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CHAPTER 11 恶鬼现身

米杰在办公室里焦急地来回踱步,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终于看到了把恶鬼抓住的曙光,他此时心急如焚,派出去打探情况的警员却陆续传回令人沮丧的消息,医院或者药店都没有发现类似恶鬼邱子铭的踪迹。

心底那扇希望的门正在逐渐关闭,米杰郁闷地把烟头掐进烟灰缸里。

与此同时,门外突然响起了匆匆的脚步声。米杰神经一紧,盯着外头。三四秒后,一个警员出现在门口,表情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报告米队,发现邱子铭了!”

法医、鉴证科同时出动。米杰刚刚到达一栋旧楼楼下时,负责搜寻这一区的一个警员马上走了过来。他们边走边谈。

“米队,邱子铭的尸体就在上面。”

“人死了?”米杰皱起眉头,刚才的报告中并没有提及这一点。

“是的,初步看来应该是服毒自杀。”

“自杀?这么说,现场有遗书了?”

“没错,而且还有目击证人。”

“目击证人?”米杰在楼梯上停下脚步,看了看四周,“不是说这栋旧楼没人住了吗?”

“是没人住了。那三个目击证人不是住在附近的。”

“嗯?那他们怎么会发现尸体的?是不是拾荒者呢?”

拆迁的旧楼一向是拾荒者的天堂。不过,那个警员却否定了米杰的推测。

“不是拾荒者,而是上次在游勇家里的那三个人。”

“那两个高中生和那个叫李小崇的民警?”

“正是。”

米杰眉头紧锁。那个笨蛋老弟又在玩什么侦探游戏呀?

可是,他为什么会找到邱子铭的藏身之所?而且比警方还要抢先一步!

米杰不是不清楚弟弟的本事,凭他那点小聪明只能在学校里班门弄斧罢了。恐怕真正的主角另有其人吧。

那么,是那个民警吗?上次恶鬼在厕所里的消失之谜确实是那家伙解开的。但那菜鸟才刚刚从警校毕业,照理来说比不上自己这个办案经验丰富的老手。

如果不是那个菜鸟,就只剩下那个高中女生了。是她?不会吧?她看起来就像是推理剧里扮演花瓶角色的漂亮演员,而且,她还在读高中啊!

想不通……

思绪万千的米杰刚走上四楼,便看见三个人站在门口录口供,弟弟、菜鸟,还有那个高中女生。经过她时,米杰下意识地偷瞥她一眼,少女那坚毅的眼神使他生起莫名其妙的感觉。

真的是她?

现场的情况除了密室的状态之外,还在房间里发现了床铺和衣服,以及一些充饥的方便面。根据判断,邱子铭确实躲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房间里到处留有他的指纹、毛发以及衣服纤维。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药味,桌子上还剩下一瓶药和几个空药瓶。

此外,桌上摆着一部笔记本电脑。电脑加了密码,有待鉴证科人员拿回去破解。当然,要鉴证的少不了邱子铭的遗书。

几天后,鉴证结果出来了。

邱子铭确实是服毒自杀,可乐罐里验出氰化钾也就是俗称山埃的成分。遗书上的确是邱子铭的字迹。上面的字迹和钟馨童以前收到的粉丝情书字迹一样。

而破解笔记本电脑的密码后,警方在里面发现了更惊人的东西。

电脑里有大量偷拍钟馨童的照片,而且,还有日记般的心情叙述。这是恶鬼使用的电脑没错,里面充斥着他对钟馨童的怒火以及畸形的爱恋。也正因为这部电脑里震撼人心的内容,钟馨童和陈宇生之间隐秘的关系终于被揭露出来了。

可想而知,这段爆炸性的新闻对娱乐圈乃至整个社会造成了多么大的冲击。特别是深爱钟馨童的粉丝们,根本无法承受偶像对自己的背叛。身处巅峰的钟馨童犹如一下子落入了地狱,受尽了白眼唾骂,事业前途毁于一旦。

这些都是后话,让我们回到案发现场。

录完口供的我们被送到了旧楼的楼下。我垂头丧气,甚至有点想哭。

铁证如山,我不得不承认,邱子铭可能真的就是凶手。

“不过,还是有点奇怪。”正在走着的爱迪生突然说。

我马上抬起头,问:“奇怪?哪里奇怪了?”

爱迪生脸上浮现非同寻常的表情:“就是恶鬼走进这栋旧楼的时候,”他站到了楼梯口,“刚才恶鬼就是在这里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吧。”

“没错,就是这里。他笑了。”

我记忆犹新,恶鬼当时的回眸一笑颇为诡异。

“这点很奇怪。他好像故意演戏给我们看似的。”

“就是说呀。”我拼命地点头。

“他是故意在吸引我们的注意,然后再在我们面前自杀?或者是,他是要我们发现邱子铭?”

“肯定是要我们发现邱子铭!”我喊道,“他早就布好了局,让邱子铭当替死鬼!”

“可是,密室怎么解释?遗书又怎么解释?”

他重新抛出这些问题,我顿时哑口无言。

这是个突破口,可我们却只能徘徊不前。

恶鬼多次上演了消失之谜。这一次,他真的能从那样的密室里消失无踪吗?

楼下的警戒线外有大批围观的群众,大家都伸长脖子往这边看。刚好是下班时间,围观的人们越来越多,把不算宽阔的街道围得水泄不通。其他楼房的居民也纷纷从窗户里探出头来,想看看这栋旧楼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间,四周人声鼎沸,嘈杂得不得了。

突然有人指着我们的上方大叫起来了:“哇!有东西掉下来了!”

我们刚抬起头,便只见一抹黑影掠过,随即听到“砰”的一声。落地的花盆在距离我们两米的地方炸开,我们僵在原地惊出一身冷汗。

“要命!”李小崇擦去额头的冷汗,仰望上方,“这栋旧楼真够危险的,早该拆掉了。”

“是呀!”我也赶紧退开几步,“是从哪里掉下来的呢?”

我们站着的地方上面是一排窗户,一看,实在看不出花盆是从几楼掉下来的。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应该是意外,毕竟旧楼里全是警察,没有人会傻到那种地步当着警察的面行凶。

李小崇也退到我的身边。爱迪生却一直站在原地,仰起头久久不动,眼睛一直注视着楼上那些窗户。

咦?他这时困在一个疑团里。

为什么会这样呢?实在太奇怪了……应该不会知道才对……

他猛地回过头来,眼睛闪烁着活泼的光芒。

“米卡卡,快把你的笔记给我看看!”

“哦哦。”

他像发现了什么,表情兴奋得像破解了一道难题的小学生。他飞快地翻起笔记,翻到某一页,定定地看了几秒,嘴角忽然浮现出得意的微笑。

恶鬼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那个错误简直让他自掘坟墓!

恶鬼另有其人,而且就在我们身边。

警方公布恶鬼的死讯已经十来天了,这段日子对钟馨童来说,有如噩梦一般。粉丝的声讨、广告的被撤、人气的直线滑落这些情况都比她意料的还要糟糕。套用某某评论家在报纸上的一句话,她这回是彻底跌入了谷底,难以翻身了。

别墅里静悄悄的,一改前段时间以来的热闹。守候在屋外的媒体记者早就班师回朝,抛弃了这位声名狼藉的女星。

管家阿银端出咖啡,轻轻放到茶几上。她同情地看了看坐在沙发上愁眉深锁的主人。黑夜包围着房子,屋外显得阴森森的。要是以往,阿银也许担心恶鬼会突然出现在外面的夜色里,但是,现在警方已经公布了恶鬼的死讯,钟馨童不会再遇到什么危险了。况且,即使有危险,她也无能为力。因为恶鬼事件的终结,公司把派来的保镖全都撤了回去。这一点上,阿银觉得公司的做法无疑是落井下石。

钟馨童深深叹了一口气,她端起茶几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她在等电话。刚才打给经纪人Mei姐,对方却匆匆抛下一句“正在忙”便挂线了。

所有人都抛弃了她。

拿起遥控器,钟馨童打开了电视机。

画面上是一个记者招待会的现场。钟馨童看到被闪光灯包围着的正是公司的高层,看来,他们瞒着她开了这个招待会。Mei姐口中所忙的事情就是这一件吧。

“关于本公司旗下艺人钟馨童……作风败坏……做了伤害歌迷和误导社会的事情……我们公司决定从今天起,解除与钟馨童的经纪合约……”

一场闹剧。自己的人生,恶鬼的出现,通通只是闹剧。

钟馨童默默注视着电视机,屏幕里的人物忽然变得很丑陋,她的胃里翻涌起干呕感。

“小姐,不如转台吧。”阿银关切地问。眼见服侍几年的主人落到如此境地,她多少有些不忍。

钟馨童看了看这位忠心的管家,眼神却充满不屑和愤怒:“别对我露出这样的表情!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

接着,她猛地抓起遥控器,大力地摔向电视机。电视屏挨个正着,发出迸裂的响声,吓得管家阿银不由自主地一颤。

“滚!你给我滚!”

阿银赶紧躲进了佣人房里。钟馨童又满肚子气地坐回到沙发上。她拿起茶几上的香烟,想好好抽一根,可里面却空空如也。她狠狠地把空烟盒扔到远处。

妈的!人倒霉起来,喝凉水也塞牙!

钟馨童随便穿上一件外套,就这样走出了别墅。反正现在的她既不用怕恶鬼的骚扰,更不用担心狗仔的围堵了。

浓浓的夜色旋即淹没了她纤弱的身影。

可是她没有注意到,另一个黑影悄悄跟在了她的后面。

一前一后的两个人影慢慢穿过夜色。当走到一条幽静的小巷,前面的女人突然停下脚步,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后面的人影赶紧躲进了阴暗的角落里。走在前面的女人明显加快了脚步。入夜的这条小巷一片死寂,一个路人也没有,已经入夏的夜晚竟泛涌起丝丝的阴风。

离巷口还有三十来米的距离,那

里有间商店,老板正在看电视,电视声引导着女人越走越快。

不对劲!她越来越不安,直觉告诉她有人跟在后面!

终于,她撒腿跑了起来。还没跑出几步,后面便扑来一个凶猛的黑影。女人警觉地把头一低,闪过黑影的袭击,灵活地跳到一边,并且撕破喉咙大喊起来:“李小崇!米卡卡!”

旋即,埋伏在后面的两个身影跳了出来。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被三人围着的黑影显得很愕然。只见他戴着鸭舌帽和口罩,居然是恶鬼的打扮。

警方都已经宣布恶鬼死了,为什么还会冒出来一个?

恶鬼手持尖刀,脑子飞快地转动着。他感觉自己掉入了一个陷阱。待他跟踪的女人撕下伪装后,他才大吃一惊。啊!上当了!这个女人根本不是钟馨童,而是夏早安假扮的。她穿上了钟馨童的衣服,还戴了假发。

真正的钟馨童此时正战战兢兢地走过来:“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做这些可怕的事情?!”

他没有回答。虽然现在有四个人包围他,但两个女的可以忽视,豆芽菜米卡卡也可以不予考虑,问题是那个正摆出李小龙pose的警校实习生……

恶鬼突然大喊一声,佯向李小崇扑去。李小崇稍作退后,准备战斗,恶鬼却突然扑向另一边的夏早安。他挥舞着尖刀,以为对方会吓得花容失色,便可以趁此机会逃之夭夭。

没想到……

夏早安,不,准确来说,是爱迪生使出一招擒拿手,不费吹灰之力便把恶鬼手中的尖刀打掉。恶鬼被迫退回包围圈内,不可置信地盯着夏早安,大概是没料到她会有如此好的身手吧。

“你逃不掉的,恶鬼!”爱迪生露出笑意,“不,应该说是,熊毅。”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震撼了我。恶鬼也全身一震,眼睛瞪得大大的。

“你就是恶鬼吧?熊毅!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干的!杀死班主任、杀死陈宇生、让邱子铭成为替罪羔羊,都是你的杰作!”

熊毅就是恶鬼?我完全懵了,不知所措。

恶鬼并没有说话,大概是对自己设下的诡计仍十分自信。他只是冷哼一声。我倒是按捺不住了。

“熊毅怎么可能是恶鬼呢?”我说,“他……对了,班主任死的时候他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呀!”

我还记得,我们和熊毅在综合楼下相遇的时候,刚好是班主任遇害的时间。他怎么杀死班主任呀?他又没有分身!

爱迪生轻轻一笑:“什么不在场证明?”

我几乎晕倒。

“哎!你这个人怎么善忘呀!你不记得了?我们去储物室拿作业簿的时候,班主任还没死,然后我们就在楼下遇到熊毅了。那个时侯,突然有个花盆掉了下来。这说明,班主任被杀的时候,熊毅就跟我们待在一起呀。”

“嗯。这么听来,的确很有道理。可是,我有个问题,你怎么知道你们去储物室的时候班主任还没死?”

“这不废话嘛!那时地上都没有尸体!”

“不!”爱迪生断然否定了我,“那时班主任已经死了,而且尸体就在储物室里!”

“不可能!”我叫起来,“有尸体我们怎么会看不见呢?”

“这就是恶鬼的诡计。他把尸体藏了起来。”

“就算他把尸体藏起来了,可他也得把尸体放到地上呀!难道他有分身呀!”

“没错,他有分身。”

“啊?”我一愣,“你不会告诉我,有两个熊毅吧?”

“非也,非也。其实恶鬼的分身不是人,而是花盆。”

“花盆?”

“没错。他做了一个机关,可以把尸体藏起来,到某个时候又会让尸体自动出现。花盆就是整个诡计的关键。”

“我不是很明白。”

爱迪生呵呵笑了:“米卡卡,你看过那么多推理小说,应该知道犯人有种诡计是把东西吊起来,利用火烧掉线后,那种东西就会自动掉下来吧。”

“你是说,恶鬼把班主任的尸体吊了起来……可是,现场没有可以烧掉绳子的蜡烛呀。而且,他怎么回到现场回收那些证物呀。”

“他做到了,就在我们的面前。”

“可是,他一直站在储物室门口呀。”

“不,他是在楼下回收的,就在花盆掉下的地方!”

“啊……”我好像有点懂了。

爱迪生继续着她的推理:“恶鬼的诡计是这样的,他用钓鱼线把尸体吊在天花板上,设置好机关,另一头绑在窗外的花盆上,再在线上绑一根烧着的香烟,当香烟烧断钓鱼线后,尸体就会掉下来,钓鱼线也会随着花盆一起掉下楼。我们都弄错了一点,花盆落地的时间,不是班主任被杀的时间,而是尸体掉下来的时间。这也就能解释唐正为什么坚持说没有看到有人在储物室里。而恶鬼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跑到花盆掉下的地方回收钓鱼线和烟头即可。”

“可是,要把班主任吊到天花板上,一个人的力气怕是做不到吧?”

“所以,他用到了柜子。还记得我当时发现柜子曾经被移动过吗?”

“对,对。”

“恶鬼把柜子挪到房间中间。柜子的高度离天花板很近,他把班主任的尸体放在柜顶,就可以用钓鱼线穿过尸体的裤管和衣服,让尸体处于平放的状态。班主任本来就长得瘦小,重量不大,钓鱼线可以承受他的重量,然后只要把柜子挪回原地就行了。”

“可是,班主任被吊在天花板上,我们进房间时应该看得见才对呀。”

“当然,如果光线充足,凡是走进房间的人都能看见天花板上的尸体。但是,当时储物室的光线太昏暗了,恶鬼把不透光的窗户关起来,目的就是制造出昏暗的环境。他用班主任的手机给你们发短信,而作业簿就放在靠近门口的地上,你们只会拿了作业簿就离开,哪里还会多此一举去打开窗户呢。所以,窗户一直关着,根本就没有打开过,”

爱迪生看着恶鬼,依然保持着笑意。那笑意会令心虚的人感到毛骨悚然,恶鬼似乎硬生生地打了一个冷战。他仍不太相信,这番推理出自一个少女的口中。

他全说中了,就像在现场目击了整个过程一样。

他语气平稳地继续说道:“我之前一直犯了一个错误。我以为花盆是从窗户扔出去的,然后恶鬼又关上了窗户。我多么傻,居然纠结于恶鬼为什么要扔掉花盆关上窗户这个毫无道理的举动。其实,恶鬼从头到尾就没有打开窗户扔下花盆。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我便知道恶鬼的真实身份了!可笑的是,是恶鬼本人泄露了自己的身份。”

“哦?”我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恶鬼什么时候泄露自己的身份了?”

“就在他跑到花盆掉下的地方时,他无意中说了一句话。他说花盆是从储物室掉下来的。”

“这句话……”我想了想,“没什么不对呀。”

“大错特错啦!”爱迪生始终注视着恶鬼,脸上浮起嘲笑般的神情,“就因为这句话,使恶鬼不打自招。”

“这句话怎么了?”我着急地问。

“你还不明白吗?熊毅怎么知道花盆是从储物室掉下来的?”

“这个……”我一时语塞。对啊,我们只知道花盆是从楼上掉下来的,可是当时熊毅为什么会知道是从储物室掉下来的呢?因为这个随后证实是事实,也就消除了我们应有的疑问。

但现在仔细分析一下,熊毅根本不应该说出那样的话。

“二楼、三楼的窗户都打开着,而且窗边还有人,唯独四楼的储物室关着窗户。试想一下,如果出现高空抛物的情况,正常人都会觉得东西是从开着的窗户扔出来的吧,那么,熊毅当时为什么想也不想就一口咬定花盆是从关着窗户的储物室掉下来的呢?为什么一点也不怀疑花盆是从二楼三楼掉下去的,而是做出了最不可能的推断?而且,他为什么那么确定那个房间就是储物室呢?只凭窗口就能确定那个房间?一般人应该会说花盆是从四楼掉下来的吧。能解释这一切的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他事先就知道花盆是从储物室掉下来的。他就是杀害班主任的恶鬼!我说的没错吧,熊毅!你逃不掉的,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可是,可是……”不行,不行,还有太多太多的谜团了。我的脑子乱成一团麻,头疼地说,“可是,恶鬼在厕所消失的那天,我亲眼看到熊毅走出学校的呀!而且,陈宇生遇害的那天晚上,我们也亲眼看到他走上公车离开了!更何况,他根本不是钟馨童的粉丝,他连追星族也不是!”

爱迪生冷笑一声,似乎早就看穿了恶鬼的故弄玄虚:“那只不过是恶鬼为自己制造的不在场的假象而已。他出了学校,还可以翻墙回来的嘛。至于走上公车,也可以在下一站下车再折返回来的嘛。这些小诡计不算聪明,更绝的是他从一开始就让我们堕入了一个误区。”

“什么误区?”

“就是杀人动机的误区。我们都以为恶鬼是个疯狂的追星族,因为发现钟馨童的地下情而由爱生恨,失去理智地报复,其实,恶鬼根本不是钟馨童的粉丝!他报复钟馨童是为了别的理由!”

“什么理由?”

“这个需要仔细询问之后才能知道了。不过,这个恶鬼确实是熊毅不会错。”

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慢慢地,一步步走向他。但走到一半还是被心中的畏惧拉住了脚步,站在几丈外问:“真的是你,熊毅?”此时,我多想鼓起勇气撕下恶鬼的真面目,“是你杀了班主任,还有邱子铭!”

“嘿嘿嘿……”一直沉默的恶鬼突然阴阴地笑了起来。只见他慢慢摘掉鸭舌帽,露出熟悉的光头。我全力保持镇定,可心脏的跳动却越来越快。揭露真相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当恶鬼把口罩也摘掉后,我全身霎时变得冰冷。

出现在眼前的除了是熊毅还能是谁呢。他的眼神那么阴邪,根本无法和平日的那个男生联系起来,而且表情居然狰狞得可怕。

“竟会这样……”我脸色苍白,呼

吸困难。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同时,我也感到格外的愤怒,因为感到被欺骗了吧。我的拳头都握紧了。

“都是因为这个贱女人!是她杀了我的姐姐!”熊毅阴沉可怕地瞪着钟馨童,仿佛只有将她五马分尸才能解恨似的。

钟馨童惊恐地躲后几步,辩解也很苍白无力:“我……我……不知道你的姐姐是谁……我没有杀过人……”

“哼,你难道不记得我姐姐是谁了?当你风风光光地做你的大明星时,你居然忘记了那个你为了出名而杀害的人?”熊毅咆哮起来,扭曲的脸仿若来自地狱的魔鬼。

他的五官看起来多么熟悉呀!钟馨童突然发现什么一般,以出乎意料的惊奇眼神注视着他。

“你的姐姐……是叶小娴?”

“没错!你记起来了吧,我姐姐就是被你杀害的你的好朋友!”

“可是……事情不是这样子的!”钟馨童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身体晃了几下,幸得李小崇及时扶住,她才没有倒下去,“我没有杀小娴……真的,相信我……而且,警察都证明你姐姐是自杀的了。那天晚上我跟我老公在一起啊!”她极力地辩解。

“这件事情我当年也听说过。”爱迪生突然插嘴说,“我记得当时叶小娴自杀的场所是一个密室,而屋里放着一盆炭,根据警察的检验报告,死者应该是烧炭自杀没错。”

可熊毅却轻蔑地笑出声:“自杀?才不是,是钟馨童杀死了我姐姐!你当晚根本没跟陈宇生在一起!”

“不,不,不是的……我没有杀人。如果是我杀了你的姐姐,我怎么离开那间密室的呢?!”钟馨童声音有些颤抖,脸部表情显得更加僵硬。

不会的,不会有人知道她所使用的诡计!她曾经坚信这是个天衣无缝的杀人计划!但现在,她竟开始动摇了,因为死者的弟弟冷冷的目光正射过来。

他的嘴角浮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别装了!你使用的诡计我早就一清二楚了!”

“哦?”爱迪生很感兴趣,两眼发出异样的光亮,“那个诡计是什么呀?事情的缘由又是怎样的呀?钟馨童为什么要杀你姐?”

熊毅仍然目光凛凛地注视着钟馨童,然后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挟着咄咄逼人的气势。

“三年前她和我姐是小有名气的偶像组合。有一次,有一部大导演的大戏要开拍,为了争取到那个重要的角色,她先是在记者面前说我姐姐的坏话,说我姐姐曾经在夜总会当小姐,又被导演潜规则什么的,害她名誉尽毁。最终那个主角如愿落入到她的手里……”

“不是……不是……不是……”钟馨童立刻拼命地摇头否认,泫然泪下。眼泪在美丽的脸庞纵横,不禁让人心生怜惜。

“那些谣言都是狗仔队乱编的,真的不关我的事!我没有说你姐姐的坏话!”

“住口!你还想狡辩吗?我姐姐知道你那些卑鄙无耻的所作所为后,悲愤之余,威胁要把你和陈宇生的关系说出去。你很清楚,如果我姐说出了这个秘密,你的前途就完蛋了。所以,你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杀了我姐姐。”

“不,不是的……”

“你就省省吧!”熊毅咆哮起来,打断钟馨童的申辩,一条条暴怒的青筋骇人地从他的脸上凸起,“是你杀了我姐姐!我要报仇!我要你身败名裂再痛苦地死去!帮你做伪证的陈宇生和乱写八卦污蔑我姐的游勇也全部都该死!”

“哎,哎,说重点啦。那个密室的诡计是怎么样的?”爱迪生心急地抢白道。

熊毅却故意卖关子,饶有兴趣地端详着他,愤怒的脸瞬间转为哈哈大笑:“你不是很聪明的吗?有本事你就自己去破解呀!”

“三年前的案件我还怎么去破解呀?”爱迪生愁眉苦脸地说,看来他确实迫切地想知道那个密室的诡计。

“放心,”熊毅语出惊人,“过几天我会重演那个杀人诡计的,到时候你就有机会见识我的本事了。”

“你是说……”爱迪生想到什么,警觉起来,唯恐熊毅会突然挣脱李小崇的绑缚,逃之夭夭,“你以为,你能够从我们的手里逃掉吗?最好打断这个念头,我保证会送你到警察局的!”

“我根本没有想逃。”

熊毅始终保持着诡异的微笑,在这冷清的深夜显得寒意凛冽。谁也不懂他到底在笑什么,但那笑容却充满了自信。

爱迪生对此也甚为疑惑:“那你刚才说什么重演诡计?你以为你能从监牢里逃出来再杀人吗?”

“谁知道呢!”说着,熊毅突然仰天大笑。那得意又难以捉摸的笑声钻进黑色的夜空,撕破了这黑夜的沉寂。

“还有一个问题,”一直纠结在爱迪生心里的那个疑团浮了出来,“你为什么要用方块9做标志?”

但熊毅不愿回答,只是说:“嘿嘿嘿,你是个很特别的女生,虽然平时看起来迷迷糊糊的,但头脑却十分聪明。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装成那么笨的样子,但方块9的秘密你慢慢就会明白的。还有,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你以后遇到的人会比我更厉害,更难对付。我已经把你的情况告诉他们了。他们会来找你的!”

说什么呢?这些话让人如坠雾中。我和爱迪生四目对视,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他们……他们是谁?难道说熊毅还有同伙吗?那又是什么样的同伙呀?

然而,这些问题熊毅一个也没有回答。

被我们押送去警局的途中,他一声不吭,但眼神却出奇地自信,像十分确定他会从监牢里逃出来一样。

如果他真能逃出来,那恐怕连爱迪生也无法推断出他使用了什么诡计吧。

那是幽灵才能实现的消失。

所有的事情就跟爱迪生推理的一样。

熊毅得知邱子铭在苦恼医药费的问题,于是建议他勒索钟馨童。邱子铭不是坏人,他可以不顾自己身患绝症之痛,但是为了生病的妹妹,他甘愿铤而走险,目的只是为了钱而已。

恶鬼!

这就是熊毅建议邱子铭在勒索信上署下的名字,也就在这时,恶鬼诞生了。但他只是真正恶鬼的傀儡。于是有了开头的一幕,邱子铭装作被绑架,是为了成为受害者的身份,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他也是主谋之一。这大概也是熊毅建议的。

他让邱子铭藏身在一栋旧楼里,与外界隔绝。考虑到邱子铭身患重病,衣食住行甚至买药都由熊毅安排。他除了病怏怏地躺在**,也就难得有机会接触到外面的讯息。所以他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恶鬼不断地以他的名义在外面兴风作浪。

邱子铭唯一外出的机会,恐怕只有那次到游勇的楼下拿回那50万。熊毅故意让游勇捷足先登拿走那50万,就是为了让邱子铭乖乖地服从自己的安排。只要一天没拿到钱,邱子铭就不会现身在众人面前。

然后,熊毅一等到合适的机会,就杀死游勇,接着告诉邱子铭那50万已经抢了回来,叫他到游勇楼下接赃。有了邱子铭的配合,熊毅完美地上演了一幕高楼纵身一跳的诡计。在那时,他也制造了不在场证明。他在我们面前乘公车离开,其实只不过是下一个站就下了车,然后比我们先一步回到了游勇的房间。

在游勇的房间里,熊毅故意留下治疗癌症的特效药,他这样做无非是想错误引导警方。陈宇生的留言也是如此,熊毅假装自己是邱子铭,故意露出破绽,陈宇生也就信以为真,误以为恶鬼就是邱子铭,所以才留下那样的死亡讯息。

熊毅其实从一开始就故意留下了破案的线索——那张鬼画符似的地图。那天夜里田原在教室里见到的人影恐怕就是他,他留下地图让校园侦探的我知道,目的就是泄露邱子铭的藏身之所。当然,如果我没能看懂里面的奥秘,他也会用其他的方法暴露邱子铭的地点。

当邱子铭被通缉后,熊毅大概就跑去和他说,警方已经识破了恶鬼的身份,正要来逮捕他。

为了不连累好友,邱子铭在熊毅的建议下,决定写下“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我是恶鬼”的自白书,一个人揽起所有的罪责。他用椅子抵住门,也是为了防止我们在他写下自白书之前冲进来吧。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服毒自杀呢?”当爱迪生推理到这里时,我提出疑问。

“他不是服毒自杀的,他是被毒杀的!”

“嗯?你是说,熊毅在可乐罐里下了毒?可是,邱子铭不一定会喝下那罐可乐呀。”

“你说的对,熊毅虽然在可乐里下了毒药,但他也不肯定邱子铭会喝下去。以防万一,他也在邱子铭必须服食的那种东西上面下了毒。”

“那种东西是……”我忽然大悟,“啊,是特效药!”

“没错,病情危重的邱子铭一定会服下特效药。只要对特效药也下了毒,邱子铭就无论如何也逃不过死神的召唤了。”

“那么,寄给钟馨童的明信片为什么也是邱子铭的字迹呀?”

“这个可能是熊毅叫邱子铭代写的吧。熊毅恐怕是一早就准备找个替死鬼,所以找人代写。而恰好邱子铭患上了绝症,利用这一点,他实施了整个恶毒的计划,把所有的罪行推到邱子铭的身上。”

“听你这么一说,我记得邱子铭以前为了赚点零花钱,真的是经常帮人代写作业或者代抄笔记什么的。”

“这就对了。”

至此,让人最不解的谜团也就得到了解释。在恐吓明星的案件中,被绑架的高中生只是恶鬼的替罪羔羊而已。

“不过,还有一个疑团没解开。”从警局回家的路上,爱迪生心事重重地说。

我马上领悟地接过话头:“啊,我知道,你说的是那张方块9的扑克牌吧。它到底代表的是什么呀?”

“而且,熊毅最后说的那些话好怪。说什么他们,还有其他人会来找我……”

“是呀,我也听不懂,感觉……感觉像碰上了什么恐怖组织呢!”

我们带着满腔的疑惑,慢慢地走在夜风拂面的街道上。而那个已经被押送进拘留所里的恶鬼,正安静地躺在铁**,等候着法律的严惩。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怒江之战作者:南派三叔 2推理笔记V:最终游戏作者:早安夏天 3大漠苍狼作者:南派三叔 4推理笔记I:1/2傲娇侦探作者:早安夏天 5大漠苍狼1:绝地勘探作者:南派三叔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