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尾声

时间回到半个多小时之前。

枪口顶住太阳穴,子弹随时会射进大脑,脑浆和鲜血将飞溅而出。

“按我说的去做,不然你知道后果会怎样。”米杰毫不客气地说。

被紧箍着脖子的黑衣人吓得心惊肉跳,嘴巴张得老大:“米……米杰……你敢背叛推理之神?”

“呸,什么推理之神,根本就是无恶不作的Joker!有什么敢不敢的?!给我老实点!”一旁的孟劲用枪柄狠狠敲了一下黑衣人的头,他痛得嗷嗷叫了两声。

“快按我说的去做,”米杰的语气里透着阴冷,“别耍花招,不然你就死定了。”

他真的会开枪,黑衣人意识到这一点后,身子不停地颤抖起来。如今之计,唯有照米杰说的去做了……黑衣人谨慎盘算着。他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处境:这儿是手术室,和自己一起派来监视手术的其他同伴正被二代用枪指着,困在了墙角。不知所措的医护人员也乖乖待到了一边去。已经昏睡在手术台上的夏早安,仍然完整如初。

几分钟之前,正要开始手术的时候,米杰突然偕同孟劲以及二代冲了进来。十几个黑衣人同伴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他们用枪指着脑袋,逼进了手术室。还没进行的手术就此中断了。

“好,我……我知道了。”黑衣人声音沙哑地回答道。他舔了舔嘴唇,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接电话的人正是推理之神。

“报告,手术进行得很顺利,L的心脏已经被取出来了。”

对方笑了几声,然后回复道:“很好。手术已经进行了一半,是吗?这下子L不会再醒过来了。”

电话接着便挂断了。米杰收起黑衣人的电话,吩咐孟劲将手术台上的夏早安背起来,同时让二代将黑衣人和医护人员统统绑起来。

“那这个家伙呢?”做完这一切,二代指了指米杰抓住的那个黑衣人,“要不要把他也绑起来?”

“不用,留着他有用处,他可是知道推理之神很多秘密的哦!现在我们快点赶去会场吧!”关上手术室的门,这几个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医院。

时间回到现在。

“你……你……怎么……”眼看爱迪生缓步走上舞台,推理之神说话都变得语无伦次了,脸色青得像要死掉一般。

“你是想问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对吗?很抱歉地告诉你,你替我准备的心脏还没来得及移植!我,L,爱迪生又回来了!”

“怎么会这样,刚才明明有人打电话说……”

“你是说这个家伙吗?”跟在爱迪生后面的孟劲揪出一个瑟缩如鼠的黑衣人,“不好意思呢,这家伙被我们一吓,什么都说出来了!”孟劲笑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我可从来不认识这个人!”推理之神万般抵赖,冷漠地看了黑衣人一眼便别过头,惹得黑衣人很不高兴。

“喂喂!推理之神,你这是翻脸不认人!你怎么不认识我了!我可是你亲自招募来的!”

“胡说八道!”推理之神呵斥道,双眼满怀恶意地瞪着爱迪生等人,“你们别以为随便找个人来就能诬陷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没错,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就让大家来分辨这家伙说的是真是假好了!你说吧!”爱迪生拍了拍黑衣人的肩膀。

被推理之神抛弃的黑衣人一肚子怨气,原本还打算临时反口否认的。现在已看清推理之神的真面目,他也毫无顾忌了,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和盘托出了。

——曾宇毅局长是被推理之神当场射杀的,然后由黑衣人伪造出他和扑克牌组织有关联的假证据。

——木棉花电视台台长其实不是上吊自杀的,是被黑衣人杀死的。

——最重要的一个秘密是,修Z也是黑衣人杀死的,然后嫁祸给爱迪生。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我们是推理之神请的雇佣军!”通通说完后,黑衣人赶紧替自己辩解。

“现在,推理之神,你还有什么解释的吗?”爱迪生像看一个小丑那般注视着推理之神。

这种目光令推理之神觉得很不自在,额头上渗满了冰凉的汗水,但他不会就此认输的。他是神,不会输的!

“你有证据吗?这个可笑的人证也是你们带来的。对于你们捏造的指控,我一概否认。反而你,爱迪生,这是你想替自己脱罪使用的伎俩吧。试问一下,杀害修Z的人,除了是你,还能是谁?!”

爱迪生抿抿双唇,微笑道:“你以为这一切都能瞒天过海吗?只可惜,你使用的诡计已经被我识破了。”

闻言,推理之神脸色一白。爱迪生走到大屏幕前,只见屏幕上随即出现了有关那件密室杀人案的细节。

——根据法医的鉴定结果,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9点到10点。监控录像显示,在这个时间段,只有爱迪生一个人进入了仓库。

——当时仓库处于密室状态。除了那道可以遥控的大门外,仓库里没有其他入口,连天窗也是从里面用螺丝拧紧的。

——修Z全身被绑得死死的,吊在仓库的横梁上,而那条绳子的另一头则连着一个很大的塑料桶,塑料桶里面装的是一种工业用的清洁化学物。有一道细微的水迹从那个塑料桶边一直延伸到仓库的排风口,洒落在地上的正是那种液态化学剂。

爱迪生说明了案件的各个细节后,便接着分析起来:“这不是密室杀人事件,而是一个遥控杀人事件。”

遥控杀人?会场里鸦

雀无声,人们在紧张地等待着爱迪生接下来的推理。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修Z的确是在我进去之前被杀的。我刚进去就被仓库的迷烟熏晕了,等我醒来后,我曾经仔细勘察了作案现场。我发现了一个地方很值得怀疑,就是从那个塑料桶通往排风口的那道水迹。这就是破案的关键。

“凶手是这样作案的:他从外面伸进一条水管插进塑料桶里,而塑料桶原本是空的,重量根本不足以吊起修Z的身体。所以,一开始修Z并没有被吊起来,那时他还活着,只是因为全身被绑而无法动弹。在我进去之前,凶手算准了时间,便通过水管注入**化学剂,一点一点地把修Z吊起来。这样一来,即使人在外面,也能把修Z杀掉。

“还有一点可以佐证我的推断,就是塑料桶的盖子是打开的,并没有盖上。那是因为凶手在仓库外,无法盖上塑料桶,而且在抽回水管的时候,在地上不可避免地留下了水迹。以上就是这个杀人事件的真相。我不是凶手,真正的凶手是他——推理之神!”凌厉的气势顺着爱迪生手指的方向,倏地将推理之神包围住了。

面对着会场里所有人质疑的目光,推理之神微微一僵的表情潜入皮肤深处,笑意重新爬到了脸上。

“嘿嘿!”推理之神轻轻掩了掩嘴,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这一切都是你的推测,并没有真凭实据。你想凭一通胡说八道的所谓的推理就陷害我?你太可耻了,L!没有人会相信你的,你这个杀人犯!”推理之神又望向会场里的人们,用饱受委屈的语调说道,“你们相信我!我才是正义之神啊!”

安静的会场,没有人作出回应。大家静静看着他,像在看一个接受审判的人。推理之神尴尬极了……这些蠢蛋好像没那么容易骗过去。

“我可以当人证。”刚才的黑衣人义愤填膺地站了起来,指着推理之神控诉道,“那天晚上就是你指使我杀修Z的。你说修Z是扑克牌组织的人,虽然我曾经质疑过,可你根本不容我背叛你的命令。”

“胡说八道!你是被L收买的!”推理之神气得白发都竖了起来,眼中汹涌的杀意把黑衣人吓得往后退了退。背后的孟劲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他才有勇气继续面对这个可怕的人。

这时,爱迪生转过头看着黑衣人,问道:“那请你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一遍。”

“好!”黑衣人畏惧地看了一下推理之神,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最终还是大胆地说了出来,“那天晚上9点多的时候,推理之神打电话给我,叫我去码头的仓库外回收一条水管。我觉得很奇怪,所以在收回水管的时候通过排风口看了看里面的情况。那里面很暗,但我还是依稀看到一个人被吊在了半空中。”

“那个人就是修Z?”爱迪生问道,“你怎么知道就是他?”

黑衣人点了点头:“因为我认识修Z啊,他经常跟推理之神在一起。当时,我越想越不对劲,于是打电话告诉推理之神,结果他跟我说修Z是扑克牌组织的人,死不足惜。我当时就说,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小孩子嘛,结果被推理之神训斥了一顿。他叫我赶紧离开,并不准我将此事透露出去,否则我的下场就会很惨。我当然知道推理之神只手遮天的本事,所以一直都不敢说出真相。后来推理之神见我很听话,便提升了我的职务,并派我去监督你的手术过程。没想到,我反而被你们抓住了……”

“胡说!胡说!一派胡言!”推理之神被人揭了老底,气得仪态尽失,“这个所谓的人证根本就是来诬陷我的!可恶的L,你太卑鄙了!”

“不要激动,推理之神。”带着微笑迎上对方的视线,爱迪生沉着地说,“你不是要证据吗?请看大屏幕。”

顿时,会场的大屏幕又成了焦点所在。推理之神回头一看,脸色全变了。

只见屏幕上播放着一段监控录像,那是码头的监控摄像头录下的。大家原先看到的只是爱迪生进入仓库的那部分,现在出现的是被推理之神刻意删掉的更之前的部分——画面中,推理之神拖着被绑的修Z进入了仓库。

“真不幸呢。”胜券在握,爱迪生对推理之神摆了摆手,“推理之神,你原本删掉的录像内容已经被我们修复了。说起来,要修复这段录像内容可花了不少人力物力,我们还是拜托某位有钱人的福,集中了世界上最顶尖的电脑专家才成事的。”

握着拐杖的手在剧烈颤抖,推理之神快要疯了……是程美妮那个千金大小姐在搞鬼!只有她才有如此的财力和人脉!

会场里一片安静,录像播完爱迪生进入仓库那段后,又接着播出了他和黑葵A被警察开枪追捕的场景。子弹乱飞,枪声四起,如同电影里的刺激场面,看得人惊心动魄。

这就是全部的真相。

“不!这个视频也是伪造的!都是假的!”推理之神吼叫着,白头发早已乱了,已经失去了平常那种庄严的仪态。

台下的市领导和警方高层皱起眼眉直摇头,会场观众也不再那么激动了,任由推理之神拼命地替自己辩解。对他来说,再多的辩解都已经没有用了,事实已显而易见。

“这一切都是谎言!我说的才是真理!”可怕、可怜、可悲……各种版本的表情在推理之神的脸上变换着。

在偌大的会场里,只有他的声音在回**。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又被什么吸引住了,齐刷刷地望向推理之神的背后——米杰抱着满身是血的米卡卡从后面走了出来。

泪水不断地从米杰的脸上

滑落,带着温度滴到米卡卡那张安静的脸上。米卡卡躺在哥哥的怀中,手无力地垂下,眼睛轻闭着。

爱迪生看过去,眼里满是忧伤。黑葵A是米卡卡,他早就知道了。他只是没想到,米卡卡会用这么一个伟大的方式来结束黑葵A的使命。

……米卡卡,其实你才是最棒的侦探!

推理之神也回过身。看到这一幕,他像疯狗一样叫起来,指着米杰和米卡卡大嚷大叫:“看吧,看吧,米杰和黑葵A果然是亲生兄弟!他们是一伙的,都是坏人!”

“闭上你的臭嘴吧,”爱迪生冷冷地看了推理之神一眼,“你错了,黑葵A不是米卡卡。”

说着,他又对正操作着大屏幕的二代扬了一下手,随即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游戏的画面。

推理之房——这是推理之神曾经删掉的游戏。

“真对不起,这个游戏也被我恢复了。”爱迪生似笑非笑地对推理之神说,接着向众人详细地解释了一下推理之房的由来——每打开一道推理之门就会揭开推理笔记的一页内容,上面有扑克牌组织成员的名单。

当最后一道推理之门打开,出现的两个名字分别是:Joker——推理之神;黑葵A——齐木。

竟然是他,红桃Q?他同时也是黑葵A?站在大屏幕前的推理之神一脸错愕。他怎么会想到,他堂堂推理之神居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耍得团团转。

“真正的黑葵A已经死了。”爱迪生继续说道,这些是程美妮告诉他的,米卡卡对她说出了一切,“就在L总部大楼的楼顶,他和死神祭司,也就是夜神月同归于尽了。推理之神,你应该早就认为黑葵A必死无疑的。如果你一直坚持这个想法,就不会被米卡卡扮演的黑葵A骗倒。究其原因,你还是做贼心虚。”

“——哐啷!”拐杖从他微微颤抖的手中掉落到了舞台上。

一切终于结束了。

这时,推理之神反而平静得出奇,之前的疯狂与嚣张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叹了一口气,随即笑了。那笑容**着小小的波纹,散向了五官。

推理之神空着双手,慢慢走到舞台的前面,安静地站在会场的中央。聚光灯下,光芒把他的脸照亮。他的眼睛微微闭起来,仿佛在倾听着空气里的细语。会场里没有人说话,只剩下呼吸相擦的细微声响。

“我认输了啊!”他说。

这几个字一瞬间灌进了所有人的耳朵,压抑在人们心中的那一团郁结,仿佛被戳开了一个口子,他们顿时像泄气的皮球,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他们一直崇拜的,作为精神依托的那个人,就这样将他们曾经那一丝希望扑灭了。

他对此好像很开心:“没错,L说得对,我就是Joker,也是十二宫杀手!”他一脸释然,完全不知自己一字一句的自白在崇拜他的人们心中戳下了多么大的伤口。

“刚才L说的一切我都承认。我输了,不过我很高兴。因为我活了60多年,第一次被人打败了。原来失败的感觉是这样子的啊,说实话,一直赢,我也腻了,高高在上是孤独的。”

他转身看着爱迪生,笑了笑:“我输给了你,输给了黑葵A,输给了米卡卡。”

“不,”爱迪生认真地说,“你输给了正义。”

“哈哈,说得对。”推理之神毫无遗憾地笑了,“我输给了正义,邪不胜正。以前我对这个道理感到很可笑。现在我懂了,坏人终究没有好下场。”

说着,他的手伸进了衣服内侧,这令爱迪生颇为紧张,生怕他拔出一支枪来作最后的抵抗。但推理之神却微微笑了笑:“别紧张,我的对手,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已经认输的人。”

随后他掏出了一个透明的小瓶子,里面装了一些白色的药丸。

那是什么?

在爱迪生犹豫的时候,推理之神已经拿掉瓶塞,仰头将小瓶子里的药丸吃了下去。

“喂!你干什么……”意识到情况不妙的爱迪生出声阻止道。

但推理之神却平静地看过来:“请允许我保留最后的一点尊严吧。”

他微笑的嘴角突然渗出了鲜红的血液,他要死了,因为他吃下的是他亲手制作的“末日病毒”。他慢慢倒了下去,暖暖的阳光聚集在他渐渐停止抽搐的身体周围。如他所愿,他没有在一片黑暗中结束自己的一生。他在万众瞩目中安静地死去了。

推理之神死了。Joker死了。死神笔记消失了。

推理笔记也完成了它的使命。

城市依旧繁忙,稻田依旧绿意盎然,白云依旧在天空畅游,风依旧淡淡的。唯独那些恐怖的记忆,从人们的身边飞驰而去,消失在了某个冷僻的角落。

再也没有推理之神或者Joker。

L,爱迪生,或者夏早安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了。

仿佛遵守某种约定似的,没有人再提起有关那些恐怖日子的一点一滴,人们只展望着美好的未来。

孟劲光荣地退休了,警察局长亲自为他颁发了奖章。米杰升为副局长了,他依旧出现在各大媒体头条,标题永远是“中国的福尔摩斯再破奇案”。杜域重新回到了警察的队伍中,而李雯迪、司徒巧俐、庾心灵等人也因为改邪归正而被赦免了罪责,通通进入了学校,成为了普通的高中生。二代则找回了真正的推理之神的遗骨,并且成为了新一代的推理之神。

有些人依旧在,有些人却转身离开。

唯有正义与邪恶的故事,将继续上演。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漠苍狼1:绝地勘探作者:南派三叔 2大漠苍狼2:绝密飞行作者:南派三叔 3怒江之战 第二部作者:南派三叔 4彩虹牙刷作者:早坂吝 5推理笔记III:死神笔记重现作者:早安夏天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