想去的地方之类?”
祁先生:“说来惭愧,我未婚妻不太喜欢出门。小动物她会比较喜欢,可以试试可爱风。”
卢晚晚:“好的,谢谢祁先生。”
祁先生:“别客气,希望能帮到你,期待你的作品。”
卢晚晚长叹了一口气,虽然还是没什么头绪,但总算有新的方向了。
卢晚晚开始画蛋糕的设计图,加入了可爱的动物元素,她选择了熊猫、兔子、狐狸三种,用糖来捏出动物的形状,做蛋糕的点缀。原本的设计考虑到天气的元素,所以是个翻糖蛋糕,卖相好看,但是口感一般。新的设计,她整体都采用了奶油蛋糕,更加注重食物的味道。
卢晚晚忙到深夜,对自己的这套设计还是非常满意的。她现在唯一庆幸的是,祁先生是真的,不然这笔订单都飞了的话,她真的要开始怀疑人生了。
祁先生应该不是假的吧?卢晚晚陷入了恐慌之中。
不过,既然祁先生让她周二过去送下午茶,她到时候会见到本人,任初应该不敢玩这么大吧?况且祁先生预订的可是订婚蛋糕,任初和谁订婚啊?
卢晚晚摇了摇头,赶走了先前自己那个可怕的想法,安然进入梦乡。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作者:籽月 2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3独身女人作者:亦舒 4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5沉香如屑作者:苏寞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