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百年好合 > 长安初雪(3)

长安初雪(3)

所属书籍: 百年好合

一个奔波劳碌却无比安然的年三十。

后半夜,外面仍时不时的有鞭炮声,周启深本就睡眠不好,难得在赵西音怀里阖眼,仍会被突然的炮声惊得皱眉。

赵西音便守着他,鞭炮响时,就轻轻捂住周启深的耳朵。

他熟睡的模样眉眼柔和,没有防备心。

赵西音拍拍他的肩,温柔安抚:“乖,睡吧。”

第二天,两人都醒的晚。

他们家这窗帘不够挡光,赵西音往窗户一瞄,就知道已经不早了。周启深比她睡得还沉,摇半天才不情不愿地睁开眼。赵西音在他额头印了一个吻,“周哥儿,新年快乐。”

周启深笑了笑,与她十指相扣。

简单洗漱,赵西音在旁边说:“你怎么回事呀,红包都不发,周老板也太小气了吧。”

周启深打开行李箱,拿了几十个红包出来。赵西音笑盈盈地伸出手,周启深却说:“你的不在里面,带包了吧,放你那儿。”

赵西音脸都垮了,推他一把,“臭人。”

之后两人打开卧室门,楼下叽叽喳喳的声音便听得十分清楚了。宽敞的客厅坐了好多人,老老少少都有。他们各谈各的,周伯宁就窝在一旁抽烟。

见到他俩,立刻都起身了,热热情情地招呼,“噢哟,启深新年好嘞。”

赵西音被这阵仗吓了小跳,周启深倒是习以为常,微微一颔首,看不出高兴。只偏头低声:“发红包。”

她下来前偷偷看过,一千块钱一个。

这里少说二十来人,襁褓中的孩子都有三四个。

赵西音明白,都是来向周老板讨吉利的。

周启深在这方面好像特别慷慨,颇有以德报怨的大度心肠。知道她不适应,散财童子当完后,周启深就牵着她出了门。

上车后,赵西音犹豫了番,早想问了,“你之前不是说,会告诉家里,我俩离婚了。那他们看到我,会不会觉得很奇怪?”

周启深单手转了把方向盘,把车身摆正,“不会。”

“因为我根本就没告诉过他们我离了婚。”他平静道:“赵西音永远是我老婆。”

赵西音愣了愣,藏住心里的甜,佯装怨怪,“你要赔偿我名誉损失费!”

周启深点了脚油门,车速飚快,“我说错了吗?你不是我老婆?”

赵西音撇撇嘴,“至少现在还不是。”

周启深点头,“但我是你老公。”

啊呸,赵西音就该知道,他脸皮最最厚。

“我们去哪儿?”她问。

“市区转转,晚上带你和小六他们一起吃个饭。”

周启深在西安这帮朋友太能闹腾,也个个自来熟,看到赵西音熟溜溜地叫嫂子。起哄让周启深喝酒,周启深愣是一滴不沾,说你们嫂子对西安不熟,不放心让她开车。

把众人酸的呐!

小六是个没节操的,借着酒胆出馊主意,说,周哥儿不喝酒也行!那得比比胸肌!

毛病么这不是。

小六和一旁瞎起哄的已经脱起衣服造势,年轻朝气的小伙子,干脆利落,短袖一扯,腰腹乍隐乍现。周启深眼疾手快,把一旁看呆了的赵西音扯到身后,然后伸手按住她的后脑勺,不由分说地往自己肩上靠。

视线遮挡严严实实,不许她被带坏。

喝高了,失了分寸,空气都变得狂野。

赵西音还是有点颜值控的,扭来扭去,试图挣脱这个醋缸子。

周启深拿她无奈,“别看了,他们都没我的好。”

赵西音想都没想就说:“谁知道你这几年有没有疏于锻炼。”

周启深气得鼻子一歪,转头不悦呵斥,“都给我把衣服穿上!!”

赵西音纳闷了,这男人的g.点还真是奇奇怪怪的。

估摸小六他们还得疯,周启深索性提早带赵西音离开了。

西安的晚上没有北京冷,大年初一在大雁塔广场有灯会,这边离得近,两人权当散步了。赵西音问:“所以你回家过年,都是跟六六他们一块儿吗?”

周启深嗯了声,“他们有心,只要我回西安,都会过来陪。”

赵西音哦了声,“那以前我跟你回来,你都很老实啊。”

周启深睨她一眼,不冷不热道:“那时我是有家室的,总得做个好男人不是?”

赵西音掐他一把,“看把你给能的。”

两人漫步古城街头,呼吸成白气,像烟状的薄云,气温虽冷,但紧紧握在一起的手,却那么温暖。石路太长,两边是喜极的红灯笼,亮腾腾的光齐心往上,在夜空上织了一层灯罩一般。

灯影绰绰,人影成双。

每一步,都走出了七情六欲人间烟火气。

周启深记挂她还在生理期,怕她辛苦,就带她去坐观光车。二十块钱的车票,从大雁塔北广场到南广场一个来回,正好能把灯展看完。售票的收钱动作倒是快,撕了两张票就让他们去排队。慕名来看灯的人多,到他们时,前面那辆车还有空位,但只有一个。

工作人员要他们分开坐,说一辆接一辆,也不会隔得太远。

其实赵西音觉得无所谓,后边儿排队的还多着呢,刚想答应,周启深拽着她就往后面站,挺坚定地说:“咱俩不分。”

郑重其事,又满脸严肃,看笑了排队等车的人。

又等五分钟,两人终于坐上同一辆车。

赵西音笑死了,“周三岁,你幼不幼稚啊。”

周启深一本正经道:“大过年的,分什么分,不吉利。”

赵西音戏谑,“周老板,你是不是没少去烧香求姻缘?”

周启深不置可否,握着她的手说:“总之,你是我的了。”

两人游花灯,在熙攘的人群里亦步亦趋,观光车偶尔车铃轻响。回首望,来路光影重重,人声鼎沸。看前路,依旧柔情万丈。

周启深打开手机,“西儿,看这里。”

赵西音从旁边的红灯笼上挪回视线,“啊?”

就见周启深调开相机,揽住她的肩,把头轻轻靠了过来。

两人在相机取景框里依偎。

画面半秒定格,照片就拍好了。

赵西音抢过来一看,愁眉苦脸,“周启深,你好心机,把自己照得这么帅,却把我照得像个小呆呆。”

周启深把手机抢回来,笑着说,“很可爱。”

说完,就发了朋友圈。

就这一张照片,没有任何文字。赵西音拦都拦不住,哎的一声,“你也照张好看点儿的!!”

周启深挑眉说:“紧张啊?”

“你微信里那么多女的,总不能太丢人不是?”赵西音小声说。

听出是陷阱,周启深很有求生欲,“我微信从不加乱七八糟的人,跟以前一样。手机密码都没改,是你生日,不信你自己看,随时经得住组织检查。”

就这一会儿工夫,周启深的微信就炸了。他好友圈的人几十条信息的发:

“周哥儿真的过年了!”

“我靠,嫂子回来了,嫂子牛逼。”

“周哥儿什么时候办婚礼,酒记得从我这儿批发。”

老程言简意赅,就回了句:“呵呵。”

最后是顾和平,“周启深请进群发红包雨,别躲着不出声。”

赵西音看他还真发,十几个不带眨眼的,他们仨男人的群,老程把昭昭临时拉了进来,红包抢完,昭昭又退了群。

真是一个冷漠的红包杀手。

也就发个朋友圈的功夫,观光车就到了终点,司机说可以下车了。

赵西音一脸懵,“这坐了不到三分钟吧?”

司机讲:“没事儿啊,回程也可以坐。”

赵西音无奈极了,“交智商税了,走路也用不着多久哎。”

周启深从后面环着她,“陪你走。”

“……你走就走,手放哪儿呢?”赵西音无语。

周启深若有似无地触碰,装得道貌岸然,“手长,没处放。”

赵西音笑着躲,“周启深,你正经点!”

“昨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滚!”

在一起了,那些痞坏就不遮不掩了。灯景甚美,赵西音忙着发短信拜年,低头不看路。周启深挡在她身前,拽着她胳膊不让被撞到,他瞄了一眼,她从不群发那些问候语,一个字一个字地敲,特正式的拜年。

亲朋好友轮完一圈,戴云心,小月亮,黎冉,小顺儿,赵西音犹豫了下,给苏颖也发了条。这些是周启深知道的,之后她发的那些,他一个都不认识。

赵西音把他的脸往反方向推,“不许看我**。”

周启深哦了声,“那我早几年就已经不止看过了。”

赵西音抡着拳头捶他,小声嗔骂,“你混蛋!”

正说着,她手机来了视频。周启深也就嘴上调侃,其实很尊重人,拉开了些距离,也不打扰。赵西音说:“我在西安,你看这灯,漂亮吗?”

她原地转了一圈,手机伸长。

又走到周启深身边,屏幕挪过来些,“不是一个人,这是我……男朋友。”

视频的是一个五十多的妇女,周启深没想到,便多看了一眼。赵西音很快就把镜头转开了,几句问候之后,挂了。

“她姓冯,就我跟你说过的,那年在青海遇见的好心人,如果不是她好心载我一程,我真得冻死了。”

周启深嗯了声,“你们还有联系?”

“对,她人很好,就靠开车接客挣钱,还有个读高三的儿子。”赵西音说。

看完灯展,他们当晚就住在了城区。

周启深在会所楼上开了一间房,赵西音不要他陪,他就去楼下包厢继续跟六六他们厮混。周老板年轻时贪财好色,三十而立后,独留打牌这个爱好。

玩到十二点,他就撂局走人。

六六他们抗议,“周哥儿不能赢了就跑,这还早呢!”

周启深淡声说:“你们嫂子怕黑,没我陪她睡不着。”

大过年的,把众人给酸翻了。

年初二,两人就飞回了北京。

赵西音还奇怪,“不是说初三才走么?”

周启深笑着答:“我得尊重传统。”

赵西音听迷糊了。

“初二得去给老丈人拜年。”

赵文春当然喜不自胜,看到他俩高兴的不行,“不是说明天才回吗?坐坐坐!”

他忙里忙外,又是端瓜子,又是抓糖的,还抽空给老朋友打电话,“那啥,我中午不来了,没呢!我闺女回来了!”

赵西音忽然有点心酸,暗暗拧了把周启深,小声说:“早知道就不去西安陪你过年了。”

周启深知道她愧疚,承诺说:“把爸接过来一块儿住,以后年年陪他。”

一顿其乐融融的午饭后,老程打电话让周启深带上赵西音出来聚聚。赵西音不落忍让赵老师一个人在家,周启深也不勉强。

到了京郊的园子里,顾和平和老程正钓鱼呢,湖面结了一层薄冰,钻开两个洞,两人玩得不亦乐乎。周启深对这老年人活动没兴趣,抓了把鱼食有搭没搭地投喂。

顾和平看了半天他身后:“你咋不带小西过来?”

“她在家陪她爸。”

老程问:“你俩什么时候领证?”

周启深笑着说:“总得等民政局上班啊。”

老程和顾和平对视一眼,彼此眼里都写着“你好可怜”。

周启深被他俩逗笑,“有事没事?”

都不太想搭理他。

周启深挺惬意,一捧鱼食落水,拍了拍手心,忽然问:“庄邱最近在干吗?”

顾和平说:“做投资,到处拉人脉,哪哪儿的圈子都有他。我听消息说,也想投电影捧明星。”

周启深没说话,只沉默地点了根烟。

原本钓完鱼,晚上是回市区吃饭,再开个房玩牌。但周启深说不去了,在西安折腾累了,回去休息。老程他们不作他想,嫌弃挥手,让这个情场得意的人赶紧滚蛋。

从庄园开车出来,走远之后,周启深给徐锦打了个电话。

“联系一下祈宇明律师。”

徐秘书应声,“明天上午可以么?”

顿了下,周启深说:“改晚上。”

次日,周启深下午五点多才办完事往约定的地点赶。他下车之前,从储物格里拿了两瓶药,里头就剩一次的量,他直接往嘴里倒。

侍者带路,一进房间,周启深又换上笑脸,“真不好意思了,过年还让您跑一趟。”

祈宇明五十五左右,身材中等,但气质稳重,不管是否放假,只要谈工作,永远西装革履,精神体面。他也笑着说:“职责所在,应该的。”

周启深往沙发上一坐,下意识地掐了掐眉心。

祈宇明让人给他泡了杯菊花茶,“假期就不要忧思多虑,该好好休息。”

“回了趟西安,乏了。”周启深叠着腿,喝了口茶,说正事,“东西拟好了?”

“好了。”祈宇明打开笔记本,推到他面前。

那是一份《婚前协议书》的拟稿――

男方:周启深,身份证号码:610103198xx

女方:赵西音,身份证号码:110101419xx

双方感情真挚,达成共识,走入婚姻。特将婚前及婚后情况约定如下:

男方婚前实属京贸集团,任创始人、执行董事之职,持有股权比例70%。其名下:

教育机构两家。

北京xx房产十套。

广州、深圳、武汉等各地房产合计十余套。

汽车x辆,车辆行驶证号列表如下。

委托方正期货、中恒期货证券资管、基金资管。累计值为xxxxx万。

特此说明,协议内容所提“财产”范围不宜作狭义理解。

经双方确认,此协议约定的收入都视为夫妻共同财产。婚后,赵西音女士无条件、共同享有周启深先生全部财产,无论何时、何种情况,男女双方拥有平等处置权。并授权祈宇明律师团队提供必要的法律援助。

以上,公正有效。

……

周启深看完后,把笔记本还过去,“可以,走流程吧。”

祈宇明身为律师,职业道德上自然不会多加评议。但他与周启深是多年挚交,于私,难免多提醒几句。

“知道你和小赵不容易,这么多年能再走到一起,是缘分,是幸事。但深儿,我做律师二十多年,什么样的夫妻都见过。当然,小赵很好,是好姑娘。但你这样做,掂量过轻重,明白背后的意义吗?”

周启深看着他,目光沉稳平静。

祈宇明说:“你这十多年的奋斗、心血,身家性命,以及日后几十年的发展,都折半送给了这女孩儿。人性善恶不一,世上之事也无永恒。我所说或许你不爱听,但人生苦短,结局既有功德圆满,也有好梦难圆。你这样破釜沉舟,是没给自己留退路的。”

语毕,落针安静。

周启深似是认真考虑,随后神情愈发放松,他淡声笑,沉声答:“看淡了,不过都是些身外之物。退一万步讲,以后就算我出什么事,小西也有依身傍命的资本,足够她好好生活。她跟了我两回,她不容易。”

从今往后,平步青云也好,江河日下也罢,

周启深看向祈宇明,郑重说:“祈叔,我难得去爱一次,一次就这一个,我认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百年好合 > 长安初雪(3)
回目录:《百年好合》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2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3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4偏偏宠爱作者:藤萝为枝 5马鹿小姐作者:折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