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CHAPTER 04 透视信封

手机打了几遍都不通。

“这里很难收到手机信号的。”老张看见我想打电话报警,好心提醒,“不如到我的旅店里去打电话吧。反正你们也累了,先到我的店里休息,这里的事情交给警察就行了。对了,你们要几个房间?五个人吗?”

“老板。”穆晓这时说道,“我们已经在你店里订好房间了呀。我姓穆,昨天打过电话的。”

“啊!是你们呀!”老张恍然叫道,“等了你们半天,一直没来,我还以为你们今天不来了呢。电话里不是说只有四个人吗?”

程美妮很快说道:“我跟他们不是一起来的,不过,我也订了房间,我叫Maggie。”

“你就是那个洋鬼子?”说这话的同时,老张的眼神突然变了个样。爱迪生立即就注意到了,似乎,老张对程美妮有种莫名的恶意。

“洋鬼子?No!No!我爸爸是Chinese!我是半个Chinese!”程美妮费尽口舌地解释,但依然不能消除老张眼中的敌意。

可这两人之前应该不认识吧。程美妮说她刚刚回国,从来就没有来过这个县城和这个稻草村。

于是,我们一行五人跟着老张回旅店了。而那具尸体则留在原处,由两个村民把守着,等待警方前来调查。黄百万的情绪依然不稳定,眼睛哭红了,模样一下子憔悴许多,由穆晓搀扶着。

走了约摸十分钟,我们见到了老张的旅店。那是一栋两层高的房子,构造有点像古代的客栈,呈回字形。根据老张介绍,这间客栈是三年前才翻修的。这里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好许多,古色古香,雕花木门,红漆柱子,是现代都市里难觅的建筑物。但这样典雅的旅店,却出现在这个穷困的小山村里,反而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老张跟我们说,他这个旅店主要是为外地游客服务的。因为这里有温泉,每年到这里泡温泉的客人不在少数,所以花大价钱将旅店翻修是十分有必要的。

“没想到,”老张话锋一转,语气悲伤起来,“最近都没客人敢来了。”

“是因为狐妖大人声言要发邀请函的缘故吗?”爱迪生问。

“是呀。本来自从狐妖大人复活之后,来这里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可是,听说狐妖大人要发出死亡邀请函后,谁也不敢来了。就连我们这些世世代代住在这里的村民也整天提心吊胆,生怕会收到死亡邀请函呢。”

“你们相信狐妖大人的法力是真的?”

爱迪生的问题显然触动了老张的某根神经,他惊愕地张大嘴巴,像是把爱迪生当成异教徒一般。“当然是真的!”老张叫道,“狐妖大人高强的法力,我们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这里很多人都是狐妖大人的信徒呢!”

“很多人?”爱迪生找到了这句话的破绽,“这么说,还是有少数人不相信喽?”

“是有那么一些冥顽不灵的家伙。譬如说,村长那个老不死的,竟然打算将这里的土地卖出去建度假村。这里是狐妖大人千年栖息的山林呀,他胆敢冒犯狐妖大人,早晚会遭到报应的。”

老张居然直呼村长“老不死”,可见他对村长非常不满。

我们刚走进旅店,便有一个人冷冰冰地从我们跟前走过。

程美妮细声惊呼道:“哇,头罩怪人!”

可不是吗?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个头罩怪人正大摇大摆地从我们面前走过去。也许用“大摇大摆”这个形容词是过分了点,但他至少是用一种漠不关心的态度走回自己房间的。自始至终,他看也不看我们一眼,表现得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爱迪生紧紧看着那个房间,沉思着。他一边想问题,一边朝楼上走去,而穆晓已经先行扶黄百万上楼休息了。

“喂!别跑!”突然,二楼传来着急的叫喊,还伴随着咚咚的脚步声,地板被震得吱呀作响。

有个男生在走廊上追逐着什么。令我们大感意外的是,他接着喊的是:“喂!妖怪,别跑!”

妖怪?我们几个人互相对视,不明所以。

老张却见怪不怪:“别理他。他也是我们的住客,说是来这里捉妖怪的。”

“捉妖怪?”这家旅店看来还住了一个怪人呢。

我们抬头看见那个男生光着脚在走廊上跑。他倒不像头罩怪人那样神神秘秘,是个长相帅气的男生,和我的年纪差不多,貌似也是学生。只见他穿着短裤T恤,俯着身子拼命想要捉住什么似的。

“喂!客人!”老张不满地朝楼上大叫起来,“你别跑了,想拆了我的房子不成?”

“就快捉到了!就快捉到了!”那个男生一边回答一边继续追逐。

跑到楼梯口的时候,他却一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站在楼梯上的爱迪生反应不及,两人一同滚下了楼梯。爱迪生一声不吭地躺在地上,貌似晕过去了。

“啊呀,疼死了!”男生摸着脑袋,表情痛苦地说。他想要爬起来,一只手却“错误”地放到了夏早安的胸上。晕过去几秒的夏早安猛地睁开眼睛,是的,夏早安回来了。

那是个应该定格住的儿童不宜的镜头——男生趴在夏早安的身上,一手抓住她的胸部。

“呀!色狼呀!”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瞬间震破我们的耳膜。

“我不是故意的……”男生顿时脸红耳赤,赶紧松开手。还没由得他解释,夏早安便使出了她成名已久的农夫三拳,朝男生的脸庞挥过去,旅店里随即响起刺耳的惨叫声。

“Poor guy!”程美妮蹲下去查看那个被揍晕的男生,并在胸口虔诚地划起十字架,接着又看着爬起来的夏早安,脸上流露出佩服的表情,“你出手真够狠的呀。”

“那还用讲,看他还敢不敢占我便宜?”夏早安不解恨地用脚踢了踢被她打晕的男生,“呀,这男的长得好像吴尊大人哦!”看清楚男生迷倒众生的脸蛋后,夏早安又犯花痴了。是不是所有女生遇到帅哥都要高喊一句“观看帅哥,人人有责”?

“谁把我的吴尊大人打得这么惨呀!真没天理!”夏早安义愤填膺地嚷嚷道,“谁快来救救我的吴尊大人呀!”我终于知道贼喊捉贼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时老张朝屋里大声喊起来:“安小宝!安小宝!”

又一个男生跑了出来,年龄还是十七八岁的样子,看起来像个店小二。他跑到老张的面前,等候吩咐地问道:“老板,什么事?”

“快把这个客人抬到屋里去,他被人打晕了。”老张指着晕倒的男生说。

“好咧。”安小宝爽快地答应。他力气很大,一个人就把男生背起来,走进了屋里。夏早安忧心忡忡地跟了进去,生怕她的吴尊大人以后再也醒不过来了。

“那个小工还挺能干的。”我夸了一句。

老张点点头:“是呀。本来嘛,我也不打算请什么人的,再怎么说这里的生意也谈不上有多么忙。不过,安小宝却说他不要工钱,我就让他留下来帮忙了。”

“不要工钱?”

这种人如果不是神经失常,就是另有企图。果然,在我的一再询问之下,老张告诉我,这个叫安小宝的男生是一个月前才来到稻草村的。他竟然跟头罩怪人来此的时间一模一样,而且住在同一旅店里。

我又问:“那个晕倒的男生也是一个月前来的?”

“是呀。”老张也觉得惊讶,“他叫齐木,说是替一本杂志收集民间怪谈传说的,听到狐妖的消息过来看看。”

我沉默了。似乎,狐妖的复活吸引了许多来历不明的人。刹那间,我觉得周围的人全部都有可能是凶手,他或她就藏在我们当中。

“老板,那个人醒了。”安小宝从屋子里走出来说。

“哦。他没事吧?”

“没事没事。看,他不是出来了吗?”

那个叫齐木的男生也随后走了出来。他恢复得很快,双眼炯炯有神,想也知道刚才只是受了轻伤,佯装昏倒而已。

“吴尊大人,等等我!”夏早安跟屁虫似的追着帅哥,满脸都是撒娇和讨好的笑容。

“拜托,我不是什么吴尊大人啦!”齐木被夏早安缠得有点无可奈何,“刚才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哎哟,就算你是有意的也没关系。”

齐木的表情有些扭曲。我猜想他现在一定是想撞墙。

“哦!I just know it!”程美妮发现什么似的,得意洋洋地叫道,“你和米卡卡没在拍拖,You are a liar!”

“这个……哈哈,我听不懂英文耶。”夏早安立刻装出一副“我好傻好天真”的模样。

“你骗人!”程美妮白了她一眼,又紧张地抓住我的胳膊,好像有谁会把我抢走似的。

天啊,派个人来搭救我吧,不然,就杀了我。

我决定转移话题,于是大声对老张说:“张伯,快用你的电话报警呀!刚才死人了呀!”

这一招果然有效,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回到这个问题上了。

“死人了?谁呀?”齐木好奇地问。

刚才他显然不在水车的现场,而安小宝也露出不知情的神色。待我将事情说明白之后,这两个男生一齐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啊?跟那次一样呢!”他们异口同声地说。

我想起这句话老张之前也说过,于是追问道:“那次,是指四年前的案子吗?”

“嗯。”老张点点头,“那次,有个死者也是被挖去了眼睛。还有的被挖去鼻子、耳朵……总之……”他在回忆那次恐怖的事件,声音像从喉咙里挤出来的,有些发颤,然后,他不再说下去了。

“可是,凶手为什么要挖走死者的眼睛、鼻子、耳朵……那个人是不是变态呀?”

“不是不是。”齐木接上话头,向我解释道,“那些人的死法,跟狐妖的传说一样。据说,狐妖的复活,必须要……”他将那首流传已久的歌谣说给我听。

我马上明白了,凶手是故意将死者的死状布置得跟歌谣一模一样。这次黄明珠的尸体恐怕也是如此,难道说,还会有下一个受害者,更有可能也会被割去脸上的五官?

“安小宝,快去打电话报警。”老张吩咐。安小宝赶紧转身,走向放着电话的桌子。但他很快又折返了回来。

“打不通!”

“什么?不可能,今天早上还打得出去呀!”

“可是,现在就是打不通呀,一点信号也没有。”安小宝犹豫片刻,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不会是电话线被凶手剪断了吧?”

“不会吧?”老张面带忧虑地走过去,拿起话筒,拨了几次,然后又失望地挂回去,“真的打不出去了。”

很显然,凶手是故意把电话线剪断的。在这个手机信号不通的小山村里,要与外界联系,就必须通过我们刚刚进村的那条路。那是唯一的一条路,而到离稻草村最近的派出所,也要接近两个小时。

老张马上对安小宝说:“小宝,赶紧去报警,骑上我的单车,去七里坡的派出所,用最快的速度!”

“嗯,好!”安小宝接过单车钥匙,刚转身冲出几步。齐木却突然从门边抄起了一把柴刀:“把这个也带上!”

“啊?”安小宝惊愕地睁圆了眼睛,齐木却友善地提醒他:“拿着防身吧。如果凶手有意剪断电话线,那么他可能会伏在路上偷袭出村报警的人呢。”

没想到他考虑得这么周到,我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了。安小宝想了一下,接过柴刀,跑出门外,骑上一辆破单车就飞快地离开了。

结果,安小宝去了很久也没有回来。我们后来才知道,他在回来的路上差点丢了性命。

当我们身处稻草村的时候,有两个人结伴来到了七里坡的派出所。所里的几个干事都出去办事了,只剩下所里的头头李警官在悠闲地听着广播剧。

外面的日光太猛烈,树林中的蝉鸣潮汐般一波一波地涌进屋子里。风扇呼呼地驱散着屋里的热气。门外传来脚步声,李警官刚抬起头,视线中便出现两个人影。来者是一男一女,男的好像在哪里见过。

“喂,李老弟!”那个年过五旬,看上去相当精明的男人爽快地跟他打招呼。

“你是……”

“哎呀,真是贵人多忘事!四年前稻草村的那件案子,我不是和你合作过吗?我是孟劲啦。”

“啊!”李警官一拍脑袋,赶紧站起来,热情地握住孟劲的手,“孟老兄,好久不见了!怎么这么有空来探望我呀?”

“是有点事,经过这里,就顺便来看看你了。对了,这位是Doctor马,四年前她是那件案子的鉴证人员。你应该也记得她吧。”

“我当然记得。美女嘛,我都是过目不忘的!哈哈哈!”

李警官肆无忌惮地笑起来,Doctor马淡淡地回之一笑,接着李警官又问:“对了,你们两个怎么一起来,是不是又出了什么案件?”

“说不上是案件。”孟劲说,“我们想到稻草村去见见复活的狐妖,听说她就是四年前死去的其中一位死者。”

李警官语气轻松地说:“怎么,你们也信?这不过是稻草村村民们的把戏吧。”

“哦?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好像有一家大型的房地产公司看中了稻草村的温泉资源,打算发展成度假村,所以我想这可能是那些人的炒作手段吧。他们故意对外宣称狐妖复活,其实就是免费为自己的度假村做广告嘛。”

“真是这样吗?”Doctor马提出质疑,“据我所知,那个狐妖长得跟死者确实一模一样。如果只是炒作手段,这也太费工夫了吧。”

“是吗?这个我倒没听说。”李警官想了想,“不过,死去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复活的。而且,当年不是Doctor马你亲自做的鉴证吗?你确定那个人死了?”

“我确定。”Doctor马用肯定的语气回答。

“这就说明稻草村里的狐妖是假冒的嘛。”李警官笑着说,这时他听到门外似乎又有来客了。

只见一个男孩飞快地骑着单车过来,大声喊:“警察,警察,死……死人了!死人了!”

“你说什么?”李警官边走出去边问。

孟劲和Doctor马做了一下眼神交流,也跟了出去。

来报警的男孩正是稻草村旅店的小工,安小宝。他赶得很急,一只手忙着擦去满头的大汗,另一只手居然握着一把锋利的柴刀。有一刻,孟劲他们还以为这男孩是杀人后来自首的呢。等喘足了气,他才咽了口口水,详细说了在稻草村发生的命案。

他的叙述令在场的三个人都激动地跳起来。

“果然出事了。”Doctor马意识到自己担心的事情已经变成现实。

孟劲则迫不及待地抓起李警官的胳膊:“李老弟,我们快走!你们的警车呢?”

“手下出去办事,开走啦。这里只剩两辆单车。”

“那我们快走吧。”Doctor马不等他们,率先跳上安小宝的单车后座,拍着安小宝的肩膀催促,“快走快走!”

“等等我们!”两个刑警骑着同样破旧的单车,跟上了安小宝。

在赶往稻草村的路上,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雨下得很猛,四个人只得在路边的农家避了半个小时的雨。等到雨势变小,他们才继续赶路。

一路上,天空依然阴沉沉的,乌云黑压压地笼罩着周围的山峦,葱茏的山林此时只剩下一派灰色的轮廓,到处呈现出阴暗不祥的色彩。

大大小小的水流从山上流下来,夹带着黄色的泥土。进村的山路变得十分泥泞,单车溅起的泥巴把他们的裤脚都弄脏了。但大家也顾不上了,一心想着尽快赶往稻草村。

即使后面载着Doctor马,安小宝还是骑得很快,在最前面领路,反而是孟劲大叔落在了最后。濛濛细雨将大家的头发和衣服都淋湿了。Doctor马抹了一下从头上流下的雨水,眨了眨眼睛,朝山上看去。蓦然,她瞪大了眼睛——整片山坡在移动,雨水泥土沙石纷纷汹涌而下。

泥石流!

Doctor马慌忙撕开喉咙大喊:“山体滑坡!快跑!”

整个世界忽然崩裂,一整块山坡咆哮着冲了下来,仿佛一头饥饿的猛兽,朝山路上的人们张开了血盆大口……

雨下了半天,直到傍晚才停下来。

雨后的空气特别清新,但也将水车现场残留的蛛丝马迹冲刷得一干二净。屋檐不断地滴下水珠,从这间旅店可以看得到远处的水车,它现在又重新旋转起来,放在水车边的尸体已经被移走了。

我回过头,又确定了一下时间:六点钟。安小宝早该回来了,是被这场雨延误了归程,还是在路上遇到了什么意外?不安始终萦绕在我的心头。

我走出房间,在走廊上朝一楼左边的第一个房间看去,那正是头罩怪人住的客房。他一直待在房间里,不曾出来。窗户被窗帘遮得严严实实,谁也不知道他在屋里干什么。他始终保持着那股充满压抑的神秘感。除了这个家伙有可疑,那个叫齐木的男生也值得怀疑。真不巧,他居然就住在我的隔壁。而黄百万和穆晓的房间相邻,夏早安和程美妮的房间亦是如此。二楼就住了我们这些人,加上住在一楼的头罩怪人,便构成了旅店的全部客人。

我正沉思着,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在打招呼:“嗨。”

回头一看,齐木就站在后面。他走近我身边,笑容里漾出潇洒的光彩,他直截了当地问:“你们来这里是为了狐妖的事情吧?”

我抿抿嘴唇笑了:“是呀。那你呢,也是为了狐妖?”

“嗯,我是替一本悬疑杂志找素材。听到这里有狐妖复活的新闻,我就赶过来了。”

“那有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这个……有没有价值我不敢说。不过,我觉得你注意的那个头罩怪人确实很可疑。”

“哦?”

“有好几次我看到他偷偷摸摸地从狐妖的大宅里溜出来。”

这说明头罩怪人和狐妖之间的确有着联系。我继续问:“你来这里这么久了,有没有见过狐妖的法术?”

“当然有!”他毫不迟疑的回答反倒令我很吃惊。然后,他说出他所见到的法术,跟我之前听说的相差无几。我忍不住打断他:“难道,你不觉得那是骗人的把戏吗?”

“哈哈。”齐木爽朗地笑起来,“我当然怀疑过。但是,我却发现不了其中的破绽。如果狐妖真的在骗人,那她的把戏也确实够高明了,能把所有人都骗了。而且,你们今天下午不是见识了狐妖的法术吗?听人说,她用的是‘千里杀人’什么的。”

“那才不是法术,而是杀人的诡计。”我一时口快说。

齐木立刻充满好奇地问道:“杀人的诡计?怎么说?”

“这个……”这不是能对外人透露的秘密。我正苦恼着,忽然看到旅店门外有个小女孩在朝我招手,是豆豆。

“对不起,这件事以后再说。”我得救似的向齐木道别,跑下楼去。假如我能在此刻回一回头,便能发现身后那个英俊的男生突然散发出冷酷的气息,留在他脸上的微笑一点一点地消失,所有的肌肉线条变得冷冰冰。

我跑到旅店门口:“豆豆,什么事呀?”

“大哥哥!”豆豆眨着葡萄一样漂亮的大眼睛,“我爷爷有些话要跟你说。”

“欸?”我很奇怪,村长要跟我说什么呀。

“是关于今天命案的事情啦。大哥哥,快跟我来。”豆豆用她的小手拉着我,我们很快来到了她家的院子里。

“你爸爸和妈妈呢?”我问道。

“他们出去打工了,每年到春节才回家,我一直和爷爷生活在一起。”豆豆说着把我拉进屋子里。房间里的摆设跟大多农村的屋子差不多,豆豆叫了几声爷爷,回答的声音却是从屋外传过来的。

豆豆跑到窗口:“爷爷,大哥哥来了。”

我也忙走过去问:“村长,您要跟我说什么?”

屋外小小的菜田里,村长正弯低腰,慢条斯理地摘菜。由于他背着我,所以依旧没看到他的脸。他用慢悠悠的声调说:“孩子,今天下午的命案我已经听说了。”说着,他咳嗽了两声,拍了拍后背,继续说,“我想,我知道凶手是怎么避开别人而把尸体运到水车上的。”

“哦?”我的兴趣一下子起来了,“是怎么样呀?”虽然我已经知道答案,但还是对此充满了好奇。

“是水路!”村长低沉而有力地说,“凶手是利用小河把尸体运到水车上的。这样一来,别人没有看到凶手的出现也就不足为怪了。”

和爱迪生的推理一模一样。“村长您好犀利,跟我朋友推理的一样呀。”我脱口而出。

村长像是吃了一惊,挺直了腰板,但却始终没有回过头,他沉吟着说:“看来你的朋友是个厉害的角色。”

其实,村长您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吧。我大起胆子问道:“村长,您为什么不相信狐妖是真的呢?这里的很多村民都相信狐妖是真的呀,难道您没有见识过狐妖的法术?”

“不,我见过。”村长回答道。

“那你一定是看穿了她的把戏。告诉我,她的那些把戏是怎么样的?”我心急地追问。村长却给了我一个出乎意料的回答:“孩子,你错了,狐妖是真的。”

“可是……你明明不相信啊……”事情峰回路转,一时半刻我不知所措。

“我不是不相信。”村长仿佛在叹气,鼓起勇气说出后面的话,“我是不敢相信。明明死去的人居然又活过来了……”

“可是,这也许是个圈套。那个自称狐妖的女生是假的也说不定啊。”

“不,是真的!那女孩就是四年前的那个人!”村长的语气无比肯定。

“村长你怎么能这么确定?”

“因为当年那六个学生就是来我家旅店住的,我当然记得,也不会认错他们!我虽然老了,但是脑子还没退化。”

“您家的旅店?”我疑惑地看了一下屋子周围。

这只是普通的农舍,怎么能说是旅店呢?

村长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解释道:“你们住的那家旅店原先就是我开的。”

“啊!”原来是这样。

“那件事情后,老张就把我的旅店买了下来。”

嗯,这又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不过,村长之后的话令这件事情更加有趣起来。他说:“那个老张呀,很奇怪。他原先只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家伙,平时生活都要靠别人接济,但四年前的某一天,他像是突然发了财,居然有能力将我的旅店买下来,并且花大价钱翻修成现在的样子……”

听他这么说,的确很可疑。

村长又弯下腰去摘菜。他最后一句话好像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孩子,你要小心那个老张。”

我的神经一下绷紧了,莫非老张和四年前的命案有关?

就在这时,有人叫了我一声。我转头一看,只见Doctor马就站在不远处。

我讶异地走过去:“Doctor马,你怎么来了?不是说明天才过来的吗?”

“嗯,提前来的。本来是和孟劲大叔一起过来的,刚好到了附近的派出所,就有稻草村的人前来报警。”

那是安小宝。得知他平安无事地归来,我也松了一口气。

“那孟劲大叔呢?”我朝她身后看了看。

于是,Doctor马将他们路上的惊险遭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原来他们在来的路上遇到了山坡崩塌,好在她和安小宝走在最前面,也是最快反应过来的,所以才逃过一劫。随他们而来的李警官被溅了一身泥浆,但幸运的是除了狼狈一点外倒没受什么伤。而孟劲大叔落后得太远,被拦在了村外,所以他现在已经回市里去寻找支援了。

我为他们擦了一把汗:“幸亏没有人受伤!”这是实话。

随即,我突然意识到山路被封,那就意味着稻草村已经完完全全和外界隔绝了,成了一个巨大的密室。这里连电话和手机也不起作用,要是再出什么命案,只能坐以待毙!

“我刚刚已经检查完尸体了。”Doctor马跟我说,“初步推断,尸体的死亡时间在五六个小时之前,也就是今天中午十二点钟到两点钟之间。”

那个时间段我们仍在火车上,也就是说,凶手比我们先一步到了稻草村,处理了尸体。这个推断为头罩怪人洗脱了嫌疑,因为他当时就和我们在火车上。不,我想到还有另一种可能性——凶手在火车上杀死了黄明珠,比我们提前来到稻草村处理了尸体。

“那还有什么发现吗?”我问。

Doctor马很快回答:“死者是被勒死的,有明显的勒死症状。而且,在她口腔里还有哥罗芳的成分。这说明,她先被人迷晕,再勒死的。”

“凶手既然要勒死她,为什么还要先弄晕她?”我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也不知道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Doctor马想了一会儿放弃了,“对了,你见到狐妖了吗?”

“没有。”我知道Doctor马此行的目的就是想弄清狐妖的真假问题,于是就将自己和村长的谈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她听后果然也很惊讶。

“这么说,狐妖真的是死去的那个女生?难道她没死?”她绞尽脑汁地思索着,紧闭的双唇终于张开了,“这不可能,当年我明明检验的就是她的尸体,她不可能活着!”

“可村长……”

“也许是认错了吧。他都这么老了,而且事情又过去了四年,他应该不认得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女生才对。”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DNA鉴定。”Doctor马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要搞清楚这个谜团,咬紧牙关说道,“我想,当年的检验报告还在鉴证科那里,只要取到狐妖的头发或者别的什么,就可以和当年血液里的DNA做比对。我就不相信,狐妖有本事逃得过科学的鉴证。”

“可是,这很难办得到吧?狐妖不会轻易让人靠近呀。她的大宅里经常有村民把守着呢。”

我们一路聊着回到了旅馆。刚进门就遇到了正准备去泡温泉的穆晓。这两人对视了半秒,最后抱着脸盆的穆晓迟疑地问道:“你……是不是马小玲呀?”

Doctor马惊喜地指着穆晓:“你是穆晓!好久不见了!”

“对啊!”穆晓稍带几分笨拙地点着头,脸都红了。

这两个久别重逢的故人,感性地相互拥抱了一下。随后,我便介绍她认识旅店里的其他租客。

晚饭的时候,Doctor马告诉我,她和穆晓曾经是医大的同学,可是大三的时候,家境贫困的穆晓无法再支付高额的大学学费,只得中途辍学。听说,穆晓在医大的成绩名列前茅,要不是父亲突然生了重病,他会继续读下去。

“或许会跟我一样,成为一位法医。想当年,我们三个人曾经一同约定过,要消灭世上所有的罪恶……”说及此,Doctor马突然停顿,重重地吸了一口气,睫毛下扯开大团忧伤的阴影。

我注意到她悲伤的神色,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这时,穆晓扶着黄百万走下楼梯。他们还没就座,老张就从门外走进来,对我们说:“狐妖大人要接见你们。”

“正好,我也想去会会她!”坐在我们旁边的李警官率先气冲冲地回答道。他冲了好久的澡,才把身上的泥浆洗干净,正是满心的怒火没处发泄的时候,“装神弄鬼!有本事叫狐妖接住我的子弹!”他拍拍腰间的手枪,霍地站起来,一副等不及就要跟狐妖算账的阵势。

“那我们一起去吧。”

此时,狐妖的大宅比下午更加阴森幽暗。屋里没有开电灯,只是点了几盏油灯。窗户外头漆黑一片,风吹过竹林发出细碎的声响。狐妖依

旧躲在檀木屏风后。

我们刚进来坐下,她便笑道:“怎么样?我的千里杀人过瘾吧?”她仿佛把这当做了游戏。

身体虚弱的黄百万此时用尽力气,歇斯底里地叫起来:“你为什么要杀死我的珠女,为什么?”他浑身发抖,咬牙切齿地似要扑过去把狐妖干掉。然而,他却没有后续的动作,只是坐着大声质问。

毕竟,在没弄清狐妖的虚实之前,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为什么?”狐妖的声音从屏风后幽幽传来,音节都透着寒气。她嘲笑似的反问,“杀人需要理由吗?”

需要吗?诚然,大多谋杀案都存在杀人动机,不外乎情杀、仇杀、为钱杀人……但这不代表杀人就必须存在动机。试想一下,轰动全国的幼儿园血案中,那些惨遭毒手的小朋友又触犯了凶手的哪根神经?

没有人出声。大家沉思着,众人的脸色在油灯暗淡的光线中显得尤为凝重。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坐在我旁边的Doctor马向前倾了倾身子,鼓起勇气问:“你真的是狐妖?”

“哈哈!”屏风后面又发出了笑声,她说,“看来,你们还在怀疑我的能力。那就让你们再见识一次好了。”

“你不会又想杀人吧?”自从下午见识狐妖所谓的“法力”之后,就出人命了。所以,也难怪夏早安此时一脸惊恐,想要夺门而逃似的。

我们的心也绷紧了,大家屏住呼吸,面面相觑,气氛沉重得似要把我们的肩膀也压垮。

“放心,我的法力不仅仅是杀人,我还能预知过去与未来。”屏风后面的声音说。

“预知未来?How?”程美妮表现得比夏早安更大胆,好像丝毫不担心自己成为第二个受害者似的。

“老张,进来。”

听到狐妖的命令,一直守候在屋外的老张毕恭毕敬地走了进来。

“把屏风撤走。”

此话一出,我们所有人都紧张地睁大了眼睛,凝视着缓缓移开的屏风后方,内心涌出一股无法自控的兴奋与恐惧。狐妖终于要露出真面目了!

终于,一个穿校服的女生出现在大家的面前,那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女生,和想象中凶神恶煞的模样有着天壤之别。唯一让人感到邪意的是她那双阴森森的眼睛。她一眨不眨地盯着我们,仿佛要看穿我们内心所有的想法一般。

“是……是你?”Doctor马大吃一惊,脸色苍白,“你真是唐紫云?”

“这是问题吗?”狐妖诡异一笑,“答案已经在你心里了,难道不是吗?马小玲。”

Doctor马惊得身子一颤:“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无所不知。”狐妖轻眯起眼睛,不知她是否在看人,她淡然地说道,“我说过,我知道你们的一切,包括你们的过去和未来。你们这些人在心里其实还在怀疑我的法力,不是吗?”

这话不假,可在场没人吭声。这种时候,似乎说什么都不合适。

只见狐妖细声对老张吩咐着什么,然后他立刻离开了屋子。不一会儿,他带着七个信封回来了。

“请在白纸上写出一个名词,”狐妖对我们说,“然后把它装进信封里。我会根据你们写下的字测出来你们的过去与未来。”

“名词?什么样的名词?”我问。

“人名,日期,或者别的物件,只要是名词,就可以。”

“无论多少字?”

“嗯,无论多少字。记住一点,必须是名词,而且是你们心中所期望的东西。而且我不需要打开信封就能知道你们写的是什么词。”

“真的啊?那我要试试!”夏早安跃跃欲试,好像准备要写下什么惊天动地的东西似的。

对狐妖的话,我满腹疑惑。真能不拆开信封就能看到我们写的字?这不可能吧?除非使用了某种诡计……

我仔细检查了一下信封。纸很厚,绝不是可以用肉眼看穿的,里面也没有夹层。总之,初步看来,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信封,白纸也是如此。而写字用的笔,都是我们自备的,在这方面不可能动手脚。那么,可能在周围装上针孔摄像头什么的,能够偷看我们写下的字。想到这一点,我尽量用手捂住我写的字。大家也意识到这一点,写字的时候都特别小心。

写完之后,我们把白纸折后放进信封里。我故意折了几层,用胶水封好信封。老张把它们交上去,一封封整齐地摆在狐妖面前的地板上。

“你出去吧。”狐妖冷冷地摆摆手,老张没说什么,就退出了屋子。

“那么,现在开始。”她的目光逐个停留在我们身上。她没有看信封,但也许偷偷瞟了一眼也说不定。她的嘴巴终于动了,目光停在了黄百万的身上。

“黄百万,你写的是一个日期,10月26号。在这一天,你将得到你梦寐以求的一切。”

“你……你怎么知道?”黄百万瞪圆了眼睛问。

狐妖继续说:“但是,10月26号这天也是你最害怕的一天,因为就在这一天……”

狐妖冷冷的声音像一盆冰水浇得黄百万全身僵硬,他原先就苍白的脸色此刻更白了。狐妖还要继续说下去,黄百万突然喝道:“别说了!别说了!”

狐妖微微一笑:“我会尊重你的意见。看来你并不希望我揭露你的过去,那么,就跳过你的好了。”

狐妖拆开黄百万的信封,抽出里面的白纸,将它放到烛火上,等它烧完后,才接着预测下一个——Doctor马。

“马小玲,你写的是一个人名,伊天敬。”

Doctor马同样不敢置信地看着狐妖:“你知道他?”

“当然,他是你日夜挂念的人,你们从大学时就认识,深爱对方。可是,他却在一次车祸中死去了。你一定很伤心吧,所以直到现在还忘不了他。”说到这里,狐妖的语气也带着些悲哀,似乎受到了感染。

Doctor马哭了,泪光闪闪。

这一次,狐妖又说对了。而她依旧将猜对的白纸放到烛火上烧掉。虽然我不知道她这样做的用意。

下一个——穆晓。

不出意外,狐妖也猜中了他写的内容。穆晓写的是只有专业人士才知道的医学名词——非小细胞肺癌。他父亲正是患上此病而去世的。看得出来,穆晓也是故意将病名写得复杂,以防止狐妖有作弊的机会。即便这样,狐妖还是猜中了。她是怎么做到的呢?

接着一个是夏早安。

夏早安很得意地瞅了瞅我,悄悄对我说:“我写的她一定猜不出来!”她信心爆棚,我真不知她为何这么自信。

狐妖的表情显然一僵。夏早安更加得意,鼻子快翘上天了。狐妖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嘴部肌肉慢慢地拉出一抹诡笑。

“夏早安同学,我应该说过,写下的必须是名词吧。”

“对……对呀,我写下的就是……名词嘛。怎么样?猜不着可不许赖哦!”夏早安显得有点底气不足,这丫头一定是乱来了。

果然,狐妖笑着说:“我当然知道你写的是什么。”说着,她连看也没看,就将信封和里面的白纸一同烧掉了。

“喂喂喂!猜不着你还想毁灭证据呀!”夏早安立刻跳了起来。

我们对狐妖的举动也感到奇怪,难道她真的猜不出?结果却出乎我们所料,狐妖不紧不慢地说:“你写的不是名词,而是一句话,对吧?”

“啊?你知道?”夏早安顿时像泄气的皮球,又坐回到地上。

“你写的是‘我和齐木大人结婚’,看来你很喜欢那个男生。”

“哎呀,别在大家面前说出来嘛。人家会害羞啦!”

夏早安羞答答地装起淑女,我却想用农夫三拳直揍过去。这丫头分明就是五行欠揍呀!乱写些什么嘛!不过,狐妖这也能猜到,那可真奇了。

接着是我和程美妮。我写的是我最近在玩的游戏“奇迹世界”,程美妮写了个菜名“陈皮鸡丁”,全被狐妖轻而易举地说中了。

最后是李警官。

狐妖这次却没作出任何猜测。她和李警官沉默地对峙了好一会儿,直看得我们几个心里发毛。李警官眼神犀利地盯着狐妖,没有半点畏惧,眼里反而透出隐约的杀意。而他的手始终按在腰间的枪套上,似乎一有异常情况就会拔出枪来。

良久,狐妖才冷冰冰地说:“看来你不需要我的预测,因为你的白纸上什么都没写。”

她同样将李警官的信封看也没看就烧掉。

李警官冰冷的笑容丝毫不输给狐妖:“不错,我什么也没写。别装神弄鬼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使用的是什么把戏,但你才不是狐妖。你以为这样我就害怕了?我倒想看看,是你的法力厉害,还是我的子弹厉害。”

说着,李警官蓦地将警枪掏了出来,搁在地板上。沉重的声响让其他人大惊失色,Doctor马紧张地阻止道:“李警官,别冲动。没有任何证据之前你不能对狐妖动粗。”

“我没动粗呀。我就想看看狐妖的法力能不能连子弹也可以挡住。”李警官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们暗中捏了一把汗,狐妖却面无惧色,反而话语出奇的惊人:“那好,你就试试吧。”

“什么?”

“朝我这里开枪。”她抬起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眉心。

这一举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李警官愕然地张大嘴巴。他可真没想到狐妖胆敢这么做。

“你别以为我不敢开枪!”李警官有些歇斯底里,一把抄起手枪,顶住狐妖的眉心。

“我当然相信你会这么做,所以,开枪吧。”狐妖一脸冷静。她这么淡定的原因是什么?是她认定李警官只是吓唬吓唬她而已,还是她已经超乎脱生死之外?

“你要想清楚,就算我开枪了,在场的人也会替我作证,我的罪会轻很多。”李警官环顾着大家,“这些人都是我的证人,是你叫我开枪的!”

“没错,是我的责任,不要顾虑,开枪吧。”狐妖反而在鼓励他。

这似乎打乱了他原来的部署,他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果然,他只是唬人罢了,并没有开枪的念头。然后,他长叹一口气,紧绷的肩膀瞬间松泄,握着手枪的手也垂了下来。

“操!”李警官懊丧地骂道。

然而,那一刻,发生了一件任何人也预料不到的事情。狐妖趁机夺过了李警官手中的枪。

“喂!喂!你想干吗?”李警官吓得身子往后一退,生怕狐妖会朝自己开枪。他作出双手交叉挡在脸前的本能反应。我们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狐妖不会把我们所有人都杀了吧?

但狐妖接下来的举动再次出乎预期。她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手指一扣,扳动了扳机。

“哇!”见到这可怕的一幕,夏早安大叫一声,两眼翻白,往后倒了过去。

她晕得也太快了,狐妖根本没中枪。

是的,枪声没响。

狐妖再次露出她那不可一世的阴笑,把手枪还给李警官。

“我是不死身,没有什么可以杀死我!”

这声音回**在屋子里,冲击着每一个人。那一瞬间,我感到一阵战栗,一种真正的恐惧聚满我的胸腔,我手臂上的细毛都竖起来了。

李警官悻悻然地把手枪放回到枪套里。他看起来满脸疑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你是怎么知道手枪里……”他刚要发问,狐妖却做了个阻止他继续说下去的手势。

“我刚才已经满足你的要求了。现在,轮到你接受考验了。”她说。

“考验?什么考验?”李警官紧蹙眉头。

只见狐妖拿出三封邀请函:黑色的,红色的,白色的。

她逐一解释道:“黑色邀请函,你们已经见识过了,那代表死亡,里面会预言出你们的死法;红色邀请函,则代表权力,如果选择了这封邀请函,你就能得到权力;白色邀请函,代表财富,同样,选择这个就能得到巨额财富。”

如果夏早安没晕过去,她肯定会选择白色的邀请函。

不过,此时选择的人是李警官。他似乎很有顾忌,将信将疑地盯着狐妖:“选择红色或白色的邀请函就能得到权力或财富,恐怕没这么简单吧?”

狐妖嘿嘿笑了起来:“当然不是这样子。我已经预测到你的未来,你很快就会死去,所以,你不可能反抗命运的安排。你只能选择这封黑色邀请函。”

“放屁!我才不相信!我偏不选黑色,我选白色!”李警官不屑地说道,随即将手伸到白色邀请函前。

那一刻,他却像中了诅咒般一动不动,手指触摸到白色邀请函,却无法将它拿起来。他一脸惨白,头上不断地冒汗,好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阻止他拿走白色邀请函。终于,他的手松开了,缓缓地伸向红色邀请函。同样的,他也没能拿走那封邀请函。直到最后,他拿走的竟然是黑色邀请函。

黑色的,代表死亡!

我们都傻了眼。为何有人不选择权力和财富,却选择死亡?难道真如狐妖所言,李警官的命运将是死亡?

“我说过,我法力无边!”狐妖洋洋得意地环视着我们,在那傲视一切的眼神里我们显得那么渺小。然后,她在我们的注视下慢慢站起身,朝门口走去,一直消失在黑夜里,留下我们这几个人不停眨眼,都以为正在做梦。嗯,一场不可思议的梦。

留在这屋子里的,通通是谜团。

安静的屋子里,李警官突然哈哈大笑,我们这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黄百万紧张不安地问。

只见李警官翻开了邀请函,眼睛盯着它,不住地发笑。

“上面写了什么?”

我们凑过去一看,才发现黑色邀请函上面写着离奇古怪的内容。

狐妖大人邀请你参加地狱之旅。能为狐妖大人献出你的灵魂,将是你毕生的荣幸。你将死于来自宇宙的凶器。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怒江之战 第二部作者:南派三叔 2推理笔记I:1/2傲娇侦探作者:早安夏天 3怒江之战 第一部作者:南派三叔 4他来了请闭眼之暗粼作者:丁墨 5他来了请闭眼作者:丁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