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百年好合 > 顾和平番外(完)

顾和平番外(完)

所属书籍: 百年好合

顾和平这时才恍悟,之前在北京时,岑月对自己说过的那些不着边际的话,诸如“包养你要多少钱”“你愿意做上门女婿吗”等近乎童言无忌的言论,原来是真的。

据他判断,岑飞健的身家应是相当殷实,举手投足也不似一般的暴发户。

至于岑月,一声招呼后,她也不再跟他搭话,坐在靠门边的沙发上,低着头玩手机。岑飞健看女儿一眼,也由她待了。一包厢的老爷们儿,喝酒唱歌那是例行作业。顾和平交际能力没的说,和谁都能称兄道弟。不多久,也是半斤酒量入了喉。

沾了酒,乙方那个能管事儿的就有点云里雾里乱搞了。豪迈一挥手,把经理叫了进来,舌头捋不直地在他耳边说着什么。很快,进来一堆长腿旗袍美女,香水味驱逐酒味,顾和平差点没被熏晕。

他坐在长沙发上,还没缓过劲儿呢,衣摆就被人扯住,晃了几晃。

顾和平晕着脑袋侧过头,就看见不知何时窜过来的岑月。

她歪着头,白皙干净的一张脸上是被流彩灯耀出来的光亮。顾和平下意识地低下头,“你说什么?”

岑月大声了些,告诉他,“你选左边第三位,她在这里的点单率很高的,服务评价不错。”

顾和平:“……?”

“其它的就别选啦,都是老油条了,你不会喜欢的。”

顾和平心想,小姑娘,你特么真是个人才啊。他甚至一瞬间恍然,她说过对自己有好感这回事,是不是幻听来着?哪有给喜欢的人推荐别的女人的?

“不好。”岑月忽说:“我爸要唱歌啦。”

“什么?”

她已拉住他的手站起身,“我们走吧,我爸唱歌可难听。”

出了包厢,她一直揪着他的衣袖,顾和平哎哎哎地叫唤,“我衣服都要被你拽下来了。”

岑月说:“拽下来不正好?”

“啊?”

“刚看到那么多美女,你应该很热才对。”

顾和平听出她话里有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拐着弯儿骂我。”

岑月点点头,“就是让你知道。”

顾和平诶嘿一声乐了,“你叫岑杠杠吧。”

到这,岑月终于笑了起来。

两人站在窗户边透气,顾和平问:“你拍完那电影,是不是从青海直接回的山西?”

“没呀,我还回北京收拾行李了。”

“以后怎么打算?留家还是去北京?”

“先在家陪陪我爸。”

顾和平“哦”了声。

岑月问他,“你过来出差的?”

“嗯,谈合同。”

“那你好好谈吧,别跟他们一块儿玩。”岑月一本正经道:“你要想玩儿,问问我,我带你找对的地方。”

顾和平哭笑不得,“喂,小姑娘,能不能矜持点了?”

岑月说:“我要矜持,你就不会知道我对你有好感啦。”

顾和平躲不开她注目的视线,坦然,诚实,还有一分恰到好处的升温。好像表达心意这回事,是她人生字典中再正常不过的习惯。就如喜欢晴天,喜欢喝奶茶,喜欢跳钢管舞一样简单。

顾和平当然不为所动。

这么多年下来,自己对别人说过的胡话鬼话太多,早就刀枪不入,心如硬石了。他看着岑月,就觉得这姑娘简单、直接,心思不躲不藏,有小聪明,但没坏心机。

岑月站得腿有点麻,对他抬了抬下巴,“走算了呗,我送你回酒店。”

顾和平笑,“会开车?”

“开车来的,有证驾驶。”岑月径直朝前。

这应酬局可有可无,走与不走都影响不了什么。顾和平随她坐电梯下楼,岑月走得快,先去取车。没两分钟,一辆拉风的大摩托就停在了顾和平面前。

岑月戴着一只黑色头盔,短短的机车款羽绒服,单脚撑地,双手扶着车把,酷酷冲他吹了声口哨,“上车。”

她还丢过来另一只头盔,骚粉骚粉的,后脑勺还印了个hellokitty。顾和平把头盔转了一圈,满眼嫌弃,但最后还是戴上了。

他坐上后座,调整坐姿,“我记得你在北京是不是也骑过一次啊?带着小西。”

“嗯。”岑月言简意赅,油门一拧,轰隆隆,“走了。”

速度一上来,顾和平便往后仰,下意识地抓住岑月的肩。

四月晚风微凉,灯火欲眠,街景往后退,一帧帧的镜头,速度太快,顾和平什么都没记住。岑月身姿纤瘦,挨得近,能看见她小小一只,背往前倾,架势倒是熟溜的很。

她停车后,顾和平费劲去脱头盔,不得要领,半天没摘下来。

“你别动。”岑月按住他的手,解了一下旁边的纽扣,“好了。”

顾和平大口呼吸,发型也软趴了,“你一女孩儿怎么喜欢玩这个?”

岑月一手夹着头盔在侧腰,甩了甩头发,“那你一三十多的男人干嘛还不结婚?”

顾和平笑,“又不犯法。”

岑月倒很直接,“你和你女朋友分手了没?”

她拍完《九思》离京前,就从赵西音那儿有所听闻。

顾和平心思一静,笑容淡了几分,“小姑娘,别瞎打探哥哥**。”

岑月哦了声,“那就是分了。”

顾和平气乐了,“妹妹,咱能不往心上插刀吗?”

岑月做了个打枪的手势,“砰砰砰。”

顾和平笑了,眼神微收,三分玩笑五分认真,还有两分似是而非的调侃,“苦海无涯,早点回头是岸。”

意思明白着,你那点少女怀春的喜欢,赶紧收网。

别爱我,没结果。

搁以前,顾和平和人玩玩也不是没有过。但岑月这女孩儿,他没想法,也知道碰不得。意思要表达清楚,话也得往委婉里说。她聪明,不会揣着明白装糊涂。

岑月自然听得懂,静静看了他两秒,也就这两秒,顾和平总觉得她眼里有类似于惆怅惘然的情绪。

自顾自的,不是给他的。

顾和平把头盔放在摩托后座,走了几步到栏杆边,双手搭在上头,远眺江对岸的风景,他神情是认真的,语气仍是不正经,有搭没搭地扯淡,“我跟你说啊,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三十好几了,身体也不太行,你年轻漂亮,随便挑一挑都能找个比我好的。”

岑月听得认真,半晌没吱声。

顾和平侧头看她一眼,以为她意难平呢,笑眯眯地说:“而且,我不来异地恋。”

岑月:“那我去北京呢?”

顾和平顿时愁眉,“哎呦喂,说半天了您还没懂呢?”

岑月嘁的一声,“我又不傻。”

顾和平审视片刻她此时的状态,琢磨着她的心思,最后划出结论,这丫头,典型的大智若愚,拎得清。

“但有一说一啊,你总夸我长得好看,这点真谢谢你。”顾和平拍拍胸口,“我要早个十年,受你这鼓励,一定进娱乐圈当个小鲜肉才不负你的苦心。”

岑月摇摇头,“那您可千万别,我这人口味儿比较偏门。”

顾和平一愣,靠了声,“你自己数数,这是今晚第几次骂我了?”

岑月撇撇嘴,“该骂。”

安静几秒。

顾和平倏的一声叹气,从栏杆边走过来,走到岑月面前微微弯腰,视线与她平行。

“小月亮。”他叫她。

岑月嘴角微动,嗓音清亮地应了声,“嗯。”

“我今晚跟你说的,明白意思了吗?”顾和平问。

岑月没吭声,脸往一边别开。

顾和平伸出手,果断地捧住她的脸,掰正,逼着她直视自己的眼睛。而后沉声说:“好好生活,好好工作,找个好人,好好谈恋爱。听见没啊小姑娘?”

岑月默了默,也伸出食指,忽的在他眉心一点。

顾和平笑了,别开头,躲过她的手,然后站直了,退后两步,对她摆了摆手,“走了。”

他转过身,薄风衣的外套漾开半边弧形。

“顾和平。”岑月叫他。

男人脚步顿住。

岑月不说话,但气氛中的犹豫和迟疑那样明显。

顾和平一阵微叹,说:“我真跟你玩儿,那也只是玩儿,骗身又骗心的,吃亏的还是你。和平哥真的不骗你,你就当我是只鸽子,倒腾两下迟早得飞走的。”

说完,他真走了。

过马路,进酒店旋转门,再往右,直至背影不见。

顾和平订了第二天晚上的机票回北京。

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依旧孑然一身。

下飞机后,他就摇铃子呼朋引伴,松着衬衣领扣笑得吊儿郎当,“晚上老地方喝一杯。”

赵西音怀孕后,周启深几乎变成了五好男人,上下班准时按点,推掉了大部分应酬,俨然一个老婆奴。老程终于说服昭昭,在第n次求婚后,抱得美人归。

顾和平笑他,“不容易啊,咱们程哥有名分了,不再是没人要的老野狼了。你俩什么时候办婚礼啊?”

老程说:“婚礼得迟点。我爸妈拿我俩生辰八字去香港算了吉日,今明两年犯太岁,估计得大后年了。”

顾和平:“这么久?”

老程笑,“没事儿,先领证。昭昭说,不办婚礼也行,我带她去旅旅游,到处走走。”

顾和平竖起拇指,笑得真心实意。

两人举杯轻轻相碰,喝尽最后一口红酒。

老程往沙发一靠,姿势放松,看了他好几眼,语重心长道:“哥们儿,不年轻了,也该收收心了。”

顾和平笑得没个正行,不疾不徐答:“收啊,哥又不是没收过。这不,人家不相信而已。我能怎么办?哭爹求妈告奶奶让她死心塌地跟着我呐?”

老程嗤声,“你就装。”

顾和平笑,“真没装。”

老程说:“我可告诉你啊,那天我听小西提了一嘴,说黎老爷子在给黎冉安排相亲了。”

顾和平还是那副平静表情,嘴角噙着淡淡笑意,“安排的哪家公子啊?”

“哪来那么多公子,国防科大出来的高材生,做什么新型武器研发的。”

顾和平点点头,“比我强多了。”

老程乐的,“嘿?你还挺有自知之明啊。”

顾和平只笑,不说话,懒懒散散躺向沙发,一条腿搭在扶手,坐没坐相,躺没躺相的,偏偏看起来又挺贴合他气质。他闭着眼,养神。老程一度以为他是心里装着事儿,有感而发亦或是心有戚戚。于是清了清嗓子,试图安慰:“你要真喜欢,也不是没有机会,你要不喜欢,就当我这话放屁。”

他念叨了许久,顾和平始终没回应。

老程这才惊觉,靠,他是真的睡着了。

之后,顾和平在国贸应酬的时候,碰到过一次黎冉。黎冉请工厂合作方吃饭,也是一大堆人。顾和平出来上洗手间的时候,恰好和她打了个照面。

两人对视一眼,没躲没藏的,都挺淡定。

顾和平笑着打招呼,“黎大店长,巧啊。”

黎冉翻了个白眼,这人永远没个正形儿。

“在这吃饭?”他问。

“对啊,请客呢。”她答。

“哪个包间啊?要不要一块儿?”他又问。

“不用,我们人多,怕吃垮你。”黎冉笑嘻嘻的又答。

顾和平连连点头,“那是,当我没说。”

黎冉气的哟,白眼都快翻不回来了,“抠门鬼。”

顾和平笑得意气风发,说:“听说你前阵子去相亲了?”

黎冉气急败坏,“谁这么大嘴巴?”

其实用不着老程告诉,这个圈子就这么大,顾和平想知道也不是难事儿。黎氏家大业大,什么消息都瞒不住。他审视了一下黎冉的反应,明白了,“看来相亲失败。”

黎冉一脚蹬过去,“哪壶不开提哪壶!”

顾和平也不躲,劲儿不小,他权当挠痒痒,哈哈大笑。

“为什么失败啊?”

“他们那单位性质保密,早上进去大门就相当于失联,还经常性的秘密出差。”黎冉也不瞒着,蛮坦然地说:“我不习惯。”

顾和平笑意未收,平声说:“那注定失败,你本来就缺安全感。”

黎冉侧过头看他一眼。

这一眼,竟有那么几分百转千回。

顾和平还她一个特别正经的眼神,没有九曲十环,没有似是而非,仍是笑着,说:“你回吧,我放个水。”

黎冉努努嘴,然后擦肩而过。

走了十来步,她没回头,也不知道顾和平是否还在原地。但还是举起右胳膊摇了摇,是再见的手势。

直到她的背影完全消失于转角,顾和平才从墙后探出身子。他负手环胸,站在原处盯着早已没影的一团空气许久,然后低下头,极轻地笑了笑。

春尽夏逝,秋散冬来。

十二月中旬,赵西音生了个女孩儿。

周老板俨然成了一个炫女狂魔,有事没事就往群里砸照片。老程和昭昭领了结婚证,继续经营着她们的小茶馆。连周启深的秘书徐锦,也传来媳妇儿怀孕的好消息。

好像就这一年多,周围人,红尘事,都渐渐尘埃落定,有了某种程度上的归途,以及即将开启另一段崭新旅程。

周启深的闺女取名周旖,小名儿就叫一一,因为她出生的那天,恰好也是星期一。顾和平就喜欢这种简简单单的名字,难得夸赞一回周老板,“挺好啊,没上过大学也能取这么好的名儿。”

欠儿欠儿的,可不得换来周启深一个“滚”字。

又是一季秋。

周五下午,几个老朋友聚餐,赵西音带一一小宝贝儿过来了,这小丫头长得真水灵,眼睛尤其亮,像两颗大葡萄。而且巨乖,她家阿姨都没跟着,放在宝宝椅里,全程不哭不闹。

顾和平打心眼地喜欢,逗孩子逗得极有耐心。

赵西音说:“和平哥,什么时候能喝你喜酒啊?”

顾和平噗嗤一声笑了,“猴年马月吧。”

意料之中的答案。赵西音这半年都忙着练舞和全国巡演,但也没少听说顾和平的风流韵事。浪子还是浪子,都说回头是岸,但也许有的人,本就喜欢江河湖海的自由,有船不渡,有岸不达呢。

赵西音是聪明人,即刻转了话题。周启深跟着向他发出邀请,“下月一一周岁宴,过来帮忙。”

顾和平又换上了不正经,“黎店长去不去?”

周启深:“干吗?”

他挑着语气,轻浮得很,“她去我就去。”

周启深扔他一粒花生壳,“神经病。”

赵西音笑嘻嘻地补刀,“真巧,我昨晚跟小冉打电话,她也问到你去不去。”

顾和平想都不用想,撑着下巴,调侃道:“我去,她肯定不会来。”

赵西音比了个ok的手势。

她有那么几秒,去认真审视顾和平的神色。但他波澜不惊,眉目间没有半分汹涌暗潮。赵西音忽的怅然,这一对短暂情侣,好像真的彼此放下,彼此别过了。

黎冉如今的电商事业是越做越好,还衍生了两家男性用品网店,注册了专利,品牌估值蒸蒸日上。她和赵西音同龄,快二十八了,相亲了好多次,但也没传来好消息。她自己偶尔会跟赵西音埋怨吐槽,“姐要钱有钱,要脸有脸,那些男人瞎了眼吗?!呜呜呜,你二胎都怀上了,我特么的还是一个人打包发货。”

赵西音乐死了,双手撑着腰,肚子往前轻轻顶了顶她,“来,借你点儿好孕气。”

这事儿真玄学,没多久,黎冉在又又又一次相亲时,终于看对了眼。那是一位北大附中的英语老师,三十四岁,儒雅话少,品貌端正。不是一眼惊艳的俊男,但很让人有安全感。

也是,芸芸众生之中,哪有那么多所谓的惊艳呢。

踏实平稳的过日子,才是人生简单却珍贵的福报。

赵西音和周启深的儿子出生那年,老程和昭昭举行了婚礼。顾和平连出两份份子钱,心疼得要命,“你们商量好的是吧,趁火打劫。”

周启深掂了一下他红包的重量,尚算满意,“又不是不还礼,你自个儿不争气。”

啧,把顾和平气得头顶冒黑烟。

小周周满月的时候,没这待遇大摆酒席,他的老父亲周启深同志,甚至忙到忘记了还有个儿子今天满月,下班途中才想起去路边杂牌蛋糕店买了块特价蛋糕寒寒碜碜地带回家。

岑月倒是有心,她和赵西音一直还保持着联系,人未到场,却掐着零点给她转了微信,十分喜气的6666元。周启深瞥了眼,忽然想起,“这女孩儿是不是当年喜欢顾和平的那个?”

赵西音呵声一笑,“八百年前的事儿了,估计早不记得他这号人了。小月亮现在也算个小明星了,前途无量,庞导的新戏好像就签了她。”

赵西音说得风轻云淡,其实有件事从未跟任何人说起。

偶然的一次机会,她无意发现了岑月的微博小号,她大概没关通讯录关联查找,就这么被赵西音瞧见了。她的微博名就叫小月亮,内容乏善可陈,转发一些新闻,晒晒美食,但从不发自拍。

赵西音随手翻了翻,第二页触底,恰好看见三年前的一条。

小月亮写:“开心,竟然在山西又碰到他啦,感恩每一次与温暖的人相遇。”

赵西音又重新翻到最前面,最近的微博更新也是差不多时间段。

小月亮说:“和平鸽飞走啦~~oo~~[泪奔][泪奔]”

这条微博下,她配了一张照片,是一只白色和平鸽飞向天边圆月。

这件事盖棺封存,赵西音永远不会告诉任何人。

周启深专注实体,不了解浮夸的娱乐圈,哦了声,便不再提下文。

入睡前,他又给顾和平打了个电话。明天上午九点要一起去银行谈事,提醒他别迟到。顾和平刚到家,泡完澡坐在飘窗上看美股开盘走势,然后十分果断地把期货仓位抛货,这一把又赚得盆满钵满。

室内灯未开,只有笔记本的屏幕亮光。

窗外正好悬着一轮明月,明明不是十五,竟也这么圆润皎洁。

顾和平抬头看了眼,然后合上笔记本,裹着薄毯闭眼入睡。

日日年年,不过一眨眼。

清夜漫漫,路还有很长。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百年好合 > 顾和平番外(完)
回目录:《百年好合》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星汉灿烂,幸甚至哉作者:关心则乱 2八月未央作者:庆山安妮宝贝 3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4我的约会Excel(我的约会清单)作者:倪一宁 王思璟 5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