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风起陇西 > 第二部 第四章 邓先的死

第二部 第四章 邓先的死

所属书籍: 风起陇西

    就在荀诩与邓先说话的时候,靖安司的数名成员已经从城门的两侧包抄而来。当邓方觉察到自己被包围时,他已经无处可逃了。

    “邓大人,请跟我回靖安司去聊聊吧。”荀诩客气地说。

    邓先紧抿着嘴唇,在马上一动不动。

    荀诩示意手下将邓先扶下马,邓先没反抗,任由他们摆布,他的身体现在如同石头一样僵硬。靖安司早就备好了一辆马车,荀诩把邓先塞进马车,派了两个孔武有力的部下坐在他身边,然后把车子两侧垂下幕帘,以免被人看到。在放下帘子之前荀诩又多看了一眼,邓先默不作声地坐在两个人之间,两只手笼在袖子里一动不动。

    接着,荀诩和其他人簇拥着这辆车子向靖安司走去。如果不明就里的人还会以为车子里坐的是什么大人物,竟劳动靖安司的从事徒步随行。

    最先发现不对的是裴绪,他一直跟在车子后面。当队伍经过城南的玄武池时,他发现马车的底下似乎滴着什么东西,淅淅沥沥地在黄土路上留下一条散乱的红线,仿佛一条血色的蜈蚣。他蹲下身子用指头在地上蹭了些红色,然后伸到鼻子前闻了闻,突然大叫一声“快停车!”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荀诩猛然回头,他看到裴绪跑到马车前疯狂地挥手让车夫停下来,也连忙跑回去。裴绪一把将幕帘扯下来,车上坐在两侧的两个人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被两个人夹在中间的邓先却仍旧僵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们两个!他怎么了?”裴绪气急败坏喝道。

    “没什么阿?一上车他就一动不动,也不说话……”其中一个人紧张地说,同时转过头去看,这时他的同伴忽然惊呼一声:“有血!”

    裴绪一把把坐在车左的倒霉鬼拽下车来,骤然失去倚靠的邓先软绵绵地朝左边倒了下来。这时候周围的人全都看清楚了,邓先的右手腕有一道深深的割伤,鲜血正从伤口潺潺地滴出来,顺着搁在腹部的右手流到大腿,再从大腿流到脚下,在马车的地板上悄无声息地形成一个小小的血池。他的下身衣裤已经几乎被血浸透。

    裴绪用手抱起邓先的脑袋,看到他的瞳孔已经放大失焦,再一探鼻息,知道为时已晚。这时荀诩也赶了过来,他看到这番景象后,一言不发地抬起了邓先的左手,看到死者的左手捏着一片锋利的刀片,刀片只有两寸多长,但刀刃异常锋利,足以割断人类的经脉。

    荀诩扫视了一圈死者全身,最后将注意力放在了他的左边袖口,袖口边缘有一处被刀子割开的口子,长约两寸,衬里用另外一块小布缝起,形成一个隐藏在袖子里的微型口袋。毫无疑问,刀片就藏在这个袖子里。

    很明显,邓先上车的时候用两个宽袖将双手笼起来,接着从袖子里悄无声息地取出刀片,然后切开自己的右手腕,一边静坐一边等待着死亡的降临。他肥大的袖子和一直苍白的脸色完美地掩饰了自杀行动。

    畏罪自杀,这一点毫无疑问。不过荀诩也只能到此为止了,他没办法再撬出更多东西,比如说邓先究竟是如何与曹魏联系上的;他在南郑是否还有同党;他所泄漏的情报究竟危害性有多大;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与“烛龙”之间是否有关系。这些问题已经永远不可能有答案了。

    两名惶恐不安的卫士跪在荀诩面前,口称死罪,邓先的死完全是因为他们的疏忽大意而导致的,荀诩拂了拂衣袖,冷冷地说道:“回道观再说,先把现场收拾一下。”

    此时周围好奇平民已经聚集了不少,他们都站得离现场远远的,三五成群交头接耳。裴绪连忙命令手下人立刻将邓先的尸体重新扶上车,然后找附近的店铺借来几个簸箕,撮起黄土把地面上的血迹盖起来。

    回到道观以后,荀诩把善后工作交给裴绪,自己则直接去面见姚柚。姚柚已经等候多时了,自从昨天晚上突袭邓先的住宅扑空以后,他就一直在道观里等候结果。

    “如何?”姚柚直截了当问道。

    荀诩也直截了当地回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任务成功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对,这全看要从什么心态去理解了,悲观的或者是乐观的。”

    “乐观的是什么?”姚柚索性把手里的工作放下,两只手垫住下巴,这是他表示不满的一个动作。

    “我们一下子就获得了两项成果:成功地抓出了一只老鼠邓先;而且进一步确认了徐永的可靠程度。”

    “这听起来不错,那么如果从悲观心态去理解呢?”

    “邓先刚刚自尽了。”

    姚柚的两条眉毛像是被鞭子抽了一下,唰的扬了起来。他的紫棠色方脸现在看起来更加发紫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荀诩把事情讲了一遍,姚柚听完他的汇报以后,闭上双眼,用两个食指顶住了太阳穴,半个身子伏在案几上。过了半天,他才缓缓说道:

    “我不是告诉过你,这件事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吗?”

    “这是我的失职。”荀诩承认,不过他又辩解道,“但至少我们挖出了一只老鼠。”

    “问题不在这里。”姚柚摇摇头,“问题在于邓先的身份。他是李都护从江州带过来的部属,李平那个人你也知道,对于这件事他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但是我们证据确凿。”

    “证据曾经确凿。”姚柚纠正他,“但现在人证已经死了,剩下的是可以任意解释的一堆死物证,而官阶大的人显然拥有更大的解释权。”他不安地翻弄着手里的玉佩。他知道在一个官僚的世界里哪些矛盾可以置之不理,哪些矛盾必须慎重对待。

    荀诩并不赞同姚柚的观点,他认为邓先是一个突破口,不是一个麻烦。不过他没有说出这个想法,只是小心地挪动一下脚步,让自己站得更舒服。姚柚阴沉着脸,轻轻用指头敲击桌面,发出浑浊的咚咚声,以此来强调他的情绪:

    “总之,这件事暂时要绝对保密,我先去请示杨参军和诸葛丞相,看他们是什么意见。”

    “好吧,我知道了。”荀诩只好表示赞同。姚柚的担心也是不无道理,靖安司一向都处于一个尴尬的地位:如果他们怀疑某一部门的成员,而这名成员是清白的,部门主管就会愤怒地指责靖安司是妄想迫害狂;如果这名成员不是清白的,部门主管就会愤怒地指责无能的靖安司为什么不尽早觉察。

    “你先回青龙山继续询问工作,邓先就交给裴绪来处理好了,让他直接向我汇报。”

    “我该怎么跟徐永说?”

    “实话实说,比如说:由于本司工作人员的可悲表现和无能,你揭发的那名间谍幸运地逃脱了惩罚,希望下次你能把有用的情报直接告诉有用的人,等等诸如此类……”

    “这个回答不错。”

    交谈中的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一声极其轻微的响动。

    荀诩从姚柚的屋子出来以后,并没有马上前往青龙山。他先把自己的衣服换下来,让一名小厮送去浆洗,接着叫伙房烙了两张干饼,就着蕨菜叶子与茶水草草吃完,然后趴在靖安司值班用的木榻上打了个盹。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荀诩才悠悠醒过来。他用木桶里的水洗了洗脸,然后走出值班室。这时外面还是如以往那么热闹,人来人往,每个人都夹着薄厚不一的文件行色匆匆。荀诩正在想究竟是直接前往青龙山还是先坐下来喝杯热茶,迎面正撞见一个人。

    “孝和!”

    那个人喊道,荀诩抬头一看,赫然发现是狐忠。他和狐忠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但已经有十几天没见到过了。荀诩也很高兴,他刚要开口问候,猛然想到一件事:狐忠现在是李平的参军,他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靖安司,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说,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荀诩直截了当地问道:“如果是专程来探望我的话,我会很高兴。如果不是的话……”

    “那看来你要伤心了。”狐忠晃了晃手里的文书,“我是奉命前来的,公事。”

    “公事?奉谁的命令?”

    “当然是李都护,那是我上司。”

    荀诩一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用右手撑住低垂的额头,深深叹了一口气:“这么说你全知道了?”

    “是的。”狐忠点点头。

    “我是指邓先这件事。”

    “当然,难道你们还做了其他对不起李都护的事情?”

    “目前就干出了这一件。”荀诩回答。狐忠盯着这位前同事看了一阵,问道:“孝和,能跟我一起去见姚大人吗?”

    “为什么是我?去姚大人房间的路你比我还熟。”

    “你知道为什么。”狐忠丝毫没有退让,语气十分坚决。荀诩最后屈服了,他悻悻地举起双手嘟囔道:“好吧,好吧,我带你去。真希望我们每次重逢都这么激动人心。”

    狐忠没发表什么评论,两个人转身朝着姚柚的办公室走去。当他们路过其中一个人的房间时,从门缝里闪出一道得意的目光。

    姚柚这时正在考虑该如何向杨仪汇报。杨参军最近的性情越加古怪,动辄就对下属连发脾气,这主要是因为他的死对头魏延很是春风得意。一名侍卫出现在门口。

    “大人,狐参军求见。”

    “哪个狐参军?”姚柚不耐烦地问,他刚想到一句委婉精巧的话,现在思路被打断了。

    “狐忠参军。”

    听到这个名字,姚柚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的嘴无声地蠕动了两下,似乎是在骂人。

    狐忠一进屋子,首先热情地向他昔日的上司拱了拱手。姚柚回了礼,同时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在狐忠身后出现的荀诩。略事寒暄之后,狐忠开门见山地说:“我此次前来,是奉了李都护的命令,来了解关于鄙署邓先的事。”

    “狐参军,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能否先问一句,李都护是从哪里得到这个消息的?”姚柚脸上笼罩着寒霜。荀诩站在两个人旁边,一脸无辜沉默不语。

    “我们有我们的渠道。”狐忠避实就虚地回答。

    荀诩这时候不满地插话道:“我说守义,大家都是熟人,不妨直接说。你们是不是从姚大人身边的某一个人那里得到的情报?”

    “我们的渠道确实很广泛。”狐忠答非所问,他什么都没说,但荀诩和姚柚已经听出了潜台词。三个人相视一笑,气氛稍微轻松了一些。

    狐忠从怀里掏出一叠文书,指头沾了点唾沫翻开其中一页。姚柚的表情又严肃起来,他知道私人寒暄已经结束,接下来该是官方的发难了。狐忠抬头看看姚柚,宽慰似的笑道:“姚大人,不必这么紧张,我不是替李都护来找麻烦的。”

    说完他将翻开的文书递到姚柚面前,解释说:“李都护得知邓先的事情后非常震惊,特意派我来提供给你们他以往的履历档案以及相关资料,希望对于调查工作有所裨益。”

    “什么?!”姚柚和荀诩都大吃一惊,他们没料到李平的反应居然和预料完全相反,非但没有大吵大闹,反而主动送来档案配合。

    “李都护也希望能尽早查明真相。”狐忠说完将目光投向老朋友荀诩,后者仅仅以用苦笑来回答。

    文书交割完毕以后,狐忠谢绝了姚柚宴请他这个旧日部属的邀请,表示要尽早赶回去汇报工作。荀诩主动提出送狐忠出门,于是两个人并肩朝外面走去。一路上两个老朋友愉快地聊着天,荀诩询问成蕃最近的情况,狐忠讲了几件他的风流韵事和那著名悍妻闹出的事,让荀诩哈哈大笑。

    当他们走到一处靠山墙的僻静走廊时,荀诩忽然强行转移了话题。

    “老实说,守义,李都护的这个举动让我很疑惑。”

    狐忠丝毫没觉得意外,他只是眨眨眼睛,示意荀诩继续说下去。

    “给我的感觉,李都护象是急于撇清自己与邓先的关系,好像是怕被人觉察到什么,这个反应有点不太自然。”

    “那自然的反应该是什么?”

    “一般来说,得知自己的部下被靖安司调查,身为上司首先做的应该是先设法把他弄出来,再搞清真相;而李都护得到消息后一个时辰内就立刻送来了他的档案,好像他老早就知道邓先是间谍似的。”

    “那是你吃的瘪太多,偶尔一次别人肯合作,你反而受宠若惊了吧?”狐忠揶揄他。荀诩自嘲地摊开手:“也许吧。上一次靖安司跟别人合作愉快是在什么时候来着?我记得先帝那时候还健在。”

    “你总不能指望那些间谍在背后挂着块‘我是间谍’的牌子招摇过市。”

    “我干过。在我受培训的时候。”

    “结果呢?”

    “结果被靖安司的人抓去了,他们真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这才是你加入靖安司的理由吧?教他们讲冷笑话?”

    “我本身已经快成为一个笑话了。”荀诩两眼看天,语气充满了自嘲与无奈。

    两个人走到道观的大门口,狐忠与荀诩道别,然后翻身上了马。趁小厮在解拴在停马柱上的缰绳的时候,荀诩仰起头向狐忠嚷道:“到底是靖安司中的谁传给你们消息?”

    “我不能说,这不礼貌。”狐忠狡黠地回答,然后一甩缰绳,转身离去。

    荀诩笑了,他已经知道是谁了。一直以来他和狐忠都很有默契。

    三月十二日傍晚之前,荀诩回到了阔别一日的青龙山。邓先事件的善后工作交给裴绪去负责,有了李平那边的配合,工作进展应该就会变得很顺利。最迟到明日裴绪就可以初步建立起关于邓先的调查档案。

    留在青龙山上的徐永情绪很正常,没出现什么不良情绪。他今天一天都在和阴辑下棋,下午的时候他甚至和卫兵们进行了一场蹴鞠比赛,杜弼也参加了,两个人配合无间,最后以三比零的分数大胜。

    荀诩连夜召来了杜弼和阴辑,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详细跟他们介绍了一下。

    “……究竟邓先是家养的还是野生的,要等明天鉴定出来才能下结论,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邓先绝对是只老鼠。”

    荀诩对他们说。在靖安司的术语里,家养老鼠是指原本为蜀汉官员后来被敌人拉拢变节的间谍;而野生老鼠则是指一开始就是曹魏派遣渗透进来的间谍。一般来说后者比较狡猾;前者的危害性比较大。

    “即是说,徐永提供的这份情报是值得信赖的喽?”阴辑听完荀诩的报告后,有些释然地向后靠了靠身子。

    荀诩轻松地说:“至少在邓先这件事上他没有撒谎。”

    “可徐永提供的情报里还存在一些细节矛盾,比如……”阴辑翻了翻纪录,“……他提到邓先在建兴八年五月开始发挥作用,可那时候邓先还随同李严都护呆在江州,一直到七月才进入汉中任职。”

    “小纰漏罢了,徐永他自己也承认他并不在这条线上工作。如果他是存心撒谎,本来是可以撒得更漂亮一些。”

    “你认为这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消除他的嫌疑?”

    “七成,不,或许八成可能。我不想太乐观。”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杜弼这时候摆了一个犹豫的手势:“理由还不太充分,但我认为差不多该进入‘烛龙’的话题了。”

    “英雄所见略同。”荀诩点点头,把手里的毛笔滤了滤墨,放回到笔架上,“看看这一次他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故事。”

    三月十三日,中断了一天的询问工作再度开始。

    有了先前几天的磨合,徐永已经慢慢习惯了这种形式的谈话。他一进屋子就与荀诩、杜弼两个人友好地打了个招呼,然后自己坐到了铺着茵毯的坐榻上,表现得很自如。这几天悠闲富足的生活让这名魏国的督军发福了,脸边缘的曲线明显向外扩张,面部皮肤开始反射出一层若有若无的油光。

    “徐督军昨天过得可好?”荀诩和气地问道。

    “还好,还好,托您的福。”徐永盯着荀诩的眼睛,意味深长地说道:“荀大人昨天过的一定很忙吧?一天都没看到您。”

    “唔,是啊。”

    寒暄到这里就结束了,荀诩和杜弼决定先不向他透露邓先的详情。这可以让徐永因为不知道自己的情报是否已经得到证实而觉得惶惑不安;急于获得信赖的他也许会主动提供出更多东西。这也算是一个小花招。

    杜弼和荀诩对视一眼,彼此略微点了一下头。杜弼将毛笔拿起来,取掉套子握在手里,荀诩则开口问道:

    “徐督军,你能谈谈曹魏安插在蜀国内部间谍的事情吗?”

    “我不是已经谈过了吗?那个邓先,你们还没有去确认?”徐永诧异地反问。

    “我们仍旧在确认,明天也许就会有结果。”荀诩从容地回答,“现在我们想知道的是,你还知道其他间谍的名字吗?”

    徐永想了想,摇摇头说:“我负责的不是这个领域,除了邓先我想不到其他的人名了。”

    “你从来没听过你的同僚谈论过,或者在某一份文件中看到过类似的蛛丝马迹?”杜弼问。

    “我那时候又没打算要逃亡,即使有看过恐怕也已经忘记了。下次我会注意的。”徐永的话让屋子里的人发出一阵小小的笑声。

    “我们现在的工作就是要让你想起来,这对我们相当重要,对你也是。”荀诩和颜悦色地施加着压力。徐永感受到这种压力,于是尴尬地垂下头去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抬起头用力摇了摇:

    “我所能想起来的另外一个人名是黄预,不过我记得那个人早在两年前就已经被捕了。”

    杜弼下意识地看了荀诩一眼,那件事和荀诩有着很大关系。荀诩对此却没表现出任何反应,他平静地捏了捏下巴,问道:“你说得不错,黄预已经在两年前被处斩了。不过那其事件的背后还隐藏着另外一个人;你既然知道黄预,那么应该也可能听到他的名字才对。”

    “有这样的事?那是谁?”徐永有些惊讶,杜弼仔细注视着他的表情,但无法分辨这惊讶是真的还是演技。

    “我们不知道,只知道这个人隐藏在南郑内部,并且极端危险。”荀诩说到了关键之处,语速开始放慢,“我们唯一掌握的只有他的别称。”

    徐永等待着荀诩说出来,他的眼神变得严肃起来。

    “烛龙,这是他的别称。你能回想起来什么吗?”荀诩说出来的时候,全身像是释下了很重的担子,一阵轻松。

    这个名字没有给徐永带来任何情绪上的波动,至少杜弼没有观察到任何波动,似乎这是一个完全无关的路人名字。徐永双手十指交叉搁在腿上,皱着眉头拼命回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烛龙”。

    “事实上……”徐永还补充道,“魏国间军司马对于间谍的命名有自己的一套规则,多是以天干加州名来称呼,比如邓先的别称就是‘丁兖’。至少在我接触到的人里,没有用古代神兽取名的。间军司中很少有人看过《山海经》。”

    荀诩失望地朝杜弼摆了个手势,询问暂时告一段落。

    从门口走进两名卫士,客气地把徐永带去了隔壁屋子里去,那里有备好的酒肉水果,甚至还有两名歌姬,她们是特意被借调过来的,荀诩自己掏的腰包。

    等到徐永离开以后,荀诩啪的一声将毛笔丢在案几上,烦躁地吸了几口气,对在一旁默默整理着记录的杜弼说道:“辅国,你觉得怎么样?”

    “不好说,但至少他的话完全可以自圆其说。”杜弼不紧不慢地说道,“我没发现什么矛盾之处。”

    “这才真是让人感到厌恶。”荀诩恨恨地咬着牙,“我不怕那些把真相藏起来的说谎老手,我有的是办法撬开他们的嘴;最讨厌的莫过于那些确实毫不知情的家伙。”

    “呵呵,不过现在就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我们还能怎么办?总不能写信去邺城直接问曹睿吧?”

    杜弼沉稳地拍拍荀诩的肩膀,然后把自己的水杯递过去,示意他冷静下来。荀诩咕咚咕咚一饮而尽,他浑身的燥热总算压下去一点了。

    “别着急,时间是在我们这边。”杜弼淡淡地说。

    “希望运气也是。”

    下午询问工作再度展开,话题仍旧集中在“烛龙”的身份上。荀诩和杜弼反复盘问徐永,甚至暗示如果他在这个问题上不能给出满意答复,将不能指望得到丞相府的信任。询问持续了一个半时辰,最后被问急了的徐永忽地站起身来,绝望地大叫道:“你们不如给我一份南郑官员的名单,挑出你们最不喜欢的家伙,我来供认他就是烛龙好了。”

    杜弼见徐永的情绪有些失控,连忙宣布询问中止,派人把他带回到卧房里去。

    到了第二天,三月十四日。裴绪从南郑赶到了青龙山,他带来了关于邓先的鉴定报告。报告指出邓先很有可能是在江州任职期间就与曹魏有所勾结,军谋司已经针对他在过去几年中可能泄露的情报数量以及危害性做了评估;在报告的最后还特意强调说,从在邓先家搜到的情报级别来看,如果没有拥有更高权限者的默许或者疏失,他很难独立完成这一系列行动。荀诩知道这暗示着什么。

    荀诩看完这份报告,满意地弹了弹封套:“不错,这份报告分析得很精辟。”

    “这是出自冯大人的手笔。”裴绪回答。

    “冯膺?这是他写的吗?”荀诩有些惊讶,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以后,他嘿嘿一笑,“这个家伙的嗅觉还真是灵敏……”

    “什么意思?”裴绪听的有些糊涂。

    荀诩故做神秘地摆了摆指头:“你以为昨天是谁如此殷勤地将邓先的事通报给李都护的?”裴绪撇撇嘴,哦了一声,他也一直怀疑是冯膺。荀诩摇摇头,有些好笑地继续说道:“冯大人原本打算偷偷告诉李平都护,好叫我吃个瘪;没想到李平本人先服了软,他就立刻揣摩出了上峰的意思,见风使舵,转而设法在报告里把邓先与李平扯上关系……冯大人的敏感性倒真是不低。”

    裴绪鄙夷地嗤了一声,没有发表更多言论。他拿出自己的印鉴在文件上敲了个印,一边随口问道:“徐永这条线有什么新成果吗?比如说烛龙。”

    “目前还没有,徐永矢口否认他知道任何关于烛龙的事——当然,也许是他真的不知道。总之现在陷入僵局了。”

    裴绪听完荀诩的话,立刻接口问道:“要不要我来帮忙?”

    “唔?你想参加询问工作?”

    “有些兴趣,也许换一个人询问,会有意外的惊喜。”

    荀诩双手抱臂,扬起眉毛端详了一阵这名部下,似乎对他的毛遂自荐有些出乎意料。考虑了半天,他终于点了点头,说了两个字:“好吧。”

    今天询问开始的时候,徐永今天发觉询问室的环境与以往有些不同,平时坐在自己对面的只有杜弼和荀诩两个人,今天却多了一个白净的年轻人,他坐在最右边,看起来温文儒雅。荀诩只是简单地介绍说这是司闻曹的明日之星,是前来旁听的。

    徐永不明白他们的用意,于是没有说话,只是谨慎地点头示好。

    大概是考虑到昨天气氛太僵的关系,今天的话题几乎没涉及到“烛龙”,询问方把注意力放在了曹魏军情上面。徐永看起来松了一口气,他很配合,有问必答,把自己所了解到的曹魏内部情况如数道来。询问的主力照例是荀诩和杜弼,裴绪全程很少作声,偶尔问的几个问题也都不牵涉重大,更多时候是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徐永,用自己的右手不停地转着毛笔。

    这一天的询问异常顺利,双方合作都很愉快。等到快到傍晚的时候,杜弼表示今天的工作到此为止,荀诩、杜弼和裴绪三个人收拾起资料,起身离开。

    裴绪走在最后。当他路过徐永身边时,忽然伸出手去拍徐永的肩膀,想去赞扬这位逃亡者今天表现得不错。徐永先是一愣,然后冷淡地用右手抚了抚肩头,借故推开裴绪的手。裴绪只好把手缩回来,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一言不发地跟着荀诩走了出去。

    接下来两名一直负责徐永安全的侍从走进屋子,徐永这时才从毯子上站起来,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跟随他们返回到自己的卧房去。

    一进卧房,徐永不紧不慢地把房门关好;确认四周无人以后,他低下头去,谨慎地将一直握紧的右拳舒张开来。他的掌心是一片揉成一团的纸头,上面写着四个字:午夜北墙。

    三月的汉中入夜后天气仍旧寒冷,尤其是在山里,夹杂着岩石气味的山风更显得刺骨凛冽。徐永一直没有睡,他穿戴整齐躺在床上,双手交叉搁在胸口,一动不动。等到外面打更的梆子连响了三声,他从床上一跃而起,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慢慢打开房门。

    为了表示信任,荀诩并没有安排卫兵在徐永门口宿卫,他可以在整个院子里随意走动,只有离开大院的时候才会有人跟随。现在夜深人静,万籁俱寂,除了几个值更的卫兵以外,其他人早已经睡着了。徐永将房门打开一条缝隙,看到远处哨塔上的士兵正披着麻布斗篷烤火,昏昏欲睡;于是他飞快地闪身而出,贴着走廊朝北墙走去。

    高达三四丈的北墙下半截为青砖砌就,上半截为土夯,亦青亦黄的冰冷色调在月光下显得异常坚实厚重。两年之前,糜冲就在这里越墙而逃。当然,这件事徐永并不知道的。他到达北墙以后,惴惴不安地四下望去,看到一个人在围墙角落的阴影里冲他招手。

    “徐督军,你来了。”

    “你是谁?”徐永压低了声音问,表情有些惊疑。

    “衔烛而行,以照幽明。”

    随着一声长吟,那个人从阴影里走出来,徐永现在可以看清了,他是裴绪。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风起陇西 > 第二部 第四章 邓先的死
回目录:《风起陇西》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叛逆者作者:畀愚 2怒江之战 第一部作者:南派三叔 3死亡万花筒作者:西子绪 4藏地密码作者:何马 5惊悚乐园作者:三天两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