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 > chapter 01 任初,你好

chapter 01 任初,你好

这个世界上常常会发生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比如,科技的发达将人类送上了太空,从前想都不敢想。
比如说,中国的电竞战队在国际上拿了冠军,在此之前,大家都觉得玩游戏不务正业,没想到有朝一日能够用游戏为国争光。
再比如,卢晚晚怎么也没想到,她一个Z大毕业的高才生,居然连影舟市的普通医院都没考进去,在实习了一个月以后,光荣回家待业了。她虽然也没有特别想做医生,但是她想不通。
对此,顾桥经常安慰她:“你想不通的事情多了去了,你习惯就好了。只要有姐一口肉,就一定有你一口汤,我养你就是了!”
卢晚晚颇为感动,就在她马上要潸然泪下的时候,又听顾桥说:“我弟该上幼儿园了,你赶紧去给他找个好点的幼儿园,然后每天接送他啊。”
卢晚晚简直想竖起中指鄙视她,到底是谁的弟弟,为什么现在每天都是自己在照顾?
顾桥大概也怕卢晚晚暴怒,然后撂挑子回家不管了,赶紧过来给了卢晚晚一个拥抱:“你最好了,宇宙第一美!我为你可是放弃了浅岛市月薪两万的工作,回到影舟每个月才拿八千!”
卢晚晚翻了个白眼:“那不然你回去?说不准那个苏先生还等着你呢。”
顾桥举手投降,给卢晚晚发了个红包才平息了这一场战争。
卢晚晚和顾桥是“铁磁”,一起在浅岛市读了大学。顾桥非常不容易,带着她弟弟生活。毕业后,本来顾桥有一份非常好的工作,公司的副总苏先生对她青睐有加,随即展开了追求,在得知她要抚养弟弟的时候也没有表现出不快,仍然十分热情。虽然苏先生比顾桥大十五岁,但是成熟稳重,是顾桥喜欢的类型。
就在顾桥以为两人要谈婚论嫁的时候,一位年过四十的夫人找到了顾桥,原来她是苏先生的太太,因为她本人无法生育,希望顾桥能给苏先生生个儿子。当天晚上,顾桥拉上卢晚晚就去砸了苏先生的车,为此二人还蹲了半宿的看守所,为她们的精彩人生画下了不凡的一笔。
顾桥在公司待不下去了,卢晚晚刚巧也不想留在浅岛市这个伤心之地了,二人一拍即合,回老家!于是隔天,她们就退租打包,带上弟弟,回影舟了。
当然,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顾念在浅岛市没有户口,没办法上小学,只能回影舟来。
现在住的这个房子,是顾桥租的。顾桥总是说:“早知道要回老家发展,当初我家那房子就不卖了,你看看现在房价涨得,我账户里三百多万,都买不起!”
账户里只有三千多块的卢晚晚,投递过去一个白眼。
更加让她们没有想到的是,安嘉先也回来了。卢晚晚和顾桥亲自去高铁站接的他,他显然是瞒着他爸妈的,他在浅岛市医院发展得不错,怎么就突然辞职跑回来了呢?
安嘉先租了她们楼下的那间公寓,三人成了邻居。他一开始不愿意说原因,后来三人经常聚餐,酒醉后他才说:“医院来了个新的领导,我大概不合群,一年了也没什么手术给我,我就辞职不干了。”
顾桥哈哈大笑:“你这一路保送的‘别人家的孩子’,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回来好,我们影舟多好啊!走大街上全是熟人,再也不会‘被小三’了,谁还不认识谁?”
卢晚晚点点头:“再也不用担心被人误会、被人欺负了,再也不会那么狼狈了!”
顾桥:“为了我们重获新生,干杯!”
卢晚晚:“为了我们可以为自己的人生做主,干杯!”
只有安嘉先比较平静:“为了我加入影舟三甲医院,成为副主任医师,干杯!”
突然一阵冷风,卢晚晚和顾桥一个激灵,她们二人对视了一眼,再看向安嘉先。
顾桥问:“你不是被扫地出门?你不是个Loser(失败者)?”
安嘉先仿佛在听天书。
卢晚晚摸了摸下巴:“三甲医院?比拒绝我的那个野鸡医院高档许多啊!”
顾桥冷笑一声,卢晚晚握了握拳头,二人跳起来暴打了安嘉先一顿。
原来走投无路的只有她们,而他还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不过,经历了这一顿暴打,安嘉先又连续一个月请她们吃饭后,三人总算建立了革命友情,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他们是无话不谈的好友,跨越了性别。
于是,给顾桥的弟弟顾念安排幼儿园,接送上学放学的事情,就被划分到了安嘉先的身上。谁让他家在影舟市如此有地位,还有钱呢!
卢晚晚酒量不行,但是比以前喝一口酒就醉好多了,勉强能喝上一瓶啤酒。顾桥的酒量现在好得惊人,她做商务这一块,少不了要应酬,酒量就是这么一点一点地练出来的。安嘉先不怎么喝酒,每次这两个人喝醉了,他负责把她们捡回去。
时间久了,安嘉先觉得不行,他得买一辆车了。顾桥常年喝酒,计算了一下代驾还挺贵的,也就放弃了买车这个念头,所以她驾照都懒得去考了。
找了一天周末,卢晚晚陪着安嘉先去选车,还得带着顾念这个小朋友。卢晚晚和安嘉先一左一右牵着他。
顾念今年五岁了,大概是因为先天不足的原因,长得不高,和别人家三岁多的小朋友差不多。顾念和顾桥长得也不像,顾桥是那种凤眼,顾念则是一双葡萄一样的眼睛,和安嘉先倒是有几分相似。
安嘉先提前预约过,到了4S店后,有专门的店员接待他们。男经理还夸了顾念一番,无非是小孩子真可爱、真聪明之类的。
顾念松开两个大人的手,给人家鞠了一躬说:“谢谢叔叔的夸奖,叔叔你穿西装很帅气。”
经理明显一愣,没想到这个小孩嘴巴这么甜,当即让人去买零食给送过来,还给顾念带了一个小玩偶。顾念抱着玩偶,跟卢晚晚眨了一下眼。
卢晚晚暗地里给他比了个大拇指,她蹲下来悄悄跟他说:“你待会儿要不要帮着杀杀价?”
顾念比了个“OK”的手势。
顾念这个小孩年纪不大,但是已经懂得很多了,他们的家庭教育是,小孩子一定要讨人喜欢,嘴甜总不会吃亏。顾念可以说是从小就被这么培养的。他还真没有吃过亏,走到哪里都是吃糖的孩子。
“晚晚你喜欢哪款?”安嘉先在对方介绍了几款车型以后,问卢晚晚。
“香槟色那款不行,颜色太丑了,剩下的你随便选。”卢晚晚看了一眼之后说。
“再看看SUV吧。”安嘉先对经理说。
卢晚晚猛然间想起她以前帮任初停车的经历,赶紧跳起来反对:“不行,车型太大了,我停车困难。你买SUV干吗呀,咱们那小区车位很窄的。”
安嘉先指了指顾念说:“得接他上下学吧,车太小了挤得慌。”
卢晚晚和顾念对视了一眼,一想似乎也有道理,她无奈道:“那好吧,你说的算,反正你掏钱。”
安嘉先就笑了:“没事,你停车多练练就好了,撞坏了就修呗。”
卢晚晚做了个鬼脸,又指挥顾念也做了个鬼脸。
安嘉先作势就要打卢晚晚,卢晚晚抱着顾念一转身就跑开了,继续冲安嘉先做鬼脸。
“别闹了,你过来一起试驾。”安嘉先满脸的无奈,眼底全是笑意。
“知道啦!”卢晚晚拉着顾念一起过去了。
最后选了一辆黑色的SUV,安嘉先试驾感觉性能不错,经理也在卖力介绍。就是价格有点贵了,要六十多万,卢晚晚有点犹豫,她拉了拉安嘉先:“要不再看看,你刚去医院上班……”
“你喜欢吗?”安嘉先问。
卢晚晚咬了咬嘴唇,没回答。
顾念却点了点头说:“我好喜欢呀!”
安嘉先抿着嘴笑,把顾念抱起来:“那咱们就买这个吧。”
顾念拍着手说:“好呀好呀!你最好了!”
“吧唧”一声,顾念还亲了安嘉先一口,安嘉先当然也回亲了一口过去。
经理带着他们去刷卡先付定金,办理了一系列手续,这个买车的速度快得惊人,以至于经理都有点诧异了,太顺利了。
“安先生,车得过几天才能到,到时候我致电您提车。”经理将他们送出了门,亲自为他们打了车。
安嘉先点点头,说:“谢谢。”
上车以后,卢晚晚终于忍不住发问:“你哪儿来的钱呀?”
“分期付款呗。”
“骗人,你刚才刷的可是储蓄卡,不是信用卡。”
“我爸妈那儿贷的款。我上周回家了,因为太穷酸了,我爸妈觉得丢人,甩了一百万给我。就穿的上次你帮我洗坏的那件衣服回去的,真得谢谢你了,晚晚。”安嘉先说这话的时候十分诚恳,搞得卢晚晚都不好意思打他,她怎么知道,他那件衣服不能干洗也不能水洗啊。任初的衣服她都是随便洗的,从来都没洗坏过,每次洗完都跟崭新的一样,任初每次都夸她洗衣服干净。
崭新的?卢晚晚忽然愣了一下,她旋即想明白了。任初肯定是每次偷偷买了新的回来替换吧,从来没有告诉过她,衣服被她洗坏了。任初就是这样,总是默默粉饰太平,从来不让她看到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这才导致,等到她发现的时候,问题的裂缝已经变成了无法逾越的鸿沟,所以才不得不分开。
“你怎么了?”安嘉先问。
卢晚晚勉强笑了下说:“没事啊,今天有点堵车啊。”
安嘉先看着一路的绿灯说:“你是不是想任初了?”
“哪有!”她矢口否认,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
大众4S店里,金牌销售经理正在打一通电话,他怒目圆睁,气愤得不行。
“我刚看见谁了你知道吗?咱学校那个第二个保送的!对,就是安嘉先!知道他跟谁一起来的吗?卢晚晚!还带着一孩子,估摸着都三岁了。一家三口,好生刺眼啊!来我们这儿买车,买SUV呢。”
“你确定?他俩在一起了?”
“肯定啊!卢晚晚一开始嫌SUV不好停车,安嘉先那厮让她多练练,以后得接孩子上下学什么的,这还不是一家三口?我做销售也这么多年了,看人准的!”
“孩子都三岁了?”
“那可不!我外甥也三岁,跟那小孩差不多高。估摸着才跟任初分手,就和安嘉先结婚了吧。气死我了,太不要脸了!欺负咱乒乓球队没人是不是?还敢跑我这儿买车,你说我要不要把他们那新车弄坏?”
“你冷静点。保不齐是误会呢?”
“误会个屁啊!说他们小区车位小,这肯定住一起没跑吧?两个人还打情骂俏,甜得我糖尿病都快犯了!这要还不是两口子,我就把我这店里的车全吃了!”
电话那头的人没说话。
金牌销售经理接着说:“范毅,你可别告诉任初啊,不然他该难过了。我还偷拍了一张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那小孩长得真丑,和安嘉先一模一样,你等我发给你。”
范毅“嗯”了一声,挂断电话后收到了一张照片,安嘉先和卢晚晚牵着那个小孩,三个人笑得很幸福的样子。范毅仔细盯着那个小孩看,一开始还没觉得怎么样,越是想起他乒乓球队队员的话,越觉得,这两人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么说,卢晚晚真的和安嘉先结婚了?
他登时觉得气血上涌,头疼,太头疼了。他一转手发给了大洋彼岸的任初,然后留言:你别难过啊。
范毅一直没有收到回复,过了两天,他没忍住打了个电话过去,关机了。范毅琢磨起来,这是生气呢,还是没当回事儿啊?
当天下午,范毅接到了一通越洋电话。
任初打来的。
“你出差了?电话打不通呢。”范毅委婉地问。
任初“嗯”了一声说:“手机坏了,买了个新的,刚补上卡。”
范毅“哦”了一声,内心泛起了同情,看来是看见照片以后,摔了手机。但是,他想起学校那会儿被任初折磨过的时光,又忍不住说:“照片你看见了吧?”
任初又“嗯”了一声,过了好一会儿问:“真在一起了?”
范毅就把乒乓球队队员的话重复了一遍,说:“事实就是这样,眼见有时候可能也不是真的,要不要我帮你查查?”
“她现在还没学会倒车入库吗,都撞坏我多少辆车了。小区停车位窄?那为什么不买个大一点的?她要亲自送孩子上学吗?她开车技术那么烂,为什么不请个司机?孩子都三岁了,才买车?”
这一连串的发问,让范毅蒙了。他怎么可能知道!任初这三年在美国进修,该不是读书读傻了吧?
但是,范毅可不敢这么问,他又委婉地说:“可能安嘉先混得惨。你换个角度想想,他这不是也心疼卢晚晚嘛,所以才买SUV呀!”
任初冷笑,然后说:“你脑子是不是有病?!”
紧接着“啪”的一声,范毅又听到了“嘟嘟”的声音。
脑子有病这话,是他想对任初说的啊!可他没机会说了,刚才那一声巨响,肯定是任初又摔了手机,估计又要好几天联系不上了。范毅想着想着,觉得任初之所以情路坎坷,一定是因为脾气不好。
范毅也有点想不明白。当初任初想要去公司上班,任家却一定要让任初出国留学,可现在留学期满了,任初该回家继承家业了,又死活不回来,非要继续进修。任家人也拐着弯地来找过他几次,希望他能够劝劝任初回来。但是任初哪里是听别人劝的人,不过现在他觉得,任初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一周后,安嘉先去提车,莫名收到了几个白眼,他感觉这店里有个经理对他有杀气,他也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当天晚上为了庆祝买新车,他们要在家里吃火锅,安嘉先叫上卢晚晚一起去超市买食材,然后一起回家准备,等着顾桥下班回来。
安嘉先总感觉有人在看着他们,买完东西以后,赶紧拉着卢晚晚回去了。等进了家门,他才说:“你这几天出门小心一点,快过年了,小偷多,别被人盯上。”
卢晚晚“嗯”了一声说:“口袋比脸干净,不怕。”
门外,4S店那个金牌经理贴着门努力听,奈何隔音太好了,他什么也没听见。看着这扇大门,他很是愤怒,对着拍了一张照。下楼以后,他又给范毅打电话:“他们小两口今天要庆祝提车,在家吃火锅!瞧瞧吧,这是他们家大门。这下没跑了吧,肯定是结婚了!这孩子肯定是未婚先孕!你千万别告诉任初啊!”
范毅连连答应,扭头就给任初发过去了,微信说:“提车了,正在家吃火锅庆祝呢,你别生气啊。”
任初:“你有病吗?和我有什么关系?”
然后,任初就又失联了两天。
范毅感觉心情非常好。他是损友吗?他这是在报答大学四年任初对他无微不至的“关爱”啊!
年底各大公司都开始裁员了,业绩不好的都被解雇了。顾桥反倒是加薪了,她的直属上司非常赏识她,觉得她很能干。顾桥也对上司非常尊敬。孔经理今年三十五岁,虽然是外地人,但是也在影舟买房买车了,算是事业有成。他对待工作十分认真,踏实肯干,本事不小,脾气很小。
顾桥经常在家里提起这位孔经理,每每提到都是赞不绝口。
卢晚晚在招聘的APP上找工作,越看越心塞,她听多了顾桥对孔经理的赞美,忍不住来了一句:“要不你和他发展一下?”
“那可不行,办公室恋情要不得,他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过,我倒是觉得他有点适合你,成熟稳重,很能照顾人。回头介绍你们俩认识认识?”顾桥冲卢晚晚挤了挤眼睛。
卢晚晚总算明白了,难怪经常夸奖,原来是在给她下蛊呢!卢晚晚赶紧摆手:“等我找到工作再说吧!人家事业有成,我还在啃闺蜜呢。”
“没事儿,咱俩还可以啃安嘉先呢。他可是不得了了,我七大姑八大姨都听说了,他可是他们医院最年轻的副主任医师,前途无量。要不,让顾念认他做干爹吧,这样,他也是我爸爸了,名正言顺地啃老。”顾桥十分不要脸地说。
顾念在里屋听到了,回应了一句:“好呀,好呀!”
顾桥一记白眼飞过去:“小孩子别胡说八道!二十六个拼音字母都学会了吗?”
顾念嘟着嘴说:“是六十三个拼音字母!”
顾桥一愣:“这么多吗?我的天,咱们上学那会儿是怎么记住的?现在小孩子太辛苦了。”
顾念跑过来卖萌说:“是呀,是呀,姐姐我好辛苦啊,那周末的兴趣班可以不去吗?”
顾桥捏了捏他的脸说:“不行!”
顾念委屈地扁着嘴说:“你给我报了好多乱七八糟的兴趣班哦,我才五岁,为什么要学做点心?那个老师还不如晚晚教得好。”
顾桥突然灵机一动,把顾念打发回了房间,然后拉着卢晚晚说:“要不你别找工作了!”
卢晚晚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掏了掏耳朵说:“你真打算养我一辈子?”
“去去去!”顾桥抽了她一下,然后又说,“咱们可以开个店,你接着做蛋糕甜品之类的怎么样?之前你不是也搞过工作室吗,你手艺那么好,肯定赚钱!直接当老板,总比给别人打工好得多吧!”
卢晚晚有点心动了。
“你还想当医生吗?”顾桥问。
卢晚晚思考了一下,她不是不想当医生,而是不能再做医生了,面试了许多家医院,都没有录取她,她也能够明白,自己医生的职业生涯走到了尽头。待业大半年了,倒不如真的换一条路来走。
“但是开店要钱啊。”卢晚晚犹豫了。她是很想开店,但是她没钱。
“我给你啊!我还有钱呢,你忘了吗,三百万呢!”顾桥信誓旦旦地说着。
卢晚晚赶紧拒绝:“千万别,那钱是干什么的,咱俩都清楚。不能动那个钱,顾桥你死期存好了,别打那个主意。”
“我愿意为你把这个钱拿出来,晚晚咱们是一家人。”顾桥又说。
卢晚晚是感动的,能有顾桥这样的“铁磁”,但是她绝对不能用这笔钱。做生意本就有风险,没有什么一定会成功的事情,万一赔了,她该怎么面对顾桥呢?
“坚决不行,如果你把这个死期取出来给我,我就跟你绝交,我回家去住。”卢晚晚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任顾桥怎么劝说都没有用。
两个人惆怅了好几天,安嘉先知道了以后给卢晚晚送了三十万,是他买车剩下的钱。
卢晚晚当然也不能拿安嘉先的钱,这要是被安嘉先的父母知道了,保不齐又要生出多少事端。安嘉先的爸妈有好几次都请她去家里做客,撮合他们两个结婚。
卢晚晚决定自己去找个投资,也学着做了创业的PPT,但是她这个企业确实不算什么,没人瞧得上。
周末回爸妈家的时候,卢晚晚的父亲拿出了一张银行卡。卢晚晚吓了一跳:“爸爸你这是干吗?我不用零花钱了。”
卢爸爸笑了笑,又拿出一个房产证来,说:“这个小公寓是你十八岁生日那年,爸爸给你买的。现在正式交给你了,你可以卖掉创业,也可以自己住。怎么处理你决定,爸爸都支持你。只要是你想做的,只要爸爸还能给,就都会支持你。”
“爸爸……”卢晚晚眼眶红了。她知道这套小房子,但是从来没有打过房产的主意,没想到爸爸能这么支持她。
“哭什么呀,傻闺女。都是爸爸不好,生意做得一塌糊涂,不然你和你妈妈哪会这么辛苦。要是早几年,爸爸早就给你开店了。也幸好,这个房子在你名下,才能保留下来。”卢爸爸安慰着卢晚晚,他十分自责,觉得愧对妻女。
他是跟不上时代了,所以才在几年前投资时出现了重大的失误,导致破产,只剩下了现在住的一套房子,因为写在他前妻名下。他在出事前,跟老婆离婚了,女儿归妻子,如此勉强留下来两套房子。现在夫妻俩还住在一起,十分恩爱,只是名分一直没有恢复。
卢晚晚拿着爸爸给的房产证,当天下午就去找了房产中介,她要把这房子卖掉。她交了钥匙,都没去看一眼这房子,她怕看一眼就会舍不得,那可是她的成年礼物。
那套房子不大,是个一居室,只有六十五平方米,售价两百三十万。那房子地段很好,她给出的价格比周围便宜,只求快点出售。
第二天下午,卢晚晚接到了中介的电话说房子有买主了,完全符合她的要求,爱惜房子,不破坏原有格局,一次性付清。如果能马上交易的话,对方还承担全部的手续费用。
天上掉馅饼了?卢晚晚感到不可思议。当初顾桥卖房子的时候,那可是费尽了周折,差点没被那些买主给折腾死。轮到她怎么如此简单?是她找的这个中介太厉害呢,还是她房子真的卖得太便宜了呢?
揣着满腹怀疑,卢晚晚带上房产证,去中介公司,准备和买主见一面。
中介小飞早早就等着她了:“卢姐,买家说要在房子里跟您面谈,我骑车带您过去吧。”
“卢姐”这个称呼让卢晚晚惊了一下,不知不觉今年已经二十六岁了。
一个走神的工夫,已经到了她那套房子楼下了。那套房子在十四楼,电梯缓缓上行,她心里七上八下。她有点纠结,怕自己突然会后悔,她是真的不想在那套房子里进行交易。
中介打开房门,卢晚晚进去,还在门口换了拖鞋。
每隔一周她妈妈会过来这边打扫一次,所以尽管不住人,但也很干净。粉色的墙纸,白色的毛绒地毯,沙发也是少女感十足的粉色系,到处都是粉粉嫩嫩的。卧室里的床是公主床,挂着白色的床幔。她小时候看迪士尼动画片的时候,特别羡慕,所以她爸爸给她买了。墙角还放着一个两米的超大玩具熊。卧室的小阳台上的绿植有点枯萎了,卢晚晚拿出剪刀来,慢慢修剪着。
客厅里,中介小飞跟客户正在打电话:“好的,好的,您上来吧,我们已经到了。哦,您到了?好的,我帮您开门。”
中介小飞去开了门:“任哥,外面冷,快进来吧。房主在里面呢。”
“嗯,我和她聊几句。”
“好的,哥。”
中介小飞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卢姐,人来啦!”
卢晚晚这才放下剪刀,回了一句:“稍等一下!”
她剪完枝叶想给花浇水,在小阳台寻觅了一圈,没找着水壶。突然,有人递了个水壶给她,里面装了半壶水,她接过来道谢。
“不客气。”那人说。
这个声音……
卢晚晚整个人僵住,不敢回头。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甚至想过从这里跳出去。她开始慌乱了,她没有做好与他见面的准备。
他怎么会回来的?不是在美国读博士了吗?不是说会移民那边吗?
为什么买主会是他?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怎么办,她到底该怎么办?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面对他?
“不浇花吗?水洒了。”他又说。
卢晚晚一个激灵,发现水壶倾斜了,水的确洒出来了。她咳嗽了一声,做了个深呼吸。她在心里默念,没事的,卢晚晚,你可以应付!他没什么可怕的,无非就是一张嘴巴、两只眼睛而已嘛!
做好了心理建设,卢晚晚背对着他笑了笑,说:“没事儿,地太干了,我故意洒点水。”
“哦,原来如此。那不用拖把擦了。”那人也笑了,然后把阳台上的拖把给拿出去了。
卢晚晚低头看了一眼那一大摊水,默默开始心疼起实木地板来,她在心里骂人,这厮太缺德了!
骑虎难下了呀!
卢晚晚扭捏了一会儿,才从卧室里出来。中介小飞已经和买主坐在沙发上聊天了。
三年后,她又一次见到了任初。她没有办法说一句好久不见,她想,如果可以的话,两个人永远不要见面。因为她真的不知道,再见到他,自己该如何。不是没有幻想过有一天再见到他,每天想一次,有一千多种可能,却没想到,再见面会是这样。
她紧张得不知道如何开口,手足无措又极力掩饰,像个犯错的孩子,等待着大人的教训,又像一个假装长大了的孩子,一举一动都透着做作。
任初,你好。
她在心里说。
“坐吧。”任初说道。
卢晚晚走过去,在离他最远的地方正襟危坐。反观任初,放松随意,简直像是在自己家。
公寓里没准备茶水招待客人,任初倒是自带了。他从袋子里拿出一杯奶茶来,放到卢晚晚面前,又亲自给她插了吸管,说:“原味三分糖,热的。”
“我不……”她刚准备说一句“我不喝”,但是一抬头对上任初的眼睛,又赶紧咽下去了,改口说,“谢谢。”
中介小飞左看看右看看,他感觉不妙—这两人认识!自己的中介费不会要飞了吧?这到底是什么操作?这两人是不是有故事?
中介小飞内心焦虑,这个月还没开张呢,一定要拿下这笔订单!
于是,中介小飞强行加入了聊天,拉着任初开始聊房子的事情。
“我很满意,今天就可以付钱。”任初说。
中介小飞内心美开了花。
“从你们那儿走单子的话,要扣多少手续费?”任初又问。
“啊?这个,佣金很便宜的啦。”中介小飞说。
“我单独给你,别扣她的钱了。”说完,任初看向卢晚晚,“这房子两百三十万是吧,我微信转账可以吗?””
卢晚晚猛然一惊。
中介小飞直接石化了,微信转账这是什么操作啊?两百多万啊,竟然要用微信吗?
“你微信号多少?”任初又问。
卢晚晚觉得任初绝对是故意的,她皱了眉头说:“这房子我不卖了,你们走吧。”
“哦?”任初笑了,“我定金都付过了,要违约吗?那你准备好赔偿了吗?”
卢晚晚看向了中介小飞。
中介小飞面露难色,他的确是怕人跑了,所以提前收了点钱,没跟卢晚晚说,算是违规操作,他以为遇上了个人傻钱多的买主,却没想到遇上了一个精明的大尾巴狼。
“还是说你不想卖房子?挂到中介那只是想看看市场价?或者你还有其他买主,要坐地起价吗?抱歉,请原谅我这么猜测,因为你的行为的确很古怪。你到底为什么突然不卖了?”任初咄咄相逼,他看起来势在必得。
卢晚晚哪里是他的对手,她咬了咬嘴唇说:“我就是不想卖给你,这个小区还有别的房源,你再看看吧。”
“为什么?我不是正经买家?我压价了,还是我不给你钱?这个理由不够充分。我的时间很宝贵,不想浪费在你这里,卢小姐不要胡闹可以吗?”
“我没有……”卢晚晚小声说。
“微信不行的话,支付宝也可以,我转账给你,我还没有国内的银行卡,但是我急着买房子。”
“你到底为什么要买这套房子?”卢晚晚终于问出了心底的疑问。他可以买任何地方,为什么却这么巧,偏偏来买她的房子呢?
“便宜。”任初不假思索道,“难道你觉得我还有其他理由吗?卢小姐,我希望你不要想太多,这个地段的房价你这套是最便宜的,而且精装修,我马上就可以入住了,十分划算。签合同吧,房屋交易后续慢慢办理,我希望明天就能住进来,我真的很忙,请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他不止一次强调时间,是自己在浪费他的时间吗?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卢晚晚不得不深思熟虑起来,且不说他买房子的目的是不是真的,以后两个人会不会还有其他的联系?
她太累了,不想再经历一次三年前的事情了。
“还是说,这套房子卢小姐自己做不了主?”任初又问。
“对,我需要回去跟家人商量一下。”卢晚晚赶紧说。
任初嗤笑:“中介,麻烦你以后给我找靠谱的房源可以吗?和这种人谈交易,简直是浪费生命!”
他生气了,转身就要走。
中介小飞赶紧去拉住他:“哥,哥,哥,你先别走啊,再商量一下。”
中介小飞安抚住了任初,又给卢晚晚使了眼色,两个人一前一后去了卧室,关上了门。
中介小飞苦口婆心地劝说:“卢姐,这位买主这么痛快,您在犹豫什么呀?现在房子可不好卖的,错过这一位,您要等好久呢,同一个小区登记在册的房子还有十几套呢,我是看您人好,才先推荐了这套房源。您和那位先生是有什么过节吗?我看得出您二位认识,但是您不是急用钱吗,别和钱过不去行不行呀?您也可怜可怜我,这眼看年底了,我业绩太差了。”
卢晚晚其实没怎么听进去中介的话,她在思考,看任初的语气和态度,好像是她想多了。
手机响了,顾桥给她发了视频电话,卢晚晚对中介小飞说了句抱歉,去阳台上接听。
“晚晚!我看到了一家店面正在转租,地段太好了,装修也特别好,咱们盘下来,都不用装修就可以直接开店了!”顾桥镜头一转,拍摄下店面的情况。
顾桥没有夸张,真的是特别适合的一个店面,是卢晚晚梦想要的那种梦幻马卡龙蛋糕店。看得出原来是卖奶茶的,她只需要重新购买烤箱就可以开店了,桌椅都还很新。卢晚晚心动了,这是顾桥听说她要卖房开店后,帮她找到的第六个店铺了,是最合适的一个。
“瞧见了吧,来看的人很多,咱们得抓紧盘下来,你那儿钱要是不够的话,我和安嘉先都有的,算我们入股,你别倔好不好?”
卢晚晚“嗯”了一声,做好了决定:“放心吧,现在有人看房呢,差不多就要买了。我先不和你说了,我去签合同。”
“哇,这么快吗,晚晚你这运气也太好了!”顾桥几乎跳了起来,“那你快去,店铺这边我先交个意向金,真是太多人来看了,明天带你过来!”
“嗯嗯!”卢晚晚很开心。
卢晚晚挂断了视频电话,回到卧室里跟中介小飞说:“我觉得可以,签约吧,后续麻烦你了。”
中介小飞比了个“耶”的手势,着手准备购房合同,让双方签字,后面改房本、跑房产局的工作都由他来负责,这几乎是他经手最快的一单买卖了。
“我拉个群,咱们有需要可以马上在群里联系。”中介小飞创建了微信群,任初很自然加了卢晚晚为好友。
卢晚晚看着那申请加为好友的提示,有点犹豫要不要通过。
只听任初说:“房子过户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帮忙,卢小姐,可以通过一下吗?”
“好的。”卢晚晚只能通过了。
任初果然是用微信转账,付了一笔钱给卢晚晚,三十万,然后又转了三百块过去,说:“这是提款到银行卡的手续费。”
卢晚晚想说不用了,但是转念一想,他们又没什么关系,没理由不收。
她收下了,说了句:“谢谢,任先生想得很周到。”
“我还有事,再见。”任初伸出手来。
卢晚晚犹豫了一秒,握了一下他的手。
他的手还是那样宽、那样暖,而她的指尖冰冷。
任初离开公寓,去4S店提车,接待他的是大学乒乓球队队员,现在是一位金牌销售经理。车是一早就预订好的,国外进口,低调奢华的黑色辉腾。任初去刷卡付了全款,十分痛快。
“车牌明天就给你办好,任初,你怎么在影舟买车啊,你要在影舟发展吗?”金牌销售经理问。
任初“嗯”了一声:“浅岛没意思,影舟比较有趣。”
金牌销售经理感觉到了不妙,问:“范毅没跟你说什么吧?”
任初拿过车钥匙,金牌销售经理帮他开车门,他临走时说了一句:“你没事儿别贴墙根,又不是狗仔队的。”
金牌销售经理顿时满脸通红。
“谢了,改天再聚。”任初把车开走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 > chapter 01 任初,你好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2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3鹤唳华亭作者:雪满梁园 4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5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