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CHAPTER 01 黑色邀请函

新学期一到,校园里的各个社团就都在放学必经的校道上摆满了摊点,开始了猛烈的宣传攻势。每个新生经过时,都有社员面带微笑地卖力拉拢。

“进我们文学社,用文字来实现你翱翔的梦想吧!”

“象棋社!象棋社!发扬中国国粹!”

“喜欢cosplay不?地狱少女!松本乱菊!高达00!下一个人物就是你!快来加入漫画社吧!”

社团之间各出奇招,喇叭声、宣传单满天飞,热闹非凡。就连我这个老生也不放过,一路走来已经拿了一叠厚厚的宣传单。

前面那个跆拳道的社团更离谱,摊前竟然有超多男生在抢着排队:“我要加入!我要加入!”他们极像超市大促销时疯狂抢购的家庭主妇们。

奇怪,这个社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受欢迎啦?而旁边社团的女生正不屑又气愤地朝那边干瞪眼。

“竟然用这种方法来抢人,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我走近一看,也愣住了。原来夏早安正穿着跆拳道服,拼命地朝那些色迷迷的男生抛媚眼。

“快加入跆拳道社吧!加入了就有像我这样的美人陪你练习哦!”她搔首弄姿,嗲声嗲气,还故意露了露上衣的缝隙,这太让人血脉贲张,浮想联翩了。

“我!我要加入!”一大群色狼争先恐后地抢着签名,有如饿虎扑食。夏早安却不慌不忙:“这里签名!别签错了哦!别忘了,要交一百块训练费哦!”

什么跆拳道社嘛……根本就是色狼社!

我忽然觉得头疼,正想离开,夏早安却兴奋地朝我招起了手,跑了过来。

“米卡卡,加入跆拳道社啦!”

“去你的!我可是穷人,没有钱被你骗!”

“说什么骗呀?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嘛!”夏早安眨着美丽的大眼睛,很认真地看着我说,“米卡卡,你为什么总是这么穷呀?”

这种问题……我也无法回答。

“话说,你什么时候加入跆拳道社的?难不成你的农夫三拳就是在这里学的?”我连忙转移话题。

她哈哈一笑:“哪有哪有!”

“你是不是跆拳道社的人?”

“当然……”生怕被旁人识穿似的,她转而小声说,“不是。”

“那你这么卖力地帮人家宣传,真不像你的风格。”

“笨蛋,没有钱的事情我才不干的。跆拳道的社长说了,我拉一个人入社就能赚到十块钱!”

嗯,这才是她的风格!

“喂!”我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怒吼,一个气势汹汹的女生直奔夏早安而来。

砸场的人出现了!

很快这里就被围了起来。除了无关的观众之外,很明显,出现两批对峙的人马。虽然两边都穿着几乎全白的道服,但似乎又有所不同,好像一边是跆拳道的,一边是空手道的。

“你们跆拳道的人也太卑鄙了吧!用美人计来抢人?”为首的女生叉着腰,摆出挑衅的态势。和夏早安相比,这个女生在样貌上没有任何优势,眼小鼻低,五官凑合在一起显得很不协调,给人一种压迫感。

“哪条法律不准我用美人计啦?”夏早安不甘示弱地挺起胸部,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令人想流鼻血。

空手道女生的脸部肌肉神经质地抽搐了两下,吼声如雷:“我倒要看看你跆拳道厉害还是我空手道厉害!”然后猛地摆开架势,一拳打了过来。

夏早安马上应声倒地,姿势夸张地昏在地上,两条红色的血虫慢悠悠地从鼻子里流出来。

一秒KO!

“啐!跆拳道原来也就这水平!”空手道女生得意地用脚踢了踢地上的夏早安,似乎在确定她死了没有。我想她一时半会是醒不来了。

“老大好棒!黄明珠No.1!”空手道女生带来的同伴们大声欢呼。

黄明珠像领奖似的环顾一下四周,然后冲那些排队参加跆拳道社的男生说:“喂!别参加跆拳道社了,根本不堪一击嘛!来参加我们空手道社吧!”

“可是……”这些人还在犹豫不决,毕竟他们是冲美女去的。

“放心啦!我们社也有美女哦!”

听黄明珠这么一说,几乎所有男生都被她带走了。跆拳道社的社员们拦也拦不住,只能干着急。

“慢着!”一个声音突然把这群离开的人全部叫住了。

黄明珠回过身,很是好奇地讥讽:“原来你还活着呀!”

“胜负还未分呢!”夏早安淡淡一笑。她慢条斯理地擦去鼻血,眼眶里闪现出深邃的光芒。

这种严峻、冷酷的眼神,只有“那个人”才有。

没错,爱迪生醒过来了。

“哇!这次赚了一千块!”夏早安边走边数着刚从跆拳道社领到的白花花的钞票,“没想到我还招进了一百个人呢,看来美女的魅力真是不容忽视呀!”

“其实……”要不要告诉她真相呢?这里面明明有一半爱迪生的功劳,要不是他三两下就把空手道社的人打得落花流水,才不会有这么多人拼命地加入跆拳道呢。但为什么这次爱迪生醒来才打了个架就又睡过去了?

“其实什么呀?”

夏早安当然不知道晕过去之后的事情,我于是改口说:“其实……你赚了这么多,也该请一回客了吧。”

“才不要!钱是我的!”

“用不着把钱捂得这么紧吧,我不会抢的。”

我就知道,要这个女生破费请客,那相当于做了场中国足球队夺得世界杯的白日梦。

“那就再见了。”走到公车站,刚好遇到要搭乘的那路公车,我和夏早安道了别,顺着人群挤了上去。

夏早安心旷神怡地沿着江边往家走,满脑子都是如何处理这笔刚赚的一千块钱的计划,完全没注意到身后那辆跟了她好久的银色宝马轿车。

眼看就要走到横跨江面的大桥了。

“喂!前面的!”

夏早安完全没意识到对方叫的人正是自己,还是大步大步地往前走。

“喂!站住!”

后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夏早安刚停下来,便看见一个年轻男子追了上来,伸出手拦住自己。

年轻男子二十七八岁,身材高大,穿着考究的西服,有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和一双温柔的桃花眼。

“你叫我?”

“没错。”年轻男子笑了笑,“你是香云中学高二A班的夏早安吗?”

“是我。”

“那就对了,请跟我走一趟。”

“干吗要跟你走一趟,我还要回家吃晚饭呢。”

“那刚好。我可以请你吃一顿好吃的。”

“那不太好吧。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你还真有趣。免费的晚餐也不吃?是法国大餐哦!”

“还是……不要了吧。”夏早安生生咽下一口唾液。

难得有人免费请客,还是请法国大餐,要是不赏脸实在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不过……她还是摇了摇头拒绝对方的邀请。这一举动连她本人也觉得不可思议,还好她理智还在,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是晚餐才对。

“这可不行哦。我可不忍心对你这样可爱的女孩动手。”年轻男子弄响手指关节。

哪有人强制请客的?夏早安开始怕了,还是大叫救命好啦。

“别想着喊救命。”年轻男子看透了她的心思,威胁说,“在别人来到之前,我会折断你的一只手哦!”

“那我还是去吃法国大餐好了。”夏早安马上变成了一只鹌鹑。

“听话的好孩子。”年轻男子一把抓住夏早安的肩膀。虽然只是稍微用力,夏早安还是感到有点疼痛。看来不是唬人的,这男的真的能折断她一只手,所以,还是别反抗好了。她可不想变成独臂神尼。

夏早安乖乖地跟着年轻男子回到银色宝马车上。车子很新,坐上去很舒服。

“请

问……”

“什么?”

“这辆车要一百万吧?”

年轻男子显然没料到她会问这么无厘头的问题,怔了一下才说:“没错,是Boss新买的,最新款的宝马7系。”

“哇,我这辈子还没坐过这么贵的车呢!”

想象着坐在一百万钞票上疾驰,夏早安一时忘记了自己正身处险境。

接着她又问:“是你Boss要见我吗?”

年轻男子点了点头。

夏早安马上展开了丰富的联想:“你Boss为什么要见我?难道他有特殊癖好,专门挑我这种靓丽的未成年少女?我就知道,长得太美是种罪过。”

坐在驾驶座的年轻男子差点一头撞向方向盘。

“难道不是这样子么?”

“不是啦!”

“不会是单纯请我去吃法国大餐吧?”

“那更加不是。你去了就知道了。”

言谈之间,轿车驶进了别墅小区。夏早安知道这个地方是有钱人住的,所以又大惊小怪地叫起来:“你Boss真有钱呀,竟然住在这种地方。对了,你Boss是谁?”

年轻男子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马上回答道:“你一定认识,他是黄百万。”

“黄百万?”

是掌管全国有名房地产集团的那个有钱人吗?

全城最有钱的富翁!

房子好大,客厅好宽阔。华丽而巨大的吊灯发出耀眼的光芒,刺得令人睁不开眼睛。

“请坐吧。”坐在沙发上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说。他抽着一支大雪茄,眼角微斜,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这就是黄百万吧。

“请问……”

夏早安的话还没问全,黄百万倒先开口了。他将嘴里的雪茄拿开,厚实的唇边浮现出轻蔑的微笑:“就是你打伤了我的女儿?”

“欸?”夏早安愣愣地问,“我什么时候打伤你女儿了?你女儿是谁呀?”

“这么快就不记得了?跆拳道社招新时。”

可她怎么记得明明是自己被打伤才对!还晕倒了!

夏早安当然不记得晕倒之后的事情。空手道的人被她打得七零八落,之后的课间遇着了,那些鼻青脸肿的家伙吓得缩在墙角,连她本人也觉得奇怪呢。

“当时有很多人看见了,是你打伤了我的女儿。”

“什么?没有呀!冤枉啊!”

夏早安觉得面前这个男人和她在电视、报纸上认识的形象差了十万八千里。明明电视上还是一副慈善家的和蔼外表,不时因为捐资助学而受到媒体的大肆赞扬……但现在夏早安对这个人的印象彻底改观了。他那双眼睛尤为特别,小而深陷,看起来阴险狡诈,而且,眉宇间还显露出一种奇怪的恶意。

“如果你再继续否认,会吃官司的哦!”黄百万微微笑道,“我认识警方的高层,可以立刻就把你抓起来,再判个三五七年的。你总不想坐牢吧?”

有钱人就可以这样屈打成招么?夏早安只好被迫承认伤人的事实,虽然这确实是事实。

“好啦好啦,是我干的啦。”呜呜……难得今天赚了一千块,弄不好得全部用来赔医药费了。

“这样才爽快嘛。”黄百万往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正想说什么,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爸,跟她说这么多干吗,把她抓起来!你说过要替我报仇的!”一个女生冲进了客厅,恶狠狠地瞪着夏早安。

“是你呀!”夏早安霍地站起来,一脸错愕。

她不就是今天早上过来踢馆的那个空手道女生吗?叫什么来着,米卡卡好像提起过叫……黄……什么什么珠?记不起来,算了,反正是猪的一种。

“就是我。爸,快叫警察把她抓起来,是她打伤我的!”黄明珠气急败坏,摇起父亲的手臂。

本来夏早安还打算乖乖承认伤人罪行,可知道对方是黄明珠,她又不乐意了。而且,明明这个什么什么猪根本就没受伤的样子嘛!

“什么?我打伤你?明明是你打伤我!你一拳打中我的鼻子,都把我打晕过去啦!”

“我管你晕不晕,反正后来你打伤我了!”

黄明珠蛮不讲理,夏早安也毫不示弱。

“呸!明明是你打伤我了,有本事就报警呀!我也认识警方的人!”

事情好像不那么顺利了。黄百万皱起眉头,为女儿搅黄了他的计划而感到有些恼火。原本可以借这个机会吓唬吓唬夏早安,让她当替死鬼的。可她现在不怕唬,恐怕得用另一种方法了。

“小姐,你还是先回房去。”收到Boss的眼色暗示,候在一边的年轻男子半哄半拉地将黄明珠带走了。

“我要回去了!”夏早安也顾不上吃什么法国大餐,更不怕年轻男子会折断她的胳膊,“如果你们敢对我怎么样的话,可要考虑考虑后果哦。”她掏出手机,将发给米卡卡的短信递给年轻男子看,“我已经把我来这儿的事告诉他了,你可别以为他是个普通的高中生哦。告诉你们,他哥哥就是电视上常出现的大名鼎鼎的米杰刑警队长。而他本人也是超厉害的校园侦探,上次的恶鬼案件就是他破的!”

“这个……”年轻男子面露苦色,不知所措地和黄百万做了个眼神交流。

夏早安乘胜追击:“你们最好赶紧放了我。要是我失踪了,我的同学一定会把你们揪出来的。嘁!想诬告我伤人?我还要反告你们拐带未成年少女……不,是拐带美丽漂亮又大方的未成年少女,试图做不道德交易!”

夏早安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这样酷!

黄百万和年轻男子也被她的气势压倒,半晌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拜拜!”夏早安冲他们甜甜一笑,抓起沙发上的书包就要离开。

“等一下!”黄百万着急地站起来,“有话好好说嘛。”他不但一改高傲的姿态,反而有点低声下气。

年轻男子也马上拦在夏早安的跟前,阻止她离开。

“你还想折断我的胳膊是吧?随便!”她伸出右手,一副任由处置的姿态。

“别误会。我现在哪敢动你一根毫毛呀。”年轻男子苦笑,“只不过,还是听完我Boss的话吧,对你有好处。”

“什么好处?”

“好处”这个名词真如一剂灵丹妙药,她马上转过身,饶有兴趣地问:“你们是想利用我吧?”

“聪明!”黄百万爽快地承认。

“所以,借你女儿受伤之名把我请来?”

“猜对了!”

“那好吧。说,什么事?”夏早安又坐回到沙发上,一派准备谈生意的女强人模样,“事先声明,利用我的酬劳很高的哦。特别是那些有危险的事情。”

“这个你放心,钱,我多得是!穆晓,把那封邀请函拿给她看。”

名叫穆晓的年轻男子领命,离开了半刻,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封黑色的邀请函。

夏早安接过来一看,心脏莫名地悸动起来。

诡异的邀请函,居然是黑色的,而且内容也好奇怪。

狐妖大人邀请你参加地狱之旅。能为狐妖大人献出你的灵魂,将是你毕生的荣幸。你的尸体将被奉于千里之外的水车之上。

“这是什么呀?”看完后,夏早安问。

“是狐妖的邀请函。”穆晓告诉她。

“狐妖?你们是在拍电视剧吗?”

“这么说,你不相信?”

“当然不信!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狐妖呀!”

“不相信那就最好不过啦。”黄百万接着用他那柔和的声音劝诱,“那你应该会接受这项任务吧。当然,我会给你很高的报酬。”

“欸?什么任务?”

“就是拿着这封邀请函,到一个叫稻草村的地方。那里风景不错,还有温泉,你就当去旅行吧。当然,衣食住行由我们负责。”

听起来真不错的样子。

“可这封邀请函又不是寄给我的,会被人看穿呀?”

“不用担心。”黄百万胸有成竹地笑道,“你可以冒充我的女儿,而且,我们也会陪你一起去的。”

从他的话里,夏早安似乎发现了什么,微微一笑:“天上哪有掉馅饼的好事?而且,你要我冒充你的女儿,分明是说这封邀请函是寄给你女儿的。我可不愿意替你的女儿去干一件危险的事情哦。”

“危险?说得太严重了吧。我想可能只是一场恶作剧。冒充狐妖,不是太幼稚了吗?”

“如果没有危险,你也不会让我代替你女儿去吧?”

“那是因为我女儿被你打伤了,需要休息,不宜远行,所以我才有了这样的打算。既然你不想做,那就算了。本来我还想着给你几千块报酬的。”

夏早安却从口袋里掏出今天刚赚的一千块,一脸的不在乎:“叔叔,我是很想帮你,可是几千块的零花钱我才不放在眼里。你看看,我平时的零花钱也不少吧。所以,对不起了哦,我不干!Sayonara!”

她潇洒地站起来,抓起书包,一副要离开的态势。

她并不是对那几千块不心动,而是认为可以得到更高的酬劳。在谈价方面,夏早安有绝对的信心。令无数商贩闻风丧胆,号称商业街砍价女王,可不是吃素的。

果然,没走几步,身后的黄百万着急地叫道:“一万块怎么样?”

“这个嘛……”夏早安故意装出苦恼的样子。

“两万块!最多这个价了!”黄百万已经不耐烦了。

“好!成交!”一下子加了五成,不错不错。夏早安在心里比了个V,“我还有个条件,我要带朋友一起去。”

“这个当然可以。事成之后,马上付钱。等一下你把合同签了吧,然后就可以回去了。”

黄百万吩咐穆晓去他的书房把合同拟好,打印出来。大概过了十多分钟,穆晓就把刚刚打印好的合同递了过来。夏早安仔细浏览了每个细节,觉得并无遗漏之处,就迅速签了字。

买卖成交,夏早安也决定离开了,走到门口时她才忽然大呼道:“我的法国大餐呢?”

上课时外边还晴空高照,放学后却风云突变。乌云覆盖着城市的上空,闪电刮过电线杆,雷声也不甘示弱地在天空怒吼着。

“真衰!”我望着不知何时才会停止的大雨,心烦气躁。

突然天空爆裂出一个巨大的雷,仿佛就落在附近,将我们避雨的小旧屋震得微微颤动。

“都是你啦。”夏早安这时候居然恶人先告状,“你好端端地跑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干吗呀?”

“明明是你在后面追着我不放,不然我们会迷路?”

“谁叫你不肯陪我去稻草村呀?”

“凭什么叫我向学校请假陪你去玩呀?”

“因为我一个人去害怕嘛。”

“害怕就别去!”

“这可不行,有两万……”

“两万什么?”

“哈哈……”夏早安立刻装疯卖傻地大笑,指向雨中转移着我的注意力,“啊,有人过来了!”

果然,有个黑影正穿梭在雨中,朝我们这边跑过来避雨。一道闪电掠过阴沉的天空,霎时照亮了那人的脸。我无意中一看,顿时吓得张大了嘴巴,差点惊叫出声。

因为那人的模样实在太奇怪了——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头戴草帽,而且脸上还戴着怪样的面具。更奇怪的是,他衣服里露出来的手脚,完全不同于人类的正常肢体。当又一道闪电照亮暗沉的天空,我的身体不由悚然紧缩。我看见,那分明是用稻草做成的四肢。

好怪的人!

他是人吧?

他为何要装扮成这副怪模样?装成稻草人……有什么目的吗?

我和夏早安惶恐地盯着站在外头的人。他似乎根本没注意到我们的存在,像是在等什么,不时地朝林荫路上张望。这样的天气里,这条小路可以称得上人迹罕至,那个家伙到底在等什么人呢?

会不会是和那栋别墅里的人家有关?我推测着。

方才避雨的时候,我们发现离废屋不远的地方有栋豪华的别墅。看那堂皇的规模,不难猜出里面的住客绝对不是等闲之辈。而这条林荫小路就从别墅门口穿过,怪人要等的十有八九是住在那里面的人吧。

蓦然,稻草怪人像想到了什么事情,发出恐怖的阴笑声。

“嘿嘿嘿……就快来了!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雷声突然轰隆隆地响过头顶,怪人的自言自语变得断断续续,“……狐妖……没有人想到……稻草村……”

听到这些话,我们的心又是一紧,相互对望一眼,彼此的脸都因紧张、害怕而变得有些苍白。狐妖,稻草村,这两个名词是夏早安最熟悉不过的了。我也从她口中得知有个巨富邀请她一起去稻草村以及狐妖邀请函的事情,当时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谁玩的恶作剧。现在看来,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在那个偏僻的小山村,也许正有什么阴谋在悄悄酝酿着?

雨小了些。

“哈!来了!”稻草怪人突然兴奋一叫,身子往外面探了出去。

一道刺眼的反光,来自他手里的那把刀。我们倒抽一口冷气,这家伙果然不是善类,竟然还带了刀。与此同时,雨中传来匆忙的脚步声,只见有个人从濛濛细雨中出现,一边抱怨着这该死的天气,一边朝这边跑来。近了,我们才发现原来是个长相漂亮的女孩子,年龄跟我们不相上下。

少女没打伞,趁着雨势减小的机会,正飞快地像要奔跑回家似的。眼看到了废屋前面,冷不防跑出一个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干吗呀?”少女生气地说道,待看清楚来者诡异的穿着和手上的匕首,旋即颤抖着后退数步,“你……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

“我乃狐妖大人派来的使者,前来要你的命!嘿嘿!”

恐怖的奸笑在哗哗的雨声中也清晰可闻,躲在废屋里面的我们顿时感到毛骨悚然。少女发出连连尖叫,可惜荒郊野外,大雨倾盆,根本不会有人听到她的呼救声。

那稻草怪人得意地步步逼近不知所措的少女。

“你……你别过来!”少女说着,脸上布满恐怖的表情。出人意料的是,她突然往前一撞,把自以为胜券在握的稻草怪人撞得踉跄后退,几乎跌倒在地,趁这个机会,少女企图逃跑。然而稻草怪人很快站稳脚跟,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少女痛得哇哇大叫。

“去死吧!”稻草怪人举起手中的匕首。

这种时候,我再也不能保持沉默了,抄起地上的木棍就跑了出去。“哇呀呀!”我发狂地喊叫着,胸膛里奔腾着满满的恐惧。

稻草怪人和少女都始料未及地愣在原地,我瞅准机会,一棍打掉稻草怪人手中的匕首。他痛得怪叫起来,那尖锐的呻吟照样令人不寒而栗。

“快跑!”我冲那个得救的少女大声喊。

正在发呆的她听我这么一喊,马上回过神,拔腿就跑。

“别跑!”稻草怪人想追过去,但他却依然受困在我的棍棒之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少女离开。

他恼羞成怒,面具里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充满憎恨。尽管我力持镇定,还是不免心里发毛。幸好对方没有恋战的意思,咬牙切齿地抛下了一句:“胆敢破坏狐妖大人的好事,你们将会受到狐妖大人的惩罚!”

这句话有如冰冷的雨,打在我身上。

我很快醒过神,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别想逃!”

这时候发生了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我把稻草怪人的手臂给硬生生地扯了下来,而他很快消失在了雨夜中。

“哇啊!”在废屋里观战的夏早安见到这一幕,尖声惊叫起来,“手臂……手臂……”

我全身发冷,僵在原地。手里拿着那截断掉的手臂——却没有血流出来!

这根本不是血肉之躯,而是用稻草做成的手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推理笔记III:死神笔记重现作者:早安夏天 2藏地密码作者:何马 3怒江之战 第一部作者:南派三叔 4彩虹牙刷作者:早坂吝 5推理笔记Ⅱ:狐妖杀人事件作者:早安夏天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