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CHAPTER 04 恶鬼之火

片场的单人化妆间属于钟馨童专用。这是当红的明星才有的待遇。

钟馨童一边抽着烟,一边翻看着剧本。她把剧本扔到梳妆桌上,盯着梳妆镜里的自己,懒懒地吐出了一口烟。

梳妆台上放着手机、花束、化妆品,房间里充满了香气,角落挂满了拍摄用的服装。耳边隐约听得见门外传来的嘈杂声。

钟馨童叹了一口气,镜子里的她表情十分不安。她感觉到胸膛里有一种无法摆脱的沉重,思绪又回到昨夜博客上的留言。那个自称恶鬼的家伙再次留言了,他说:“你将堕入熊熊的地狱之火!”

地狱之火,这是什么意思?

她夹着香烟的手指不由得产生一阵莫名的战栗,烟灰自指间抖落。

第一次见到恶鬼的留言是在一个月之前,他当时在博客上严词痛斥她的虚伪。她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完了,她的秘密居然被人发现了!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要知道,那个秘密关系着她的人生。

幸好,她的博客有屏蔽功能,所以,网民看不到那则留言。

但恶鬼变本加厉,提出了一个荒谬的要求,那个要求她根本不可能答应。不得不说,她心中抱着一丝微茫的侥幸,希望对方会手下留情。结果,接下来的日子,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直到收到恐吓信之前,钟馨童还以为对方已经放弃了。可是,一封恐吓信再次扰乱了她平静的生活。

恶鬼之所以一直无行动,不是放弃了,而是在精心筹划着什么阴谋吧。

收到恐吓信之后的几天,恶鬼又给她留言了。这次他很明确地索取50万,用来交换他手中的东西。她听到这样的要求,心中窃喜。如果恶鬼的目的只是金钱,那实在最好不过了。于是,她按照恶鬼的指示,到一家咖啡馆进行交易——交换邻座的公事包。然而,公事包里装的只是一些无用的文件,根本没有她想要的东西。

她被耍了!白给了50万!

恶鬼的目的不仅仅是金钱,他一定还会继续纠缠她的!

几下轻轻的敲门声让钟馨童回过神来。

“是我,正仔。”唐正打开门走了进来。他是钟馨童的私人助理,今年25岁,刚大学毕业就进入了娱乐公司,本来是想当演员,结果却被安排做了钟馨童的私人助理。

“童姐,又有粉丝送礼物来了。”他怀里抱着一个棕色小熊毛公仔,还有一大束鲜花。

“哦。”钟馨童稍稍看了一眼,便不屑一顾地说:“真够烦人的!老送这些小孩子的玩意……正仔,你把它们处理掉吧。”

“嗯,知道了。童姐,你没事吧?你的脸色不太好看。”

“哦,可能是最近没睡好吧。”

“是不是因为恶鬼的事情……”

“……”

“童姐,恶鬼到底想干什么?你那次去咖啡馆的事情要不要跟那个人说?”

“千万别!我不想让他担心。放心吧,我会处理好这一切的。”

“嗯,我知道了。”

说完,整个屋子再度陷入一片静默中。

唐正抱着小熊公仔,默默地打量着钟馨童忧愁的侧脸。他很少看见钟馨童会这样子,这全怪那个恶鬼,因为他发现了那个秘密。那个秘密他也是知道的,作为钟馨童身边的人,他很清楚那个秘密对一个明星的重要性。

正想着,敲门声又响起来了。随即,一个女孩竟然大胆地探进脑袋。

“哎呀!”她看到钟馨童顿时两眼发光,喜出望外地喊起来,“Annie真的在这里啊!”

她叫着钟馨童的英文名,贸然闯了进来。在她身后,还站着一个男孩和另一个女孩。他们比这个女孩要腼腆得多,只是羞涩地站在门口。

“Annie!Annie!帮我签名!”

女孩有备而来,让钟馨童在她的背心上签名。钟馨童硬着头皮,露出亲民的笑容。但她的眼睛却埋怨地瞥了瞥唐正,怎么会随便让粉丝进入片场呢?!

唐正一脸无奈,只得苦笑。

好不容易又满足了女孩合照的要求,这三个高中生模样的孩子才肯离开。

“你可真大胆!”

我对夏早安自由乖张的行为另眼相看。

且不说她带着我和乔琦躲过门卫的监视偷偷地闯入了片场,她居然还敢堂而皇之地去找钟馨童签名。要是让人知道,我们三个肯定会被撵出去,说不定还会报告学校,等着被处分呢。

“放心啦!有事我一人承担!”夏早安拍着胸膛打包票。

我们穿梭在走廊上,工作人员来来往往,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们。大家都在忙着搬道具,不时有“请让一让”的声音催促我们躲开。只是在下楼梯时,有个大学生模样的家伙很警惕地打量了我们一番。这大学生也不像是摄制组的人,长得高大魁梧,腰间别着一根双截棍,像是来演李小龙的。可今天拍的是鬼片呀……

不过,大学生也没说什么。我们下到了一楼。

“真棒!拿到Annie的签名啦!这下发财了!”夏早安在我们面前炫耀着她穿在身上的小背心,“这件背心我要放到网上去拍卖!一定会卖个好价钱!”

“啊!你不是要收藏的吗?”

“你猪啊!收藏有个屁用,又不能当饭吃,再说我还有合照呀。你都不知道钟馨童的签名在网上炒到多少钱了,我的这件背心现在起码值几千块啦!”

“哇啊!”

我被这个价码吓了一跳。夏早安的背心原本充其量只值一百多块,想不到多了明星的签名马上就能升值十几倍。夏早安这拜金女的生意头脑也挺令人佩服的。

“啊!第一名,帮我拿着。”她忽然想起什么,把背心塞给我,立刻开始把自己身上穿的背心往上拉,露出了白白的肚皮。

我的脸马上红了。

“喂喂!你干嘛!”

“我把这件也脱下来,拿给Annie签名好啦!嘻嘻,又可以多赚几千块!”

“我呸!你也太爱钱了吧!你想一脱成名是不是啊?”

要不是我和乔琦的阻止,她十有八九会把裤子也脱下来。

“早知道我刚才也找钟馨童签名好了。”我竟开始有点后悔。不瞒大家,我的零用钱每个月都不够用啊!

夏早安好不容易才停止了脱光光的念头,转而用奇怪的眼光睨着我:“你是个书呆子,没想到也会追星呀?”

“我哪有追星?我只是说说而已。我对明星不感冒。”

“既然如此,那你在这里干嘛?”

“还说,不都是被你拉来的吗?!”

我颇感生气。今天我们三人再次去那家红茶馆,希望能查到什么遗漏的线索,结果一无所获。回来的途中夏早安就连哄带骗地把我们拉来了这里。住在她家隔壁的大姐姐恰好是这部电影的工作人员,所以告诉了她片场的位置。

那位大姐姐看到夏早安的出现也吃惊不小。

“哎呀,你们怎么在这里?被导演看到可不得了!”

“导演?是那个家伙?”夏早安指着不远处正训斥别人的男人,“我好像在电视上见过他耶!也是个名人!”

她刚想走过去,我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她。她的那点小计谋我早就看穿了。

“你还想找那个导演签名呀,这次会被人家用扫把赶出去啦!”

大姐姐也赶忙制止:“陈导演从不给人签名,你去找他无异是找骂!”

“切!不去就不去嘛!”

夏早安摇头叹气。那个大姐姐似乎后悔把片场的地点告诉夏早安了,她恐怕早已领略了这名少女的鲁莽作风,生怕她会惹出什么事端,一心想把我们请回去。

“早安妹妹,你快点回去吧,回家晚了你妈会担心哦。”

“不急不急,还早着呢。”

“你待在片场始终不太好呀。你看,你的同学都想回去了。”

收到大姐姐求助的眼神,我也配合着说:“是呀,我想快点回家做功课。”

“那乔琦你呢?”

一直沉默不语的乔琦对夏早安的问话只是报以一笑。她现在的心情我能了解,邱子铭的事情仍困扰着我们。要是每个人都是像夏早安这样神经大条的“乐天派”,那该多好啊。

“那就回去吧。”夏早安终于有些意兴阑珊地说道。

我们都松了一口气。偏偏这个时候,有个人跑过来对那位大姐姐说:“要开拍了,你去通知钟馨童下来。”

“知道。”大姐姐回头应道,再次叮嘱夏早安快点离开后,才急急地跑进了楼梯间。

她一走,夏早安立刻改变了主意:“我还没见过拍电影呢,先看看再说!”

唉!我对这个任性的女生真是毫无办法。

“童姐,开机了。导演叫你快点准备好。”

“知道啦!催命似的!”

钟馨童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穿上外套。她在戏里扮演一名学校老师,正好符合她一向的正面形象,特别是她的粉丝以学生居多。

片场所有人都准备就绪了,就差她没到。

看到她施施然走过来,工作人员总算松了一口气,而坐在导演椅上的年轻男人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众人一向知道这两人颇有积怨,所以他们的第一次合作令工作人员行事时都特提心吊胆,生怕一个小小的纰漏也会惹怒他们。

没料到,钟馨童拍第二场戏就迟到了。而陈宇生导演偏偏十分憎恶没有时间观念的人。

他阴着脸,吩咐大家赶紧各就各位。

这是一场室内戏。在搭建了布景板的片场里,光线不足,气氛显得格外阴森诡秘。

和钟馨童演对手戏的是一个年轻女演员,扮演通灵者的角色。

工作人员把聚光灯亮了起来,对准两人。

“Action!”陈宇生一声令下,拍摄正式开始。

“老师,你已经被邪灵上了身。”年轻演员和钟馨童的手紧握在一起。钟馨童顿时有如邪灵上身,眼神变得凄厉,凶神恶煞地瞪着通灵者。

“你到底是谁?”年轻演员颤抖着说出这句话。

像回答她的问题似的,一个声音阴森森地响了起来:“我是恶鬼。嘿嘿嘿……”

咦?剧本里的台词不是这样的。年轻演员双眼圆睁,她看到钟馨童也一脸的惶恐,嘴巴纹丝不动。这句话不是钟馨童说的!

工作人员也注意到这一点,纷纷四处张望。阴暗的片场里,空气顿时凝重起来,笼罩着一种恐惧不安的气氛。每个人都感到一种难以缓解的窒息,当那个恐怖的声音再度响起来时,大家的目光通通转向同一个地方。

众目睽睽之下,站在那边的唐正全身僵如大石。我们则惊惶地退后几步。

那个声音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呀!

“各位,让你们见怪了,我是恶鬼,今天将让你们见识到恶鬼之火。嘿嘿嘿!你们一定会喜欢的!”

只见唐正战战兢兢地低下头,看向手中的小熊毛公仔。它仿佛有生命似的,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啊!”唐正惊叫一声,小熊毛公仔从怀中掉落。

就在这时,呆若木鸡的人们忽然闻到什么烧着了的气味。年轻演员脸色苍白地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她看到钟馨童的衣服正在着火。那火焰如毒蛇的芯子,一下

子缠绕住钟馨童的上衣。

“救命啊!”钟馨童发现身上着火,吓得又蹦又跳。

工作人员还愣在原地,导演陈宇生第一个反应过来,跑过去帮她脱下着火的外套。而那名大学生也迅速拿来了灭火筒,死命地往钟馨童身上喷。

最后,恶鬼之火只是烧着了一件上衣和她的一些头发。

很快,一辆引人瞩目的JAGUAR跑车开到了片场。

当米杰再次见到钟馨童时,她已经剪了短发。这样一来,之前留着长发的戏份也必须重拍。幸亏只拍了两场戏,损失不算大。

几个片场的工作人员在角落窃窃私语。他听到那些人在讨论什么恶鬼缠身。

米杰蹲下身,仔细察看地上那件被烧毁的上衣。他戴起手套,小心翼翼地挑起那件烧剩的衣服看了几眼。这种时候需要的不是他这种办案人员,而是鉴证科的同事。

恶鬼应该在上衣上做了什么手脚。这肯定不是灵异现象,原因就在于只有上衣着了火,钟馨童的裤子倒安然无恙。一般来说,休息的时候上衣会挂起来,比较容易做手脚。

米杰站起来,又拿过另一件证物——小熊毛公仔。

小熊毛公仔的肚子里藏着一个小型录音机。按下按键,录音机便会发出恶鬼可怕的阴笑声。夹在里面的,还有相同的一张扑克牌——方块9。

米杰手里拿着那张扑克牌,眉头紧蹙。

根据唐正的证言,他是从清洁大婶那里收到礼物的。而清洁大婶又说这个小熊毛公仔和鲜花是一个穿着奇怪的男人让她帮忙递交的。因为不少粉丝都会特地送礼物给偶像,所以清洁大婶也不加留意,更何况那男人还大方地给了她20块跑腿的小费。

米杰交叉着手臂,站在那里思考。

显然,恶鬼在把小熊毛公仔交给清洁大婶之前就按下了录音机的播放键。开头是一段长达半小时的空白,直到拍摄期间才突然发出声音,把在场的人吓一跳。

但恶鬼又是用什么方法令那件上衣自燃的呢?

米杰看见一个工作人员正在收拾摄制道具。他便走过去问:“拍摄的时候你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吗?”

“不知道。片场这么多人,人来人往的,没有留意。”

工作人员把工具收入工具箱,却没有动那些灯具。可能是拍摄工作还会继续,所以,聚光灯什么的就放在那里。

米杰吩咐工作人员把聚光灯打开。

“这种灯都是这么亮的吗?”

“嗯。拍戏常用的。”

“这灯有多少瓦?”

“一千多瓦吧。”

米杰把手伸到灯下,感觉温度比一般的灯泡要高许多。他微微一笑,似乎已胸有成竹了。

恶鬼大概在那件上衣上涂满了白磷之类的东西,白磷燃点低,容易自燃。而在拍戏用的聚光灯照射下,白磷很容易就会达到燃点所需的温度。而后鉴证科送过来的报告也证明了米杰的想法。上衣的确验出了白磷的成分。

这不是简单的恶作剧。

这个恶鬼混入片场,对上衣做了手脚。这样做的目的是炫耀他的本事吗?

上次他曾收到那个警校实习生关于恶鬼凭空消失的报告,又去了次钟馨童的别墅做了探查,结果也没解开那个谜团。

那个庭院被高墙围着,屋内又有钟馨童和管家,更别说警校实习生只让那人离开了视线几秒钟。这么短的时间内,一个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消失呢?

他办案这么久以来,还没遇到过此等怪事。

恶鬼——像鬼魂一样神出鬼没的罪犯吗?确实很有趣。

米杰刚转过身,便看见李小崇跑了过来。他跑到跟前,抬手敬礼:“报告。”

“嗯。”米杰点了下头,“有发现什么情况吗?有没有发现上次的那个恶鬼?”

“这个倒没有。”一想起恶鬼,李小崇就心里发冷。他至今也想不明白那人是怎么从他面前消失的。

“那有发现其他可疑的人吗?”米杰又问。

“说到可疑的人,倒是有三个。”

“哦,是谁?”

“就在那边。”

顺着李小崇手指的方向,米杰突然瞪大了眼睛。

女明星就在眼前着火,这惊心动魄的一幕让我们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那个大学生在现场一直呼吁任何人都不能离开,也不能动任何东西。那时我们才知道他原来是一个警察。

为什么警察会在片场呢?大概其他人也和我们一样的困惑。

后来,更多的警察赶来了。有些忙着采模取样,有些则是询问笔录。问到我们时,我们几乎一概不知。实际上,我们还是第一次听说恶鬼的名字。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恶鬼的声音有点像……绑架邱子铭的那个人。我不敢确定自己的想法。

帮我们做笔录的警官忽然喊了一声:“米队!”

一个男人走了过来。我见到他,心里顿时大呼倒霉。

老哥怎么会在这里呢?!

他问了我同样的问题:“卡卡,你们来这里干嘛?”

“我们……”我脑袋里苦思着借口。

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老哥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告诉父母的。虽然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但也算不上光荣的事迹。

“第一名,你们认识?”夏早安拉着我的胳膊小声问,并飞快地瞥了米杰一眼。

“我是他哥哥。”米杰答道。

夏早安立刻瞪大双眼掩嘴惊呼:“天啊!不会吧?”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米杰,体内拜金的基因又在蠢蠢欲动了。她尖叫着,做出崇拜状,“啊呀呀!你不就是电视上那个超有名的美男子警官嘛!我是你的粉丝耶!能帮我签个名吗?”

又来了!

“喂喂!你不是也想把我老哥的签名背心放到网上卖掉吧。”

“当然……不是……”

被我揭穿了她的小阴谋,夏早安脸一黑,故意嚷嚷起来:“你们两兄弟怎么差这么多!一个长这么帅,一个却……不会是先出生的那个把妈妈肚子里的营养都吸收了,剩下的渣滓就留给弟弟了?”

真是句句带刺呀!你少损人一天会死哦?

我被她说得简直无地自容了。要知道,我读幼儿园那时候也收到过情书的好不好。

这个有仇必报的丫头,算你狠!

幸好夏早安没接下去把我说成猪八戒,她转头问米杰:“米卡卡的帅哥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先别说这个。”米杰说话的声音带着惯常的冷静,“你们几个是不是曾经去天河分局报案,那件红茶馆绑架案?”

“对呀,对呀!老哥,你们抓到绑匪了?”

“绑匪还没抓到,但是找到了一些有意思的线索,我猜你们也想知道吧。跟我来!”

米杰走在前面,他带着我们走进钟馨童的私人化妆间。那个警校实习生也跟在后面。

钟馨童坐在椅子上,脸色相当不安,失魂似地拼命抽烟。看见米杰进来,她大发雷霆。

“阿Sir!你们怎么办事的?!恶鬼还没抓到,只派了一个低能的下属保护我,现在我都被袭击了呀!”

她此时泼妇般的表现和屏幕上的明星形象差别甚大,我们这些天真的高中生只能目瞪口呆。夏早安的表情更是搞怪,好像见到了外星人似的,话也说不出来。

倒是那个警校实习生,气得直瞪眼。

“什么?说我低能?!”

那副架势像要立马冲上去暴打这个女人似的。

米杰用冷冷的目光压住李小崇的怒火,又对钟馨童说:“钟小姐,警方会保证你的人身安全,这个你不用担心。至于恶鬼,我们也绝不会让他逍遥法外。”

“哼!与其把性命交给你们,我还不如靠自己!”钟馨童面带憎恶,回头对站在身后的唐正说道:“正仔!打电话给经纪人Mei姐,叫她帮我找几个管用的保镖。”

“知道。”唐正马上拨起了电话。

米杰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等着对方打完电话。他当然知道钟馨童这样做是为了嘲笑警方的无能,但他办案从来都习惯无视外界的压力,坚持自己的原则。

通话完毕,唐正跟钟馨童报告说Mei姐会很快联系保安公司。

钟馨童用略带挑衅的目光得意地看了一眼米杰。可惜,这对米杰无效。

他说:“钟馨童小姐,我今天来,是有另一件案子想让你协助调查。”

“什么案子?”

“本月十号,也就是上个星期日,请问你在哪里?”

“上个星期日?”

米杰的问题令钟馨童的脸突然绷紧。她掩饰住自己的慌张,故作镇静地叫唐正查看日程表。

“那天,童姐不用开工,在家休息。”唐正翻阅着记事本,回答道。

“在家里?有什么证明吗?”

“你可以去问我的管家阿银,她可以证明。”

“很抱歉。”米杰一笑,这突然的微笑反而令钟馨童有些不安,“你的管家阿银不能作证,因为她也是这件案子的嫌疑人。”

“什么?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案子?!”

“是有关高中生被绑架的案子。本月十号,早上十一点四十五分,你曾经出现在一家名为红茶馆的咖啡馆吧,并且,你偷换了邻座的公事包。”

“胡……胡说!你有什么证据吗?”钟馨童脸红耳赤,拼命辩解,“我才不知道什么绑架案。”

“有个叫邱子铭的高中生被绑架了。钟小姐,这三个高中生就是那男生的朋友。”

“啊!是你们?”

钟馨童的目光落到我们的身上。她似乎记起来什么,而我们这时也一点点地从重重疑云里挣脱出来。老哥的话令我顿时醒悟。

“咖啡馆里那个戴头巾的女人……”

“监控录像里的女人就是Annie你呀!”夏早安比我抢先一步喊出声。

“开玩笑!我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我一概不知情,有什么问题等我律师来再说。”钟馨童依然否认。

我身边的乔琦这时走了出去,声泪俱下:“Annie姐姐,求求你告诉我……我的男朋友被绑架了。他现在还没有被放回来。”

“我都说了啦,Idon’tknow!”

“求求你!”

夏早安也上前恳求道:“Annie姐姐,把你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吧。不然,那个男孩可能会被绑匪撕票呀!”

“我……我……”

“如果这件事情闹大,甚至死了人,对你的形象也不太好哦。”我说。

“而且,”米杰接过话,“我们在监控录像里发现了你的助理唐正,他在前一天订下了那个座位。是这样没错吧,唐正?”

接触到米杰转过来的锐利视线,唐正立刻做贼心虚地低下头,支支吾吾。

“那是因为……因为……”

“没错,是我叫正仔去订那个座位的。”

听到这句话,唐正吃惊地看向钟馨童。只见她长叹一口气,心理防线大概坚守不住了。

“那个戴头巾的女人就是我,是我调换了那个公事包。”她承认道,“但那件绑架案我真的一无所知。我只是被那个恶鬼勒索,前去交钱而已。”

他勒索你?50万?”

“欸?!你怎么知道是50万?!”钟馨童对此大吃一惊。

“我调查过了,你在红茶馆对面的S银行取出了50万。”

“嗯,他确实勒索了我50万。只要我给这笔钱,他就不会伤害我了。所以,那天我按照他的指示去交了50万。”

“真的是这样子吗?”米杰对这个答案不甚满意,“应该是他手里有什么可以威胁你的东西吧?”

她的心思像是被一语道穿了似的,眼睛里掠过一丝不安:“没有,没有。我是为了息事宁人,才给了50万。”

“仅仅因为人家的恐吓就交了50万?”米杰心里早就认定这是个拙劣的谎言,他接着问,“钟小姐,你赎回你想要的东西了吗?”

“……”

答案已显而易见。

“钟小姐,你认识一个叫游勇的记者吗?”

“他?好像是狗仔队的……”

“没错,是个风评很差的记者。你们明星都很讨厌他吧。”

“即便如此,这跟我又有何干呢?”

“咦,你难道不知道?你的50万落入了那个记者的手里。”

“什么?”钟馨童一激动,几乎从椅子上站起来。但身子起来一半,还是坐了回去,“这么说,那个游勇就是绑匪啦?他是恶鬼?”

“这个还不能确定。不过,我查到他欠下不少高利贷,为了还债铤而走险也不是不可能。如果他手里握有威胁你的东西,我想你就必须得小心身边的人。”

“怎么说?”

米杰微微一笑:“你的管家阿银,好像和游勇关系匪浅哦。”

“阿银?”钟馨童的脸色顿时变得晦暗。

随后,我们被送到了片场之外。

看来米杰觉得我们纯属路人甲,对案件毫无帮助,直接叫人把我们送了出来。与我们一起的,还有那个叫李小崇的警校实习生。

他好像也帮不上忙,我们尴尬地对望。老哥那辆红色JAGUAR跑车停在一边,看起来就像在嘲笑我们似的。

良久,警校实习生挠着脑袋咧嘴大笑,自我介绍道:“你们好,我叫李小崇,是民警实习生哦。哈哈哈!”

难怪看起来年纪比我们大不了多少。

夏早安则无厘头地说:“可你的名字好厉害,跟李小龙差不多呢。只不过人家是一条龙,你却叫一条虫啦!”

“错了!错了!谁是一条虫啊!”李小崇作晕倒状,连连摆手,“我的崇是崇拜的崇!不是一条虫的虫!”

“哦。”夏早安没心没肺地点了点头,“我们回去吧。”她说,表情十分满足。我看她才不管发生了什么大事,她今天算是大有收获的一天,或许她心里还在盘算着钟馨童的签名背心能在网上卖多少钱吧。

“可是……”乔琦忧心忡忡的样子。

我知道她的心思:“别担心,邱子铭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把他救出来。”

“就你啊?”夏早安总是看不起我的样子,“虽然你是第一名,可是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你那个很帅很帅的老哥更稳妥些吧?”

她为什么老在我面前说老哥很帅呢?分明是在批评我的长相嘛!其实,我长得也很帅啊,只是帅得不明显罢了!

我不服地说:“难道我们就等着什么也不做啊?”

“那你的意思是……”

“我们要把恶鬼揪出来,解救邱子铭。”

“你行吗?”

“哼!”我翘起鼻子,对夏早安冷笑一声,“别的我不敢保证,可是,怎么说我在学校里也算一个名侦探……什么恶鬼,一定会被我揭开他的真面目!”

“名侦探?就你?”夏早安又投来强烈质疑的视线。

我已经受够了。我再怎么笨,也比这个蛋白质女孩强一百倍!

蛋白质——最新的汉语字典是这样解释的:笨蛋+白痴+神经质!

我真不想被她说教。这丫头在最近的英文考试中居然得了最后一名,就这样的笨蛋,还敢藐视蔑视无视我!

“等着瞧吧。我一定会解开这件案子的。”

“那好,我也来帮忙好了。”

夏早安这么说,真令我受宠若惊。这回轮到我抛给她白眼:“你能帮上什么忙?最后一名!”

“那可说不定呀!别以为老虎不发威你就可以当我是HelloKitty!啊,对了,一条虫,你也来帮忙吧!”

李小崇思考片刻,随即爽快应道:“行!我一条虫别的没有,就只剩一腔热血了!”很快,他便意识到什么,连忙说道,“呸!呸!呸!谁是一条虫啦,我叫李小崇!崇拜的崇啦!”

崇跟虫,读起来不都一样嘛……

真是!我为什么要被这两个不上道的家伙帮忙呀!我仰天长叹。

当天晚上,九点多,珠江边的别墅群大多仍灯火通明,钟宅二楼的房间却是灯光微暗,窗帘半遮,玻璃窗外是珠江艳丽的夜景。

书桌上的电脑亮着,鼠标上还留有手心的余温。

钟馨童点燃一根香烟,走到窗户边。她留意着外面街道上来往或驻足的人,似乎在那些人当中潜藏着心怀叵测之徒。或许恶鬼就在里面,但更可能的是那些无孔不入的狗仔队。

今天出了那么大的事情,狗仔队恐怕早就收到风声了吧,而且就连电视上的晚间新闻也报道了她在片场遭遇火灾的事情。刚才的娱乐访谈节目,她再次成为了讨论的焦点。

节目主持人第一时间采访了陈宇生导演,问他对这次事件的看法。这个高傲的男人居然公开宣称这只不过是另一次恶心的炒作而已。

这部电影根本没用多少宣传手段就引来了社会大众莫大的关注。最得意的莫过于电影的投资方,Mei姐刚才打电话来说制片人对现在这种情况十分满意。大概他们仍认为这是她自我炒作的把戏吧,即使真有其事,他们关心的也只是电影的关注度而已。

在这个圈子生活的人,为了保持曝光率,早已习惯了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钟馨童忽然忆起以往的种种,一股感伤不禁油然而生。当初刚进入娱乐圈的她,虽然没什么名气,赚的也只是杯水车薪,但却生活得更幸福些。

她不必计较名气,不必应付别人的恶毒算计,对前途充满了天真的期待。

那时候她的身边还有个知己好友——小娴。小娴曾经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入行时公司曾把她们俩作为一对青春组合来培养,两个人私底下也是死党,经常睡在一起互诉心事……可小娴已经死去三年了。

钟馨童坐在**,凝视小娴的照片陷入沉思。

当年,警方得出的结论是小娴属于自杀,可事情的真相却是……有人说过,娱乐圈就是个大染缸,无论多纯洁的人陷进去,也会变得浑浊。

“在想什么呢?”

突然从身后传来的声音吓了钟馨童一跳。她回过身,看见来人后立刻把窗帘拉上。

“天啊,这种时候你还敢来我家?你不知道外面有多少狗仔队记者吗?”

“放心,没有人认出我。”

男人走进房间。他戴着口罩和墨镜,不过换了一顶帽子。在昏暗的房间里,他有如夜色分裂出来的一个黑影。

他走到电脑前,屏幕显示出博客的网页。

“那家伙没有再留言了吗?”

“是呀。自从那次要了50万之后,就再也没有在博客上留言了。”

“这么说,他决定收手了?说不定真的是那个叫游勇的记者!听说他和阿银有一腿,是真的吗?”

钟馨童点点头。

“我跟阿银谈过了。她也老实交代,以前有些小道消息确实是她透露给游勇的。可是,她绝对没有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告诉他!我相信阿银,这件事情与她无关,也与游勇无关。”

“你怎么这么确定?”

“因为今天的事情!游勇要的只是钱,我们之间无冤无仇,他得到50万后绝没有理由再伤害我。所以,今天的事情不是他干的,而是那个恶鬼干的!那家伙的目的不是钱,而是……我的命!”钟馨童说完,不由自主地用手揪紧胸口,“我害怕……那个恶鬼会真的要了我的命!”她的声音颤抖着,无形的压力正在撕裂她的心灵。

“不用怕。警方不是已经派人保护你了吗?再说,Mei姐也帮你请了好几个保镖。”男人摘下墨镜,但仍戴着口罩,以防哪个狗仔队偷拍到他的真实面目。他试图安慰她,“那个家伙又不是有三头六臂……他不是鬼,只是个疯狂的变态罢了!”

“就算是这样……”

“别想这么多了。后天,你还要到学校去继续拍戏呢。”

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阻止那个家伙了吗?钟馨童疲惫地坐在床边,气力一点点地从体内消失。

恶鬼绝不会罢手的。

这时,男人忽然注意到她手中拿着的照片。

“你又想起小娴了?”他同情地问,手伸过来,摸着她的头发。

“嗯……我总觉得当年是我害死她的。”

“你知道,不关你的事。”

“不!”钟馨童忽然叫起来,“当年那个角色明明已经定下来由小娴担任了,如果不是因为那些莫须有的流言诽谤,片商也不会临时换角。小娴一定以为是我在故意诽谤她,所以才跑去自杀。”

男人爱惜地把她拥入怀中:“这个圈子就是这样,不会有永远的朋友。等我们赚够了,就一起离开这个尔虞我诈的圈子吧。”

“嗯。”

“不过,话说回来,当年你为什么要我替你做不在场证明?那天晚上我明明没有跟你在讨论拍戏的事情……”

“怎么?”钟馨童抬起头来,瞪大眼睛,“难道你认为是我杀了小娴?”

“这倒没有,毕竟小娴是在一间密室里死去的,警方也证实了这一点……唉,对不起啦,我不是怀疑你,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不是告诉过你了吗?”钟馨童重新投入男人的怀抱,声音又温柔起来,“我是怕那些媒体乱写。你也知道当年我和小娴的关系在别人的眼里是多么糟糕,她死了媒体们肯定不会放过我的,我会被当成杀人犯的!”

“嗯,是我错怪你了,别生气。”

男人紧紧抱着她。可见这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两个相拥的人在黑暗中久久没有说话。房间里不知何时泛起了一股弥久不散的阴冷,一点点渗透到空间的每一条罅隙。她感觉死亡的气息紧紧包围在身边,缠住了她的脖子。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是一个陌生的来电,钟馨童刚接起来,马上浑身一颤。

“嘿嘿嘿!是我!恶鬼!”

天啊!他怎么打这个电话!钟馨童无法惊呼,心上的一阵剧痛使她不能叫出声来。

“今天的恶鬼之火怎么样?可惜,没能烧死你!不过,下次你可没那么幸运了!”

钟馨童握着手机,就像握着一块滚烫的炭,怎么甩也甩不掉。房间里那个男人看到她异常的脸色,先是一阵疑惑,随即意识到什么,冲了过来,抓起电话。

“喂!喂!你这混蛋有本事给我滚出来,别装神弄鬼!”

可是,电话那头早已挂掉。

恶鬼,正在城市的某个角落继续着他邪恶的笑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开端作者:祈祷君 2他来了请闭眼之暗粼作者:丁墨 3怒江之战作者:南派三叔 4大唐泥犁狱西游八十一案作者:陈渐 5大漠苍狼1:绝地勘探作者:南派三叔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