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尾声

死神将在上午9点来临。

死刑判决书上注明了行刑的时间,那是地狱之门打开的时刻。夜神月坐在X号牢房里,倾听着死神的脚步声。

他听到走廊入口的铁门被推开,随后,一列队伍的皮靴声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涌进走廊。它们前进的方向毫无疑问正是自己所在的牢房。

时间是8点30分,夜神月站起来,整理衣服上的褶皱。

这是一套新衣服,黑色的,死刑犯有权利穿上最美的衣服告别这个世界。然而,夜神月穿上这套衣服可不是去见真正的死神的,他是要在今天成为死神。

脚步声快速地涌过来,终于在门外停下了。

“X号,夜神月。”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向他打招呼。

“嗯。”夜神月不屑地哼了哼鼻子,当做回答了。

监狱官向他投来了冷漠的眼神:“来接你了,出来吧。”

一个看守打开铁笼的门,走进去,将夜神月四肢上的锁链解开了。夜神月松了松被束缚已久的手脚,自由活动的感觉真好。然后,他以一副高傲的姿态跟着监狱官离开了生活了一年多的X号牢房。

再见了!

他头也不回,对那个狭窄潮湿的牢房没有一点留恋。

经过长长的走廊,左拐右弯,他被带进了一间充斥着死亡气息的房间——行刑室,并被安排坐上了电椅。整个过程,他没有任何反抗,反而像加冕的王者一样骄傲地坐在上面。

等一下你就会被电成烤猪,监狱官轻蔑地翘起充满嘲讽意味的嘴角。就在这时,他轻轻皱起了眉头:“你们听到了吗?”

身后的两个看守相互看了一眼,竖起耳朵倾听,隐隐约约的乐声流进了这间幽室里。“听到了。”他们说,“好像是谁在拉小提琴吧。”

离行刑时间只剩15分钟的时候,一个白色的身影在监狱的楼顶翩翩起舞。

全城的市民们,此时此刻都默默地盯着电视屏幕。那是小提琴手最后的宣言:“这一次的谜题是,血染山头,打一最黑暗的地方。时限是……15分钟。”

15分钟,就算能赶到目的地,留给拆炸弹的时间也几乎为零。也就是说,小提琴手根本不打算预留炸弹被拆除的时间。爱迪生一把拉起病房里睡着的米卡卡:“快走。”

“怎么了?”他揉着眼睛。

“没时间解释了。”爱迪生吩咐苏语涵把米卡卡扛走。莫西干男生像搬运工一样扛着米卡卡在走廊上暴走。

“喂喂喂!干吗啦?!”这下米卡卡被惊醒了,睡意全无。离开病房的那一刻,他发现病**空空如也。

“我哥呢?”

“上车再解释。”

孟劲驾驶的警车早在楼下等候,待爱迪生他们一上汽车,孟劲便被苏语涵推到旁边的副驾驶座了。

“大叔,抓贼你行,可是赛车这玩意我比你厉害。”

“喂?你想干吗?”不等孟劲问出声,随着苏语涵大叫着“抓稳了”,警车便飞驰了出去。

“哇哇哇哇!!!”

剩下的,只有车里其余三人一路哭天抢地的惊叫。

油门踩到底,时速一路飙升,居然达到两百多。这个疯狂的莫西干男生,简直把城市的马路当成F1赛道了,警车像箭似的穿越各种障碍物。

“我们会死掉的。”大叫的声音从车里传来。

他们差不多都可以想象到明天的新闻头条将是夺路狂奔的警车车毁人亡,还要配上一张血肉模糊的照片。

幸好,他们总算大难不死。下车的时候,劳累过度的警车,四只轮胎同时泄了气,车盖冒出了阵阵白烟。而爱迪生几个人因为头昏脑涨,蹲在地上做呕吐状。

“哈!只花了8分钟,新纪录呀!”苏语涵满脸骄傲地说。

这种记录,鬼才想要!

“还好及时赶到了。”爱迪生好不容易站起来,脸青唇白,站在冷清的道路上注视着眼前的高墙铁丝网。

赤岗监狱,这就是谜底。

血染山头,是为赤岗。而最黑暗的地方,莫过于罪恶集中的监狱。

“还剩5分钟。”

话音未落,灰色的上空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怎么回事?

监狱官疑惑地问手下,可看守们对此也一无所知。他们一脸茫然地看着门外,直到另一个看守匆匆忙忙地跑进来。

“长官,不好了。刚接到上级的通知,小提琴手在这里放了炸弹,还有5分钟就会爆炸。上级命令我们立刻打开所有牢房,疏散犯人。”

“那赶紧啊!”监狱官脸色大变,迫不及待地要逃命。其中一个看守急着问:“那这个死刑犯怎么办呀?”

监狱官回头看了一眼被锁在电椅上的夜神月:“管他呢,5分钟后他也要死的,就让他被炸死算了,反正与我们无关。快走啦,再不跑就没命了。”

三人急急忙忙地跑出了行刑室。夜神月坐在电椅上,倾听着四周纷乱嘈杂的脚步声、开门声,悠然自得地笑了。

小提琴手停下手,把搁在肩膀上的琴也放了下来。他俯视着楼下疯狂逃命的犯人和狱警们,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转过身,他脚步轻盈地走下了屋顶。阴森且潮湿的监狱里此时一个人也没有,他沿着漫长的走廊,找到了行刑室的位置。

坐在电椅上的夜神月微笑着看他:“我已经等你好久了,小提琴手。”

“让你久等了,”阴影中,小提琴手的邪笑闪过嘴角,“死神祭司大人。”

“快把我解开。”

“遵命。”小提琴手毕恭毕敬地应道。

他从电椅上站起来,高傲的嘴角轻轻浮上一抹微笑:“从今以后,我不再叫夜神月,我是死神祭司。”

“Joker大人正等着接见你呢。”

“好,我们走吧。”

小提琴手在前方引路,夜神月跟在后面。

他们沿着原路回到了屋顶。这时一架直升机正盘旋在上空。机上的人扔下了绳梯,夜神月的手刚抓住绳梯,便听见身后一声大喊 :“别想逃!”

一架直升机缓缓从远方的天空飞来。

“糟糕,”爱迪生大呼不妙,“他们要逃。”

“谁……谁要逃?”经过一段惊险的飙车之旅,米卡卡仍没回过神,说句话都像是呕吐出来的。

“还用问吗?当然是那个X号犯人和小提琴手咯。杜域不是说过吗,死神祭司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将夜神月救出来。”可有一点是在爱迪生等人的意料之外的。

夜神月就是死神祭司。

“快去阻止他们。”

爱迪生说着便拨开依然在源源不断涌出来的人潮,挤进了监狱,其他人紧随其后。他们很快找到了上屋顶的路。

顺着楼道快步跑上去,快靠近屋顶的时候,机翼的盘旋声越发清晰了。

终于到了。

在走出门口的那一瞬间,像锯齿一样尖锐的枪声却低沉而震撼地响了起来。他们看到,逆光中,一个身影向后倒了下去。随即,阳光刺痛了所有人的眼睛。

“是你?”小提琴手回头一看,略显惊讶。站在他和死神祭司身后的不是别人,正是杜域。杜域双手抓着警枪,手指随时准备扣动扳机。在看到小提琴手的脸的那一瞬,他震惊得像个木头人:“怎……怎么是你?!”

“没想到吧,嘿嘿!”小提琴手奸险地冷笑着。

“为什么?”杜域颤抖着紧紧盯住那张冷酷的脸,“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需要理由吗?”小提琴手微微冷笑,同时右手暗中接住了从衣袖里掉下来的一把勃朗宁手枪。

“干掉他!”死神祭司冷冷地向他下命令道。

“遵命!”答话的同时,小提琴手突然扬起手枪,对准了杜域的脑门。同一时间,杜域也扣动了扳机。

子弹正中眉心。

杜域在大家的面前倒了下去,鲜血开始从脑袋下方的地面涌出,像朵邪恶的玫瑰。在倒下的身影前方,含混的阳光中,他如同底片上显出的像,逐一浮现出深色的头发与清淡的五官。那张脸庞,割伤了米卡卡的瞳孔:“哥哥……”

捂着受伤的左臂退后的人,正是从病房里消失的米杰。那个应该还昏迷不醒的病人呢?大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米杰是小提琴手,是他杀死了杜域。

“杜域先生!”苏语涵悲痛地喊道。

他刚要冲出楼梯口,却被爱迪生一把拉了回去:“小心!”

下一瞬,几颗子弹“嗖嗖”地从面前的空气中掠了过去。直升机急剧上升,准备离开。米杰扔掉枪,右手抓住绳梯,他的身影随着直升机渐渐远去。

“哥哥!”米卡卡拼命地追出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痛哭着大喊。

他的背影,定格成那天最悲伤的一幕。

“死神祭司三个仆人的故事,现在告一段落了。”爱迪生轻轻地走近米卡卡的身边,遥望着初升的太阳,感慨地说。

然而,他们都没有意识到正悄然迫近的危险。

孟劲绝望地大喊道:“天啊!离爆炸时间只剩15秒了!”

藏在监狱某处的定时炸弹,正一格一格地跳动着最后的15秒。屋顶上,早晨的空气残留着昨夜的冰冷,包围着每一个人,从他们身上一丝丝地索去温暖。

世界,正绝望地走向毁灭。

苍白的天空,干枯的云层,**漾在城市罅隙之中的阳光,再跳动15秒,便会全部在瞬间化作历史的音符。

“完蛋了。”孟劲仰天长叹,脸上的绝望可怕地皱成一团,吸入胸腔的最后一口空气此刻竟让他觉得那般清新。

所有人都在等着世界毁灭的那一刻。

“哎……”正紧紧抱着杜域尸体的苏语涵突然抬起头,眼角泛着泪光。他刚想说些什么,空气中却传来了很响亮的扩音器的回声 :“喂,楼上的各位,快点过来这边。”

那声音……是黑葵A吗?

爱迪生回头看了一眼倒在苏语涵怀中的杜域,马上跑到了楼顶的边缘。大楼外围是一片荒郊野外,离高墙不远就是一片池塘。楼顶有两条绳索一直通到池塘那边的树上。

是黑葵A来救他们了?

“再不跳下来,炸弹可要爆炸了。”倚在大树边,黑葵A的嘴角漾着平常那种奇妙而绚烂的微笑。他放下大喇叭,举起手中的红苹果,美美地咬了一口。

时间不容他们有一秒钟的考虑。

“大家快来这边。”爱迪生急匆匆地往回走了几步,大力扶起仍跪在地上发呆的米卡卡。

他的眼神呆滞,如一潭死水。刚才的一幕,几乎摧毁了他的信念。他怎么能相信,他一直以之为奋斗目标的哥哥竟然背叛了正义?

“这孩子,真没有办法啊!”爱迪生轻轻地叹息着,帮米卡卡扣上滑轮的扣子,然后把他推了下去。

另一条绳索上,孟劲也滑了下去。跟在后面的是苏语涵,他悲伤地回头看了一眼仍躺在冰冷的地上的杜域,然后带着无限的依恋,决绝地沿着绳索滑了下去。最后是爱迪生。

和时间竞赛,四个人飞快地从绳索滑向池塘中。

风一团一团地从下方涌上来,那是从脚底蔓延向全身的冰凉。滑到尽头,所有人都掉进了池塘的水中,激起一阵阵水花,在阳光下泛着五彩的色泽。

紧接着,巨响撕裂了整个世界。

在南方恬静的天空下,那片广袤的蓝色,这一瞬咆哮着塌陷下来。天崩地裂的气流,吹散了光亮的云朵,一团仿若远古时代的硝烟在模糊的空中汹涌。黑葵A倚靠着树干,轻轻咬着红苹果,那些芳香的果汁,流进了他的喉咙深处。

他笑了。在他的面前,一座巨大的建筑物在火光中轰然倒塌,像是在呈现一个华美而又盛大的梦境。他的视线淹没在了那些鲜艳的火光里。

等尘埃落定,池塘里才冒出四个湿漉漉的脑袋。爱迪生用手抹去脸上的水迹,和其他人游到岸边。他们不知所措地回头望着已然变成一片废墟的监狱,被烟尘侵蚀的天空正逐渐恢复澄清。

“谢谢你救了我们一命。”

爱迪生朝黑葵A伸出了表示谢意的右手,黑葵A却不缓不慢地咀嚼着口中的苹果,眼角低低地瞄了一眼爱迪生那只湿漉漉的手,没有伸出自己的手,嘴角反而绽放出一丝玄妙的笑意。

“嘻嘻,你搞错了,不是我救你们的。”

“什么?不是你?”有些意想不到,爱迪生敏锐的瞳孔突然变亮了,“那是谁?”

黑葵A却仰望着天空,如同眺望着不存在的幻影,只是慢慢地回答道:“秘密。”

这是只有我才知道的秘密。

阳光映出黑葵A的嘴角,他正在微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叛逆者作者:畀愚 2怒江之战 第一部作者:南派三叔 3死亡万花筒作者:西子绪 4大漠苍狼作者:南派三叔 5大唐泥犁狱西游八十一案作者:陈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