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八章 新的小提琴手

夕阳的余晖洒在街道上,将五个身影拖出很长很长。

杜域一只手插在裤袋里,一路凝视着天边退去的晚霞。经过某家便利店前时,他才对大家说:“真麻烦,如果第六道门被破解了,那么Joker很可能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从今以后,我们的行动要更隐秘才行。不,更直接地说,我们不能再露面了。就是说,‘黑色星期五’的计划要中止。”

“真的吗?”其余四人同时发出声音。

杜域点点头:“‘黑色星期五’的计划本来是要制造大规模的爆炸事件,从而引起公众的恐慌,现在两个炸弹都没爆炸,Joker必然起了疑心。假如他知道了第六道门后的秘密,一定会猜出我们早已背叛了集团。那时,我们的处境就十分危险了。对不起,我连累了大家。”

“没关系啦,杜域先生,”苏语涵大大咧咧地拍了拍杜域的肩膀,“我们心甘情愿地跟着你脱离集团的控制,不愿再用我们的才能做坏事,这就是我们的选择。我们愿意成为Reborn一族。”

“Reborn,英文意思是重生,”庾心灵摆出一副老师讲课的表情,认真地说,“所以,我给咱们这组改邪归正的人取名为Reborn,是再合适不过了。”

“只可惜,L那帮人还没猜透这个词的意思。黑葵Q,你取的名字也太难理解了吧……”司徒巧俐说。

杜域马上制止了她接下去的话:“不,从今之后,我们不必再用扑克牌的代号了。什么黑葵、红桃、梅花,它们将不再代表我们,就让我们和过去做个了结吧。”

“嗯。”大家坚定地点头。

只有李雯迪声音像块冰,突然说道:“小心,有人在跟踪我们。”

“啊?难道是集团里的人?”苏语涵回过头一看,后面不远处马上有个人影缩了进去。

“是孟劲。”杜域说。

“不用理他。我看是L派他来监视我们的。真是可惜啊,L似乎还没发觉我们是站在他们那一边的。从今天起,我已经不是死神祭司的第三个仆人了。”

“可是,Joker还会派第二个人来接替我们的位置吧?”李雯迪目光冷冷地说,“‘黑色星期五’的计划还会重新启动,跳舞的小提琴手依旧会奏起死亡的乐曲。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呢?”

“我也不知道,”杜域轻轻叹了口气,眼神忧郁,“到时再说吧。现在我们分开走,晚上在老地点汇合。”

在离便利店不远的十字路口分手,五个人分别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一个人无法跟踪五个人,孟劲思考片刻,随即跟在了杜域的身后。

夜幕降临,路灯的光芒被软化在了夜晚微凉的空气里。

显得有点冷清的街道上,跟踪的人影在前方突然消失了,像鬼魅一般。

“糟糕。”孟劲把烟头往旁边的垃圾桶一扔,快步跑到了杜域消失的地方。

“今天辛苦了。”杜域倚着电灯柱上,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似笑非笑地朝孟劲看过来。

被发现了?孟劲一脸窘迫,还试图掩饰自己笨拙的跟踪行为:“啊!杜队你也在这里啊,真巧!我呀,本打算来这边探望一个朋友,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了,真巧真巧!”

杜域忽然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他的身子离开了电灯柱,向孟劲走过来。这个举动吓到了孟劲,他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脚步,右手暗中放到腰部的某个位置。要是有什么不测,他立刻拔枪出来射击。

“放轻松点儿,”杜域不想过分地刺激孟劲,在距离他两三米的地方站住了,“别这么紧张,你应该知道我没有恶意。”

“谁能保证啊?你可是红桃A呀!”

“哈哈,如果我说我是里面的卧底,你会相信吗?”

“卧底?”

该相信吗?孟劲也不敢肯定,但右手却稍稍离开了插在腰部的警枪。

“你是卧底?谁能证明?”他的眉毛拧了起来,认真地问。

“没人能证明,”杜域面露难色,“这是私人行为,警方内部甚至不知道有扑克牌集团的存在,因为我怀疑扑克牌集团的势力已经渗透进了警队。”

“开玩笑吧?!”虽然觉得很震惊,但孟劲也认为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可我还是不能轻易相信你,”他保持着很高的警惕性,“毕竟你是红桃A,集团里的高级成员,不是吗?”

“嗯,我也不期望你能相信我。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黑色星期五’这个计划的目的,不,可以说是整个死神祭司计划的最终目的。”

“真的?!”孟劲失声叫道。

街道上的风吹过他们的身边。杜域转过身,手指举过肩膀,做出了招手的姿势:“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这是孟劲曾经待过几个月的牢房。

“你……你带我回来这里干什么?”

杜域英俊的侧脸隐没在昏暗中,眼边的黑影加深了。他抬起手指,直指着走廊的尽头:“关在那里面的人,你知道吗?”

那是X号牢房,孟劲记得那个犯人曾经说起过自己的名字,他说他叫夜神月。

“夜神月……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是前任黑葵A。”杜域一边说一边朝那边迈出了脚步,孟劲也跟了过去。脚步声沿着潮湿的墙壁向四周逃逸。两边的牢房好像住进了新的犯人。阴森森的窗口里似乎有一双双邪恶的眼睛在偷窥。

腐败的气息四散开来。

“前任黑葵A?”孟劲压低声音问。

“没错,曾经是,后来他背叛了集团,所以落得如此下场。”走到X号牢房的门前,杜域朝里面叫了一声。

随即,牢房里爆发出了一阵阴笑声:“哈哈,红桃A,你来了。”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X号犯人,孟劲只觉得那些笑声仿佛突来的冷风在“刷刷”地蹿入身体一般。他大口大口做了好几下深呼吸,才从铁门的小窗口望进去。光线不足的牢房里还放置着一个铁笼。一个少年坐在**,手脚都被套上了重重的锁链,低垂在额前的黑发遮住了他深深凹陷进去的眼窝,仿佛恶魔一般的眼睛正瞪向这边。

“夜神月,好久不见了,”杜域走到小窗口前,看着里面的少年,“你过得怎么样?”

“好极了,嘿嘿嘿!”夜神月夸张地扭曲着嘴巴,邪恶地笑道,“一辈子都没过得这么好过。怎么,你嫉妒了?”

“能过多好就赶紧过吧,你没剩几天了。这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及时行乐吧。”

“你好像认定我一定会死掉。红桃A,与其关心我的生死,还不如关心一下你自己。Joker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Reborn,真好听的名字,只可惜啊……你们会比我更早一步下地狱的。背叛集团只有一个下场,谁也逃不掉。”

“我不会死的,”杜域淡淡地说,那冰冷的目光仿佛黑夜中的一把突兀的利器,直刺向牢房里的少年,“我会亲眼看到你被送上电椅的那一刻。”

“别笑死我,红桃A,你就等着受到集团的制裁吧。代替你的第三个仆人会要了你的命。”夜神月又奸笑起来。

杜域关上了小窗口。夜神月的笑声减弱了许多,现在听来像被关在了一个密封的罐头里。听过他们俩的对话,孟劲不得不承认 :“杜队,我开始有点相信你的话了。你应该是好人。”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杜域的目光里透着一丝感激。

他们背转身,孟劲边走边说 :“话虽如此,但我仍然有一半的怀疑。谁知道这是不是你们唱的双簧戏呢?”

“很好,”杜域的面容在暗淡的光线里依然如同冰雕雪刻一般的精致,“作为警察,应该随时保持怀疑的态度。孟劲,你很快便知道,我们是正义的一方。”

走出监狱门口,他抬起头,仰望着那片静谧而美丽的夜空,慢慢说:“明天,将不再平静。”

咖啡店,晚上8点45分。

离打烊时间还剩15分钟,王子没料到这时还有人走进店里。一般来说,很少有人会选择进这家店消费。在繁华的都市里,位于商业街,和其他忙得不可开交的咖啡店相比,这家店算是一个另类。

由于选址偏僻,甚至没有任何广告宣传,所以顾客一向很难找到这家咖啡店。

“请问要喝点什么?”

进来的是一个男子,他径直走到了靠里面的座位。对于前来询问的王子,他并不立即回答,而是用犀利的目光扫视着四周,似乎在探询这家店的秘密一般。

王子打开菜单:“卡布奇诺、摩卡、拿铁……”

男子抬起一只手,阻止王子继续说下去:“我要Joker。”

“先生,没有这种咖啡。”王子淡淡地微笑着。

他看到了正凝视着自己的一双深沉的眼眸。男子一字一句地重复着,嘴唇慢动作地活动着。他说:“我要见Joker。”

时钟指向9点,位于黑夜一隅的咖啡店门口,挂上了Closed的门牌。

五个人分别跟踪Reborn一族好几天了。

多亏那天修Z偷偷在他们衣服里装上了跟踪器,所以Reborn那些人的行踪皆在他们的掌控之中。孟劲将他和杜域的谈话毫无遗漏地作了汇报,可爱迪生还是认为,此事仍应谨慎为好。

跳舞的小提琴手沉寂了几天,转眼到了周末。

天气晴朗,广场上的气氛像是在欢庆节日。不少人趁着周末来这儿游玩,到处是欢声笑语。白鸽对人类毫无畏惧,飞快地吃着人们扔下的面包屑。露天餐厅的座位上坐着成双成对的情侣,江面上的轮渡,拖着沉重的身躯,发出震天的鸣笛。

在这样美好的日子

里,突然,广场上空响起了一阵诡异的小提琴声。人们纷纷投去目光,只见那边有个穿白色西装的男人正在拉小提琴。他的脚步十分轻盈,看起来就像是在跳着某种舞蹈。

大家都被吸引住了,阳光太强烈,将那人的脸幻化在了光团中。

“是……是《黑色星期五》!”一个年轻人从露天餐厅的椅子上跳了起来。就算有健忘症的人恐怕也不会忘记这首曲子的旋律,之前两次,在电视上出现的死神祭司的第三个仆人就是拉的这首曲子。

同样穿白色西装,同样拉着棕色的小提琴……

恐慌的气氛迅速地蔓延开来。就在那一刻,小提琴声戛然而止,被阳光包围的那张脸轻轻地弯出了一个邪恶的弧度。唯美的笑容,宛如一朵地狱的花。

只维持了一秒的沉默,随即,“砰”的一声巨响,放置在广场上的一个垃圾桶瞬间化作一个狰狞的火球,肮脏的垃圾带着火光向四处散落。人们尖叫起来,白鸽扑打着翅膀,仓皇逃窜。

伴随着嘈杂的尖叫声,又是“砰”的一声,广场上的花圃发生了剧烈的爆炸。鲜红的花朵如同四溅的鲜血飞向惊恐的人们;茁壮的棕榈树也受不了如此冲击,从根部开始断裂,轰然倒在了广场中央。

这一次的爆炸事件,毫无预告。不过,好在只有两个人受了轻伤。在稍后的电视讲话里,他是这么说的。

“这次的谜题是——金菊满山坡,最接近地狱的地方。”他按下遥控计时器。时间在这一秒开始跳向30分钟的终点。他,身份未明,似乎Joker真的找了另一个人代替红桃A杜域来做第三个仆人。因为这几天杜域等人一直在爱迪生他们的严密监视下,根本没有作案的机会。

藏在大楼某个地方的定时炸弹,威力绝对可以将整栋五层高的综合大楼彻底夷为平地。他站在屋顶,在阳光下快活地拉起了小提琴,悠悠的琴音在身旁如水一样流动。琴弦的震动连手指都能感觉得到,这是多么奇妙的感觉,仿佛手指能生出音乐。

“咚!”一点不和谐的声音突兀地闯进了他的耳里。他并未加以留意,但那个声音却越来越大,像汇聚的洪水一样,逼得他猛地睁开了眼睛,转头,望向楼顶的入口。

楼梯间响起越来越多人的脚步声,一群人正跑上来,甚至还有人在大喊:“快点,跳舞的小提琴手就在屋顶!”那是一个清脆的女声。

怎么可能?!

他根本没想到,L竟然来得这么快。

难道谜题简单得那么离谱?

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赶紧收起小提琴,向另一个入口跑去。幸好L他们并没有发现屋顶有两个入口,如果两边包抄,他铁定被当场识穿身份了。

他刚跑到门口,便听见另一边的入口跑出来几个人。L大喊:“在那里!快追!”

白色的身影在门口一闪而过。

爱迪生带着孟劲和Doctor马快步赶到了另一边的入口:“怎么搞的?杜队他们应该从这边包抄过来了呀!”

似乎跳舞的小提琴手弄错了,这边的入口也有人包抄,只是杜域来得慢一点。他刚上到五楼,便遇见了从楼梯间慌慌张张逃下来的小提琴手。他立刻大喊道:“L,你们快下来,他在这儿。”

小提琴手慌忙在五楼的走廊上奔跑起来,吓得护士和病人纷纷向一旁躲避。待爱迪生和杜域向五楼追过去,他又跑下了四楼,在几路人的紧追不舍之下,逃进了三楼的一间病房并且关上了门。

站在那间病房门口,爱迪生和杜域静静地注视着房门号,屏住了呼吸。这病房他们再熟悉不过了,因为米杰就睡在里面的**。现在这个时候,米卡卡应该待在里面守护着他哥哥。如果小提琴手跑进去了,他不可能不察觉。

“杜队,钥匙。”孟劲从护士站找来了钥匙。

被人摇了好久的肩膀,米卡卡才睁开困倦的眼皮,使劲地揉了揉眼睛。他抬起头,发现病房里站着许多人,夏早安、孟劲、Doctor马以及那个穿白色西装的男人。他们正用一种奇异的眼光打量着自己,接着,一个发型夸张的少年捧着一个金属制品跑了进来。

“杜域先生,炸弹找到了,就藏在消防箱那里。”

“不用担心,我已经拆除了。”又走进来一个眼神略显冷酷的少女,她的后面还跟着眼镜少女和浓妆少女。

忽然,房间一下子拥挤起来。

“你们干吗呢?”米卡卡舔了舔嘴唇,发觉很干燥。

爱迪生看着他,锐利的目光令人窒息。这是爱迪生,不是夏早安,米卡卡在那一刻有种不好的预感。

“米卡卡,刚才有人进了这个房间吗?”爱迪生问得简明而且切中要点。

只是米卡卡一头雾水:“我刚才睡着了……”

“哦,是这样子哦。”爱迪生语气很淡,背对着阳台,看起来应该对阳台进行过一番观察。

从阳台望下去,地上有一个摔烂了的小提琴盒。不出意外,这是小提琴手扔下去的。

问题是,他是怎么从这个病房离开的呢?

三楼不算高,但即使勉强跳下,引起的动静也足以惊动在草坪上散步的病人和护士。可他们说,只听到了小提琴掉下来的声音,没有看到有人从三楼跳下来。爬上去也不可能,医院大楼外墙铺设的水管离阳台很远。所以,只有蜘蛛侠那样的人物才可能攀爬逃跑。

也就是说,小提琴手没从病房消失。而病房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昏迷不醒的米杰,一个是连外人闯进来也一无所知的米卡卡。听完爱迪生的分析,米卡卡整个人都僵住了。

爱迪生刚才的话,轻易就席卷了他的全身。他的心情无比糟糕。

爱迪生说,小提琴手是米杰。

根据目前的证据,只能做出如此的推断。

“我相信你,所以我只能怀疑你哥哥。”

他说着多么令人感动的话,可米卡卡却一把推开了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开什么玩笑?”米卡卡大声质问着,从喉咙里发出粗暴的嘶喊,“凭什么怀疑我哥哥是小提琴手?我哥哥他还在昏迷呢,把罪行推到一个昏迷的人身上,你还有什么正义?!”

“米卡卡,你冷静一点。”

仿佛对方的暴怒在他的计算范围之内,爱迪生很冷静,那一如既往的温柔的声音却让米卡卡的胸口一阵揪痛。

“你哥哥可能已经醒过来了。小提琴手不可能凭空在病房里消失。他很可能躺回到**,继续假装昏迷的病人,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从今以后,我们要把你哥哥当作嫌疑犯来重点监视。”

米卡卡用双手捂住了双耳,他不想再从爱迪生的口中听到任何关于他哥哥的坏话。一直以来,他是那么敬重爱迪生。可是现在,他却觉得爱迪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蛋。

居然说哥哥是死神祭司的第三个仆人,居然说哥哥背弃了正义……他不会相信的,绝对不会。

“首先,这个谜题的答案是什么?为什么刚公布谜题不久,你们就能跑到屋顶去抓小提琴手?”

这是一个疑点。

“金菊满山坡,谜底是黄花岗。离地狱最近的地方,还有什么比医院更合适呢?毕竟医院里住了许多生死未卜的病人,不是吗?所以,我们猜出了谜底是黄花岗医院,也就是现在我们所处的这个医院。幸运的是,我们几个恰好打算到这里来探望你哥,刚走进医院门口,便隐隐约约听到屋顶有人在拉小提琴。”

疑问解开了,米卡卡咬牙切齿地又抛出一个疑点:“那我哥为什么要选择这家医院?如果爆炸了,会连我也炸死的。”

“或许,你哥已经放弃了亲情。”

这个答案彻底激怒了他,在爱迪生的描述中,哥哥简直成了没有感情的恶魔。米卡卡睁大了布满血丝的双眼,怨恨地瞪着爱迪生。他笔直地伸出了食指,像是在向全世界宣布一般。

“我会证明给你看,你是错的!”

又过去了好几天,有好几个疑点爱迪生仍然没想通。他坐在L总部大楼的控制室里,认真地分析着这些疑点。米杰是小提琴手的可能性是50%,将他列为嫌疑人的根据就是小提琴手被追进病房就不见了。

如果小提琴手另有其人,他是如何从病房里逃脱的呢?但如果米杰是嫌疑人,那么他为何会成为死神祭司的仆人?跟孟劲一样,他是被迫的,还是像Doctor马一样,受了催眠?他应该不是心甘情愿的吧?而受催眠的可能性几乎可以剔除,因为盗梦者已经死了。

那么他是被迫的?

根据调查,米卡卡和家人生活得很正常,并没有受到恐怖威胁之类的。想来想去,好几块推理的碎片在脑海里打转,爱迪生还是没有完成拼图。他刚从沉思中回到现实世界,蓦地,背部僵住了。他猛地发现,自己的身后早已站了一个人。

“大侦探,永别了。”那是一个冰冷的声音。回头的动作完成一半,爱迪生“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他被打晕了。

哥哥仍然安静地睡着,生命仪器运作得很正常。

米卡卡睡醒了,他是被病房里的电视声吵醒的。这些天被爱迪生指派来监视他们的莫西干男生竟闯了进来,这时正拿着遥控器,全神贯注地凝视着电视画面。

仿佛出了什么大事,电视里的新闻记者拿着话筒语速急促地播报道:“根据小提琴手留下的讯息,L目前就在这栋烂尾楼里。离爆炸时间还剩20分钟,消防队和警方行动组已经到场候命,可是没有人能找到大楼的入口。据说,这栋烂尾楼其实是L的总部大楼。”

米卡卡认出来了,出现在画面中的正是总部大楼。直升机绕着大楼盘旋,似乎在寻找入口。

“出什

么事了?”米卡卡摇了摇有些眩晕的脑袋,扶着床尾站了起来。苏语涵回头看了他一眼,皱着眉头道:“小提琴手抓住了L,并且在大楼里安装了一枚炸弹。”

“什么?爱迪生他……”米卡卡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呆呆地注视着电视机。电视里重播了小提琴手十几分钟前的宣告,他背对着镜头说:“我要让L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接着,全身被绑的爱迪生出现在了荧屏里。他看起来仍处在昏迷中,双眼紧闭,倒在控制大厅里一动不动。

“快去救他呀!”米卡卡觉得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在哭。

虽然爱迪生曾经那么可恶地冤枉自己的哥哥,虽然自己为此而深深地怨恨他……可是,可是……米卡卡终于看清了一个事实,在不知不觉中,爱迪生已成了他最重要的朋友,不,应该说,更像是亲人一样。

“没有办法呀!”苏语涵好像对现在所处的这种无能为力的境况也很着急,眼神带着一丝忧郁,“那栋大楼根本进不去。”

“不,我可以进去。”米卡卡立刻搜索口袋。很幸运,进入L总部的磁卡,今天他带在了身上:“我要去救L。”

一秒钟也不能浪费。

“等等,我也去。”苏语涵把遥控器往旁边的沙发上一扔,“那里离医院有一段距离,我用摩托车送你去。”

“麻烦你了。”走出门口之际,米卡卡忽然回头看了一眼躺在**的哥哥。

他问苏语涵:“那个……你今天一直监视着病房吗?”

顺着他的目光所指,苏语涵猜出了米卡卡的心思:“嗯。我一整天都在,你哥哥没有出去过。”

也就是说,小提琴手不可能是米杰。听到这句话,米卡卡绷紧的神经仿佛一下子放松了。

在医院门口,他们跳上了摩托车。通往L总部大楼的道路出乎意料地拥挤,马路被堵得水泄不通,一辆接一辆的汽车排着长蛇般的队伍,连尽头也看不见。

“好了,终于到我表演的时候了。”

苏语涵回头嘱咐米卡卡千万不能松手,然后拉下头盔面罩,用力猛踩油门。摩托车就像一头蓄势待发的猛兽,尽情地咆哮起来,排气管呼呼地喷出黑烟。

“哇!!!”摩托车突然加大油门飙出去,米卡卡大叫一声,差点从后座上摔出去。

就像一头逃出动物园的老虎在马路上横冲直撞,摩托车的发动机声划破了堵车队伍的沉闷。路边的行人纷纷躲闪,苏语涵在狭窄的缝隙里娴熟地钻来钻去,遇到无路可进的时候,他居然一把将车头提起来了。

“喂……喂喂!小心……驾驶!”米卡卡都不敢睁开眼睛了。摩托车一会儿跃高,一会儿插水式地砸在汽车车顶,惊险程度比得上过山车。

“淡定!淡定!不会出事的!”

“你确定吗?那为什么机车的零件在一件接一件地散架?”

“淡定啦!淡定啦!”驾驶着一辆只剩下骨架的摩托车,苏语涵居然还能厚着脸皮说出这种话。

终于,L总部大楼就在眼前了。

前方的道路正被警方严密封锁着,这大概就是塞车的原因。在人们惊愕的注视下,随着一阵飞越头顶的呼啸,摩托车终于安全着陆了。连警察都看得目瞪口呆。

惊心动魄的旅程总算告一段落,米卡卡拔腿跑进了地下车库。现场的几个警察拦住他,嘴里大喊着“外人不得进入”。

“放他进来。”早一步到达的孟劲吩咐手下速速让开。

“米卡卡,你确定要上去救L下来吗?”他用食指急促地敲了敲手表的表面,“只剩5分钟了,没有时间拆除炸弹,大楼很快就会爆炸的。你如果现在上去,搞不好会连小命也赔进去,你要想清楚啊!”

“我一定要把爱迪生救出来。”米卡卡坚定地说道。

来不及多说,他便冲向了电梯门。磁卡的身份认证立即通过,电梯门打开了。

孟劲静静地望着米卡卡消失在电梯里的背影好几秒,然后才招手吩咐现场的警备人员赶紧撤离到警戒线之外。

L总部大楼现在只剩下米卡卡和爱迪生。

时间剩下4分钟51秒。

爱迪生醒过来时,只觉得头痛得像要爆炸一样。

那个混蛋下手真不轻。他眨了几下眼睛,才看清楚自己的处境。这里仍是控制大厅,自己的手脚被绑着,在茶几上放着一个银色的金属制品,像怪物一样正朝这边眨巴着红色的数字。

“呼……”当爱迪生意识到那是一枚炸弹时,他蓦地倒吸了一口冷气。距离炸弹爆炸的时间还剩4分钟05秒,这是他在这个世上最后的余生吗?爱迪生试图用力挣脱手上的绳索,但绳索太紧,他连活动一下都觉得十分困难,更别说解开了。

“可恶啊!”眼看着时间越来越少,爱迪生绝望地仰天长叹。突然,电梯门霍地打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跑了出来。爱迪生喜悦地转头一看,却有些错愕。

“米卡卡,是你?”爱迪生感动得眼睛都有些湿润了。

“嗯,是我。”米卡卡冲过来,试着解开那绑得死死的绳结,可这样太费劲了。

“那边有水果刀。”爱迪生匆忙提示。

割开绳子花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爱迪生连绳子都没完全扔掉,就急忙跑过去查看炸弹的构造。这是他认识的炸弹。问题是,要拆除它,仅有两分钟是不可能完成的。

“快逃!!”他回头,冲米卡卡拼命地大喊。

孟劲凝视着手表秒针的跳动,最后一刻到了。

一秒前,世界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声音,画面是定格的,白云停止了浮动,风停止了喘息,蓝天下的大楼像古代的遗迹那般沉默。一秒后,世界激起了声音的漩涡。巨大的冲击波,以1‰秒的速度由一点向四方膨胀出一个圆圈。

周围毗邻的大厦玻璃几乎在同一时间被震碎,L总部大楼在火光中轰然断成两截,街道顿时如同起了一场大雾一般被白色的灰尘笼罩住了。能见度迅速减弱,看不到几米之外的人和物,只有人们的尖叫、咳嗽、哭泣混杂在一起,从白色的烟雾中挣扎出来。

“L他们出来没有?”避免吸入灰尘,孟劲一边捂着鼻子和嘴巴,一边向旁边的人询问。

没人回答,大家都蹲在地上躲避铺天盖地的灰尘。孟劲使劲向烟雾里看,原本地下车库的方向,灰尘茫茫,只能依稀辨认出残垣断壁的轮廓。爱迪生和米卡卡没有出来。

孟劲心头一阵忧伤。突然,他被旁边的苏语涵拍了一下:“大叔,看!”

烟雾的深处,一双相互搀扶的身影慢慢浮现了出来。

虽然造成了十分轰动的爆炸,但万幸,除了L总部大楼被摧毁之外,没有人员伤亡。小提琴手的阴谋失败了。

不过总算搞清楚了一件事,米杰不是小提琴手。这样一来,爱迪生的推断就进入了死胡同。他之前认为米杰是嫌疑人,可现在对方有确凿的不在场证明,那么谜题又回到了原点——小提琴手怎么从病房里消失的?

小提琴手推开沉重的大门。

他走进昏暗的大厅。墙壁上点缀着风格古老的壁灯,释放出的光线幽微。在无声无息的房间里,只听得到自己轻轻的呼吸。小提琴手走到了中间,站在那里,死寂的空气在身边流淌。

这是他和Joker第一次见面,在一片迷幻的气息中。

摆放在大厅前方的一张沙发椅竟慢慢地转了过来。一个人深深地陷在沙发椅里,脸部被黏稠的阴暗笼罩着,模糊不清,他跷起二郎腿,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小提琴手暗中调整了呼吸,然后朝他毕恭毕敬地作揖,以示臣服之心。

“你干得不错。”他说话了,小提琴手听得出他使用了变声器。

看来他连声音都不愿让人知道,更别说样貌了。小提琴手不免有些失望。

“谢谢夸奖。”他说。

“只可惜,”Joker突然语气一转,变声器里飘出阴森诡异的声音,“这只是你的计划,我已经看穿了。”

“……”脖子像被人扼住似的,小提琴手说不出话来。

Joker看穿了?什么意思?一时间他心乱如麻,为了揣度Joker的这句话,他认真沉思了几秒钟。他的表情很复杂,但在抬起头的那一瞬,脸上留下的却只有疑问。

“Joker大人,你这是在怀疑我对你的忠诚吗?”

先发制人,必须打消对方的疑虑,他确定了这个想法。

“不错。”椅子里的那张被阴暗淹没的脸发出了古怪的声音。他继续说:“虽然你制造的两次爆炸看起来很夸张,把L总部大楼也炸掉了,可为什么伤亡那么小?最重要的是L竟没死。我猜想,你是故意放她一条生路吧。”

“不是的,你完全是在冤枉我。”小提琴手不慌不忙地申辩,“你在电视上也看到了,是米卡卡把L救出来的。如果不是他,L一定难逃厄运。当然,如果你对此不满意,我仍可继续狙杀L。”

“不用了,”Joker冷冷地说道,“暂且留L一条命吧,在她的身上,仍有一些没解开的疑团。”

“好的。”小提琴手点点头。

“不过,为了表示你的忠诚,你得奉上另一个人的生命。”

阴冷的声音传来,小提琴手屏住了呼吸,问道:“是谁?”

“就是这个人。”Joker按动了一下遥控器,嵌在墙壁上的液晶屏立刻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像。

这个人,不就是……那一瞬,小提琴手的心突然一沉。Joker果然是一个阴险而且小心谨慎的人。

“遵命。”

为了避免引起对方的疑心,小提琴手面无表情地鞠躬道。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他来了请闭眼作者:丁墨 2惊悚乐园作者:三天两觉 3叛逆者作者:畀愚 4开端作者:祈祷君 5怒江之战 第一部作者:南派三叔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