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长相思:第一部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长相思 > 长相思:第一部 > 第二章 前路未可知

第二章 前路未可知

所属书籍: 长相思:第一部     发布时间:2020-03-04

    清水镇不大,却是大荒内非常特殊的一个地方。

    清水镇外从北到南,群山连绵,地势险恶,自成天然屏障,神农国被灭后,不肯投降的神农国将军共工率几万士兵占据了清水镇以东的地方,与黄帝对抗。

    清水镇西接轩辕,南邻高辛,东靠共工义军,既不属于轩辕黄帝管辖,也不属于高辛俊帝①管辖,所以,清水镇渐渐地变成了一个三方势力夹杂,三方势力却都管不了的地方。

    在清水镇,没有王权、没有世家、没有贵贱,更没有神与妖的区别。

    只要有一技之长,不管你是神还是妖,不管你从前是官还是匪,都能大摇大摆地在这里求生存,没有人追问你的过去。渐渐地,各种各样的人都会聚到此。

    因为几百年的战争,鲜血、尸体、生命孕育了很多铸造师和医师,清水镇的兵器和外伤医术在大荒内都小有名气。

    有了铸造师,有了医师,自然有了来锻造兵器、寻访医师的人;

    有了男人,自然有了娼妓;有了女人,自然有了成衣铺子、脂粉店;有了男人和女人,自然有了酒楼茶肆……

    也不知道到底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反正现在的清水镇人很多、很热闹,完全感受不到这里是两军对峙的前沿。

    回春堂是坐落在清水镇西的一个小小医馆,清水镇是个强者生存的地方,因为竞争激烈,医馆尤其不好开。麻子和串子告诉叶十七,也曾有人想踢馆,但老木是轩辕逃兵,虽然是最低等的神族,可好歹有几分灵力,对付一般人足够了。小六医术一般,那些大医馆不屑抢回春堂的生意,所以回春堂的生意不好不坏,勉强地维持着五个人的生计。

    两年多过去,十七看上去依旧瘦弱,但他的力量出乎意料地大,挑水、劈柴、种药、磨药都能干,尤其是记忆力十分好。

    麻子和串子跟着小六已经十来年,很多草药依旧记不住,十七却不一样,不管什么药草,只要小六给他讲解一遍,他就能牢牢记住。

    渐渐地,小六不管去哪里,都带着他,力气大、记性好、沉默寡言,吩咐什么做什么,简直是杀人放火做坏事的首选伙伴。

    晚上,吃过饭,五个人聚在一起,在麻子和串子的强烈要求下,小六仔细数了一遍他们所有的钱,叹气,“清水镇里男人多女人少,找个女人偶尔睡几次,花点钱就能在娼妓馆买到,但娶个媳妇天天睡却很难。

    短期看来,去找娼妓睡觉比较划算,可从长期来看,却是娶个媳妇回来睡更省钱。”

    麻子和串子都呆滞地看着小六,老木一张老脸皱得和朵菊花一样,十七低垂着眼,唇角微微上翘。小六问麻子和串子:“你们是愿意现在起偶尔去睡呢,还是再忍几年,等存够钱天天睡?”

    麻子严肃地说:“六哥,媳妇不是用来天天睡觉的。”

    “你花了大钱娶了媳妇回来,却不愿意和她睡?”小六简直要拍案而起。

    “当然不是,我是说不仅仅是为了睡觉,还是为了一起吃饭,能说话,有个伴。”

    小六不屑,“我和你一起吃饭,和你说话,一直陪伴你,你为什么还想要娶媳妇?”

    “因为媳妇能陪我睡觉,你不能。”

    “那娶媳妇不就是为了睡觉?”

    麻子无力地趴下,“好吧,就算是为了睡觉吧。”他抓住串子的手,规劝道:“你别听六哥的胡言乱语,耐心存钱,自个儿的媳妇比娼妓好很多,不光是为了睡觉。”老木边笑边拍麻子的肩,“别发愁,我和六哥儿会给你们存够钱的。”

    麻子和串子回屋睡觉,十七也被打发回了屋子。

    老木和小六商量,“串子还能等待,麻子的婚事却不能拖了。

    你也知道麻子和屠户高的姑娘看对了眼,我们如果再不下聘,麻子瞅好的媳妇就要飞了,我琢磨着进一趟山,挖些好药草,如果侥幸能挖一两株灵草……”

    小六摆了下手,“山里是神农兵的地盘,你个轩辕的逃兵进山不是找死吗?况且你对那些花草也不了解,我去吧。”

    老木琢磨着说:“共工军纪严明,从不滥杀无辜;普通平民碰上了神农兵也不怕,可是那个军师相柳,却不好相与。传闻他是只九头妖,天生九条命,绰号九命,手段十分狠辣。”

    小六笑,“我又不是去刺探军情,只是去挖些灵草,他再狠辣,也要遵守军纪。何况,我根本不可能碰到军师相柳这种大人物。”

    老木想着的确是这个理,他打了半辈子的仗,别说九命相柳,比九命再低好几级的军官也没见过。

    他放下心来,叮嘱小六一切小心,能去的地方就去,不许进入的地方千万不要进。如果挖不到灵草,回来后再想办法。

    小六怕麻子和串子阻拦,没告诉他们,准备好后,天还没亮就出发了。

    哼着小曲,啃着鸡爪子,小六走着走着,突然觉得不对,回头一看,十七无声无息地跟在他身后。

    小六挥挥手,“你怎么跟着出来了?我要去山里挖草药,你赶紧回去吧。”

    说完接着往前走,不想十七并未离开,而是依旧跟着他。小六叉着腰,提高了声音:“喂,我让你回去,你没听到啊?”

    十七安静地站住,低垂着眼,用沉默表达了坚持。

    也许因为一开始的缘起就是怜惜,小六很容易对他心软,问道:“你是神农的逃兵吗?”

    十七摇了下头。

    “你是轩辕的士兵吗?”

    十七摇了下头。

    “你是高辛的细作吗?”

    十七摇了下头。

    小六笑道:“那你可以进山,跟着吧。”

    十七把小六背上的筐子拿过去背上,手里提着小六装零食的小竹篓子。

    小六啃完一个鸡爪子,十七沉默地把小竹篓子递过去,小六又拿了个鸭脖子,啃完鸭脖子,刚准备把手往衣服上蹭,一块干净的帕子已经递到了眼前,小六嘿嘿一笑,擦干净手。十七把一个葫芦递给他,小六喝了口梅子酒,打了个饱嗝,觉得这小日子真他娘的过得惬意啊!两人快步走了一天,傍晚时分已经进了山。

    小六找了个接近水源的避风地休息,用药粉撒了个圈,对十七说:“山里怪兽多,晚上不要出这个圈。我去打水,你去捡点干柴,赶在天黑前回来。”

    小六打完水,采了一些野蘑菇野葱,回去时,看十七还没回来,正想去找他,十七背着一堆柴,手里拎着一只山雉回来了。

    小六乐得眉开眼笑:“你生火,我给你做好吃的。”

    小六把山雉收拾干净,把野蘑菇和野葱填到山雉肚子里,抹好盐,洒了点梅子酒,用大叶子把整只山雉包好,封在黄泥里,埋到篝火下。

    小六又动作麻利地架了个简易的石头灶,用带来的陶皿熬野蘑菇山雉内脏汤。

    十七沉默地看着他忙碌,小六边用木勺搅拌着汤,边笑着说:“我在山里混了好几年,能吃的不能吃的都吃过,在山里跟着我,保你吃的好!”

    算着时间到了,小六把烧得坚硬的泥块拨拉出来,用力一摔,泥土裂开,扑鼻的香气,小六把山雉分成三份,一份包了起来,放到背筐里,略大的一份给十七,“必须吃完,你太瘦了。”小六啃着自己的那份,边吃边看十七,十七依旧是那样,一举一动都优雅清贵,好似坐在最好的食案前,品尝着最精美的宴席。小六怅然地叹了口气,“十七,你迟早会离开。”

    十七抬眸看他,“不、会。”

    小六笑笑,喝完蘑菇汤,冲到溪水边去洗手漱口。

    清晨,小六醒来时,十七已经生了火,烧好热水。小六把昨夜剩下的山雉剁成块,放进热水里煮成汤,从背筐里拿了块大饼,和十七一人一半,就着热汤吃完,灭了篝火,继续爬山。

    小六带着十七,一路走一路寻找草药,一般的草药都不采,只那些不常见的,他才会小心摘下,放进背筐。

    连着走了三天,他们已经进入深山。

    小六蹲在地上,盯着一小坨动物粪便,眉头微微蹙着,好似有什么难以决定的事情。十七背着他们所有的家当,沉默地看着他。

    小六想了一会儿,站起说:“你在这里等我,我要独自去找个东西。”

    十七没有点头。

    小六走,他也走。

    小六瞪他,“你说过会听我的话,你如果不听话,我就不要你了。”

    十七默默地凝视着他,从树梢漏下的一缕阳光,清晰地照出他鬓角的伤痕,他眼里有淡淡的忧伤。

    小六心软了,走近了两步,想拉十七的胳膊,又惦记起他还有些排斥身体的碰触,只拽住了衣袖,“十七最乖了,又听话又能干,我不会不要你。

    不让你去,不是因为有危险,而是那鬼东西太机灵了,一点气味就会惊走它,远遁千里。

    只能用它的粪便抹在身体上,才能接近它。粪便不够,只能我一个去。你在这里等我,我若捉不住立即回来。”小六歪着头,笑眯眯地看着十七,十七终于点了下头。

    小六抓起地上的粪便,特意走远了几步,小心地涂抹在裸露的肌肤上,边涂边对十七说:“是不是有点恶心?

    在你出生长大的环境中从来没见过吧!其实没有那么脏了,不少好药材都是动物的粪便,望月砂也是野兔的粪便,白丁香是麻雀的粪便,五灵脂是飞鼠的粪便……”

    小六一抬头,十七就站在他身旁,小六愣了愣,忘了下面想说什么。十七把小六的袖子理好,低声说:“小心!”

    小六大剌剌地笑道:“我一个人在山里待了很多年,饿了时,连千年蛇妖下的蛋都被我偷来吃。凶禽猛兽对我而言,实在不算什么危险,说老实话,再凶猛的怪兽也没有人可怕……”小六束了束腰带,潇洒地挥挥手,“我走了。”“我、等你。”树下的十七站得笔直。

    这世上谁都不可能等谁一辈子,小六不在乎地笑笑,一蹿一跳,人就消失在了树丛中。

    小六想捉的东西叫朏朏②,形状像狸猫,有一条白色的长毛尾巴,把它养在身边,能让人忘记忧伤,很受人族的贵族欢迎,是能卖大价钱的异兽。小东西没有什么攻击力,可十分机敏灵活,又生性狡黠胆小,只要察觉一点危险,就会奔逃远离,很难捕捉。不过,小六自然有对付它的方法。朏朏喜听少女的歌声,若有忧伤的少女歌唱,朏朏就会被歌声吸引,身子忍不住接近她,想让少女忘记忧伤。小六选了个合适的地方,布置好陷阱。

    他跳进泉水里,洗去身上的粪便,爬到石头上,抱膝坐下。石块被太阳晒得暖融融的,小六一边晒着太阳梳理头发,一边轻声歌唱:君若水上风妾似风中莲

    相见相思

    君若天上云

    妾似云中月

    相恋相惜

    相恋相惜

    君若山中树

    妾似树上藤

    相伴相依

    相伴相依

    君若天上鸟

    妾似水中鱼

    相忘相忆

    相忘相忆

    ……

    歌声悦耳,忧伤萦绕,朏朏被歌声吸引而来,刚开始还很胆小,谨慎地藏在暗处,待感受不到危险时,它无法抗拒令人忘忧的天性,忍不住露出身子,吱吱鸣叫。

    小六一边绾发髻,一边凝视着它。它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憨态可掬,煞是可爱,一边鸣叫,一边甩动着白色大尾巴,时不时还翻个跟斗,踢踢小腿,用小爪子拍拍自己的胸膛,做出各种逗趣的样子,逗他欢笑。

    小六叹了口气,挥手解除了陷阱,“小傻子,你走吧,我不捉你去换钱了。”

    朏朏疑惑地看着小六,突然,尖锐的风呼啸而下,一只白羽金冠雕抓向朏朏,朏朏无处可躲,竟然用力一跳,跃进了小六怀里。

    白羽金冠雕倨傲地站着,盯着小六,那样子活脱脱是在告诉他:大爷要吃它!不想死,就滚一边去!小六能感觉到这白羽金冠雕虽然还没修炼成人形,但肯定已经能懂人语。

    他叹了口气,作揖行礼,“雕大爷,不是小的想冒犯您,您应该知道朏朏很不好抓,如果不是我先把它诱了出来,雕大爷只怕想吃也吃不了。”

    白羽金冠雕扇了一下翅膀,一块大石头被它拍得粉碎,杀气扑面而来。

    小六不敢后退,奔逃往往会引发野兽的致命攻击,这只雕虽然会思考,但野性肯定未改。

    朏朏的爪子紧紧地抓着小六的衣衫,用力缩着身子,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小六一手抱着它,一手轻轻地往外弹药粉,双眸看着白羽金冠雕,很是真诚谦卑又无害,“雕大爷相貌英武、身姿不凡、翅力惊人,一看就是雕中王者、天空霸主,小的实在佩服……但对不起,今日我不能让你吃它。”

    白羽金冠雕想灭了面前的臭小子,可它只觉得头晕爪软,感觉很像那次偷喝了烈酒,可它明明没喝酒……左摇右晃,雕儿软倒在地上。

    小六正想逃,有声音从树上传来,“毛球,我和你说过很多遍,人心狡诈,这次长记性了吧?”

    一个白衣白发的男子优雅地坐在横探出的枝干上,幸灾乐祸地看着白羽金冠雕。

    小六心里叹气,真正的麻烦来了!他把朏朏用力扔向树丛,以朏朏的灵敏,它应该能逃掉。

    可没想到朏朏打了个滚,头朝男子,四足贴地趴着,身子不停地抖,却连逃的勇气都没有。你不逃,老子要逃了!

    小六朝白衣男子扔出一包药粉,撒腿就跑,白衣男子挡在了他前面。

    小六又是一包药,白衣男子蹙眉,弹弹衣服,阴恻恻地说:“你再乱扔这些破玩意儿,脏了我的衣服,我就剁掉你的手。”

    小六立即停手,对方修为高深,毒药、迷药都没用,他也明显打不过人家,已经无计可施了,只有——下跪求饶。

    小六扑通一声跪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大爷,小的是清水镇上的小医师,进山来就是想弄点灵草,卖点钱,两个兄弟等着娶媳妇……”男子抚摸着白羽金冠雕,“解药。”

    小六忙跪着爬过去,双手奉上解药。

    男子把解药喂给雕,这才低头看小六,“我这坐骑吃的毒蛇没有几十万条,也有十几万条,连轩辕宫廷医师做的药都奈何不了它,真是没想到清水镇的小医师都怎么厉害了。”

    小六身上直冒寒气,对天赌咒:“瞎猫逮着死耗子。

    小的真没骗人,真是小医师,专治妇人不孕不育,清水镇西河边回春堂,大人可有妻妾不孕不育……”一小队士兵跑了过来,想男子恭敬地行礼,“大人。”

    男子一脚把小六踹到他们面前,“捆了!”

    “是!”两个士兵立即用手指粗细的妖牛筋把小六捆了个扎扎实实。

    小六反倒松了口气,这是神农义军,共工将军虽然被黄帝称作乱贼,可他军纪严明,上百年来,从不扰民。

    小六知道自己所说一切全是事实,他们查明了自然会放人,反倒这人很危险……小六偷瞄白衣男子,男子关切地看着雕。

    解药是真的,白羽金冠雕很快就能恢复行动,可那只傻朏朏依旧瑟瑟发抖地趴在地上,小六赔着笑,“求大人放了那朏朏吧。”

    男子好似没有听到,只是轻抚着雕儿的背。金雕抖抖羽毛,站了起来,飞扑到朏朏身上,利爪撕裂了朏朏。

    “吱——”惨叫声刚起,就急促地消失。

    小六垂下了眼眸,带着血迹的白毛随着风,落在了他的鞋上。

    男子等雕儿吃完,带着人回扎营地。

    小六紧闭着双眸,坚决不看,只能根据听到的人语声,估摸着是个不大的营地,应该是临时扎营地。

    小六被扔到了地上,男子的声音冰凉凉地滑进耳朵里,“好细作的耳朵常比眼睛更厉害。”

    小六睁开了眼睛,从他的角度看出去,只能看到男子的腰部,“我在清水镇上已经待了二十多年,查过便知道真假。”

    男子不理他,换了外袍,坐在案前处理公文,此时,小六才能看清他的模样。

    白发如云,未束发髻,一条碧玉抹额将一头白发一丝不乱地拢在脑后,自然披垂,五官俊美道妖异,整个人也干净整洁道妖异。

    此时,他手捧公文,眉梢眼角含着轻蔑,带出阴戾气。察觉到小六打量他的目光,他含笑看向小六,小六打了个寒噤,立即闭眼。这样的目光他小时曾在一个大荒闻名的恶魔眼中见过,那是要踩着无数尸体人头才能磨练出的。

    小六猜到了他的身份,那个传说中俊美无俦的杀人魔头九头妖——有九条命的相柳。

    小六手脚被捆,一动不能动,时间长了全身酸痛,熬到晚上,有士兵端了食物进来,相柳慢条斯理地用饭。

    小六又渴又饿,看相柳的模样,显然不会给他吃饭,小六只能尽量转移注意力。

    他琢磨着,十七现在肯定去找他了,但不可能找到这里,估计会返回镇子。相柳吃完喝完,洗漱后慵懒地躺在榻上,散漫地翻阅着一册帛书。

    有士兵在外奏报,近身侍卫进来把一枚玉简奉给相柳,又快速地退了出去。

    相柳看后,盯着小六,默默沉思。

    小六猜到刚才的玉简肯定是关于自己的消息,努力让自己笑得诚实憨厚一些,“大人,小人所说全部属实,家中还有亲人盼着小人归去。”

    相柳冷冷地说:“我只相信自己的判断,你究竟是谁?”

    小六简直要翻白眼,“我是玟小六,回春堂的医师。”

    相柳盯着他,手指轻叩着榻沿,小六忍不住颤抖,那是生物感受到死亡的本能惧怕。

    小六很清楚,相柳没耐心探寻他的可疑,相柳只想用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方式解决问题,那只朏朏就是他的下场。

    杀气扑来的刹那,小六打了一个滚,一边躲避,一边急速地说:“大人,我真的是玟小六。

    也许我的确不仅仅是玟小六,但我从没对共工将军的义军怀有恶意,我不属于轩辕,不输于高辛,也不属于神农,我只是个……”

    小六沉默了,他也想问自己,我究竟是谁?

    他努力地抬起头,让自己的所有表情都在相柳的视线中,“我只是个被遗弃的人,我无力自保、无人相依、无处可去,所以我选择了在清水镇做玟小六。

    如果大人允许,我希望自己一辈都能是玟小六。”相柳漠然地看着他,小六不敢动,额头的冷汗一颗颗滚下,眼中有了水汽,几十年没有撕开的壳被强逼着撕开了。

    半晌后,相柳淡淡说道:“想活,就为我所用吧!”

    小六不吭声。

    相柳熄了灯火,“给你一晚考虑。”

    小六睁着眼睛,发呆。

    清晨,相柳一边穿衣服,一边问:“想好了吗?”

    小六恹恹地说:“还在想,我好渴,要先喝点水。”相柳冷冷一笑,出了屋子,“把他带出来。”

    两个士兵拖着小六出来。

    相柳淡淡说:“鞭笞,二十!”

    军队的鞭笞之刑能把最奸猾的妖兵打到畏惧,可想而知那个疼痛度,而九命相柳手下的行刑官臂力惊人,曾一百二十鞭就把一个千年的妖兵打死。粗如牛尾的鞭子,噼里啪啦地打下来,小六扯着嗓子狂叫:“想好了,想好了……”

    二十鞭打完,相柳看着小六,问:“想好了吗?”

    小六喘着气说:“想好了,小人愿意,只有三个条件。”

    “鞭笞,二十!”

    鞭子又是噼啪则甩了下来,小六嘶叫:“两个条件、两个条件,一个条件……”

    二十鞭打完,小六的整个背上全是血,全身都痛得痉挛。

    相柳淡漠地看着小六,问:“还有条件吗?”

    小六满面是汗,嘴里全是血,说不出完整的话,“你……打死我,我也……也……一个条件。”相柳一边的唇角上挑,冷冷地微笑,“说!”

    “我、我……不离开清水镇。”小六很明白,相柳看中了他的用毒本事,只要不离开清水镇,相柳就不能差使他去毒害轩辕的将领们,也不可能去要挟高辛的贵人们。相柳显然也明白小六的用意,面无表情地盯着小六。

    一直表现得很胆小怕死的小六这一次却没有退缩,回视着相柳,表明你若不答应这个条件,就打死我吧!半晌后,相柳说道:“好!”

    小六松了口气,人立即软倒。

    小六被两个士兵抬进屋子,军中医师熟练地撕开衣服,给他背上敷药,相柳站在营帐口冷眼看着。小六趴在木板上,温顺地任由医师摆布。待上好药,所有人退了出去,相柳对小六说:“帮我配置我想要的药物,平时可以留在清水镇做你的小医师,但我传召时,必须听命。”“好,但不是大人想要什么,我就能配出什么。”

    “配不出,就拿你的身体来换。”

    “呃?”小六没想到相柳还好男风,小心地说:“大人天姿国色,小的倒不是不愿意服侍大人,只是……”

    相柳的唇角上翘,似笑非笑,伸出脚尖,对着小六背上最重的伤口处,缓慢用力地踩下,鲜血汩汩涌出,小六痛得身体抽搐。

    “一次配不出,就用你身体的一部分来换。第一次,没用的耳朵吧,两次后,就鼻子吧,鼻子削掉了,只是丑点……”

    相柳脚下用力蹍了蹍,“放心。我不会剁你的手,它们要配药。”小六痛得上下牙齿打战,“小的、小的……明白了。”

    相柳收回了脚,在小六的衣服上仔细地擦去沾染的血渍,淡淡地说:“你是条泥鳅,滑不留手,一不小心还会惹上一手污泥,但我是什么性子,你应该仔细打听清楚。”

    小六讥嘲:“不用打听都明白了。”

    兵器撞击的声音传来,“大人,有人私闯军营。”

    相柳快步出去,吵闹声刹那消失。小六听到有军士问:“你是谁?私入神农军营,所谓何事?”粗哑的声音:“叶十七,小六。”

    是十七!他竟然寻来了?!小六跌跌撞撞地爬了出去,急叫道:“相柳大人,别伤他,他是我的仆人,来找我的。”

    十七向小六奔来,灵力出乎意料,竟然把阻拦他的士兵都打开了。

    可这是训练有素的精兵,打倒了两个,能再上四个,小六大叫:“十七,不要动手,听话!”

    十七停住,士兵们团团得围着,恼怒地盯着他。十七却不看他们,只盯着相柳:“我、要带小六走。”

    小六一脸谄媚,哀求地叫:“大人!小的已经是你的人了!”这话说得……让在场的士兵都打了个寒颤。

    相柳蹙眉,终是抬了下手。士兵让开,十七飞纵到小六身前,半抱半扶着他,手掌轻轻地抚摸过他的背。

    也许是心理作用,小六竟然真的觉得疼痛少了几分。十七蹲下,“回家。”

    小六趴在了他背上,对相柳谄笑着说:“大人,我回去了。”

    相柳盯着十七打量,小六一着急,居然孩子气地用手捂住了十七的脸:“你别打他的鬼主意,他是我的。”

    相柳愣了愣,唇角上翘,又立即紧抿住了,他微微咳嗽了一声:“经查实,你是清水镇的平民,对我神农义军无恶意,现放你回去。”

    小六也只能装模作样地说:“草民谢谢大人,草民回去后,一定广为宣传大人的仁爱之心。”

    士兵散开,十七背着小六,快步离开。

    听不到背后的声音了,小六才有气无力地说:“十七,我渴。”

    十七轻轻放下他,把装水的葫芦给他,小六喝了几大口,长出了口气,“我们快点走吧,那个相柳心思诡异,万一反悔就惨了。”

    十七蹲下,小六想起他对身体触碰的排斥和厌恶,可如今也不可能有其他办法,小六小心地趴到他背上,“对不起,我知道你不愿意背人。

    你就想象我是块石头,可石头不会发出声音……那里想象我是头猪,一头会说人话的猪,对了,你讨厌猪吗?要不然你想象我是一只……”

    十七的声音低低传来,“我就想象是你,我愿意……背你。”

    小六愣了一下,喃喃说:“那也成,你就想象我是一只我。”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呵呵地干笑,笑到一半停下,哼哼唧唧,“十七,我背上疼得很,你陪我说会儿话。”“嗯。”

    “十七,你怎么找来的?”

    “有迹、可查。”

    “哦,你很善于追踪,是以前学的?”小六想起他肯定不想回忆过去,“对不起,你不想回答就别回答了。”“十七,那个相柳很阴险,以后见着他小心一点。如果让他发现你有可以利用的地方,他肯定会打你的主意。”“嗯。”

    “呜呜呜,这次亏大了,没赚到钱,却把自己赔进去了,我怎么就被相柳这个死魔头盯上了呢?

    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啊……”十七停住了步子,扭头想看小六,唇碰到小六额头,温热的气息拂在小六脸上,十七立即僵硬地移开,“别……怕。”

    也许因为刚被相柳折磨过,也许因为坚硬的壳子被撕开的缝还没合上,小六很贪恋这份手边的依靠,闭着眼睛靠着十七的肩膀,脸颊贴着他的脖子,小猫般地蹭了蹭,“我才不怕他,我就不信天下没有能毒倒他的毒药,等我配出毒药的那天,我就……”

    小六用手做了个恶狠狠揉碎一切的样子。“十七,回去后,什么都别说啊,不要让老木他们知道,老木和神农打了半辈子仗,挺害怕魔头相柳的。

    其实我白叮嘱了吧?麻子和串子一直想套你的话,可我看这一年多,他们连自己身上有几颗痣都交代干净了,对你却一无所知……”

    十七的脚步慢下来,小六安抚地拍拍他的胸口,“我知道,你是十七,我希望你能一辈子是十七,但我知道不可能。不过你一日没离开,一日就是十七,要听我的话……”“嗯。”

    “必须要只听我的!”

    “嗯。”

    小六乐得像偷着油的老鼠,觉得背上的疼痛淡了,趴在十七背上,渐渐地睡着了。

    因为背上的伤,小六不想立即回去,指点着十七找个山洞,休息静养。

    十七尽可能地给小六铺了一个舒适的草榻,把山洞暂时当作家,两人好似过上了山中猎户的生活。

    每天,十七会出去打些小猎物回来。等十七回来,小六动嘴,他动手,一起做饭。十七显然从没做过这样的活,笨手笨脚,不停地出错,小六哈哈大笑。但十七太聪明了,没有几次他已经做得有模有样,让小六失去了很多乐趣。

    山中岁月很寂寞,不能动的人更寂寞。小六抓着十七陪他说话,天南地北、山上海里,什么都讲,一道好吃的菜,某个山谷中曾看过的一次日落……十七安静地聆听。

    小六偶尔也良心不安,“我是不是话太多了?我一个人生活过二十多年,那时候我得了一种怪病,不敢见人,一直四处流浪。

    刚开始是不想说话,可日子长了,有一天我在山里,发现忘记果子的名字了,突然很害怕,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怕什么。

    但从那之后,我开始逼自己讲话,我最厉害的一次是捉了只猴子,对着他说了一天的话,那只猴子受不了,居然用头去撞岩石想自尽……”

    小六哈哈大笑,十七凝视着他。

    每隔一天,要上一次药,小六大大方方地脱衣服,把赤裸的背对着十七。

    小六看不到十七的表情,调笑道:“我已经看完你的全身上下,你只能看到我的背,亏不亏啊?”十七不吭声,小六嘿嘿地笑。

    小六的伤不轻,十七本以为两人要在山里耽搁一两个月,可没想到不到十天,小六就能拄着拐杖行走了。又养了两天,小六决定回家。

    小六收拾药草时,竟然发现有两株植楮③草,“这是你采的?”

    十七点头,“打猎时看到,你提过。”这段日子,和小六朝夕相处,在小六的蹂躏下,他说话比以前顺溜了很多。小六狂喜,简直想抱住十七亲,“太好了,麻子和串子的媳妇有了。”

    十七蹲下,想背小六。

    小六退开了,“不用,我自己走。”之前是无可奈何,现在自己能走,哪里再能把人家一句客气的愿意当真?十七默不作声地站起,跟在小六身后。

    两人回到清水镇,老木挥舞着木勺质问:“为什么走了那么久?我又没有告诉你不该去的地方不能去?”

    小六笑嘻嘻地把采摘的药草拿给他看,“当然没去了!十七不熟悉山里地形,不小心走进了迷障,所以耽搁了几天,我这不是安全地回来了吗?”

    看到植楮,老木大喜过望,急忙把草药拿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收好。

    小六冲十七眨眨眼睛,哼着小曲,回了自己的屋子。

    一个月后,在老木的张罗下,麻子和屠户高家的闺女春桃定下了亲事。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每日的生活,依旧就和前一日一样,平静到乏味,乏味到无趣,无趣到平安,平安到幸福。

    除了,偶尔会有一只白羽小雕飞来找小六,带来一些东西,带走一些东西。

    小六为相柳做药总是留一分退路,比如毒药是很毒,绝对满足他的刁钻要求,可或者有特别颜色,或者有特殊气味,总而言之,都不可能拿去毒杀那些被环绕保护的大人物。

    小六本以为时间长了,相柳会找他麻烦,可相柳竟然对“色、香、味”没有任何要求,只要毒性达到他的要求,他全部接收。

    小六凭借他那七零八落的医术和毒术推测相柳因为体质特殊,所以功法特殊,是以毒修炼,小六制作的每一份毒药应该都是进了他的肚子。

    想透了这点,小六暂时松了口气,开始变着法子把毒药往难吃里做。

    一年后,老木为麻子和春桃举行了简单热闹的婚礼。

    麻子是战争的产物——孤儿,他乞讨时,坚信他的命运是某个冬日,阳光照在路边,他的尸体被野狗啃食着,野狗边吃边欢快地嚎叫,这是和大部分孤儿一样的命运。

    但是,小六和老木改变了他的命运。

    小六、老木都不是人族。麻子七八岁时,被小六捡了回来,十几年过去,麻子长成了八尺大汉,如今小六看着比麻子还面嫩,但麻子觉得小六和老木就是他的长辈。

    当着所有宾客,他领着春桃跪下,结结实实地给小六和老木磕了三个头。老木激动地偷偷擦眼泪,小六也难得的一脸严肃,对麻子嘱咐:“和春桃多多睡觉,早生孩子。”

    麻子本来还想再说几句掏心窝的话,可一听小六掏心窝的话,他不敢说了,如果让春桃知道娶她就是为了能天天睡觉,比娼妓省钱,这媳妇肯定要跑。

    他拉着春桃,赶紧逃了。

    小六嘿嘿地贼笑,十七好笑地看着小六。老木迎来送往,小六没什么事,坐在院子一角,专心致志地啃鸡腿。

    串子突然冲了过来,结结巴巴地说:“有……有贵客。”

    拖着他往外走。相柳一袭白衣,站在回春堂门口,长身玉立,纤尘不染,就好像一朵白莲花,还是被雨水洗刷了三天三夜的,干净得让所有人都想回家去洗澡。

    老木身子不好意思接他的贺礼,双手使劲地在衣服上擦着,生怕一点汗就脏了人家。

    小六嘿嘿笑着走了过去,随手把啃完的鸡腿扔到地上,两只油腻腻的手从相柳手中接过贺礼,还不怕死地在他手上蹭蹭。

    相柳笑意不变,只是实现扫向小六身后的串子,小六立即收敛了。小六把贺礼递给串子,对相柳躬着腰,谄媚地说:“请屋里坐。”

    相柳坐下,不知是敬还是怕,他身周三丈内无人敢接近。

    十七默默地坐在了小六身旁,小六看了他一眼,唇角不禁上弯,成了一弯月牙,眼睛也变成了两枚小月牙。小六问相柳:“你要的药,我都给你配好了,应该没有差错吧?”

    相柳微笑,“你做得很好,所以我来送份贺礼。”

    小六无语,你来是提醒我现在不仅是三个人质了,还多了一个。

    院子里,一群年轻人在戏弄麻子和春桃,时不时爆发出大笑声。

    小孩子们吃着果子,跑出跑进,老木和屠户高几个老头边吃菜边说笑。

    相柳看着世俗的热闹,不屑又不解地问:“等他们都死时,你只怕依旧是现在的样子,有意思吗?”

    小六说:“我怕寂寞,寻不到长久的相依,短暂的相伴也是好的。”

    相柳看小六,小六殷勤地给他倒酒,“既然来了,就喝杯喜酒吧,我自个儿酿的。”

    相柳喝了一杯后,淡淡地说:“除了酒中下的毒之外,无一可取之处。”

    小六关切地问:“你中毒了吗?”

    相柳轻蔑地看着小六,小六颓然。

    相柳问:“你很想毒死我吗?”

    小六诚实地说:“我又不是轩辕的士兵,你我之间现在还没有生死之仇,我只是想抽你百八十鞭子。”“你这辈子就别做梦了。”相柳又喝了一杯酒,飘然而去。

    小六气闷地对十七说:“我迟早能找到他的死穴,毒不倒他,我就倒着走。”

    十七眼中有微微的笑意,小六看到他这超脱万物的样子,恨不能双手狠狠揉捏他一番,忍不住倒了一杯毒酒给他,“喝了!”十七接过,一仰脖子,喝下。

    小六愣了,“有毒的。”

    十七眼中的笑意未消散,身子却软软地倒了下来。

    小六手忙脚乱地给他解毒,嘴里骂:“你个傻子!”心中却泛起一点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涟漪。

    麻子的婚宴之后,九命相柳偶尔回来回春堂的小院坐坐,喝几杯小六斟给他的酒,吃几片小六做的点心。

    走时,他总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相柳这种嗜好不把小六放在眼里的态度激怒了小六。

    小六入医术此行时,一开始就是歪路,目的是为了要人命,而不是救人命。

    相柳把他的毒药当糖豆子吃,让他反思后,决定沉下心思好好钻研如何害人,继续在歪路上前进,目的就是迟早毒倒那个魔头!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长相思 > 长相思:第一部 > 第二章 前路未可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2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3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4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5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