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七章 密室杀人之谜

黑葵A打开门。

共计四层的公寓中,这个房间位于二层的一角。这是一居室,客间很宽敞,似乎也兼作寝室使用,配备有浴室,但没有厨房。没开灯的房间十分黑暗,外面繁忙街道上的霓虹灯的光流了进来。沉甸甸浮动的光影中,黑葵A的双眼闪动着青色的光芒。他拉了拉电灯的绳子,“啪”的一声,光亮盈满了整个房间。

把夏早安和二代带进房间,黑葵A什么也没说就脱下皮夹克躺到了**。

“这是你住的地方?”夏早安局促地问道。她开始观察这个房间——床,茶几,衣柜,冰箱,就构成了全部,连一件多余的东西都没有。

“嗯……”黑葵A用鼻子哼了两声,以此代替回答。

他沉默寡言,话说得比以前少多了。

“那……”夏早安还想问些什么,但看到黑葵A那种漠不关心的态度,涌到喉咙的问题又生生咽了回去。她盘腿坐在坐垫上,这个房间连沙发、椅子都没有。

一脸疲态的二代从她的身边走过,站到了床边,黑葵A没有睡,原本注视着天花板的视线和二代的视线相遇了。

“谢谢你救了我。”二代笑着说出了感激之言。

“嗯……”黑葵A的态度仍然冰冷,视线又回到了空无一物的天花板上。谁都不知道他在看什么,或许他什么也没看。

对他这种爱理不理的态度,二代丝毫不介意。二代之后说的话,宛如发生了一场小小的地震令人震撼。

他说:“黑葵A,其实你就是齐木吧。”

夏早安像弹簧一样从地上蹦起来,美丽的睫毛随着瞪大的眼睛往上翘:“啊!你是齐木大人!”夏早安不敢相信,跑到床边,仔细打量那张假面的背后是否藏着那张熟悉的帅气脸庞。

“哦……”黑葵终于说话了,“不,我不是齐木。”

“可是最后一道推理之门我打开了,推理笔记上明明写着黑葵A就是齐木,对吧?”二代说着转过头,盯着夏早安。他要咨询的对象是寄居在夏早安身体里的那个人——推理笔记的作者爱迪生。

“不会吧?齐木大人不是红桃Q么?”

在电视上看到红桃Q正是齐木时,夏早安的心别提多受打击了。

“一个人拥有两个身份?爱迪生,是这样子吗?”她对心里的人问道,一个声音随即像泡沫似的浮了上来。

爱迪生说:“不错,齐木既是红桃Q,也是黑葵A。就因为这个双重身份,所以才将Joker迷惑了。当初我为了调查黑葵A的真实身份,花了很大的力气,直到我把嫌疑对象确定在红桃Q齐木的身上,才恍然大悟。黑葵A很聪明,谁会想到他同时兼任了红桃Q的身份呢?”

竟是这样,夏早安呆立在原地。她用那双黑色的大眼睛死死盯着黑葵A的假面。

“齐木大人,是你么?”她在脑海里不断回顾着与黑葵A一起破案的时光。曾有一次,在盗梦者开往Zone的公交车上,黑葵A为了救她受了重伤。那时她就难以理解,为什么黑葵A要救她?她还记得,黑葵A的身上总是飘散着温暖的味道,那么熟悉——

现在,她终于明白了……

“我不是齐木。”坐在**的黑葵A冷冰冰地说。之前的黑葵A已经死了,留下了这张假面,现在的我只是继任者。”黑葵A的双眼直直地看着夏早安,他多想告诉她,她喜欢的那个男生已经死了。在对抗邪恶的Joker时,齐木和夜神月同归于尽了。

但这些事情他不能说,他肩负着齐木的遗志——齐木说:黑葵A必须活着,去完成最后一个任务。那是齐木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可以消灭推理之神,也就是Joker。要完成这个任务,必须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他必须拥有死神笔记。那本笔记,现在还在梅花J程美妮的手里。

“他不是齐木大人!”黑葵A的思路突然被夏早安打断了。她像小狗一样用鼻子狠狠嗅了嗅他身上的气味,然后十分肯定地说,“齐木大人不是这个味道。”

戴着假面,谁也没有发现黑葵A在苦笑。

“所以,我早就说了,我不是齐木。”生怕被夏早安发现他的真实身份,黑葵A尽量装出一副冰冷的模样。如果他的身份被识破,很可能就会毁了齐木曾经定下的计划。要让推理之神相信黑葵A还活着,一直活着……那是打倒他的关键所在。

“你确定吗?”二代回过头来问。

夏早安大力地点头:“虽然气味很熟悉,但绝对不是齐木大人的。”

那种气味是属于谁的呢?一时半刻,夏早安也想不起来。

“这就奇怪了……”二代喃喃地自语道。

连爱迪生也在暗自嘀咕。莫非他们都搞错了?黑葵A不是齐木,而是另有其人?

“咦?”二代忽然站在房间里左看看,右望望,这才发现少了一个本应该在这里的人物。

“哎,你的助手呢?那个戴奥特曼面具的家伙!”在疗养院的时候,二代就发现黑葵A经常带着一个神秘的助手,那个人的身份一直是个谜。

“黑葵A还有助手?”大概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夏早安很惊奇。

“他……死了。”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悲伤。在泪水流出来之前,他轻轻闭上了双眼,什么也不说,起身朝门口走去,只留夏早安和二代在房间里。

黑夜沿着庞大的城市隐隐流动着,离天明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大厦里一片寂静,“噼里啪啦”的敲打键盘的声音刺穿了黑夜。

就快完成了,修Z在心里兴奋地想。他正在解码最后一道推理之门,虽然推理之神说Joker已经死了,没必要再进行解密了,并在他的授意下,他手下的网络工程师把推理笔记的内容从服务器里删除了,但修Z还是有疑问。现在的这份推理笔记是之前他偷偷拷贝下来的。Joker真的死了吗?这很可疑。更可疑的是,推理之神居然说二代和爱迪生是坏人。

不弄清楚心中的疑问,修Z不肯罢休。他连续奋斗了好几个星期,一道道设置的密码被他艰难地破解了。虚拟世界里的那道沉重的大门正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慢慢推开,光明突然在面前敞开——

“解开了……”兴奋的叫声只喊出一半,剩下的一半便生生断在了空气中。修Z瞪大了眼睛,最后一关只有寥寥数字:黑葵A——齐木。Joker——推理之神。

“开玩笑吧!”修Z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可能是太累了,眼花了。他再定睛看了一次,“妈呀……我的……天……”

房间四周被黑暗包围,一片死寂,身上微微觉得寒冷。屏幕的左上角,显示打开过这道推理之门的人只有两个:第一个是创始人——伊天敬,另一个是他自己。

但有个很奇怪的地方,上面显示他是第二次登录了。这说明,有人之前用他的账号进入过一次。

是谁呢?莫非是二代大叔?

修Z记得二代大叔有时也帮他解解码什么的。如果二代大叔真的知道了推理笔记最后一关的内容,知道推理之神的真面目,那么……一切都解释得过去了。不但是这个,更多的疑问也迎刃而解了。跟爱迪生想到的一样,修Z也发现了推理之神的邪恶目的,说什么毁灭世界全是骗人的,到头来只是为自己建立神一般的地位。

“好奸诈哦!推理之神那个臭老头!把俺骗得好苦!”修Z全身肌肉紧绷,双手紧握成小拳头。

就在这时,一股冰凉的触感贴上了他的太阳穴。不知什么时候,有人竟站在了他的身后。那是一把安装了消声器的枪,空气一下子变得分外冰冷。

“你可真不是一个乖孩子,老师应该告诉过你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告诉过你别再去解推理之门的。”

修Z的脸上血色全无。拿枪顶着他太阳穴的人戴着黑手套,穿着黑色的燕尾服,宛如黑夜中的地狱使者。但在人们面前,他却装作似神那么伟大,他就是推理之神。

“你知道吗?这把枪,曾经杀死过爱迪生!”

黑夜中,恶梦般的声音久久在房间里回**着。

“喂!是L吗?”

“你是?”

“俺是修Z!”通话在黑夜中进行,爱迪生拿着手机,站在屋顶,“你找我干吗?”

这个手机不能常用,爱迪生害怕被推理之神跟踪到

手机信号,他隔12个小时才开机一次,而且每次的时间都不超过24秒。今天傍晚的时候,他一打开手机,就发现有很多来电提醒,全部来自修Z。修Z莫非有什么急事?这么想着,他赶紧回拨了过去。

“赶紧到码头的仓库来。”大概也想到通话时间不能太长,在限定的时间内,修Z匆匆说出一个地址便挂线了。他搁在耳边的手机被另一只手慢慢拿开了。

“做得很好。”那张挂着邪恶的嘴动了动。

“臭老头!你说过如果俺照办就会放了俺的!”大颗的冷汗滑过修Z的太阳穴,那把上了膛的枪口正顶在那里。

“嘿嘿嘿!”推理之神俯下头,在修Z的耳边冷笑,“小孩子太天真,会被大人骗惨的!”

话音刚落,后颈突然受到重击,修Z晕了过去。

月光从上方的天窗滑入了仓库,四周很暗,码头边连海的喘息都听不见。昏睡甚久的修Z终于睁开了眼睛,但他不能动。他的全身被绑得死死的,能活动的地方只剩下眼球。

这是什么地方?哦,是约爱迪生来的那个仓库。

看样子,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修Z又转了转眼球,他看见了……这就是推理之神设计的诡计么?他要把俺杀死,然后嫁祸给爱迪生?好阴险的老头!

在心里臭骂着对方,修Z想的更多是怎么逃离这个绝境。但全身丝毫不能动弹的他根本没办法,更惨的是,就连给爱迪生留下死亡讯息,他也做不到。推理之神计划得很周密,就等着爱迪生掉入陷阱了。

脖子的痛苦在加剧,呼吸越来越困难,修Z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地面,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他知道自己的死期到了。但是……爱迪生,你一定要解开推理之神的这条诡计啊!这个想法,在缺氧的大脑里慢慢地扩散直至消失无踪。

沉重的眼皮缓缓合上了,最后一点生命之火即将熄灭,就在这时,仓库的门口出现了一个身影,月光照耀着那个少女熟悉的脸庞。

爱迪生终于来了吗?

……快点离开啊!

修Z用最后的意识拼命地想大喊这句话,但他的嘴巴被封得死死的。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爱迪生走进仓库。

“修Z,你在哪里?”仓库里没有灯,周围是令人窒息的黑,修Z被绑在看不见的阴影里。爱迪生一边张望着,一边叫喊着走了进来。刚走进几步,身后仓库的门便自动关上了,眼前的世界只剩下一片漆黑。

“咝咝——”“咝咝——”奇怪的声响窸窸窣窣地缭绕在身旁,一股冷气滑过了肌肤。

这是什么气味?爱迪生刚用鼻子嗅了嗅,便脸色大变。迷烟,和那天L总部出现的气体一样。他还没来得及捂住鼻子,就晕了过去。

看到这幕场景,站在监控画面前悄悄注视着这一切的那双邪恶的眼中盈满了笑意。

迷烟发挥效用的时间很短,半个小时之后,爱迪生便醒了过来。这时仓库里盈满了光亮,不知是谁打开了电灯,总之现在的仓库跟刚进来时黑乎乎的样子完全不同。爱迪生摇了摇仍有点晕眩的脑袋,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他往后看了一眼,发现大门仍旧紧闭着。

电灯估计和大门一样是可以遥控开关的。爱迪生慢慢地扫视四周,这个仓库是存放化学药剂的。写着各种化学名称的塑料桶层层叠叠放在一起,最高处叠了两人之高,但离屋顶还差好几米。

仓库中间,放着一个蓝色的大塑料桶。它就那样被摆在那里,孤独而显眼。桶盖的边缘圈着绳套,绳子的另一头斜着向上,穿过横梁,终点落在了那白皙而幼小的脖子上。

那一刻,爱迪生仿佛被钉住了,脑袋僵在那个仰视的角度,丝毫也动弹不得。

修Z就在那里,逆着微微晦暗的光线俯视下来。他的双眼并不是直视过来的,而是只用一只眼睛直勾勾地瞪着。经常戴的那副大眼镜掉落到了地上,镜片的裂痕如树枝一般错综交错。

悬在空中的修Z的身体正面对着爱迪生,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摇摆着,仿佛在画着一个小小的圆圈。他的嘴唇已变成紫色,脖子伸得长长的,看上去如同一朵被折断的百合花,孤零零地低垂着。

不再像以前那么活泼了,不再酷酷地挑起眼镜眨着天真而聪慧的眼睛,再也听不到他那活泼的声音了——他死了。这都是推理之神干的!那个混蛋!爱迪生跪倒在地上,将拳头狠狠地砸向水泥地面,泪一滴一滴地流了出来。

但是事情就这么简单吗?

爱迪生冷不防想到一点:推理之神杀了修Z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诬陷自己是杀人凶手。这个仓库无异于密室,目前只有他和修Z在里面,这种情况下,大家都会认为凶手是他。

这时候,遥远的夜空下突然传来一阵警笛声,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爱迪生马上站了起来,仓库的大门依然紧闭,他无处可逃。等警察到来,他唯有乖乖地束手就擒了。

“可恶的推理之神,分明是想把杀害修Z的罪名推到我的身上,然后把我送上死刑台。”爱迪生在心里嘀咕着,看了一下手表,距离他进入仓库差不多过了45分钟。

此时好几辆警车正在通往码头的道路上,闪烁的红灯和刺耳的警笛声划破了宁静的夜晚。坐最前面一部警车里的人,正是一副慈善模样的推理之神。他淡定地用双手按着拐杖,食指轻轻敲打着另一只手的手背。这下子,爱迪生逃不了了。他对此很肯定,坐在车里怡然地闭目养神。

开车的米杰,心里反而充满了忧虑。如果爱迪生被抓了,就会跟上次一样被强行送进手术室,取出那颗心脏。虽然夏早安会活下来,但爱迪生就得永远消失了。这一切,仿佛无可逆转。

“咯吱”——沉重得像恶魔磨牙的声音缓缓响起,仓库的大门裂开了一道狭窄的门缝,洒下来的月光如同画卷一样,随着大门的拉开而慢慢舒展。

“快走吧!”站在门口的人是黑葵A。

看到悬挂在爱迪生身后的修Z的尸体,黑葵A仿佛也错愕了一下,咬了咬嘴唇,拳头因为生气而发抖。但他最后只是转过身,用孤独的背影掩饰悲伤,不让爱迪生看见。

警笛声越来越近了,耳膜里填满了各种鼓噪。车灯发出的强光,将幽暗的码头照亮。黑葵A转过头,一大片灯光覆盖了他的脸。接着是齐刷刷的汽车刹车声,那些警车通通来了个漂亮的漂移回转,在码头的空地上停成一排。警察们纷纷从警车里下来,掏出手枪,借用警车做掩护,猫着身摆好了姿势。米杰拿着扩音器也从车上下来了。

“前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做任何反抗……”说到一半,米杰有点愣住了,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只见仓库里走出的爱迪生,正面向这边站着。这不足为奇,他们这次就是来抓他的。但米杰还看到爱迪生的旁边还站着一人——黑葵A。

这是怎么回事呢?推理之神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米杰困惑地回头看了眼坐在车里的推理之神。他也有些愕然,极力压抑着惊讶之情,拄着拐杖钻出了车外。那家伙,还活着?!受了那么重的枪伤,还能活下来吗?!

推理之神站在那里,脸上露出隐隐约约的不安,心情复杂。黑葵A活着的事实让他大受打击,而且……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害怕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爱迪生,另一个便是黑葵A。他原本以为可以一一铲除他们,现在却遇到了更糟糕的情况。黑葵A不仅生存下来,还和爱迪生站在了同一边。站在一起的两个人,昂着毫无畏惧的脸庞望向这边。

太阳穴一下一下地跳动着,推理之神用手大力捏紧了拐杖,仿佛要捏碎它一般。充满杀意的眼神,仿佛要把那两个身影吞没在黑暗深处。突然间,那边的黑葵A抬起了手指,直直地指向推理之神。

我会打败你的——空气中传递着这份无形的挑战书。

除了米杰,其他人很难察觉到推理之神此时的脸色有多难看。黑葵A那仿佛定格在黑夜中的姿势,如同一块缺失的光魇,深深烙进了推理之神的瞳孔里。

……臭小子,夜神月杀不死你,我也会将你碎尸万段的!

“开枪射击!”推理之神冷冷地下达了这个命令,想要让他的对手当场万弹穿心。

“啊……等一下……他们没有做任何反抗……不能就这样开枪!”米杰慌忙阻止道。

“废话!他们是通缉要犯!”

推理之神粗鲁地推开米杰,抢过他手上的扩音器:“你们,给我开枪!”

刚才还在面面相觑的警察们,听到推理之神下达了死命令,只好硬着头皮扣动扳机。

无数的子弹朝黑葵A和爱迪生飞过去,他们竟不躲不避,就定定地站在那里。随着刺破夜空的一阵枪声,他们的身影化作了细微的碎片,竟在众目睽睽下消失得一干二净。

枪声戛然而止。枪口冒出的丝丝缕缕的硝烟缓缓散去,警察们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切。

这是什么魔术啊?

正当众人面面相觑之际,只听仓库里传出了轰轰的摩托车声。随即,一辆黑色的摩托车飞飚出来。车上坐着的正是黑葵A和爱迪生。他们开着车,竟直接冲向了海里。

“快射击!”推理之神歇斯底里地叫道,花白的头发疯狂地耸了起来。这种时候他也懒得伪装什么伟人了。

但警察们却没来得及再次装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摩托车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然后“噗通”一声,在海里溅起一片水花。没过几秒钟,海面上立刻响起了轰鸣的马达声,只见一艘白色的快艇飞快地驶离码头,顷刻间便消失在了苍茫的夜色中。

“没用!你们这群没有用的蠢材!”推理之神失控地咒骂着,完全失去了往日那种令人敬仰的姿态。警察们互相看了看,一脸的愕然。这可不是他们所认识的正义之神。

“滚开!”气得连表情也扭曲的推理之神,粗暴地喊道,然后大步走向仓库那边。他想弄清楚,刚才两人为什么会在枪林弹雨中凭空消失。走过去一看,推理之神更抓狂了,把拐杖用力摔到了地上。

只见地上撒满了镜子的碎片,警察们射击的只是爱迪生和黑葵A在镜子里反射的假象而已。

他又被耍了。

黑葵A拧开房间门,跟在他身后的两人立刻走了进去。拉开电灯,房间里的黑暗一扫而空。

“刚才好险哦!”夏早安长长舒了一口气。抛下这么一句,她先进浴室擦干身体,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之前那一幕真是惊险,她一边用毛巾擦干头发,一边心有余悸地对身体里的爱迪生说:“拜托下次别用我的身体去干那么危险的事情。”

在仓库里不但看到了修Z的尸体,接着就遭遇了一场枪林弹雨,最后还进行了一次飞车特技表演……幸好在去码头之前,爱迪生和二代以及黑葵A商讨好了万全之策,三人才得以全身而退。

但是,修Z还是没逃过推理之神的魔掌。

停止了擦头发的动作,夏早安双眼忽然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悲伤在她脸上安静地蔓延。可怜的修Z啊!她想起那个经常跟自己斗气的小孩被吊死的惨状,一股无法言喻的悲伤卡在了喉咙里,眼角变得湿湿的。

“爱迪生,你会替他报仇的,对吧?”

身体里的那人轻轻回答道:“嗯,会的,一定会。”

“那就好。”

夏早安擦干眼里的泪水,扔掉毛巾,走出了浴室。

在客厅与寝室共用的房间里,二代和黑葵A正盘腿坐在地上默默地看着新闻直播。已经11点了,电视台这次的播报可能在明早会引起极大的轰动。

画面上一个穿黄色风衣的男记者,正语速极快地对着镜头交代这次事件:“据本台刚刚得到的消息,被警方通缉的L和二代在一个多小时前曾在这个码头出现,他们涉嫌谋杀一个中国籍孩子,也就是大家熟知的推理之神的接班人修Z。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现场这里拉起了警戒线。据说不久前这里发生了一场枪战,负隅顽抗的歹徒在黑葵A的接应下逃脱了警方的追捕。关于案情的基本情况,我们将采访负责这次围捕行动的米杰警官。”

镜头一转,米杰便出现在了电视里。那张熟悉的脸映在黑葵A的瞳孔,他的脸上写着释然。

之前已经从夏早安那里听说了,哥哥只是为了揪出Joker才故意装作堕落的。杜域没有死,他们不过是配合着演了一场戏而已,不愧是我敬爱的哥哥!黑葵A在心里默默想着。

“……我们警方赶到案发现场后,发现了死者的尸体和犯罪嫌疑人。虽然犯罪嫌疑人及其同伙逃脱了,但根据法医鉴定,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9点到10点之间。我们第一时间调取的监控录像显示,在这个时间段,只有犯罪嫌疑人一人进入了仓库,而且,当时仓库还处在密室的状态。据此我们可以推论,杀死死者的凶手非L莫属。”电视里传出来的声音幽幽地回响着,又飘进窗外浓浓的夜色中。

“这是密室杀人。”夏早安认真地对其他人说,她这时成了爱迪生的传声筒,将心里听到的话一一复述出来,“事情果然没那么简单,推理之神肯定在里面用了什么诡计,从而使我的罪名变得板上钉钉了。”

“那你说说当时仓库里的情况。”因为失去修Z而深受打击的二代,双手紧握着一只茶杯,轻轻发抖。

仔细一看,他的眼眶已经泛红。其他两人和他一样,心情悲伤,面色凝重。夏早安本来想忍住不哭,可是一开口,声音就哽咽起来。她咳了咳,调整了一下,才继续描述当时的情景。

“我应邀去码头……”

窗外是蒙上一片黑色的城市,远远近近的建筑物阴影憧憧地浮衬在星光点点的夜空下。房间里突然又变成了一片死寂,声音没了影,刚长篇大论完的夏早安拿起茶几上的水杯,仰头“咕噜咕噜”地喝了一大口。

“事情就是这样子,你们怎么看?”喝完水,夏早安用手背抹了抹嘴角,同时观察另外两人的神色。黑葵A和二代一脸沉默,好像还要花时间消化她刚刚说的话。

过了一会儿……

“法医鉴定结果表明,你进仓库之前,修Z还没有死。”二代说。

“嗯嗯。”夏早安点点头。

“在你待仓库的那段时间里,修Z才死。这也就是说,凶手是在那段时间杀人的。”

“嗯嗯。”

“可是凶手怎么潜入仓库的?那时的仓库不是密室么?”

“嗯嗯,是密室。我……不,是爱迪生认真地检查过了。除了那道可以遥控的大门外,仓库里没有其他入口,连天窗也是从里面用螺丝拧紧的。”

“如果是这样,那会不会是设置了什么机关,能在一定时间内放下绳子,从而把人吊起来?”

“我……不,是爱迪生也认为是这样。可是,仓库里没有发现什么小机关。啊……等一下……吊着修Z的绳子的另一头连着一个很大的塑料桶,那个塑料桶边有一道细微的水迹,那水迹一直通往仓库的排风口……”爱迪生仿佛想起了什么,夏早安赶紧转述他说的话。

“等一下,那个塑料桶里面装的是什么?”

“是一种工业用的清洁化学物,洒落在地上的也是那玩意。”

“哦……”二代又皱起眉头,陷入了沉思。

夏早安看了一眼黑葵A。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话,脸部表情也没有一丝变化。

其实,他不是不想帮忙,而是,他没有这个能力。

他也很拼命地思考了,希望能解开这个密室杀人之谜。但他始终不是真正的黑葵A,他只是一直担任配角的米卡卡啊。想到这里,米卡卡的心就被忧伤所霸占,他有点讨厌这样无能的自己,如果他能像齐木那样厉害,就能完美地扮演黑葵A这个角色了。

“你已经干得很不错了。”冥冥之中,米卡卡似乎听到了齐木细声的耳语。死去的灵魂,也会在天上保佑着我吗?放心吧,齐木,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米卡卡倔强地想。

说来很奇怪,在这之前,米卡卡对齐木可一直没有好感,甚至可以说,他对齐木莫名就有一种抵触感。这也难怪,齐木更聪明,更帅气,更受欢迎,而且慢慢替代他,成为了夏早安身边的角色。特别在米卡卡知道齐木就是黑葵A后,他更加不喜欢齐木了。

只是……

只是在L总部阻止夜神月阴谋的时候,米卡卡这才对齐木完全改观。

他对黑葵A的印象只停留在他的邪恶和杀人如麻。但细想一下,黑葵A杀的都是坏人,而他最后却为了他曾经厌恶的人类和世界奉献了自己的生命……

他不是坏人,而是一个孤独的守望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开端作者:祈祷君 2大唐泥犁狱西游八十一案作者:陈渐 3推理笔记作者:早安夏天 4他来了请闭眼之暗粼作者:丁墨 5推理笔记V:最终游戏作者:早安夏天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