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CHAPTER 11 凶案背后

“凶手就是你,穆晓!”

所有的目光携带着鲜明的锋芒射向同一点。每个人的瞳孔中都映出同一个人的影像。

穆晓很是平静,既不吃惊,也不害怕。这一天,他早就料到了。反而是许多人大跌眼镜,虽然在之前豆豆说出那个人的名字时,我们就已经知道凶手的身份,但此时此刻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穆晓跟我们兜了一个大圈,他用了自投罗网这一招,把我们逗得团团转。根本不会有人想到,凶手竟然把自己置于死地。一般来说,正常人作案后都会千方百计让自己逃脱法网吧,可穆晓偏偏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他明知就算这样故弄玄虚,自己还是会被当做杀死黄百万的凶手受到法律的严惩……

真搞不懂这个疑凶的心态啊!

难道杀人对他而言只是一场游戏?

可是,穆晓看起来是那么一个温柔亲切的人,连老同学Doctor马都被他善良的外表欺骗了吗?他其实是个恶毒的魔鬼吗?

Doctor马眼睛红红地注视着穆晓,难过地问:“穆晓,真是你干的?为什么?”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安静地相遇。穆晓脸部微微一僵,但随即恢复了平静,用淡然的口吻说:“为了报仇。”

“是黄百万杀了你的母亲李启红吗?”爱迪生抢着问。

“没错。”

“那么,请你坦白你的罪行吧。”

“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如果时光是一卷磁带,那么,让我们将它倒回二十年前。

那是位于大陆版图某一角的海边。蓝天与白云,是那段岁月里最干净的背景。蓝蓝的大海边,海风吹送来太平洋远处的秘密。

一个小男孩躲在破烂的渔船里瑟瑟发抖。那些欺负他的小孩们在沙滩上跑来跑去,他们嘲笑着,咒骂着,因为他是个没妈的孩子。

是的,他没有妈妈,他的爸爸是个穷困的渔夫。他们住在一个简陋的木屋里,屋子外挂着许多晾晒的鱼。浓浓的鱼腥味,每一秒都在疯狂地钻进他的鼻子里,他讨厌这一切。

每天晚上,他躺在**,透过破窗凝望海上的月亮。有时候,那月亮会变成一张女人的脸,亲切的眼神散发着丝丝的温暖。他幻想那就是妈妈,月光的温柔抚摸就像妈妈纤细的手。他经常流泪,每天早上枕头都是湿透的。

他不是没有问过爸爸,妈妈去了哪里,可爸爸从不提起她,家里也没有一张妈妈的照片。听人家说,妈妈生下他不久就离开了。她是个漂亮的女人,不甘心一辈子与穷困为伴,所以才选择抛夫弃子。

尽管很多人都说妈妈的坏话,说她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说她经常勾搭有钱有势的男人,可他还是那么想见到她。

那天,就在他躲在渔船里的时候,他看见一个女人逆着阳光出现了。在光芒的照耀下,她就像天使一般。她说话的声音直接抵达他的心灵深处。

“晓晓,你等着我,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回到我的身边的。你等着,我会带你走的。”

那天的情景就像一场梦。以后的每一个晚上,他都在梦里想起。只可惜,当时他没有看清那个女人的样貌,他也不知道,那人是不是他的妈妈。

但这个梦一直陪着他成长。小学、初中、高中,直到他以优秀的成绩考进了名牌大学,和马小玲、伊天敬做了同学。

大三的那年,父亲突然患了重病,境况越发困难。为了给父亲治病,他只得终止学业,四处打工。但他那微薄的酬劳根本无法支付那巨额的医药费。

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有个自称国魅集团派来的人答应帮他付清父亲的医药费。他对此十分感激,但那个人却提出了一个古怪的要求,就是他必须在国魅集团里打工,来偿还债务。疑惑之余,穆晓答应了。他到国魅集团当了一名基层职员。

由于工作的缘故,他经常遇见集团的董事长李启红。那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人,谈笑之间,就能掌控几十亿资金的流动。而他对李启红根本没有好感,因为她对他总是很刻薄,经常在员工面前训斥他的过错,把他骂得狗血淋头,而且,他总是被分配到最重最累的活。为了患病在床的父亲,他咬紧牙关,默默承受了所有的屈辱。而他对李启红的不满和愤怒也随着日子一点一点地增长着。

他不明白,李启红为什么要故意刁难他?他知道是她派人帮他父亲付清医药费的,他甚至一度认为她是好人。但她在他面前却表现得那么冷酷无情,似乎她帮他,只是为了找一个精神虐待的玩物。

是这样没错!他开始恨她,因为连他的父亲也十分讨厌那个女人,从不准他在自己面前提起。

病得奄奄一息的父亲不停警告他,绝不能靠近那个女人。

在以后的日子里,穆晓依旧在默默忍耐着,境况没有任何改变。他仍是工作最苦最累,而且受责骂最多的那个人。走在公司里,每个人都看不起他,这样的日子似乎永远看不到尽头。

终于,到了那一天,那是他永远也忘不了的日子。

那天是10月26日。穆晓奉命开车载李启红和黄百万去谈一桩生意,听说那单生意是有关开发土地建度假村的计划,为了防止竞争对手窃密,所以只有寥寥数人知道这件事情。

他们花了几个小时,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山村。黄百万带李启红等人上山的时候,穆晓就在山下等候。这是一处偏僻的深山老林,穆晓没料到,他在山下居然还能碰到一群边说边笑背着画夹的中学生。他和他们聊了几句,他们说是远足写生的美术社学生。

带着兴奋喜悦的心情,他们沿着刚才的小路上山了。不料,他们刚上山不久,穆晓便听到山里响起了学生们的尖叫声,紧接着的一连几下枪响,突兀地划破了山林的平静。成群的鸟儿惊慌地振动翅膀,四处逃窜,纷乱的鸟影很

快消失在茫茫的天际。

出了什么事?穆晓急忙跑进了山上的小路。突然,他看见有个人影绝望而恐慌地从山上跑下来。那是刚才那群学生当中的一个女生,一个陌生的男人追在后面,手里挥舞着手枪。而黄百万也紧随其后。

“抓住那个女生!穆晓,抓住她!”

听到黄百万的话,穆晓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拦住了那个女生的去路。

“放开我!放开我!”女生歇斯底里地进行挣扎。但穆晓紧紧抱着她,直到黄百万和那个持枪的陌生男人一脸邪笑地走过来。

“想逃?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去!”黄百万此时嘴角歪斜,一双小而深陷的眼睛闪烁着比平时更胜百倍的阴险狡诈。

“别……别杀我!”女生全身战栗,整张脸因紧张、害怕而变得惨白。

穆晓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战战兢兢地问:“总经理,出什么事了?”

他问句刚落,那个陌生男人立刻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他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气。

“要不要把他也干掉?”陌生男人询问黄百万的意见。

黄百万不动声色地凝视他半刻,眼睛里闪烁着邪恶、猥亵的欲望,突然嘴角两边露出邪气的笑容:“穆晓,如果你跟我们合作,你不但不用死,而且,你还能得到飞黄腾达的机会。”

见穆晓不吭声,黄百万吩咐陌生男人将穆晓和女生押解到山上。

一路上,穆晓看见刚才进山的学生们一个个惨死在路上。她们均是中枪身亡,有另一个中年男人正把她们的尸体抬到一起。另外,穆晓还看到了李启红的尸体。这个曾经强势的女人,此时已是一具逐渐失去温度的尸体。她僵硬地倒在地上,一双已经失神的眼睛大大地睁着,脸极度扭曲,颈部有粗糙的勒痕。

黄百万把李启红杀死了,这一幕刚好被路过的学生看见,黄百万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那些试图逃跑的学生全部干掉。现在,剩下的最后一个女生也要被斩草除根。

对此,黄百万想到了一个很好的主意。他朝穆晓下达了命令:“要证明你和我一伙,你就负责杀死这个女生。到时候,我们就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人了。”

“可是……”穆晓退后了几步。

一丝惊恐灌满他的胸腔,他想退缩,但一把冰冷的手枪却顶住了他的脊梁,在闷热的气候里传递着死亡的触感。那两个陌生的男人正满怀恶意地盯视着他。一旦他敢违背杀人的命令,那股恶意就会马上变成凌厉的杀意,直穿他的心脏。

黄百万继续对他威逼利诱:“放心,如果你跟我合作,等我当上董事长,一定大力提拔你。我想你也十分痛恨李启红这个臭女人吧。她平时对你就像对待一条狗……”

“别说了!”穆晓大声咆哮。他很清楚一点:或者成为这堆尸体中的一员;或者,杀死这个手无寸铁的女生。

无辜的女生意识到大难临头,一道绝望掠过她的额头。她嘴里喃喃道:“别!别!”

穆晓紧握起拳头,手指咔咔作响,痛苦地看着浑身发抖的女生。

“别怪我!”他低声说,然后朝女生扑了过去。

他双手紧紧掐住她的脖子,女生那双越睁越大的眼睛流出无尽的怨恨。他别过脸,不去看。终于,女生的挣扎慢慢停止了。

“啊!”穆晓吓得满额是汗,这才尖叫着松开双手。

他杀了人!噩梦,将从此纠缠着他的整个人生。

持枪的陌生男人走过来,伸出手指检查女生的鼻息,确定她没有呼吸后,冲穆晓阴险一笑:“现在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啦!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李,是一名警察。”

“警察?”穆晓把眼睛霍地睁大。他的眉毛抖动着,似乎在怀疑这个所谓李警官的真实身份。毕竟,这个笑容险恶的男人和百姓眼中的公仆形象太不同了。

但穆晓很快便相信,这男人真的是警察。或许根本不担心被穆晓知道,男人掏出了警官证,照片显示他确实是一名警察。

那么,另一个男人呢?

那个看似老实巴交的男人一边将粗糙的大手在裤子上擦了擦一边说:“我姓张,就住在下面的那个村子里,别人都叫我老张。”说着,老张话题一转,指着堆积如山的尸体,“黄老板,这些尸体该怎么办?”

“这个嘛……”黄百万想到什么,又卑鄙地笑了。他跟穆晓说:“听说你在大学是学医的,一定对处理尸体很有心得吧。这些尸体就交给你处理了,我们先走了,记住,处理得干干净净,别露出马脚!”说完,他偕同老张和李警官离开了。

山林里突然变得很安静,空气中弥漫着浓重刺鼻的血腥味。哪里飞来一两只黑色的乌鸦,收起翅膀,栖在树枝上,饥饿地俯视着下面的尸体以及那个木然的年轻人。

过了多久?两三分钟,亦或是两三个小时,总之,他感觉时间像一个世纪一般漫长。

就在那时,穆晓突然被谁的咳嗽声吓到了。又是一声咳嗽,他惊恐地朝尸体望去。本已停止呼吸的那个女生的胸部竟明显地起伏,她又喘过气来了。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穆晓不知所措。

是该再次痛下杀手,还是放她一马?

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黄百万他们认为这个女生死了,所以,只要让她以后悄悄活下去,就不会有问题。可是,如果哪天尸体被发现了,黄百万他们一定会知道尸体少了一具。

怎么才能伪装这女生已经死去了呢?

瞳孔里堆叠着尸体和鲜血,他觉得呼吸困难,一片空白的大脑奔跑起纷乱的思绪。

苦思无法之下,穆晓草草埋掉了尸体,然后把那个幸存的女生带到一处偏僻的地方囚禁了起来。

他告诉她,这是为了她好。她如果想活下去,最好不要试着逃跑。女生很听话,蜷缩在墙角不停地发抖。想起

惨死的同窗,她以泪洗脸。见此情景,穆晓心里也很难受。但他更关心的是,那些草埋了事的尸体,会不会被人发现呢?

做贼,自然心虚。他每天在公司里如坐针毡,生怕事情败露。反而是黄百万那个人,戏份很好,居然若无其事地跑去警察局报案,称李启红失踪了,要求警方帮忙调查。

但,不管怎么样,他和对方坐在同一条船上了。

绝不能让黄百万他们发现唐紫云其实还活着。这个苦恼一直缠着他,令他寝食难安。

直到第三天,他忽然在街上遇到一名神秘的少年。那个少年自称红桃Q,能看穿人的内心世界。那天晚上,他在家里接到了来自红桃Q的电话,那位少年给他带来了一个完美的计划。

穆晓是学过医的,所以他知道一个人的失血量极限是多少。

每一次,穆晓都抽取尽量多的血液,把它们装进血包里,然后放在冰冻状态下。同时根据稻草村的狐妖传说,他将死者的五官挖出来,同样低温冰冻。做好这一切,等到一个月多后,他又回到稻草村,将尸体挖了出来,同时将冰冻的器官和血液布置在尸体的现场。如此一来,他便成功用李启红的尸体代替了唐紫云的。

警方不会想到李启红和那些遇害学生有什么联系,所以,只要出现五具尸体便已足够。至于第六具尸体,他对黄百万的说辞是他把那具尸体深埋在山林里,除非有人打算将那座山林铲平,不然那具尸体将永无见天之日。

黄百万对此深信不疑。但穆晓却多留了一个心眼,他偷偷拿走了李启红其中的一件遗物——她脖子上常戴的那块玉佩,他心想日后要是出事,这块玉佩可能会起作用。然而他万万没想到,那块不起眼的玉佩,改变了他此后的人生。

不知为何,父亲竟十分关心李启红失踪的事。每次穆晓询问原因,父亲都以唉声叹气搪塞过去。父亲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在最后弥留的那段日子里,忽然经常唠叨起素未谋面的母亲。有一天,父亲意外发现穆晓收藏的那块玉佩,竟紧紧地将它握在手里,老泪纵横。他想跟儿子说些什么,但他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交给了穆晓一把生了锈的钥匙。

父亲说:“等我去世以后,你就打开藏在柜子里的铁盒子。你会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

穆晓从父亲手中接过那条钥匙,心里紧张得怦怦直跳。他知道,父亲珍藏的那个铁盒里一定有母亲的照片。那是怎样的女人呢?

不久后,父亲去世了。办理完父亲的葬礼,穆晓遵从父亲的嘱咐,用那把钥匙打开了铁盒子。如他所料,盒子里藏着他母亲的资料,包括照片和另一块玉佩。穆晓拿着那张照片和那块玉佩,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

他呆呆地坐了好半晌,眼泪都流光了。照片里的女人就是李启红,这块与它一模一样的玉佩,是母亲留给他的信物。盒子里还有几封信,是李启红最近寄给他父亲的。

在信里面,李启红说自己对抛夫弃子的过去十分愧疚,为了补偿,她愿意支付父亲的医药费。但是,她同时希望能让儿子回到她的身边。这些年来,她一直对儿子念念不忘。她要把儿子培养成国魅集团的接班人。她甚至已经立下遗嘱,打算将所有的财产留给儿子。

在另外的信里,她说她之所以让儿子在公司里饱受刁难,目的是为了好好培养他。可儿子却不知道,她那样对待他的时候,她的心里是多么的难受。可她明白,要让儿子真正挑起大梁,必须得让他历经磨难。

读到这里,穆晓终于明白了一个母亲的苦心。然而,他却……

黄百万杀了他的母亲,而他竟然就是帮凶!

这个残酷的事实彻底击垮了他。屋子里突然爆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疯笑,接着是一片沉寂。穆晓慢慢站起来,复仇的冲动在他的脑海中如漩涡般打转,他的眼中燃起熊熊愤怒的火焰。

他握紧拳头,仰天呐喊:“我要报仇!”

当穆晓说完这一切,在场的人无不动容。这个悲惨的故事掠走了许多人的眼泪。他们痛恨灭绝人性的黄百万,也同情为母报仇的穆晓。上帝为这对母子安排了一出阴差阳错的戏份,却造成了无可挽回的悲剧。

“现在,我终于为妈妈报仇了,我死而无憾!”

泪水不能抑制地流淌出来,穆晓的身体就像西风一般发出呜呜低咽。大家默默看着他。

一直沉默好久,爱迪生终于压低声音问:“因为你根本就不打算脱罪,所以最后安排了那么一出自投罗网的好戏,把我们耍得团团转是吗?”

穆晓透过泪光看着爱迪生,突然凄然笑道:“没错,真亦假时假亦真。你们怎么也没想到凶手会自投罗网吧?”

“确实。”爱迪生抱起双臂,“一开始我是没想到你来这么一招。我很奇怪,既然你要自投罗网,又承认之前的凶案是你干的,那为什么你又故弄玄虚,不肯说出诡计的秘密呢?难道你把复仇当成一个好玩的游戏吗?”

“胡说!”穆晓似乎被爱迪生的话激怒了,“我……”

他当然想过承认所有的一切。但他不能说,因为这一切都是红桃Q暗中安排的,他不能破坏红桃Q的计划而道出诡计的谜底。爱迪生当然不知道红桃Q这号人物的存在,刚才叙述的时候他故意省略了那个神秘少年的出场。所有的诡计都是红桃Q授给他的,但穆晓却和对方有个约定,就是绝不能透露诡计的谜底和红桃Q的存在。

现在,他只能说的是:“有本事,你就解开所有的谜团吧。”

他嘴角浮现一丝胜利者的笑容。穆晓始终坚信,这个杀人计划是完美的,眼前这个高中女生绝不可能破解所有的诡计。

但爱迪生却淡然一笑:“好吧,我就把谜底告诉大家。”

话音刚落,穆晓便睁大了眼睛。

难道,这个少女真的解开了谜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叛逆者作者:畀愚 2风起陇西作者:马伯庸 3孤鹰作者:邵雪城 4推理笔记III:死神笔记重现作者:早安夏天 5藏地密码作者:何马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