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CHAPTER 02 复活的高中生

那场大雨中的遭遇,为稻草村和狐妖增添了一层扑朔迷离的神秘感。

自称是狐妖使者的稻草怪人,为什么要袭击那个少女呢?这个谜团暂时无解,而且那个少女跑掉之后也没有折返。不过,对我们来说,特别是夏早安,已经没有去稻草村游玩的兴致了。

“我不敢去了,事情变得好怪!”上学的路上,夏早安这样跟我说。

我十分同意夏早安的意见:“还是不去的好,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嗯。”她点了点头,脸上还是难掩惋惜之情,“可是,我那两万……”说到此处,她又住口了,眼睛看着我,生怕被我发现了她的秘密似的。

其实呀,我早猜到了:“是不是可惜那个富翁答应给你的两万块酬劳拿不到了?”

“就是呀……咦?”夏早安惊愕地盯着我,“你怎么知道?”

“猜也猜得出来嘛。照你的性格,怎么会做亏本的生意?如果没有酬劳,你才不会去那种穷山村呢!”

夏早安刚要说点什么,忽然像见鬼了,大叫一声,躲在我的身后。

“怎么了?”

“那个……那个稻草怪人……就在那里呀!”

顺着她颤抖的手指望去,我也有如被泼了一盆冷水,双脚都在发抖。只见街道的另一边,一个怪异的身影站在电线杆下,正探出半张脸,阴沉地瞪着我们。他戴着昨日那张怪诞的面具,穿着黑色的斗篷,露出来的手仍然像是用稻草做成的,而且……他断掉的手臂又长出来了。

蓦地,身后有人抓住了我们的肩膀。

“哇呜!别抓我,要抓就抓米卡卡呀!我的肉不好吃!”

好卑鄙的女生!我怎么和这样的家伙混在一起了?真是杯具!

“喂!你们在慌什么呀?”

听声音,此人不像坏人。我回头一看,原来是Doctor马。

“哎呀!Doctor马,差点被你吓死了啦!”夏早安说话之间,似乎还心有余悸。我则赶紧往那边一看,稻草怪人不知何时消失了,街上不断走过上班或上学的人流。

Doctor马笑着问:“怎么了?你们俩,大惊小怪的!”

“刚才……”夏早安也不知该如何道出事情的来龙去脉,“算了,没事了。”她丧气地耸耸肩,不再说下去。

“那就快点走吧,不然要迟到了哦。”

于是,我们三人结伴同行。刚走到校门口,便听见路边响起汽车的喇叭声,一辆银色宝马随即停在我们身边。

那个叫穆晓的年轻男子从车窗里探出脑袋。他今天戴了副茶色的眼镜。

“夏早安同学,Boss让我告诉你,后天去稻草村,请你做好准备。”

夏早安支吾了半天,才回答:“我不想去了。”

“怎么能这样?”

“对不起嘛。可是我真的害怕呀!”说这话时,她的眼神依然透着惶恐不安,声音干涩得像从喉咙里挤出来的。

“那我要先跟Boss联系一下。”穆晓掏出手机,迅速打了一通电话。手机里隐约传出了那个黄百万气急败坏的骂声,挂线后,穆晓一脸的委屈,“你也听到了,Boss很生气。他说要是你敢出尔反尔,就得赔钱!”

“赔什么钱呀?”夏早安眨着眼睛,快要哭了。

要她赔钱简直跟要了她的命差不多。

“违约赔偿金呀。按照合同,是罚双倍,就是说,你要赔四万块。”

“四……四万块?”夏早安顿时脸如死灰。

“你可要考虑清楚了?”穆晓半是威胁半是同情,“四万块对你来说可是个大数目。”

“唉……”夏早安沮丧着脸,“看来不去也不行了。”

“嗯。那你确定要去了吧?对了,你上次不是说还有朋友跟你一起去吗?是谁呢?”

穆晓将目光投向我和Doctor马,那一瞬间,他的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好像在仔细打量着Doctor马,但什么话也没有说。

“是呀,就是这个人要跟我一起去。他是我的死党。”

夏早安竟敢直接无视我就擅自作了决定。我不满地叫起来:“喂喂,我没有答……”随后的话马上被惨叫声所替代,因为夏早安狠狠踩了我一脚,痛得我说不出话来。

银色宝马就这样开走了,我甚至来不及拒绝。

“奇怪……”Doctor马望着远去的车子,沉吟道,“那个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只可惜,正在争吵的我和夏早安忽视了这句话。

“喂喂喂!我没有答应跟你一起去呀!”

“难道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去孤身冒险吗?”

“谁让你自己贪心那两万块酬金。”

“那……酬金分你一点好了……一百块,怎么样?”

这家伙真是只比铁公鸡还吝啬的不锈钢公鸡!

“你们俩就别吵了。”Doctor马把我们分开,搭着我们的肩膀走进学校里,边走还边若有所思地问,“刚刚那个人是谁呀?说什么稻草村?你们要去稻草村吗?”

提及稻草村,不仅我们感觉诡异,Doctor马的脸色也出奇的凝重。

当我将事情娓娓道来,有关狐妖大人、稻草村,甚至黄百万,Doctor马听后,眼神里划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战栗。

“那个村子,我以前也去过。”

“真的?”我问。

“嗯。”Doctor马点点头,低垂着美丽的眼睛回忆道,“那是四年前,我还在鉴证科工作的时候,曾经奉命到那里调查一件怪案。”

“怪案?”我和夏早安不安地相互望了一眼。

Doctor马说:“那件案子和一个狐妖的传说有关……”

她慢慢地跟我们谈起当年的那件案子。四年前,有六个学生去稻草村远足写生,结果五个人死了,剩下的那个被当做嫌疑人,最终却因为证据不足被释放了。这件案子的奇怪之处是五个人的尸体完全按照狐妖传说的手法处理的。听说只要这样,被封在稻草人里的狐妖的元神就能放出来,再次重生复活。

我们听得入了迷。

“其实,更奇怪的事情在后面呢。”Doctor马正要说,上课铃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学生们加快脚步经过我们的身边。看来不是简短几句话就能够说完的,Doctor马不再说下去了。

“你们先回教室吧,有时间再聊。”

刚好第二节是体育课。体育老师一宣布剩下的时间自由活动,我和夏早安便立刻默契地一同向校医室走去。

我们都想知道更多有关稻草村和狐妖的事情。那个地方,我们很快就会身临其境。

是的,我们——我决定和夏早安一起去了。因为那蠢蠢欲动的好奇心,让我对那个充满神秘感的小山村竟产生了某种向往。

校医室里,Doctor马正在整理学生的体检报告。见我们走进来,她马上问:“这个时候你们不是在上课吗?”

“这节是体育课。”

“哦。”她聪慧的眼睛一眨一眨,露出动人的微笑,“你们一定想问今天早上还没聊完的那件怪事吧。”

我们点点头,马上找了椅子坐下。

“到底是什么事呀?”夏早安迫不及待地问。

“说起这件事,真的非常奇怪!不但奇怪,甚至可以说恐怖!”Doctor马脸上的表情又凝重起来。我们感到一股沉重的气氛弥漫开来。

她继续说:“这件事还是不久前才发生的。对了,你们相信死人可以复活吗?”

“怎么可能?”对这种荒谬的问题,我们不假思索地摇头。

“我也不相信。可是……之前我告诉过你们吧。四年前的案子中,死了五个学生,其中有个叫唐紫云的女生,那个女生……”

“那个女生……复活了?”我猜测着问,虽然连我也觉得自己的话荒唐。可Doctor马却给予了肯定的回答:“没错,她又活过来了。”

“啊!”夏早安惊叫一声,然后我们一同发出质疑:“怎么可能?”

“我知道这件事情很难以置信!不过,我想是真的。那个女生很有可能就是唐紫云。”

“听你的语气,好像你也不确定呀?”

“是的,可惜我现在不在鉴证科了,拿不到第一手资料。不过,我看过那段视频,视频里的人跟唐紫云的照片十分相像。”

“什么视频?”

Doctor马却转移了话题:“最近南方台正在热播的那个灵异节目,你们有看过吗?”

“嗯嗯!看过看过!”夏早安马上接着说,“可刺激啦!我每天晚上都看呢!不过,最近几天好像停播了呀。”

“那也是没办法啊。”Doctor马苦笑着摇头,“出了那样的事……”

什么事情让电视台的节目也停播了?那个节目我也看过,虽说是以探讨神秘现象为内容的,经常去一些阴森恐怖的地点取景,但节目里从头到尾都没有鬼魂出现过,只是工作人员在制造紧张气氛而已。这种节目也只能吸引夏早安这种傻愣愣的观众。

“那个节目和唐紫云有什么关系吗?”我问。

显然,Doctor马不会无缘无故地提及那个灵异节目。

“米卡卡,你问得很好,那个节目最后一档内容就是去稻草村拍摄狐妖复活的传说。当然,我想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和许多人一样,不会相信那种无聊怪诞的传说。只不过,他们这次真的拍到了很劲爆的内容!”

是什么?我和夏早安满怀期待地向前倾了倾身子。

Doctor马神秘地说:“他们拍到了狐妖复活的画面!”

“欸?”

“是假的吧?”我皱起眉头,“真的有狐妖?”

“刚才不是说过吗?我看过的那段视频就是电视台当晚拍到的内容,那个复活的狐妖,你们猜是谁?”顿了半秒,Doctor马随即却迫不及待地说出答案,“就是唐紫云!”

“可她不是死了吗?”夏早安吓得捂紧嘴巴,表情既兴奋又畏惧。

我马上认真地分析起来:“也许是别人假扮的吧。”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不过看视频,那女生真的跟唐紫云长得很像,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会不会是双胞胎?”

“这个应该不会。当年我查案的时候,也没听说过她有双胞胎姐妹。”

“也许是没死?”

“这就更加不可能啦。”Doctor马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当时是我做法医鉴证的,在尸体上确确实实发现了唐紫云的衣物,而且现场还有大量属于唐紫云的血迹,那种出血量简直是把一个人的血都抽干了。”

“好恐怖!”夏早安睁着惊恐的大眼睛。

可我还是不信:“如果真的死了,那怎么会复活了呢?最后的可能性,是别人整容成唐紫云的模样。不过,现在的整容技术,还不可能把一个人的脸完全复制吧?”

“谁说不能!”夏早安不认同地嚷嚷起来,“我看过一部美国电影,都能把两个人的脸换过来呢!”

“拜托,那是电影!Doctor马,你认为呢?那个唐紫云有可能是别人整容扮成的吗?”

“这个嘛……”Doctor马一副认真的语气,“也不是没有可能,只要找到一个样貌本身就相似的人,再稍微整容,就可能和死者很相像了。关键在于,那个人本来的样貌必须和死者有八九分相像,不然,就算现在的整容技术再高超,也不可能将一张完全不同的脸整得那么像。”

“这么说,还是有可能的啰。”可是我马上又有了新的疑问,“不过,为什么要假扮死去的女生呢?难道和四年前的案子有关?”

“这个问题也是我想搞清楚的。”Doctor马说,“不瞒你们,我正打算去稻草村一趟,见识见识这个狐妖,兴许能破掉四年前的悬案。这也算了结了那个人的一件心事吧……”

话至此,她忽然忧郁地望着窗外,似在追思什么人。

夏早安兴奋地说:“那你跟我们一起去稻草村吧。”

这个提议不错。我原以为Doctor马会答应,可她却说那天刚好有事,不能同行。“不过,”Doctor马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严肃,她提醒道,“你们要小心那个黄百万。”

“黄百万?怎么了?”

“他不是好人。”Doctor马直截了当地说,“别看他表面是个大慈善家,有关他的丑闻很多,传闻他偷税漏税啦、洗黑钱啦、贿赂高官啦、包养女明星啦,总之,不是个好人。而且,他还和一件失踪案有关呢。”

“欸?”

“你们知道他现在掌管的国魅集团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吧,不过,将这个集团发展到现在这么大的规模完全不是他的功劳,而是他的嫂子,前任董事长李启红。那算得上是一个令人佩服的女强人,不但令国魅集团的事业蒸蒸日上,而且有许多善举。然而,蹊跷的是,李启红在四年前突然失踪了。”

“失踪了?”

“嗯,失踪了。谁也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没有任何线索。但是,在她失踪之后,黄百万马上接过了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于是,有人开始怀疑,李启红不是失踪了,而是被害了。警方也曾经往这方面进行调查,但却一无所获。”

“如果是被害,就是黄百万下的毒手啰?”

“他的嫌疑确实最大,因为他是最大的受益者。”

“那我们还要不要跟他一起去呀?”夏早安又动摇了。

我思索片刻,没有改变主意,反而更加期待这次稻草村之行了:“当然要去。”我给了她一个肯定的回答。

不难看出来,稻草村里面一定在酝酿着什么重大的阴谋。

窗外传来体育老师集合的哨声。我们站起身,朝门口走去。Doctor马突然把我们叫住,一脸欲言又止的犹豫表情,眼神不安地游移着。她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决定和盘托出。

她说:“自从狐妖复活之后,就传闻她拥有厉害的法力。稻草村的村民们不止一次见过她的神迹。据说她可以灵魂出窍,飘浮于半空,甚至将头摘下来……”Doctor马呼吸急促起来,“而且,还有一件更怪的事情,就是之前提到过的那个电视台的节目组,在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车上的人全死了。”

“啊!不会吧?”

有人死了,这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就因为这次事故,那个节目不得不被半途腰斩。”Doctor马继续说,“虽然报纸上对这次意外也简短报道了一下,但有些细节媒体还不能完全掌握。那就是警方曾经将这次意外归因于狐妖的作祟。”

越听越离奇,我们已经不顾集合的哨声,怀着热切的好奇心,站在门口不肯走。体育老师开始点名了吧,我们现在赶回去已经来不及了。

Doctor马缓缓说道:“因为警方调查时发现其中一个叫包小凡的女死者在出事时正在和弟弟通电话。根据她弟弟的证词,当时他听到姐姐突然大喊:‘啊!狐……狐妖!’紧跟着,车祸就发生了。”

我的脑海情不自禁地浮现出可怕的一幕:狐妖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施展她的法力,将整辆车推下山崖。

“事后,警方做了调查,发生车祸时狐妖正在稻草村里,有很多村民是目击者。所以她有明确的不在场的证明,而且,交通部门在现场详细勘查后也认为那次车祸是一次意外。唯一令人不明白的是,当时为什么包小凡会尖叫出狐妖的名字呢?”

“是啊,这真是奇怪。难道真是狐妖使用法力所致?”

我说。

Doctor马没有立即回答。她紧皱眉头,莫名其妙地自言自语:“要是那个人还在,他一定会对这件事感兴趣的,也一定会解开所有的谜团……”

听她的语气,她口中的那个人,似乎已经不在人世了。

只见一颗晶莹透明的泪珠,挂在她悲伤的眼角。

那辆劳斯莱斯在校门口停了半天。准确地说,是一节课的时间。

两个造型冷酷的保镖站在车外,由于戴着墨镜,外人根本无法窥视他们的神色。烈日当空之下,他们都穿着黑色西装,豆大的汗珠从脸上和脖颈渗出。然而即使如此,他们依然一动不动,酷得像两尊雕塑。

加长型的劳斯莱斯,不是谁都能坐得起的,普通老百姓连见到的机会也少得可怜。然而,现在它却停在一所普通的中学门口。放学后,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在驻足偷看,有些人干脆不走了,想看看劳斯莱斯到底在等什么人。

空气中充满了压低的议论声和车辆的喇叭声。

忽然车里一声令下,等候已久的两个保镖立刻离开劳斯莱斯,大步走向校门口。围观的人个个屏息敛气,目光随着移动的保镖慢慢聚焦到正走出校门的两个人身上。

那个男生和那个女生,在香云中学里也算得上出名的风云组合了。男生是头脑很好、经常考第一的米卡卡,而女生是身材很好、追求者甚多的夏早安。

此时他们正茫然地站着不动,好像被两个气势汹汹的保镖吓到了。两个高大威猛的保镖不由分说地架起米卡卡的胳膊,把他夹在中间,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给提起来。还弄不清状况的米卡卡一脸惶恐,连呼救这一求生本能也忘记了。

“你们干什么?好痛!”被人像行李一样硬塞进车里,我惊魂未定,思绪一片混乱。

遭遇绑架了?不会吧。至少我认为我家的全部家底也比不上这辆超级名贵的劳斯莱斯。

“把那个girl也一起请来吧。”头顶响起一个好听的女声。

她话音刚落,两个保镖便转身离开,不一会儿,车外传来夏早安挣扎的叫声。我刚爬起来,便被同样塞进来的夏早安压在了下面。

“好痛!”

“我才痛呢!”

“你赶快起来好不好?快压死我啦!”

偏偏这时车子突然发动了,我们刚爬起来的身体又重重地摔了下去。这期间,有个声音一直在咯咯地笑个不停。折腾了半天,我们好不容易爬起来,坐稳了,才发现那个女孩正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们。

咦,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这个女孩长相迷人,齐耳的头发,只在发梢的部分微微烫出了弧度,妆化得很淡,却掩不住她所拥有的娇贵气质。不过她的着装倒是十分随意,浅色系上衣,搭配深蓝牛仔裤加帆布鞋,跟街上常见的青春靓女差不多。

“你是?”还是想不起来,我决定直接发问。

她微微一笑,明亮的眼眸有如刚用水洗过的葡萄一样。我这才注意到她的眼眸竟带着淡淡的蓝色,而且,头发是栗色的,脸部轮廓有西方人的特色,是个混血儿吧。

“Don’t you remember me?”她的声音天真无邪,虽然说话半带洋文,但不含任何恶意。我紧张的心情也顿时缓解了不少。我又认真端详她的脸,虽然觉得面熟,但还是记不起来。她笑着提醒:“昨天下雨,你不是救了我吗?从那个怪人的手下……”

“啊!想起来了!”今天上学的时候,稻草怪人又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忍不住问道,“那个稻草怪人为什么要袭击你呀?”

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和夏早安已经身处一栋超级豪华的别墅里。

餐厅里摆着一张长得不可思议的餐桌,尽管只有三个人用餐,但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却摆得满满的,绝大部分是我们闻所未闻的山珍海味。而且,身边还站着一排衣着整齐的女仆随时准备伺候。

如此夸张的排场让我不敢放开大吃,反观夏早安,早已毫不顾忌地大吃大喝起来。嗯,这就是她的作风。

“I don’t know!我也不知道那个怪人怎么会袭击我。”那位大小姐——程美妮一边将叉上的肉放进嘴里,一边回答我的问题。在之前,我们已经互相自我介绍过。她是刚从外国回来的“海归”,在外国住的时间长,所以中文不太灵光。

“连你也不知道吗?”

“是呀。It is ridiculous!虽说我们家族财雄势大,但却很少与人结怨。我也问过管家,我那去世的父母有没有仇人什么的,但是没有呀,对吧,管家?”

很吃力地说完这一大段中文,她看向守候在身边的一位面目慈祥的老人。老人马上神色恭敬地点了点头。

程美妮又转头问我:“那个稻草怪人后来怎么样了?”

她逃跑之后便没有回来,当然不知道后续情况。我将扯下稻草怪人一只手臂的事情告诉她,她也吃了一惊,仿佛不敢相信这种怪事。

“对了,”我想到什么,“那个稻草怪人袭击你的时候,好像说什么是狐妖大人派来的使者呢!”

程美妮仿佛也记起来了,随即抓住狐妖这个名字喃喃自语:“狐妖?狐妖……在哪儿听过呢?”她马上恍然地叫道,”That reminds me!那封邀请函,我还以为是谁的恶作剧呢!”

“狐妖大人的邀请函?”我震惊地叫起来,“黑色的?”我想起黄百万交给夏早安的邀请函。

“Why do you know……它是黑色的呀?”

我将夏早安同样收到邀请函的事情说出来,然后把两张邀请函一对比,果然一模一样。

黄百万和程美妮都收到邀请函,这说明什么问题?两人的共同点都是有钱人。仅仅是因为这样?不,也许还有别的交集。然而,程美妮却告诉我,她们家族和黄百万在生意和私交方面都没有任何联系。

“不,有联系,有联系!”旁边的管家想到了什么,抑制不住激动地说,“那个稻草村,我们集团打算在那里买下一块地,开发成度假村。大小姐,你应该记得吧,前几天董事会不是刚讨论过这个计划吗?”

“哦,有关温泉度假村的计划,我是记得啦。可是,这跟黄百万又有什么关系?”

“因为黄百万也在跟我们集团争夺那块地呀!”

原来如此。现在,稻草村、程美妮和黄百万这三者都出现了交集。这个发现让我也激动起来,只有坐在旁边的夏早安还在置若罔闻地消灭餐桌上的美食。

“那块地很宝贵吗?”我问,心想,那里是不是藏着金矿什么的。

管家耐心地为我解答:“那只是一块普通的土地而已。黄百万之所以不惜一切跟我们集团争,是看中了那里的潜力。虽说那个山村位置偏僻,但风景迷人,而且,还有难得一见的温泉,实在很适宜进行度假村开发。”

听到这里,我似乎明白这两人都收到邀请函的原因了。似乎有什么人,不希望他们开发那片土地。是因为那是狐妖栖息的森林,还是因为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个夏早安,She is your girlfriend?”送我们出门时,程美妮偷偷问我,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不是啊。”我说,“她怎么会是我的女朋友?我还没有拍过拖呢。”谈及这个敏感的话题,我的脸不禁红了。

程美妮却出乎意料地眼睛一亮,兴奋地抓住我的手。这让我羞得顿时心跳加速。

她说:“Great!真是太好了!”

“啊?”

“既然你没有girlfriend,那我可以追求你啰!”

“啊!”我傻眼,一时间失去了语言和思维。

这个大小姐喜欢上我了?开玩笑的吧!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推理笔记V:最终游戏作者:早安夏天 2大漠苍狼1:绝地勘探作者:南派三叔 3孤鹰作者:邵雪城 4推理笔记IV:夜神月归来作者:早安夏天 5藏地密码作者:何马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