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风起陇西 > 第一部 第十二章 对弈与对决

第一部 第十二章 对弈与对决

所属书籍: 风起陇西

    南郑城的居民一大早起来以后惊讶地发现,今天城中的气氛格外凝重。街道上巡逻的士兵数量大大增加,各处里弄关卡盘查的也比往常严格许多,还不时有身穿绛色袍子的靖安司“道士”挨家挨户地拍门检查。居民们纷纷心惊胆战地把门户关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胆子小的商家索性插上门板,暂停营业。

    一名“道士”来到玄武池旁的柳吉酒肆,拍拍大门。过不多时,柳萤从里面吱呀一声将门打开,她脸上还带着几滴晶莹的水珠,乌黑的长发用一支发钗潦草地扎起来,但仍旧有几缕垂落在半敞半遮的胸襟之前,显然她是刚刚起床还未事梳洗。

    “道士”乍见这一幅容色娇媚的美女朝起图,脸先红了半截。他虽然没来过柳吉酒肆,但柳萤的艳名多少是听过的。望着少女半露的白嫩粉颈,他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

    “这么早请问有什么事吗?我们要到下午才营业。大人?”

    这一声“大人”叫的那“道士”浑身酥软,一时间竟忘了回答。直到柳萤又问了一遍,他才狼狈地装作左顾右盼以掩饰自己的尴尬表情。

    “请问这几天你这里可曾见过什么可疑的人吗?”

    柳萤侧过头想了想,柔声答道:“啊……好像没有,酒肆里最近来的都是熟客,生客也有那么几个,不过他们坐坐就走,都不记得了。”她半湿半干的头发披垂在香肩,阵阵幽香飘向“道士”。

    “道士”有些心醉,生怕自己把持不住,连忙掏出一片竹简,拿炭笔在上面画了一个叉,然后好心地提醒道:

    “柳姑娘你要小心呐,最近城里出了几个五斗米教徒,上面正到处抓他们呢。”

    整个靖安司参与“凤求凰”计划的唯有第五台的几个人以及荀诩、裴绪,所以这名普通工作人员并不知道柳萤的真实身份。

    柳萤一听,轻声“呀”了一声,娇躯微缩,似是十分惊恐。“道士”见了,大起了怜香惜玉之心,宽慰道:“不过放心好了,现在全城都已经戒严,他们被抓只是早晚的事,柳姑娘也不必如此担心。”柳萤这才眉头稍解,转惊为喜:“真是有劳诸位了,改日小女子一定送去几坛好酒,犒劳你们。”“道士”哈哈一笑,抱了抱拳,又转去下一家了。

    见“道士”终于走远了,柳萤这才小心地把门板合好;一转身,她原本娇媚的神情变得严峻异常。柳萤确认周围无人以后,穿过中院走到后面厨房,小心地将灶台旁的一个榆木盖子掀开,地上露出一个地窖的入口,一截软梯从入口垂下去。

    柳萤沿着软梯下到地窖底部,习惯性地环顾了一圈。这间地窖比一般的地窖大上一倍以上,头顶用五块木板撑住了土质顶棚,墙壁上还挖着几个凹洞,里面各自搁着一盏摇曳着火光的烛台。而糜冲、黄预、柳萤的父亲柳敏以及其他几名漏网的五斗米教徒就全部躲在这狭小的空间里。

    “萤儿,外面情形如何?”柳敏急促地问。

    柳萤摇摇头:“现在外面盘查相当严,陌生人走在街上一定会被盘问。”

    “靖安司的家伙好厉害,居然能把咱们逼到这地步。”黄预恨恨地说,昨天晚上他们只来得及通知有限的几个人撤出,其他人全部被擒,整个辽阳县的五斗米教网络为之一空。糜冲靠着墙壁阴沉着脸一言不发,他的面色还是有些苍白。

    另外一名祭酒大声问道:“那我们如今怎么办才好?”他的脚上缠着绷带,这是昨天匆忙撤离时不小心留下的伤。

    “自然是继续按计划行事。”黄预斩钉截铁地回答道:“只是这样的小挫折,如果轻言放弃,怎么对得起师尊?”

    “可是……”柳敏瞥了一眼糜冲,后者仍旧一言不发,“虽然还有几个在城内的联络点可以动用,但我们的行动已经被限制得很死,很难再尽情发挥了。”

    黄预摇了摇头,竖起一根指头:“一次,只要我们能顺利行动一次就够了。第六弩机作坊的工匠将于明天前往安疫馆体检,工匠老何那边也已经通知了详细的逃跑计划。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可然后呢,我们会在这次行动中全部暴露,即使工匠顺利被运走,我们也别想在汉中立足了。”另一名祭酒忧心忡忡地质疑。

    这时候一直没出声的糜冲忽然开口说道:“这一点请不必担心,这件事了结以后,几位可以随我一同返回关中。我可以把你们安排到张富张天师身边,他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黄预几个人听到他的允诺都面露喜色,只有柳敏仍旧满脸忧虑。这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摇摇头,说道:“咳,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担心我们这一次行动的难度。现在的形势,咳,光靠我们几个,难啊。”

    “爹爹……”

    “唔?”柳敏循声望去,看到他的女儿站在一旁面露犹豫,似乎有什么话要说。柳萤胆怯地望望四周的人,小声道:“……我有个提议,只是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糜冲示意她继续说,然后饶有兴趣地把头转过来,其他人也把视线集中在柳萤身上,这让这名少女有些不安。她把手放到胸口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说:“我想推荐一个人,他也许能给予我们帮助。”

    “是谁?”黄预急切地问。

    “高堂秉,他是南郑卫戍部队成蕃将军手下的一名屯长。”柳萤一提到这个名字,就觉得心中砰砰地跳。虽然他们两个根本还不曾谈及感情之事,但柳萤却有一种可以全部托付给他的信赖,所以当柳敏提到现在面临窘境时,她立刻想到了这个名字。

    “高堂秉?就是前几天救你的那个年轻人?”柳敏听女儿提到过,但所知不多,语气里还是充满了疑惑。

    柳萤虽处于会议中,也不禁面飞红霞:“正是,他与女儿还算熟识。”黄预怀疑地看了她一眼,似乎很不信任她的判断,他质疑道:“才认识几天就这么信任他?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是来故意接近你另有企图吧?女人在这方面往往很盲目。”

    “怎么会呢?!”柳萤有些恼火地反击。

    “你凭什么会如此信任他?就因为他救过你的命?那说明不了什么,他并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我之所以推荐这个人,是因为他与我们一样。他的双亲都是五斗米教徒,后来被处死。他因此而一直对蜀汉怀有不满。我有把握把他拉到我们这一边。”

    “这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会不知道,这几天我们一直在一起。”柳萤情急之下,说话也大胆起来。

    这时糜冲歪着肩膀缓步走过来,站到了柳萤与黄预之间。他的苍白脸色看起来依然有些衰弱,但无形的威严气势让柳萤和黄预都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嘴。他抬起一个指头,示意黄预暂时先不要作声,然后转过头去,两道疲惫但锐利的目光直直射向柳萤。柳萤觉得这个人的目光总是带着一种异样的压力,朝后面退后了两步。

    “柳姑娘……”糜冲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的磁性,他从怀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小匕首递给柳萤,“我相信你,自然也相信你所带来的人。不过如果这个高堂秉不值得信任,我希望你能亲自处理。”

    柳萤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匕首接了过去。

    三月五日中午,高堂秉来到了柳吉酒肆。他最近天天都来,不是他陪柳萤去城外拿酒,就是柳萤为他特意做几样小菜,俨然关系亲密。不过他今天还有一项特别的任务,荀诩怀疑逃走的黄预等人与柳吉酒肆有着密切联系,让他设法查明这一点。

    柳吉酒肆和其他一些商家一样,今天并没有开门,所以一个客人也没有。高堂秉走到门前,拍了拍门,柳萤从门缝里看到是他,赶紧把门打开来。

    “萤儿,怎么今天没开业?”

    高堂秉问道,柳萤看看左右,将门打开半扇,低声道:“你先进来再说吧。”高堂秉进了门,看到案子上已经放了三碟精致的小菜,一盘熟煮下水,还有一壶烫好的酒,显然是柳萤特意为他准备的。

    “饿了吧?”柳萤拿了副筷子给高堂秉,最初结识他的激情现在已经慢慢沉淀成为感情,那种心跳加速的迷乱感觉不再出现,取而代之的是舒心的甜蜜。她看着高堂秉夹起一筷油蜜蕨菜一口吃掉,这才露出欣慰的笑容。

    “今天一大早就有人来巡查,好像是说城里潜入了几个危险的五斗米教教徒,我爹说今天还是不开业的好。”柳萤说完以后,偷偷观察高堂秉的反应。高堂秉皱起眉头,“啪”地把筷子搁到案面上,轻声叹道:“是啊,今天早上我们接到命令,要严格检查一切可疑人物。不知这次又有多少五斗米教徒要被……呃,不提也罢。”

    “您的双亲,好像也是五斗米教徒吧?”柳萤试探着问。高堂秉点了点头,柳萤又大着胆子朝前试探了一步:“您有没有想过为他们报仇?”高堂秉听这话,目光一凛,柳萤赶紧摆摆手,表示自己只是随便问问。高堂秉苦笑一声:“报什么仇,处刑的是蜀汉有司。我一个小小的汉军屯长,找谁去报仇?”

    “那如果有机会呢?您想吗?”

    高堂秉慢慢扭过头去,严厉地看着柳萤。柳萤心中有些害怕,不知道这句明显的暗示会对这名古板的军人产生什么样的效果,但她没有后退,反而迎着高堂秉的目光。过了半晌,高堂秉才徐徐吐出一句话来:“萤儿,可不要乱说,这要杀头的。”

    “若是连父母之仇都尚不能报,哪里能算得上是大丈夫呢?”柳萤反驳道。高堂秉闷声不语,只是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柳萤看见高堂秉的反应,感觉在他坚固的外壳逐渐产生了龟裂。于是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实话跟您说,逃跑的那几名五斗米教教徒,全部都藏在我家中。”

    听到柳萤突然这么说,高堂秉大吃一惊,酒杯咣当一声被碰翻在地。“萤儿你在胡说什么?”

    “萤儿说的,句句都是实话。不光他们,就连萤儿和爹爹,也都是五斗米教的教徒,和您的父母一样。”柳萤镇静地扶起酒杯,神情严肃地对高堂秉说,“高堂将军您现在就可以把我们抓去见官了。”

    “……怎么会这样。”高堂秉把头低下喃喃自语,似乎完全不相信这是真的。柳萤见高堂秉留在原地没动,知道自己这一次赌赢了。

    “我和爹爹一直都是五斗米教在南郑城中的秘密成员。昨天靖安司突袭了我们在辽阳的据点,黄祭酒和魏国来的糜先生侥幸逃脱,躲来了我们家。现在蜀军满城在找的,就是他们。”

    “还有魏国人?”高堂秉对此早就知道,但听到柳萤亲口说出,还是难免有些吃惊。

    “是的,张富——您知道,就是继承了张鲁大人师尊的人——委派我们配合糜先生的行动,设法弄到蜀国最新型弩机的相关资料。”柳萤索性将事情和盘托出,她相信要说服高堂秉,必须要主动出击。

    “高堂将军,加入我们吧,这也是为了你的父母。”

    柳萤最后提出了要求,高堂秉闻言猛然抬头,声音提高了八度:“你叫我叛国?”

    “不是叛国,而是离开一个与你有父母之仇的国家。”柳萤急切地说道,“我们现在需要你在军中的配合,如果你肯加入,我们就能顺利获取弩机资料,带着它前往魏国。糜先生已经承诺会给我们优厚的酬劳与栖身之地。我们可以在师尊身边开始新的生活。”

    说到“我们”时,柳萤面色发红,说不清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终于把心事说了出来。她相信,除了“父母之仇”以外,这也是一个说服高堂秉相当重要的砝码。听完柳萤的说辞,高堂秉一言不发,表情凝重。他的犹豫被柳萤视为一个动心的征兆。而高堂秉的心里却在思考着截然不同的东西。

    现在如果通知靖安司的人来围捕,显然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但从柳萤的话里,似乎他们仍旧在策划什么计划,且与弩机技术密切相关,这一点必须要弄清楚才行。现在荀诩和裴绪都不在身边,他只能自己做出判断了。

    “萤儿……”高堂秉下了决心,“我知道了,我考虑一下……”

    柳萤听到他这么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她的后襟已经快被冷汗溻透,背握着匕首的左手手心一片潮湿。

    高堂秉的脚底接触到地窖的地面时,他不由得深深地呼吸了一下,一股冰冷的空气冲入肺部,让整个人精神为之一凛。现在,让整个靖安司寝食难安十几天的敌人们即将出现在他的面前,这叫他下颌的肌肉有些异样地紧绷。高堂秉没有余裕去通知荀诩目前情势的变化,只能祈祷尾随着他做支援工作的阿社尔与廖会能够有些默契。如果他们误判了局面,贸然冲进柳吉酒肆搜捕,那么深入敌人阵地的他将会被第一个干掉。

    柳萤在旁边牵住了他的手,高堂秉的眼睛还没适应地窖的黑暗环境,但他能感受到少女绵软温润的玉手。不过他现在内心翻腾的不是喜悦,而是歉疚——虽然这并不妨害他履行职责。

    “这个人就是高堂秉?”

    一个粗壮的中年人用食指指着高堂秉说,语气里满含着不信任。高堂秉同时觉得有两个人夹在了自己左右。

    “正是在下。”高堂秉挺直身体,不卑不亢地回答。黄预走上前去,凑到高堂秉面前像猎狗一样上下仔细打量,仿佛要嗅出他身上每一丝可疑的气味。柳敏和柳萤在一旁不安地看着,糜冲则把自己隐藏在地窖角落的黑暗中。黄预转了几圈,盯住高堂秉的眼睛忽然问道:“何谓‘三业六通诀’?”

    “在下不知。”

    “那么何谓‘黄书合气’?”

    听到这个问题,柳萤面颊有些发烫。“黄书合气”是五斗米教中男女双修的秘要,她心已有所属,于是怀疑黄预是否意有所指。

    高堂秉这时候回答说:“在下也不知道。”黄预仰面干笑了几声,突然目光一凛,厉声道:“连这些教义都不知!还敢说你不是混入我教的奸细?!”面对他突如其来的指责,高堂秉不动声色,把双手背到背后,以平常的语调回答:“在下父母是五斗米教教徒,在下却不是,又怎么会了解这些东西。”

    “你在撒谎!”黄预大喝,“蜀汉镇压五斗米教是在章武二年才正式开始的,距今不过九年。就算你的父母在那时被处死,你也那之前也早就懂事成人,又怎能不了解?”

    高堂秉抬起右手捏捏太阳穴,仿佛对黄预的指责觉得很无奈:“黄祭酒,我想有一件事你有所误解。我从来不曾是五斗米教教徒,对它也没有兴趣。”

    黄预从鼻孔里冷冷哼出一声。

    “也许萤儿对你们的解释和我的动机有所偏差。”高堂秉镇定地回答,“我之所以决定加入你们,不是因为我对张天师的忠诚,而是为了我父母的死亡……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柳萤,后者羞涩地低下头。

    “为了女人?”黄预枯黄的脸上浮现出不屑的神情,“今天你会为女人加入我们,我怎么知道明天你不会因为另外一个女人背叛我们。”

    高堂秉指指天花板:“如果我是为了抓到你们,我在地面上时就已经示警了。这地窖再大也终究是个地窖,一旦被包围,你们怎么也逃不掉的。”柳敏听到这番话,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柳萤捏了捏爹爹的手,让他不必如此紧张。

    “花言巧语!我告诉你,我根本不会信任一个蜀汉的军人!”

    “我也是。”高堂秉简短地回答。

    黄预的喉咙里发出一阵低沉的威胁声,自从辽阳五斗米教几乎全军覆没以后,他一直处于一种不太安定的精神状态。高堂秉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黄预感觉到自己就像是碣石前的海浪,尽管每一次都汹涌地扑过去,但对方仍旧屹然不动。

    这时隐藏在黑暗中的糜冲发话了:“黄祭酒,不要如此冲动。孟子曾经说过: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胸中正,则眸子了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我看高堂将军的眼神明亮,专注不移,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那可不一定,万一他是靖安司派来的间谍呢?”黄预仍旧不甘心地辩解道,“那些家伙是受过专业训练,撒谎时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黄祭酒,如果高堂将军主动提出加入,那您的怀疑是可以理解的。但事实上人是我找来的,要求是我主动提出来的,靖安司再神通广大,怎么会算到这一步?”

    柳萤见心上人受到了怀疑,禁不住发言辩驳。她的话也没错,荀诩在一开始设计“凤求凰”计划的时候,没有想到会演变到今天这个形势。高堂秉给她送过去一个眼神,右手朝下摆了摆,叫她稍安勿躁。

    这时糜冲站起身来,踱着步走到高堂秉跟前,眯起眼睛端详起他来。高堂秉比他高出一头,不得不低下头去与这个略显瘦小的精悍男子对视,同时心里在想:这个人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魏国间谍。他比想象中要矮,长相极平凡,五官比一般的农民还要“农民”,混杂在人群里绝不会引人注目,也不会给人留下什么印象。唯一醒目的是他的眼睛,那是一双鹰隼般锐利的眼睛,仿佛一把被泥土裹住的青铜剑偶尔露出的锋芒。

    不知道为什么,高堂秉觉得糜冲锐利的眼神背后还隐藏着其他一些东西。这时糜冲忽然开口,象私塾里循循善诱的讲经博士一样问道:“我很想听听,高堂将军,你对我们有什么好的建议?”

    “最起码,你们现在该派一个人上去守着酒肆,而不是所有人都挤在地窖里。”

    高堂秉立刻回答,糜冲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他转头对柳萤说:“我觉得高堂将军可以信任,和柳姑娘你一样。”

    柳萤喜出望外,跳到高堂秉面前拉住他的手,心里充满无限喜悦。得到糜冲的首肯,这就等于是承认了高堂秉的加入。只有黄预恶狠狠地横了一眼高堂秉,悻悻退到一旁,从怀里掏出一本粗黄封皮的《老子想尔注》,恭敬地放至高处,并在两侧各摆了一支香烛。

    “师尊,希望是我错了。”他默默想着,同时两只手掌与额头平贴在土地上,向着那本书大声祈祷道:“愿师尊与我们同在,保佑我们诸事亨通。”随着他的声音,柳敏、柳萤和其他教徒也都纷纷伏在地上,加入到祈祷中来。

    只有两个人没有加入祈祷的行列,他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各自怀着心事。

    次日,也就是三月六日。第六弩机作坊一大早就通知全体工匠中止工作,集中前往安疫馆进行身体检查。安疫馆的通知是三月四日下达的,第六作坊的主管黄袭虽然觉得这多少有些突然,但也没有往别的地方联想。这几天弩机的产量指标基本达成,而工匠们也几乎快达到极限了,黄袭觉得趁这个机会给他们一天休息也好。

    安疫馆位于南郑城北部梁山山区的一处盆地之中,四周为半土半石质地的荒僻山岭所环绕,只有一条崎岖小路与外界联络——这个选址是为了隔离可能出现的传染疫病。建兴三年,诸葛丞相在蜀汉南部地区采取了一系列针对南蛮边境民族的军事行动,结果汉军在进攻南中四郡时遭遇了传染性很强的疟疾,许多野战部队几乎丧失了战斗力。这一事件给蜀汉军方留下了深刻印象,诸葛丞相返回成都后立刻指示在各大军区设立安疫馆,以免疫病再度流行。

    第六弩机作坊一共有两百三十七名工匠,加上护卫的人数一共接近三百人。安疫馆虽然地处偏远,但毕竟还是在蜀军控制范围之内,因此黄袭也没有派遣过多的护卫部队。这一支长长的队伍从第六弩机作坊出发后,先沿着官道到达南郑城郊区,然后转头折上北边,渡过汉水后进入梁山。

    队伍进入梁山以后,视野一下子变窄变陡,坡度起伏极大,随处可见土岭天坑,而通往安疫馆的小路就在沟壑断崖之间崎岖而上,颇为险峻。原本骑马的护卫兵们都不得不在山麓下马,和工匠们一样徒步朝山上走去。

    两百多名工匠排成纵队,三人一排,低着头朝山上走去,相对数量较少的护卫们则稀疏地走在工匠队伍两侧。押队的军官拖在队伍的最后面,他是唯一骑马上山的人。不过现在他有些后悔自己的这项特权,因为马蹄经常踩到松动的石头,石头发着巨大的隆隆声滚下山去,他几乎不敢往下看。

    队伍在半山腰行进了一个多时辰,来到了一处被称为“参商桥”的地方。这里名字叫做桥,实际上却是两个相对而峙的断崖,左边叫参崖、右边叫商崖。两边崖面相距约有五、六丈宽。行人必须沿着参崖旁一处木制栈道下去,然后沿着下方峭壁绕一大圈才能爬到商崖。

    带路的副将谨慎地喝令整个队伍停止前进,然后先派了两名士兵下去探路。过了一会儿,那两名士兵出现在对面的商崖,做了个一切平安的手势。副将松了一口气,看来栈道目前的工作状况良好。于是他命令队伍变成两人一排,然后每排间隔两尺,一排一排地慢慢扶着栈道内壁走下去。护卫兵们也被编成几个小队,将短刀收入鞘中——这是为了防止在狭窄空间里造成意外伤害——夹在工匠的队伍中慢慢朝前走去。

    忽然,队伍中的一名工匠痛苦地叫了一声,然后弯下了腰。

    “怎么了?”一名护卫兵走过来问道,这个工匠他认识,叫老何。

    老何抱住右边小腿,一脸难受地说道:“刚才一下子没小心,被石头绊到了。”

    “能站起来走吗?”

    “能是能,不过伤到筋,半条腿全麻了,得停一下。”

    护卫兵抬起头看看后面被迫停顿的队伍,皱了皱眉头。他把老何搀扶到路旁的砂地上搁下,让队伍继续前进,然后对老何说:“你先在这里歇着,一会跟着队伍尾巴走。”

    “多谢多谢。”老何忙不迭地点点头,躺在地上继续揉小腿肚子。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后,队伍继续通过参商崖的栈道。大约用了四分之一个时辰,大部分工匠和护卫都已经顺利抵达了商崖,最后在参崖的只剩下押队军官、两名护卫兵与老何。

    押队军官此时正牵着马战战栗栗地迈上栈道,这可是一件危险的工作,如果马匹忽然发起性子来,那恐怕这个用木桩和藤条搭建起的栈道就会连人带马掉到山涧里去了。押队军官走了几步,然后又退了回来,将缰绳交给其中一名护卫兵。那个倒霉的卫兵没办法,只好极端小心地牵着马匹再次走进栈道。

    “喂,你现在能走了吧?”剩在参崖的卫兵对老何喝道。老何一边含糊不清地继续揉着小腿,一边紧张地左右来回地看。

    就在这时,押队军官忽然看到旁边的草丛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他以为是野兔或者山鸡,于是走过去张望。忽然,一团黑影从草丛里一下子冲出来,扑到军官身上对准太阳穴就是三拳,军官登时晕倒在地。旁边的护卫兵一时间竟然呆在原地没反应。这一短暂的迟疑要了他的命;另外一个人从他背后出现,用手臂扼住他的咽喉,抽出了他的短刀从背后刺了进去。

    “老何?”

    黄预松开护卫兵的尸体,捏着滴着血的短刀朝老何走过去。老何有些害怕地朝后缩了缩,胆怯地问道:“是于程兄弟的人吗?”

    “是的,快走吧。”黄袭把老何从地上拽起来,斜眼瞥了瞥高堂秉,后者抬腿将晕倒的军官踢到了一边。

    已经抵达商崖的士兵们看到这一幕,全都大吃一惊。他们能清楚地看到这边的情形,但是却鞭长莫及,参、商两崖之间隔着五、六丈宽的山涧。急疯了的副将大吼着命令全体回转赶回参崖,但这根本无济于事;栈道上现在全是人,在这种狭窄的地方,无论是继续前进还是立刻回转,都不是一下子就能做到的事。

    最麻烦的是,栈道上最靠近参崖的是那个牵着马匹的护卫兵,他心里不管多急也只能慢慢移动,否则就会连人带马一起掉下去。前面的人即使想回头折返到参崖,也必须得跟在他后面蹭——这时候又有三、四个匪徒出现在栈道口,谁想过来都少不得要挨上一刀。

    黄预看了看乱成一锅粥的对面,冷冷说道:“任务完成了,我们快走!”

    于是黄预、高堂秉、老何以及其他几名配合的五斗米教徒迅速消失在参崖旁边的山谷中,只留下一个晕倒的军官、一具尸体、一个牵着马匹满头大汗的士兵和其他一大群不知所措的人。

    顺利救出老何的队伍轻车熟路地沿着一条不为人知的小路来到一处山坳中。在那里,柳敏、柳萤父女和其他人已经焦急地等候多时了。当他们看到队伍里多出一个人的时候,就知道已经事情成了。

    “成了吗?”柳敏还是想问上一句。

    “成了。”黄预点点头,看了一眼仍旧有点惶惑不安的老何。柳敏喜不自胜地牵着高堂秉的手说:“若不是高堂将军你暗中出力,我们怕是连南郑城都出不来呀。这一次你算是立下大功了!”

    “爹爹!”柳萤嗔怪地看了柳敏一眼,转头抱住高堂秉的双臂,关切地问道:“你有没有受伤?”高堂秉只是低声说了句:“还好。”

    “现在还不是闲聊的时候,还没脱离危险呢!”黄预提醒他们,同时叫人把事先藏好的马匹牵出来。这些马匹都是高堂秉弄来的,备做逃亡之用。

    按照计划,他们将骑马从一条名叫褒秦道的小路穿越梁山,在山麓路口与联络接应部队的糜冲会合。糜冲说只要朝西北方向走,不出一天就可进入褒水流域,接着一路北上至绥阳小谷,曹魏的陈仓驻防部队就会前来接应。现在蜀军正打算在陇西西南部用兵,这里边境是不敢闹出太大军事冲突的。

    各人各自上马,朝着褒秦道急驰而去。黄袭在马上忽然问了高堂秉一句:“你刚才为什么不杀了他?”

    “何必,你们五斗米教徒不也讲究太平之道么?”高堂秉回答,黄袭陷入了沉默。

    到了中午,逃亡队伍接近了褒秦道,道路越变越狭窄,两边山势逐渐升高,地势十分险要。队伍放慢了速度,徐徐而行,眼见着前面两侧山岭高高拔起,将中间道路挤得只剩一条线宽,仿佛函谷关口一般。旁边一块半埋在土中的石碑上写着:褒秦道。

    “糜先生来接应我们了……”为首的教徒看到道口有一个人影,不禁兴奋地高喊道,但他喊到一半,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负手站在道口的不是糜冲,而是荀诩。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风起陇西 > 第一部 第十二章 对弈与对决
回目录:《风起陇西》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怒江之战 第二部作者:南派三叔 2藏地密码作者:何马 3推理笔记V:最终游戏作者:早安夏天 4大漠苍狼2:绝密飞行作者:南派三叔 5怒江之战 第一部作者:南派三叔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