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九章 神秘文件

木棉花电视台的某间办公室里,台长正翘着二郎腿悠闲地用手机跟他的小情妇打情骂俏。他们约定好了,今天晚上去黑天鹅酒店共度一宵。挂断手机,台长躺在沙发上,一边幻想着小情妇美妙的身体,一边笑起来。

小情妇其实是刚进电视台的主持人,被他潜规则后,很快便成为了台里的头牌。虽然别人都在背后议论此事,可他才懒得理那些蜚短流长。他一直深信,手中的权力能让他高高在上,让那些没权没势的家伙嚼舌头去吧。

忽然,办公室的门响了几下。

“台长。”这是秘书的声音。

台长从沙发上一翻身,坐回到办公椅上,熟练地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进来吧。”

青春靓丽的女秘书走了进来:“台长,有你的快递。”

秘书把一个文件袋放在了办公桌上,就转身离开。台长色迷迷地盯着她圆滚滚的屁股,吞了口口水。等门关上了,他才意犹未尽地拿起桌子上的文件袋。

“谁寄来的呀?”上面写着他的名字,但寄信人一栏却没有填写。

……可疑的文件。

等台长将里面的文件抽出来,他仿佛触电般僵在了办公桌边。他脸如死灰,冷汗从发际渗出,不断地滑过太阳穴,仿佛死神的手指正抵着他的额头。

这些文件……

台长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珠儿好像都要鼓出来了。他的身体似乎瞬间被浇了一桶冷水,冷飕飕的。文件里的内容实在太过震撼,以至于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知是谁寄来的,那个人居然说真正的推理之神已经死了,现在的这个推理之神是Joker假扮的。而Joker正是当年制造出连环恐怖案的十二宫杀手。

“妈……妈呀……”台长浑身开始发抖,办公椅随着他微微震动。喉咙里突然干涸了,他想喝口茶。当他的手刚触到杯沿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铃声似乎揪住了他的心脏,台长大口喘了喘气,才掏出来看。

来电号码十分陌生,他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陈台长。”

这个声音听起来很年轻,且带有青春气息,他从未听过,可能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孩子打来的。但语气却十分成熟,透着一丝丝冷漠。

“你是谁?”台长舔了舔嘴唇,问道。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寄的快递收到了吗?”

“原来……是你寄来的啊?你寄给我干什么?你到底是谁?!”

对方完全无视他的质问,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

“今天晚上就把文件里的内容给我播出去。”

“开什么玩笑,这种东西怎么能播?!”台长大声反对。他考虑的不是这报料是否具有爆炸性,而是不想得罪推理之神。要知道,现在这个世界没人能够质疑推理之神。质疑神么?那无疑是自掘坟墓。

台长几乎就要挂断通话时,那边的声音又响起了,如冰块一般:“只可惜,这容不得你拒绝。你还没发现吗?文件袋里还有另一份东西,你会很感兴趣的。”

“诶?”听对方这么一说,台长将信将疑地重新拿起文件袋,打开,瞄向里面。原来文件袋的底部还粘着什么东西,刚才没有和文件一同被倒出来。台长将那东西拿出来一看,顿时僵掉了。

那是一些照片——他和小情妇在酒店里鬼混的照片。

手机里的声音刺耳地钻进他的耳膜,对方在冷笑:“嘿嘿,要是这些照片被公布出去,你应该知道有什么后果。照我的话去做,不然我保证你们明天会上报纸头条!”

台长如同傻掉了,呆在原地。双规,坐牢,前途尽毁……这些毁灭性的词汇扰得他的大脑不得安宁。过了很久,他才拼命闭上了双眼,慢慢将手机送至嘴边:“我……我知道了……我会照你说的去做……”

离晚上黄金时段的新闻播报开始还有五分钟,所有工作人员都在做最后的准备,演播厅里的女主播还在温习演讲稿,突然她看见自己的情人——台长跑了进来。

难道要在这种时候调情吗?这个衰鬼!真是的!

然而,她很快就发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台长的脸色看起来很差劲,简直像是身患绝症即将告别人世的病人一样,他急匆匆地走过来,把一份文件拍在女主播的桌面上。

“待会儿先播这一条新闻。”

“诶?有什么突发事件吗?”女主播困惑地迅速浏览了一遍文件内容,然后抬起头,惶恐地盯着台长,“这……这个……真的要播出去吗?”

“是!”台长态度很坚决,然后凑近女主播的耳边,小声说道,“要是不播出去,我跟你之间的事情就得曝光了。”

“啊?”女主播得知把柄落在别人的手里,事到如今,也必须照那个人说的话去做了。

6点30的新闻播报按时开始。正值晚饭时间,全城有将近一半以上的居民一边吃着晚饭一边打开了电视机。他们看到了熟悉的女主播,她今天的神色不太对劲。

“各位观众,现在插播一条特别新闻……”

关于推理之神的报道只有5分钟的时间。接下来,电视画面转到国内新闻,据说蒙人牛奶又出质量问题了。但电视前的观众根本懒得关心什么蒙人牛奶,他们目瞪口呆,一动不动地坐在饭桌边,端着饭碗,嘴角仍沾着饭粒,样子滑稽可笑。

这是真的吗?几乎每个电视观众心里都在发出这样的质疑。他们一直崇拜的推理之神居然就是Joker,而Joker就是史上最神秘的十二宫杀手?

……而且,死神笔记就是他写的!

这一切,不会是真的吧?!

跟程美妮预想的一样,大多数市民对这个新闻持怀疑的态度,但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计划的第一步,就是动摇人们对推理之神的绝对信任。只要人们对此产生了一点点质疑,她就有机会将这个质疑扩大成洪流,最终倾覆推理之神的地位。

“接下来,该进行计划的第二步了。”坐在沙发上的程美妮一边看着电视新闻,一边优雅地接过管家拨通的电话,“局长大人,轮到你出场了。”她微笑着说。

警察局的会议厅里,警方的高层齐聚一堂,因为城市里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撼的事情。

“这是真的吗?”坐在主席台中间的那个中年男人叫曾宇毅,身穿警服,肩膀上的杆杆表明,他在领导层中地位最高,他是警察局长。

曾宇毅提出问题后,用犀利的眼神环顾了一下台下。没有人出声,大家都不知该怎么回答,这问题太棘手了。

在主席台身后的大型屏幕上,定格着今天一直重播的新闻报道。推理之神的真实身份就像一颗炸弹瞬间爆炸,轰动了整个社会。自从昨晚木棉花电视台播出新闻以来,今天关于这件事情的报道更是多如牛毛。各个报纸、网站等不同的媒体渠道似乎同时收到了不明人物的报料。各大媒体的头条无一不是报道真正的推理之神如何被十二宫杀手杀死,而十二宫杀手又是如何化身为Joker的。

街上,公司,学校,议论此事的人到处可见。有人坚决不信,亦有人心存质疑,连警察局里,也有人开始关心起媒体的报道来。大家对推理之神的信任,无形中被动摇了。为此,局里特地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专门来讨论此事。

曾宇毅作为最高领导者,开门见山地提出了这个问题:“我们要搞清楚,推理之神是否真的是Joker,还是有人在造谣生事。”

没人直接回答局长的提问,但有些人却在私底下讨论起来。

“我觉得是假的。推理之神如果是Joker,也太扯了吧。”

“这倒不一定,看那些传闻,言之凿凿啊,好像真有其事。”

有的人直接一摊手:“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好了!静一静!”曾宇毅局长用钢笔大力地敲了敲桌子,会议室瞬间安静下来。大家端正地坐好,等候局长的发言。

“米杰,你的看法呢?”曾宇毅局长转而询问坐在旁边的米杰。米杰曾和推理之神有过亲密接触,并曾进入扑克牌集团内部做卧底,他对此很有发言权。

见到大家对推理之神的身份开始有所怀疑,米杰心中多少有一些欣喜。只不过他没有表露出来,而是尽量用平缓的语气说道:“推理之神曾经挽救了这个世界,他打败了Joker,这就是发生在我们眼前的事。”

听到这里,台下的人们纷纷点头,表示认同。但米杰随即话锋一转,脸一沉:“不过,眼见未必为实。我个人觉得,在这次击败Joker的事件中始终存在着一些无法解开的疑点。”

“譬如呢?”曾宇毅局长冷冷地问道。

“譬如,Joker的尸体。在L大楼的楼顶,我们发现了夜神月和Joker的尸体,但Joker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根本无法辨认。我们之所以认为那具尸体属于Joker,只是凭推理之神的片面之词来断定的。同时,整个危机的解决似乎有点过于顺利了,好像冥冥中有人故意安排的一样。只不过这些都是我的推测,并无真凭实据。”

“嗯……你的推测很有道理。”曾宇毅局长做出一副沉思状,两道浓密的眉毛拧了起来。谁也没有察觉到他眼瞳深处闪过的一丝诡谲的笑意,此刻的形势跟主人判断的一样呢。他只要按主人说的,站在警方的立场去质疑推理之神就可以,没有警方的支持,那么推理之神的权势就被大大削弱了。他可以做到的,因为他是警察局长。

主人说过,事成之后,她会帮他青云直上,谋求更高的权力。现在,他已经等到了足够多的理由。

“既然这样,”曾宇毅局长清了清嗓子,正视前方,两只黑眼睛射出锐利的光,“我命令,从今以后,我们警方无需再听从推理之神的指令。同时,我们将成立特别调查小组,负责调查推理之神的身份。”

这无异于表明,警方从此将站在推理之神的对立面,成为他的敌人。

“……这样子好吗?”底下有人面露忧虑,小声嘟囔,“那个是推理之神呀……”

突然响起“砰”的一声,在场人都被吓了一跳。曾宇毅局长的脸色难看极了,大力拍了一下桌子,用似着了火的眼神瞪着说话的下属。

那句话

惹怒了他!

“推理之神算什么!我才是你们的领导!你们要听从我的调遣!”

没人敢出声,台下众人都将头低得很低。

就在这时,有人似乎要闯进来。守在门口的警员连连阻止:“对不起,你不能进去,里面正在召开特别会议。”但来客丝毫不顾忌这些,大门很快被推开了。

几个穿黑西装的男子走了进来,夹在中间的正是推理之神。跟以前一样,他仍穿着整洁的燕尾服,布满沧桑的脸上皱纹横生,洋溢着热情的微笑。和蔼可亲便是他一直展示给世人的形象,手里依然攥着那根古铜色的拐杖,但这并不是因为他的身体健康出了问题,他行动矫健地走进了会议室。

他的出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那一刻,会议室里的时间似乎变得非常缓慢,大家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推理之神慢慢地踱步,用拐杖敲击着地面,“噔噔噔”的声响慢慢扩散开来。其他人噤若寒蝉地看着他,他就这样来回走了两遍,一边审视着台下的人们,一边望向主席台,那双深邃的眼睛里藏着无法解密的内容。

“够了!”拍案的声音再次响起,会议室的所有人的目光重新聚焦到了曾局长身上。他站起身,怒气冲冲地瞪着推理之神:“真是放肆,这种地方是你想进来就进来的吗?”

他脸上的肌肉一跳一跳的,房间里的气氛十分压抑。推理之神微笑着转过身,看着曾宇毅局长。

“你好像对我很不满呢。”他的声音很柔和,脸上仍带着微笑,看起来就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家。

那脸笑容隐去了他的杀意。

“对你不满又如何?!你以为你是谁呀,这里是警局,你一个外人有什么权利进这里?!给我滚出去!”曾宇毅抬手指向会议室大门。

那一刻他有些意气风发,因为他在叫推理之神滚。所有人都看呆了,一脸愕然,他们没想到局长敢这样对待推理之神。推理之神却毫不为之所动,只是专注地看着警察局长,苍老的嘴唇慢慢拉扯出一丝诡异的笑意,手缓缓抬了起来。慢慢地,那根古铜色的拐杖被举到了和曾宇毅眉间同一水平线的方向。

“喂……”

你想干什么……这是曾宇毅想说的话,但他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了。随着一声枪响,一颗子弹贯穿了他的脑壳。

“……”坐在一旁的米杰霍地拉开椅子站了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推理之神。

这家伙疯了吗?居然当众杀掉警察局长?!

要说之前米杰对推理之神的身份仍存一丝怀疑,现在他可以百分百地肯定了,推理之神就是Joker!只有Joker才能做出这么疯狂而残忍的举动!

虽然不知道报料的人是谁,但显然那人的目的达到了。米杰心里不无担忧地想:推理之神已经被逼得乱了方寸,谁知道接下来他会有什么更疯狂的举动?!

地上的尸体仍在流血,那血鲜红得如地狱里绽放的花朵。推理之神一脸的从容不迫,慢慢放下仍冒烟的拐杖,将脸转向身后那群愕然的人们。他轻描淡写地掏出手帕,擦了擦手,就像刚刚只是洗了一下手似的,尽管刚才他是在杀人……

“大家不要吃惊。”推理之神一边说着一边慢条斯理地将手帕折好,放回了衣袋里,“我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曾宇毅局长和扑克牌组织有联系,他是余党,这次诬陷我的阴谋他也有份。我这是在替天行道,除掉警界的害群之马。”说完,他环视着众人。那微笑的眼神仿佛是在说,请问谁还有意见?

会议室里的人们表情僵硬,用不安的眼神和身边的人做着无声的交流。他们心中有数不清的疑问:既然说曾宇毅局长有罪,那么证据呢?既没有出示人证和物证,推理之神就像杀一只昆虫那般毫不留情地对他开了枪。没错,现在推理之神的表情就像是,伟大的神,在傲视着世间的凡人。

“以后就由你来当局长了。”推理之神在米杰身前的桌子上敲了敲,眼睛向他瞄过来,看起来十分古怪。

那抹笑自始至终都没有消失。米杰站在那里,骨关节仿佛被锁住了。推理之神又回头,扫了在场的人一眼,然后才慢慢拄着拐杖朝门口走去。

直到他离开好久,会议室里仍然一片死寂。光线昏暗,投影机苍白的光芒涂抹在每一张如塑像般的脸上。

空气停止流动,声音遁形。只有渐渐深下去的黄昏,颓败的城市轮廓渐渐地倒映在地上那具尸体已经失去生气的瞳仁里。

“啧!真出奇呀!没想到Joker这么狠!”豪华大宅里,程美妮刚接听完电话。

在一旁伺候的王子用恭敬的语气问道:“主人,出了什么事?”

“Joker,推理之神,他把警察局长给干掉了。”

“哦。”王子对此并不意外,他评论道,“Joker本来就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

“可也太狠了吧,他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掉警察局长耶!哇塞!只能用无法无天这个词来形容他了!”

“主人,”王子在心里做过短暂的分析,说道,“看来Joker很快就要对我们做出反击了,接下来我们要小心应付才好!”

“莫慌,我们还有L这张王牌。”程美妮站起来伸了伸懒腰,然后看了下时间,问管家,“洗澡水放好了吗?我要洗澡了哦。”

“大小姐,已经准备好了。”老管家毕恭毕敬地说道,接着吩咐身边的两位女仆,“小娟,小青,你们去浴室服侍小姐沐浴。”

“是!”

看着程美妮和两个女仆走进浴室,王子在心里不禁感叹:生在大富之家的人,素养就是不一样,连洗澡这种小事都做得这么高雅。

凌晨,在市区一条冷清的街道上,一位晨运客跑步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他抬起头,眯着老花眼,使劲地往上看,他身边的狗正冲着什么在大声叫。

——电灯柱上有个黑影静静地悬在那里。

等看清楚了,晨运客惊叫一声,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双脚剧烈地发抖起来。清晨的微光中,一张惨白的脸向下俯视着,死灰一般的眼睛睁得好大好大。

半个小时后,警察封锁了这条街,将吊死在电灯柱上的尸体移到了地上,之后在他的身上发现了一封遗书。死者是木棉花电视台的台长,他自称自己受到了扑克牌集团成员的蛊惑,捏造了推理之神的相关谣言,并和警察局长狼狈为奸,打算以此来污蔑推理之神的名誉。现在,他深深地受到了良心的责备,因此一死以谢天下。他的死,随后被警方鉴定为自杀。

与此同时,木棉花电视台在当晚的新闻直播里也向公众澄清,之前的报道均为捏造,并郑重向受到伤害的推理之神道歉。看到这则新闻的市民都松了一口气,果然,他们心目中的英雄才不是什么坏蛋呢!

“这样很好!”坐在演播厅里冷眼注视着新闻直播的推理之神,满意地笑了。

派人杀掉台长,伪造自杀现场,又通过电视台澄清他的传闻——所有的计划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尽管放马过来吧!”推理之神在心里说道。他知道,有一个对手,正在暗处和他较量着。那个对手是谁,他暂时无法得知,但那家伙的势力和他不相上下,有可能,爱迪生已和那人结成了同盟。

摄影机的镜头对准了新任的女主播,报道的新闻已经跳过了与推理之神相关的内容,重新回到了国内热点新闻上。离这档新闻节目结束,还剩10分钟。

导播在专注地调节着画面:“好,接下来是30秒的广告时间!”

镜头随即一转,但是,插入的画面并非什么蒙人广告,出现在电视上的竟然是人们熟知的L——爱迪生。

他坐在镜头前,清了清嗓子,似乎旁边有人在提示他时间很紧迫,他说话的语速很快:“各位市民,我是L,想必你们都认识我。我现在要告诉你们一件可怕的事情,推理之神就是Joker……”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画面上突然出现的爱迪生,导播顿时乱了方寸。

“喂喂,你快看看是不是你那边的机器出了问题?”他冲同事说。

但同事很快耸了耸肩:“我这边没有问题啊!”

“见鬼了,这到底是……难道是外来的信号强制插播的?”导播对此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爱迪生在几百万观众的面前继续说。

“因为我识破了推理之神的身份,从而被他陷害了。请大家认真想一想,作为L的我,一直以来为扫除罪恶尽心尽力,推理之神将我和扑克牌集团联系在一起,难道不是一件十分可笑的事吗?你们都知道,我不是坏人,推理之神才是幕后黑手,他是Joker!”

电视画面的荧光映在那张布满沧桑的冷漠的脸上,推理之神用鼻子不屑地哼笑了声。他抬起手指,轻轻做了个手势,站在他身边的黑衣人立即出去了。

要强制插入转播信号,就表明这附近一定有信号源。只要能找到信号源在哪里,就能活捉爱迪生等人。推理之神早就预料到了这个情况,所以一早便在电视台周围布好了天罗地网。

“关于我杀害修Z这件事,我完全是被冤枉的!这是一个诡计,杀人的诡计!现在,我要在你们面前解开这个谜题,还我清白!”

孟劲做出还剩几秒种的手势,爱迪生已经没有时间再洗清自己的冤屈了。

“快点!那些人来了!”黑葵A站在窗边,只见一辆厢形车飞快地朝这边驶过来。白色的车灯将黑夜撕开了一道刺眼的口子,黑葵A一把拉上窗帘,跟着其他人走向门口。

转播中断了。爱迪生等人刚走出后门,便听见屋子前面响起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不用想也知道是黑衣人带着突击队来了。孟劲推开地上的水渠盖,压低声音对其他人说:“快进去!”

等所有人进入下水道后,水渠盖又缓缓地合上了,漆黑的夜色在这条潮湿的巷道里慢慢愈合。

那群突袭的人影悄悄逼近了这所废弃的小楼。根据搜索仪器显示,信号源就在这里,突击队队长对手下的人做了一下手势。

行动马上开始,生锈的房门被一脚踹开,一群手持武器的突击队员冲进了房间。情报没有错,这就是信号源的所在地。和爱迪生出现在电视上的背景一模一样,连摄影器材都没有搬走,除此以外,

没有一个人。

……来迟一步了。

“啧!”跟在后面的黑衣人懊恼地咬了咬牙,“让他们逃了!”

“或许还没跑完!你们,赶紧分开去追!”突击队队长对自己手下的队员下达命令,随即这群人跑出了屋子,分开追寻。从后门追出去的队员们直接从水渠盖上跑了过去,而就在他们的脚下,阴暗潮湿的下水道里,爱迪生等人正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

作为对L的回应,推理之神随后也进行了一次现场直播,他呼吁大家别相信杀人犯L。

这一出出戏,弄得人们都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相信是L,还是相信推理之神?

这个城市,依旧晴空万里。

推理之神的那栋大厦,醒目地矗立在城市的最中央。前来膜拜的人络绎不绝,广场聚居的崇拜者越来越多,更多的人正从世界各地赶来。虽然经历了一段小插曲,但人们对推理之神的信任并没就此被瓦解。

电视上每天都有最新的消息播放。

程美妮的计划不但没有成功,反而引火烧身。人们听到电视里的新闻播报员说,推理之神已经查明,前段时间的造谣事件是扑克牌组织的漏网之鱼梅花J程美妮策划的,并且,她已经和L狼狈为奸……

听到这段新闻,人们不禁在心里连连感叹:原来L真的是坏人!他不但和黑葵A合作,现在还多了梅花J!原先对推理之神抱有一丝怀疑的人,不禁深深自责,自此发誓永远不再相信L这个骗子。

情势对爱迪生越来越不利,他无论说什么,都很难说服这些被推理之神蒙蔽了心智的人们。他和黑葵A、二代、孟劲四人打算去找程美妮商量下一步的计划。没想到,当来到了程美妮别墅的附近,他们却发现她家周围守卫着很多黑衣人。

“真糟糕!”爱迪生贴着墙壁,稍稍探出半张脸,观察着那边的情况。远远看去,别墅里正在被人大肆搜查着,“程美妮的家也被推理之神端了!这下子麻烦了,不知道她有没有被抓走!”

“应该不会吧!”孟劲苦恼地挠着下巴,由于连日奔波,他的胡须很久没剃了,看起来就像一堆疯长的乱草。他曾提议过到他的家里躲一躲,但是他家早被黑衣人监控起来了。孟劲一直惦记着他的老婆和宝贝女儿……不知道她们知道丈夫或父亲成了通缉犯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一定很糟糕吧!

“这里也不安全,我们快走吧!”孟劲跟着探出头,看了看那边的黑衣人,马上又把头缩了回来。

但这一瞥便出事了,他的目光和其中一个正向这边张望的黑衣人对上了。那黑衣人马上对身边同伙招招手,三四个黑衣人随即向爱迪生等人所在的地方走过来。

不到一分钟,黑衣人便出现在了拐角。

“奇怪?”领头的黑衣人困惑地往左右的街道看了看。宽敞的大街上只有一位老公公在拄着拐杖,缓慢地挪动着步履。

“老头,看见这附近有可疑的人没?”黑衣人不客气地问道。

老公公将手放在耳朵上,似乎耳背得厉害:“啊?!你说什么?!”

“我是问,你有没有看到可疑的家伙从这里逃走?”黑衣人提高音量问道,但老公公的回答却让人啼笑皆非:“哦,你阿姨要摆喜酒,恭喜恭喜!”

“你这老头……”黑衣人的嘴角抽搐了好几下,脸色发青。

他的同伙在一旁却哈哈大笑:“小李,原来你阿姨二婚了呀!恭喜恭喜!”

“去你的!开什么玩笑呢!真是的,遇上一个聋老头!”黑衣人有些尴尬,不甘心地向街道两边再次望了望。

“奇怪,刚才我好像真的看见了可疑的人……”

“你近视眼,看错了吧!”同伴笑着说,“这条街一目了然嘛,除了这个糟老头,什么人也没有呀!行了,我们得赶紧回去站岗了,不然上级又要骂人了!”

等黑衣人走远了,站在原地的老公公突然站直了身子,抬起拐杖,敲了敲放在路边的几个大垃圾桶的桶盖。奇异的景象出现了——几个桶盖同时打开,三颗脑袋冒了出来。

“噗!怎么又是躲垃圾桶啊!呕!呕!”夏早安又回到了身体里,她摘下头上的菜叶,被垃圾桶熏得一脸作呕的样子,“呜呜,拜托以后找个有前途的地方躲起来好不好!”她向心里的爱迪生发泄着不满,这已经是她第二次躲进垃圾桶了。

“早安同学,别唠叨了!能躲起来就不错了!”孟劲倒毫不介意,从垃圾桶里跨出来,马上向掩护他们过关的老公公表达谢意,“老人家,谢谢你啦!”

刚才他们就是在老公公面前躲进垃圾桶的。要是老公公向黑衣人告发,他们几个肯定逃不了了。孟劲心怀感激地朝老公公猛一鞠躬,但老公公好像被他身上散发出的臭味熏到了,退后了几步。

“别说这么多了,你们快点离开这里。”老公公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年轻了。

这让夏早安等人大感意外,傻了眼地看着老头。

老公公却继续说:“主人料到你们会来找她,所以特地吩咐我守在这里,免得你们自投罗网。这次黑衣人的行动很迅速,我和主人没来得及通知你们便撤离了。”

“啊!你是王子!”听到这里,夏早安才恍然地叫道。但她害怕被不远处的黑衣人听见,马上掩住了嘴巴。

打扮成老人家的王子点点头:“多亏主人高超的易容术,我才瞒过了那些黑衣人。总之,主人说了,我们现在不能再轻举妄动……喂……”说着,王子瞪了一眼夏早安,这丫头正在好奇地打量着他的假面具,还用手撩来撩去。

“哇塞!伪装得超像咧!话说你怎么不装一个刘德华或者周杰伦呀!那一定很轰动哦!”

“拜托……”几滴汗珠从王子的鬓间滑落,他没好气地拍了一下夏早安不安分的手,“别动我的假面!真是的!”

“好啦……动一下又不会死嘛!”夏早安委屈地戳起手指。

王子不理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条,继续说:“这是我们新的联络地点。如果你们需要帮助,可以到这个地方找我,我会尽量帮助你们的。”

孟劲接过了纸条,问道:“那我们以后怎么对付推理之神呢?”

“暂时别理这个了,先避避风头吧。”王子真诚地说,“以后我们总会有机会反击的。”

“那我们不是还要继续当过街老鼠?”想到以后要继续过颠沛流离的生活,夏早安就双眉下垂,苦着一张脸,开心不起来,“苍天啊!我怎么这么命苦哇!”

“好了……我该走了……”王子可不想面对这个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夏早安,他又弯下腰,拄起拐杖,装起老人,慢慢走起来。

夏早安看他这副模样,顿时有了一个疑问:像这种蜗牛的速度,什么时候才能走到街口呀?

位于推理之神大厦不远的商业街,一家新开的茶餐厅,客似云来。这就是程美妮设置的联络点,同时也是监视点。推理之神恐怕没想到,这个店就在他的眼皮底下。

来店里消费的客人大多是蜗居在大厦前面广场上的虔诚者,他们正在热烈地讨论着什么。原来最近推理之神为了照顾他的崇拜者,特地每天都在广场上演讲,这使人们对他的崇拜更加疯狂了。

“喂喂,听说了吗?!”坐在茶餐厅一角的几个男人一边喝着奶茶一边七嘴八舌地说道。那声音连店里的其他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我得到个内幕消息,推理之神准备成立一个叫正义党的政党!”

“哦?还成立政党了?他老人家是打算向政界发展吗?”

“那有何不可?推理之神这么伟大的人,由他领导我们国家,那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啊!”

“说得也是,要是真的成立正义党了,我第一个去报名当党员!”

“我也要当!”

店里的顾客仿佛都被这个话题感染了,**澎湃起来。这个时候,一个戴着鸭舌帽和太阳镜,样子酷酷的少年走了进来。他向店员说道:“我要半杯鸳鸯奶茶,五个半蛋挞,四分之三的披萨。”

听到他提出的古怪要求,旁边说话的几个男人顿时笑了起来。

“小弟,这是茶餐厅,不是披萨店啦!”

但少年完全不管,从口袋里掏出56块7毛,递给店员,这些全是约定好的暗语。

“喏,这是餐费,请尽管送来给我。”

店员饱含深意地打量了一眼少年,收过钱,对少年做出入内的手势:“好的,请进来稍候。”

少年跟着店员进了内堂中的一个房间。房间布置得跟普通的饮食包房差不多,店员请少年坐下后,为他沏了一壶茶。少年刚品了一口扑鼻香的茶水,正在他前方的液晶电视便自动开启了,里面出现了王子的影像。

“咦?我还以为是爱迪生,怎么是你?黑葵A?”

“我有事找你的主人。”黑葵A不慌不忙地喝着手中的茶。

“哦,我的主人可不是随便见客的。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吧。”

“不,这不是你能做得了主的事。”

“嘻嘻。”王子莞尔一笑,“至少,我得知道是什么事。”

黑葵A将手中的茶杯慢慢放了下去,眼神蓦然一冷,像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寒霜。

“我来,是要取回死神笔记的。”每一个音节,在空气里都清晰可辨。

一处偏僻的别墅里,美丽的少女正坐在花丛中享受着惬意的景色。阳光洒下来,温暖从额角蔓延到小手指头。花圃里种的鲜花渗出来的嫣红姹紫,倾斜着坠落。虽然身处险境,少女却依旧淡定,她听见身后传来了谁的脚步声。

旁边头发花白的管家回头看了一眼,鞠下身恭敬地提醒道:“大小姐,王子回来了。”

只见王子脚步轻快地穿过草坪,宛如一头俊美的小鹿。

“啊!王子大人好帅哦!”服侍在一旁的女仆们爱慕地紧握双手,脸上涌上为之痴迷的神情,“咦,跟在他后面的人是谁?”

女仆们发现,王子的后面还跟着一个长相不怎么样的少年。相比之下,王子的英俊显得更加出众了。她们不知道,那个少年其实戴了一张假面具,这并不是他的真容。

她们更不知道,这位少年有着令人胆战心惊的名号——黑葵A。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孤鹰作者:邵雪城 2推理笔记IV:夜神月归来作者:早安夏天 3大漠苍狼作者:南派三叔 4推理笔记III:死神笔记重现作者:早安夏天 5他来了请闭眼之暗粼作者:丁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