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CHAPTER 05 醒来的名侦探

今天是星期日。香云中学本应空阔寂静,然而,今天的校园却热闹非凡,一眼望过去,黑压压的人头几乎全部涌向同一个地方。这些学生会在周末回到学校,无非是想在现场看拍戏而已。

而且,拍戏的是大明星钟馨童呀!

我站在校门口,不时有兴高采烈的女生从我面前走过去。过了一会儿,一辆破单车风风火火地从街口那边飞奔过来。

骑车的是那个警校实习生,而夏早安则站在单车尾座,迎着风,丝毫不顾忌裙下春光外泄。道路两边的行人无不用讶异的眼神偷睨这个行为夸张的女生,倒是男孩子们瞪大了眼睛,口水直流的样子。

骑到我面前,夏早安跳了下来。

“哟!早呀!”

“还早呢,电影都开始拍了!对了,你们怎么一起来的?”我问道。

“路上碰到的呗。”李小崇对我说。

我看向校园那边。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了,像一堵又黑又厚的人墙,根本看不到拍戏的演员和摄影机。当我们走进校门时,更多的学生从我们身边跑了过去,我想我们要挤进人群是不可能的了。不过,我对此毫不在意。我没有凑热闹的心思,而且,恶鬼也不太可能会挑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杀人。我们只需静候在一边,观察有什么可疑人物就行了。

乔琦今天没有来。她身体一向不好,早上起床时哮喘发作得很厉害,只得在家休息。

我和夏早安站在一边,而李小崇则在四周来回巡视着。虽然不能做到面面俱到,但至少也会让恶鬼有所避忌。而且,钟馨童雇请的几个西装保镖也在四周警惕地观察。那边树下站着的似乎就是米杰手下的便衣刑警。

这么严密的防守,连苍蝇也很难飞进去,所以说恶鬼应该不会挑这种时候出现吧。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摄制组的工作人员不得不拉起警戒线,腾出拍戏的空间。为了不影响拍戏,在工作人员的要求下,同学们都克制着兴奋的心情,保持安静的环境。站在这边的我可以听到演员们模糊不清的对白。

在人群中有不少我的同班同学,女生居多,但也有几个男生。大家疯狂尖叫的样子和平时的假正经确实很不一样。我正想着,忽然听见夏早安跟我说:“喂,喂,喂,忘了告诉你一个特大喜讯!”

“是什么?”

她做出一个直线上升的手势,一副财迷心窍的样子:“我的背心涨到三千块了!”

“背心?就那件钟馨童签了名的?三千块!”

比我的压岁钱不知道多出多少倍!

“三千块还是暂时的呢,还会继续升的啦!”

“你这么确定啊?”

“当然,要知道Annie是这一期话题最吸引人的明星,都是托恶鬼的福,大家比以前更加关注她了。所以她的签名自然也就水涨船高。”

“这样啊。”我深深佩服她的投资眼光。这丫头以后一定是个有钱人!

“你看!”只见她不知从哪里又掏出一件背心,看起来这件背心更加高级。夏早安说这是什么香奈儿名牌,她专门托人从香港花了一千大洋买回来的,“嘻嘻。如果这件背心也有钟馨童的签名,起码能卖到一万块以上啦!”

敢情这家伙是借“破案”之便谋一己之私利。

“小心贪心不足蛇吞象哦。”

“切!才不怕咧!我就等着数钱啦。哇哈哈哈!”

她笑得真欠揍。

那边好像终于拍完了一场戏,安静的人群立刻**起来,粉丝们不断高喊着“Annie”而向前涌。工作人员惊慌地拦在前面,不让粉丝突破防线,而钟馨童则表现得很亲切,在西装保镖们的保护下,走过去与粉丝握手签名。同学们更加疯狂了,尖叫声不绝于耳。

而夏早安早在几分钟之前就像一支箭似的扑了出去,挥动着她的背心拼命挤进人群,很快便被人群给淹没了。不管她最后有没有拿到签名,她这股勇当炮灰的精神确实值得惊叹。

挤在前面的几乎全是女生。这种追星的事情男生多少有些羞涩,至少不能和女生抢呀。这时,我看到远处的教学楼里熊毅正不缓不慢地走向这边。他看见了我,走过来打招呼。

“嗨!米卡卡,你也来追星?!”

“不是啦,我是查案!”

“查案?”熊毅好奇地问,“什么案呀?”

“这个嘛,不方便透露……”

“难道是关于邱子铭的?”他推测得很准。

我点了点头:“哎,你怎么知道?”

“我是听乔琦说的,她说你在追查邱子铭失踪的事件。有什么眉目没有?”

“还没呢,很棘手呀!”我转了话题,“对了,你在这干什么?也是来看拍戏的?”

“不,不。”他笑了笑,“我又不是粉丝,对明星不感兴趣。今天来学校是为了完成黑板报。”

“哦。”

熊毅是班里的宣传委员,教室后面的黑板报就是由他负责。

“那你现在要回去吗?”

“嗯。”他说着,望了一眼那边疯狂的人群,嘴边抹起一丝嘲笑,大概对疯狂的追星族十分不屑吧。

“那我回去了,拜拜。”他朝校门口走去。

当他消失在门外的时候,我看到班主任从校门口那边走过来。他身材瘦削,穿着考究的旧西装,一张有点苍白的四方脸上有一对平易近人的眼睛。他手里还抱着一叠作业簿,大概是利用周末加班工作。

经过那些喧闹的人群,他眉头紧皱。见到自己的学生疯狂追星,一向认为学业最重的他心里肯定不好受吧。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班主任停在我们面前问。

“我是来看一下情况的。”我说。

“情况?”

“我想查一下邱子铭被绑架的案子,而这件案子又跟那个明星有关,所以……”

我如实相告,班主任却摇头打断了我的话:“这样可不行,米卡卡,你还是学生,应该以学业为重,破案这种事情还是交给警方去做吧。虽然老师也知道你平时有点小聪明,但真正的案子你还是应付不来的。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老师怎么向你的父母交代呢?再说……”

这种情形,不禁让我想起《大话西游》里那个啰啰嗦嗦的唐三藏。我的耳边仿佛响起了那熟悉的“onlyyoucantakeme取西经,onlyyou能降妖和除魔,onlyyou能保护我……”

谁来救救我这个苦命的孙悟空呀?

“老师,老师!”

突然响起的声音终于把我解救出来。班主任也回头去看。原来是钟馨童的助理唐正站在后面。他好像和班主任认识。

“你……你是……”班主任搜索着脑中的记忆,终于想起来了,“你是唐正!2003届三年一班的毕业生!对吧!”

“老师记性真好,还记得我啊!”唐正笑了。

原来他是我的学长啊,真没想到呢。我趁班主任被吸引了注意,赶紧偷偷溜走了。

就在这时,那边的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声尖叫:“哎呀!”

我神经一紧,赶紧望过去,以为出事了。可那边的人群好像没有出现异常。在我疑惑之际,一个披头散发的女生从人群里死命钻了出来,直奔我这边跑来。不用说,肯定是财迷夏早安。

“终于……拿到了!”她挥舞着那件已经被签名的背心,气喘吁吁。

我问她:“钟馨童呢?”

“到化妆间去了吧。”

化妆间位于教学楼旁边的一排小平房里。因为平房平时就空置着,所以顺理成章被剧组征用来做化妆间了。

目送人群追随着钟馨童涌向那边,我又看了看四周。

好像,恶鬼没有出现呢。

李小崇神情沮丧地走了回来,告诉我们没发现可疑的人物。恶鬼没有出现,他显得十分失望。

光线被窗帘阻挡在外头。房间里亮着灯,狭窄的地方摆满了拍戏的道具和服装。

化妆师在帮钟馨童补妆。房子外面挤满了久久不肯离去的粉丝,在等着下一场戏的开拍。而导演和其他工作人员这时候在隔壁的房间休息。

这种情况之下恶鬼几乎不可能

出现。

也许太累了,钟馨童安静地闭目养神,任由化妆师帮她补妆。

房间里十分安静。相比之下,门外依旧人声鼎沸。保镖们都在外头设法拦住那些学生。

她渐渐放松身子,打算小睡一会儿以驱赶拍戏的疲劳。化妆师依然一丝不苟地帮她补妆。

这时候,窗外突然闪过一个人影。因为窗帘遮住了她的视线,所以化妆师并没有察觉。而且,那边的窗户外面只有一堵围墙,就连这边吵嚷的人群也不会料到有人正慢慢走在那条狭窄的间隔中。

那个人带着鸭舌帽、墨镜和口罩,是我们早已熟悉的形象。没错,他就是恶鬼。

只见他轻手轻脚地走到房子的后墙外,蹲了下来,尽量不发出一丝声响。就算有什么声响,也会被另一边沸腾的人声给掩盖过去的。他伸出手,稍微一使劲,墙上的一块砖头竟然被抽了出来,然后是第二块……因为戴着手套,所以他不必担心会留下指纹。

把所有的砖头抽出来后,他进入了房内。

化妆师正好背对着他找什么东西,并没有觉察到什么。他悄然走到她身后,从口袋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沾有哥罗芳**的毛巾,猛地捂住化妆师的嘴巴。化妆师几乎没做挣扎便晕了过去。

很好,现在这里只剩下他的目标了。

此时的钟馨童仍在闭目养神,丝毫没察觉到事态的危急。

恶鬼心里发出一丝冷笑,手中的钓鱼线拉紧了。

索命的绳套正慢慢伸向坐在化妆镜前的女人。

“喂!你是谁?”及时出现在门口的声音将移动中的绳套惊得戛然而止。

导演陈宇生抓着门把,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之所以到这里来,是打算把刚刚想到的有关这部电影的一个主意告诉钟馨童。可他万万没想到会撞见这样惊险的一幕。

恶鬼转过头来,惊讶地和陈宇生互相对望。

这时候钟馨童才回过神来,看到镜子里的恶鬼正站在自己的身后,她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失声尖叫起来。

“啊!”

房子外的人都被惊住了,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而那些西装保镖们也怔了几秒,旋即便看见陈宇生转过头来大喊:“快点!恶鬼在这里!抓住他!”

等西装保镖们冲进去,房间里却只剩下被吓晕了的钟馨童和倒在地上的化妆师。刚开始谁也没有发现恶鬼逃跑的那个洞口。便衣警探们也迅速地冲了进来。

“他从那里逃跑了!”一个眼尖的警探大叫一声,跑到洞口边,伸出脑袋,“他朝那边跑了!”

只见恶鬼沿着墙壁的缝隙跑得飞快。不一会儿,房子外的人群也**起来。大家都看见,那个家伙正从房子后面跑出来。正当几个警探和保镖冲出去时,恶鬼却不慌不忙地扔过来一个瓶子。瓶子摔破后,立刻散发出强烈的浓雾,而且气味十分刺激。人们捂着鼻子和嘴巴乱成一团。弥漫而起的白色烟雾使恶鬼安然地离去。

“在那边!”我着急地大喊。

原本坐在远离房子一边的我们,看到人群出现**,便疑惑地跑过去,刚到半途,就看见了恶鬼向人群投掷烟雾弹。

“恶鬼!别想逃!”

听到我的叫喊,本来逃向校门口的恶鬼不得已转身逃往别处。他跑得很快,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我和李小崇紧追不舍。夏早安虽然也紧跟着我们跑,可是她的脸色却越来越不妙。

结果,就在拐角的地方,她“扑通”一声昏倒了,我们只得停下来。正好这个时候,班主任从另一条校道走过来。他停下脚步,有点诧异地看着我们和跑过去的恶鬼。

“老师!快追那个家伙,他是犯人!”

班主任反应极快,立即扔掉怀里的作业簿,拔起双脚,瘦小的身躯飞快地追了过去。

“夏早安就交给我啦!”李小崇说着,立马把昏倒的夏早安背在身上。我们于是又追在了后面。

这之间大概间隔了二三十秒,我们转过拐角时,看见班主任居然追上了恶鬼。他一把抓住恶鬼的衣服,差点把那人的帽子扯下来了。两人纠缠几秒,可惜,恶鬼最后一把推开班主任,又慌张地跑进了另一个拐角。

哼,他这回真是跑进了死胡同!

那个地方是学校的厕所,根本无路可逃!

班主任追上去后,我们也随即拍马赶到。其间最多也就三四秒钟的时间。拐角处有个水洼。我们没踩着,但是地上有个湿漉漉的鞋印一直通往男厕所。班主任已经进了男厕,察看隔间里有没有人。李小崇心急,把夏早安放在厕所外的树下,和我一同走了进去。

这里的厕所我最熟悉不过。男厕和女厕各占一边,中间隔着一堵墙。水龙头就安放在两边。平时上厕所洗手的时候,男生女生可以透过墙上中空的缝隙瞥见对方。

那个鞋印在男厕门口就消失了,恶鬼一定是溜进了男厕里。

隔间里却没有任何人,除了最后一个隔间关着门。

我们三人站在那里,屏住了气。把门打开后,恶鬼一定会冲出来,如果他手里有武器的话……我担心这一点,然而李小崇似乎对自己的武功根底十分自信,还没等我回过神,他便一脚踹开了门。门没有关着,只是虚掩而已,隔间里根本没有人。

奇怪!我愕然不已。恶鬼到哪里去了?!

除了门口,厕所还有个小窗口。不过,那种小得可怜的窗口连小孩也钻不过去,更别说恶鬼那么高大的人了。

我们又走回到门口。无论看多少次,那都是走进来的鞋印,没有走出去的鞋印。

大家也许会问,那鞋印是不是之前的人留下的呢?可是从鞋印的湿润程度看,明明就是新鲜出炉的!

这件事不但奇怪,而且让人毛骨悚然。我不禁缩了缩脖子,而我旁边的李小崇更是脸色苍白,嘴唇直抖,不断呢喃着:“天啊!又消失了!我的妈哟!”

“又?”我对这个字颇为敏感,抓住他问,“难道以前你见过?”

“是呀,就在钟馨童的别墅里……”李小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带着畏惧和诡秘的语调将那天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他讲述那个恶鬼是如何在钟馨童别墅的庭院里消失的,仔细听来,居然跟我们现在的情形相差无异。

这个世界上有鬼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那么恶鬼是怎么在我们面前消失的呢?

我们经常看的魔术表演,魔术师会使出令人目瞪口呆的诡计。而现在这一幕,无疑也是不为人知的障眼法之一,也许换个角度,我们就能发现事情的真相。

我们走出男厕,再次观察了一下周边的环境。男厕一边紧贴着实验大楼,另一边则是高墙,要翻过高墙几乎不可能,而且为了防止外人进入,高墙上还装了电网。女厕那边的情况也大概如此。

咦?我一边把这些情况记录在笔记本上,却突然发现在男厕门口树下的夏早安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正蹲在地上仔细用手指丈量着那些鞋印。

“喂,你没事吧?”

对我关切的询问,夏早安却一言不发。

她表现得有些奇怪,脸上浮现出一种严谨认真的表情,和之前那个嘻嘻哈哈的乌龙妹十分不同。当她抬起头时,眼睛闪闪发光,目光像猎鹰一般的锐利。

“鞋子是40码的。”

“欸?”

“我是说犯人穿的鞋子是40码。小弟,把这个记下来。”

小弟?是说我吗?这丫头是不是疯了呀?凭什么用一副大人的口吻命令我呢?

我未来得及做任何反驳,却见夏早安大步地走进了男厕所。

天!她可是女生呀!

我们几个男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

先不管这些啦!

我瞥见地上的鞋印,脸色突变。

多了一行!

原本我们追过来时,地上只有跑进来的鞋印。可是,那行鞋印旁边又多了一行跑出去的鞋印!那行跑出去的鞋印像故意嘲讽我们似的,赫然地横在地上。

空气中仿佛吹来了一阵阴风,冷得我心里发毛。

那行跑出去的鞋印有说不出的诡异。它是凭空出现在地上,顺着原来的鞋印

跑出去,然后进入外面的草地就不见了。

夏早安在男厕里待了好一会儿,然后又跑到女厕,那样子就像警察在办案。不过,看到她进了女厕,我豁然开窍。

啊,如果恶鬼是这样消失的呢……

“终于,我明白了!”我对自己推理出来的结论十分得意,脱口而出。李小崇和班主任立刻看着我。

“明白什么了?”

“就是恶鬼是怎么消失的!”

“啊?是怎么回事?”

李小崇和班主任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我于是把自己的推理告诉他们:恶鬼确实一开始是跑向男厕所,可是,他在男厕所后脱下鞋子,光脚迅速跑到了女厕所。这样一来,就造成了我们以为他跑进男厕所里的假象。当我们在男厕里摸不着脑袋时,他却不慌不忙地从女厕里走了出来。

“啊!这样讲得过去耶!”李小崇佩服地说,“米队的弟弟果然也很有推理的天分呢!”

别把我跟老哥扯在一起啦!我虽然有点不满,但听到别人的赞扬还是有点沾沾自喜。

“真遗憾!小弟你的推理不可能实现。”

我的喜悦之情突然被女厕里走出来的夏早安击得粉碎。

“什么?你凭什么说我的推理错了?”

我气得直瞪眼。夏早安这家伙总是和我对着干。这次她敢诬蔑我的推理,我一定不会放过她!

“你的推理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因素。”

她走到我面前还一副言之凿凿的样子,我简直气炸了肺。但我还是强压着怒火,不屑地问道:“哦,是什么呀?”

“时间呀。恶鬼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你所做的推理。”

“为什么?”

夏早安冷静地露出笑容,眼眸深处始终凝聚着某种光芒。她问我:“恶鬼跑过拐角,离开你们的视线时,你和他的距离是多少?”

“大概四十到五十米吧。”

“那么,从拐角那里到厕所这里应该是五六十米,就是说距离差不多,而从男厕到女厕的距离有十多米,所以说,恶鬼在你们完成五十米的距离时,必须完成至少七十米的距离。”

“如果他跑得快也不是不可能呀。”我虽然感到她的话有几分道理,但还是坚持己见。

“那我们就来试验一下吧。李小崇你比小弟跑得快,所以你来扮演恶鬼,站在拐角这里,而小弟你就站在刚才看见恶鬼消失的地方。”

按照她所说的,我们决定将案件重演一遍。

准备就绪了,她一声令下,我们这两个站在不同起跑线上的人就开始跑起来。不得不说,我耍了点小阴谋,故意跑得慢,这样李小崇才有时间完成我的推理呀。

可是,我赶到拐角时,正好看见李小崇跑向女厕。

“试验失败。”夏早安不慌不忙地下结论道,“所以说,恶鬼根本没有时间从男厕跑到女厕。小弟,真抱歉,你的推理不成立呀。”

“不过,要是恶鬼跑得非常快,那也是有可能的。”我死不认输。

“除非他比北京奥运会的百米飞人博尔特跑得还要快。而且,你别忘了,跑在你们之前的还有班主任呢。就算你们看不到恶鬼从男厕跑到女厕,我想班主任也会看到吧。”

我倒忘了这一点。班主任也附和道:“我确实看到恶鬼跑进了男厕。”

我顿时泄了气,不得不承认我的推理存在着很大的漏洞。

“那么,你的推理又是怎样的呢?”我转向夏早安问。

我倒想看看她的本事如何。这女生虽然表面看是个糊涂蛋,但实际上却心思缜密,观察力强。会是这样子吗?

“这个,我还没想通。”

她这么一说,我几乎晕倒。忽然,她盯住了我们的鞋子,问道:“你们穿的鞋子是多大码数?”

我很快答道:“我穿42码。”

“我穿的是43码。”李小崇答道。

“老师你呢?”

班主任抬起右脚看了看鞋底的标识:“我也是42码。”

“嗯……”夏早安又变得沉默不语,她伏下了眼睑,眉头轻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这个棘手的问题占据了她的大脑,她在努力解开这两行鞋印的诡异之谜,目光不停地在我们三人的鞋子上打转,好像从鞋子上就能得到解题的钥匙似的。可是,地上的鞋印是40码的……跟我们的鞋子没多大关系呀。

她抬头看了看上方的天空。

她不会认为恶鬼原来是藏在空中,后来跳下来的吧。

厕所对着足球场。这时候有几个男生在那里踢起了足球。他们刚才还不在,所以应该没有目击恶鬼从这里跑出去的过程。

踢足球的声音,丝毫影响不到夏早安。她依旧观察着我们的鞋子。突然,她像发现了什么,嘴角轻轻一笑,抬起来的脸变得十分自信,眼中熠熠生辉,就像一个解答出难题的学生。她举起一个手指,用宣布的口吻说:“我明白了,犯人的诡计。”

“欸?”

我们注视着她。她身上似乎散发出了可以驱走黑暗的光芒。

“那到底是怎样的呢?”

“就是……”

她刚想说,我突然发现了她身后的飞来之物,情急地大叫:“小心!”结果还是来不及,夏早安刚回过头,便被飞来的足球硬生生地砸在脸上。她闷哼一声,两眼发呆,鼻孔里慢慢流出两道鲜红的血虫……她又晕了。

几个男生从球场那边慌忙地跑了过来。

“啊!对不起!她……她没事吧?”

一个男生看到夏早安晕倒在地,吓坏了的样子,可能这个足球就是他踢来的吧。

我蹲下去摇了摇夏早安,她却没有醒过来。李小崇想到什么,把手指伸到她的鼻子前,顿时脸如死灰。

“哇啊!她……她没呼吸了!”

这一句话,把所有人都吓得跳了起来。

“不会吧?”那个男生像遭到了晴天霹雳,脸色一下子煞白,从肩膀到双脚都颤抖起来,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哇……我不是故意的……我只不过轻轻踢了一下球而已……不知道它会飞到这边来呀……”他吓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我看着夏早安的“尸体”,脑子一片空白。

就在那一瞬间,她却猛地眨了眨眼睛,一骨碌坐了起来。

“哎哟,疼死人啦,谁打了我的脑袋?哦,是米卡卡你吧?”

她猛地抓住我的手。我发出一声怪叫,整个人跳开了。

夏早安却慢悠悠地爬起来,一边拍掉身上的灰尘,一边问:“乱嚷嚷什么呀?你们撞鬼了吗?!”

“你……你刚才明明没有呼吸了呀!”李小崇慢一拍才惊魂未定地说道。

“哦,是这件事情呀。”她一听事情的经过,倒显得有点若无其事,“老样子了,我做过心脏手术,所以,心脏一受到强烈的刺激就会晕倒。嘻嘻,没吓着你们吧?”

啊!原来是这样子呀……难怪她跑起来时脸色那么难看,而且能被足球踢晕掉了。

“我晕倒的时候心脏会停止几秒钟,不过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你们不用担心。”

她虽然这样说,但我们却一点也不能放心。以后呀,最好还是别刺激她,不然她真的死掉了我们可就惨了。

“对了。你们抓着恶鬼了吗?”夏早安又问。

“什么呀?我们都在等你的推理呢!你快说说,恶鬼是用了什么诡计消失的?”

“推理?”她犯傻了,百思不解地歪着脑袋,“我的推理?额的神!我什么时候会破案了?米卡卡,有病的人是你吧?”

“可是,你刚才明明……”

我把刚才的情况一一告诉她,没料到夏早安还是不肯相信,坚决否认有这么一回事。她这样子,让我和李小崇还有班主任都无法理解。

为什么她晕倒之后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而且,那个人的推理能力比这个恢复正常的女生高得多了。

是双重人格吗?我曾经在小说里看过,有的人做过脑部手术之后会分裂出另一个人格,而那个人格拥有原人格所没有的某种天分。

这么说……夏早安身体里还有另一个人?

不会吧?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惊悚乐园作者:三天两觉 2地狱的第19层作者:蔡骏 3死亡万花筒作者:西子绪 4推理笔记作者:早安夏天 5他来了请闭眼之暗粼作者:丁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