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CHAPTER 03 邻座的女人

咖啡馆的街对面,有一家S银行。正值繁忙时间,银行里挤满了人。排队的人们因长时间的等候而怨声连连。十一点四十分,银行里匆忙走出一个女人。

那女人虽然包着头巾,戴着茶色太阳镜,一副遮遮掩掩的模样,却丝毫掩饰不了她身上那种妩媚的气质。她长着一张令人称羡的瓜子脸,丰润的脸颊上各有一个迷人的小酒窝。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披肩,只在发梢的部分微微烫出了弧度。

她一边走,一边警惕地看着经过的人们,生怕被人认出来。她显得焦虑不安,胸前紧抱一个黑色的公事包。这件事要是被媒体知道了,再追根究底,她苦苦守住的秘密就会曝光。到时候,社会民众会怎么看待大明星钟馨童呢?她不敢想象。

钟馨童快步走下台阶。根据那人的指示,她要到对面的那家咖啡馆。

她越过马路,走进了“红茶馆”。

女侍应把她领到放着“已订”牌子的那个座位。这是她吩咐助理昨天订下的座位。坐下来后,她点了一杯咖啡,将怀里一直紧抱的公事包放到置物架上,然后警觉地拉紧了头巾。

今天的顾客比以往都要多,她不能让他们认出来。女侍应端来咖啡后,她马上低下头拿出化妆镜,装作补妆的样子,其实是用镜子观察身后的情况。

她后面的座位坐着三个高中生。

这和那人说的不一样,应该只有一个高中生的……

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稍稍移动镜子,从镜子的反射中看见置物架的第二层放着一个与她带来的同款的黑色公事包。

就是那个!里面有她所想要的东西!问题是,如何调换过来呢?钟馨童思考着这个难题。她至今弄不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让高中生前来交易?

他应该没有其他同伙,是独自一人。那些高中生大概是为了赚点零用钱什么的,答应帮那人做这件事。这样一来,她就不知道那人的身份了。恶鬼担忧的就是这个吧。

叫她来交易的那人就是前几天出现的自称“恶鬼”的奇怪家伙。

钟馨童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她的目光转向别处,突然愣住了。只见靠窗边的座位上有个男人不知为何总盯着她这边。那男人的眼中隐隐闪现一丝诡谲的光芒,似乎能透视她内心的秘密一般。

两个人的目光稍稍交织了一下,钟馨童赶紧躲开。

那男人,不就是……

突然,店里响起了一声兴奋的惊叫,这把钟馨童吓了一跳。只见有人指着窗外乐得直叫嚷,原来店外的街上出现了一个玩杂耍的小丑。

“哇,小丑耶!”

钟馨童注意到那三个高中生中的一个女生马上嚷嚷着站了起来,兴奋地望向窗外。

那小丑和我们平时见到的小丑没什么不同,脸上的妆化得很夸张,又大又红的嘴巴,右眼的位置画了一颗黄色的星星,穿着小丑服,戴着一顶睡衣帽。他双手抛着苹果,从三个一直抛到十几个,杂耍的技艺令人叹为观止。

这吸引了店里所有人的注意力,现在正是机会!

店里没有人注意她,大家的视线都落在街上的小丑身上。他滑稽搞笑的动作引得店里面的顾客哈哈大笑,很多人都站起来看,连经理和男侍应也跑到门外欣赏。

钟馨童故意装作拣东西的样子,弯下腰。

聚集在小丑身边的路人越来越多,小丑卖力的表演不时博得围观的路人们一阵阵喝彩声。然而,不知哪里猛然响起了一声尖叫:“起火啦!咖啡馆里起火啦!”

小丑目瞪口呆地停止了表演,人们顿时回过视线。只见咖啡馆的后门闪着异样的火光,短短几秒,臭气冲天的烟雾便弥漫了整家咖啡馆。

“失火了!失火了!”

发现这个状况后,咖啡馆里顿时乱哄哄的。仓皇的人们相互推挤着,拼命地朝门口逃。此起彼落的尖叫声和被烟雾熏到的咳嗽声充斥现场。

夹在人群中的一个戴头巾的女人,跑到马路边,钻进了一辆前来接应的小汽车。那辆小汽车随即一溜烟开离了现场。

咖啡馆经理和侍应们惊魂未定地等候在街上。离他们很远的地方,三个中学生正抱着一个黑色公事包在街上疾步行走。

我们没有注意到,坐在窗边的那个男人一直跟在我们后面。

大约走了二百米,我们拐入街上的一条死胡同。

在咖啡馆火灾之前,我们又接到绑匪的电话。他叫我们来到这里,说自然会有人来接头。可是,这里一个人也没有,除了一些杂物之外,便没什么特别。我们三个人站在那个地方,大眼瞪小眼,搞不懂绑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少顷,巷口突然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

定睛一看,正是我们在咖啡馆里遇到的怪男人。

“小朋友,你们在等人吗?”男人嘴角挂着冷冷的微笑,那张瘦削的脸令人看了相当不舒服。

他叼着一根香烟,吞云吐雾,身侧背着一个挎包,刚才在咖啡馆里写作所用的文件和录音机大概全放在里面。这时我看到挎包上印有某某杂志社的字

样。那份杂志我知道,是一份专于挖名人隐私、丑闻赚销量的八卦杂志。

“你在说什么呀?”

“把公事包交给我。”男人眼神犀利地看着我,伸出了手。

“为什么要交给你?”我紧抱着公事包,与乔琦和夏早安一同退后了几步,退到墙边。

“因为我就是你们要等的人。”脸色阴沉的男人继续步步紧逼,眼光咄咄逼人。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那你们等的人出现了没有?”

他说的倒对,目前出现的人只有他。难道他真的是接头人?可是,他以真面目出现也太猖狂了吧。

我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等着时间流逝。如果这个接头人是冒牌货,那么真的接头人会出现揭穿他。男人似乎猜出我心中所想,不慌不忙地换上一根新的香烟,悠闲地靠着墙壁抽起来,不时用得意的眼光看过来,就像在说,无论你们等多久,都不会有其他人来的。

他如此淡然自若,令我感到十分意外。

时间过了大约二十分钟。我们三人已经有点按捺不住了,夏早安不耐烦地捅了捅我的胳膊,小声说道:“你还等什么?快点给他呀!”

男人也再次出声了,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语气变得缓和起来:“把公事包交给我吧,我不会为难你们。”

“那么,把公事包给你之后,你不会乱来吧?”

他会把邱子铭放了吧?

对我的话,男人略感意外,但很快说:“当然,这个我可以保证。”

“你千万不能乱来喔!不然,我们会报警的!”

“知道啦。”男人不耐烦地答道。

我刚把公事包交了出去,他马上迫不及待地拉开公事包的拉链。

“欸?”他轻轻地发出讶异的声音,随后眼睛瞪得大大的,发出异常的光彩。我清晰地听到他喉咙里猛吞了一口口水。

不就是一些文件吗?有什么值得这样惊喜的?

男人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表情随即恢复过来。但他的嘴唇还是有些发抖,内心的激动是很难在一瞬间被完全压抑下来的。他合上了公事包,不让我们三人看见里面的东西。

“就这样,我先走了。”他转身就走。剩下我们三人面面相觑,一脸茫然,不知如何是好。我们能做的,除了等待还有什么?

乘出租车回到自己住的楼下。男人步履匆忙地走进了大楼的电梯,按下八楼的键,这时他才发觉两脚在控制不住地发抖。

电梯里只有他一个人。男人抱着公事包,先是低声发笑,然后疯狂地哈哈大笑。要知道,他怀中的公事包里装满了白花花的钞票!

这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

作为一个记者——的确,他是一位记者,他的工作就是不择手段地去跟踪偷拍社会名流,挖掘他们的丑闻,再兜售给各大报刊。要是挖到极具震撼性的新闻,他便可以大赚一笔。但大多数时候,他领到的微薄报酬只能勉强维持生活。偶尔也有一两笔大的收入,但却满足不了他挥霍无度的习性。

哈哈!没想到,今天平白无故掉下了银子!

男人打开自家的门,刚走进去便从里侧反锁好。他打开灯,先拉下窗帘,再回到沙发上,将公事包里的钞票全倒出来。那一叠叠的钞票让他张大嘴巴,两眼发光。

这里至少有好几十万!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男人抓起满手的钞票,放到眼前。他听见体内血液的流动如黄河奔腾不息。就在这时,客厅里的电话机响了起来,男人好像突然挨了一记冰凉的耳光,吓了一跳。

是那个人吗?

他第一次接到那个人的电话是在昨天晚上。他当时和朋友去大排档喝了两杯,醉醺醺地回到家里,还没睡上一会儿,那人就来电话了。

“你好。”那人礼貌地问道,声音里却透着无法言喻的阴冷,“是游勇先生吗?”

“呃,我是。你谁呀?”

“我是给你带来好运的人。你想不想赚一大笔?现在就有个好机会。”

“啊?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那个大明星钟馨童吧?她明天中午十一点多将在小北街一家叫红茶馆的咖啡馆出现。如果你去了,你会从她身上得到很有价值的东西。”

听到这里,游勇醉意全无,精神为之一振。

“你为什么要将这个告诉我?如果你是狗仔队的同行,应该不会这么慷慨吧。你到底是谁?”

“我叫恶鬼。”

这个名字幽幽地从话筒里飘出来,吓得游勇全身一震。他当然知道恶鬼是谁,前几天他也专门追访了这件事,结果一无所获。钟馨童被恶鬼恐吓,在他看来只是一件被故意炒作的恶作剧。

那个明星最近不是要拍一部鬼片吗?炒作这个话题最好不过了。后来游勇就没有继续追访了,他觉得这件事没有什么新闻价值。不过,他从狗仔队同行那里听说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说有个留守的警察在钟馨童的别墅碰见了那个恶鬼,然而,那个恶鬼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

踪了。

“你是恶鬼?”他战战兢兢地问道,心里害怕地嘀咕:这家伙不会真的是鬼吧?要不然他怎么可能在警察面前平白无故地消失?

“嘿嘿!”对方只是冷笑两声,“记住,你要注意的人不是钟馨童,而是她旁边座位的高中生。”说完这句,恶鬼便挂断了电话。

虽然游勇对他的话半信半疑,但他今天还是决定到那家咖啡馆去看个究竟。

他在十点多就到了咖啡馆,大约过了三十多分钟,他才看到三个神情异样的高中生走进来,坐在角落的座位。

是他们吗?两个女生和一个男生,看年龄,应该是高中生。而且他们看上去很焦虑不安,特别是在收快递的时候,表露出来的恐惧更是引起了游勇的注意。

他看到了那个黑色的公事包,那男生把一些文件拿出来又放回去。这个公事包有什么特别呢?为什么要用快递送过来?

直到那个戴头巾的女人走进来,游勇才相信恶鬼的话。尽管那女人遮遮掩掩,但经常和名人们打交道的游勇很快就认出她是钟馨童。而且,她手中的公事包和高中生的公事包是同一款式。他于是马上想到,或许,有人准备上演偷龙转凤的好戏。

紧接着,咖啡馆外面来了一个小丑,店里面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这就是掉包的好时机。游勇装作观看外面的表演,却偷偷窥了一眼那边的情形,他看到钟馨童弯下了腰。那时候咖啡馆里马上就起火了,店里乱作一团……

总之,从火灾现场跑出来后,游勇便发现高中生手里拿着另一个公事包了。

为什么知道公事包不同了呢?

很简单,钟馨童的公事包上有一道白色的污迹。她进来时,碰到一对母子离开,那个小孩刚吃完蛋糕,手上的白色奶油不小心沾到那个装有巨款的公事包上了。

恶鬼没有骗他,真的让他得到了十分有价值的东西。

问题是,恶鬼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们度过了心急如焚的两天。

邱子铭还没被放回来。我们渐渐感到事情的不对头,倘若绑匪讲信用,早应该放了他。但是,为什么他到现在还是不见踪影呢?

一个可怕的想法占据了我们的心头。邱子铭会不会已经被绑匪撕票了?我们对此坐立不安,乔琦更是愁容满面。她每次出现在我们面前都露出急得想哭的表情。

“不会有事的。”我虽然这样安慰她,心里却也弥漫着不祥的预感。

到了第三天,我心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虽然那绑匪警告我们不能报警,但邱子铭依然生死未卜……放学后,我约了夏早安和乔琦一起到附近的警局报了案。

警方接到报案后行动迅速,立刻带着我们去了那家咖啡馆探查情况。

咖啡馆的女侍应和经理听到我们的事情,瞪着眼睛不敢相信。但是,他们还是很配合警方的调查,努力地回忆着那个戴鸭舌帽、墨镜和口罩的男人的情况。这时,我们了解到一个可疑的地方,原来那天并没有火灾,而是不知道谁在后巷制造了大量的烟雾。烟雾涌进咖啡馆里,再加上谁突然大喊“起火了”,顾客们便信以为真,吓得四处逃散。

现在想起来,那可能是绑匪故意制造的混乱。

警察的笔录刚做了一半,女侍应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转身手指上方:“阿Sir,差点忘了,我们有监控录像呀!”

这真是绑匪算漏的地方。而且,监控摄像头的位置正好对准我们那天所坐的座位。

录像只保留七天,所以已经无法再查看那家伙过来订座位时的情形。将监控录像回放到三天前,我们出现的那段时间,一个戴头巾的女人坐在了我们的邻座。

“那女的好像很眼熟?在哪里看过吧?”

夏早安似乎认识那个女人似的,不过随后乔琦也说好像见过她。我仔细端详着监控画面里遮得密密实实的女人,的确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当时谁也没认出她的明星身份。

录像播放到窗外来了小丑,咖啡馆里所有人都引颈探头望出去。

“啊!”我们观看着录像的几个人异口同声地叫出了声。

只见那个女人趁所有人注意力被分散的时候,故意弯下腰,把她带来的公事包和我们放在置物架上的公事包调换了。监控录像把这一切清清楚楚地记录了下来。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们的公事包里有什么她要的东西吗?

可是,我检查过公事包,里面只装了一些无用的文件。

暂且看下去吧。

女人刚刚偷龙转凤,咖啡馆里便涌进了浓烟,场面一片混乱。之前坐在窗边的男人急急地站了起来……对了,这个男人不是和绑匪一伙的吗?我赶紧把这个情况告诉在场的警察,他们马上截取了男人的肖像。

过后几天,我们便从警方那里得到了该男人的信息。他叫游勇,是一名自由撰稿人,经常以挖掘名人丑闻获取报酬。不过,他自从那天去过咖啡馆后便失踪了。

除非找到游勇,否则就无法得知邱子铭的下落。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推理笔记V:最终游戏作者:早安夏天 2推理笔记Ⅱ:狐妖杀人事件作者:早安夏天 3藏地密码作者:何马 4孤鹰作者:邵雪城 5死亡万花筒作者:西子绪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